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棍俱乐部2:最后的诱惑

光棍俱乐部2:最后的诱惑
  • 主演:约什.库克,莎拉.福斯特
  • 导演:哈蘭德.威萊姆斯
  • 地区:美国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英语中字
  • 年份:2008
别名:最后的诱惑,朗恩(约什库克饰)和梅琳达(莎拉福斯特饰)一见钟情,闪电订婚。但在结婚之前,他有一个魅力无穷充满色诱的单身派对。他最好的兄弟们摇动著酒杯,美女们摇动著身躯,罗恩要努力度过这次诱惑之战。x愛的诱惑,酒精的迷惑,L体的身躯,这一切组成了这部1984年著名的青春性喜剧单身派对的续集:最后的诱惑。沉溺王老五生活许久的朗恩决定与相识两个月的玫琳达结婚,然而家境富裕的玫琳达却有个覬覦她美色与家產的姊夫塔德,深怕朗恩抢走一切的塔德特别在他们的婚礼前夕,举办了一场豪华的告别单身之旅,旅途中塔德用尽各种卑鄙下流的手段,设计了托衣舞嚷、异国辣妹、比基尼正钮等花招尽出的美人计来引诱朗恩出轨,让朗恩和他一群猪哥单身朋友们一路上丑态、笑料百出。

光棍俱乐部2:最后的诱惑第一集

第108章 我不来你怎么办

但顾依雪显然没有他沉得住气,她有些懊恼的说,“你既然知道,还跑来自投罗网?”

陆励阳听完,失笑,“傻妞,我不来你怎么办?”

既然是亡命之徒,他们的手段,陆励阳是清楚的。惯例都是先轮奸,然后勒死分尸,或许还会把其中的一部分尸体寄给他。

而他怎么能让他的女人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顾依雪闻言,微仰着下巴看他,眸中闪动着璀璨的流光,带着那么一点点的不可置信。

‘我不来,你怎么办?’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却一直暖到了她心里。

气氛有短暂的静默。

陆励阳脱下身上的西装外套,裹在了她的身上,动作温柔的近乎小心翼翼。

然后,他半蹲在她身前,握住她柔软微凉的小手,问道,“还生我的气吗?”

“现在哪儿有时间顾得上生气。”顾依雪回答。

“等有时间了呢?还打算继续和我冷战?”陆励阳挑眉问道。

“嗯。”顾依雪微抿着唇,应了一声。

陆励阳失笑,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你啊,气性真大。”

“难道我不该生气?陆励阳,是你让我别揪着你过去游戏人生的那点破事儿不放,可你却总是拿我和慕邵晨说事儿,我能不气!被甩已经很丢人了,你还一直提醒我,能不能给我留点面子。”

“好,以后不再提了。”陆励阳温笑着,倾身靠近,额头与她亲密的贴合在一起。

“还有,姚雨的事,我不该因为别人的事情和你吵架。”顾依雪又说,认错的态度倒是诚恳。

如果没有吵架多好,她也就不会被抓来了。还让陆励阳跟着一起陷入危险的境地。

其实,他们之间最大的问题就是欠缺沟通。

陆励阳没说什么,只是在她唇上轻轻的吻了一下,温软的唇贴上她的,如同一种无形的安慰。

他没有出现之前,顾依雪非常非常的害怕,而现在靠在他的胸膛里,听着他胸腔内沉稳有力的心跳声,竟然莫名的就安心了。

“睡一会儿吧。”他说。

“嗯。”顾依雪点了点头,靠在他身上,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居然真的睡着了。

陆励阳垂着头,看着怀中小女人沉静的睡颜,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似笑非笑,带着一种深深的无奈与苦涩。

