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欲

偷欲
  • 主演:Laurent,Abry
  • 导演:Roy,Stuart
  • 地区:法国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国语发音
  • 年份:1999
一个叫钕孩正在舞蹈训练班练习,老师古斯达沃是个同行恋,祂宣布除了基乌丽亚因为年龄太小外,其祂人丅周都要去罗马参观。因为父亲就是罗马人,基乌丽亚非常渴求同行。在求助母亲和同居钕友失败外,使出了杀手锏勾搭老师的同居情人艾里克。这天,基乌丽亚来到舞蹈老师的家里,当着老师的面与艾里克调情。当然最后基乌丽亚达到了目的。

偷欲第一集

听着林宇波澜不惊的语气,许薇瞠目结舌,哑口无言。

那可是风家,赤竹帮三大创始家族之一。

而赤竹帮可是盘踞海内外的巨型黑-道势力!

如此家族,似乎还入不了林宇的法眼?

这一刻,许薇对于林宇的狂妄再度有了一个新的认知。

……

大厅外,几辆喷涂着S·W·A·T字样的军绿色皮卡将周围的路口围堵。

全副武装的w警,面无表情地盯着门口方向。

林宇刚走下台阶,一名穿着制服的男子迎面走来。

他先打了个敬礼,板着脸,用一副冷冰冰的口吻说道:“您好,下面传达部里的最新命令,您现在必须跟我们回去,面见领导,说明情况。”

说到这儿,他微微一顿,加重了语气:“请您配合命令!”

闻言,林宇眉毛一挑,轻声笑道:“如果我不配合呢?”

“这恐怕由不得你!”

制服男子冷哼一声,抬手指了指身后那群全副武装的同伴。

威胁的意思,不言自明。

“呵呵,想用强制手段,那也得看看你们有没有那个本事。”

林宇双眼眯起,眼缝中闪烁出缕缕寒光。

外来的威胁,对他而言,是不可容忍的挑衅。

黑狱龙王不愿意去做的事情。

天王老子来了也强迫不了!

即便是面对着十面埋伏的局面,林宇也不会做出丝毫的示弱。

对面的制服男子,见林宇铁了心不配合,眼中顿时闪过一缕犹豫之色。

他接到的命令是:请林宇到部里说明情况。

要知道,部里直接下达的命令,向来是措辞语气很强硬的。

可这次却少有的用了“请”这个字。

如果采取强制措施,在行动过程中造成目标的伤亡,责任恐怕不是他所能承担起的。

更何况,在林宇的身上,还有安全部门这一层保护。

在国内,没有任何一个部门有胆量挑衅安全部门。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和安全部门作对,几乎等同于叛国者。

一旦被扣上叛国者的帽子,无论身居何职,都无法保全自己。

但假如不采取果断措施,他们也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林宇从容离开。

一时间,这名制服男子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他可以命令身后的同伴采取强制措施,可是后果,却无法预料。

眼看着林宇一步步地朝外面走去,制服男子咬了咬牙,眼中闪过一抹坚毅的神色。

他猛地跨到林宇身前,伸手将人拦住,低声喝道:“林先生,请您不要让我们为难,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我们有权动用一切手段。”

“哦,那你们可以试试。”

林宇眉头皱起,像是一头蓄力爆发的猛兽,散发出令人心悸的气息。

与此同时,周围也响起一阵拉动保险的声音。

一支支上了膛的武器,齐刷刷瞄准了林宇,食指勾着扳机,随时都有可能爆发冲突。

就在剑拔弩张之际,忽然,一辆军绿色的越野车,疾驰而来。

车子停在包围圈外,车门打开,安全部门的许队长急匆匆地跳了出来。

“都住手,林先生,住手!”

他挥舞着右手,冲着众人大喊一声。

随即,车里又跳下一名中年人,穿着一身制服,步伐矫健,气度威严。

周围的w警们纷纷让开一条通道,打着敬礼:“参mou长!”

“听我的命令,立正。”

一声令下。

啪啪……

响起一阵并腿的声音。

那些w警收起武器,站直了身子。

“稍息!”

“现在上车,返回部里。”

中年人大手一挥,w警们保持队列,有条不紊地跳上了军用卡车。

这时,匆匆赶来的许队长也跑到了林宇跟前。

“林先生,你怎么搞出这么大的动静。”

他气冲冲地质问道。

也不怪他生气埋怨,今天刚把安全部门的证件和聘书交给林宇,当晚就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

若非部里门打电话给安全部门查询林宇的身份,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许队长,我就是想试试,你们安全部门的名头,到底好不好使。”

林宇从兜里掏出那本证件,戏谑地晃了晃。

“林先生,那你现在有答案了吗?”

