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派8:一杆进洞

美国派8:一杆进洞
  • 主演:斯蒂夫·泰利,大卫·埃里森,克里斯托弗·肖尔曼
  • 导演:德鲁·安罗·森伯格
  • 地区:美国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英语中字
  • 年份:2010
Eric是一名天才过人的高尔夫球手,也是一个非常没有修养的大学生。一次高尔夫对决中,他输给了一对整形外科医生,他的生活由此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失去了钱,失去了女友,失去了尊严,失去了高尔夫球,他的坏男孩的生活态度戛然而止。Eric和好朋友Tyler打算找回自己的生活,成为一个真正的男子汉。

美国派8:一杆进洞第一集

顾雪雪这么一说。

原本闭嘴的同学们,又活跃起来。

“对嘛,一顿饭而已,对土豪不算什么的!”

“这可是我们高中毕业最后一顿饭,吃完了就各奔东西的,能让萧柠买单,那也是她的福气呀!”

“就是就是,意义不同嘛,我想萧柠小爷没理由拒绝的……”

“雪雪,你就跟侍应生说,等会儿直接找萧柠结账去!”

“哎呀,别喝酒了,我们赶紧再点些好吃的吧,快问问这里什么点心最贵最高档呀……”

大家附和着顾雪雪。

甚至,已经在忙着“帮”萧柠多花点钱了。

可,谁也没提,账单上,白纸黑字明晃晃的消费总额——

90多万!

这可不是小数目。

顾柒柒容颜清冷,一手拎着空酒瓶,一手闲闲地摆弄着指甲,道:“你们都觉得,该萧柠付钱?”

大家正在兴头上,纷纷点头:“对啊!”

一副“我穷我有理”“她富她活该”的,宰肥羊心态。

顾雪雪更是得瑟到不行。

在她心里,坑不了顾柒柒,能坑一把顾柒柒的闺蜜,也是很爽很爽的。

“都说了,让萧柠出钱,是大家给她面子——”

顾雪雪不耐烦的话,刚说一半。

骤然间,停了下来。

“呯——”

一声脆响。

顾柒柒将手中的空酒瓶,猛地一摔。

璀璨的水晶酒瓶,瞬间炸裂成了无数片,飞溅在台面上。

一秒钟后。

女同学们的惊叫声,此起彼伏。

而顾柒柒却清冷而立,冷冷一笑:“所以,刚才的赌注是放屁?”

顾雪雪眼中含着一包泪,都快吓尿了:“顾柒柒你有话好好说,你干嘛……”

“我问你刚才是不是放屁!”

“不,不是放屁……”

“所以规则是……?”

“谁输了谁买单!”

不是顾雪雪怂包,而是顾柒柒手中,一截尖利的酒瓶碎片,正抵住她的脖颈!

眼瞅着顾柒柒眉目间那股子狠劲儿,她绝对相信,若是她还敢将账单推到萧柠头上。

顾柒柒绝对会把酒瓶碎片,扎进她脖子里去!

甚至,划花她的脸!

她哪里还敢犟嘴?

倒是姚大壮醉醺醺的,狠狠瞪了一眼顾雪雪:“都是你这个坏事的娘们,惹出来的骚事儿!你刚才不是和我说,这书呆子根本不会喝酒,让我往死里灌死她吗?现在倒好,害得我欠了90万,你还啊!”

顾柒柒眼神凉凉地扫过姚大壮和顾雪雪:“嗯?往死里灌?”

这次,连那些捧臭脚的女同学、看热闹的男同学,都不敢帮着顾雪雪了。

原来,雪雪是这么从背后算计自己堂姐的。

大家不过是想欺负一下书呆子好玩,但还真没想灌死顾柒柒啊。

毕竟,虽瞧不起她,却也没什么深仇大恨。

大家不自觉地,退后一步。

和顾雪雪保持距离。

这人,能如此算计自己堂姐,也能如此算计同学的。

以后还是离顾雪雪这种人远点。

顾雪雪发现自己众叛亲离,连朱芬都有点犹豫,要挪开脚步脱离自己。

她心头恨死了顾柒柒。

却碍于脖子上随时可以刺破皮肤的碎玻璃,只能服软道:“我……我没这么说,是姚大壮听错了……”

“草!死娘们,你说我听错?”姚大壮不干了。

顾柒柒眼底掠过一抹淡淡笑意。

很好啊,狗咬狗。

美国派8:一杆进洞

美国派8:一杆进洞第二集

第1005章 也就那么回事

按照电影的正常剧情走向,应该是段誉吊打慕容复,让人看的大快人心才对。

可是,剧组的工作人员和其他演员,看到慕容复吊打段誉,却更是有种畅快淋漓、热血沸腾的感觉!

