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男女

寂寞男女
  • 主演:색녀도,시즌
  • 导演:색&
  • 地区:韩国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3
三个小姐的X生活续集名为寂寞男女男人寂寞是为性,没性的男人会寂寞。没女人的男人会寂寞,寂寞的男人会用沉静的烟圈释放心中的需求,寂寞得男人会用张扬的醉酒来诉说着心中那份需要。男人寂寞时,不会写在脸上,如果有一个男人把心中的寂寞表现在脸上,如女人有着那份淡淡的愁,那就不是男人。女人也爱耐不住自摸了。

寂寞男女第一集

第568章 老爸妈咪一个个口是心非

似乎没听到滔滔的抗议,曲一鸿瞪着那束被扔垃圾桶的红玫瑰,星眸深邃似海,隐约可见跳动的怒火。

他举止远眺,犀利星眸扫过四面八方,并没见那纤细的身影。

确信童瞳早已消失,星眸不由一暗。

这小笨蛋闪得真快!

“好吧,都生气了。”淘淘咕哝着,“光生气有什么用啊,都不会追上去。”

曲一鸿应声眯眼看向淘淘,眸光高深莫测。

惊得淘淘不知不觉缩了缩脖子:“看我也没用。我刚刚已经提醒你,妈咪这回是真生气。”

聪明如老爸居然看不出来,妈咪连和他说话的意愿都没有。

滔滔一脸懵逼地猛点头,给淘淘当合格的小跟班:“嗯嗯,二伯母这回是真生气,后果很严重。”

“你也知道?”淘淘好奇地瞪着滔滔。

不容易啊,这小小的傻白甜,在不知背景的情形下,居然能感受到妈咪的心情。

滔滔这个傻白甜果断进步了。

“我当然知道啊!”滔滔的小脸垮了下去,双手更加搂紧红玫瑰,涩涩地说,“二伯母连我都不理了。”

刚刚二伯母还牵着他的小手,让他和淘淘享受同样的待遇呢。

可二伯一出现,二伯母就松开他的小手,忘了他的存在了。

两个小正太一来一去地谈论着,谈到心情不爽处,两宝宝不约而同瞪向曲一鸿,用看罪魁祸首的目光瞪。

曲一鸿轻咳了声,眼睛看向熙熙攘攘的幼儿园门口,似乎压根没注意到两宝宝的抱怨。

战青向来纹丝不动的僵尸脸,悄然浮上点玩味的神情,却又倏忽不见。

战青利落地上车,鼓捣了一把,才将全新的劳斯莱斯开动。

淘淘一手托腮,另一手抬高,让手腕上的电话手表正对着自己,眼睛却瞥着曲一鸿:“好吧,看来希望不能寄托在别人身上,我只能等妈咪的电话了。”

“我也要和二伯母打电话。”滔滔兴奋地挥舞着小手。

他的小手腕上戴着和淘淘同款的电话手表。

“哼,你就别想了。”淘淘撇撇嘴,“你一回去,太奶奶就会没收你的电话手表,你连找我都找不到。”

“……”滔滔听着,小脸顿时垮了下去。

瞅着滔滔可怜兮兮的小脸,淘淘有点小心软。

想了想,淘淘用力拍了拍滔滔的肩头:“好吧,现在我们一样了,我们妈咪都不在我们身边。”

滔滔眼眶一红,喃喃着:“我才不想哥哥和我一样呢……”

劳斯莱斯开出好远,曲一鸿锐利星眸依旧锁定滔滔怀中那束红玫瑰。

他不得不承认,淘淘似乎说得对,这回那个小女人是真生气了。

居然就这么一声不响地走掉,只留给他一个幽怨的小眼神,连一个字都懒得和他说。

可是他绝不相信,她就这么悄无声息地撇下他离开了。

又潇湘又无情。

他宁愿她叉着腰,瞪着眸子,和婷婷一样的神气,雄纠纠气昂昂地找他算账。

“二少,我今天派人出面联系高利贷,对方表示很高兴有人为他们融资,说会做好手续,不会让任何人查出资金来源。”战青语气平缓有力,“我想,这回曲沉江可以一鼓作气,将那个大坑填好。”

曲一鸿缓缓做了个手势:“这种事你看着办,不用特意告诉我。”

“收到。”战青立即颔首,“我本来也觉得,这事二少最好全程不参与,以防万一。”

曲一鸿缓缓眯上星眸:“你们没必弄大动静。只要确定他在借高利贷,那么事情自然会朝我们想要的方向发展。我们做没做这一步,其实并不是关键。”

