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另一个

我是另一个
  • 主演:卡嘉·瑞曼,奧古斯特·迪赫,阿明·缪勒-斯塔尔
  • 导演:玛格雷特·冯·特洛
  • 地区:德国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德语
  • 年份:2006
罗伯特法伯瑞RobertFabry(奧古斯特迪赫饰)是一位事业成功的桥梁设计工程师。一天,罗伯特法伯瑞陪着一个客户走进了一家豪华大饭店,见到了一个穿红裙的高级娼妓凯瑟琳文特CarolinWinter(卡嘉瑞曼饰),她在勾引几个客人都不成功的情况下,向男人们展开了进乎疯狂的不礼貌的情爱攻势。罗伯特法伯瑞想帮助了她,将她称ML丽丝,还把她领进了自己的房间。经历了激情的一夜后的第二天早上,罗伯特法伯瑞醒来时,发现凯瑟琳文特已经离开了。

我是另一个第一集

众人站在门前,却无人想要离去。

谁都不知,紧闭的大殿之内究竟是怎样的景象。

吴侍郎擦了额间冷汗,怒目瞪着吴音儿道:“刚才在大殿之上,你怎能如此胡闹!”

闻言,吴音儿垂下头,撅起嘴不服道:“说好的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平西王明明就是偏袒!”

吴侍郎抬起手,怒道:“你还说!”

吴音儿缩了脖子,苏然走过来开口道:“吴伯伯,音儿年幼无知,您就饶了她这一回儿吧。”

吴侍郎见着苏然,又瞧了瞧旁边的人,瞪了吴音儿一眼,道:“今日为父就看在苏小姐的面子上,你要是有苏小姐一半的端庄就好了!”

苏然颔首轻笑,吴音儿攥着苏然的手,心里却还是有些不服,只委屈道:“苏姐姐……”

吴侍郎冷道:“好好和你的苏姐姐学学。”

“吴伯伯谬赞了。”

吴音儿噘着嘴,道:“没想到平西王竟这么重视那个……”

吴音儿想说什么,只是察觉到吴侍郎的目光,便改口道:“那个女人。”

她撇撇嘴,满脸的嫌弃。

苏然拽着她的手没说话,只眉目垂下,眼眸中也晃过了一抹伤感。

一个声音插进来,道:“我倒是不这么觉得。”

苏然抬头,看着说话的男人,怔道:“大哥……”

苏铭笑着走来,开口道:“太后在朝堂一手遮天,皇位早已形同虚设,而真正影响到太后的人是平西王。

今日的事,与其说是为了解决平西王偷吃长寿面之事,倒不如说此事不过导火索,点燃了太后和平西王之间的种种。

平西王能这么淡定地将平西王妃推出来挡刀,足以见得这个王妃在他心中全无地位。

倒是平西王妃虽为庶女出身,应对太后的态度不卑不亢,有礼有序,做一个傀儡王妃着实可惜了。”

苏铭笑着,自以为是的分析过后,他的眼眸微垂,眼前似是又浮现出了君令仪拱手同太后说话的模样。

一颗石子骤然砸在苏铭的额角。

苏铭惊觉痛感,捂着额角向着石子砸来的方向看了过去。

却见陆维琛握着慕烟的肩膀,笑眯眯看着他道:“苏公子,真是不好意思,小世子调皮。”

苏铭蹙眉,看着陆维琛身前挑衅看着他的慕烟,拱手道:“无妨。”

他转过身,依旧揉着额角,心里对秦止父子的印象又差了些。

慕烟抬头看着陆维琛,压低声音道:“陆叔叔,刚才明明是你打的。”

“哎呀,为你父王母妃尽一份力,不分你我。”

“哼。”

没人注意到陆维琛和慕烟压低声音的讨论,众人眼眸轻转,皆在思索着刚才苏铭的话,越想越觉得有理有据。

吴音儿的眼眸亮了,笑道:“苏大哥的意思是,平西王果真瞧不起那只野鸡?”

吴侍郎提醒道:“音儿!”

