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窦初开

性窦初开
  • 主演:费比安·巴什,苏珊妮·博曼
  • 导演:Hendrik,Handloegten
  • 地区:德国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德语
  • 年份:2003
别名LearningtoLie这是一部有关男人成长的艺术电影。也有人把其称作德国版的;美国派故事从1982年的德国讲起,即将走出校园的少年赫尔穆,喜欢上了少女布丽塔,于是,两个同样渴望爱的少男少女走到了一起,在圣诞夜的亲密接触后,布丽塔告别了赫尔穆去了美国读书,怅然若失的赫尔穆感到十分彷徨,他开始主动接触身边的女孩,一段风流日子后,一切都成为过去,随着阅历的丰富,父母的离异,蒂娜的真情,让他变得成熟了,也懂得了什么是自己真正的需要。

性窦初开第一集

地下城邦所有人都被强制吸引了视线,连眼睛都不能眨,这显然限制了绝大多数人的实力发挥。

一部分社员,很快对他们进行抓捕。

“喂喂喂!谁在我后面!”

“别碰我!你们这群坏蛋!”

“发生了什么?”

“啊,我的眼睛……好干啊,我为什么不能眨眼?”

“是地表人!地表人入侵了!那群罪人来了!”

公民们一脸懵逼,他们完全不知道来的是蓝白社,因为地下城邦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事。

他们对于外界的了解,几乎完全是来自互联网。

可以说地下公民对地表的各种坏印象,众多网民都必须要背锅的。

许多网名从不在意自己在网路上的言论,卸掉现实的伪装,缺少社会的监督后,他们传播了大量负面的,暴戾的言论,或是滑稽而拙劣的表现自己。

使得公民认为地表大部分人是浮躁、乖戾、虚荣、自私与自负的。

公民们又从不实际接触活生生的地表人,他们所能看到实时的,非电视节目又贴近生活化的人物,无不是直播网红之流。

诸此种种因素,使得这种误会与偏见得不到舒缓和解答。

纵然看到了一些正能量的事物,最终也因为一些评论说是作秀,而让公民们跟着如此认定。

哪怕这种说法的人,只在评论中占据极小一部分。

这种认知偏见下,一件事,哪怕底下无数评论中,只有一个无知网友说是假的,公民也会相信,他们毕竟更愿意相信这种少数人的评论是真实的,更愿意认为只有这一个地表人说了真话。而那些在鼓励和赞美的人,都不过是虚伪。

这种现象,在越不接触社会,越封闭在家的人群中就越有。

地上都有很多,更别说公民们与社会隔绝了一个地壳了!

此刻意识到地表人入侵后,他们顿时炸开了锅,还以为社员们要大开杀戒。

却不料社员们只是将他们聚集在一起,并拷住了他们双手而已。

毕竟眼前这些公民从没去过地表,那些去了地表的人,再也回不来。

可以说,这些公民存在的意义,更像是给盖亚教会‘充电’。

犹如一个个发电机,给他们生产信仰之力。

这种肉猪般的角色,蓝白社并不打算直接击毙。

信仰本身没有罪,哪怕信仰曾经奴役人类的盖亚,哪怕他们所滋养的信仰之力,正被人拿来对付人类,这也不是罪。

“摧毁所有神像!”

凯瑟琳领导着社员们,开始对城邦内的所有神像进行捣毁。

“轰轰轰!”

