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派6兄弟会

美国派6兄弟会
  • 主演:杰克·怀特,斯蒂夫·泰利,克里斯托弗·麦克唐纳
  • 导演:安东尼·威勒
  • 地区:欧美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06
Erik,Ryan和Cooze三个新生进入大学后,申请的第一个社团就是Beta兄弟会。在传奇的Stifler家族的Dwight率领丅,这个社团在学校风光无限,派对和美眉占尽了眼球。学校新成立的怪胎联谊会;GEKrdquo;将Beta视为毒瘤,GEK是由一帮只会读书挣钱搞实验、智商天才情商为负的侽生组成,首领是权力狂人Edgar。GEK为了铲除Beta兄弟会,双方决定进行一场直接对抗赛,按照古老赛制,联谊会中输的一方将被关闭40年!Eriknbsp;等人在Beta享受到欢乐的大学时间,认识了新的马子,怎能容许被破坏,一群小子义无反顾的加入Dwight决心将怪胎拉丅马

美国派6兄弟会第一集

……

“公主殿下,您也不必太过担心。”

老神仆沃特看出乌雅安歌的担忧,于是话锋一转,劝慰道,“只要您能带领我们取得这次地狱大会的优胜,重振我们魔蝎大帝的雄风,必定能震慑另外两方魔神势力。”

“到时候另外那方魔神势力,必定不敢轻举妄动,我们黑暗魔域与您所牵挂的地球,都将迎来长达百年的喘息之机。只要有了这段休整的时间,我们黑暗魔域与您所牵挂的地球,必定能安然度过这次危机。”

说话间,老神仆沃特金芒闪闪的双眸,看了看正在努力下定决定的乌雅安歌,再次补充鼓励道:“公主殿下,如今魔神殿下只能依靠您了,不过您可以放心,魔神殿下已经对您许下承诺,只要能安然度过此次地狱大会,他必定会看在您的份上,愿意与地球超联结盟,并且出兵帮助地球度过接下来的深渊危机。”

老神仆态度恭敬又诚恳,犹如一位上了年纪的师长,正在耐心引导他的晚辈。

乌雅安歌不知道是听了他的劝慰,还是已经想明白了其中的厉害关系,在沉吟了少许时间之后,深深的呼出口气,眼神也逐渐坚定了起来。

“神仆前辈,我明白,我一定不会辜负你们的期望。”乌雅安歌淡淡的答道,但神情之间却充满了决绝之色。

她明白,成为魔神之女,代表父亲魔蝎大帝参加地狱大会,并且必须要在这次大会上力挽狂澜,重振老魔神的雄风,都是她无法逃避的宿命。

想来当初突然冒出了一个魔神父亲,不仅把她吓了一跳,更令她难以置信,也难以接受。

但与她接触的老神仆,仅仅只是一个分身,却展露出了令她难以置信的强大气息。

那是一种与地球生物完全不在一个层面的高位者气息,那种强悍到可怕的压迫力,与地球生物比起来,就好似猛虎与幼兽之间的差距。

如此本质上的差别,令乌雅安歌明白了还在起步阶段的地球,与宇宙中其他战斗种族之间,到底存在了多大的差距。至少在战斗能力上,崇尚和平的地球世界,绝对落后了地狱,以及深渊势力一大截。

随后,她又见到了那位突然找来的父亲投影。

这位突如其来的父亲,自称是地狱世界中,统御黑暗神域的魔神,魔蝎大帝玛门。

虽然只是一个投影,但那份令人窒息的恐怖威压,比起她曾经与王焱一起面对过的炼狱魔神撒旦,都有过之而不无及。

最主要的是,乌雅安歌在这份庞然大物一般的神级威压中,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像似之处。

