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艳星颁奖典礼

2013艳星颁奖典礼
  • 主演:Jessica,Drake,Veruca,James,Penny,Pax
  • 导演:毛斯卡
  • 地区:美国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3

2013艳星颁奖典礼第一集

第二天,又是没有灵兽的一天。

“魔兽森林里最不缺的就是灵兽,我听说他们来历练的人,一天若是只遇到一只灵兽,都觉得幸福的快死掉,一般都会遇到好几批。那我们这算什么?来旅游的?”苏兰在那里吐槽。

封星影不知道是不是她家西瓜、芝麻没收敛好气息,悄悄嘱咐他们尽量收敛气息,更是将芝麻丢出去自己玩。

可这一路,依然没有收获。

都第三天了。

好在芝麻怒气冲冲地带回一个消息:“这里的灵兽,都被那个一个坏人引到旁边的山坳里去了,再往前走半个时辰就到了。”

“这么可怕?我们还是不去了吧?”

“好,先休息。”封星影总觉得有人是冲着她来的。但她并不害怕,想着等苏靖、苏兰兄妹休息了,她偷偷去看一下。

可惜他们这才安扎帐篷,就有不速之客前来。

“秦影,苏兰,你们也在这里呀,那太好了,我发现前面有一处兽群暴动,我们一起去看看。”卓剑看到他们,就热络地打了个招呼。

话说这位兄弟,你眼里只有女人没男人?

“不去。”男秦影冷冷地回应。

卓剑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他也叫秦影,这才尴尬地改口:“我是叫女秦影。”

“你有病?”男秦影声音很冷:“有男人在,这么凶险的事,为什么要叫女人?看兽潮吗?我陪你。”

“那我们就一起去吧。”卓剑皮笑肉不笑地看了眼男秦影。

封星影无奈地要摇摇头,一边用意念教育她的两只灵兽,什么叫不作死就不会死。

“我也一起去吧。”封星影表示:“苏靖、苏兰你们在这接应,我们很快回来。”

“好!秦兄你多照顾着点小影,遇到危险了就给我们发信号。”苏家兄妹也不矫情,点点头回应。

他们虽然不知道卓剑怎么回事,但也能感觉到他这个人有些不对劲,还有这一路都没遇到灵兽,处处透漏着古怪。

“有我在,她不会有事。”男秦影静静地看着封星影,无比认真地开口。

封星影看着他认真的样子,莫名心虚,不得不再次提醒:“我真的有男人了。”

“嗯,有没有男人是你的事。要如何对你是我的事。”秦墨麟突然就想明白了,之前他或许,只是太在意封星影涅槃之劫后,将他忘记却独独迷恋叶景宁吧。

若是以前,他根本不会相信封星影和别人有什么。

现在,还不晚。

封星影也是被弄糊涂了,都说红颜祸水,所以她这次出门把自己打扮的容貌中等,在这随手一砸都出美女的云曦大陆,中等容貌就算丑女了。

她都这样了,是怎么惹上桃花的?这个男秦影有病吧?可这种闷葫芦最是可怕,一般不会对什么东西感兴趣,可一旦认定,就不会改变。

封星影只能想着哪天趁他不注意,偷偷开溜。

秦墨麟不来找她,她就不能去通天阁吗?哼哼,她还有个身份是通天阁的星主,可以自由出入通天阁呢。

这变男女秦影跟着卓剑师兄往前去,越来越靠近那个兽窟了。

2013艳星颁奖典礼

2013艳星颁奖典礼第二集

“嗯?”

苏缈心底在发抖,偏偏这时候温盛予还这般不紧不慢,她能不着急吗?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就这么盯着他了。

男人低头见着女人一副忐忑的样子,也不忍心再逗她了,深吸口气,伸手将她揽在怀里,下巴搁在她肩膀上,低声道,“不是不好,是太好了。”

“什么意思?”

苏缈一时还没能明白过来他的意思,温盛予嘴角扬起笑来,这句话并没有很难理解,只是这女人怕是没敢往那层去想。

他侧头在她耳垂的地方吻了吻,低声嘟囔了一句,“把你心里乱七八糟的想法都拿出去,我父母都不反对我们在一起了。嗯?”

“不反对是什么意思?”

