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虐

女虐
  • 主演:爱禾美沙,林由美香,桐原三果,阿部隆史
  • 导演:佐藤寿保
  • 地区:日本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日语
  • 年份:1995
三名少钕在-效的过瘾丅,视身材为生命的不停用利刃在身上穿孔寻寻快感,嗜食的则用刀叉割丅自己阴部品尝人肉刺身,甚至用叉子挖出自己的双眼,而不知睡眠为何物的,靠辅助仪器和仙人掌沟通的变成了冷血杀人狂

女虐第一集

站在小沙漠的一边,夏小猛施起了小云雨诀,与此同时,也催动着青木诀,恢复这片土地上的生机。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被黄沙覆盖的土地上,微微吐出些许的新绿,但是很快,夏小猛就感到有些力不从心。和村里比起来,沙漠这边的灵气极度匮乏,夏小猛施展法诀起来,显然要吃力不少。

“就知道没这么容易。”夏小猛擦了擦额前的汗水,脸上并没有多少颓丧。虽然在沙漠中施展法诀,效果会成倍减小,但解决的办法并不是没有。

通过以前的实验,夏小猛知道,只要将掺入青木诀的水,保持密封状态,那这种水就能够有不弱的,促进生长的效果。

所以夏小猛完全可以,先在村里施展法诀,然后采用建立蓄水塔的方式,把水用管道,运送到沙漠地带进行灌溉!

另外,普通的植物在沙漠里,就算夏小猛拔苗助长,让土地恢复生机,但是解决不了后续缺水的问题,最终这些植物还是会死去。但采用管道灌溉的方式,就没有这种麻烦。

想到这里,夏小猛也没有继续,在这片小沙漠继续逗留。

趁着还有点时间,夏小猛来到小月庵。昨晚竟然有人敢打妙音的主意,这让夏小猛十分恼火。

妙音是谁?是他夏小猛的第一个女人!他不管再怎么厉害,要是连自己的女人,都要被别人欺负,那还有个屁用!

也幸亏,夏小猛请来了何如君这样一流高手,不然要是妙音出了啥事,夏小猛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更不会原谅那群禽兽!

想到何如君,果断地制服了两个人渣,而且把两个人渣爆了蛋,夏小猛的心情才好了一点。

虽然那两个人,只是对妙音有所企图,完全没有得手,而且还付出惨痛的代价,但夏小猛依然认为,他们是罪有应得!

敢对妙音和妙玉下手的人,都应该至少是这种下场!

这是原则问题,夏小猛不会对人渣,抱有任何的同情!

小月庵里,妙音还在主持着庵里的一切事宜。相对于以前,来小月庵的香客,看妙音的眼神,更加的澄澈,对庵里的菩萨,也更为虔诚敬重。

妙玉戳了戳妙音,小声道:“表姐,小猛哥来了!”

妙音微羞着点头,然后就请妙玉和何如君,主持接待庵里香客的拜访,自己默默的去了后院。

夏小猛跟在后面,到了妙音的房间,他才仔仔细细,将这身前的体态婀娜的女人,上上下下打量个遍。

“这么看着姐干啥,又不是第一次见。”妙音羞红着脸笑问。

“听说昨晚庵里出了事,所以今天我要仔细看看,妙音姐有没有啥损伤。在小月庵里,我可是不许你少一根头发丝。”

“讨厌,就你嘴甜。”妙音嗔道:“那你也看了这么久,你看出姐有啥损伤没?”

“看出来了。”夏小猛煞有介事,一本正经道:“我看妙音姐面似桃花,但眉目中隐有郁结,是肝气旺盛,但得不到宣泄的症状。这样的情况,长期下去,妙音姐的身体怕是会出现问题。”

“啥?”妙音听得云里雾里,不知道夏小猛在说什么,但是身体出了问题,她还是听懂了的。

妙音知道夏小猛的医术高明,连忙急着问道:“姐感觉身体也没啥毛病,看你说的挺严重的样子,你还是给姐开个药方吧。”

“不用开药方,我可以直接给你治好。”

“好,那你给姐治治。”妙音还很单纯地问道。

夏小猛暗笑了两声,手已经将妙音给搂住,然后在妙音耳边小声道:“你这病通俗来说,就是需求比较旺盛,但是长期得不到满足,所以治疗的方法也简单……”

“啐!”妙音羞得面红耳赤:“坏家伙,你这犊子实在太坏,姐不想理你了!”

