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喧哗

午夜喧哗
  • 主演:Dominique,Laffin
  • 导演:卡特琳·布雷亚
  • 地区:法国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法语
  • 年份:1979
索朗日是一位25岁的年轻女导演,有一个女儿,有丈夫却并不住在一起。与一位双性恋的电影明星保持着情人关系,同时热衷于与陌生人的各种短暂激情游戏。直到某天她邂逅了布鲁诺与她是同一类人的男人。

午夜喧哗第一集

陶春树对这个赌约十分有兴趣。

不仅仅是一个亿的资金,实际上,一个亿对于他这个等级的导演而言,已经是算不得多少。

更令陶春树感兴趣的是,他想告诉夏小猛一个道理:拍网剧的就是拍网剧的,这种只能拍摄低等级网剧的导演,就算能力再怎么强,第一次拍电影也会水土不服,最终也只能拍出一部人人耻笑的烂片出来。

还有一点,陶春树是觉得自己被冒犯了。

他拍过上百部影片,破十亿票房的有,但是破二十亿的一部都没有。要是一个新人导演,上来就导演了一部破二十亿的影片,那他还要不要在这个圈子里面混了?反正如果真的是这样,他是没有多少颜面继续混下去。

更加可耻的是,对方是鄙视链最底层的网剧导演,竟然敢和专业的电影导演抢饭碗,这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陶春树知道夏小猛和凛寒梅的关系很不错,所以通过答应这次的赌约,他是想接机告诉凛寒梅:不要以为拍摄网剧有了成绩就可以插足电影界,这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玩的!

而对于慕熏衣的轻视,自尊心极强的陶春树,当然是第一时间,答应了慕熏衣的赌约。

甚至,陶春树眼神十分坚定道:“慕总,这个赌约我答应了,而且这个赌约不用你和我们一群人对赌,不如我们之间直接对赌好了!”

慕熏衣眼睛一亮!

这待宰的肥羊,当然是越多越好!

“可以啊,陶导演,你要是愿意一对一对赌,那我也在这里声明了,谁愿意继续加进来,我仍然愿意和他进行一对一的对赌!”慕熏衣信心十足。

这句话说的,让周围其它导演都有些犹豫不决。

毕竟,一个亿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很多导演,其实手头上是根本拿不出来的。

当然,顶尖的大导演,在钱财这方面,完全没有任何的阻碍,随随便便一部电影就能拿到不少钱,少则千万,多则参与分账票房,那有可能过亿了!

有的导演一般一年拍几部电影,那收入更是财源滚滚。

“等等,我需要确定一下信息。”王冬寒也是顶尖的导演,也想参与到这样的赌约中来。对他来说,一个亿不算特别多吧,但也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

王冬寒问道:“这个题材是纯粹的仙侠题材吗?有没有附会一些神话传说之类的作为噱头?”

夏小猛道:“完全的原创题材,不涉及上古传说。”

王冬寒又问:“演员方面,能够让观众认得出来的有几个?”

“只有我和苏雪尘。”

“夏总也亲自参与了电影?”王冬寒微微吃惊,然后默默把心中对这部电影票房的预计,又下调了一点。

虽然说夏小猛知名度还不错,其励志的故事,也被很多人知道。但是,电影这种事,终究要靠演技,如果演技差得要命,就算知名度再高,大家都不会买账。

“没错。”夏小猛笑问:“你还有什么问题?”

王冬寒道:“这部电影拍摄了多长时间?”

“一两个月左右。”

“哦……”听到这里,王冬寒立刻下定了主意:“我愿意参与这个对赌!我觉得这部电影,绝对不可能超过二十亿!甚至,我认为这部电影票房超过两个亿都很难。”

王冬寒以专业的眼光,迅速分析了夏小猛的这部电影,然后给出了自己的结果。

慕熏衣笑道:“王导,你都还不知道具体的故事情节,还有具体拍摄得怎么样,你就这么说,是不是太过自大了一点。另外,我是看过这部电影的资源的,我觉得剧情很好,其它方面都很不错,你说票房没有两个亿,未免过分。”