连这群亡命之徒都知道绑架她来威胁自己,也许,全世界都知道她是他最致命的软肋,却只有她一个人不知道。

第二天,还是被刺耳的开门声吵醒的。

“陆少,我们老大有请。”一个带着口罩的男人走进来,腰间鼓鼓囊囊的,显然揣着枪。

顾依雪紧握着陆励阳的手,和他一起向门外走,走到门口的时候,却被男人拦住。

“男人谈事情,带上女人似乎不太方便吧。不如,请陆太太先留在这里休息?”他说的倒是客气,但话中的意思陆励阳又怎么会听不懂。

他们就是想把顾依雪继续扣在这里做人质,怕他逃掉。不错,凭他的伸手,这里还没有人能留住他。

“乖乖在这里等我,不会有事的。”他摸着依雪的头,对她说。

顾依雪紧抿着唇,点了点头。

陆励阳被带出了封闭的房间,房门外,是一条长长的廊道。每隔五米的距离,都设有一个站岗放哨的人。

这个地方曾经是军工厂,已经废弃了十几年,三层的楼外,是厂房和用地,高高的围墙足有三米之高,他可以徒手攀登,但若是带上顾依雪,想逃出去可是比登天还难了。

陆励阳被带进一间空旷破旧的厂房里,四周有十几只枪口对着他,还真是看得起他。

厂房中央放着一只红松木的大班桌,以及几把软椅,这配置与四周的环境十分的格格不入。

为首的那个男人就坐在桌前,身后站着两名保镖贴身护卫。

此时,男人没带口罩,那张蓄着胡子的脸陆励阳并不陌生。亚洲的头号通缉犯,外号黑虎。

“陆少,请坐。”黑虎脸色带着笑,伸手示意陆励阳坐在他对面的位置。

陆励阳坐下来,一双长腿随意的交叠着,一副既来之则安之的泰然。

“这么大的阵仗迎接我,我还真有些受宠若惊。”陆励阳说话间,不紧不慢的从上衣口袋里拿出烟盒和打火机,点了根烟,淡淡的吞吐着烟雾。

黑虎又是呵呵一笑,笑的阴森,给人一种笑里藏刀的感觉。“谁不知道陆少十八岁之前是在特种部队受训,兄弟们在道上行走,做事不得不谨慎一些。”

陆励阳冷抿着唇,唇角勾起一抹笑,笑的意味不明,那漆黑的眸子,却幽沉的落不见光亮。

他并不急于开口,好像受制于人的并非是他一样。

相反,倒是黑虎没那么沉得住气了,他对身后的人使了个眼色,那人点头走出去,随后,带着几个人,拖着两个人走进来。

像尸体一样拖着的那两个人,脸上血肉模糊的,根本看不清原貌。陆励阳淡瞥了一眼,应该不是他熟悉的人。

“这两位不知道陆少认不认识,他们是你物流部的员工,拿了我的钱却没有好好的做事,那么不小心,居然被陆少手底下的人发现了,被开除了,真是没用。”黑虎开口说道。

陆励阳听完,吐了口薄薄的烟雾,回道,“鸿宇建筑集团在职的员工十几万人,还不算临时聘用的。你觉得这种小鱼小虾我会记得?”

“哦,陆少是贵人,当然不会记得他们了。”黑虎又是呵呵的一笑,但那笑容明显的尴尬,陆励阳轻飘飘的一句话,把他噎的不轻。

“老大,这两个蠢货断了我们的财路,怎么处置?”手下适时的出声,算是替黑虎解了围。

“老规矩。”黑虎摆了摆手。

随即,那两个人被拖到了一旁,一个被绑到了柱子上毒打,他们打人的方式特别的暴力而血腥,先是用鞭子把人抽打的皮开肉绽,然后再往身上泼盐水。盐水混合着血水顺着身体不停的流出来,空旷的厂房里,不停的回荡着凄厉的惨叫声,十分的渗人。

男人昏死过去几次,又反复的被泼醒,十分的残忍。

而另一个男人比他还要惨,被倒吊着,双腿掉在半空,头放进了水缸里,因为窒息而不停的挣扎,连叫都叫不出声,被吊上来的时候,大脑充血,双眼凸出,整张脸都变形了,十分的可怖。

光棍俱乐部2:最后的诱惑

光棍俱乐部2:最后的诱惑第二集

何雅惠竟然也开始惊呆着说,“你没考驾驶证呢?”

