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尼的第一次

米尼的第一次
  • 主演:亚历克·鲍德温,妮基·瑞德,卢克·威尔逊
  • 导演:Nick,Guthe
  • 地区:美国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英语中字
  • 年份:2006
继父与继女的不伦恋故事,米尼(妮基middot;瑞德NikkiReed饰)恨透自己的母亲戴安娜(凯瑞-安莫斯Carrie-AnneMoss饰)了,尤其是她开始和一个名叫马丁(亚历克鲍德温AlecBaldwin饰)的男人同居后。看着母亲整日的沉溺于酒精之中,米尼的心里没有一丝怜悯,只剩下厌恶。在业余时间里米尼做着援助交际的勾当,在一次交易中,米尼发现自己的客户不是别人,正是继父马丁。让米尼惊讶的是,并非只有她一人对戴安娜恨之入骨,马丁也无法忍受戴安娜的专横和跋扈,于是,一个邪恶的计划在父女之间产生了,它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不择手段,除掉戴安娜。不幸的是,事情的进行并没有像米尼预想的那样顺利,当警探找到米尼后,一切都变得复杂起来。

米尼的第一次第一集

海伦娜说着从背后拿出一只鸡腿,直接啃咬一口。

萧妍和方雅萱也是高兴无比,“逸风,这下我们有口福了。”

“快点把好酒好菜都给摆上来,我要和杨总喝一杯。”哈里曼招呼一声,他手下人立马去准备。

没多久,丰盛的食物准备好了,让饥肠辘辘的杨逸风和三位美女顿时眼睛亮了亮。但他们很是矜持的走过去。

哈里曼则把最好的位置让给杨逸风,还让人在上面加了个一个垫子。

哈里曼拿起酒杯给杨逸风倒了杯酒,“杨总,请,请,这是我让下人准备好的大象酒,您尝尝。”

看着哈里曼那丑陋谄媚的嘴脸,杨逸风鼻间冷哼,面上却不显。他拿过酒喝一口,“嗯,不错。行了,哈里曼,你不用围着我们转了,去那边吧。”杨逸风朝哈里曼挥挥手,示意哈里曼别在他们面前晃悠,碍他们眼。

哈里曼嘴角一抽,“杨总,其实我也……”没吃呢。

后三个字还没有说出口,海伦娜走过去,硬是把哈里曼给挤出去,“大哥哥,你尝尝这个烤鱼不错……”

哈里曼拂袖愤愤离开,最后坐在树荫底下,只能瞪大眼睛看着杨逸风他们享受美食。

萧妍瞥一眼收回视线,嘴角含着幸灾乐祸。

…………

饭后,杨逸风接过萧妍递过来的纸巾擦了擦嘴角,起身。

哈里曼见此,赶紧屁颠屁颠的跑上去,“杨总,您这是要准备出发了?”

“嗯。”杨逸风淡淡嗯一声。

“哎呦,好重哦。”萧妍提了一下自己的背包叫唤起来。

杨逸风看向哈里曼,哈里曼心中憋了一肚子气,但面上还得保持笑容,但别提有多憋屈了。他转身朝自己的人挥挥手,“还不赶紧帮他们把东西给拿起来!”

如此一来,杨逸风和三位美女的行李都有人负责了。他们行走在路上,两手空空,这感觉别提有多棒了。

“等等!”杨逸风走了几步,突然停下脚步。

哈里曼立马走过去,讨好的询问,“怎么了杨总?”

“把那头野猪带上抬走!”杨逸风指了指不远处的野猪,那可是一道美味。

哈里曼眉头一皱,“不要了吧,看着怎么也得二百斤,带着也是累赘。杨总,你还是忙正事要紧!”