吴音儿捂着嘴,脸上却带了笑意,她的目光移向和慕烟吵闹的陆维琛。

平西王和陆大人的关系那么好,平西王可以随意把野鸡拖出来做挡箭牌,想来陆大人对野鸡应该也没什么感情。

心里想着,吴音儿便更高兴了。

众人默声,心里却都有自己的想法。

忽是一名女子急匆匆跑过来,她的脚步匆忙,没有看站在外面的人,直直向着大殿的门前跑去。

侍卫抬手,拦住了女子的路。

女子的表情焦急,此刻停下脚步,大家才看清楚了她的脸,是洛家小女洛雨辰。

洛雨辰见侍卫挡住了自己的路,开口道:“你们快去告诉平西王,平西王妃被抓了!”

侍卫一怔,答道:“平西王和平西王妃都在大殿之内。”

洛雨辰愣住,还没来得及反应侍卫的话,却是洛大人从人群中走到洛雨辰面前,拧眉道:“雨辰,不得胡闹。”

洛雨辰看向洛大人,又道:“父亲,我没有胡闹!我亲眼看见的,师父被那些人抓走了!”

见状,吴音儿冷笑道:“呵,又来了个醉酒的。”

洛雨辰站定了身子,眼眸落在吴音儿的身上。

本是焦急的眸子中顷刻染了怒气,竟看的吴音儿有些怯意。

洛雨辰开口,冷道:“吴音儿,注意你的态度,师父早就让你滚了,还能在宴席上待着,就管好你的嘴巴。”

“你!”

吴音儿咬牙,却说不出话。

吴侍郎和洛大人都拽开了自己的女儿,吴音儿哼了一声,不再言语。

洛大人将里面发生的事情三言两语和洛雨辰叙述了,洛雨辰眉宇间的焦急更甚,可侍卫在门前守着,依旧不让她进去。

众人讨论了几句,本准备散去了,忽是杜宇迈步前来,又吸引了不少的目光。

杜宇站在门前,侍卫又抬起手,道:“圣上有令,任何人不得入内。”

杜宇没说话,只睁开眼看着侍卫。

他的眼眸漠然,侍卫同他对视半晌,垂眸开口道:“小的这便为杜大人通报。”

慕烟在一边瞧着,忍不住开口问道:“陆叔叔,杜宇又不像父王眼睛里会长刀子,为什么侍卫还给他开后门?”

陆维琛感慨了一下慕烟“长刀子”的形容甚是形象,又蹲下身开口道:“每次你父王回宫,杜宇就在皇宫练习武功,皇宫的侍卫都被他打过。”

慕烟眨眨眼,“杜宇这么能打?”

“嗯。”

慕烟看着杜宇,思索道:“父王身边有能打的杜宇,有碎嘴的陆叔叔,嗯,足够了。”

“没错……嗯?你个小鬼,说谁碎嘴?!”

“陆维琛,注意你对本世子的态度。”

“……”

秦铁树和花骨朵,你们能不能别在里面谈恋爱了,出来管管你们家儿子!

……

紧闭的殿门之内,气氛甚是诡异。

侍卫上前请礼,道:“陛下,杜宇求见,说是有关此案。”

秦止应声,“臣让杜宇一路跟随王妃,王妃是否被诬陷,一问杜宇便知。”

闻言,圣上抬手道:“宣。”

太后又冷嗤一声,道:“老五,杜宇不是你的人?”

“母后忘了,杜宇确实是儿臣的人。”

“你!”

君令仪听着秦止和太后之间的对垒,忍不住偏头又看向秦止。

原来她觉得秦止的话甚少,如今看来,这般才叫不说则已一说气死。

秦止的眼眸看向前方,轻声道:“王妃,口水。”

我是另一个

我是另一个第二集

界山很大,方圆数十里左右,固然无法和无相山相比,更不能和万象山相比,却也是一座巍峨的山脉。

山腹当中,面积当然不小!

对于矿脉,风北玄当然不陌生,就算在这个世界上,他也曾经在赵王国的时候,洗劫过他人的矿脉。

当然,罗家的那条所谓矿脉,和这里远远不能相比!

当到达矿脉所在之地后,就算是风北玄,都大开了眼界,那正在被挖掘之地,犹若是一条巨龙般,让人毫不怀疑,整体的长度,是否已经横穿了整座山脉。

“这位师兄,我无相殿的这条矿脉,除却我们的人外,其余者,是否都是当地请过来的人?”

“少主客气了,我叫姜云,当不起少主如此称呼!”

