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官吸引力3

感官吸引力3
  • 主演:安德鲁,史蒂文斯,摩根·费尔切尔德,莎莉·夏塔克
  • 导演:吉姆,温诺斯基
  • 地区:美国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1994
电视节目制作人克雷在阅读了克蕾儿的真实故事后决定要见佛莱迪。这个漂亮的性心理学家卷入了一场纠纷,两个男人想杀她,因为她想结束和他们的缘份。但很快的,这两个男人都死了,无论是谁都表示不知此事,但艾伦听到别人告知此攻击事件了,结果生命是一场游戏艺术吗?

感官吸引力3第一集

“殷先生不会驳了大家的兴致吧?”

“殷家那么有钱,不缺钱吧,设个奖项大家玩的开心点不好么?”

“对呀,这个主意其实不错,我知道殷二少手中有一条项链,稀世珍品,如果能将它拿出来做彩头的话,大家都会很高兴的吧?”

“对呀,那件纯心怕是任何一个女孩子都会喜欢的吧!”

“就是不知道殷先生愿不愿意割爱了!”

“如果殷先生能将这个东西贡献出来,给大家做彩头,那真是一桩美谈!”

“算了,算了,人家喜欢的东西,大家这样不等于是抢么!”

“对呀,我觉得还是每个人出钱准备礼物吧!”

“可不就是么,游戏又不是殷先生举办的!”

……

周围一阵议论纷纷。

有人说殷顾不拿出项链做彩头,就是小气,有人则是说殷先生根本没有必要这样做。

这个游戏不是殷顾举办的,而且纯心这条项链价值不菲,市值上千万了,殷先生不可能随随便便送人的。

更何况,知道的人,都知道,殷顾这条项链也是得来不易的。

这提议简直是在无理取闹。

可偏偏,有人居然还真的应声要让殷顾拿出这条项链来。

在人家的地盘上,享受着,居然还要求主人家拿出东西来做礼物。

还是主人家自己很珍惜的东西做礼物。

这个简直过分。

薄夏也是一阵无语。

殷顾更是觉得很好笑,邪魅的脸庞上闪过一丝冷意,连带着周身气氛也冷了下来。

一边,小白三只小萌宝也是一脸醉醉的表情。

这算什么情况?

还带这样的?

吃人家的,喝人家的,住人家的,这回还要让人家拿出千万价值的珍品来当礼物。

会不会有点太不要脸了?

气氛顿时显得有些尴尬。

殷顾精致到毫无瑕疵的脸上,只有冷意。

他的视线扫向了那个第一个提议的人,一双眼眸冷冷的眯起。

如果是要别的礼物,他也就不说什么了。

但是要纯心,要这一条项链!

不知道这条项链,他花了大价钱买回来,就是为了送给自己老婆的么?

这项链,只有夏夏才配得上。

送给夏夏的礼物,他又怎么可能随便送给别人。

“我出项链是没什么问题,问题是,如果我赢了呢?项链是我出的,岂不是我就没有礼物了?”

殷顾饶有意思的看着第一个提议的人。

他的眼底闪过一丝邪魅的笑容,一副睚眦必报的眼神,让人不寒而栗。

小白翻了个白眼耸耸肩。

他就说,不用他说什么,爹地肯定有办法怒怼回去的。

他们爹地,他们还是了解的,虽然平时都看起来很有修养,但也不是好招惹的,睚眦必报!

薄夏原本还在想殷顾是不是要发飙,没想到,殷顾没发飙,想到了这么个主意。

有意思了。

“对呀,让殷二少拿出纯心不太好吧,那万一是殷先生赢了,礼物呢?”沈亦宠挑眉。

“礼物你出吧。”殷顾直接看向了第一个提议的男子,“我出纯心理所当然,那你,我记得,刘先生家里有一个祖传的宝贝,市值也在千万左右,不如就用这个当我的彩头吧?”

