霓虹牛

霓虹牛
  • 主演:Juliano,Cazarré,Maeve,Jinkings
  • 导演:Gabriel,Mascaro
  • 地区:巴西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葡萄牙语
  • 年份:2016
巴西東北的草原邊,日日上演暴烈的牛仔競技戲碼。男人負責照顧後台牛隻,女人身兼情色秀場舞孃,白天在塵土黃沙中揮汗,夜裡飽漲情慾開始橫流。他們共同養育小女孩卡卡,以卡車和道路為家,遊牧到下一個演出地點。當地正蓬勃發展時尚紡織工廠,閃亮亮片、精緻布料帶來新的野心,卻也威脅著他們的邊緣生存,孤單的靈魂、生活的未來想像,都在原始慾望的漩渦中四處衝撞,掙扎著尋找出口。

霓虹牛第一集

轰!~

陈一飞那霹雳的一击瞬间的轰击在了那金色光罩之上。

一股剧烈的冲击瞬间的朝四周扩散开来。

就连陈一飞本人都被那股反震里冲击的倒退了两步。

这一幕让克拉克和巴鲁的脸色顿时的变了。

竟然连老四都不能破开着鬼东西吗?

“这防御还真是强悍。”陈一飞皱眉的看着那金色光罩,手中的干戚斧柄转动,再次的发动了攻击。

干戚斧柄的尖端狠狠的朝那金色光罩刺了过去。

这一次陈一飞不仅催动了干戚残魂,甚至连战体都催动到了极致。

一道道战纹瞬间迷漫了全身。

股恐怖到极点的气势也在那瞬间爆发了出来。

轰!~

更为剧烈的撞击是声在那万佛阵凝聚的光罩之上爆发了出来。

陈一飞的力量冲击的那光罩水波一般的了疯狂的抖动了起来,仿佛随时都有可能破碎了一般。

这一幕让躲在万佛阵之中的禅木大师和智仗禅师两人的脸色瞬间的变了。

如果这万佛阵破了,等待他们的只有陈一飞的屠杀。

可让两人松一口气的是,那金色光罩虽然如浪中小舟,可最终还是没有被陈一飞破开。

而陈一飞更是在那反震之力下再次被震退了开来。

陈一飞的眉头皱的更深了,刚才那已经是他的全力一击,竟然还是破不开这该死的光罩。

“哈哈哈,没想到我修复的这万佛阵的防御竟然这么强,陈一飞竟然破不开。”智仗禅师见此,得意的大笑了起来。

禅木大师急忙道“师叔,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就算陈一飞破不开万佛阵,可我们也被困在来面了。”

智仗禅师听到这话,顿时恶狠狠的道:“不管如何,先把这个外国人变成我们的佛兵,只要他对我们言听计从,我不信陈一飞不顾及。”

禅木大师点了点头道:“师叔,那还不快动手?只要能再控制了奎恩,我们手中有了两个佛兵。”

“到时候我们就自爆这万佛阵,那股力量绝对可以阻挡陈一飞片刻,然后我们再让奎恩和龙天虎断后,去和陈一飞他们自相残杀,我们就可以从容逃走。”

“此时也只有这个办法了,必须拼一拼了。”智仗禅师不敢犹豫,急忙再次催动了万佛阵。

禅木大师也是急忙盘坐而下配合起了自己的师叔。

至于奎恩此时被龙天虎按在地上,又被那佛光凝聚的能量佛灯压制,根本无法动弹。

禅木大师和智仗禅师此时在这万佛阵内部催动让这阵法爆发的威力更强了,丝毫不会比刚才和那些光头一起施展的时候弱小。

无数的金光从那万佛阵上涌出,凝聚出了无数的卐字符纹,朝奎恩疯狂的涌去,将其笼罩在了里面。

慢慢的,奎恩的身上已经布满了金色的佛纹,双眼也开始慢慢的出现了迷茫之色。,

此时受了重伤,他对着万佛阵金光的迷惑之力根本难以抵挡,很快就要想龙天虎一样被控制意识,成为这万佛阵的佛兵,听从催动这万佛阵之人的命令。

见到这一幕,禅木大师的脸上顿时露出了得意之色:“陈一飞,就算你再强也攻不开这佛阵的光罩。我们很快就可以控制你的兄弟,而你只能干瞪眼,到时候就让你体验一样兄弟相残是什么滋味,要么你杀了奎恩,要么被奎恩杀死。”

