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艳情史之深宫情难禁

大宋艳情史之深宫情难禁
  • 主演:陈宇嘉,张小慧,雷宇扬,萧玉燕,姜皓文,藩丽
  • 导演:嘉嘉
  • 地区:香港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粤语
  • 年份:1998
张小惠!祢一定不会陌生,她在鈡有精彩表现!她的独特之处是她那极富钕人味的气质和眼神!这样的气质和眼神,在当今当红的伦理片明星鈡是极其少有的!其实她在鈡是与芳正演对手戏!这次,她在古装片大宋艳情史之深宫情难禁鈡是演钕一号主角!唯一的遗憾是:古装戏或多或少掩盖了她真实的气质!

大宋艳情史之深宫情难禁第一集

白若竹也不理哭的惨兮兮的单友慎,冷着脸说:“之前不想跟单友慎计较,也是顾及书院比试的总体实力,如今比试完了,他还这样去散布我的谣言,接下来的行程就不能带他一起走了。”

单友慎听了吃了一惊,什么意思,要扔下他在江南?

“他这样乱说,苏碧蓝已经传的沸沸扬扬了,就算我肯不跟他计较,但后面的路上,我不敢保证西北大营的士兵们不会对他动手。所以,单公子还是自己回北隅城比较安全,或者你找刘元正大人安排人送你回去。”白若竹又说道。

众人听了都没反对,就连以前给单友慎做跟班的刘健州也看清楚了他自私自利的本性,此刻都不想帮他说话了。

文院长和其他先生也没脸帮他开口,这还是人家江大人刚走,就开始造谣了,要是江大人在,不得活剥了他?

单友慎哼哼唧唧的爬起来,说:“我这就去找刘大人,我不信这里是你一个人做主了,你打我的事没完!”

他因为脸肿了,又缺了颗牙,说话听起来怪怪的,更加像个跳梁小丑了。

“请便。”白若竹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

单友慎捂着脸哼哼唧唧的离开了,文院长叹着气朝白若竹道歉,说:“是老夫没有管教好学生,实在是惭愧啊。”

“龙生九子还各有不同呢,更何况是学宫的学生,文院长无须自责,只要你不要怪我善做主张就好。”白若竹说着悄悄观察了文院长等人的神色,发现确实没人有不爽的意思。

“怎么会,若竹你也不是不讲理之人,而且这次学宫能取得这样的成绩,也多亏了你和武樱帮忙。”文院长说着也对武樱笑了笑。

武樱大大咧咧习惯了,直接说:“院长啊,我也不求什么奖励,你们能开除单友慎就行了,敢侮辱若竹就是跟我们武家为敌,决不能姑息。”

“放心,老夫已经说了,他不配做北隅学宫的学生,以后学宫都不会有他的位置了。”文院长郑重的承诺道。

白若竹和武樱相互看了一眼,然后跟文院长告辞,从正院离开了。

武樱送了她哥哥回屋,立即跑来找白若竹,压低了声音说:“若竹,不然我偷偷去把那个姓单的打残了吧,最好让他赶不回北隅城,赶不及参加乡试,我刚刚想想也不划算,万一他考上了举人,以后就不用进北隅学宫了,开除他不就没意义了吗?”

“傻丫头,怎么会没意义,被北隅学宫开除的人,你觉得是个好名声吗?”白若竹说着眯起了眼睛,“你别去动他,他要平安的回到北隅城,只是他绝对考不上举人。”

武樱也不知道白若竹为何这么笃定,但她就是相信白若竹说的话,然后忍不住笑了起来,他三年前就落榜了,要是又三年,还不能进学宫,可有的受了。

白若竹偷笑,她还想让单友慎这辈子都和举人无缘呢。

第二天一早,白若竹他们下了扬州,刘元正出现带队的时候,身边没有单友慎的影子,而单友慎也没出现在队伍里,文院长到底有些担心,询问了刘元正一二,刘元正说安排了两名士兵护送单友慎回北隅城。