“我的意思和二少差不多。”战青黑瞳一闪,掠过隐隐期盼,“我和尹助理统一意见,只是借此机会加速他借高利贷的进程。他速度快一点,我们就不用老等着。早点解决掉这个毒瘤,二少才好心无旁骛地接童助理回来。”

听到最后,曲一鸿冷冷瞥了眼战青。

原来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

真不容易,连战青这具僵尸都忍耐不住在他面前旁敲侧击,希望快点接那个小笨蛋回曲家。

似乎感受到曲一鸿的眸光,战青倏地坐得笔正:“这事不赖童助理。”

曲一鸿冷着脸:“她对我缺少起码的信任,她压根就不知道我是什么人,她简直不可理喻。她想去哪就去哪,你看我会不会再去找她……”

曲一鸿说着说着,觉察到车内寂静如夜。

他倏地睁开星眸,只见淘淘和滔滔正瞪着他,两张小脸都气鼓鼓的。

淘淘黑着小脸咕哝着:“都是大人了,还一个个口是心非,真的好咩……”

童瞳扬高小手,将红玫瑰准确地扔进垃圾桶,徒步走得飞快。

她飞快远离蓓蕾花园,以免被上流社会的有心人发现曲一鸿和她闹别扭,进而让两人变成上流社会茶余饭后的八卦原料。

总算摆脱大众视线,童瞳松了口气,一颗心儿不知不觉酸涩起来。

不想回爸妈身边,不想回曲家,现在似乎也不好意思回方家……她现在要去哪呢?

呜呜她快乐无忧的童瞳,现在心里满满都是忧伤哎……

童瞳正想着,手机响了。

一看号码,童瞳低落的情绪瞬间飞扬起来:“洛婉?”

对啊,她现在最适合找洛婉倒苦水。

“最近都不给电话我,忘了我不成?”洛婉格格笑着,“给我麻利地滚过来,要不然我可就过去找你了。”

童瞳忍不住笑了:“你在哪?我过来找你。”

“我在……”洛婉卖关子,只管笑,“还是说你现在的地址,我过来找你。”

十分钟后,洛婉开着辆令童瞳眼熟的小轿车来了,刚好停在童瞳面前。

“快进来。”洛婉打开车门,笑如静莲,美丽而温婉,“今天有人为我庆祝生日,怎么可以少了你。”

“你今天生日?”童瞳眸子一亮,“怎么不早告诉我?”

她讪讪地摊摊双手,一脸惆怅:“瞧,我什么也没准备。”

给洛婉过生日怎么能没礼物哎。

“把你洗白白送我生日宴上就是大礼了。”洛婉朝她眨眨眼睛,“快点,还有人等着我们啦……”

寂寞男女

寂寞男女第二集

数暖买了些日常用物,又想起温知故还没吃东西,便进了一家客栈,在门口抖了抖身上的雪花,小嘴呵出了一团白蒙蒙的气。

她进去后,在柜台点了几道菜,打算打包回去和温知故一块吃,毕竟才到榆水城的头一日,她也不想两个人都太累了,便先在外头买点东西吃好了。

数暖坐下来等打包时,一边打量着客栈,她发现榆水城的建筑结构风格和北城截然不同,北城主张华丽奢侈,而榆水城的风格却是古典简约。

她正想着回去以后要记下来,身后那一桌忽然传来几个男子的交谈——

“唉,晟王这回怕是要栽在自己人手里了……”

“谁又能想到,南疆的那几个官会和南朝的将军里应外合,听说现在战况不明,晟王也没了消息……也不知道朝廷那边知不知道这事……”

数暖心头咯噔了一下,转头过去,怔怔地望向身后那张桌上的几个人,张了张口:“晟王怎么了?”

那几个人没想到一个小姑娘也关心起战事来,其中一人便和她道:“前线昨日传来的消息,晟王中了南朝奸人的计谋,如今他的晟军不知所踪,也不知道有没有落在南朝人的手中,朝廷再不派人过来支援,南疆怕是要守不住的了。”

另一人见她一个人,看着皮肤白嫩的样子又不像是榆水城的人,便开口劝道:“榆水城离南疆不远,若是南疆守不住了,只怕榆水城头一个要遭殃,姑娘你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