王冬寒摇头:“这你就不懂了。其实现在很多比较优秀的影片,票房反而不怎么样。比如我之前很欣赏的几部影片,在一些影评网站上,口碑都还非常不错。但是最终的票房仍然是一塌糊涂。所以说,票房和影片本身,有关系,但也不是有着绝对的关系,只要宣传到位,拥有流量明星,那就是垃圾一样的剧情,电影票房也能分分钟破五个亿。”

王冬寒把自己的经验之谈,可以说是一口气吐了出来。

周围其它的导演,也基本上是这个看法。

夏小猛终于知道,为什么现在的电影这么难看这么烂了,就是因为这群导演,心里有了这个看法之后,就不再锐意进取,反而采用这种投机取巧的方式,大量制造烂片赚取快钱!

夏小猛手一摆:“王导演,我不同意你的看法。一部真正好的影片,如果票房不如意,我认为是宣传不到位。只要宣传到位,票房肯定不会差。”

“夏总,您也要参与这个对赌吗?”王冬寒饶有兴致地等待着夏小猛的回答。

虽然夏小猛地位高,有的是钱,但在电影这方面,他王冬寒才是专家。

“没错,我也要参与这场对赌,但是,我的对赌内容,就和熏衣的赌约完全不同。如果有想法的,都可以参与这场赌约中来。”夏小猛道:“我的赌约是,我的这部电影,票房最终会在三十亿以上,如果没有超过,我出三十亿资金赔偿给大家;相反,如果没有超过,那我的条件是,你们息影两年,好好反思如何拍出一部好的电影!”

哗!

夏小猛的这个赌约开出来后,所有的人,脸色都起了巨大的变化。

“夏总,你这个赌约对于不同的导演而言,似乎并不怎么公平啊……”作为烂片之王,但是名气很大的陶春树而言,他觉得有必要修改一下赌约的内容。

陶春树道:“就比如说,我息影两年的代价,和普通讨厌息影两年的代价是一样的吗?”

言下之意,是他要获得大头的赔偿。

夏小猛一笑:“陶导演说的不错,按照导演的名气和级别,还有参与赌约的人数,我会给出一个百分比。如果我输了的话,我会按照这个百分比赔钱。”

“这就好。”陶春树立刻道:“如果夏总能保证不会自己买票房的话,那这个赌约我答应了。”

所谓买票房,就是资方为了刷数据,造成非常火热的现象,资方就出一大笔钱,直接买一些根本没有人观看的零点场,造成满场的假象。

还有一种是偷票房,把别的电影的票房偷过来,变成自己的票房,这在现实中也是普遍存在。

听到陶春树这样的说话,夏小猛的脸色顿时就不太好看了。

脸色凛然,夏小猛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十分严肃,甚至有些冷酷道:“陶导演,你这是在怀疑我夏小猛的人品?!”

夏小猛在华夏的口碑一向不错,自然不容陶春树这样的人随便贬低污蔑。

陶春树嘻嘻道:“也是以防万一嘛,毕竟平时也不是没有这种事情发生。”

夏小猛脸色这才稍微好看了一些,道:“我保证,不会刷票房,也不会偷票房,我敢这么说,当然是要正大光明地和你们订立这个赌约。而且不过区区三十亿,我夏小猛还输得起!”

“夏总不要动怒,我们相信就是了。”现场的诸多大导演都跃跃欲试。

三十个亿,这得够他们奋斗辛苦好几年了。

甚至可能需要他们奋斗十年!

至于一些不是很出名的导演,那就要奋斗几乎是一生了!

夏小猛的赌约出来,再加上有了口头上的保证,大家随即就表示愿意订立这个赌约。

唰唰唰!

不一会儿,赌约上的签名,就多达二十多个,而陶春树和王冬寒两人,也都在这个赌约上签名。

三十个亿,以陶春树和王冬寒两个人的名气,在这赌约赔偿中的占比,绝对不少。要是夏小猛输了的话,保守估计,两个人至少能够拿到八个亿左右,那就是每人到手四亿!