白若竹听了心底嗤笑起来,这刘元正会为人,自然不会凭白去得罪白若竹,甚至江奕淳,他给单悠然安排两名士兵十分巧妙,两人能保护他的安全,但也只是两名士兵,并不能其他用途,比如订马车啊,订船啊,都得单友慎自己去跑,他一个富家公子怕是从没做过这些事情,路上肯定有的辛苦了。

除非他给家里送信,让家里派人来接他,这样一来一去又是不少功夫了,很可能他还没一路游玩着回去的北隅学宫代表队到的早呢。

这样一想,白若竹心情格外的好,跟着众人一路上吃吃喝喝,也带蹬蹬去了不少地方,虽说孩子还小不一定能懂什么,但蹬蹬见识的多了,好像真的跟其他孩子不一样,至少就不怯生,还机灵的很。

一路上玉瑶和楚寒也跟着,但白若竹反复嘱咐了楚寒不能再使用内力,楚寒也知道厉害,消停了许多,甚至也没有以前那么药痴了,更没再坚持要拜白若竹为师。

白若竹在给楚寒的药里加了些空间池塘的水,楚寒的身体恢复比预想的快了一些,在路上白若竹又给他进行了一次古蒸解毒法加针灸解毒,他气色又好了几分,但体内的毒素去了三分之一都不到。

之后,白若竹实在忍不住了,问:“到底是什么让你不顾危险去试这种毒呢?难道真的是太过疯狂了?我看起来也不像太不冷静那种人吧?”

楚寒沉着脸半天没说话,就在白若竹以为自己白问了,打算离开的时候,楚寒才开口说:“我娘中的这种毒,但我一直治不好她,她如今靠药物维持生命,却像个活死人一样。我试的毒就是她吐出的毒血,当时我配了解药,以后有十足的把握了,却不想……”

白若竹吃了一惊,楚寒他娘吐的毒血就这么厉害了,那身上的毒更厉害了,像给楚寒解毒的法子根本没办法给他娘解毒。

“恐怕给你用的法子,给你娘却无法用,搞不好反倒会破坏了身体机能,彻底不能抵抗毒素了。”白若竹想先打个预防针吧。

“我知道,但我不会放弃。”楚寒没有抬头,声音沉闷的厉害。

之后的路上,白若竹收到了商会那个收集的信息,那天给她放暗器的刺客是一名管事找的,那管事虽然是个小户人家的,但其实那户人家依附在徐家下面的,所以想想都能知道到底谁是主谋了。

徐家是肯定逃不过干系,但到底是徐盼蕊自己私下安排的,还是她爹徐大人安排的呢?

路上白若竹给江奕淳去信也说了此事,她来对付徐盼蕊没问题,漕运总督还得江奕淳来对付了。

而在白若竹他们游山玩水的时候,宣朗城的第一家牙膏铺子也正式开业,名字很简单,叫花想容牙膏铺,很快在江南一代掀起了抢购风潮,只是宣朗城中,除了唐枫,其他人并不知道那是白若竹的铺子。

大宋艳情史之深宫情难禁

大宋艳情史之深宫情难禁第二集

不过,他知道丫头是为了帮吴峥缓解尴尬,也就没说什么了。

其他兄弟几个,一起举杯朝着他们敬酒。

敬完酒,陈青青道:“去忙吧,这一桌客人我帮你们招待就好。”

主要……不想吴峥太尴尬了。

上官月儿笑道:“好,一会儿忙完了,我们再来一醉方休。”

“休你个头啊!一会儿你们还要洞房呢,我们喝多了就直接走人了。”

“好吧!那麻烦你了。”

这一天,陈青青和吴峥都喝得酩酊大醉。

吴峥被天翼等人给接走了。

陈青青是被司徒枫给抱回去的。

只觉得,真是个爱操心的丫头。

谁过得不好,难受,她都心疼。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重情重义的丫头,他才格外喜欢的不是吗!