“我说话不好使?”杨逸风一挑眉,眉宇间涌动阴冷。

哈里曼顿时变冷,赶紧摆手摇头,“好使,好使。”

最后哈里曼不得不派人找一个粗壮的树木,绑上野猪,扛着走。

萧妍和方雅萱看到后面个个灰头土脸的样子,嘴角忍不住溢出笑意。

“逸风,你故意的吧?”萧妍用胳膊肘撞了撞杨逸风。

杨逸风勾唇,笑而不语。这帮人就是欠收拾。

…………

苏芷香拨开眼前的草丛,朝前行走,脸上冒出不少的热汗,汇聚在下巴。她抬起袖子随手擦了擦。

望一眼晚霞铺就的半边天,苏芷香眸中蕴满冷色,“派出去的人有消息没有?”

为了寻找杨逸风的踪迹,苏芷香又派出去两拨人探查。

翠雨摇摇头,“目前还没有。”

“苏小姐,你休息会吧,这几天,你一直不停歇的前进,再这样下去,你的身子会垮的。”翠雨看着消瘦的苏芷香,有些心疼。

苏芷香缓和一些神色,“我没事,多年的训练增强了我的体质,我还是能吃得消的。只是这些天,你也跟着受累了。”因为翠雪的事情,苏芷香还是挺照顾翠雨的。

翠雨摇摇头,露出笑脸,“翠雨没事。”

“大家再加把劲,在天黑的时候,找一处地方休息。”苏芷香朝后面的人喊一声,继续前进。

很快天色黑了下来,翠雨拿出了饼给苏芷香,“我们的食物也不多了,也不知道能撑多久。”

看着所剩不多的食物,翠雨有些担忧。刚进来没几天就因为恶劣的环境和躲避一些动物的攻击,令他们失去几个人和一些食物。

苏芷香拍拍翠雨的肩膀,“食物不是问题,一会让大家去抓一些野味。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尽快找到杨逸风的下落,这样我们才能更快的追踪到九龙神杯的具体位置。”

翠雨点点头,“我明白。”

“行了,去让人抓一些野味吧。”苏芷香吩咐道。

翠雨点点头离开。

苏芷香撕扯一口饼放在嘴里,古井般冰冷的眼睛望向前方,“我一定要找到九龙神杯。”

…………

“好香啊。”萧妍看着架在火架上烤制的野猪,香味扑鼻,顿时馋的不行。

“也不知道味道是什么样的,我都迫不及待想要食用了。”海伦娜双手托腮,眼睛晶亮。

“杨总真是不简单,野外生存的伎俩储备不少。”方雅萱赞叹道,眸底含着钦佩。

“我可不像你从小养尊处优,两手不沾阳春水。”杨逸风笑呵呵的说道,然后指挥两个哈里曼的手下翻烤。等差不多的时候拿出一个瓶子往野猪上撒了盐。野外美味,盐是必备品。

方雅萱却是心中疑惑杨逸风说的那一句话,因为她并不了解杨逸风的过往。

“差不多了,你们过来尝尝。”杨逸风拿出军刀割开几片肉放在盘子里,朝那三个女人招呼。

那三个女人顿时凑了上来。

“小心烫。”杨逸风提醒一句,但还是晚了。

“啊,好烫好烫。”萧妍不停地用手扇着嘴里的食物,其他两个女人也是差不多的样子,但即使这样,她们也是阻挡不了美食的诱惑。

“好香啊,尤其是对于我们这种饿得饥肠辘辘的人来说,这无异于是最好的美食了。”海伦娜称赞道。

“没错,没错,而且火候把握的不错,这是进入禁地以来吃的最好的一餐了。”萧妍感慨道,说话,还忍不住往嘴里塞了一块。

“慢着点吃,没人跟你争,这还有不少呢。”杨逸风看着三个小馋猫的样子,轻笑摇摇头,随后又割了几片下来。

不远处的,哈里曼坐在一个石头上看着杨逸风和三个美女享受美食的样子,只能吃着干老的大饼。心中气的不行。

(本章完)

米尼的第一次

米尼的第一次第二集

盛誉都不知道自己做什么了,为什么就突然这么反感自己?不就是要了一杯咖啡?

