花城雏妓

花城雏妓
  • 主演:孙志伟,赵左,戴安娜·不西,苏珊娜·桑泰
  • 导演:Pierre,Reinhard
  • 地区:香港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国语
  • 年份:1994

花城雏妓第一集

第379章 夫唱妇随

江卿卿正好出来,听见了他和暗卫的话。

“若北熙真的和北疆一站,你便成了罪人了,你真的不回去?”

上次他便已经抗旨了,再加上这一次,虽是拒了镇国将军,可镇国将军也是受了皇命的。

说起来,皇帝真的很弱,向来只会心思算计,对于打仗,恐怕对萧景轩高明不了多少。

慕容迟勾了勾唇,眼中少了几分疲惫,“不如我们打个赌?”

“赌什么?”

“赌北熙和北疆到底会不会打起来?”

江卿卿略微一思衬,不回答,反问道:“你怎么看?”

“北疆不会对北熙开战。”慕容迟自信道。

而且,永远不会!

江卿卿微愣,虽说慕容迟很强,不过得出这样的结论也是不易的。

若不是她多活了一世,恐怕也不清楚。

好歹她做了许久的皇后,对于边疆之事还是知道的。

北疆积弱,再加上这几年,北熙严格控制进入商人,故而国立算不上强大。

除非北疆不想活了,才会主动开展。

“那堵注呢?”

“哪有人不说赌约,便要赌注的。”

江卿卿眼中带着一抹狡黠,“若是我赢了,我要你……答应我一件事。”

她原本想说知道他的事,不过想想,有些事或许是他心里的伤疤,她不强求,她有的是时日等,所以改了口。

慕容迟一笑,“那好,若是我赢了……”

“条件随便开,如何?”江卿卿笑的开朗,像极了一只狡黠的小狐狸。

慕容迟挑眉,俊逸的容颜上尽是宠溺,“这么自信?”

“自然,因为我堵北疆永远不会对北熙先开战,你输了,记得赌约。”江卿卿笑的更欢。

慕容迟一愣,没想到她来了这么一招,先诱自己说出赌约,接着,反将自己一军。

这样的事,也就只有她能做出来了。

不过,他输的心服口服。

他无奈的宠溺一笑,揉了揉她的头,“你想要我答应什么?”

“你知道,你要带我去你学艺的地方,我不想等了,等我伤好了我们就去吧。”

“好。”慕容迟应下,就算他不说,他也想带她去了。

两人相视一笑,慕容迟顺手牵起江卿卿的手,正要抱她入怀,一抹白影跃过来,跳进江卿卿怀中。

江卿卿立马把小狐狸抱了起来,“怎么了?可是饿了?”

小狐狸点头,要知道,以前它从来不吃俗物,可最近它觉得,主子给它准备的东西都很好吃,它还想再吃一些。

“好,我带你去厨房。”江卿卿浑然忘记了身边还有一个慕容迟,抱着小狐狸就要走。

慕容迟脸色越来越黑下来,只有有这只小狐狸在,他发现,卿卿压根看不见他。

他有一种搬起石头往自己脚上砸的感觉。

他看着小狐狸,语气清幽,“也好,等养肥了,剥了这层皮,给你做个暖手炉的套子应该不错。”

小狐狸瞬间炸毛,“吱”的一声,瞬间跳离了江卿卿怀中,在地上跃了几下,不见了人影。

江卿卿,“……”

皇宫中。

皇帝大怒。

他气的把书桌上所有的东西都砸了,却还是不能缓解他心中的怒火。

抗旨不尊?

这个月,已经第几次了。

慕容迟!

“父皇,皇叔也太嚣张了吧?”萧景轩不满道。

他做梦都希望把皇叔踩在脚底下,有皇叔在,就算他登上了皇位,他也不安心。

皇帝如何不是这么认为的,何止是嚣张。

他一撩袖子,坐在椅子上,“太子,你怎么看?有什么法子能把秦王招回来。”

原本,北疆一事根本不重要,随便派一个小将就能解决,可他存了心思,非要派慕容迟不可。

他不离开京城,他的计划如何进行?

轩儿如何在大臣面前立威?