一座座大型神像轰然倒塌,而公民们身上的小神像,无论是画像还是雕塑挂件,也都被收缴毁掉。

同时,几名贝斯特掌控者飞到空中,作为起吊机般的存在,将随着社员一同被射下来的十四间电梯,安装在十四栋矮楼中。

在场的社员各个都是工程好手,安装电梯的速度特别快,缺失的材料和工具,直接从盖亚教会的工业区中就能搜出许多。

这电梯并不是什么收容物,甚至连衍生物都不是,它只是个普通大电梯而已。

不过,一旦这间电梯装好,然后进入的人携带一张特殊的‘电梯卡’,并按下2层时,他会被随机传送到距离其一万五千公里内的任何一间没人的电梯里。

也许当电梯门关闭,再打开时,他们也就来到了位于首尔的一家商场,亦或者是欧洲的一家酒店,甚至是白宫的某间电梯中。

一万五千公里,囊括了地球两端,甚至还更多一些。

是以,就算进入的电梯在地球的这一端,人也有可能出现在地球的另一端电梯中。

只要携带‘电梯卡’这件衍生物就行,此刻小队成员是人手一张,而电梯又已经搭好,等于搭了个‘随机传送门’。

危急时刻,不需要借助墨穷的能力,大家也能撤回地表。

这当然是为了大家的安全起见,要知道这可是在地下至少五十公里深的地方,周围的岩壁之外充斥着高温熔浆。

一旦岩壁出了问题,众人只需要赶到最近的一间电梯里,就可以立刻撤离。

对此,那些公民和苦工,根本无力阻止。

也有人在被收缴神像时,灌注信仰攻击社员,但视线被限制着望天,没有什么战斗经验的他们,能打中社员就有鬼了。

唯有躲藏在各地的幸存守卫或牧师,还能给社员们造成些麻烦。

“呼哧呼哧……”

“当!”

在凯瑟琳捣毁巨大神像时,一座神像打着旋朝她轰来!

神像十米高,三米宽,如此沉重笨拙的巨像,若是被投掷出来,理应在空气阻力下越转越慢才是,很快就会停下。

然而并没有,这是电风扇神像!

在一名牧师的信仰的激发下,电风扇特性会严格令物体如风扇叶一般螺旋自转,介质中的阻力无论有多大,它们也会强行地转下去,绝不会被卡顿停止!

此刻巨像高速旋转,犹如直升机螺旋桨一般,一端眼看着就要砸在凯瑟琳脸上。

看这恐怖的威势,若是被砸实,恐怕要成肉泥。

然而凯瑟莉拔出穷合金战刃,迎面一斩,顿时将石像切开,断裂的一截石柱飞速地弹射出去,直接砸塌了一栋民房。

不得不说,这动能着实大,得亏神像本身的材质一般,只是花岗岩而已,穷合金战刃可以轻易切开它。

切时用上崩劲,凯瑟琳矮小的身体,从被切开的花岗岩切口钻过去,轻巧地落在一栋民房屋顶。

而明显断了一截的神像,依旧没有停止旋转。

定睛一看,在神像背部,还如壁画般镌刻着电风扇之神的样子,如此只要冲着壁画祈祷,一样可以令其转动。

不过,螺旋桨般的巨石,傻乎乎地扫平两栋房屋后,离凯瑟琳越来越远了,丝毫没有回头的迹象,仿佛电风扇脱离了天花板,当空乱舞一般。

另外它转动归转动,而‘风扇’自身朝哪飞,并不是祈祷者可以意念左右的。

“死!”凯瑟琳鹰眼微动,瞬间找出了不远处正在抬头祈祷的牧师,闪身过去,一剑将其斩首。

“前辈小心!”高空中同样开着鹰眼,持续观察地面的齐伊,突然精神传讯道。

凯瑟琳瞬间一个战术闪避动作,同时旁边略过数颗子弹!

原来,在死掉的牧师身后,一栋民房里还藏着两名守卫。

这位置,在注意齐伊的同时,也能将死掉的牧师尽入眼底。

他们因为视线被迫要注意天上的齐伊,而没法锁定凯瑟琳的站位,所以故意让那名牧师走出去暴·露。

此乃料定凯瑟琳会上来杀死牧师,而其出现在牧师位置的同时,也就出现在了他们视野之中。

这就像是抬头望国旗时,有人走到旗杆下面,眼底也能看得到一样。

可惜,这点小伎俩,齐伊在高空看的一清二楚。

凯瑟琳又反应巨快,轻松躲过了伏击射出的‘黑炎弹头’。

“先杀死天上那个!”

建筑之间,边边角角的地方,还隐藏着诸多牧师和守卫,他们有着超越市民的信仰,且一个个都擅长使用信仰战斗。

一时间,什么灶神火焰,空调冻气,一一朝天上飞去。

对此,齐伊面无表情,甚至还有点想笑。

因为这些人为了自己的攻击不遮蔽视野,什么火焰,什么冻气,都越飞越细,越飞越小。

就像是一根根针,自下而上地射出。

齐伊双目流淌着泪水,鹰眼雄视大地。将所有攻击轨迹看得清清楚楚,一把贝斯特飞剑灵巧翻飞,统统荡开。

在顶尖战力被墨穷等人拖住的情况下,这一些臭鱼烂虾根本不可能伤到他。

双目流泪,不过是他长时间不眨眼,改造的眼膜自行分泌液体舒润眼球所致。

湿润的多了,两行液体自眼角默默淌下,让他看起来就像是在无声地哭泣一般。

“咦?”