数暖心里乱成一团,但还是轻轻点了头跟这几个大哥道了谢,很快便拿着打包好的膳食走了。

回到住的地方后,温知故并没有睡,而是坐在窗台旁边的坐榻上看着外头的雪,正好见她回来了,便喊了她一声。

数暖进屋放下了还热腾腾的食物,帮温知故打开了,开口说:“知故你先吃,我去写点东西。”

数暖说完,也不等温知故回答,便回了自己屋子,取了纸笔,写信的时候,手指有在微微发抖,但目光还算坚定平静,把自己得知的事情都写在了信上。

她并不知道南疆那边有没有报信回去,也许已经有人回去报信了,可她还是不放心,不放心报信的人会不会没有如实禀报,于是想亲自写一封信捎回晟和宫,只要李元看到了信,再去告诉军营里的宁城远,南疆这边发生的事情也算是交代了清楚。

她信写完的时候,毫不察觉温知故已经站在了身后,温知故自然看到了她写的信,有些不敢相信:“南疆出问题了吗……”

数暖转头冷不丁看到了温知故,点了点头,手捏着刚写完的信,手指还有些抖,也不知是不是冻着了。

“你先别着急,叫人快马加鞭把信送回北城便是。”

数暖还是点头,把信装进信封里,把这份差事交给了跟随她们过来的一名侍卫,让他务必以最快的速度送回北城。

做完了这件事,数暖还是并不能平复下来自己的情绪。

寂寞男女

寂寞男女第三集

莹莹翠绿,又是起钢光的玻璃种,戴在手上如一弯凝固的绿水。

自己的手镯戴在了自己的手上,却已经物是人非,不是一个人,姐姐变成了妹妹,这个过程,中间经历了生死阴阳,也只有慕凝芙能够体会,其中的艰辛,苦涩。

南缅之魂,全部回到了她身上。

但慕凝芙觉得,有个人,是她此刻,愿意分享这份喜悦的。

于是慕凝芙又将腰间的翡翠牌摘下来,将挂绳展开,然后,将翡翠牌,挂在了君临天的脖子上。

男人一怔,对于这个举动,有些意外,但非常开心,暗示着她对她的认同,认同他是香缇王室,母亲以生命救出的小男孩。

男人悠然一阵感动,微微一笑。

但同样意外的,却还有娘戎上师,不知怎么的,娘戎双眼陡然睁大了,难以置信的看着慕凝芙和君临天,看的两人同时诧异了,面面相觑。

“怎么了?上师?”君临天摸了一下胸前的翡翠牌,说,“如果上师觉得我一个外国人戴着国宝不妥,我就取下来。”

“不是这个。”上师摇了摇头,表情僵硬,诧异的看着慕凝芙和君临天,最后问向甘墨。

“戒指呢?”

“什么戒指?”甘墨和荣德面面相觑,不解的问道,‘什么戒指?’

“只有这三样吗?戒指到哪里去了?”娘戎上师看着这四人,顿时明白,他们所有人,都认为南缅之魂,是三件套。

慕凝芙尤为诧了,什么戒指?南缅之魂,不是三件套吗?手镯项链还有翡翠牌,怎么还会有戒指呢?

没听说过呀!

甘墨忍不住终于出声了,“上师,众所周知南缅之魂,只有三件套,怎么还会多出来戒指呢?”

“不是多出来!”上师站起身来,当即反驳,“怎么会这样?你们都不知道吗?南缅之魂是四件套,除了翡翠牌,手镯和项链,还有一枚翠绿色的戒指,你们怎么会一个个都认为,南缅之魂,只会是这三件套呢?

慕凝芙陷入了巨大的震惊,觉得不可思议。

娘戎上师继续说了,“一块绝世罕见的翡翠原石,开出来之后,第一个大部头就是圈出手镯的用料,第二件事,就是用中间的镯芯部分雕刻挂件牌,然后用边角料打磨项链,但无论如何,都会在最好的边角料中取一块做戒指,殿下,这个,香缇王妃没有告知过你吗?”

慕凝芙骇然了,摇了摇头。

天哪,还会有戒指吗?这真的不是她所知道的事情,南缅之魂一直由香缇王妃保管,母亲一生倡导节俭为美德,生前也很少戴着国宝炫耀参加隆重场合。

后来王妃罹难,南缅大大小小事务需要处理,没有任何人告诉她,南缅之魂是四件套——因为所有人都认为是三件套。

而她,也疏忽了这一点,一直认为,三件国宝,失踪了两件。

却是三件,当年,项链,翡翠牌,戒指全部不见了。

思量着上师的话,君临天却立马反应过来一件重大事情。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