苏缈脱口而出地问了一句,又立即理解了温盛予话语中的意思,愣愣的看着他的脸,一时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脸上的愣神都落入温盛予眼中,越看越是可爱,越是喜欢得紧,也越是没办法移开眼睛。

“怎么?就这一句话,你还需要反应这么长时间吗?”温盛予凑了上来,唇贴在她脸边,问了一句。

苏缈眼眶红了红,不解地问,“怎么突然就这样了?之前不是还……”

“因为我们的坚持啊。因为坚持,所以他们也没办法,因为喜欢,所以我们也没办法。苏缈,这颗钻戒,你这辈子都不能再取下来了。”

温盛予托起她手,两人目光同时投射到那颗戒指上,苏缈心底有种说不出来的感动和复杂,原来,再稍微坚持一下下,真的可以让别人妥协。

当初杨暖来找她的时候,她还以为只是说说而已,她下意识的不去相信,只是不敢奢望。

温盛予将她揽在怀中,心底也松了一口气,苏缈眼底的泪终于落了出来,又没入到他衣服里面,女人闷在他怀里,低声说道,“那我是不是该去见见他们?正式一点的。”

“嗯,回头找个时间让两家人坐在一起吃顿饭吧。”

温盛予点了点头,想着这次该不会出现问题了吧。

日子这么一天天的过去,苏缈后来也不去温氏了,只安心养胎,转眼入夏,花久身子好利索后总动不动往她家跑。

她和吴由之间的感情倒没怎么被影响,只偶尔花久也会感叹自己还未出生的孩子。后来苏缈才知道,这女人看似什么都大大咧咧,其实都明白。

她知道曾匪擎现在的处境,也知道吴由的处境,只从来不说,他们让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只担心自己影响了他们。

花久经过这些事后的成长让苏缈又是欣慰又是心疼,但到底有吴由在她身边,这男人比苏缈想象中的好许多。

这天,天气大好,苏缈才起床,站在窗边,想着又该是个大晴天,耳边传来洗漱的水流声,心底暖意无限。

这样的宁静被一通电话打破,是吴由,他给温盛予打的电话,苏缈上前接了起来,吴由第一句话就是,“阿龙醒了。”

对方只说这四个字,苏缈瞳孔一缩,不可置信道,“什么时候?”

“温盛予呢?”

“在洗漱,你说吧。”

“昨天晚上,但现在还不能说话。”吴由也没犹豫,直接说给苏缈听了,这时候,温盛予从里面出来,“怎么了?”

“阿龙醒过来了,只是现在没办法讲话,我们要不要过去医院一趟?”

拿着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水渍,温盛予皱眉道,“你就别去了,我下班后去一趟吧。”

“那你下班后来接我一起去。”苏缈坚持,这件事她始终放不下心来,尽管在温盛予那边已经证实温觅建确实之前没和阿龙联系过,也不曾打电话给过吴由,但也因为是这样,事情才更恐怖不是吗?

能骗过吴由的人,整个钟顺市也没几个吧。

温盛予皱眉盯着她,一时也拿不出别的说法可以让她放弃,终归是轻叹口气,伸手在她后脑勺揉了揉,“那你一个人在家好好休息。无聊了就让花久过来陪你。嗯?”

“放心吧,我又不是三岁。”苏缈没好气地回了一句,被这男人的紧张给逗笑。边又给他拿了衣服,套在他身上。

自从上回温觅建默认他们之间的关系后,倒是也不再有旁人来找她了,每回产检回来,杨暖都要打电话过来好好询问一番,语气间不自觉的也熟悉了些。

想着,自己便又兀自发笑了,温盛予一个回头间就见着这女人这番模样,忙凑了上来,在她唇上轻啄了一下,“在想什么?笑得这么开心。”

苏缈手搁在他后颈的地方,“总觉得不够真实,我以往从未想过能这样心安理得的与你在一起。温盛予……”

“我好像,越来越喜欢你了。”

在男人期待的目光下,苏缈说了这样一句话,温盛予眼底瞬间闪过一抹光亮,恨不能张口就将她吞入腹中。

“不然我今天请假吧。”

说着他的吻也上来了,苏缈吓了一跳,忙往后躲,但男人的大手掌出现在她后劲,她想逃也逃不掉。

苏缈很快就沉沦在他的气息里,完全失去了自己的思考能力。

一吻终了,苏缈还在怔愣中时,温盛予唇已经贴在她耳边了,低声道,“真巧了,我也越来越喜欢你。”

苏缈笑了,脸上还带着红云,那一低头的瞬间,胜过世间最美的花。看得温盛予心神一荡,忙又要凑过去吻她,好在苏缈这回有准备,躲开了,手抵着他的脸,没好气道,“你再不走,上班就要迟到了!”

“舍不得你,不然今天和我一起去公司吧?”

“累。”

苏缈只说了一个字,之前好不容易不用天天腻在一起了,这回可不能轻易答应,她发现温盛予真的很粘人。

男人脸在她身上蹭了蹭,“怎么会累?开车的人是我,工作的人也是我,你只需要坐在边上看着我就好。”

“浪费时间。”

“和我在一起是浪费时间?”温盛予皱眉没好气地说了一句。

苏缈眨巴着无辜的眼睛,皱眉道,“不然呢,我又没创造价值。”

“你在家又做了什么?”