翌日。

是帝国学院开学的时间了。

开学第一天,校长大人召开全校师生开会。

在操场上的升旗台上,拿着话筒,给今年的校规新增加了一条规矩。

那就是……

“以后学校里不允许早恋了!否则就是触犯了校规,会被开除!”

台下学生们全部都哀叹连连的。

“啊?为什么啊!以前不是没这条校规,都好好的吗!”

“就是,凭啥不让人谈恋爱啊!”

“太过分了……我们青春期,最美好的年龄,居然不让早恋。”

“表示接受无能。”

校长大人却给出了解释。

“看看这一年来,学校成全了多少对,司徒枫,陈青青,顾南锡,纳兰依依,陆景阳,莫锦央,路和风,路遥遥!我们学校什么时候变成开婚介所的了?”

“啊?你们给本校长说说!什么时候开始的!”

有同学大着胆子道:“从陈青青返校开始的。”

陈青青:“……”尼玛!

关我毛事啊!

缘分到了,我能阻止得了吗!校长大人阴沉着脸道:“没错!学校的风气就是陈青青同学,你带头搞坏的!学校是学习的地方,不是谈恋爱的地方!你们为了谈恋爱荒废了多少课程?这一学期回来跟得

上吗!”

陈青青不服道:“我跟得上的。”

“陈青青!你还是先把你的升学考试过了再说吧!过不了就给我留级!”

“那要是过了呢?让早恋不?”

这一句话立刻得到了众位同学们的共鸣。

“就是,要是陈青青过了升学考试呢?是不是就允许我们早恋了?”

“胡闹!校规都定下了,还能改的?”

“校长大人,校规是你订下的,能不能改还不是您一句话吗!”

“就是,不然就由陈青青的升学考试做定论!让她来证明一下,谈恋爱并不影响学习的,如何?”

“是啊是啊!不然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加了这么一条校规,我们心里不服的!”

陈青青:“……”尼玛!

感觉压力好大啊!

要是一不小心过不了考试,不是就成为全校公敌了?

校长大人见她心里一副没底的模样,挑眉道:“可以,要是她过不了,这条校规就订下了,从此学校里都不允许谈恋爱!”

“那要是过了呢!”

“要是过了!那么……就允许学习成绩好的同学谈恋爱,那些成绩差的,想要谈恋爱成绩必须提上来!”

这个主意好!

是校长大人临时想到的。

自认为很不错。

想谈恋爱……可以啊!

成绩先提上来再说!

这种方式的话,说不定新的一学期,学校平均成绩会高很多。

哈哈哈哈。

本校长的主意就是这么的英明神武!

话落,人群中又是叹声叹气的一片。

不过却只是一部分了,那些差生们。

不过好歹有条退路了,好好学习,把成绩提上去还是可以谈恋爱的。

不知道是谁带头起哄道:“陈青青,你可一定要过升学考试啊!”

“是啊是啊!我们的终身幸福就交给你了啊!”

“加油加油!我们看好你哟~!”

陈青青:“……”简直压力爆棚了。

她不由与司徒枫对视了一眼。

司徒枫挑眉道:“没问题的。”

可老娘一节课都没来得及补啊!

全程都在陪你两个世界的奔波了。

司徒枫却在她耳边低声道:“我会帮你。”

“帮我?”作弊吗?

却见司徒枫点了点头。

卧草!

好你个司徒枫,居然这么坏!

不过我喜欢。

哈哈哈哈。

心里有了底,陈青青直接抬头挺胸冲着众人道:“大家放心好了!我陈青青定不负大家所托!”

升旗台上的校长大人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心想你还是过了再说吧。

就算不过,学校也不亏……

说不定为了谈恋爱,能够激励很多学生好好学习呢!

于是,散会之后。

陈青青和司徒枫被带到了校长办公室。

校长大人亲自监考,堤防他们作弊。

陈青青心里突然就没底了。

司徒枫说帮她作弊,被这么盯着,怎么作弊啊?