感官吸引力3

感官吸引力3第二集

徐向北心中乐开了花。

没想到,柳家居然如此慷慨大方,一出手就将一栋四合院赠送给了他。

要知道,四合院可是永久产权,随随便便就能卖出天价,是身份的象征,有钱都未必能够买得到。

“老爷子,您也太客气了,弄得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徐向北挠了挠头,冲着柳如龙嘿嘿一笑:“对了,四合院如果给我住的话,我准备重新整顿装修一下,但是我不太懂装修,所以……”

“没问题,我会派人帮你装修的,费用全包。”

柳宏安接过话头道。

徐向北心中美滋滋,这下好了,连装修费都节省下来了。

“徐神医,说说你剩下的两个条件吧。”

陈兰芳笑容和煦道。

“我暂时还没有想好,等我想好了再提不迟。”

徐向北皱了皱眉头,沉吟半晌,决定暂时先留着两个条件,等以后想到了合适的条件再说不迟。

“好的。”

柳如龙点了点头,忽然又话锋一转,祈求道:“徐神医,不瞒你说,除了我之外,我的孙女也遗传了同样的病,所以,如果你方便的话,能否将我孙女的病也一并治好?”

“当然可以。”

徐向北点头一笑:“不过今天不行,我内力消耗太大,已经无法施针了,过几天让您孙女单独约我。对了,您孙女多大了?”

“孙女今年十九岁,读大二。”

柳如龙一看徐向北没有推辞,爽朗大笑起来,“不急,咱们改日再约。”

众人寒暄了一阵,徐向北留了联系方式,柳宏安在老爷子的嘱咐下,带着徐向北,去安河路看四合院。

至于张福恩、张雪松两人,因为有事在身,与徐向北分手后,便返回了第一人民医院。

柳宏安的车子,是一辆老款的红旗轿车,有专门的司机开车,柳宏安坐在副驾驶座位,丁可可与徐向北坐在后排。

轿车路过建材市场,柳宏安下了车,冲着徐向北摆了摆手:“徐神医,我去找装修公司,我让司机先带你过去,我随后便到。”

“好。”

徐向北点了点头。

红旗轿车开了有二十分钟,出了市区,七拐八绕,来到了一个相对安宁的城区。

与繁华的市区有所不同,这儿没有高楼大厦,没有炫目的霓虹灯,放眼望去,绿树成荫,小桥流水,到处都是红砖绿瓦的老房子,颇有种置身于江南水乡的感觉。

“啧啧,江城居然有这么漂亮的古镇,司机,停一下,我下去走走。”

徐向北道。

“好的。”

身穿黑色西装的司机,将红旗轿车停在了一座颇有年代感的石拱桥旁,徐向北与丁可可下了车。

“徐神医,四合院就在安河路66号,走过去七八百米的样子,我在门口等你。”司机道。

徐向北摆了摆手,司机会意,开着车翻过了石拱桥,缓缓驶入了安河路,在一座古色古香的四合院前停了下来。

徐向北掏出了一根烟,美滋滋地抽了一口,漫步在石桥上,享受着河风拂面,心情十分愉悦。

“徐医生,你没来过安河古镇吗?”

来到古镇,丁可可似乎也很高兴,开心地一蹦一跳,没有了之前在柳家的拘谨。

“没有。”

徐向北笑道:“你给我介绍介绍这安河古镇吧。”

“安河古镇是江城著名的风景区,逢年过节,就会有舞龙狮、划龙舟、赶灯会之类的活动,而且,这儿有一条美食街,有好多好多美味的小吃,要不要我带你去看看?”

一提到小吃,丁可可就馋得直咽口水,迫不及待地想要带徐向北去逛吃逛吃。

“好哇,等忙完了就让你带我逛逛小吃街。”

徐向北笑道。

两人并肩行走,路过的老年人,都和善地笑着,让人感觉民风淳朴。

“快走,安河路上就有一家卖绿豆酥的小吃店,人可多了。”

丁可可急不可耐地拉着徐向北的衣角,一路小跑。

徐向北顺势握住了丁可可柔嫩无骨的小手,感受着柔滑如丝的触感,舒服得眯起眼来。

丁可可似乎毫无察觉,一个劲地往前跑,一边跑嘴里一边嘟囔着:“快走,这家店要排好长的队,去晚了就卖完了。”

远远的,就看到安河路旁的绿豆酥店排起了长龙,足有五六十个人等待着购买绿豆酥。

徐向北在丁可可的生拉硬拽下,排到了队伍的末尾。

“大色狼,又占我便宜!”