那是一种源自灵魂深处的共鸣,犹如血浓于水的羁绊。

正如魔蝎大帝通过投影所说,这是一种源自血脉之中的烙印,正是两人为血亲的最好证明。

随后魔蝎大帝通过投影,向她解释了很多。

包括当初与她母亲人神之别的无奈,以及目前即将到来的重重危机等等。

尽管迟到的解释,令安歌有些难以接受,但作为一位至高无上的魔神,居然会像她诚恳道歉,并且乞求原谅与帮助,还是令她有些动容。

当然最主要的一点,还是接下来的危机,将会波及地球,以及她的爱人王焱。

王焱坑惨了魔神撒旦,自然不用多说。如果她的父亲魔蝎大帝一旦失败,地狱格局就将改写。那么正所谓唇亡齿寒,没有了她父亲魔蝎大帝的制约,怒火中烧的魔神撒旦,必定会称霸地狱世界,随后将战火燃向地球,而王焱必定是魔神撒旦,首当其冲的报复对象。

加上深渊危机即将来临,如此双重危机下,地球与王焱都将难逃覆灭。

在这种复杂的情绪与近乎被紧逼到极致的压力下,乌雅安歌最终选择加入魔蝎大帝的阵营,尝试着去改变未来,避免惨剧落到地球与王焱的头上。

只是接下来的经历过于凶险,安歌不想王焱拿性命去冒险,这才没有留下一丝踪迹的离开。

虽说以后还是有再次与王焱相见的机会,但是真的等到她平息地狱中的动乱,完整继承了父亲魔蝎大帝的传承,还不知道需要多少光阴。

等到了那时候,恐怕王焱早已结婚生子,连孙子都不知道有多少个了吧?而那时的她,估计也与王焱是两个世界的人了。

一想到与王焱很难再相见,乌雅安歌不由得长叹了一口气。

这或许,就是宿命吧。

“唉,如果有其他办法,您的父亲老魔神大人,是绝对不愿让您承受如此重担,更不远让您冒如此大的危险。”

老神仆沃特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后伸手将一张十分凶煞的面具,递到了安歌的面前,“公主殿下,您父亲让我将这个交给您。”

这是一张带着獠牙的蝎兽面具,冰冷的金属底色上,散发着暗金色的光芒,加上凶残冷酷的造型,以及上面附带的魔神威压与魔力,令持有它的人,仿佛魔神亲临,充满了威慑力。

老魔神魔蝎大帝用心良苦,他担心拥有人类面孔,初来乍到的安歌,威信不足以服众,这才准备了这张面具,嘱托神仆带给了安歌。

“我们走吧。”乌雅安歌默默的将面具戴上,那一刻庞大的神威仿佛与她融为一体,令她一身冷艳的气势,更显霸道了几分。

加上面具上凶神恶煞的表情,居然令她有了与几分老魔神像似的恐怖气势。

“公主殿下这边请。”

神仆沃特见乌雅安歌毫不犹豫的戴上面具,一身气势剧增,令他既欣慰又心疼。随后他向安歌欠身行了一礼,一正神色,一路上前带路。

直至宫殿中层,一处大型瞭望台前,这才停了下来,侧身让开道路,同时向乌雅安歌低声汇报说:“公主殿下,下方就是魔蝎大帝为您召集的十万青年英杰,请您自行挑选自己的队伍。”

乌雅安歌微微点了点头,随后迈步向瞭望台走去。

“公主殿下,我与魔神大人都相信您能担此重任,也唯有您能担此重任。”神仆沃特,在乌雅安歌身后低声叮嘱。

乌雅安歌神色凝重,一路无言,带起一阵凉风,从他身旁萧煞走过。

……

美国派6兄弟会

美国派6兄弟会第二集

那位清洁工大姐是被这东西吓晕了吗?

我用钳子戳了戳那东西,软软的没什么硬度,好像真的是个假人。

但我肩上的玄月非常警惕,抓着我的头发立起身子,黑溜溜的小眼珠四处张望,萌萌的小耳朵也立起来,一副眼观四路、耳听八方的模样。

想到也许是个假人,我胆子大了点,用钳子夹开了报纸,那只小手被埋在垃圾下面,只有一只手伸了出来,整体看起来就是绿色的,还有些流脓的口子。

救护车很快就到了,惊动了物业处的保安,一路嚷嚷着赶过来。

医护人员去处理昏倒的大姐,保安部门经理冲我吼道:“小丫头,是你叫的救护车?!”