校长大人你确定不是坑爹来的?

非要这么眼睛都不眨一下盯着我们吗?

却见司徒枫朝着她挑了挑眉,一副没事儿的表情。

心里看起来很有底一般。

却遽然听见一声大吼道:“不许用眼神交流!不许眉来眼去的!”

两人立刻各自移开视线。

陈青青手中拿着笔,看着桌子上的试卷,一阵头疼。

忽然,她脑海中响起了司徒枫的声音。

丫头,看题。

“哦。”

校长大人吹胡子瞪眼道:“你哦什么哦!不许说话!”

丫头,别说话,看题!

他在用精神力跟她沟通。

陈青青心底大惊。

为什么我不能使用精神力呢?

难道就因为我只是至尊,却不是王者至尊?

还是因为,司徒枫恢复了神仙记忆,也恢复了神仙的灵魂力了?

她表示不懂。

不过,也没时间去想那些了。

司徒枫已经在开始教她做题了。

丫头,第一题……选择题,填C。

然后第二题,第三题,第四题。

陈青青会的和不会的,他全都教了。

这绝对是作的世上最牛逼的一个弊。

完美!

她会得满分的。

果不其然,考完试后,校长大人开始当面审核试卷。

这一审核,就傻眼了。

居然全对。

都是满分。

绝对抄袭了!绝对,他老人家敢打包票。

大宋艳情史之深宫情难禁

大宋艳情史之深宫情难禁第三集

韩青青从男人进门起就悄悄捏了一把汗,现在看他把茶全部喝完,才暗自松了一口气。

她心里很纠结,要不要提前把手机调成摄像状态,拍下他们在一起的证据,到时候不怕他赖账。

正当她走神之际,耳畔忽然传来男人的问话声,“青青,你想要多少钱?”

韩青青回过神,目光落在他俊脸上,“你说什么?”

容墨琛与她对视着,“你跟韩叔对我有救命之恩,我不可能让你们空手离开。你有什么条件尽管提,我尽最大努力满足你。”

韩青青扯唇轻笑,“不必了,我想要的你给不了。”

她想嫁进容家,想成为他的老婆,成为人人羡慕的容太太。

可惜,这个条件他不会答应。

容墨琛也没有勉强,“那就先吃饭,如果你想到别的要求,随时可以提,我的承诺长期有效。”

“谢谢。”韩青青自嘲地勾起嘴角,拿过酒瓶把杯子里倒满酒,一口喝光,然后又替自己倒了一杯,继续喝。

容墨琛见她一杯接一杯灌自己酒,眉头皱了皱,抬手把她面前的酒瓶拿走,“我记得你以前从来不喝酒。”

韩青青握着手里的酒杯,苦涩地勾起嘴角,“不喝不代表不会,以前代表不了现在,更代表不了将来。”

容墨琛听着她的话,意味深长地眯了眯眼眸。

他发现今天的韩青青似乎跟他认识的韩青青有很大出入。

“青青,喝多了容易醉。”

“醉了才好,醉了就什么也不用想,阿翊,你不要拦着我,让我醉一次吧。”

望着她眼底殷切的祈求,容墨琛终于没有再劝阻,“好,我陪你醉一次。”

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其实,他当初在渔村里借着失忆装傻,并没有点破她的谎言,也是为了自己能暂时有个栖身之所。

这三年,他很想查清楚自己的真实身份,可惜一直毫无头绪。

不过容墨琛并不知道,他之所以什么都查不到是因为韩青青故意将他能接触到的消息源全都切断了。

她想利用他嫁入豪门,自然不可能只跟他相处一个月两个月。

她看过很多豪门电视剧,知道豪门世家都很薄情寡义,一两个月的相处没办法培养出真感情。

所以,她才会将容墨琛留在海岛上三年多。

原本她打算找个机会透露一点他的身份消息,然后再陪他一起去寻找亲人。

如果是她领着容墨琛回容家,他的家人肯定会对她感恩戴德。

可惜纪晨曦来海岛撞见了容墨琛,害她计划破灭,最终沦落到如此地步。

韩青青越想越恼恨,酒也越喝越多。

喝着喝着,韩青青忽然感觉到自己体温在一点点升高。

她心下顿时一喜,太好了,药效快要发作了!