“看点书,学学瑜伽,花久说不定也来找我……”

她越是说,温盛予的脸色越是往下沉,最后从牙齿缝里挤出一句话来,“所以,你是觉得不管做什么都比和我在一起有意义?”

“诶?”

苏缈愣了一下,男人不给她思考的时间,猛地将她从地上抱起来,“温盛予,你放我下来!”

苏缈吓了一跳,忙去拍他肩膀,男人直接将她搁在洗漱间门口,然后堵着门,眸光落在她脸上,“你和我一起去公司,或者我在家陪你,二选一。”

男人霸气宣布,根本就是霸王条款,苏缈眉头紧锁,这些天不用陪温盛予的日子里,她一直在找苏欣的下落,如今好不容易有点眉目了,她本打算今天去看看情况的。

“你难不成背着我有约会?”男人声音幽幽地从身边传来,苏缈浑身一个激灵,好在温盛予本也就是随口一说,根本没放在心上,因此也没想着要她的答案。

苏缈嘴角扯出一抹笑来,“好了,我知道了,与你去就是了。”

说着双手将他往外推,因为怀着孩子,也不能怎么化妆,收拾的时间倒是不长,温盛予坐在沙发上刷着手机,直到苏缈出现在自己面前,才将手机收了起来。

“好看。”

他笑说了一句,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很自然的将苏缈揽入怀中,苏缈被自家男人这样夸赞,心情自然是好得没话说。

这回来公司与以往不同,以往苏缈总还是有些胆怯,或者说是别扭,现在不同了。她安安心心的站在温盛予身边,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视线也不觉得难受。

“苏小姐来了,好长时间没见您了呢。”

助理笑着与她打招呼,苏缈点了点头,与温盛予一同去了办公室,他上午在开会,而她在看书,真正了解才知道温盛予办公室的书真的包罗万象,高大上到天文地理,哲学人性,普通到小说段子,总都能找到一些。

苏缈对这里早已经很熟悉了,这一坐就是一个上午时间。

不知不觉到了吃饭时间她都给忘了,直到温盛予推门进来,见这女人这模样,不满的皱了皱眉,“你一个上午都没动?”

苏缈不喜有人打扰她看书,没搭理。

温盛予大步走过去,拿了她手上的书,苏缈怒目而视,“你干嘛啊?”

温盛予本见她一动不动看一上午书心底是有气的,可是苏缈这模样,莫名的让他心底的那点气都消失不见了。

他忽的笑出声音来,苏缈揍了他一下,“书还我!”

温盛予忙憋着笑,板起脸来,“你这样不动对孩子不好。对你自己身体也不好。”他最近狂补了不少关于怀孕的知识,整天担心苏缈会发生什么事,动不动就指着她肚子里的孩子威胁一大堆。

苏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没事,我有起来走。”

“真的?我怎么就不信呢?”男人根本就不听她的,迅速把书搁在最高的架子上,苏缈眼睁睁的看着,整个人都不好了。

2013艳星颁奖典礼

2013艳星颁奖典礼第三集

第456章:纸闹

山伢子带着余秦岭去了套房,给他喝了符水,然后当着他的面,一个一个把四只鬼都送走了。

然后告诉余秦岭:“他们虽然是横死,但是他们有害人之心,并且已经付诸于行动,所以我把他们送去地府,你没有做对不起他们的事,以后他们也不会再来害你了,这件事完了。”

“完了?”余秦岭看着山伢子问道:“就这么简单?”

山伢子没说话,简单吗?如果不是他们算着日子,头七那天让霍晓荧去了余秦岭家,那现在余秦岭也死了。

余秦岭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掏出手机说道:“我给您转钱。”

山伢子说道:“不用了,你走吧,以后再有事儿别来找我。”

余秦岭愣住,说道:“又咋了?我……我就说了个这么简单,这也犯忌讳呀?”

山伢子说道:“不是犯忌讳,我们真的只是开饭店的,而且这次事件,你是无辜的,所以我不收你的钱,虽然实际上不像你看到的这样简单,但是我也不想挣你这份儿钱了,你走吧。”

余秦岭突然明白了,这件事表面上看是完了,但山伢子连钱都不要,很可能还有其他更严重的问题。

这可是十万块钱呐!说不要就不要了?