陶春树和王冬寒都挺激动。

在他们看来,这笔钱是不要白不要。

一个网剧导演导演的电影,再加上一群没什么名气的新人,而且还是不怎么热门的仙侠电影,这些加起来,无论怎么看,这部电影的票房,都很难超过五个亿。

要说唯一的加分项,那就是夏小猛本人的财力和人脉,说不定能够让影院方面,多增加一些排片量。

但是影院也是要赚钱的。

要是电影没什么人看,影院就算给再多的排片,也不可能有太多的票房。

导演们已经摩拳擦掌,等待着宰杀肥羊,收割一大笔资金。

慕熏衣也和三个导演签订单独的协议,以二十亿票房为限,超过了则慕熏衣分别赚取三个人一亿,没有超过,则慕熏衣赔偿三个人分别一个亿。

把这个赌约弄完,这场晚宴反而已经不是什么重点。

大家吃吃喝喝。

现场也有人表演一些节目。

夏小猛注意到,有一个女孩站在大导演陶春树旁边,战战兢兢,似乎是很害怕的模样。

而陶春树则是紧紧抓着女孩的手,在女孩身上揩油水。

慕熏衣对这样的现象有些看不过去,冲着夏小猛道:“夏总,你不准备做点什么吗?”

午夜喧哗

午夜喧哗第二集

第215章 赌局开始

小国舅爷的这句话刚刚说出口,所有人的眼睛都齐刷刷的看着他。

大家心里惊叹,小国舅爷说的这句话很明显就是对这个‘美颜坊’的老板有意思。

暗处的夜四,怒瞪着小国舅爷,他们家王妃的主意这小子也敢打,简直是活腻了。

花心宝气的站出来怒道:“穆子熔你这个不要脸的,敢打我表妹主意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撕了你。”

小国舅爷穆子熔根本就不将花心宝当回事儿:“本本小国舅看你是还想进入衙门待几天。”

花心宝一听这个,更是气的要杀人指着穆子熔道:“还不都是你这个卑鄙小人蛋陷害的,穆子熔我跟你没完。”

躲在人群中的上官飞羽,见夜墨泽要出去,一下子赶紧拽住他:“你干什么?”

夜墨泽一脸的难看:“那小子想要撬我王叔墙角,看老子不打死他。”

上官飞羽叹口气,怪不得幽王表兄让自己一定要看住他,这小子太容易冲动了。

“你如果想给我的小表嫂你的小王婶找麻烦,你大可以出去。”

听到这个,夜墨泽不再闹了,莫天星可是千叮咛万嘱咐不让他们出现,不想跟皇家粘上啥关系。

这边的莫天星冷冷一笑,看向小国舅爷:“好我答应你的条件,不过若是你输了该当如何?”

小国舅爷手里的折扇子啪一声打开,十分自信道:“本国舅爷从来不会输。”

莫天星看着这个自大自恋的家伙,带着一些嘲讽:“话不要说得太满,小国舅爷又不是没有输过。”

小国舅爷,明显被莫天星的这句话给噎住,现在想想似乎在莫天星这个小丫头手里,他没有赢过。

一想到这里更加的懊恼道:“你别得意的太早今天本小国舅爷就让你输的一败涂地。”

不过想想这个小丫头等会儿会栽在他手里,甚至成为他的人任他摆布心里就开心。

“少废话你就说吧你输了该当如何?”莫天星关心的只是这个话题。

小国舅爷想了片刻,然后看向莫天星坚决道:“本小国舅爷输了就任凭你处置,这样你满意了吧。”

莫天星点点头不过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还行吧虽然我对你没啥兴趣,不过给我做个小弟跟班啥的勉强够格。”

小国舅爷差点吐血,如果他真的输了这个小丫头不应该趁机让他娶她为妻吗?

该死的,跟班,小弟,还勉强够格这是什么鬼啊?

莫天星无视小国舅爷的表情变化,看向大家伙儿道:“你们可都听见了小国舅爷说的话,今天小女子就让大家帮我做个见证。”

众人纷纷点头,他们就算不想当见证也不行啊,毕竟人都在这里站着呢。

老鸨子有点担心的看向小国舅爷:“爷,这赌注太大了,要不还是算了。”

小国舅爷狠狠瞪了那老鸨子一眼:“滚一边去,你是觉得本小国舅爷还会输啦?”