那带路的,名为姜云的人连忙应道:“外部区域,都是请来的人在挖掘,内部之中,都是我们自己人,或者是一些,永远都没可能离开的人。”

每一大势力,都会有俘虏之类的人,而这些人,自然就把他们当成了免费的劳力,对于这些,风北玄自然不会有任何的仁慈之意。

“对了少主,方才那些人,其中的那个,好像是黑榜第六的苏放,他怎么和少主您在一起?”

这些事,姜云不该过问,又生怕风北玄第一次来死亡地带,不熟悉这些人,从而被蒙骗了。

洪磊连忙将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完后,姜云神色顿寒,冷喝道:“这许东则还真是该死,也幸亏少主实力非凡,不然的话……”

不然会怎样,他真的不敢多想。

“少主,您请!”

不久之后,便到了山腹的最深处,在这里,可以看到山壁之中,被开凿出许多个深不见底的山洞,而每一个山洞中,都有着不少的人在劳作,一切井井有条!

“穆长老!”

姜云等人,带着风北玄来到了一位老者面前,立即介绍道:“穆长老,这位,便是少主,少主,这是主管此处的穆长老。”

“属下穆长清,见过少主!”整个无相殿中,不算百木七老,便也只有聂西来这位殿主,以及司空玄这执法队的大首领与丁戍三大长老,在风北玄面前,还能摆摆资格,其余所有人,不管资格有多少

,该有姿态,就应该有。

“穆长老辛苦了!”

无相殿在死亡地带,共有好几处矿脉,坐镇每一处矿脉者,都类似穆长清这般,有着玄关境巅峰的修为。

固然这样的修为,在死亡地带不算最顶尖,到底是无相殿的矿脉,轻易也不敢有人来捣乱。

“不辛苦,为宗门效力,是我等应该的。”

穆长清客气了一声,接着说道:“宗门传讯,属下已经收到,少主请先休息会,晚些的时候,属下带少主去察看一下。”

“穆长老,少主此行前来,在路上遇到的截杀!”

“少主,怎么回事,你有没有事?”

听完了姜云所说的后,穆长清连忙道:“少主放心,还请少主先去休息,属下马上传讯回去,约莫三天后,宗门就会收到消息,事情的起始,必然会查个清楚明白。”

“也好!”

既然人都到了,风北玄也不太着急,反正离天鼎城的拍卖会还有半个月,时间上绰绰有余。

他倒是对所谓的传讯很感兴趣,他们这一路过来,好些天才赶到,居然传讯的话,只要三天时间,不愧为无相殿,底蕴果然不简单。

“对了穆长老,界山外的苏放等人,如今已经被我收复,去安排一下他们,有什么事需要他们办的,尽管去吩咐。”

“苏放?黑榜第六的修罗手苏放?”

穆长清闻言不由又是一惊,他听了姜云所说的事情,可是还不知道苏放等人已经被风北玄给收复了。

黑榜第六,不仅代表着苏放的强大,更代表着这家伙的心狠手辣,如此的一个人,如果有那么容易被收复的话,早就不在黑榜上了。

对于风北玄的实力,穆长清已是没有半点怀疑,可听到这话,仍然震惊非常。

风北玄道:“他们已经被我种下了神魂烙印,放心,不会有大问题!”

穆长清不由感叹:“少主好手段!”

多年来,死亡地带的各大势力,无不想收复黑榜上的那些家伙,却从未成功过,风北玄一来,就收复了苏放,这要是传了出去,风北玄之名,只怕会立即响彻死亡地带。

在这里安排的地方,休息了约莫个把多时辰后,穆长清赶了过来。

“少主,许东则的事情,已经传回了宗门,相信很快,宗内的那些败类就会被揪出来。”说起这事,穆长清一脸的森冷,风北玄现在的身份何其重要,关乎着无相殿的未来,虽然说,没有了风北玄,日后或许还会有出色的天才出现,但,若是风北玄出事,无

相殿岂不是成了一个笑话?

堂堂无相殿少主,外出办事居然被自己人出卖给杀了,这不是笑话是什么?

风北玄笑了笑,道:“穆长老,说说这里的麻烦吧!”

“是!”

穆长清整理了一下后,说道:“事情是这样的,这条矿脉,最近一段时间中,总是无缘无故的,附近的妖兽会过来捣乱。”“虽然规模都并非很大,很快都被解决,可是,经常会这样发生,而我们却找不到关键原因是什么,这很令人费解,尤其是近俩个月来,妖兽的骚扰,似乎越发的密集起来

,那等规模好像也在变大,属下无法应付,故而救助了宗门。”

风北玄问道:“可不可以排除,是人为的原因?比如,我无相殿的那些对手们?”

