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司令

新加坡司令
  • 主演:Tiffany,Bolton,Rena,Riffel
  • 导演:James,Hong
  • 地区:美国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00
希腊1990年一部极其变态的18禁级别的黑白cult名片,在希腊本土曾遭禁映。简介:影片讲述一对专门虐杀仆人的变态母钕,如何监禁一名私家侦探,作为泄欲和施虐的对象。

新加坡司令第一集

“龙界?”叶青一声惊呼,他岂止是听说过龙界啊,这可是一个大名鼎鼎的存在啊。

上古之前有远古,远古之前有太古。

如果说上古是人神并立的时代,那么远古时期,便是神族主宰一切的时代。当时的人族,只是处于萌芽的时代,乃是三位大帝掌管人族的时代。但是,当时人族式微,神族势大,所以才有了光明神族和黑暗神族的对立。这种情况,直到上古时期方才发生了改变,佛道魔的相继出现,让人族逐渐有了与神族抗衡的实力,方才有了上古的人神大战。

而在远古之前的太古,则根本没有人族神族什么事情,那个时代,完全是由龙族掌管一切的时代。那个时候的龙族,便好似远古时代的神族,甚至比远古时代的神族实力更强大。而那个时候的神族,则好像远古时代的人族。神族慢慢发展,最后方才将龙族击败,彻底获得了这个世界的掌控权。

不过,龙族虽然是被击败,但并非是被彻底灭杀。不管是人族,还是神族,对于龙族都处于极度的提防当中。当时龙族和上古时代的神族一样,也创立出了一个独立的空间,这个独立空间,便是龙界。

这个时候,血衣和尚突然说起了龙界,叶青的心自然立刻悬了起来。这里遍地都是龙血木,莫非,这个地方便是龙界了?

血衣和尚仿佛看出了叶青心中所想,他微微点头,道:“这个地方,便是太古时代的龙界!”

“这里……这里真的是龙界?”叶青瞪大了眼睛,这可是一个非常震撼的消息啊。这里就是龙界,就是那个龙族创立的世界?这样的消息,换成是谁听到,都得震撼至极啊。

血衣和尚道:“太古神族和龙族的大战结束之后,龙族消失不见,而龙界却还在。只不过,太古一战,龙族和神族的破坏力实在太强了,将整个龙界也打得破烂不堪,变成了一个残破的世界。龙族消失之后,这龙界便成了神族的战利品,被神族所得到。”

叶青点了点头,这些事情,阎君倒是跟他说过。便是因为这龙界落到了神界的手中,所以,当初与佛道魔联手创立小六道的那个神族高手,方才将整个龙界的灵气灌入这小六道当***应了小六道当中充沛的灵气。

“当时小六道建成之后,因为缺少灵气,所以,那个神族高手便将这片残破的龙界盗了过来,连在小六道当中,将龙界的灵气灌入小六道当中。”血衣和尚看着叶青,道:“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这小六道当中方才有了这源源不断的灵气,有了现在你所见到的一切。否则,没有灵气的话,便是有空间,那也仅仅只是一片荒凉之地而已!”

叶青心中震撼,原来这龙界是这样的缘故出现在这里的啊。他深吸一口气,看着四周的龙血木,道:“龙界应该是一片很大的范围啊,为什么是放在那个山洞当中的呢?”

血衣和尚看了叶青一眼,道:“那个山洞当中的,只是进入龙界的入口,并非是整个龙界,那只是一个空间的节点而已!”

叶青恍然大悟,看着四周这空间,心中不由感慨。当初那位神族高手,将整个龙界盗出来,用来供应小六道的灵气,应该是费了不小的力气吧。而且,最为关键的是,他身为神族的人,做出这样的事情,神族肯定不会放过他的啊。既然是神族的人,他为何要做这样的事情呢?

“这位神族高手,和人族是什么关系……”叶青看着血衣和尚,道:“他身为神族的人,却做出这样的事情,这等于是在背叛神族啊!”

“这个我倒是不知道,但是,神族当中并非每个人都是对人族敌对的!”血衣和尚道:“其实,在远古时期,有很多神族与人族的关系是很好的。当时还有不少神族提倡人族和神族并立,可以用联姻的方式来促进人族和神族之间的关联。而这位创建小神界的神族高手,便是这个提议的倡导者!”

“是吗?”叶青不由惊愕,想不到,远古时期,人族和神族的关系竟然是这样的啊。

“不过,后来随着人族逐渐势大,而当初那些与人族友善的神族也逐渐被人排挤,最后神族的大权全部掌握在了那些敌对人族的人手中,所以才有了后面的人神大战!”血衣和尚轻声道:“如果一开始神族便一直敌对人族的话,那人族是根本不可能有发展的时间,又如何能与神族并立呢?所以,远古时期,可以说是人族的一个缓冲时期,正是因为有了缘故时期的人神融洽,方才有了后世的佛道魔,方才有了人族与神族对抗的资本!”