虽然当着赵振洋这个动作明星的面,大家不好意思直说,但是大家心目中,都各自有一杆秤。

“慕容复吊打段誉!打的精彩!”

“我看的热血沸腾,浑身都暖起来了!”

“为什么我觉得段誉好欠打啊,慕容复把段誉打死吧!”

“还把段誉按在地上摩擦,这剧情也太无厘头了吧,不过我真的好喜欢这段打戏!”

整个剧组,都被这剧情的反转,雷了个外焦里嫩,但也被刚才吴良和赵振洋的这段超燃的打戏给震惊了。

当然了,说是这段打戏超燃,其实赵振洋是全程被吴良吊打的。

刚才吴良那一段一气呵成的拳法,着实让人大开眼界。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拳法,但动作连贯,拳拳到肉,刚猛霸道,几乎一气呵成。

袁何屏导演皱着眉头,既惊讶又疑惑的问道:“这到底怎么回事?谁改的剧本?”

副导演连忙回答:“袁导,没改剧本啊,大概是演员自由发挥。”

没改剧本?

到这里,袁何屏略微皱眉深思了一会儿。

袁何屏看破没有说破,说道:“赵振洋和吴良先生的打戏有张有弛,都很卖力,打起来十分逼真,大概是振洋身体还没恢复好吧。”

副导演眼眸闪烁了几下,也明白个差不多。

吴良是华都第一败家子,这不假,是剧组最不能惹的人。

可是,赵振洋毕竟也是当红明星,娱乐圈水太深,有些事不能太较真,也尽量不能得罪。

这时,导演已经喊“卡”,剧组也暂时停止了拍摄工作。

赵振洋趴在地上,脸色异常难看!

除了身体上的疼痛,还有精神上的打击。

这打击,将会直接影响到他的心境。

吴良的实力,没想到这么强!

明明开局已经占据上风,赵振洋本以为凭借自己的拳脚,可以轻松将吴良击败,然后狠狠的羞辱吴良,让宋浅浅看到他雄霸的一幕。

却不曾想到,吴良瞬间爆发,把他揍得都怀疑人生了。

赵振洋已经没有力气说话,浑身上下撕裂般的疼痛,都特么快成残废了。

这次,他的脸面算是丢尽了。

曾经,他被认为是有真功夫的动作明星,而今却被一个新人吊打。

新人?

呵呵。

若是他知道打他的人就是华都第一败家子,恐怕会直接吓尿裤。

这件事,将会对赵振洋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而且影响还不小。

纸是包不住火的,刚才的那一幕,剧组的工作人员可是都看在眼里。

功夫明星被吊打,脸呢?搁哪里了?

吴良走到赵振洋面前,对赵振洋竖起了大拇指,称赞道:“真敬业,演技爆棚,把人物在挨打后的样子刻画的太立体,太饱、满了!佩服佩服!”

听到这话,赵振洋皱眉,面若寒霜的说道:“你知道就好!你给我等着!”

丢了面子还算事小,影响到以后的星途才事大。

赵振洋咬着牙,强撑着身体站了起来,装作没有受伤。

他对吴良暗示:“天黑路滑,走夜路的时候小心点!”

吴良轻松笑着回应:“放心,就算是双脚踩在刀尖上,我也如履平地。”

赵振洋眼神中闪过一丝狠厉之气,然后便转身离开,他与吴良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导演们看得出来,赵振洋与吴良之间矛盾变得很深。

但令导演组没想到的是,赵振洋刚离开没多久,他经纪人就过来告知接下来的戏不拍了!

赵振洋以档期排不开为由,主动毁约,并离开剧组。

至于具体动向,还要经过协商才能最终做出决定。

这也是无奈之举,赵振洋浑身受了重伤,没有一个月的调养,根本无法恢复。

如果说出实情,会丢了面子,倒不如主动毁约,直接放弃。

虽然这对他来说是一大经济损失,但他觉得总比被人质疑他的功夫要好得多。

然而,剧组的其他工作人员看不出来,武术指导这个内行人还看不出来吗?

