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悲歌

命运悲歌
  • 主演:戈洛·欧拉,路易斯·海耶尔
  • 导演:Jonas,Rothlaender
  • 地区:德国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德语
  • 年份:2016
年轻的医生法比安前往里斯本区追求分手女友的心,在关系淅暖的同时,法比安的妒忌心再度让他们的关系迎来了考验.

命运悲歌第一集

乔夏放眼看过去,居然是一脸孤冷的楚傲天。

他回来做什么?

楚傲天推开门,也自然看到了从洗手间里出来的乔夏。手里拿着一盒创可贴,放在了玻璃桌上。

没有做任何停留,离开。

昨天晚上,乔夏滚到沙发下后,他虽然没有过问,但是随后他闻到了空气里有一丝血腥味。做他这一行,对这个味道太敏感了。

看到楚傲天这样的举动,离得远没有看清楚他手里的东西,乔夏有些莫明其妙,走近一看,居然是一盒创可贴。

真是个怪人!

拿上创可贴,乔夏追了出去。

“楚傲天,要不要一起吃个饭?”乔夏对离自己没有几步远的楚傲天喊道。纯粹是感激,她不喜欢欠人家人情。

反正她也饿得慌。

“没空!”楚傲天径直走着,没有回头。

“你不该是白天休息,晚上上班的那类型的人物吗?”乔夏和楚傲天一起走进电梯,嘴也没闲着。“走吧!好逮我们也共渡了一晚上。”

楚傲天睨了她一眼,冰冷无情的依旧吐出两个字。“没空。”

“你要不要这样子!”每次楚傲天这个样子,就让乔夏想炸毛。

白天的七号公馆退却了晚上的疯狂与喧嚣,意外的安静。

楚傲天和乔夏一前一后下了电梯,很少能见到这番景象,就连平时嗨到爆的一楼这个时候连一个人都没有。

乔夏跟着楚傲天出了大门,才发现时间已经不早了,早已经中午时分。

外面候站着一个黑衣男。

替楚傲天打开门,在黑衣男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乔夏就钻了进去。对着楚傲天露出笑脸,“请你吃饭,就当谢谢你,回报你送给我这盒创口贴吧。”

“BOSS……”黑衣男寻问楚傲天的意思。

“开车吧!”楚傲天说完,将头撇向另一边,冷淡的看向车窗外。

黑衣男关上车门,坐回驾驶座。

“楚傲天你想吃中餐,还是西餐还是法国菜?”乔夏坐在车里显得特别兴奋,一觉睡醒了,精神特别棒棒的。

像是料定楚傲天不会回答,乔夏对前排的黑衣男说:“直接去煌庭吧!”

黑衣男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自家BOSS,见他没有说话,像是默许了乔小姐的意思。在前面的路口,拐弯朝乔小姐说的地方开去。

“帅哥,你叫什么名字?”乔夏自来熟的拍着前方椅背,问。

黑衣男手一抖,差点没握紧方向盘,看了一眼后视镜,BOSS没反应。他反而冷汗直冒,强扯出一抹笑,“乔小姐,叫我小赖就好。”

“好呀!等会一起进去吃饭吧!”反正请一个人也是请,多两个人反而热闹些。楚傲天太冷沉了,不怎么说话,不好玩儿。

小赖尴尬的说:“不用了,乔小姐!”

他在BOSS身边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和BOSS一起吃过饭,而且BOSS向来像一块寒冰似的,不用一起吃饭,他都害怕得很。

“别客气嘛。”

“真不用了,乔小姐。”

黑色的卡宴停在煌庭门口。

乔夏也不强人所难,先下车。

“楚傲天,走吧!”

楚傲天看了一眼车窗外的乔夏,最后还是选择下车。

楚傲天的腿很长也很均匀,包裹在黑色的西裤里,看上去修长又笔挺。

小赖看着和乔小姐一起进餐厅的BOSS,不仅很意外,也很惊喜。

从他呆在BOSS身边,就从未见过BOSS身边有其他女孩子出现过两次以上,更别提一起吃饭了。以前也有不少女人围在BOSS身边转悠,想勾搭BOSS,但最后都没了下文。

其实他看BOSS身边有个小女朋友,也挺好的。至少不用走到哪都孤零零的一个人,也只有陆少和程少两个人能靠近。

陆少也结婚了,程少天天围着女人转,BOSS也有点自己的私生活。

如此想着,小赖将车停靠在一边。

乔夏和楚傲天走进餐厅。

简单的lotf风格,看上去非常有格调。

里面的服务人员热忱的招呼:“先生,女士,中午好!请问几位呢?”

“两位!给我安排一个大一点的桌儿。”乔夏手指比划了一个二。

“好的,女士!”