我点点头:“这里面好像有个人,大姐被吓晕了,我刚好在楼上看见,就打电话叫救护车了。”

一听到有个人,保安经理脸色刷白,骂道:“妈的,晦气,该不是什么碎尸案吧!”

他一把从我手中抢过钳子,大开大阖的掏起了垃圾桶,好像这样就能给自己壮胆。

我怕垃圾溅到我身上,赶紧后退,看到几个保安将垃圾桶盖子卸掉,从里面掏出一个绿色的“小孩”。

玄月立刻抓紧我的头发,我被它的情绪感染,赶紧跑回楼梯间远远的躲着看。

保安经理骂道:“谁他妈这么缺德,养这种恐怖的玩意儿?养死了就乱扔,吓到人怎么办!傻比脑残!这他妈吓到人,医药费算谁的啊?!”

他站在两栋楼之间的庭院谩骂,可是这时间段,大部分房子都没人,没人出来冒头认领。

“小丫头,你看清楚些!这是个绿娃娃!妈的现在网上什么鬼东西都有卖,谁买了这东西来养、养死了就乱丢!”保安经理带着手套,把那个绿色的“小孩”给拎了出来。

我吓得后退几步,远远的看着他们。

他手中拎着的那个绿娃娃,整体看起来确实不像活人。

这么看起来好像是一株盆栽的造型植物,就像个小婴孩的大笑,全身都是绿的,有些地方破口腐烂了,所以流出了植物的脓水,发出一股烂菜叶子的味道。

玄月突然用大尾巴遮住我的脸,它看都不让我看。

干嘛啊?我伸手在面前扒拉它的尾巴。

保安经理看不到玄月,他就看到我一个劲的捂脸,忍不住说道:“怕就赶紧滚回家呆着!老子还真以为有碎尸,都报警了!马上警察就来了!原来是这种吓唬人的玩意儿!”

我掏出手机查了一下,原来真有卖这种造型盆栽植物的,需要用一个模型架子来稳固生长。

跟培育方形西瓜一个道理,被装在一个模具里,硬生生的改编形态。

可如果只是普通的植物,玄月为什么这么紧张?还不让我看。

身后突然响起轻轻的脚步声,我回头一看,沐挽辰走了下来,大概是他回到房子里,看到玄月不在就下来找。

“……你这么惊慌做什么?”他微微蹙眉。

我忙指着那边说道:“那个东西有古怪,可是保安说是养的植物……”

他低头取下面具,换上宽边的墨镜。

每次见他这动作,我都会莫名的被撩到。

人家说美人如画,一低头一垂眸都是风情。

他只是低头更换遮住眼角鬓边的物品,可我每次看到那额头和眉眼都会觉得心跳加快。

“……你看一下就赶紧回来呀,保安说警察快来了,你可别被盘问身份了……”我移开眼睛,低声嘟囔道。

“嗯。”他点点头,显出身形走了过去。

保安经理走开了一下,估计去协调给警车开门,只剩一个小保安站在那里守着,那个绿娃娃就这么丢在一堆垃圾袋上。

“哎,你别乱动啊!”小保安对沐挽辰嚷道。

他好像想过来拦住沐挽辰,但那个身高体型差距太大,没敢真的拦在沐挽辰面前。

沐挽辰半蹲下仔细看了看,低声说道:“这种东西最好烧了吧,留着吓唬人还有恶臭。”

“烧肯定要烧,不过要等警察来看过啊!不然说我们虚假报案!”小保安抓了抓头。

他们估计最怕听到小区出事,巴不得息事宁人。

沐挽辰很快走了回来,伸手揽过我的肩膀,低声道:“那东西有问题,你没碰到吧?”

“没没,我就用钳子动了一下,都没敢靠近,玄月不让我看,我就跑过来躲着了。”我赶紧摇头证明自己没有惹祸。

“那腐烂的臭味不是单纯的植物造成的……是有人特意养的,先走,稍晚些再来处理。”他低声说道。

我被他拢着肩膀带回屋子,进门的时候,电梯那头一户人家正在开门出来,看到我们问了一句:“诶,你们是新来的住户?”