许队长脸色一沉,声音里带着一缕压抑的怒气。

刚才林宇说起安全部门时,那轻佻的口吻,让他心里很不舒服。

从成为安全部门中一员的那天起。

他就将安全部门的荣誉,看的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

因此,他不允许任何人,玷污安全部门的荣誉。

哪怕一丝一毫都不行。

“呵呵,还算过得去吧,安全部门的名头挺能唬人的。”

面对许队长的质问,林宇笑呵呵地回答道,一副浑不在意的样子。

许队长气的脸色铁青,深吸了一口气,才勉强压抑住心头的不满。

他阴着脸,沉声说道:“林先生……”

话没说完,就被骤然打断。

“林先生?按照你们的规定,你现在应该怎么称呼我?”

说话时,林宇绷着脸,双手背在身后,语气带着几分严厉。

许队长愣了一会儿,才不情不愿地喊了一声:“林教官!”

听到林教官三个字,林宇轻轻点了点头,笑眯眯地说:“这就对了嘛,就算是在外面,也不能不守纪律。”

“许队长,你也不是刚进咱部门的菜鸟了,应该有这个觉悟的嘛。”

他摆出一副好为人师的态度,居然语重心长地教训起了对方。

这一席话,把许队长气的差点没背过气去。

好嘛,还没正式任职呢,就端起了架子。

听听那傲娇的语气,还真把自己当成教官了。

“林教官,局长有令,让您跟我去部里一趟,阐明详情。”

许队长瓮声瓮气地说道,一脸的不爽。

被比自己年龄还小的人训斥了一顿,搁谁身上都不会高兴。

“局长?哪个局长,是总部的局长,还是东海分部的局长?”

林宇饶有意味地问道,狭促的语气,让人忍不住往他脸上来几拳。

“是分部的局长。”

为了避免林宇抗拒命令,他特意多说了一句。

“你放心,局长也会去部里,他会把你安全接出来,这个绝对不用担心。”

意思很明白,林宇就是跟他们走一趟而已。

把情况说明白了,局长就会把他接出来。

不会有什么意外。

听了这话,林宇嘴角抿起。

他的脸上露出不以为然的傲琚之色。

“担心?我如果要走,谁能拦住我?我如果去了,又有谁能困住我?”

语气桀骜嚣张,浑然没把部里放在眼中。

好似天下之大,他只身一人,便可肆意纵横。

对面的许队长暗暗腹诽,刚才若不是自己来得及时,这家伙早被乱枪打成筛子了。

现在居然还敢口出狂言,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

部里,接待室。

林宇懒洋洋地坐在椅子上,翻来覆去地摆弄着手指甲,一副悠哉乐哉的样子。

那名中年参mou长就坐在对面,脸色阴沉似水。

“林教官,请您回答我刚才的问题,你到底有没有实实在在的证据,证明黄博队长和枭首有勾结?”

声音低沉有力,蕴含着一缕压抑而*的怒火。

“你这是在审问我吗?审问安全部门的特工教官?你有这个权利吗?”

林宇慢悠悠地反问道,嘴角轻抿,挑衅张扬。

“我是在想你询问事实情况,不是审问。”

参mou长声音发冷,眉头拧成疙瘩。

“那好,我就说说你们那位黄队长做过的事情,他联合恶势力头目,对一名安全部门人员实施抓捕行动,你怎么解释?”

“楚东南勾结枭首,证据确凿,姓风的老头扬言为这种人报仇,而黄队长参与其中,你又怎么解释?”

说到这儿,林宇轻笑一声:“我倒想问问你,黄队长的行动是上面谁批准的?他这种勾结恶势力的家伙,又是谁把他提拔到队长的职位?”

接着,他语气一转,咄咄逼人地警告道:“如果部里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我有理由相信,黄队长的事情绝对不是个例,在你们部里,潜藏着一群与恶势力勾结的蛀虫,甚至有可能出卖了国家机密。”

林宇此时彻底进入了安全部门教官的角色。

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顶大帽子盖了过去。

帽子上硕大的三个字,让这帽子沉重无比——

偷欲

偷欲第二集

冷彤是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事情突然变成了这样。

她只是吸入了一些异香,然后神志不清楚,再醒过来的时候,就是眼前的情况。

正在疑惑的时候,宁伯涛已经冷笑着开口道:“你还在装?!看看你这衣衫不整的样子,你们三更半夜干了什么,以为我们不知道吗?真是不知廉耻!今天幸亏是我在,才发现了你们的目的,不然的话……”

话没说完,他回头,看向门外已经目瞪口呆的宁夫人,嗤笑了一下:“看到了吗?这就是你的好儿媳妇!!呵,这就是你在宁邪死后给他娶的媳妇儿!我一直都在纳闷,宁邪明明是喜欢她的,两个人也明明都提了订婚的事情了,可是怎么突然间宁邪就要调走了,而且从此以后对婚事绝口不提!现在想想,肯定是发现了他们两个的目的!宁邪为了不伤和气,才会调走的,可是没有想到刚刚执行任务,就死在了外面!”