丁可可这时才反应过来,一把甩开徐向北的咸猪手,没好气地翻了一个白眼。

徐向北一脸无辜地看着丁可可,狡辩道:“分明是你主动拉我的,哼,得了便宜还卖乖,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你……”

丁可可气鼓鼓地瞪着徐向北,恨不得掐死他这个无耻之徒。

等了有一刻钟,队伍缓慢前进,但前面仍有二十来个人,看来,要想尝一口绿豆酥,光是排队就需要半个小时。

咔……

忽然,一辆奔驰轿车停在了店门口,从车内下来一个头发梳的油光锃亮的中年人,快步走到副驾驶,开门,将一个浓妆艳抹、身材高挑的女孩请下车来。

“宝贝儿,咱们今天来安河古镇,是来求柳总办事的,这绿豆酥有什么好吃的,偏要让我下车给你买,万一耽搁了正事多不划算。”

中年人搂着浓妆艳抹的女孩,看到排成长龙的队伍,皱起了眉头。

“我不管,我就要吃。”

女孩看起来二十五六岁左右,用娇滴滴的语气道:“哎呀,好多人啊,欧巴,我不想排队,你现在就给我去买!”

“行,你等我一会儿。”

中年人皱了皱眉头,果断地答应了下来,也不排队,大步流星地走到了队伍前头就要插队。

一个老人正拿着十块钱,准备买一盒绿豆酥,被中年人给插了队,气得一瞪眼:“你这个同志,为什么要插队?”

“就是,一点儿素质都没有!”

“走开,大家都排队,凭什么你就插队?”

后面的人也都抱怨起来。

徐向北与丁可可好奇地抬头看去。

“我插队怎么了?哼,你们的时间不值钱,我的时间可宝贵了!”

中年人面对众人的指责,丝毫不慌,伸手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叠百元大钞,塞给了队伍前的老人:“老头,你赚了,你的位置我买下了,这几千块钱,你拿去买点补品吧!”

老头气得直哆嗦,直勾勾地盯着中年人,说不出话来。

“喂,这是你的车吗?”

忽然,一道戏虐的声音传来。

“嗯?”

众人全都循声看去,梳着大背头的中年人也转头看去——只见徐向北手中握着一块板砖,正站在他的奔驰轿车前,作势要砸车。

“这是我的车,奔驰迈巴赫,一两百万的豪车,你小子要是敢砸,就怕你赔不起!”

中年人瞪了一眼徐向北,语出威胁。

“呵呵,砸得就是豪车!”

徐向北摇头一笑,嘭的一声,抬手将板砖拍在了车窗上,车玻璃应声粉碎。

……

……

感官吸引力3

感官吸引力3第三集

黑水河上,光华烁烁,原本暗沉的天色也在此时变得通明璀璨。

众人一致凝望河上,只见狂风大作,惊涛怒涨。

不多时,一阵阵慑人的兽吼从河面上传来,待仔细瞧清,竟是无数千奇百怪,通体长满黑鳞,状若鱼怪的妖兽浮出水面。

从气息上来看,这些鱼怪妖兽大多是一级妖兽,甚至有些已经到了一级上阶,堪比筑基后期的修仙者。

似是发觉了岸上的众人,它们眼中均是闪烁着凶狞的光芒。

“它们又来了……”

岸上某一处,云兮躲在钟乐身后,身子微微颤抖,眸子中透出强烈的恐惧,仿佛眼前这一幕对她有着巨大的阴影。

“师妹,你曾见过这些怪物?”钟乐疑问道。

“它们……”少女面色苍白。

她望着前方,下意识的后退几步。

“黑鳞怪……怎么会是黑鳞怪?”神霄阁一方,玉云居士咋了咋舌,脸上满是震惊。

叶纯阳也被此番情景所惊,正待询问,已是听玉云居士道:“古人曾有云,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千里也,且食人为生,性情暴戾,黑鳞怪便是出自灵鲲一脉,若有鲲之血脉,便可传其神通,天生能控水为毒,想不到竟会在此地出现。”

“如此说来,此地乃是灵鲲藏身之所?”