我转头看了看,是一个微胖发福的中年男子,他警惕的打量了我们几眼。

“是啊,有什么问题?”我皱眉问道。

“问题倒是没有……我只是想问问你们,你们有没有听到奇怪的声响啊?”他脸色有些惊恐,往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沐挽辰将我藏在他怀里,我只能露出一双眼睛看向那中年男子:“什么奇怪的声响啊?哪儿发出来的?”

中年男子皱眉道:“……还以为你们也听到了呢,这段时间我晚上反锁大门的时候,恍惚听到这过道上有人说话,听到好几次了……我以为是小两口吵架,反锁了大门不让男的进屋,男的在求情。”

“可是后来找保安一问,这层楼没有小两口啊——诶,是不是你们吵架啊?”

我黑了脸,吵架我也不可能把沐挽辰关在门外吧!这么丢人的事,当然是关起门来自己吵!

“我们不常在这里住,只是偶尔回来拿东西,你听到的人不是我们。”我摇了摇头,准备进屋。

“诶,那物业的说这层楼没有别人了啊……”他低声嘟囔。

我没理睬他,拉着沐挽辰回到房间关上门,问道:“是不是你在这边养蛊灵,被有心人发现了?”

他微微颔首:“早已被发现,那老怪物上次找上门,现在估计被慕云凡逼得要先下手了——”

--》企鹅群:一群435602338、二群625956673,新*浪围脖:见字如面_面

一辣!

美国派6兄弟会

美国派6兄弟会第三集

经过了两个多小时的飞行,飞机终于在章北机场降落了。

已经调整好了情绪的王乐乐和同事空姐们一起站到了舱门处,欢送乘客下机。

“哇,这个空姐好漂亮!”

“是啊,真的好漂亮,比刚刚给我们发吃的的那个空姐漂亮无数倍啊!”

“真是太可惜了,为什么她不来给我们机舱服务啊!”

“你小子想太多了吧,像她这么漂亮的空姐,那肯定是服务商务舱,头等舱之类的啊,怎么可能来服务我们经济舱?”

“可恶,太不公平了!”

“有啥不公平,你如果有钱坐头等舱,她也会服务你啊,没钱你就别瞎叫唤了!”

几个二十岁左右,一副学生模样的男生对着王乐乐指指点点的讨论着,虽然他们已经极力的压低了声音,可是他们所说的话依然一字不落的被王乐乐听到了。

这才是男人们见到自己的正常反应啊,那个冷冰冰的男人肯定是个Gay!

王乐乐不自觉地又想起了叶皓。

这时,在飞机上差点侵犯她的那个醉汉拖着两条手臂也从头等舱里走了出来,一脸不善的样子让王乐乐忍不住颤抖了一下,下意识就往同事身后躲去。

醉汉还是看到了她,脸上露出了一丝阴冷的笑意,同时他又张开嘴,伸出舌头在自己嘴唇上舔了一下,眼中隐隐射出淫邪的光芒。

“滚开,你挡老子路了!”不过,一个清朗的男声在醉汉身后响起,让醉汉猛的脸色一变,立马大步走了出去,头也不回。

身形庞大的醉汉让出了位置,一个身形挺拔,却面目表情的男子出现在王乐乐面前——正是叶皓。

“欢迎乘坐本次航班,请您慢走,注意安全!”王乐乐的同事们一边露出十分职业化的微笑,一边说着固定不变的欢送词,而王乐乐却是连嘴唇都没动一下,被看到她这样的乘务长瞪了一下。

“先生请慢走!”感受到乘务长那杀人般的目光,王乐乐连忙对着叶皓说道。

“嗯,谢谢你一路上的服务。”叶皓稍微弯了一下嘴角,向她致意,然后就走出了舱门,而一个娇小的身影正挽着他的手,和他一起走了出去。

王乐乐一眼就认出来,这个娇小的身影不就是刚刚坐叶皓旁边的那个小女孩嘛。

“原来他喜欢这样的小萝莉,小女孩,怪不得……哼,这个变态!”看到挽在一起走出去的两个人,王乐乐又浮想联翩了。

“乐乐,你今天怎么了?怎么老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乘务长看到她这样,不由得开口呵斥道。