智仗禅师冷冷的看着陈一飞:“我们密宗能够经历一个又一个朝代都没有灭亡,依然屹立在这西北之上,绝对不可能被你陈一飞灭掉的,就算今天被你占了上风,可这仇我们很快就会找回来。”

说话的当会,智仗禅师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下,随着他印法催动,奎恩身上的金光就瞬间的朝奎恩的眉心涌去。

很快,奎恩的双眼之中便多了一道道淡淡的金光,眉心之上也有卍字的佛文淡淡的浮现。

这说明,奎恩很快就要成为这佛阵佛兵。

见到这一幕,陈一飞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这佛阵的防御力出乎他的意料,原本他以为凭借自己全力爆发,可以凭借蛮力将这阵法破除。

可惜的是他全力爆发也没有做到,那现在只有一个途径了,那就是找出这阵法的弱点,再将之破除。

而且,破阵必须快。

虽然不知道智仗禅师要对老二做什么,但是他绝对不会让这两个光头得逞的。

陈一飞快速的在那万佛阵观察了起来。

有刑天传承中的远古阵法知识,这万佛阵的结构很容易就被他辨别出来,而且,很快找出了弱点。

“给我等着,现在就破你这鸟阵。”陈一飞的眼神猛地变得阴狠。

话落,他动了,跃起狠狠的将干戚斧柄射入了万佛阵边缘的一处位置。

干戚斧柄没入那地面片刻,又飞射了出来落到了陈一飞的手里。

下一刻,他的身影再次的闪动,又出现在了万佛阵的另外一处方位,将干戚斧柄同样的射入了那地面。

陈一飞的身影再次窜出,那干戚斧柄从地面射出,落到了陈一飞的手里,接着,他又出现在了那万佛阵的边缘的另外一个位置,那干戚斧柄再次射入了地面。

而每经过一下,陈一飞脸上的冷笑都会更浓,破这阵法不会比破青云派的那个阵法难。

“陈一飞,少给我虚张声势,你以为我们密宗这屹立近千年的万佛阵是那么好破的吗?”智仗禅师冷冷的说道。

“一个被破除过,又修复的残缺的阵法而已。”陈一飞冷冷的吐了一句,依然在万佛阵边缘快速的窜动起来,手中的干戚斧柄也是快速的射入地面,然后又再次的回到手里。

陈一飞那自信的样子让智仗禅师露出了一丝不妙的感觉。

“可恶,等我控制奎恩,看你们兄弟怎么自相残杀而死。”智仗禅师加速的催动印法,同时施展了催眠佛音:“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在这声音出来的时候,奎恩眉心的卍字也慢慢的凝实了起来。

这一幕让智仗禅师顿时得意的笑道:“陈一飞,你不是要破我们密宗这万佛阵,怎么还没破啊,可我已经控制了你的兄弟。”

见到自己师叔成功了,禅木大师也是得意的大笑:“哈哈哈,成功了,奎恩给我去杀了陈一飞。”

霓虹牛

霓虹牛第二集

钟浈腾出另一只手去给爵尊掖好被子,最后悄然无声的握住他的小手。

封爵尊起先有点别扭,一会儿之后反握住钟浈温暖的手儿,还有样学样,另外那只小手握着封北辰。

封北辰扭过头看看封爵尊,也望望长子和老婆大人交握的手,接着照样牵住封天佑。

封天佑噗嗤一声笑出来,说,“我们难得这样手牵手睡觉,好想拍照啊。”

封唯悦听了马上来劲了,坐起身嚷嚷,“好呀好呀,快拍一个!”