叶纯阳按捺着心中的激动。

玉云居士咽了口唾沫,想要开口说些什么。

这时,河面上却已是巨浪翻腾,无数鱼怪怒啸着冲了过来。

黑压压一片妖兽,如遮天蔽日,场面之壮观难以想象。

一时间只见山河变色,天地颤抖,黑水漫天。

“嘿嘿嘿……师兄所言不假,此地黑鳞怪成潮,看来灵鲲多半也在此处!”

魔道之中,黑衣人兴奋的道。

血衣青年面无表情:“灵鲲是否在此尚且难以定论,这些黑鳞怪平日便极难对付,眼下更是成群结队组成兽潮,咱们决不可硬碰,以免门下弟子有所损伤。”

“是,属下明白,此次带领的数十个门人均是师兄用来……”

“住口!此事若敢多嘴半个字,休怪我翻脸无情!”

黑衣人话未说完,突然被一声冷喝打断,不敢再多言半句。

于此同时,正道众人亦是神色凛然,但他们俨然知道什么,在鱼怪群呼啸冲来之际,也纷纷祭出法宝迎了上去。

叶纯阳目光一闪,祭出明王剑也掠至黑水河上空。

一时间,各种法宝法术的光华将黑水河照亮,场中不时有妖兽哀嚎,也有修仙者发出惨叫。

加上湖底不断有黑鳞怪冒出,兽潮愈发浩大,众人即使联手厮杀也难以将其逼退。

让叶纯阳疑惑的是,当这些黑鳞怪被击杀的时候却不见其尸体,而是化作黑烟沉入湖底,转眼消失不见。

“妖丹!这些黑鳞体内竟有妖丹存在!”

兽潮之中,不知何处传来高喊,只见一人手握光团长笑不止。

叶纯阳眼神一凝,正望去之时,见此人笑声未落,突然身后袭来刀芒,手中的光团被人抢了过去。

此时众人方才看清,原来是一枚半成品的黑色丹药,散发着惊人的妖气。

叶纯阳心中诧异,身为炼丹师,他自然妖丹是为何物。

此丹极其偏门,乃是以秘法将灵药封在妖兽体内,使其妖体为炉,妖力为火,日夜淬炼,待时机一到便可成丹。

修士服下,可在一定时间拥有堪比妖兽的蛮力,刀枪不入,所向披靡。

众人见此心神大振,虽然只是半成品的妖丹,但只要加以祭炼便可使其完整,到时妙用无穷。

而且如此之多的黑鳞怪,妖丹肯定不止一枚,说不定运气好能得到完整的妖丹,那可是一笔不小的收获。

那被夺丹之人满脸森怒,但在此番兽潮的情景下也知道不是与人厮杀的时机,于是怒骂一声便再次猎杀黑鳞怪寻找妖丹。

叶纯阳也是心神一动,但他发现并非每一头黑鳞怪都由妖丹所化,大部分只是被妖力所染化成的虚影,这也让他想明白了为何之前斩杀了如此之多的黑鳞怪,却全都化为黑气沉入湖底了。

“黑鳞怪如此源源不断,照此下去终非长久之际,必须要尽快找到灵鲲才是。”

虽然对妖丹也极感兴趣,但叶纯阳似乎运气不太好,半天也没遇到一头有妖丹的黑鳞怪。

而他真正的目标还是寻找灵鲲,从方才玉云居士一番话来判断,这片黑水河必定与灵鲲大有关系,否则也不会出现如此黑鳞怪。

而且此地黑鳞怪虽多,却不一定每一头都有妖丹,他可没有太多时间去消耗。

发现妖丹的秘密之后,众修士击杀妖兽更卖力起来,一个个均是杀红了眼。

但正如叶纯阳所想,这千千万万的黑鳞怪中并非每一头都有妖丹存在。

这下,场面开始混乱起来。

那些侥幸获得妖丹的修士暗中谨慎,不仅要分心对付黑鳞怪,更小心提防着背后某些人的眼睛。

在这洞府内神识无法感知,叶纯阳只能摸着石头过河。

此次猎杀妖兽与前次在西岭妖地完全不同,眼下耳目众多,若让小宝出手定会引起众人察觉。

因此他便有意远离人群,一面击杀黑鳞怪收集妖丹,一边留心黑水河的动静,一旦发现有异状便可施法相应。

噗的一声。

叶纯阳一记高级法术“烈炎斩”,轰杀一头一级下阶的黑鳞怪,御器继续往前行进。

这时,那被灭杀的黑鳞怪体内冒出一阵乌光,一枚妖丹从中升腾起来。

叶纯阳见状一喜,折返回来便将妖丹握在手中。

“呵呵,道友运气倒是不错,我师兄弟二人耗尽心力都未能得到一枚妖丹,道友却轻易碰上了,真是羡煞我等啊!”