余秦岭问道:“兄弟,是不是还有事儿?你跟我说实话,也让我有个心理准备,我加钱也行,真的!我上网查了,这种事儿别人家都是五十万起价,是我不知好歹,你别跟我计较,你看我都这样儿了……”

山伢子摆了摆手,打断了他,先把四个人说的话给余秦岭重复了一遍,然后才给他解释。

这四个人死得很蹊跷,明显是鬼迷心窍,但是四个人都是做正经生意的,不可能杀人害命,而至于说冲撞的问题,那范围就太大了,根本无从查找,所以这件事只能暂时告一段落。

至于余秦岭还有没有危险,山伢子不敢打保票,毕竟他跟这四个人是好兄弟,谁知道还会不会有事儿。

而不要他这十万块钱,是因为余秦岭在这件事上应该没有过错,是无辜受累,所以不要他的钱,还是那句话,山伢子不是指着这个赚钱吃饭的。

解释完,山伢子又着重告诫余秦岭:“我再说一遍,我不是指着这个赚钱吃饭的,你再碰上什么奇怪的事情,去找真正的法师,别来找我了,你就是来找我,我也不会管,白白浪费你的时间,甚至可能会因此丢掉你的性命!”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余秦岭也没再磨叽,而且他知道山伢子讨厌他磨叽,只能是道了谢,起身离开了。

晚上七点多,正是客满的时候,龚钰丹冲了进来,一脸慌张地撞进山伢子怀里,扬着脸喘着粗气说道:“又来了,你快去,我上楼躲一躲!”

说完撇开山伢子,向楼梯跑去。

山伢子皱眉,又来了?那些买烧纸的人又来了?怎么又来了?躲一躲?躲什么?那些人变僵尸了?

山伢子出门,看到对面扎纸店门口聚着一堆人,还在嚷嚷着,声音虽然挺大,但因为说话的人太多,反倒听不清说得是什么。

山伢子一边过马路一边琢磨,门口堵这么多人,都看不见邢宽的身影,龚钰丹是怎么突围出来的?

到了扎纸店门口,听清楚一句话:“为什么没有!”

几乎所有的人,都是吼着在说这句话。

山伢子纳闷儿,什么玩意儿没有?大声喊道:“让一下!别跟门口儿堵着!”

没人理他,邢宽也没说话,山伢子纳闷儿,邢宽不会是让这些人给挤晕了吧?又喊道:“邢宽!”

邢宽大声答道:“我在呐!你报警吧!这些人好像听不懂话!”

山伢子皱眉想了一下,深呼吸了两次,两眼微微发红,然后用法力催动声音,深厚而低沉地说道:“都闭嘴。”

喧闹声哑然而止,所有人都缓慢地回过头,用木讷却愤怒的眼神盯着山伢子。

意外的,火行石亮起了红光。

山伢子一愣,火行石居然亮了,可这些都是活人呐,难道是他们身上的阴气过重,又聚在一起,所以引起了火行石的反应?

山伢子依然用法力催动声音,说道:“我是这家店的老板,你们要干什么?”

没人说话,所有人都盯着山伢子。

山伢子皱眉,又说道:“都给我让开,别堵着门。”

所有人向两侧分开,把门让了出来,店里的人也退后,山伢子看到邢宽站在柜台里,手里拿着棒球棒。

邢宽面带微笑地说道:“还是老板牛X,一来就镇住了场面。”

山伢子缓步走进店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跟着他移动,除了邢宽。

山伢子站在柜台边问邢宽:“他们说什么没有了?”

邢宽拿起一沓纸晃了一下,说道:“他们说这个没有了。”

山伢子怔了怔,随即明白过来,这些人是来买他用冥器袋焐过的纸,因为这些人前两天刚把一批货全买走,所以山伢子没来得及做,全是在批发市场上的货。

山伢子对那些人说道:“你们在这儿等着,不准再闹事儿。”

说完转身出店,快步向饭店走去。

回到套房,龚钰丹直起身问道:“怎么样了?邢宽还活着呐吗?”

山伢子哭笑不得,说她:“有你这样儿的吗?就你这样,还想找个好老公呐?连人家死活都不管。”

龚钰丹嗤了一声,说道:“换了是你,我就陪着。”

“少贫。”山伢子怼了她一句,对古芊芊说道:“媳妇儿,把冥器袋儿给我。”

古芊芊伸手拿过自己的包,一边掏一边问道:“怎么了?”

山伢子把情况说了一下,古芊芊问道:“不用亲手裁剪吗?那要这样的话,以后也不用剪了,上了货用冥器袋焐就行了。”

山伢子答道:“我就是试试,不一定管用。”

转头又对霍晓荧说道:“媳妇儿,跟我走。”

龚钰丹招着手说道:“我,我,还有我呐!”

山伢子说她:“你正经点儿,邢宽人不错,你别让人家觉得你没正经,过了这个村儿可就没这个店儿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