突然,他整个人不自觉地转了起来。

他不知道,一波隐形墨水从其背后无声无息印在了他背上,竟然正好是电风扇神的画像。

“这……”

齐伊大惊,人犹如螺旋桨板在天上乱转,越转越快,呼呼作响。

如此旋转下,他根本看不清接下来飞过来的攻击。

只知道,在他自转之后,从城邦各种角落,猛然冲出高速旋转的大剑、钢筋、房梁……

乃至是一整座房屋螺旋升天!

电风扇神可以令任何附着的物体高速旋转,信仰越虔诚,转速越快。

而地下城邦,几乎所有的房屋地基上,都镌刻了电风扇神的画像。

若这画像印在人身上,那么人就是电风扇……被信仰驱动着螺旋乱舞。

可谓万物皆可螺旋。

……

性窦初开

性窦初开第二集

真不明白的人都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做出来这种事情呢,而且还是大白天的就是这么的明目张胆,但是我想了一下之后,就看了一眼上边,看了一眼之后,我就淡淡的笑了一下,这真是不错的。

真是天助我也,在这种地方也敢碰瓷,难道就不知道选择一个好的地方吗?难道就没有看到这里还有摄像头吗?难道就不知道我可以通过这些摄像头来证明我没有撞到他吗?

想了一下之后,我就慢慢的下了车,既然现在已经没有事情了,我也没有必要再继续坐在车上等待了,毕竟我还有事情,一边的杨程也是正在等待着我,我是没有办法在这里浪费时间的。

“你说吧,想要怎么办?”下车之后,我就看着面前的这个老头,直接说了一句出来。

我真的是不知道这个老头怎么想的,就算是碰瓷也要找到一个好的位置吧,在这个位置距离我的车还有二十多厘米的距离,就在这里躺下来,我可是完全没有事情的。

“你撞到我了,你知道吗?”那个老头头也没抬的就说了一句,说完了之后,还一直抱着他的腿,一直都在哭喊着“疼,我的腿,疼,我腿断了。”

看到这样之后,我就真的不知道应该要怎么说话了,明眼人一看这就是碰瓷的,毕竟距离我的车还有那么远的距离呢,这一看肯定就是那种新手,并不是哪种总是碰瓷的。

但是我并不在乎他是不是第一次的碰瓷,也不在乎是不是真的就这样子看着我笑着,我也不知道应不应该直接报警,或者是拨打医院电话。

毕竟这种人就是这样的,虽然嘴上说着,如果不给钱就报警什么的惊公,但是如果真的让他们报警了, 他们也是不敢的,这种人就是这样的, 欺软怕硬,正好这次就是碰到了我这种硬的了。

“你说啊,到底想要怎么办。”我看着躺在地上的这个老头再一次的说了一句。

但是他还是并没有打算搭理我的样子,还是那样的一直低着头抱着他的腿,而且一直都是在呼喊着:“疼,我的腿,我腿断了。”

我看着这个老头真的是不知道应该要说出来点什么,就这样一直看着他,周围看着的人们也是一直都在瞪着眼看着的,似乎也是想要知道拮据是什么,毕竟我们还是很理解他们的。

这种老头肯定就是穷怕了,而且还是那种很穷很穷的,不然的话也不会出来做这种事情的,对于他的儿子什么的,我也是很不理解,就这样放纵他的父亲这样子出来碰瓷?

想到了这里之后,我也是很明白了,这种人肯定就是属于那种孤寡老头的,不然的话,也不会这么早就出来的,看着周围的这群人,我也是很不明白的,也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就没有一个人帮忙打个电话什么的吗?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我就直接走到了车边,想着上去将手机拿下来,但是那个老头不知道因为什么却是直接朝着我的车更近了,看到这样,我也就没有说出来什么,而是直接接通了电话。

“喂。”接通了电话之后,我就直接说出来了一句。

“杨帆,你是不是逗我玩呢?你不是过来接我的吗?现在都已经快到了八点了,你到底过不过来啊?”电话那边的杨程对着我大声的说道。

听到了这句话之后,我就是气不打一处来,但是我还是没有什么办法的,毕竟我是答应了杨帆去接他的,但是我现在却是并没有到达地方。

“不是我想要这样啊,我被碰瓷了,你知道吗?”我对着电话那边的杨程笑着说了一句。

说完之后,电话那边的杨程就没有直接回应我了,而是安静了十秒钟左右,感受到这样之后,我也是明白了,杨程肯定是在想着究竟会是谁来找我碰瓷的,不然的话,也不会这样子沉默不语。