服务员带领乔夏和楚傲天朝里面走去。

“女士,你看这个位置合适吗?”服务员微笑的问道。

四个人的位置,看上去挺宽敞的。

乔夏点头,“把你的菜单给我看一下。”

乔夏和楚傲天分别入座。

乔夏看着菜单,先点了几样自己喜欢的喝的,又点了几样小吃。“给我们上快点!”她真的是饿极了,感觉自己现在能吞下一头牛。

然后将菜单递给楚傲天,“你看你要吃什么,尽管点,别替我爸省钱。”对,她又不赚钱,花的都是家里老头子的,这一顿说是感恩餐,那肯定也是算在老头子头上。

进来的时候,她就想好了,回家就告诉老头子,今天请楚傲天吃饭了,让他报销,没准还能小赚一笔。

反正自从上次经过乔轩那件事,老头子一直觉得楚傲天是大恩人。

楚傲天翻着菜单,随意点了两个特色菜,就将菜单递还给了服务生。

“好的,先生,女士,请稍等一会儿。”

“美女,厕所在哪?”乔夏问。

“女士,这边直走左拐就到了。”服务员撕下菜单,指引着。

“谢谢!”然后乔夏将包包留在凳子上,人就往厕所方向走去。

等乔夏从厕所里出来的时候,除了她点的两个大菜,其他的菜都上齐了。

楚傲天并没有等她的意思,自顾自的已经先吃起来了。

“你还真不客气,都不等我一下。”乔夏坐下咕哝道。

楚傲天真的是从骨子里犯出一股冷劲儿,吃饭的时候,乔夏跟他说话,要么不说话,要么回一句,就没有两句过。

让向来话唠的乔夏也很憋闷。

“楚傲天,你是不是有病呀?不然的话,男人的手怎么可能老是冰冷呢?”乔夏肚子里有些干货垫肚,也开始好奇的问。

她知道的也就是,女人常年手脚冰凉也就是宫寒的什么东东,但男人,虽然她也不是经常碰楚傲天的手,但两次都冰冷刺骨,就跟他人一样,确实很奇怪。记忆中,家里老头子的大手以前经常牵着她,那真是常年暖和的。乔轩那小子,更不用说。君北的手,那也是暖和的没话说。就连家里佣人老伯干活的手,那都是热和的。

命运悲歌

命运悲歌第二集

姚伊一也真的没有想到姚雁城现在就喝的醉醺醺的,而且真的是在酒吧里,她到了他说的酒吧,一进去乌烟瘴气的,姚伊一很讨厌这样的环境。

看到了姚雁城以后姚伊一拉着他出了酒吧,两个人就在酒吧门口的台阶上坐着。

“爸,您这是干什么?怎么大白天的就喝成了这个样子?这是什么地方啊?卖淫嫖娼吸毒的比比皆是,你怎么能来这种地方跟这些人混在一起呢?”

姚伊一真没有想到她就出去拍了几个月的戏,居然他们夫妻两个的关系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姚雁城突然跟变了一个人一样。

“伊一,你不用管我,我觉得在这里我过得特别痛快,特别舒坦,只要我给钱,我想怎么发脾气就怎么发脾气,从来都不敢反驳我,多爽啊。”

姚伊一听到这些话真是不敢相信,这些话是从姚雁城的嘴里说出来的?她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确定他也不发烧。

“爸,你头脑还清醒不清醒啊?怎么能说出这种话?你知道,您发了一顿脾气离家出走之后,我妈有多担心,有多伤心吗?”

“她伤心?”姚雁城一听到这个就恼怒不已了,“她什么时候真正的关心过我?她爱的人从来都只有她自己,她就是一个自私自利贪婪虚荣的女人。”

“爸,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妈呢?”  “难道我说的不对吗?她不是这种人吗?”姚雁城情绪很烦躁的说道,“我受够了,我真的是受够了,我都已经忍了她这么多年了,这次我是直接忍不下去了,我要跟她离婚,我必须要摆脱掉这个女人!

本来严琳说离婚姚伊一也只是觉得是一时气话,但姚雁城说出这两个字,那基本上就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

“你们两个都一大把年纪了,离婚说离就能离吗?”姚伊一真的也是服气,“为什么啊?就因为姚伊星?就因为那次她要户口本我妈没给的事?”

“是因为这件事,但也是因为这件事让我彻底的忍够了。”姚雁城说到这里特别的有情绪,发完了脾气之后,然后他的情绪一下子就down落了下来,眼睛发直,很无神的看着前方,像是想到了什么。

“我这两天一直会想到方蓉,一闭上眼睛就是她,那是一个多么好的女人啊。”

方蓉是姚伊星的妈妈,是他的结发妻子,都已经去世这么多年了,他突然还会想起她?