他邃黑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受伤与黯然,盯着那抹背影直到消失。

婚礼仪式已经结束,时颖和她的小伙伴们开始收拾一些基础设施,宾客们已陆续转到酒店休息。

大约一个小时以后,时颖和唐糖换上自己的衣服,结算好工资,一起离开酒店。

“小颖,我要先去趟医院,你下午还有课吧?要么你先回学校。”唐糖对她说。

“嗯,好的,你路上小心,拜拜。”

就这样,时颖与她告了别。

这里离学校不算很远,有一条很近的小道,并不是主干马路,走路大概二十分钟就好。

所以时颖决定步行回学校,这样比较省钱。

她刚走离酒店不到50米远,一辆黑色越野车开始启动,车里戴墨镜的男人拿出手机照片与那女孩对比,最终确定地说,“是她,是沐小姐指定的目标。”

“这里车多人多,先跟踪着,找准时机再下手。”

于是,车辆启动,缓缓前行跟踪着时颖。

兰博基尼商务车里,司溟无意间看见不远处黑色越野车,那牌照让他蹙了眉,老黑的车?怎么会在这儿?

他将头偏出窗外,居然看到时小姐就在前方,她一个人在步行,司溟莫名有种不好的预感,因为老黑的车子行驶得很慢。

李魁开始发动车子。

司溟说,“盛哥,时小姐可能打算步行回学校,她就在前方。”

想到那丫头刚才对自己说的话,他心情很糟糕,紧绷着一张俊脸,还皱着眉。

“盛哥,我看到老黑的车了。”司溟又说。

老黑二字让盛誉拢了眉,他看向司溟,司溟眸露担忧,“我担心时小姐……”

“老黑?他敢对时颖下手,那完全就是活腻了。”盛誉薄唇轻启,“去看看。”

“好。”

然后司溟跟李魁说了路线,李魁开始发动车子。

时颖步伐轻快,她沿着梧桐树一路前行着,微风吹来很凉快,风儿吹得树叶沙沙作响,有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洒落在她的身上。

身后不远处,跟着一辆黑色越野车,但她毫无察觉。

这让司溟更加可以肯定他们的目标就是盛太太。真替那群人捏了一把冷汗!

盛誉盯着窗外,面沉如冰,冷漠矜贵。

那丫头对他很反感,该怎么办?他有点失意,也有点难过。

只有司溟关心着那辆越野车的动态,他的脑袋都要凑出车窗外了,眉头紧蹙着。

时颖根本没有注意到可能存在的危险,她步伐轻快,似乎在想着些什么,走了大约十分钟。

两辆车就这么不近不远地跟了十分钟。

要知道盛誉的座驾是兰博基尼,这是世界上最快的车,可为什么正显示它正媲美乌龟的速度?

司机李魁盯着那女孩的背影,他心生感叹,为什么有的人命就是这么好?

就能轻轻松松得到盛先生的喜爱?

还记得那天晚上,在维多利亚酒店外,这女孩被一个男人纠缠,是盛先生替她解了围,打算送她回去,她还不领情呢。多么不知道珍惜的女人啊!要知道盛先生的车子从来没有女人坐过呢。

时颖远远地看到了一座正在拆除的厂子,她不禁加快了步伐。

终于跑到厂子门口,看到里头到处都是挖掘机,已经开始动工了。

时颖目光四下搜寻,在嘈杂的人群里,在安全防护栏外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她快步朝他走去!

此时,越野车和兰博基尼商务车都停了下来。

这让司溟更加可以确定对方的目标就是盛太太。

盛誉盯着前方那辆停着的越野车,一张冷面上飘洒着寒气,身周散发的气场令人窒息!

厂门口,时颖气喘吁吁地盯着男人,“新亮哥!这怎么回事?!干嘛要拆掉?!”

“……”李新亮转眸,能在这儿见到她,他心里最柔软的那根弦绷了下,有点意外,也有点暖。

时颖看到男人的眼里有一抹晶莹,烈日下,他的额头上冒着细细汗珠。

他不答,时颖就知道一定是公司出变故了,不然好端端的厂子怎么会拆?