死亡地带,接邻三大超级势力,除却无相殿外,还有俩大超级势力,能够配成为无相殿对手者,唯有另外俩大超级势力。

“可以排除!”

穆长清道:“当我们觉察到有些不对劲的时候,就派人暗中的在留意,并未在其中,找寻到和另外俩大超级势力有关的线索。”

风北玄再道:“既然妖兽袭击的次数已经不少,有没有抓到活口问一下?”

穆长清摇了摇头,道:“正是这一点,才格外的奇怪。”

“怎么说?”

“那些妖兽,居然都像是死士一般,被我们发现后,便是拼力一战,在落到我们手中之时,就会立即了断了自身的性命。”风北玄不由一怔,这些妖兽,这么的不惜命?

我是另一个

我是另一个第三集

四个棺板上,写有四个红色的大字!

像油漆泼,像鲜血洒。

自己笔锋狰狞,就像是棺材里有人在临死之前,咬断了自己的舌头,用血,写下的这四个字!

怨气滔天。

就连站在棺材旁边的三个人,也忍不住变色。

“这是有人在对我们江家发起战争!”

董叔盯着脚底下的四个字,脸色阴沉的都要滴出水了!

“偷我捷克狼犬杀死不说,竟然还做出这种不知死活的事情,少爷你不用担心,最多两日,我必定将此人找出来,将他碎尸万段,以解今日之恨!”

“带走!”

董叔用力挥手,身后跟来的保镖立即向前,开始清理现场,将散落的棺材板,和狼犬死尸,一并抬进开来的集装箱车内,然后率队离开。

秦凡一个人在门口站了半天。

总觉得这件事情有些蹊跷。

狗场的戒备等级,在沈家所有的地方,也就仅次于仙女坡了。

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如此凶残的捷克狼犬从狗场里带出,打死,又悄无声息地送到自己家门口……

这一系列举动,让秦凡觉得这口棺材并不是挑衅,或是某种威胁。

而是一个信号。

一个可能会让江家从今天开始,都无法安宁的信号。

“张岚死了,江岸桥死了,江家覆灭,只有方天下落不明……”

秦凡深深吐了口气,转过头对陈思璇问道:“最近集团忙吗?”

陈思璇楞了一下,随即摇头,“还好,现在主要是重新接手江流之前拿走的一半股份,还有两天就可以完成,你是有事吗?”

看着秦凡。

陈思璇心口莫名地有些期待。

“没事,最近最好不要在集团加班,早点回家,记得让小区里的安保加强……算了,指望这些人也没什么用,不要总是一个人,注意安全就是了。”秦凡思索着说道。

“嗯,我知道。”陈思璇重重点头。

“对了,晚上来我家吃饭吧,今天下午集团没什么事,我回来会比较早,正好煲汤给你喝啊。”陈思璇犹豫了半天,还是鼓起勇气说道。

“好。”秦凡下意识点头。

陈思璇顿时欣喜若狂,却依旧保持着高冷的姿态,欣喜说道:“那,那晚上见!”

陈思璇走了。

秦凡还一个人站在门口,盯着地上的草坪看了半天,把电话打给了吴雄飞。

“夏梦现在还住在她的私人病房吧?”电话接通后,秦凡开门见山问道。

“是的秦少。”吴雄飞说道。

“今天给她换个病房,找个没人住过的,谁也别通知,你自己一个人去办……再找个人住进夏梦的病房,不要让人发现,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随即应道:“我现在就去办。”

“呼……”

挂断电话之后,秦凡深深吐了口气,抬头看着远处天空中隐隐布满的乌云,呢喃说道:“但愿我的推测,都是错的吧。”

当天晚上,秦凡在陈思璇家吃过饭之后,就又回到2号别墅住下了。

不出意外的。

董叔安排了十几名保镖蹲守在别墅附近,以备不测。

……

同样是在这个夜晚。

这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夜晚、

除了严防戒备的沈家,和怒火滔天的龙帮之外,黎家,也不平静!

黎家议事大厅!

黎的第二代,第三代,甚至是第四代的骨干,齐聚一堂!