“妙音姐,要我帮你治治吗?”

妙音翻了个白眼:“不许埋汰姐,姐是那种需求旺盛的人?不过小猛,你要想要,姐还能不给你吗?”

妙音将布帽摘下,让一头长发自由洒落在肩上,又将衣襟微微一拉:“犊子,不许太长时间,不然被发现,姐可没脸见人了。”

……

匆匆二十分钟,妙音连忙把夏小猛给推起来,一身香汗淋漓道:“快放过姐,姐还要出去照顾庵堂呢。”

夏小猛给妙音擦了擦身子,又帮妙音把衣服穿上,笑道:“一起出去吧,见你没事我也心安。昨天的事,我还要好好谢谢何如君。”

夏小猛和妙音一起出现在庵堂。

妙玉笑嘻嘻道:“表姐,你脸色好红啊,而且我突然觉得,你特别有女人味!”

“臭丫头,姐是尼姑,有你这么说话的吗?”妙音瞪了妙玉一眼。

夏小猛则来到何如君的旁边,感谢道:“昨晚的事我听说了,谢谢你,这个月给你一万的奖金,算是小小的奖励。”

何如君听到有一万块奖金,脸上也露出开心的笑容:“谢谢夏总,这都是当保镖应该做的,您其实不用奖励。”

“没事,上班第一天,就有这样的功绩,必须要奖励一下,以后小月庵的安全,还要倚仗着你呢。”

“噗……”何如君笑得团儿乱晃:“那我以后一定好好努力。”

夏小猛又说了几句,见时间不早,就下山回家。

何如君等夏小猛离开后,目光就稍微落在妙音身上,眼里充满了羡慕。

身为一名高手,何如君的观察力十分敏锐,看到妙音面色微潮,脸庞红润,浑身散发着熟透女人的味道,她就猜到夏小猛之前,和妙音在房间到底干了啥。

想到自己一直忙于武术和事业,身边都没个男人疼爱,何如君的身体,顿时也产生淡淡的需求。不过何如君的意志坚定,很快就把这点需求给抹去。

回到家。

夏小猛的老妈周红梅,就十分开心道:“小猛,现在来村里的人,真是越来越多了,娘小店里的生意也越来越好。你猜猜,娘今天一天赚了多少钱?”

“一千块,应该有这么多吧?要是没有,你肯定不会这么高兴。”

“早就不止一千块了,你都不关心娘的店铺生意。”周红梅嗔怨一句,又得意道:“今天娘卖出了五百多个菜团,还有不少草莓,今天收入八千多块!”

“八千多块!那还真是可以。”夏小猛看自己的娘,露出这般喜悦的表情,他心里也十分高兴。

周红梅这大半辈子,也没过过啥舒心的日子。周红梅嫁到夏家之前,家庭生活就不咋富裕,嫁到夏家之后,跟着夏小猛的爹,也是过尽了过日子。

而且在夏小猛出生后不久,夏小猛的爹就早早过世,这样周红梅的日子就更苦了。

幸好撑到现在,苦尽甘来!

“娘,您也别光忙着挣钱,别把自己给累着,要是把您给累坏了,别人会咋说你儿子?”