叶青缓缓点头,血衣和尚这说的倒是真的。如果没有远古时期的缓冲时间,只怕人族早已经在远古时期就被彻底灭了,哪里还有后面的事情呢。

转头看了看四周,叶青突然问道:“这里就是太古时期的龙界,那这里会不会还有龙族存在呢?毕竟这么一个龙界,或者会有龙族残留下来呢?”

“整个龙界,早在太古时期,就没有龙族了!”血衣和尚看了看四周,道:“我在这里十几年的时间,在这里面走过很多次,我也没有见到过一个龙族!”

叶青舒了口气,龙族的实力极强,而且对人族神族都是极其敌对。如果这里面有残留的龙族,那可就危险了啊。

“那这里面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叶青问道,既然血衣和尚让自己进来这里面,相信这里面肯定是有什么东西吸引着血衣和尚吧。

血衣和尚缓缓点头,伸手指着远处的山顶,道:“你看那边的山上……”

叶青顺着血衣和尚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远处的山顶上,竟然有一个四四方方的石台。而这个石台,恰恰与他之前在山洞里面看到的那个石台是一模一样的!

新加坡司令

新加坡司令第二集

“怎么回事!?为什么大地会颤动?”

更能陈旭心身战栗的是,脚下地面颤动的真正原因,乃是因为诸多树根,竟拔地而起!

只见那原本承载着那微枯树叶的巨树,竟赫然站立起来!

犹如巨人一般,立于苍穹,诸多树根虽然已枯竭,甚至还掺杂着泥泞,但却犹如四肢一般令其站稳。

而那诸多树根枝叶,更是盘旋在半空,向着云千秋三人围绕而至!

不仅如此,那巨树更是裂出一道好似大口的裂痕,嘶吼声沉闷如雷!

“入侵者,死!”

足有百丈之高的巨树好似活了过来,俯视着三人。

这一幕,纵然不说恐怖至极,但也足够撼动陈旭两人的心神!

毕竟在这巨树面前,他们是那般渺小。

而且随着吼声响彻,那道道树根,竟化作难以捕捉的疾影,赫然向三人刺去!

“小心!”

再怎么说,柳念也是玉鼎宫的剑修天才,惊慌之余却也是御剑抵挡,周身绽放出道道剑花。

而陈旭的剑意更为高明,诸多佩剑漂浮于身旁,形成一道剑围。

然而令两人意想不到的是,剑锋与诸多树根交锋时,竟迸发出金属才有的嗡鸣,以及火花!

“这,这怎么可能?!”

感受着剑锋传来的反震之力,陈旭脸色惊恐,以他的实力,不说什么一剑分天地,可再怎么也是武极强者,劈江开山还是可以的。

但是,却只能勉强抵御着树根犹如疾风骤雨的攻势!

“这到底是什么怪物!?”

柳念也是连连躲闪,望着那火花迸溅的树根,丹凤眼中闪过抹畏惧,要知道,这树根都能和剑锋抗衡,如此算来……

一旦失手,这树根完全能刺穿自己的躯体啊!

武极境纵然肉身无漏,五脏六腑也是经过锤炼,可到底还是血肉之躯,不可能和兵刃相比啊!

最可怕的是,两人纵然御剑抵挡,可这树根却有上百道之多,很快便陷入了劣势,甚至若非云千秋抵挡在前,两人早已负伤。

“这是……精灵族的守护者?”

云千秋星眸冷厉,以他的见识,自然能认出来,这巨树并非妖魔,而是精灵族的守护者,类似于人族用来护宗守城的傀儡一样。

“看来,此地真是精灵族的遗址!”

不仅如此,这守护者的实力,已然堪比半圣!

因为,那未曾枯竭的树叶,乃是精灵族生命之树的叶子!

其力量之源泉,就如傀儡的核心,乃是由生命之叶提供!

而生命之树,乃是精灵族立足之根本!

生命之树,又称为世界之树。

在精灵族的历史当中,最古老的世界之树,乃是支撑宇宙,犹如苍天巨擎的存在。

而世间之生灵,都是此树孕育,随着无尽岁月以来,衍变为世间万族,但最早诞生的,便是他们精灵族。

这种传说,乃是精灵族内部流传,具体也不知真假,云千秋是不信的,因为人族传说中还说人族是万物之灵呢,谁知真假?

说白了,他最信奉的便是实力。

但除却传说外,生命之树的神秘与强大,云千秋却是深深知晓!