“这就是命啊……如果当时方蓉没有出意外,就我们一家三口,那该过得多幸福啊,我真的是对不起伊星,她从小就没有了妈妈,我这个爸爸当的也不负责任,没有尽过一个做父亲的责任啊……”  姚伊一听到这些话就好像有耳光打在自己脸上,那种感觉是一种醋意,更是一种恨意,她就是姚雁城的掌上明珠,姚伊星就是一个不受宠的女儿,现在可好,他满脑子想的都是姚伊星,还有他那个去

世的老婆。

“那你这是什么意思?是一种忏悔吗?是对谁的忏悔,是对你大女儿?那对我们呢,特别后悔娶了我妈,特别后悔生下了我,现在怀念你们当时的一家三口了?”

姚雁城很痛苦的笑了,很凄然,缓缓的说道:“所以说这就是命啊,谁也改变不了的命。”

姚伊一听到这里算是完全的听明白了,他就是觉得对不起姚伊星了,所有的错都推到了她们母女两个的身上。

“爸,我看您还真的是受了刺激,现在就算你真的对她忏悔也晚了,人家都已经跟你断绝关系了,她现在已经不认你这个父亲了。

你说出来在这里消遣很爽,但你手上还有几个钱啊?你手上的那点积蓄也都是她给你的,花光了就没了,人家不认你了,钓了个金龟婿,跟你也没有关系了。

以后你靠谁养啊?还得靠我养,我马上就要成为大明星了,您不高兴吗?她离开了姚家,我们一家三口也可以过得很好,何必……”  “不好!”姚雁城很是抗拒的说了出来,特别的抗拒,“我受够了,我已经受够你那个妈了,我过得一点都不好,你说我哪里还像个男人?我窝囊死了,我真的是窝囊死了,我这次必须要跟她离婚,必须

要跟她离婚!”  姚雁城现在已经是主意已定,看样子谁劝也不会回头了,姚伊一还是最后确定性的问了一句:“你真的要跟我妈离婚,你可想好了,如果你跟我妈离婚,我就会跟着我妈走,你什么都得不到,爸,已经

上了年纪了,不要再折腾了。”

“就因为上了年纪,我才不能再这么窝囊的活下去,这些日子我已经想好了,我要跟她离婚,必须离!”

姚伊一看他这个样子,这么坚决的样子,也不再说什么了,说什么也挽回不了了。  “那好,既然你们两个都已经确定了,那就这么办吧,反正现在你心里也只有你那个大女儿,不考虑我的感受了,一下子我们母女两个在你心里就成了罪人,您在这里继续喝吧,继续的醉生梦死,看到

最后没有一分钱的时候,你那个大女儿会不会养你?”

姚伊一对姚雁城肯定是很有感情的,但不想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对亡妻子的缅怀,都是对姚伊星的愧疚,那她这个小女儿还算什么?她还有什么好说的?

姚雁城也没有再说什么,起身又回到了酒吧,看着他进去的背影,姚伊一感觉像是失去了这个父亲,突然这个背影变得很陌生,陌生的让她完全不认识了。

姚伊星,是你在背后使了什么坏吗?导致现在姚雁城那么坚决的要离婚,甚至于对昔日里那么疼爱的小女儿,现在都不予理会了。  姚伊一长长的吐了口气,暗暗的攥起了拳头,眼眸紧紧的一缩:“姚伊星,今天你让我失去的,以后我一定让你一百倍的还回来!一定!一定!”

命运悲歌

命运悲歌第三集

陈阳笑了笑,他并没有应声,而是摆了摆手。小蝴蝶看到了陈阳的手势,笑了笑,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清了清嗓子,小蝴蝶故意十分温柔的对里面说道,“里面的小可爱听着,快把门打开,姐姐这里有好吃的糖果,

要不要吃啊?”

里面传出咚咚咚的声音,听起来是一个小女孩跑过来了。

“你是谁呀?”里面的小女孩问道。

小蝴蝶温柔的说道,“我是卖糖果的小姐姐,小朋友要吃糖果吗?”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又从门内传来一个声音,警惕而又小心的问道,“谁啊?我正拿着刀切菜呢,谁来啦?”在门口的陈阳听到这句话,第一是好笑,第二又觉得有些疑惑,要是正常人家来了敲门的客人的话,不说第一时间给开门吧,先声明自己正拿着刀切菜算怎么回事?给自

己壮胆吗?

不过陈阳也没有多想,他一甩头,把这个问题抛给了小蝴蝶。

小蝴蝶清了清嗓子说道,“张女士您好,我是电视台的记者,我想来采访一下您可以吗?”