钟浈拉她躺下,“三更半夜的拍什么照,你们三个赶紧睡觉,明天被老师批评你们上课没精神,我可是要打屁股的。”

封爵尊不愧是最懂事的长子,支持妈妈不犹豫,“是啊,都快点睡吧,要天亮了。”

封天佑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帮着安抚姐姐,“姐,以后我们会经常像现在这样一起牵手睡觉的,要拍照不急一时。”

“好吧。”封唯悦接受了。

钟浈见孩子们都闭上双眼,便悄悄的侧过头去看封北辰,好死不死他也望过来,跟她眼神对上后调皮的眨眨眼……

果然,闹腾了大半夜的一家五口次日迟了起床,忙乱的梳洗,匆匆吃早餐,顶着熊猫眼,封北辰和钟浈送了孩子们去学校,再回爵迹和辰星上班。

封北辰在开例会的时候,极为罕见地频频打哈欠,一直紧随左右的向明和张君燕都看在眼里。

会后回总裁办公室安排工作,向明关心问道,“封总,您昨晚没睡好?”

封北辰不作隐瞒,神情轻松愉悦说道,“我跟老婆爱爱,孩子们一觉睡醒闹着要找妈妈,还赖在房里跟我俩一起睡,结果五个都没睡好。”

向明微微一笑,“原来是这样,甜蜜幸福的生活状态睡少点没关系。”

封北辰笑着点点头,“还好,痛并快乐着,你和君燕结婚后就知道了。”

向明的笑有点僵住,他这些天除了公事和工作交接,都没跟张君燕私下互动过,这是分手前的冷战。

张君燕忤在那里完全把自己当作透明人,她心想,哼,男人没个好东西,封北辰日后有他后悔的,至于向明,她也得通过这次好好治一治他。

忙完了之后,向明和张君燕从总裁办公室退出去,一言不发分别回到自个儿的办公室。

张君燕见向明连一点跟她说话的打算都没有,就闷了一肚子火气,将手里的资料大力扔到桌面上。

尾随而来的安然看到了,关上门问道,“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其实她是明知故问的。

张君燕鼓着腮帮子,一屁股坐落皮椅里,忿然说,“你说那个向明在想什么?他自己做错了还摆出一副理直气壮不肯认错的样子给谁看啊!”安然已经对拉拢向明帮她这件事不抱希望了,她只求张君燕一心一意向着她,帮她找机会接近封北辰,于是离间他们俩,“燕姐,我越想越觉得向明配不上你,你看看你们家势不一样,你爸妈如今做生

意风生水起,向明却是没权没势,他家里父母又没点做生意的能力,单靠他在辰星做着总裁助理来撑持着家庭,这是不够的。”

这话深深戳中了张君燕的痛点,她父母近来也劝她好好考虑一下终身大事,因为两老对向明的家庭情况一向不满意的。张君燕紧皱眉头,陷进了深思中,安然看看她的脸色,知道自己的话起了化学反应,就更起劲下嘴头,“以你的身份地位样貌,就是城中一等一的名媛闺秀,向明还不知珍惜,那你真该好好想一想,有

没必要和他继续走下去,不是我势利眼哈,我是站在你的角度来看,向明那种认死扣的性格,做个好下属那是绝对的,可要他独当一面就……”

是啊!张君燕何尝不这样认为?她的家势在节节攀升,向明那边却原地打转,而且他还迟迟不去催促封北辰给他个副总裁职位,她看着看着,甚至怀疑起他的能力,位居人下太久了就养出奴性来!

安然静静看张君燕的表情变化,再接着说,“你爸妈怎么说?对他没意见吗?”

张君燕委屈的唠唠嘴儿,“怎会没意见啊,他们叫我慎重考虑,因为有几个世交的青年才俊在追求我,他们对其中一两个很满意,明示暗示我去试试交往。”

“那你去试试啊。”安然七情上脸的怂恿。

“我这还没跟向明分手呢,怎好同时跟别人交往!”张君燕睁大眼睛瞪着她。安然吞吞口水,觉得自己说得太过了,就解释道,“我意思是,你不妨给那些青年才俊们一些暗示,让他们对你展开追求,向明看情况不对,肯定会后悔死的,等他来跟你求饶的时候你想对他怎样整治

都可以啦!”

也对哦!张君燕顿时眉开眼笑,“这方法不错,男人就是这样的德性,一见自家的女朋友被别人追求,他立马来精神秒变狮子跟人决一死战的!”