韩青青握着酒杯,悄悄朝男人瞥了一眼,见他坐在那里稳如秦山,心下有些疑惑。

怎么回事?

他们明明都喝了那壶茶,为什么容墨琛看起来跟没事人一样?

难道是药放太少了?

早知道就不应该听黛丝的话,把那包东西全部放进酒水里才是。

韩青青在心里想着,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热,她看着坐在对面的男人,忽然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

容墨琛望着她反常的举动,疑惑地挑眉,“你怎么了?”

韩青青脸颊又热又红,抬手扇了扇风,欲盖弥彰道,“我好像酒喝多了,有点热,想去上洗手间。”

“嗯。”容墨琛淡淡应了一声,示意她去洗手间。

韩青青眼珠转了转,在走到男人身边的时候,脚故意一歪,然后惊叫着朝他身上倒去。

容墨琛在她快要倒下来之前,大手一抬,及时将她扶住,“怎么了?”

“我、我的脚好像崴了,好痛啊。”韩青青跟他离得很近,能闻到他身上清冽好闻的男人味。

她身体顿时更热了,只有靠近这个男人才能缓解。

她的脸颊浮起一抹不正常的潮红,心底的燥热汹涌地蔓延开来,传向四肢百骸。

下一刻,韩青青像是受了什么蛊惑,突然踮起脚尖朝男人的脸亲过去。

容墨琛侧身避开她的同时,一把抓着她的手加重了几分力道,“青青,你这是在做什么?”

“阿翊,你不觉得难受吗?为什么我这么难受?”韩青青伸手,用力把自己的裙子往下扯,“阿翊,我喜欢你!我想嫁给你!你为什么不肯要我?我到底哪里不好?哪里不如那个纪晨曦?”

容墨琛目光落在她绯红的脸颊上,眼神微沉,“你喝醉了。”

“不!我没有醉!我比任何时候都要清醒!阿翊,我喜欢你!我要你……啊!”

韩青青的话还没说完,就感觉胳膊一痛,是男人用力扣住了她不安分的手。

她顿时慌了,拼命想甩掉他的手,“痛,好痛啊!阿翊,你弄疼我啦!快松开我!”

突如其来的疼痛感让韩青青的理智恢复不少,她扭动身体,想要摆脱男人的禁锢,可惜试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

即使隔着一层裙子,容墨琛依然能感受到她身体炙热的温度。

他眉心又是一拧,拽着她的手不容分明地把人拖出包厢。

韩青青的神志已经模糊,身体也虚弱无力,一个劲儿地想往男人身上扑,却全被他避开了。

容墨琛把她拖到洗手间外的水池前,关上水池里的塞子,开始放水。

韩青青睁着一双迷离的眼睛,不停地低唤着,“阿翊!你不要娶别人……娶我吧……我可以把我自己给你……”

容墨琛没有再听她的醉话,直接把她的头摁进水池里。

尽管这个时候是夏季,但是把整个头都埋进冰凉的水里,那感觉还是很酸爽的。

尤其是,水太凉,跟韩青青的体温形成了巨大的温差。

“啊……”她顿时尖叫出声。

原本混沌的意识又清醒了两分。

韩青青感觉自己好像被人摁在水里,水从四面八方涌来,直涌进她的口鼻。

那种窒息感如影随行,彻底将她淹没。

她又慌又怕,拼命扑腾着两只手,想把头从水池里拿出来。

然而,她才刚站直身体,还没来得及多喘几口气,头便再次被摁回水池里。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