拆,就意味着没了。

“颖颖……”李新亮微颤的声音里透着几丝脆弱。

听得时颖鼻尖一酸,她心里五味杂陈,眸色也黯了,虽然拒绝了他的好感,可她一直把他当姐夫,当家人。

“厂子怎么会……”她觉得很惋惜,但还是想知道原因。“财务系统出了故障,根本弄不好,所有资金连个数都没有了,而且一些项目原本签定好合约的,对方也都中途提出不跟我们合作了,公司裁员以后,我爸请风水大师算了一下,人家说是厂房的朝向不好,

必须拆掉。”李新亮平静地告诉她。

“狗屁!”时颖激动了,有点义愤填膺,“那以前公司是盈利的呀!为什么没有人说房子朝向不好?!财务系统出了故障就必须想办法修复!而不是任之不管!那些钱都不要了吗?都是钱呀!”

“颖颖,可是没有办法了,国内的技术大师都弄不好,花了不少钱,也请了好几个人,都没有整出点什么来,国外的又请不到,也担心问题出来太大,到时候花了钱也弄不好,请国外的技术大师更贵。”

“那是因为你们还没有请到真正的技术大师!”时颖看着那即将坍塌的屋顶,她焦急地说,“你赶紧让他们停下!财务系统交给我!我有百分百把握找人帮你弄好!”

“……”李新亮很吃惊。

“你赶紧叫他们停下呀!”她特别着急,急得直跺脚,“再挖你又得重新建厂房!都是钱呀!赶紧的!停了停了!”

“停停停!”李新亮冲向大门,边招手边跑进去,“别挖了!停停停!”

时颖拿出手机迅速翻出沈君浩的号码,并按下了拨通键。

彩铃结束,手机那端却没有传来熟悉的声音。

时颖微怔,试着唤他名字,“君浩?”

“……”

“君浩,你能听到我讲话吗?”她有点疑惑。

“咳咳……”

时颖心下一紧,“君浩你怎么了?你生病了吗?”她看到不远处所有挖掘机都停了下来,“你在哪里?”

“我麻药刚醒。”男生的声音很虚弱。“……”时颖莫名紧张,“你怎么了?你在哪家医院呀?”

米尼的第一次

米尼的第一次第三集

第510章一辈子都别想走

男人眼神一深,看着她就脱了一件外袍,人已经中规中矩地躺好了。

她还故意往里挪动了一下身子,故意将身边空出大片的位置,她伸手轻轻拍了拍自己身边空出的位置,眨了眨那双桃花眼。

“过来啊,别愣着了。”

见北冥擎夜还站在那儿没动,楼萧轻轻眯了眯眸子。

这小子,怎么和印象里的她所想的差距有点大呢?这小子以前不是最无耻的吗,这会儿怎么这么矜持了,太不科学了!

看着她拍床榻的举动,北冥擎夜终于还是动了,举步走至她的床沿边坐下。

“你不会还要人伺候吧?”楼萧见他端坐着,又不动,她朝天翻白眼,直接爬了起来,不由分说地直接将他按倒在了榻上。

她压根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完全坐在男人的腰际上,这个姿势多么容易让人想歪。

三下五除二,她就将男人身上的玄衣给褪了去。

身下的男人倒是很乖,一点要反抗的意思都没有,凤眸灼灼,盯着她今晚上刚刚洗干净的小脸看。

她把他衣裳扯得凌乱不堪,可忽然感受到他落过来的视线,心没来由地突突地漏跳了几个节拍。

她连忙伸手扶住了心口的位置。

搞什么?

刚刚那种感觉,不会是心悸吧?