在宇宙万界,但凡有精灵族栖息之领地,只要有所规模,并非流浪或是被圈养,都有生命之树的存在!

生命之树,也是凝聚着浑厚无比的生命力,其存在,类似于人族九洲的万圣府,乃是一方精灵族至高的象征,也是信仰之图腾,而且本身就具备诸多玄奥!

就如人族立足需要有灵脉,各种城池一样,精灵族的根基,便是生命之树。

而生命之树的树叶,也是蕴含着适合精灵族的力量源泉。

与人族不同,人族可自行入圣,也可继承圣痕,而精灵族也有着种族之分,甚至族内地位很大一部分取决于血脉。

而那些精灵族的王室血脉,以及一些强大的精灵族,在成年之时,都可进入族内的秘境,摘取属于自己的生命之叶。

生命之叶一旦吸收融合,实力之提升将颇为显著,并且伴随其成长。

不仅如此,生命之叶本身就颇具不凡,凝于这巨树守护者当中,堪比给一具傀儡中融入圣痕!

单是圣痕,自然不可能就拥有圣阶实力,但也是颇为可怖了!

云千秋刚才注意,那生命之叶有些枯萎,俨然是因为岁月的消磨,毕竟千百年不变,数万年就不一定了。

饶是如此,在生命之叶彻底化为齑粉前,这守护者是不会灭亡的!

“嘭!”

诸多藤蔓树根,瞬间便将云千秋缠绕,陈旭见状眸光一振:“云公子!”

然而下一刻,却见金芒暴涌,犹如破茧成蝶一般,将藤蔓震成粉碎!

树根落于地上,很快便枯萎,随着灵力的余波,刹那间便化为一缕尘埃。

然而,纵然被斩断藤蔓,可随着巨树的嘶吼,竟以肉眼可见地速度便生长出来。

“云公子,这是何等怪物,我和师妹根本不是对手!”

不是陈旭太弱,而是在半圣级别的巨树面前,能苦苦支撑已经很厉害了。

毕竟,境界之差,仅仅一阶便判若云泥,年纪轻轻能到武极境已是天骄,也就云千秋这等存在才能不用常理衡量。

“这可不是什么怪物,而是精灵族遗留的守护者……”

云千秋悬空而立,望着那两处闪烁着暗红色光芒,犹如灯笼的树洞,那正是守护者的眸子,冷声道:我乃人族,并无恶意!”

此话,正是精灵语。

巨树的攻势明显一怔,诸多藤蔓树根停留在半空,然而,陈旭两人还未来得及喘口气,便听那嘶吼再次响彻。

“管你是何种族,入侵者,必死!”

刹那间,攻势更猛,陈旭拼命抵挡之余,却是险些吐血。

这怎么,连一点谈判的机会都不给?!

而且这巨树之强悍,俨然不惧怕群攻,甚至陈旭都怀疑,云公子的幻境,对这玩意貌似不管用吧?

然而却不见云千秋一片涌动灵力抵挡着藤蔓,脸色却是越发冰冷:“敬酒不吃吃罚酒?区区半圣就自以为无敌了?”

“火可焚木,金能克木,我看你是在找死……”

新加坡司令

新加坡司令第三集

魏衍看冯无畏实在太难过了,他抬手拍了拍冯无畏的肩。

这时候他才明白过来,这个世界最悲惨的事。

那就是明明自己就已经很难过了,却还要去安慰别人!

你说他到底惨不惨?

心里流着血,魏衍也不敢说,拿起酒瓶给冯无畏倒酒,“冯哥,咱们也算是粗人,根本就不了解那些女人一天到底在想什么。既然不了解,要么你就去了解,那么就干脆不了解!你说我说的是不是!”

“是!”冯无畏点点头,“我觉得你说的就很有道理!但是我想去了解,小韩却把自己封闭起来,压根就不给我了解的机会。魏衍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难过吗?”

魏衍扯了扯嘴角,还能为什么?

就因为被韩馨蕴当面拒绝了,面子过不去呗。

这话魏衍不敢说,他怕冯无畏受不了这个刺激打自己一顿。

他摇摇头,“不知道。”

“我就知道你不知道!”冯无畏叹气,“我之所以这么难过是因为小韩她是一点表现的机会都不给我。今中午吃饭的时候你也看见了,她跟我吵了起来,就因为那么点破事!”

冯无畏又叹了一口气,“其实那时候我就知道她要拒绝我了!真的,你说我这个直觉怎么就那么准呢?我当时心里猛地一个咯噔,我就想,小韩这是拿我之前的事给我打预防针呢吧!所以我才跟她理论,我就是不想她当面拒绝我啊!她哪怕是躲着我,我也还有机会再跟她相处,不管怎么样,我也能厚着脸皮去找她不是!”