那老鸨则被小国舅爷这么一吼,瞬间退到一边不敢再出声。

接着小国舅爷对着跟他而来的随说了几句话,随从明白就去找人。

没一会儿功夫,那随从再次回来,身边带了六七个面容有残的男女。

众人一看这架势,统统倒吸一口气,看来小国舅爷是认真的。

这些人脸都残疾成这样哪里还能救的回来,这次‘美颜坊’的老板莫天星要遭殃了。

莫天星丝毫不在意,看着走过来不自信低着头不敢见人的七人。

小国舅爷再次开口:“如果你能让他们七人的脸,好到有很明显的变化,那我就认输。”

莫天星抬头看向他道:“可以,但有句话我要先说在头里,我之前就说了会有很明显的效果,倒不会当时就如拨了壳的鸡蛋,无论什么都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对吧。”

小国舅爷上前看向莫天星的眼睛:“行了你之前说的话我们都听到了,没有让你现在就把她们的皮肤变得如玉一样光滑白嫩,不是说了吗有很明显的效果我们大家会看着的。”

莫天星狠狠给了他一个白眼:“既然你那么想当众出丑,那我现在就成全你吧。”

说完这句话就看像那黑面妇人:“你的脸生来就这么黑吗?”

那妇人抬头看了一眼莫天星有点儿不好意思道:“小妇人并不是生来就这么黑,只是后来不知道怎么滴越长越黑。”

莫天星扑哧一笑:“你体内的黑色素沉淀超过了白色素,所以越来越黑。”

那妇人一听充满希冀的眼睛看着莫天星:“你真的有办法让我变白吗?”

莫天星毫不犹豫的点头:“当然,只要你用我们店里的产品,保证你白里透红与众不同。”

外面众人哈哈哈的都忍不住笑出声来,有人起哄道:“就他这个黑炭脸还能白里透红与众不同,真是笑死我了哈哈……”

莫天星不搭理那些取笑的人反而看向莫天月:“姐姐,给她服用美白胶囊,然后用白芙泥面膜敷面,再用白蒸洗面,最后再用美白霜。”

莫天月点点头带着那黑脸妇人就走进店内,然后交代给培养的小姑娘来做。

外面众人都被莫天星的那些话给镇住了,白芙泥,还有那白蒸洗面,还有面膜,美白霜是个什么东西,他们都不知道,没听说过更没见过。

小国舅爷也有那片刻的怔愣,不过很快他就恢复精神,觉得莫天星是故弄玄虚。

于是冷冷轻哼一声,不屑一顾道:“故作镇定,故弄玄虚,说那么多有啥用,我们看的是效果。”

小国舅爷这句话一说出口,众人纷纷跟着点头,的确,大家看的是效果说的天花乱坠没用。

莫天星根本就不搭理他,去看向第二个男人。

年轻男子同样低着头,一点都不自信更不敢去看漂亮精致的莫天星。

仿佛看这个美丽的姑娘一眼,自己那张丑陋的脸,都会玷污这位姑娘如月亮一般好看的星眸。

莫天星倒是不在意,看着他道:“你抬起头来让我看看你脸上的疤痕。”

午夜喧哗

午夜喧哗第三集

“哎,怜希,你是不是交男朋友了?每天下课了就往外跑啊?”张霞见到凤怜希又开始快速收拾起东西来,好奇的问道。

凤怜希动作一僵,神情薇薇一怔,随后笑道:“哪有,我是有点事情,别乱说。”

时间过了没多久,再次听到男朋友几个字,她蓦地想起了凌天奇,眼眶不由得一酸,感觉像是上辈子发生的事情了一样。

“是吗?有什么事啊?每天走的这么早?”张霞探究看着她。

凤怜希手上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对她包含歉意的笑了笑,依然没有说。

张霞不甘心还想问,高雯雯朝她使了个眼色,她才消停。

“那好吧,等你事情忙完了回来记得跟我们一起吃饭啊。”高雯雯打着圆场说道。

“谢谢啊,等我忙完了再请你们吃饭。”说完,凤怜希快步的冲出了教室。

“为什么不让我问啊?她都一个星期没在寝室了,那边要是问起来,怎么回答?”凤怜希离开后,张霞不满的抱怨着。

高雯雯白了她一眼,“你没看到刚才凤怜希的表情,明显不会说的,你再问下去除了自己尴尬,没有半点用处。”