“啊?对不起,乘务长!”王乐乐这才惊觉自己把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叶皓身上,导致好几拨乘客从她面前走出去,她都没有说一句欢送词。

“你给我认真点,别在分神了!”乘务长也没有太过苛责她。

“是,乘务长!”王乐乐连忙点头。

“你搂够了没有?该放手了吧。”叶皓走下了舷梯,推了一把正扒着他手臂的南宫玖月,冷冷道。

“没有,这里人家一点都不熟悉,害怕,只有搂着大哥哥你的手,我才有点安全感。”南宫玖月反而把叶皓的手抱的更紧了,死命的摇了摇头。

“你害怕的话,就快回黑苗寨吧,回去那里你就熟悉了,就不会害怕了。”叶皓道。

“不要,人家好不容易才说服了奶奶她老人家放我出来,这可是人家第一次出远门,怎么能一来就回去呢。”南宫玖月的小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得,两条小马尾辫也被她甩的在不停颤动着。

霍安逸和情绪已经恢复的差不多的茅俊凯则面带笑意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俊凯!”然而,他们还没有走出几步,就有一个女人挡住了他们。

“沫……苏沫?你在这儿干嘛?”茅俊凯看到拦住他们的这个女人,脸色又变得十分难看了起来。“你这个女的怎么回事儿,你不是选择跟那个王八蛋,诶,不对,王几蛋来着?对对对,想起来了,王二蛋!”霍安逸却像大哥似得护在了茅俊凯的面前,“你不是要给那个王二蛋当女朋友去了嘛,怎么还阴

魂不散的来找俊凯?”

“俊凯,我想和你谈谈。”沫沫却无视霍安逸,用着哀求的目光看着茅俊凯。

“俊凯他好不容易才平复了,你这个贱女人又想干嘛?”霍安逸又移动了一步,挡住了沫沫的视线。

“安逸,你让开,让他们两个人自己聊聊吧。”可是,叶皓却开口这样说道,这让霍安逸有点不解。

“师父,这怎么……”霍安逸有点不甘心,不过看到了叶皓的眼神之后,他也只得耷拉着脑袋让开了,默默的走到叶皓的身边。“我们去旁边休息一会儿,让他们自己聊。”叶皓拍拍他的肩膀,“我晓得这一路上是你一直在安慰茅俊凯,才让他能这么快从低落的情绪里面走出来,可是,这样的情况终究还是需要他自己能够真正的相同

,那才算是真正的走出来了。”

“知道了,师父。”霍安逸点点头。

“我们要相信他。”叶皓笑了笑。

“说吧,你找我干嘛?”茅俊凯深深的吸了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道。

“我们,还能不能回到原来?”沫沫小心的拉着他的袖子,扑闪着一双大眼睛。

“回到原来?为什么?我现在很好啊!”茅俊凯暗暗道捏起了拳头,可是脸上依然是面无表情的样子。

“可是我不好,我很不好。”沫沫深深的看着他,眼睛里流露出浓到化不开的悲伤,“我后悔了,后悔和你分手了,你可不可以行行好,忘记我说的那句分手?”

“忘记?我已经忘记了。”茅俊凯苦笑了一下,说道。

“真的吗?你真的忘记了?”沫沫的眼睛忽然亮了一下,“那我们可以重新开始了吗?”

“对不起,不可以。”茅俊凯却出乎她预料的摇了摇头,“我做不到。”

“可是你刚刚不是才说你已经忘记了我和你说的那句分手吗?”沫沫急切的说。

“因为我连和你在一起的那些回忆都一起忘记了,我他妈现在都不爱你了!”茅俊凯忽然大声吼了出来,顿时就把旁边来来往往的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俊凯他……还好吧?”霍安逸有点担心的看着他。“记住,我们要相信他。”叶皓意味深长的又拍了拍他的肩膀。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