“结果现在可好,她直接当面给我拒绝了,我就是想厚着脸皮,也厚不起来了。”

这事其实不止是冯无畏,就连魏衍当时也听明白了,韩馨蕴话里确实是有那个意思。

“哎,算了,冯哥,咱伤心就伤心一会儿,喝完酒醉一顿起来,咱们就好了。”

“来!”冯无畏举起酒杯跟魏衍用力的碰了一下,“今天不醉不归!”

三瓶白酒没喝完,两个人喝了两瓶,就醉的一塌糊涂!

冯无畏这个人酒品平时挺不错的,醉了直接趴下就睡,但魏衍这个人的酒品就……很让人一言难尽了。

他一个人坐在沙发底下,抱着手机给叶晓彤打电话,哭得一塌糊涂,“晓彤啊,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到底哪里不好了,你说出来,你说了我就改!”

叶晓彤今天难受了一天,现在接到魏衍的电话,听到他醉酒后哭得声音,她的心情反而好了一些,她柔声说,“魏衍,你喝多了,快去洗把脸去。”

“我不去!”魏衍就像个孩子似的,一个劲的猛哭,“我就是不开心,我就是不高兴,我就是想不通,晓彤,你为什么这样对我,你说!”

叶晓彤叹气,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跟魏衍说,总不能说她喜欢的人是冯无畏吧?

她要真说出口来,魏衍要么是瞧不起她,要么就要跟冯无畏绝交,这种事还真的不能实话实说。

“魏衍,你喝多了,等你清醒之后再给我打电话。”

叶晓彤挂了电话,浑浑噩噩了一整天,她现在觉得饿了。

她把手机带在身边,就怕魏衍又打电话来她听不到,结果她挂了电话之后,手机就一直安安静静的。

她想,魏衍估计是睡着了。

醉成了那样,不睡着才怪。

叶晓彤懒得做饭,也不想叫外卖,就泡了一包方便面,她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吃方便面。

电视屏幕上的忽然出来一段引人遐想的床1戏,叶晓彤吃面的动作忽然就顿住了……

昨晚虽然她喝多了,但是她脑袋却是清醒的,发生的所有事她都记得清清楚楚。

魏衍对她很温柔,那真是温柔到骨子里去了,怕她疼,他一直忍着,照顾着她的情绪,到了后来,他实在忍不住的时候,才放开了做。

就是现在想起来,叶晓彤都忍不住红了脸颊,那个男人,对她真的很温柔,温柔到……她开始有点想念他的怀抱。

忽然,门口传来一阵砸门的声音。

叶晓彤吓了一跳,她家门是有门铃的,是谁这么粗暴的砸她的门?

那动静,就像海啸一样恐怖。

“谁……谁啊!”叶晓彤放下筷子,慢慢的站起身,紧张的盯着自己的门。

门外除了砸门的声音,并没有传来人声。

叶晓彤吓坏了,她左右看了看,最后跑进浴室,抓起扫把握在手里才慢慢的朝着门口走去。

“谁啊?是谁在砸我的门?”

“咚咚咚……”回应她的只有震耳欲聋的砸门声。

越靠近门口,叶晓彤就越紧张,最后站在门口的时候,她感觉自己的心都太从胸腔里跳出来了,她探出头,从猫眼望出去,却什么都没有看见,可见这个人要么是太矮了,要么就是紧靠着门。

砸门声还在继续,丝毫都没有停歇过。

叶晓彤双手紧紧的握住扫把,提高了嗓门大声的问道,“是谁啊!谁在砸我的门?”

忽然,门外爆发出一阵男人中气十足的叫声,“叶晓彤,你给我开门!”

叶晓彤愣了愣,心里卧了个大槽,赶紧把扫把扔了,打开门。

开门的瞬间,一句滚烫的身体跌进她的怀里,压着她连续退了好几步。

“魏衍!?”叶晓彤紧紧的扶住他,沉重的体重让她很明白,这个人确实喝醉了,且醉的还不轻。

“晓彤!”

魏衍醉了是醉了,但还知道用脚将门带上,他忽然站起来,双手用力的抱住了叶晓彤,“你跟我说清楚,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我……我……”

叶晓彤被魏衍抱着朝后退,不知所措,想推开他,奈何又推不动,“魏衍,你……你放开我!”

“不行,今天你一定要把话给我说清楚!”

魏衍不依不饶,说什么都不放开叶晓彤。

叶晓彤被他抱着一直退着,退着退着她就觉得不对劲了,回头一看,我去,这都退到卧室来了,还有两步后面就是她的大床。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