就在叶纯阳将妖丹收好,准备离开之时,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两名凌云宗云顶道衣的青年拦住去路。

叶纯阳微微凝眉,看二人不怀好意的眼神,多半是打起了自己手中这枚妖丹的主意。

苏雪鸢在此,他不欲与凌云宗的人有冲突,二话不说便要退走。

但显然二人不会轻易放他离去,身形一闪便阻截了他的后路。

“二位道友这是何意?”

叶纯阳面色不改。

此二人的修为虽也在筑基初期,自己却可以轻易捏死他们。

但为避免麻烦,若非情不得已,他并不想与本门弟子有交集。

前面一人打量他一眼,发出几声怪笑,道:“倒也没什么,只是我兄弟二人对道友这枚妖丹有些兴趣,不如道友忍痛割爱,将此丹交出,我等绝不为难道友,如何?”

后面一人也踏步逼近而来。

叶纯阳面色一寒,自入广陵洞府后他一直避免与本门弟子照面,现在看来,有些麻烦即使自己不去招惹,它也依然会找上门来。

“本人乃神霄阁方境,神霄阁与凌云宗同是正道名门,二位不去对付魔人,反倒在此拦截同道,若让旁人看见,只怕凌云宗的脸也不知该往哪儿放了。”

叶纯阳双手负后,淡淡说道。

能不交手便将二人打发自然最好。

闻言,二人却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叶纯阳,仰头哂笑不已:“道友修为不差,脑子却是没长全,此地是广陵洞府,只要得到相应的利益,谁管你是正道还是魔道?况且在这兽潮中死个把人,不是很正常的事么?如此妖兽肆虐之局,又有谁看得见是我二人动的手?”

那说话之人眼神突然凌厉,“乖乖交出妖丹,我等可思量饶你一命,否则休怪我兄弟二人心狠手辣!”

叶纯阳神色淡淡,始终默然。

半晌后,他抬了抬头看向二人,迟疑了下,问道:“你们方才说……在此地动手并不会引人察觉?”

“这是自然,眼下众人均在猎杀黑鳞怪,岂会在意此地发生什么?你若主动献上妖丹,我兄弟二人……”

前首那人阴笑的说着,但话没说完,脸色突然凝滞,低头看着自己颈脖多出的一道血痕,眼中露出深深的骇异。

“噗通!”

他头颅高高飞起,炽热的鲜血喷洒而出,身体僵硬的倒下,落入黑水河中,无数黑鳞怪迅速包围上来。

直到死的那一刻,他都没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另一人眼睁睁看着自己同门的尸体被黑鳞怪分食干净,瞬间只觉寒风吹过耳畔,全身泛起刺骨的寒意。

望向对面,那一身黑衣的胖道士正慢悠悠的拭擦着剑上残留的血迹,平静的模样,仿佛刚才发生之事与其并无关系。

但方才同门之死,已经让他意识到此人的恐怖,那鬼魅般的速度,让人无从防备。

这位凌云宗弟子深深意识到若继续逗留,下场必定与方才之人一般无二,登时不做疑虑,掉头便跑!

可是他还未逃出两步,视线突然一暗,一柄飞剑出现在身后。

他满脸惊恐,此剑并未开封,却仿佛世上最锋利的剑,瞬间穿过他的胸口。

趁着无人察觉,叶纯阳挑起二人的乾坤袋,便要转移阵地。

但这时,忽然一道璀璨的青虹吸引了他的目光。

只见远处兽潮中心,一道人影飞速前行,其手中驾驭一块青如意,光芒所到,黑鳞怪尽数陨灭。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