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性虫

寄性虫
  • 主演:内山沙千佳,薰樱子,三津奈津美
  • 导演:中野贵雄
  • 地区:日本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日语中字
  • 年份:2004
生物学家仓木直人(田崎敏路饰)和女友十条小夜子(吉行由实饰)前往亚马逊丛林探险,他们在当地抓住一种奇怪生物,虽有当地巫师的警告,但混乱中奇怪生物仍然进入小夜子的体内。她从此成为怪物的傀儡。一年后的日本,五个青年男女:桐山沙希(内山沙千佳饰)、赤羽玛丽(三津なつみ饰)、御影凉子(薰樱子饰)、大宫广志(奥本东五饰)和与野阿基拉(冈田智宏饰)来到山中游玩,他们落脚于一个废弃的水产试验场。不经世事的男女无意中惊醒了正在沉睡的小夜子(怪物),一场暗夜杀戮随之展开

寄性虫第一集

那个少年再没有词了,只是对着她傻笑。对着这个给他这么大一个赏钱的客人。他停滞了很久,仿佛这里周边的那些稀稀拉拉的客人都已经不重要了。

“之前我一直给站在这里唱歌的那位少年打赏。今天变成你了。你们是一个团队的成员吗?”伊墨莉试探性的问着,她就是想知道这个莫肖扬他是否认识,如果认识又在哪里。

“是的,之前莫哥一直在这里唱歌,他在这里好像有几年了。今天我背着吉他出来的时候,正好在一个路口碰见了他,我看到他正在收拾行李,像是要搬家的样子。当时我上去给他打招呼,他就让我来这里了。”

“啊?”伊墨莉吃惊了一下。后面的顾小谷一直使劲地捂着自己即将要跳出来的小心脏。人家都称呼他‘莫哥’了,还能不是莫肖扬吗?

只是他在这里好几年了啊?

顾小谷竟然竟然有一种懊恼又后悔的感觉,她在这个城市也好多年了。两人一直在同一个城市里,为什么她没有早遇见他?两人直到现在才遇见呢?

她有很多的话语要说,有很多的问题要问。但是她不敢说话啊?她生怕打断了那个少年的思绪。看着那个少年优柔寡断,又说话断断续续的样子,她很担心他说完哪句之后,后面的话语想不起来了。

一切就交给伊墨莉吧,此时此刻也只能交给伊墨莉。

“他收拾行李,是要离开这里呢,还是要搬家?”这是伊墨莉最想知道的,她相信也是顾小谷想知道的。

那个少年摇了摇头,而后又安慰性的话语道,“应该是搬家了。我们这些人都是群租在地下室的。即使是这样,住的也不安稳。三天两头的来赶人。我们必须经常的换地方。但是无论如何换。也不会离开自己好不容易打下的江山,有很多熟人听唱的地方。再去打出一片江山是很难的。”

顾小谷听到这里的时候,心都碎了。

他竟然住地下室?当年可是豪宅里的少爷啊。多少人捧在手心里的。一直接受的是高贵的教育。一直优秀而又有修养,现在竟然在地下室里住着,在天桥附近唱歌。他不是说好的吗?

小谷好好学习,多跳几次级,赶上他,两人一定要同班同学。

她已经做到了连跳两级,再跳一次,两人就可以同班了,就可以在一起上学了。可是当她做到的时候,那里已经没有他了。她的跳级还有什么意义啊?

多少个挑灯夜战,多少个秉烛夜读,不都是为了早一点见到他吗?

哪怕是他恨她,恨他们全家。只要每天可以看到他,每天和他在一起,他也是幸福的。

可是这一切,将永远不会发生了。他辍学了。

伊墨莉紧赶着问了一句话语,道,“你的意思是,他还会再回到这里来啊?”

那个少年使劲地点点头,道,“应该是的。他在这里都待了很多年了。不应该会离开的。若是想离开早就离开了。当时我们地下室有一个唱歌很好的,也是到处卖唱的璐哥,邀请他一起到北京发展,他都拒绝了。你想想那么大的城市他都不去,就留在这里,这次肯定也不会离开的。”

寄性虫

寄性虫第二集

王卓所在的缉毒三大队是江宁市局支队旗下的三支大队之一,王卓是大队长,之前跟他搭档的是一个叫黄康实的中年退伍军人,前不久在一次任务中,老黄为一名刚刚入队的年轻缉毒队员挡下了一颗子弹,英勇牺牲。案子的线索也从那天起戛然而断,大伙都憋足了劲头,想把那日交火的犯罪份子挖出来,但是在江宁这样一座拥有接近千万人口的省会城市,找几个刻心隐藏起来的人犹如大海掏针。