“那就这样不管了?万一要是出事怎么办?”可是有人给好处给她们的,如果惹怒了那边就麻烦了。

“不会的,经这件事跟那边说一下,让她们自己去跟。”高雯雯无所谓的说道。

张霞一想,也是,她们只是答应的寝室和学校里面跟着她,出了学校跟他们没关系了。

凤怜希到了李玉华租的房子,心里依然觉得很是对不起高雯雯和张霞。

虽然两人有着各种各样的小毛病,可是毕竟是她仅有的两个朋友,今天的事情明显惹她们不高兴了。

等到妈妈这边彻底安顿好了,她就跟她们说。

她心里这样想着。

脸上扬起笑脸,敲响了房门。

“妈,我回来了。”这一个星期,每天下课之后会李玉华这里吃饭,跟她收拾碗筷,看电视辅导小炎做作业,这样的日子让从没有体会过家庭生活的凤怜希无比的憧憬。

每天回去的时候都跟自己说,明天不能来了,可是下了课还是忍不住的又跑了来。

敲了一会儿门,都没有人来开门。

凤怜希狐疑的想着,难道李玉华今天下班比较晚?从备用钥匙的地方拿出一根钥匙打开房门,刚刚走了进去就看到让她张大了眼睛,无法忍受的一面。

李玉华不是不在家,而是被人压在沙发里痛打,嘴巴上被厚厚的毛巾捂着,难怪叫不出来。

“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我报警了。”对方有三个大男人,凤怜希自己不敢上前,站在门口拿着手机威胁道。

三个男人一脸横肉,身上气息彪悍,一看就不好惹。

见到凤怜希,一个带头一般的男人,下巴处有着一道刀疤,看起来无比彪悍。

“这就是你女儿啊?赶紧还钱啊,不然下次就不是这么轻易就算了的。”刀疤脸轻蔑的拍了拍李玉华的脸,带着人转身离开。

“等等,你们到底是谁?随便到别人家里打砸就没个说法吗?”凤怜希忍着害怕梗着脖子喊道。

刀疤脸和手下都笑了,看凤怜希像是在看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其中一个男人的眼神中还带着一丝的淫邪。

“这个小姑娘漂亮,大哥,如果我有钱,这个小姑娘让我玩几天,我就帮她还债了。”

“好在你没钱,不然你得祸害多少人?”刀疤脸没好气的骂道,看了凤怜希一眼,没有搭理她的话,径直走了。

这次,凤怜希还想叫,李玉华连忙拉住她,不让她乱来了。

“怜希,你疯了吗?跟他们哪里是能讲理的?”李玉华脸上青青紫紫的无比狼狈,看来那群人并没有因为李玉华是个女人就手下留情。

“妈,你这是怎么了?他们是什么人啊?”凤怜希小心搀扶着她,一边询问道。

刚才他们的话,凤怜希也大概听到了一些,只是暂时没有询问。

李玉华无奈苦笑一声,脸上满是沧桑。

“他们是追债的,连本带利我欠了他们五百万,没有这笔钱他们不会轻易放过我的。”

虽然在刚才听到他们的话就有了猜测,只是凤怜希也没有想到李玉华居然能欠下五百万这么多,不由得惊呼出声。

“五百万?”

李玉华连忙抓住她的手,解释道:“其实不是的,我只借了他们两百万,可是他们说我一直没有还钱,时间拖得久了,就变成了五百万了。”

凤怜希无语的摇头,“这不是时间的问题,而是,妈你为什么要借这么多钱啊?”

五百万啊,当初小炎生病都没有花这么多钱呢!当初她记得很清楚,因为是叶墨深帮忙的,她一直记着希望以后有机会还人情的。

前前后后的各种医疗费用加上他们的在附近的吃住也才不到一百万,如果当初有这么多欠债,他们根本不敢到医院治病,没理由病治好了反倒是多了五百万的欠债啊。

李玉华目光闪烁,支支吾吾的说着,“是……是开店……亏了。”

“开店亏了?开的什么店啊?为什么会亏啊?”凤怜希觉得很不可思议,她记得上次李玉华来的时候,说过,他们只是在老家做点小生意,一年就赚个七八万的勉强生活,所以遇到小炎的病才会那么的束手无措。

一年赚七八万的小生意,需要有两百万的开店本钱?