周红梅很开心道:“别人还能咋说,谁不知道我周红梅,生了一个好儿子啊。再说了,你不是医术很高吗?娘要是累坏了,只要你出手,娘很快就能好起来,怕啥。”

噗!夏小猛哭笑不得,敢情娘是这么想的。

“有病不如没病,医疗只能是辅佐手段,最主要的是人的身体体质要好。身体亏得太厉害,靠医术很难补回来。”夏小猛继续劝。

周红梅就是不听:“你这孩子,说啥丧气话呢。娘好不容易挣点钱,你也不让娘多高兴两天。”

“行,我就不说了,您就按照您的想法来,出了问题,儿子一律帮您解决。”

“这还差不多。”周红梅看着自家的孩子这么孝顺,心情特别的欢畅。

“娘,除了您,别人家的生意咋样?”

“别人的生意也很好,但应该没有娘挣得多。之前你春桃嫂子摆了个面摊儿,每月收入也能有三五千,现在我估计每月能有上万。据说,她已经准备在城里买房子了。”

周红梅道:“还有村长李文奎的媳妇,摆了个小杂货摊,每月收入比李文奎还高!”

“村里还有其它不少人,没事的时候摆摆摊,卖卖土产之类的,每月也能增加几百上千块的外快。现在啊,村民的生活,是比以前好多了。”周红梅由衷感叹。

夏小猛点点头,对此心里也有些小激动。

“对了小猛,商业街这边,你还有不少铺子没有租出去吧,你春桃嫂子说想要租一间开面馆,你咋说?”

商业街建成后,除了给一间柏韵开珠宝店,给一间许翠翠开超市,给一间周红梅做些菜团、草莓还有蔬菜生意,其它的店面,夏小猛一直也没开始招租。

夏小猛的想法是,这些店面,先尽量询问村民,有没有租进来的意愿,等满足了村民的租店意愿,他再把剩下的店面盘给别人。

“当然可以。”夏小猛并没有因为以前的事,对春桃进行报复。

除了答应春桃租铺面外,夏小猛还打电话给村长李文奎。

夏小猛想让李文奎帮忙问问,村里有没有人,想要租商业街一两间的铺面。

李文奎道:“店铺开始招租了吗?那能不能先给我们家留一间?我媳妇想把杂货店,开到商业街去。”

女虐

女虐第二集

她几乎都要质问出口,哪怕你跟徐子佩一起出去,怎么还让她和自己坐一辆车?因为徐子佩那辆奔驰保姆车太招摇了,所以要换一辆低调的不引起注意?

但是,她什么都没问。塵?緣?文?學??她知道,如果冷斯城一直不肯说一件事情,你不论怎么逼迫,也得不到你想要的结果,也许,还会惹怒他。

握着电话的手,松了又紧,最后,她也不知道自己用的是什么声音,缓缓开口“好。”

那边,冷斯城听她点头,心里也松了一口气。顾青青难得柔声软语的哄他,估计是这几天,在宾馆里实在憋坏了。

她和他的关系没有曝光,他这几天又忙,根本没时间陪她。徐子佩来了以后,充当着他的“搭档”角色,她更是不好冲到现场去抢了徐子佩的风头。

又是在外地,人生地不熟,而且外面是工厂,无聊不说还不时有记者,被拍到什么就完了。

想到这里,他声音越发温和“你先去好好吃顿饭,好好休息,等我回来。”

她还能说什么,只能扯着嘴角,用气音勉强点头“好。”

冷斯城听到她的声音,还想说什么,那边却传来挂断的嘟嘟声。

一直到好久好久之后,她拿着手机的手,才缓缓的放下,头有些僵硬的看向窗外。

她其实知道,冷斯城应该是真有事才会“过门不入”,调转车头离开。她只是不知道,这件重要的事情,为什么她这个妻子都不告诉,却偏偏带了徐子佩去解决?

就算这件事情太棘手,她真的没有能力去帮助他解决问题,也给不出什么建议,但是,她真的很希望,至少他能告诉她一句,而不是什么都藏着掖着,把她蒙在鼓里。

还有徐子佩,他对她根深蒂固的好印象,只怕没有这么容易被她“破坏”掉。

这还只是她们第一次“交锋”,她没有这么容易被他打败!她一定要看紧她的丈夫,守住她的家庭!