木地板传来了一阵踩踏声,陈阳在外面从声音的强度可以判断出,应该是张红来到了门前。

“你真的是记者吗?”张红的声音明显还有所疑虑,有些不太放心。小蝴蝶显然对这样的问题有着丰富的处理经验,她诚恳的说道,“没错,我是记者,张女士这一点不用怀疑,在前段时间的车祸发生现场,你应该见过我才对吧?我说第一

时间进入现场进行实况报道的。”

听到小蝴蝶的这样一番话,张红赶快从猫眼里探头去打量,她那晚对于小蝴蝶的认识很模糊,也只是匆匆一瞥罢了。那晚张红大部分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失声痛哭的小女孩身上,对于什么记者不记者的,倒是没太在意,但是从猫眼里这么仔细一观望,也很快就认出来了相貌出众的小蝴

蝶。

连忙哗啦哗啦的把门打开,张红这才出现在了二人的面前。她这么一出现,两人都是吓了一跳,本来张红的颜值还挺高的,大眼睛,樱桃小嘴,皮肤也相对白皙,当天晚上虽然陈阳也没有过多的去关注张红,但至少二人是见过面

的,陈阳对于张红的观感还是比较好的。但现在看来,张红的精神就显得憔悴多了,顶着一对黑眼圈,头发也是干枯毛躁,整个人显得无精打采的,而且还一副神经过敏的样子,在确认了陈阳和小蝴蝶的身份之

后,一双眼睛不停的往外打量,似乎是在确认后面没有其他人一样。把陈阳和小蝴蝶让进屋里,众人还没来得及说话,那个小女孩率先伸过手来,她躲在张红的身子后面,一双圆溜溜的黑眼珠子往陈阳这边打量,似乎是在确认陈阳的身份

,终于,小女孩怯生生的叫道,“叔叔!骑摩托的叔叔!”

陈阳万万没想到,这个小女孩竟然还记得自己。

他蹲下来,让自己变得没有那么高。

笑着看向小女孩,陈阳道,“小丫头,我们又见面了。”

“你是那天那个带头抗议的大英雄?!”张红的心思一直是乱七八糟,精神面貌萎靡不振,可是在小女孩认出了陈阳之后,张红也认出了陈阳,顿时是惊呼道。陈阳摇了摇头,他有些惭愧的说道,“没有没有,我才不是什么大英雄,我就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真要说英雄的话,领养这个小女孩,并且照顾她的您,才是真正的英雄

。”

张红俏脸微红,连忙摆手道,“晶晶很听话,我不算英雄,我也是个普通人,我就是……就是怕,怕我照顾不好晶晶。”

陈阳往前走了两步,他轻轻的揉了揉晶晶的头发,“原来你叫晶晶啊,你真的很幸运,能够找到一个对你那么温柔的人。”

晶晶并没有躲避陈阳的抚摸,她眨巴着一双大眼睛,似懂非懂的看着陈阳,一脸懵懂的看向张红。

15分钟后。

在张红家的沙发上,陈阳等人分主宾落座。

张红似乎一直在强撑着,她看起来有些萎靡不振,“我去给你们倒杯水喝吧?”

陈阳连忙摇头道,“不用,我们都不渴,你先休息一会儿吧,红姐,我看你精神不太好,难道是晶晶不乖?闹的?”

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张红苦笑着说道,“当然不是,晶晶很乖,我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另外一件事情,不过……唉!”

陈阳注意到了张红似乎有什么难言的苦衷,他对小蝴蝶使了个眼色,小蝴蝶顿时是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

“来,晶晶啊,跟姐姐去吃糖,那叔叔和阿姨谈事好不好啊?”小红蝶又是哄又是骗的,把晶晶带到了卧室,一边吃糖,一边玩玩具去了。

客厅里只剩下了陈阳和张红。

陈阳对张红说道,“红姐,我相信没有什么问题是解决不了的,现在这里就剩下我们两个人了,红姐有话也不用藏着掖着。”

神情有些紧张,同样张红也有些委屈,她看着陈阳,低声倾诉。

随着张红的叙述,陈阳皱紧了眉头。原来晶晶除了有个妈妈之外,还有一个舅舅,本来晶晶母女过日子过得最苦的时候,她那个舅舅不管不问,现在要是晶晶的妈妈是死在其他的意外之下,那还好说,但她

妈妈是被法拉利撞死的。

这下晶晶的舅舅可算是抓到发财的机会了,可以从南方打工的城市跑回来,说是要给自己的妹妹奔丧,但其实最大的目的,还是为了要争取晶晶的妈妈的赔偿金。

本来张红都快要争取到晶晶的领养权了,但是经过晶晶的舅舅这么一闹,领养权算是批不下来了,毕竟人家是有血缘关系的。这么一来,双方就开始了对晶晶的抢夺,晶晶的舅舅时不时的跑过来闹,搞得张红和晶晶的日子根本就过不下去,而另外一边,李智的父母也一直没有就赔偿金和对死者

的善后事宜表态。

夹在李智父母和晶晶的舅舅之间,张红可以说是承受了巨大的压力。陈阳习惯性的摩挲着自己的下巴,静静的听着,双眼之中时不时的闪过一道凄冷的寒光。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