“你在哪里?”电话那边的杨程,淡淡的说了一句。

然后我就直接跟杨程说了我现在所在的位置,不然的话,也没有人过来帮我解决,毕竟这种事情,我也没有什么办法,也不是我想这样的。

挂断了电话之后,我就看着还在我车前边的这个老头,这个老头可能是因为害怕我直接跑了吧,就一直用身子靠在我的车前边。

没有办法,我也就直接下了车,再一次的走到了这个老头的身边,看着这个老头,不知道因为什么,现在这件事情,我真的是不知道应该要怎么做了。

“你是打算要钱,还是想要做什么?”我看着这个老头淡淡的说了一句。

听到了这句话之后,这个老头也是直接双目发光,看到这样,我也就直接明白了,这个老头根本就不是什么其他的原因,就只是单纯的想要要钱这么的简单的。

“说吧,要多少钱。”我看着面前的这个老头再一次的说道。

说完之后,我就等待着这个老头说话,我已经想清楚了,为了不浪费时间,我还是直接给他一点钱,这样的话我们也没有了什么其他的事情了。

“三万块钱,没有三万块钱,我是不会起来的。”这个老头看着我直接说了出来。

听到了这句话之后,我就是很不明白的,这不是狮子大张口吗?一直我都是想着他只会要几千块钱的,最多不会超过五千块钱的,但是真的没有想到,竟然要了这么多。

这样一来我是肯定不会给他的,毕竟事儿也不是那种二百五,也不是那种其他的任人宰割的那种人。

“不可能的,那你还是继续坐在这里吧,反正我也没有什么事情。”我看着面前的这个老头说了一句。

听到了我说的这句话之后,这个老头似乎是明白了什么,就看着我再一次的说道:“两万块钱这件事情就完了。”听到了这样的话,我就更加的不想要搭理这个老头了。

性窦初开

性窦初开第三集

前面猎杀的妖兽等级太低,所能炼制出来的攻击灵符力道也不是很大,但架不住数量多,跟不要钱似的。

在大量攻击灵符的轰炸下,陷入困杀大阵之内的妖兽,都慌了神。

无奈被阵法所困,想要逃离出去,并非那么容易。

灵符不能直接灭杀它们,但炸伤它们还是可以的。

沈逍和马腾,作为真仙七级,此刻自然要发挥出应有的作用。

凌空攻击,轰杀妖兽。

若是平时一对一的情况下,或许还需要点时间才能将其斩杀,但此种情况下,只需要一击就可将其轰杀致死,毫不费力。

当然,这是对于马腾来说的。沈逍则更加轻松,斩杀六级妖兽,就跟玩一样。

手中虽无仙剑,但抬手间释放出来的剑气,依旧轻易灭杀一片妖兽。

还有无尽火焰熊熊燃烧,更是给妖兽大军造成不可磨灭的创伤,简直就是毁灭性的打击。

半个时辰之内,圆满结束战斗,六级妖兽一头都没有活下来,全部被灭杀。

队员们兴奋的上前收取妖核,这三百多头六级妖兽,可以能够给他们提供一个十分可观的积分值。

虽然不清楚其他队伍的情况如何,但可以设想一下,凭他们此刻积累的积分值,绝对能名列前几。

清理完战场之后,将所有妖兽的毛皮全部取下,这可是六级妖兽,用来炼制攻击灵符,肯定威力更强。

这个任务自然是交给马腾负责,为了不耽误时间,沈逍独自去探查妖兽的踪迹,马腾带着其他人在这里炼制灵符。

马上就要时间过半,相信不久之后就能遇上其他战队的人员,到时候少不了爆发冲突和恶战。

所以,此时要调整思路,积极做好准备,猎杀妖兽当做次要任务对待。

凭他们现在的积分,保住前八应该没有任何问题。

那么接下来,就是做好各种准备工作,覆灭林胜的十人小队。

敢一而再的装逼嘚瑟,那就第一个淘汰他们出局,让他们的嘚瑟,彻底变成悲剧。

一天半将近两天时间,马腾方才将所有的兽皮炼制完成,足有上万件之多。

攻击力道也只提升了一小部分,没办法,时间太仓促了,无法将最大威力炼制出来。

若是仔细炼制,六级妖兽的毛皮可以炼制出六级灵符,轰杀真仙六级没有问题,即便遇上真仙七级也有阻挡之力。

现在炼制的灵符只有五级的水平,勉强只能给真仙六级造成一丝困扰,灭杀是不现实的。

但胜在数量多,他们走的就是以量取胜。

一张灵符只能伤到真仙六级一丝,那十张一起出手呢?