刚才,赵振洋的表现,在场的袁何屏,以及其他导演,可都是看在眼里,心里跟明镜一样的。

他们都看得清清楚楚,赵振洋被吴良的一套刚猛拳法给揍懵逼了,毫无还手之力。

还有吴良在未开打之前,凝神提气,身子绷直,以肉身硬撼赵振洋的拳打脚踢,却不动如山,很明显就是少林绝学铁布衫!

经此一事,袁何屏对吴良更加刮目相看。

本以为,这是个败家子,来拍戏就是走走过场而已,没想到还真有本事。

片场休息的时候,袁何屏导演朝吴良走了过去。

“吴先生,来抽根烟。”

袁何屏大导演,主动给吴良递烟!

袁何屏在业界,也算是个有头有脸的前辈了,但是此刻给吴良递烟,其实很正常,他应该感到荣幸才是。

吴良是何等身份?华都第一败家子啊,势力敢称华都最强,不是谁都有资格给吴良递烟。

其实赵振洋也得暗自庆幸了,如果他知道真相,恐怕会直呼自己捡回一条命。

吴良淡淡的接过烟。

袁何屏导演,又将火机递了过来,并亲自给吴良点上。

一边点烟,还一边问:“吴良先生,我看得出来,你一开始没有还手,施展的是少林绝学铁布衫吗?”

吴良淡然笑着回应:“应该是吧,刚开始我也没有打算跟赵振洋动真格的,没想到他得寸进尺,我只好收拾了他一顿,其实我这个人并不喜欢暴力,就打出了一套拳而已,谁知道赵振洋这么不经打。”

吴良轻描淡写的回答,却让袁何屏尴尬的挑起了眉头。

不喜欢暴力?那你还把赵振洋都快揍成猪头了,接下里的一个月时间里都要在家中躺着休养。

袁何屏被吴良弄得有点哭笑不得,他又说:“铁布衫之后,应该就是八极拳了吧。”

吴良笑着点头回应:“没错,正是八极拳。”

只见此刻,袁何屏深呼吸一口气说道:“没想到八极拳真正爆发出的威力竟然这么惊人!如今已经很少有人可以打出八极拳的真正威力。”

然而吴良却说:“也就那么回事吧。”

美国派8:一杆进洞

美国派8:一杆进洞第三集

更何况,四十多个道长境高手,若是想要将他们击败,自己这边也会死伤惨重,得不偿失。

想着这些,煞十郎心中就是一肚子闷气。

全怪陈江心那个混蛋!

只不过,此时黑门的人群之中,传来小声的讨论。

“门主简直是义薄云天!”

“古有关二爷,今有煞十郎。”

“门主如此对咱们手下的人,就算是为他死了,我们也愿意啊!”

听着这些评价,煞十郎心中颇为舒坦,不管怎么说,自己也算是收揽了一波人心。

他大声的说道:“各位放心,我身为黑门门主,必然要为你们遮风挡雨!在所不辞!”

林凡静静的看着煞十郎装逼。

林凡问:“煞门主,装完了没?”

“装什么?”煞十郎楞了一下。

林凡说道:“现在两个选择,一,我们即可开战!二,只要你交出曾毒之,我就当做什么事没有发生过!”

曾毒之:“……”

他心里暗骂,我特么招谁惹谁了啊!

煞十郎看着林凡,黑着脸:“你认为我会交出自己的手下吗?”

又绕回去了。

妈的,煞十郎心里咒骂起来,林凡这个王八蛋,是真的坑啊!