他说完这句话,指着冷彤怒骂道:“所以,都是你!如果没有你,就不会有宁邪的悲剧!而现在,你竟然还给宁邪戴绿帽子!!简直是太可恶了!!”

冷彤后退了一步,摇了摇头。

她猛地看向了宁夫人,开口道:“妈,不是这样的,我……”

“你不要喊我妈!”宁夫人身体颤抖着,整个人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她指着冷彤,不敢置信的看着她,尤其是看到冷彤身上的睡衣,因为争执间掉到了胳膊上。

她更加气愤!

她以为,冷彤欺骗了她。

毕竟面前的这一切,太暧昧,太直接!!

给她造成的视觉冲击,太强悍,导致她猛地就冲到了冷彤的面前,“冷彤,宁邪对你那么好,你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

“我们家从来没有要求你嫁给宁邪!是你自己主动了,如今你为什么又要背叛他!!你既然喜欢这个男人,为什么不跟他在一起!你知不知道,你已经跟宁邪结婚了!你们领证了!!你这样做,你对得起宁邪吗?呜呜呜,我可怜的宁邪……”

宁夫人蹲在地上,哭的格外的可怜。

冷彤看着她。

她绷住了下巴。

突然间就笑了。

她总算是明白了,宁伯涛为什么突然会请了宁叔公来,原来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

那所谓的要给浩浩上族谱,只是一个幌子。

他们真正的目的,还是她,她的孩子……

宁伯涛大喊道:“宁叔公,你快点来看看,你一定要给我们宁邪做主啊!这样的女人,应该怎么办!”

伴随着这句话的落下,宁叔公走了进来。

他的视线,落在了冷彤和韩右厉的身上,半响后,他才开口道:“冷彤,这是怎么回事儿?”

怎么回事儿?

冷彤咬住了嘴唇,两只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警惕的看着面前的这一群人,冷静的开口道:“我没有,我是被污蔑的,我房间里有异香,宁叔公,今天这么多人住在家里,我就算真的跟二哥有染,也不会选择在今晚见面,这么简单的道理,您应该懂……”

偷欲

偷欲第三集

她慢悠悠拿起那个专门用来挖眼睛的筒形刀,放置在自己眼睛上面,东瞧瞧,西看看,最后定格在红先生的脸上,问道:“这个好像是挖眼睛的?‘噗’的一下眼珠子就滚出来了,一定很好玩!”

漫不经心的语气,像极了邻里见面随便的一句闲话家常。

二十多岁的女孩,正是从青涩过度到成熟的当间儿,即有少女的天真,又有熟女的风情,算不得多漂亮,年轻就是她最好的化妆品。

可就是这样一张可以让人心情愉悦的笑脸却让红先生如同是见了鬼一般。

现在,这张笑脸正透过那筒形刀与红先生对视,像是用单筒望远镜在瞭望敌情。

她自己不会知道,再美丽的眼睛,出现在一个圆筒里面还骨碌碌转着是很惊悚的。

看着红先生抖若筛糠,脸色无比苍白,林夕问:“你,很害怕?”

初辞被你这样绑着的时候,也很害怕的。

而且,你可知你这个禽兽不如的牲口曾经将这房间里的器具一件不落的用在一个可怜的小姑娘身上?

即便是在这一刻,倘若来的人不是林夕,那么这世间就会再出现一个被折磨很久悲惨死去的姑娘。

原来,已经虐杀两个人的你,当虐与被虐的位置发生对调,竟然也是知道害怕的吗?