还是借的两百万,不知道他们自己又拿了多少,这……太离谱了。

李玉华一脸为难,感觉有些难以启齿,可是凤怜希目光灼灼的看着她,想到后面还要她帮忙的,只能是说了。

原来李玉华和丈夫在回老家之后,儿子的病虽然好了,可是对儿子病情束手无措的尴尬和无能为力刺激到了丈夫,再想到凤怜希居然随便就能然人伸把手就能解决他们眼中天大的事情,不由得觉得这个人是个大人物。

为了让凤怜希以后能配的上他,不让别人嘲笑凤怜希的娘家人一穷二白,于是他们就开始钻营做生意了。

因为他们去了南城,将儿子给治好了带回来,大家都知道他们在南城有亲戚能量很大,于是他们也能借到高利贷,一头热的冲进了商场,弄了个大型的旗舰店买衣服。

可是他们哪里做过商场这样的大生意,各种人情往来,商场的潜规则一无所知,没开几个月电子就入不敷出了,钱全都是借的,最好一个月员工的工资都没有发。

丈夫跟人因为货款的事情进了公安局,她就马上带着儿子上了南城来了。

听完之后,凤怜希一脸的讥诮,目光悲凉看着她。

“所以,妈,你来南城就是为了让我给你还钱的是吗?”

李玉华连忙抓住她的手,一脸哀求的说道:“怜希啊,妈妈知道妈妈不好,可是我也不想的,我们都是为了你才这样的,你不能看着妈妈被他们杀死啊,妈妈要是死了你弟弟怎么办?”

她像是抓住一根救命的稻草一样,死死的拽住凤怜希的手,一边说着一边流泪。

凤怜希心中无比的悲凉,用力甩开她的手。

“你哪里是为了我,你是自己没有办法了才来找我,五百万啊,你以为我是谁?我去哪给你弄五百万啊?”她前面的二十年孤苦无依,好不容易在这个时候重新遇上李玉华,以为自己能够享受一点家庭的温暖了,可是谁知道,只有一个星期。

这一个星期的温暖假象,需要的是她背负上五百万的债务。

凤怜希气的浑身无力,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如此的命苦。

“怜希啊,妈妈对不起你,妈妈没用,可是你不能不管妈妈啊,如果我们不在半个月后把钱换给他们,他们会要我的命的,你真的忍心看着妈妈去死吗?”李玉华看到凤怜希是真的伤心了,担心她甩手不管,拽着她的手怎么都不放,苦苦哀求道。

凤怜希目光呆滞,有种不知身在何处的茫然感。

“怜希,怜希,你怎么了?”

忽然,手臂传来了尖锐的刺痛感,将她惊醒过来。

她第一反应看向自己的手臂,那里一小块紫青的印子,刚才应该就是因为这个她才被痛醒的的吧?

下手也是够狠的啊!凤怜希淡淡的看了她一眼。

李玉华心虚的缩了缩脖子,随后着急的质问她,“你想到办法了没有啊,只有半个月时间,他们就要来要钱了。”

“我能想什么办法?别说五百万,我连五万都没有,怎么还钱?”凤怜希心里无比的冰凉,现在她算是看清楚了,在李玉华的眼中,她这个女儿唯一的作用就是帮她收拾残局的,各种处理不了的事情找上门来,她就有义务帮她解决。

她有心不理的,可是一想,真的不理会的话,那些高利贷的人可是不会轻易善罢甘休的,这样一想,她觉得脑子都要炸了。

“那个叶先生啊,他不是对你很有好感的吗?让他帮忙,就当是……就当是给你的聘礼了,以后你跟他在一起我什么都不要了还不行吗?”李玉华脱口而出说道。

凤怜希震惊的看着她,不敢置信自己在她的眼中居然就这样被舍弃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