“没……没有……”

“真是……这个也确实是需要个的,虽然你出门会有保姆车,可是万一我们没时间呢,你万一要自己出行,或者拍摄的时候需要拍开车的镜头,你都不会开车,那不是惨了。”

“那不然我报个名吧。”

“好,我给你联系学校。”

之后,何雅惠很快去联系了下驾校。

下午,何雅惠直接带着叶柠一起去驾校考察一下。

“驾校吗,条件都还是蛮艰苦的,因为实在没啥土豪学车的地方,不过,你在这里报名后,自己就不用做什么了,我说了是你来学呢,人家一看你是公众人物,所以决定会出一个教练来教你。”

“好。”叶柠乖巧的听从安排。

进去的时候,确实发现,大多数的学员都已经被清空,倒是这边的工作人员,一下子都出来看了起来。

那个微胖的教练,赶紧走了过来。

“你好,你好,我是这次负责的教练。”

教练欢喜的看着叶柠。

叶柠笑笑,“你好,请多指教了。”

“好好,等下我给你讲怎么弄。”

何雅惠在一边说,“一般的人吧,想快点拿驾照的呢,都是见着教练,练习着科目二,顺便背一下科目一,科目一是做考卷,是要考你一些交通规则,科目二就是倒车,让你把车倒进去,科目三是出去遛弯,科目四还是做题目。”

“好吧。”

在组织里学这些的时候,好像没这么多规矩……

叶柠说,“听起来挺容易的。”

“嗯,就是很容易,你这么聪明,不会有问题的啦。”

可惜,现实很美好,但是结果却……

叶柠拿过了课本看了看,就先上车去试一下。

教练说,“本身会开车吗?”

他对着叶柠说话,还是很温柔的,叶柠笑笑说,“会。”

“行,那你来倒车入库试试吧。”

他指了下后面,“倒进去就行了。”

叶柠觉得,这么容易啊,直接开始倒进去……

然而……

一个下车的时候,她才有些怀疑人生。

教练在那说,“其实吧,会开车的人学这个的时候,是这样的,你看,这歪的,因为太快了,而且,也不规矩,你看,这边撞线了就会扣全部的分数,你就过不去了,这边要靠边一些,你倒车的时候,还是要慢一点,没关系,我们慢慢来,昂……对了,叶柠啊,我女儿特别喜欢你,我能给你合个影吗?”

“……”

叶柠还在那怀疑人生中。

为什么会酱紫……

本来以为只是一次失误。

然而,第二次,第三次……

叶柠今天本来就是准备试试,一个小时后,却是这个结果,叶柠也是醉了。

何雅惠干笑了下走过来,说,“说是明天就能报名考试呢,你赶的很好……这个……你学的怎么样。”

“给我一天时间,一定学会!”叶柠马上愤愤然的说。

何雅惠看了下她最后这次的倒车成果……

很好,在里面,就是……歪的不成样子。

(六更)

光棍俱乐部2:最后的诱惑

光棍俱乐部2:最后的诱惑第三集

慕夜黎刚要继续,叶柠的手机救了她。

她忙抓起了手机来,就看到上面显示着,是宫野来的消息。

她忙说,“好了好了,你等一下,我有事情要处理。”

慕夜黎一脸欲求不满的看着她,那表情明显的是在说,你真的要这么抛弃我吗。

答案是肯定的,叶柠哼了下走了。

慕夜黎只能无奈的笑了笑,这个女人。

可是,她对自己越来越没有防备,是他会高兴的一件事,他知道,要得到她彻底的信任,还要走一段很长的路。

他会用实际行动告诉她,他会陪着她走过任何荆棘,不带一点抱怨。

他只想护她周全。

所以,看着叶柠表情不善的出去了,慕夜黎也是道,“慕八,去查一下,太太遇到了什么麻烦。”

宫野在微信里对叶柠说,“糟糕透了啊,那个梦娜的消息,有人透露给了她家里,现在我们得到消息,他们家里来找你报复来了。”

叶柠一顿,对着宫野道,“梦娜家里,这么快得到消息……海印斯特,应该在Z国没有接应才对吧。”

“对啊,你想到了什么。”

“时宣。”

宫野在那边一愣,“你是说,他去通知了海印斯特?擦,这个人,你饶他一命,他就是这么对你的啊,忘恩负义的小人。”

“没关系,我饶他一命,是觉得弄死他太简单,留着倒是可以好好的利用一下,现在他这么做也是无可厚非,我会看着办的。”

“但是现在他们找你来要人……”

叶柠想了想,“我会想办法处理。”

……

慕夜黎那里。

慕八道,“海印斯特的来找太太的麻烦了,您看。”

慕夜黎靠在那里,“海印斯特?”

“对啊,好像因为梦娜失踪的事。”慕八道,“那,该怎么办?”

慕夜黎弄了弄自己的衣服扣子,“你问我怎么办吗?”