“怎么了?伤口疼?”北冥擎夜看见她扶住心口的位置,眼神涌起了一抹担忧,反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不……不不是。”楼萧咽了口唾沫,看着他那毫不掩饰的担忧之色,默默地从他身上撤开,然后继续规矩地躺好。

她一定是伤口没有愈合好,否则这种来自心口的位置,麻麻的,闷闷的,还有点酸酸和悸动的感觉是怎么来的?

她侧过身去,身边的床榻忽然陷了下去。

男人已经躺下。

楼萧闭上眼睛,努力镇定。

她这哪里是伤口没愈合,这完全就像是刚刚情窦初开似的模样,真是奇了怪了。

北冥擎夜侧头看她,此刻只能看见她那裹着被褥的背影。

他想伸手抱她,又怕把她给吓着了,沉沉地喟叹了一声,干脆也背对着她睡。

二人之间,只有几寸的距离。

不过很快,身后的楼萧呼吸就变得沉了几分,均匀而有节奏,像是睡着了似的。

他刚打算转过身去看,结果后背就贴上了一个软软的身子,他就被她给抱住了。

她双手双脚都搭了上来,将他给困得死死的,像只树袋熊似的。

末了,还故意用一张小脸蹭在他的后背上。

北冥擎夜:“……”

真想把她抱到身前狠狠咬一口。

折磨人也要有个限度。

不过此刻,他也拿楼萧毫无办法。

……

一觉睡到天亮,楼萧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抱着一个超大型“抱枕”,而且她的手脚皆搭在人家的身上。

她那原本半眯的眼眸忽然睁大了几分,彻底清醒了。

看他们二人这个姿势,似乎像是她故意抱着人家的。

他背对着她,而她……双手双脚都在男人的身上。

意识到什么,楼萧连忙收回落了自己的双手双脚,颇为尴尬地解释着:“睡相不好。”

北冥擎夜感觉身上的束缚一松,坐起身来,侧头看向她那有些心虚的笑容。

“嗯,习惯了。”他不动声色地说了一句。

“……”楼萧嘴角抽了抽。

她努力维持住了镇定,见他准备站起身要穿衣,她眸光一闪,连忙伸手拽住了他的衣袖。

北冥擎夜心头微跳,看向她。

“嘿,那个啥……我帮你穿衣怎样?”

“……好。”看着楼萧脸上漾开的笑容,明明知道是不怀好意,可他还是说了一个字。

这丫头脸上的笑容越是不怀好意,他反而越是期待。

楼萧心中一喜,连忙上前替他将外袍抖开,替他穿上。

北冥擎夜见她如此殷勤,欣然接受她的伺候。

“有事求我?”他问道。

“这个啊……咱也不能用求这么难听的字眼吧……”楼萧眼神闪烁了几分,笑意盎然,“就是……去西域后,我有自己的府邸吗?还是……”

这是个严肃的问题。

尤其是刚刚苏醒过来后发现自己竟然双手双脚抱住他,她竟有些慌。

万一哪天她一个没把控住,把这男人给霸王硬上弓……

北冥擎夜那原本愉悦的情绪倏然消散在脸上,转过头来沉沉地看着她,双眸中映着的光,寒冽至极。

“你……你怎么这么看着我?”楼萧警惕地往后退了数步。

“就这么不想与我在一起?”他语气略沉。

只有在她的面前,他才会用“我”。

“哎?不是,我若是不想与你在一起,我……”还不给她解释的机会,北冥擎夜已经大步往外走去。

楼萧瞪大着眼睛,有些恼怒。

这小子,傲娇个什么劲!

她捞起衣袖,连忙追了出去。

“北冥擎夜!你给我站住!”

前方的男人腿长,走的更脚下生风似的。

他这是赌气呢?可到底是自己哪一句话惹到了他,让这位皇帝陛下竟然如此不高兴?

北冥擎夜心底不悦的情绪明显是在放大,尤其是自昨夜她说的那番话。

知道丈夫是谁后,希望讨要一封休书?

气煞他也!

楼萧在后面叫了些什么,男人压根没仔细听。

楼萧这下是彻底恼了,吼了一声:“奸商,你再走一步试试!信不信我真不跟你回去了!”