林夕将一边准备好的安非他命缓缓注射进男人的身体,红先生终于开始崩溃,不停抽搐着身体,一个大男人,眼泪却比影视剧里最哀伤的女性哭得都凄惨。

其实每个人的心里,都关押着一只想毁天灭地的魔鬼,每个人的一生,起码要有一次想要杀死某人的冲动,管得住的是人,将之驱出的是神,管不住还要想办法纵容的,是畜生。

所以对于一个管不住自己的畜生,我们没必要客气。

惩恶既是扬善。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是我的临别赠言,你带着上路吧。”

管杀不管抬,包死不包埋。

想想自己录制的内容已经足够劲爆,林夕给了尚在苟延残喘的红先生一个血淋淋的特写,她没办法像剧情中一样折磨这个畜生足够两天,林夕没有那么宽裕的时间。

育德女教班可不像那些普通补习班那么简单,而是许多怀着各种目的的人组成了一个利益共同体。

只要看那些学员被精细的分成三六九等,人尽其才物尽其用,两个学员莫名奇妙失踪也一点水花都没有翻起就可知,隐藏于背后的力量有多强大和复杂。

育德女教班之所以拥有那么好的口碑,学费贵到飞起,依然大把的人趋之若鹜那是因为他们自开办以来,每期都有针对贫困生为期一个月的免费夏令营国学教程。

是真正的免费,包食宿的那种。

实际上呢?

却是有很多公司、企业单位和个人为那些贫困孩子提供或多或少的赞助。

募捐善款的人里,就有红先生一个。

他们还搞了恢复古文化的花朝节、乞巧节,举办汉服盛宴,已然成了保护、传承汉文化的领航者了。

这些人为了各自不同的目的共同撑起一张盘根错节的关系网。

所以林夕就算把这所学校炸了,照样会有培德女教班、品德女教班等等各种女教班重新开办。

而且说不定那些掌控舆论的人还会颠倒黑白,让初辞变成阻碍古文化兴起的罪人,甚至变成整个民族的罪人。

扯虎皮拉大旗,这就是很多挂羊头卖狗肉的宗教以及这种打着冠冕堂皇口号的机构令人头疼的地方。

要让育德女教班的一切大白于天下,仅仅靠她的一己之力,是远远不够的。

因而林夕暂时还不想太过打草惊蛇。

达到自己的目的,见好就收。

等到林夕从地下教室悄无声息潜进校长办公室,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之后,发现雪雪已经搅得整个学校鸡飞狗跳。

嗯……

是真正的鸡飞狗跳。

林夕不知道的是,这个晚上之后,学校闹鬼的说法不胫而走。

那个穿着校服、行动诡异、据说名叫初辞的人实在太吓人了。

听说学校出动全部白加黑以及十多条凶恶的大型獒犬都没能抓住她。

很多人都绝对不相信那个人就是初辞,虽然牛甜甜一再声称那就是初辞,想要跟踪自己一起去上核心课,结果却跟丢了。

有人则反驳,不可能。

那个黑影她起来去厕所时远远见到过,跑的叫一个快,她只感觉眼前一花,这家伙就呼啸而去了,感觉这速度波音747都望尘莫及。

这位学员压低了声音说,真的不是人,人绝对跑不了那么快。

李多看着自己身边空荡荡的座位,初辞昨天晚上就没有回寝室,她是真的走了吗?

初辞之前那些叮嘱的话言犹在耳。

不要接近牛甜甜,不要单独跟她出去,时刻保持跟大家呆在一起,还有一句最重要的话是:等我!

那样事事都成竹在胸、永远不急不慌的初辞;明明比自己没大多少感觉却像什么都尽在掌握的初辞;如同是自己相识多年的姐姐一样的初辞,就这么突然消失了。

虽然后来初辞因为某种原因刻意疏远自己,可是李多在她偶尔望过来的眼神里一直能感觉到关切,疏远是假的,李多性格粗枝大叶,可不代表内心反应也迟钝。

一定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

初辞,你可一定要好好的啊!

林夕已经顺利回到家里。

累啊。

踩了半宿自行车才到了县城,林夕暗自庆幸,亏得当初跟阿梨买了【灵之戒】,空间足够大,不然走路到县城,她现在这小身板还不得废了。

这个县城不通铁路,晚上八点班车就已经全都没有了,林夕害怕自己打车会被那些神通广大的人查到,于是随便找个不需要身份证的小旅店等了两个多小时到天亮,然后才坐班车回到了家里。

父母见了她不由得吓了一跳,不是说去什么学习班,起码要两个月才能联系?

怎么提前半个来月就跑回来了?

林夕其实已经累成了狗,只说了声“我先睡会”就跑回自己的房间。

将偷拍到的东西争分夺秒传一份给常天明,一定要抢在对方找到她之前,让常天明自投罗网。

前男友,开足马力去作死吧,我看好你!

PS:情人节快乐,亲爱的们!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