这个会议,由黎贵主持。

“黎贵,我让你去收买董铭,让他帮助咱们在明天晚上,打开江家的后门,让我们的人进去,这件事,应该没什么问题吧?董铭这种看家狗,舍得拒绝一个亿?”

黎翔,也就是黎燕的公公,那晚在江家聚会上,三个人一同被送往狗场,关进狗笼子里的,就有他和他的儿子和儿媳。

“是啊,这一次行动成败的关键,全在董铭这个老东西的身上,行动之前必须将他拿下,要不然,沈家的戒备,可不是那么好突破的。”

“呵呵,一个老匹夫而已,说是管家,其实就是沈家的一条看门狗,用一个亿去砸这种看门狗,简直就是便宜了他,你还怕他拒绝不成?”

“而且有哪些人帮我们搞定一切,我们只需要按照计划中的步骤去做就可以了,实在不行,把老匹夫给直接杀了,再解决掉那些看门狗,以我们黎家在南都的人脉资源,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

“都安静!”黎贵满脸阴沉,凶狠的目光扫向四周,让大厅里迅速安静了下来。

“我已经找人给董铭通过气了,董铭这个老东西跟着沈建平打拼了几十年,可以说沈氏集团有半壁天下,都是他打下来的,但这么多年来,他却一点沈家的股份也没有,甘愿一直当个下人,对我的条件也置之不理,看来只能从其他地方下来,才能保证明晚的行动成功了。”

“我就知道这个老匹夫跟条狗一样,给点屎吃就冲人摇尾巴,妈的干脆把他先干掉!没有了这个领头狗,沈家的那些人还不都是一团散沙,我们想怎么进,就怎么进?”一个身材纤瘦,神情阴鹜的青年男子冷声说道。

“想杀董铭不太现实,这人一直都待在仙女坡里面,除非急事一般不会轻易出来,而且功夫了得,暗杀不成功很容易就会变成明面上的当众杀人,我们黎家现在才刚刚复苏,还没有能力去解决这么大的事情。”黎贵摇头否决。

“那就找个理由,把董铭这老东西骗出来不就完了?”青年男子无所谓地说道,“他不是一直很关心沈建平的独子,秦凡吗,而且这个秦凡又没有住在仙女坡,我们先把秦凡控制住,然后再把董铭给骗出来,这样手里既拿住了沈建平的命根子,又干掉了董铭,一举两得的事情,有必要弄这么麻烦吗?”

“秦凡已经被保护起来了。”黎贵有些怨念地说道,“谁知道上面那些人是这么想的,居然搞一条死狗扔在他家门口,这不是摆明了告诉沈家,未来可能有麻烦么,搞的秦凡别墅门口,几十个全副武装的保镖守在那里,再加上隔壁别墅里,住的陈思璇,随便动哪一个,另外一个就会支援,根本就没有下手的机会!”

“黎贵,你到现在也没有告诉我们,到底是谁这么大手笔,居然敢顶着沈家的势头,要让我们黎家东山再起,给钱给势不说,甚至要帮我们干掉沈家,连江家都在沈家手里没有坚持住几个回合,这个人,真有这么大本事?”

见黎贵提到上面的人,家族里,立即有人提出心中的疑问。

黎家自从被沈家全面制裁之后,短短几个月过去,从上百亿的资产到现在,连维持家族开销都变得十分困难,甚至节俭开支,让在国外念书的那批后人全都回到国内,否则等来年,恐怕连学费都支付不起,被强制退学了。

但也就是在这个节骨眼上。

在整个黎家几乎绝望的时候,黎贵叫来他们,告诉来自北方一个非常强有力的人,要出钱出力,帮助黎家完成复兴,甚至要超越陈家,成为南都第一大家族。

并且第一步,出钱,他们已经做到了。

似乎不费吹灰之力。

他们被沈家打压的一些产业,迅速开张,就连启动资金,也都帮他们准备好。

但这一切的前提,是黎家全家上下,必须配合他们,完成对沈家的行动!

“先不要管他们有没有这么大的本事,关键是,我们在明天之前,必须搞定他们提出的要求,秦凡现在根本是不敢出门了,所以我们……”

还没等黎贵把话说完。

就听见人群中,忽然传出来一个声音说道;“不就是让秦凡出门嘛,明天中午,你们带人去南大校门口的川菜馆子埋伏好,我自然有办法让秦凡出现!”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