她的叫唤声,成功唤住了北冥擎夜的脚步。

见男人脚步停下了,楼萧连忙追上去,站在他的面前,撑着腰喘了一口气。

“奸商,你这小气鬼。不如,咱们来玩个游戏咋样?”

“嗯?”他眉梢一挑,等待着她口中说出的游戏。

“虽说可能我丢了某些重要的东西,但这东西是可以捡回来的是吧?咱们就当做刚开始的样子怎样?”她抬起小手,轻轻拍了拍他胸口的位置。

轻柔地,替他抚平他衣裳上的咒痕。

那一刹那,男人恍然以为,她还是过去的那个她,除了她的眼底毫无感情波动。

以前楼萧看着他,那眼底满满的爱意和情意,如今确实都不复存在。

北冥擎夜阖眸,努力压抑着心底那汹涌的情绪。

再睁眸,他的眼底已是一片清明。

“嗯。”

“给你一年时间,若是这一年时间里,我还是捡不回你我之间的那段感情,你就休了我,如若捡回了那段感情……那自然是皆大欢喜。”

她私心里是希望能捡回来的。

她能看得出来,他们之间的感情必定是很深很深的。

否则,她也不会每次都想要下意识靠近他,想要再贴近他一点,想要……想要和他有更多亲密的接触。

她以前,一定非常非常爱这个男人。

就像他每每看她时,那灼灼而宠溺温柔的眼眸,无一不是在告诉她,他们曾经必是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只是她不小心丢了?

北冥擎夜深邃的视线逡巡在她的小脸上,沉沉地吐出一个字:“好。”

很好,一年时间?

一辈子,她都别想走。

……

七日后,西域,早朝。

朝堂之上,俊美无铸的帝王端坐在龙椅之上,玄色龙纹锦袍亦如往常邪魅绝艳。

但众臣都能感觉到,今日帝王似乎比往常更高兴。

不知是什么事情能让帝王高兴至此?

“咳,今日,有一位新的仵作大人入朝堂,楼大人,请出列。”羽慕白站在众臣之首。

他一个不在朝堂中当官的人,也被某暴君强硬地塞了一个王爵,他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

既然封王了,那早朝必然要参与。

这会儿他看了一眼站在殿门处的楼萧,再看了一眼高位上的帝王,他心中哀叹。

真是苦了一众臣民啊!

求他们夫妻两赶紧继续秀恩爱吧!

楼萧从殿门处走至殿中央,感受到众位大臣们那惊呆至极的神色。

“这这这……”

“这不是皇后娘娘?”

“娘娘做仵作?”

大臣们议论纷纷,这当今皇后做仵作,还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他们家陛下,这回是彻底开了先例。

楼萧听见他们的议论,一点都不惊奇,毕竟皇后这个身份她早已猜测到了。

她在大殿中央站定,朝着上方的男人行了一礼。

“臣,参见陛下。”

“臣”一字,轻飘飘的出口,不细听都不曾听见这个字。

北冥擎夜长指微曲,轻轻而有节奏地敲打在扶手上,淡淡地道:“不必多礼,暂时无多余府邸赐予你,暂住皇宫吧。”

“……”楼萧眉抽了两下。

还有这样的?

她以为,她不过就是一名西域普通的仵作,至于住哪里,这肯定不会是这位帝王过问之事,没想到……

“谢陛下。”她应了一声。

“还有其他事启奏?”帝王敲击在扶手上的手停下了,视线扫了一眼此刻早已目瞪口呆的众臣。

“无事就退朝。”末了,羽慕白也分外了悟似的替他说出了这话外之意。

众臣也跟着恍然大悟,动作一致朝着帝王行礼退下。

霎时间,大殿内就只余下了他们三人。

羽慕白啧啧了两声,“小潇潇,你可真是会折腾人。”

“折腾你什么了?”楼萧理了理身上的官袍,不解地问道。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