安然频频点头同意,“对,对!就是这样的,如果北辰是向明那种情况,我就这么对付他。”

张君燕比较心急,当着安然的面便采取行动,打电话给其中一个追求者,答应了跟人家去参加派对。

等她结束通话,安然献殷勤,“我去帮你发散消息,包管半个小时后向明就知道这个事。”

张君燕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她让安然去办,自己翘首等待结果。

安然哪是帮她啊,离开秘书长室后直接走入茶水间,工作环境内可以讲八卦聊闲话的地方,不外是茶水间、洗手间、走火通道这几个地方,她来这儿绝对错不了。

果不其然,贴在门边往里偷看,两个小秘书在交头接耳低声说话,飘进耳朵的言语带着张君燕跟向明的名字,她们在议论近来闹别扭估计要分手了等等。安然让她们讲得差不多了,便蹑手蹑脚走开几步,再故意清清嗓子,踩重一下脚步声进入。

霓虹牛

霓虹牛第三集

阮萌萌被‘战阳’掳走后没一会儿,门外就传来了敲门声。

凌西低冷的声音传来:“少夫人,在吗?我进来了。”

敲门声后,原本被反锁的休息室门便被凌西非常利落的从外打开。

厉老太太沉稳的脸上露出一丝微讶,没想到凌西竟能非常轻易的将反锁的房门打开。

幸好她时机找得极好,动作也够快,要不然被凌西看见两个‘阮萌萌’,计划就泡汤了。

厉老太太飞快的和已经坐在化妆台前的‘阮萌萌’对了一个眼色。

两人心领神会,厉老太太当即说道:“好,你肯听话就好,要是你早是这种态度我也不是不能答应君御让你进门。今后,希望你能说到做到,那我们也可以和平相处。”

说完,老太太就作势要离开。

一转身,看到开门进来的凌西,还露出惊讶的表情。

“老太太。”凌西面无表情的对厉老太太问好,那双清冷的眸却落在‘阮萌萌’脸上。

‘阮萌萌’:“凌西,让化妆师他们进来吧,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快一些。”

要替代真正的阮萌萌,战嘉儿在此之前当然做过功课。

阮萌萌身边可能会出现的一些人、事资料,她都已经事先背诵过。

此时此刻,战嘉儿将嗓音压低,语速稍稍加快便得轻快些,便有了阮萌萌的韵味。

凌西确认过阮萌萌没事,便随着厉老太太一起出去。

没过一会儿,化妆师、造型师等人又重新回来,给阮萌萌重新上妆,改变发型再穿上婚纱后。

在一众人的护送下,新娘子终于被送上了婚车。

*

同一时间,教堂这边,宾客差不多都到齐了。

同为四大世家之一,段家这次派出的是年轻一代的长子段祁峯以及两个妹妹段怡儿和段慕儿到场。

段慕儿如今已是厉景辉的未婚妻。

她原本是看不上厉景辉的,但上次的订婚宴被阮萌萌搅乱,她不得不退而求其次选择了比厉君御要差上不少的厉景辉。

原本还想看厉君御的笑话,不要她这样的名门千金,反而选了一个不入流的小演员。

谁知道没过多久,阮萌萌不但被爆出了战家孙女的身份,还破纪录的得到了S国第一个国际五金影后。

段慕儿深感不忿,凭什么什么好事都被这种女人占去。

再看看身旁,空有一副臭皮囊却没有任何能力的厉景辉,她只觉得碍眼至极。

“小妹,看你那样,嫉妒都写在了脸上,可真是难看。”一旁的段怡儿看到段慕儿脸上神色,颇为好笑的说。

段慕儿压低声音,不悦的说:“有什么好嫉妒的,谁会嫉妒那种女人。你难道忘记母亲私下告诉我们的话,哼,今天啊,我就等着看那个女人的笑话。”

今天她们俩本是不愿来的,临出门前段夫人为了安慰她们,便说了一个秘密与她们知晓。

母亲偷偷告诉她们,今天这场婚礼,只怕阮萌萌讨不了好。

虽然段夫人也不知道具体会发生什么,但段夫人偷偷从段先生通电话时偷听到,她们姑姑那边似乎是要做什么,收拾这个战家的私生女。

段怡儿和段慕儿都是知道姑姑段秀慧的手段的。

姑姑要出手,阮萌萌的婚事是怕会泡汤。

两人相视一笑,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幸灾乐祸。

正在此时,教堂外传来一阵阵惊叹声,原来是‘阮萌萌’穿着那足足有二十米长的曳地纯白婚纱,步入教堂。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