看着斜靠在那里的慕夜黎,一脸的阴暗邪恶,慕八当即闭了嘴,“我明白了……”

“敢动叶柠,我会让他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

“是……”

慕夜黎是可以,慕夜黎也绝对有这种实力。

……

叶柠一出门的时候,就看到,门口的人,正盯着她看着。

叶柠呵的冷笑,“你们是谁,追到这里来,也是……”

几个人道,“我们家梦娜小姐,她人在哪里,你们要是能放她出来,我就绕你们一命,不然的话,就算你是GT的特工,我们举家要你的命,也是轻而易举。”

这事情,确实如叶柠所想,是时宣告诉了他们。

然而,时宣担心他们不敢过来找叶柠的麻烦,所以刻意的隐瞒了叶柠跟慕夜黎的关系。

他们觉得,不就是GT的一个特工。

而且,过去,梦娜在家里没少说过GT的坏话,一直是一副,GT的特工,还不是死在她的手里的口气,让人觉得GT似乎也没那么厉害。

尤其看到叶柠。

一个这么漂亮柔弱的女人,再厉害,能有几分呢。

她在组织里出名,也不过是因为她是女孩子吧,一个女孩子想要完成任务,他们觉得,靠着蛮力肯定是不行的,他们估计着,她也是靠着一些邪门歪道,比如勾引老男人之类的事情,才能完成特工任务。

因此,他们在家里计算过,叶柠不算什么,GT现在也不再Z国,她一个人,能成什么气候。

叶柠看着几个人,“你们想知道的话,不如我给你们指一条明路。”

“哦?什么明路?”

“去找QM要啊,是他带走的人。”

QM?

几个人眼前一黑。

怎么可能,他们家小姐,怎么可能会得罪QM。

“你胡说。”

几个人是骑着高大的摩托过来的,来的快,去的快,很方便。

打头的是个头发精短如日本武士一般的男人,看着叶柠便只说,“别想找理由来蒙骗我们,人就在你手里。”

“哈,我说的是真的,你们又不信。”叶柠摇摇头道,“总之,梦娜不在我这里,至于她在哪里,你们随便看着办。”

几个人一看,脸色顿时黑了。

“好啊,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吗。”

几个人一下子上了摩托。

叶柠眯着眼睛,见到几个人冲过来,急速开过来的摩托,直接朝着叶柠撞来。

叶柠一脚瞪着旁边,连续几步,踏着墙壁,向上一跃,一个后空翻,车从下面穿过,她完好的停在了路边,几个人一愣。

不错吗。

几个人斜着摩托,回过头来,感到这边叶柠的气都没换一下,落在地上,就如同什么也没做过一样。

惊讶,一个女人,还真有这么强的能力。

这时……

“够了,你们几个。”

后面,一辆黑色的商务车上,一个声音沉稳的男人走了下来。

叶柠仔细一看……

那不是海印斯特的总裁,梦娜的父亲,梦德生吗。

他一身中山装,手里攥着个佛珠,看起来倒是有几分气势。

不过,这种东西,在叶柠这里,可有可无。

“叶小姐,我跟你明白的说,你要多少钱,愿意把梦娜还回来,她虽然对你多有得罪,但是也未必就要闹的如此不堪吧。”

叶柠笑笑,“您这是要卖女儿啊……那,您觉得,您女儿值多少钱呢?”

“你……”

他哼了下,还没说话,一边,他的秘书韩也非在那叫了起来,“嘿,你算什么东西敢这么跟我们总裁说话。”

叶柠也看着那秘书,“咬人的狗不叫,你这么会叫,应该不怎么咬人,哈?”

“嘿,你知道我们总裁什么身份吗,你敢这么跟我们总裁说话,不自量力的黄毛丫头,我跟你说,要不是梦娜小姐被你胁迫了,我们根本就不会来Z国,来这里,我们总裁也根本不屑见你,现在总裁来了,是因为对小姐的爱,你别以为给你长了脸了,你知道我们总裁平时有多低调吗。”

“他低调……跟我有什么关系?”叶柠道。

韩也直接将一个箱子拿了出来。

放在了叶柠的面前,摊开。

一箱子的美元,看来,应该有百万之多。

“这是……”

叶柠有些惊讶,他们还真是,说是要给钱,就真的是要给钱的啊。

看到叶柠这个表情,韩非也以为她是被震到了,轻蔑的一笑才道,“没见过这么多钱是吗,好说,这个是定金,见到梦娜小姐,这样的,还有一箱。”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