“父皇,儿臣觉得,皇叔既然敢抗旨,父皇再下一道旨意,恐也无用,不如,以皇祖母的名义,给秦王妃写信,让她规劝皇叔,威逼利诱,自古没有一个女人,喜欢红颜祸水这个名声的。”

“甚好。”皇帝当即采用。

信传到江卿卿手里,她正躺在软塌上,在院子里喝药,她差点把药给喷了。

“太后的信?”慕容迟头也不抬,淡淡道。

江卿卿起身,看了看信封,确定信上火漆是自己亲手拆的,才道:“你怎么知道?”

“我抗旨,皇兄定会大怒,他若是大怒,定会寻太子意见,依照太子性子,不会直接让皇兄对我发难,反会把这把火烧到你身上,由此,来钳制我,信上可是对你威逼利诱?”

神了。

江卿卿点头,慕容迟的心思简直深的可怕。

分析的一清二楚,难过皇帝和萧景轩都忌惮他,这么一个人,他们如何能安睡?

“不错,只是你都不理了,我自然也要跟随。”

“王爷,王妃,属下不明,如今连太后都出面了,且威逼利诱,若是王妃不理会,会不会……”

“那成,你去回一个,秦王妃身体不适,看不了书信。”江卿卿随手把信递了过去。

啊?

禹千目瞪口呆。

这不是下太后面子吗?

太后可是死要面子的性子,王妃这么回,回去哪还有好果子吃?

他不确定,看向自家王爷,却发现自家王爷压根没有理会他的心思。

“王爷,这信……”禹千不敢回,只好问道。

“按王妃说的做。”慕容迟淡淡道。

“你别怕,既然他们让太后写信,就证明,他们还不想斯皮脸,如今就算是不回,也没什么,而且,女子向来不干预政事,是吧?”江卿卿笑的似一只小狐狸。

威胁?

慕容迟都不怕皇帝威胁,区区一个太后,她怕什么?

她江卿卿可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威胁到的。

夫唱妇随嘛。

她就在镇子上,看着京城那边着急。

禹千应下,他心想,这两位主子胆子实在大。

他欲离来,忽的想起什么,“王爷,王妃,飞羽在厨房帮忙,饭一会儿就好。”

江卿卿猛的起身,“你让他离厨房远一点。”

上次飞羽做的粥,她到现在还记得,实在难以入口,可那时她可慕容迟赌气,只好硬着头皮喝下去了。

她可不想虐待自己。

花城雏妓

花城雏妓第二集

十日后,封星影也觉得他们太荒唐了。竟然整整闭关了十日。

有雙修辅助,这十天时间,他们的实力居然又精进了,这是好事。

可是想想过程,封星影又有些面红耳赤了。

“秦墨麟,我们出去看看吧,你不用管兽人族的事儿了吗?”

封星影心虚地提议,她总感觉,秦墨麟有点魔怔了,造不出孩子估计真的要跟她十年、百年、千年,一起关到天长地久。

最近的秦墨麟,让封星影觉得很暖心,也有点无奈。好像从以前冷酷的样子,有时候带了点大男孩属性,让人心疼和不忍拒绝。

看吧,现在又放大招了,秦墨麟搂着封星影,双眼闪着委屈的光芒:“小影,你是不是嫌弃我了?我会给你做好多好吃的。”

“我没有,我就是,有点担心兽人族。”封星影还是狠了好大的心,才推开了他。

这样的秦墨麟,真的好妖孽,让人好难拒绝呀。

秦墨麟分寸拿捏得很好,刚才还在撒娇耍赖,转头又是一本正经地跟封星影谈事:

“没我在的时候,他们也活得很好。他们是很强大的部族,需要的是一个精神领袖,而不是事事管着他们的锁链。

所以我少做些事,我和他们都会更轻松。这是帝王之术。”

封星影还真有点懂帝王之术,只是没研究的这么透彻。

封星影的帝王之术好像跟秦墨麟相反,她喜欢打乱一切秩序,大刀阔斧地改革,把她的神凰域腐朽的制度,改革了不少。

而秦墨麟这种无为之治,好像也挺不错。秦墨麟自己轻松,兽人族的各部族首领觉得他们手上的权力没被夺走,也会更支持秦墨麟,这样他的威望就会更高。

兽人族普遍实力强大,他们好像真的不需要一个管事的王,只是需要一个上天注定的人,来引导他们的命运之星。

说起来兽人族也是很矛盾的种族,他们明明有超前的高科技,却偏偏最信奉命数和预言。

“我知道你很崇拜我,那本王就容许你多崇拜、仰望一会儿。等崇拜完了,还是变回我的小影。崇拜我的人那么多,我还是喜欢你奴役我。”秦墨麟唇角勾起一丝笑意。

这贱贱的请求,让封星影哭笑不得,刚还崇拜呢,一下子就破功,封星影好笑地捏着秦墨麟的脸:

“来,让我看看,你哪里是易容过的。我都怀疑你是假秦墨麟!”