自己刚从坑里爬出来,这家伙又要推自己下坑。

“准备!”林凡大声的说道:“冲进黑门,见人便杀,放心,即便我们死在这里,黑门的这些人,没有一个能活下来,上面的人会给我们报仇的。”

没有人不怕死。

十方丛林这些道长境的高手当然也是。

但事态已经发展到了这,他们一个个作出了即将攻击之势。

“慢!”煞十郎红着双眼。

妈的,自己不管怎么样,都得掉坑里了。

解决掉这些十方丛林的人,黑门内的高手,恐怕也剩不下多少了。

更何况,这还只是开始。

黑门若是灭掉十方丛林如此多人,到时候,才是黑门真正的死期啊。

刚才装晕过去的昌文路急忙也醒了过来,继续装下去,等会真打起来,他躺在地上,得被人活生生的踩死。

昌文路急忙来到煞十郎身旁,小声的说道:“门主,好汉不吃眼前亏,依我看,还是将曾毒之交出去吧。”

“怎么可能!”煞十郎死死的盯着昌文路:“我刚说了那么多豪言壮志的话,现在将人给交出去?”

昌文路心想,谁让你瞎装逼的。

他道:“门主,若是真打起来,不管胜负,咱们黑门都得荡然无存,何必为了一个曾毒之,搞得你死我活。”

“我,我尼玛!”煞十郎沉着脸,看着林凡即将派人出手。

他说:“虽然我有心护佑曾毒之,但,但他毕竟想要刺杀林府座,我敬重十方丛林已久,所以。”

煞十郎将曾毒之推向了十方丛林这边。

郑光明出手,将曾毒之给制住。

林凡脸上露出笑容,心中也是松了口气。

他就是在赌煞十郎不敢和自己拼命。

还好他赌对了。

煞十郎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对林凡说:“林府座,你可是府座,说话也是一言九鼎的人物,之前可说过,我将曾毒之交给你,之前的事就算了。”

“嗯。”林凡开心的笑了起来,说:“煞门主,我不是什么软柿子,所以,以后打交道的时候,别太小看我。”

“我们走。”林凡大声的说。

金楚楚急忙问林凡:“林凡老大,咱们就这样走了?就不出手教训这个煞十郎一顿?”

郑光明则小声的对金楚楚说:“煞十郎的教训,可比打他一顿疼多了,放心。”

“哦。”金楚楚似懂非懂的点头起来。

的确,看起来林凡好像什么都没有做。

但此时煞十郎的声望遭受重创。

煞十郎捏得拳头噼里啪啦响,自己被林凡一步一步的带着节奏。

最后是真的跌进大坑里了。

还不如之前自己一刀干净利落的干掉曾毒之呢。

现在,还加了一个出尔反尔的标签在自己身上。

看着十方丛林一群人离去。

黑门的这些手下,看向自己家门主时,目光闪烁,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毕竟,之前这些黑门手下都在吹煞十郎义薄云天了,结果还是将曾毒之给交了出去,这还真是有些……

“王八蛋!”煞十郎咬紧牙齿,喘着粗气,站在原地,许久缓不过劲来。

另外三个堂主,则目光闪烁,看着煞十郎的背影,谁也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

一个车队,此时正在赶回江南市的路上。

林凡坐在车中,看着窗外的景色,心想,等这件事传开后,江南省内这些人,恐怕就再也不会小看自己了。

该低调的时候得低调。

可该高调时,也必须高调。

否则谁都以为自己好欺负,反倒是麻烦不断。

金楚楚坐在林凡旁边,手中那些不少面包,吃得颇嗨。

开着车的郑光明回头看了过来,问:“府座,那个曾毒之怎么处理?干掉他?”

“放了。”林凡淡淡的说道。

郑光明略有些意外,问道:“府座,毕竟他之前是要刺杀你的人,就这样放了的话。”

“我和他无仇无恨,放心吧。”林凡淡淡的说道:“现在他认为自己必死无疑,若是放掉他,心里只会感激我。”

林凡顿了顿说道:“更何况,这家伙放掉,会给黑门不少麻烦的。”

郑光明若有所悟的点头起来。

这倒是。

随后,郑光明不由多看了自己家这位府座大人,不得不说,自己家这位府座大人,还真是自带坑人属性啊。

不过林凡也展现出了自己的本事。

换句话说,同样的实力,换做其他的人来坐这个府座的位置,都未必能有林凡这般如鱼得水。

陈江心想对付林凡,结果被调去了江北省。

黑门派遣杀手来对付林凡,结果煞十郎也吃了暗亏。

这时,郑光明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手机,接起电话。

随后,郑光明眉毛皱了起来,听着电话那边述说的事情,听完后,放下手机,对坐在后面的林凡说道:“府座大人,您之前让我调查沧剑派的事,有结果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