杀不死,总能将其重伤吧。

那机会就来了,同为真仙六级,出手斩杀受伤的真仙六级,跟踩死一只蚂蚁一般,半点危险都没有。

这两天时间内,沈逍独自一人前去挑战高等级的妖兽,磨练己身,也获得了不少妖核。

最让他高兴的是,用这种拼杀的方式代替修炼,同样进展喜人。

原本就差临门一脚,便可进入真仙八级,现在已经非常接近,那所谓的临门一脚,可以说踏进去半只脚了,只差一点点就可以成功迈入真仙八级。

沈逍有信心,这次对抗赛结束后,完全有把握进入真仙八级。

在第六天时,遇上了第一支队伍,并不是林海学院的人。

应该是排名第八的源天学院,在看到书神学院的人时,显得格外激动。

因为在所有队伍里面,他们是排名垫底的,也就比书神学院稍微强一点。

此时遇上书神学院,那是他们的天大运气。

只要率先淘汰掉书神学院,他们源天学院就有机会保住前八了。

而且这次的任务就是保住前八,不奢求太靠前的名次。

如果书神学院没有被人淘汰,他们先遇上别的强队,惨遭破坏,那才叫悲催呢。

“书神学院的人,哈哈哈,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啊。我这几天一直都期盼着,能遇上你们,没想到真的在这里遇上了。”

队长刘浩一脸兴冲冲的带队迎上来,拦截沈逍他们的去路。

“乖乖交出妖核,然后你们整体退出,我们可以考虑不出手为难你们。”

书神学院的人都愤怒的看着对方,只等沈逍一声令下,给他们一个迎头痛击。

不过沈逍并没有将对方放在眼里,他现在想要覆灭的是林海学院,可不是源天学院。

这第一场淘汰赛,虽说是十天期限,但有种特殊情况,可以提前结束比赛,那就是九支队伍之中,有一支队伍被全部覆灭,代表这支队伍已经提前淘汰出局。

那剩下的八支队伍,就不需要再继续比拼下去了,八强队伍已经诞生,迎接下一轮比赛就可以。

所以,沈逍是不会覆灭他们,提前结束比赛的,那样岂不是便宜了林胜他们。

“听着,我对你们源天学院没兴趣。你们主动让开,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们,进入前八没有问题。”

沈逍神色淡定,没有任何慌张的表情,言语清淡,不像是商量的语气,更像是在警告。

队长刘浩眉头大皱,他设想过书神学院的人看到他们围上了的情形,掉头就跑,或者殊死抵抗,再或者讨好商量,两队联合去围杀别的队伍。

但哪一种情况都不曾出现,居然如此淡定的等着他们过来,还用这种略带警告的话语刺激,大大出乎他的预料。

“书神学院,你们都很狂啊。真以为杀入淘汰赛,就觉得自己牛逼了?哼哼,现在就让你们知道,淘汰赛不是你们这种排名垃圾的学院有资格进入的。”

顿时,源天学院的人将沈逍他们团团包围起来,这一战在所难免了。

沈逍摇了摇头,“你很愚蠢,但也应该感到庆幸,今天遇上了我,对你们没兴趣。否则就冲你这句话,第一个被淘汰的,就是你们源天学院。”

“狂妄!给我上,灭了他们!”刘浩冷喝一声,十人迅速出手,围杀上去。

“动手,速战速决!”

沈逍轻声回应一句,抬手袭杀而出,前方一名真仙六级应声倒地不起。

刘浩冷哼一声,出手攻击沈逍,可惜同等级之间的差距此刻彰显无疑。

砰!

沈逍一击打出,刘浩便被轻易击飞出去,一丝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躺倒在地的刘浩,傻愣愣的看着沈逍,不敢相信,这真的是书神学院的人员实力么,怎么会如此强悍。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