秦墨麟表情一僵,随后将封星影紧紧搂在怀里:“小坏蛋,嫌弃我了就想找理由退货,嗯?”

两人又笑闹着缠在一起。

封星影真想咬自己两口,怎么不知不觉助长了他的生孩子计划?!

明明好好的聊天,都能滚在一起,那还是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吧。

封星影纠结地开口:

“秦墨麟,别闹了,我还想看看我的徒弟和同伴,他们追杀千蛛老人,任务是重了点,也不知道会不会遇到危险。”

“叶景宁可是星辰学院的院长,你这么不信他?”

花城雏妓

花城雏妓第三集

左颜听着他带着魔性的嗓音,整个人软了下来。

下午的折磨已经够够的了!

看她彻底软下来,不再做出任何反抗,他攫着她的大掌也蓦地松开。

因为他们俩有了一个共同的孩子的缘故,他在折磨完她后,很快就给了她一道选择题。

毕竟怀孕、反应、生产、坐月子、哺乳等等,不是他一个人有钱就能完成的,而左颜这些年一个人又要带孩子又要赚钱,绝对不是容易的事。

特别是她看上去那么娇弱,好像一阵风就能吹倒一样,竟然能把他的孩子养的还不错。

“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个,孩子归我,你要多少钱随便开,附加条件是你必须做我的情人,不然以后休想见到孩子,我相信你不是那么狠心的人……”他一手挑着她一缕黑发玩弄,一面笑的绅士翩翩,她抿着唇,敌视着他,身体发不出任何反抗,实在累的有心无力。

“第二……”他突然笑着顿了顿,脸上由客气的绅士变成了温柔,双眼含笑,声音轻魅,“我相信你在听了第二条会选择它的……嫁给我,如何?”

长的帅气且财富加身的男人都会有个通病,那就是自恋成病。

“嫁你妹!”最见不惯他那副看透了女人心事的骄傲模样。

在她朝他大声吼完后,他的脸色如结了一层冰霜,红润褪去,眼神深远不可见底,“你这是在反抗?!”他不悦的挑起剑眉,语气威怒,“你竟然还有力气反抗!很好……看来我没让你爽够!”

披在肩上的紫红色薄被一瞬间从肩上不翼而飞,她惶恐的看着那一副要吃人模样的美男子,顿生心寒,竟然还不够!这是要弄死她么?!

“妈妈!”一声响亮稚嫩的高调童音自门外响起,左颜重重的喘了口气后,身上的男人突然停了动作,她立刻松了口气。

门被小离推了开。

就在左颜沉睡的几个小时里,这孩子不知道被这恶魔灌输了怎样的教育,竟然没经过她的同意认了爹。

“爸爸!爸爸过来!”那两声‘爸爸’叫的左颜醋意大发。

这个男人对她女儿做了什么!

从侧面看见刚才还像野兽的男人突然变成了温顺的大狗……用被子将她的身体裹住后,满脸微笑的下了床。

“小宝贝,以后看见爸爸和妈妈在床上玩,你就要乖乖的到外面……”瞧这话说的,多邪恶……

慢着!他刚刚说什么来着?爸爸和妈妈?汗!谁答应要跟他一起组成爸爸妈妈了?!

小离双手绞着新裙子的蕾丝下摆,嘟着小嘴,清亮湛蓝的大眼睛看了看爸爸,又看了看床上的妈妈,最后看住了这个漂亮的爸爸,细细的声音撒起了娇,“爸爸,我饿了……”

易飞那个死娘娘腔,这样教育小离:

这么帅气又多金的爸爸,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所以,要叫林夜爸爸。

小离不知怎么很喜欢易飞,就因为他会哄人,小离觉得他好玩。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