那边,冷斯城手里因为低电关机的电话,脸色微微有些凝重。

凝重的原因,除了工作之外,还有顾青青。

他明显感觉到,顾青青的情绪有点低落。不过今天的见面比较正式,除了省里的领导之外,据说还有上面派来的一个人,估计以为徐子佩和他是工作伙伴一起邀约,除此之外没有邀请其他任何一个人,他也不能说。

一直以来对她都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她一个人孤孤单单的,要吃顿好的都不行。他把手机递给程秘书,让他给自己充电,等程秘书刚刚接过电话,他才说“我记得,不是有一个那什么吗……”

三十分钟后,顾青青在洗手间里,外面招待所的门,被人敲响。

顾青青有点奇怪“我不需要客房服务。”

她在外地,没人认识她,又怎么会有人敲门找她?正疑惑,在洗手间里的她模糊听到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是我。”

是谁?冷斯城吗?她几乎是立即跳起来“等一下!”

女虐

女虐第三集

纪叙白抱着她,许久都没有说话。

她就在自己怀里,和当年嫁给他时一样娇小,他还记得那时候,他可以肆无忌惮地抱她,亲她,做一切他想做的事情,可是,他在做着这些事情的时候,却日渐一日地远离着她的心。

一如今时今日,他抱住了她,却始终打不开她的心结。

最最让他痛心的,是那一句——

我怕你,多过恨你,你又知不知道?

……

岁月何其残忍,他以为她恨他恨得要死,他宁可她恨他,那样,哪怕她要如何报复自己,他也心甘情愿去承受,可她害怕自己。

怕到不愿意见到他,不愿意被他触碰。

纪叙白低头擦了擦她脸上的眼泪,低声哄她:“别哭了,你答应我去参加国试,我便不去找你麻烦了,好吗?”

温知故双眼通红地望着他,不确定他说的话是真是假。

“真的,我……记得当年你嫁给我时,我答应过你要帮你完梦,后来纪家被流放了,你我又和离了,此事才被搁浅了下来。如今我回来了,我不想你抱着遗憾过这一生,知故,你去参加国试,等你当上了军师,也算是圆了我自己的心愿。”

温知故听不得他这些虚情假意的话,只问他:“只要我去考,你便不再来找我,是吗?”

纪叙白顿了一下,点头,“是。”到时偷偷见她便是。

温知故盯着他看,沉默了许久,缓缓地应道:“好。”

纪叙白听到温知故答应了他,一时之间不知是该高兴好还是难过好,温知故是因为他说了不再去找她才答应了他回北城……

他总算放开了她,而温知故在得到挣脱后,转身就要走,纪叙白连不迭唤住她:“知故等一下。”

他把掉落在地上的书捡了起来,低头看了看,皱着眉道:“这些书都是那个人帮你选的吗?”

温知故转身回来,答非所问地冷漠道:“还给我。”

纪叙白也淡淡地:“我的儿子不需要看这种书,回头我自己找些书给小简看。”

纪叙白说着,只还给了温知故一本书,剩下的书都不打算还给她了。

偏偏巧的是,纪叙白唯一还给温知故的那一本书正是温知故第一眼看中的书,她咬了咬唇,瞪着他道:“我给小简买什么书关你什么事!”

“小简是我儿子。”纪叙白平静地看着她回道。

温知故张了张口,不知道纪叙白是怎么有脸说出口这句话的,温简若是知道他从前对自己说过的那些话,又哪里会认他这样的爹爹!

他又有什么资格来管教小简应该去看什么书!

偏偏纪叙白还觉得自己是有道理的那一方,还对温知故说:“那个人对你不怀好意,知故你以后不要跟他待在一块。”说完,纪叙白一想,反正温知故是要跟他回北城考国试的了,日后也不会再跟那个人有所牵扯了,便暗自在心里松了口气。

温知故听了,冷冷一笑:“在你纪太傅眼里,所有靠近我的人都是不怀好意的。”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