“转眼就三个月了,唉……”王卓叹了口气,看了一眼对面已经空置的办公桌,有些恼火,从怀里掏出一枝利群点上,想了想,还是小心翼翼地将烟搁在窗台上的烟灰缸中,自己又重新点上了一枝,“老伙计,之前一看到你来蹭烟抽我就冒火,现在倒是盼着你来了……抽吧,在下面缺烟就托个梦给我……”王卓叹了口气,最近缉毒里的士气一落千丈,线索断了,仇人也消失了,十来号憋着一股劲头的青壮汉子愣是有劲没地方使。

王卓已经接到上头支队长的通知,将会有新人来接替老黄的副大队的位置,这个消息让王卓有些犯愁,队里的那些个愣头青对自己和老黄都是服气,现在老黄尸骨未寒大仇未报,上头就安排人来接了老黄的位置,队员们从情感上估计都会比较难以接受,更何况以前的工作当中,自己跟老黄都是一个扮白脸一个扮红脸。王卓知道自己脾气比较急躁,老黄却是个温吞脾气的好人,尤其是近几年才进队的那几个年轻人,更是把老黄当长辈看待。一旦宣布这个消息,队里头那些年轻的刺儿头又要犯耿了,想想王卓都觉得头大。

上头虽然说了有人来,但却没有点名道姓,但愿能来个干实事儿的,万一碰上个嘴巴比手厉害的主,这就头疼了……王卓抖了抖烟灰,掐灭烟头,早就被烟熏得犯黄的指节缓缓敲击着额头,有些烦躁。

办公桌的门突然被人敲响,王卓起身开门,就看到市局副局长兼缉毒支队队长的苏平和市局政治处处长甄泉站在门口,王卓先一愣,而后连忙客气地迎两位领导进门:“苏局,甄主任,两位领导下来视察,怎么也不提前通知一声?”等苏平和甄泉进了办公室,王卓才发现两人身后还跟着一人,颇是眼熟,等看清来人,立刻哈哈笑道,“哎哟,云道从北京回来了,怎么不早说,早说哥哥带兄弟们给你接风洗尘了!”王卓上来就给了李云道一个大熊抱。说实话,上次破获的国际贩毒大案如果不是李云道知会一声,他们三支队也分上不这份功劳,王卓因为学历问题一直悬而未决的正处级待遇也是那次大案后才正式得到了落实,而且更难得的是,这位年纪轻轻的分局刑警大队大队长事后丝毫不抢功,不等结案就退居幕后,这等宽阔胸襟就连老黄之前也钦佩不己。

苏平和甄泉相视而笑,苏平拍了拍王卓的肩膀道:“我本来还担心云道同志来跟你搭班子,老黄刚走,你这脾气耿直的家伙是不是不乐意,现在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

甄泉也笑道:“早就听说你跟老黄之前配合得无衣无缝,希望以后你跟云道同志也能相互做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王卓惊喜道:“调来当副队的是云道?”

李云道也笑道:“以后还请王队多多关照!”

王卓连忙摆手:“你的能力在局里是有目共睹的,脑子也是出了名的好用,你来,我就放心了。”

苏平笑道:“你们俩也别互相吹捧了,现下的关键要点,是赶紧整理线索,把案子跟下去,只有把犯罪份子绳之以法,才能慰藉康实同志的在天之灵”苏平随后也叹了口气,“也才能还了队员们的心愿,给康实同志的家属和孩子一个说法。”

王卓和李云道不约而同地立正敬礼道:“一定全力以赴!”

下午,缉毒大队小范围以召开了一次大全,宣布由江北分局政委李云道同志兼任缉毒支队第三大队副大队长。

散会后,王卓将三大队的队员都召集到三楼会议室,一个一个地介绍三大队的成员。三大队的队员绝大多数都参加过那次的缉毒行动,对李云道的印象比较深刻。但也有几个这半年刚刚加入团队的年轻小伙子,一看到接替老黄的居然是一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年轻人。几个小伙子平时关系非常好,刚进三队的时候,老黄对他们非常照顾,所以对老黄的感情很深。此刻,几个年轻小伙互视一眼,便有有一个面容白皙的年轻小伙子跳出来:“李队长,哦不,应该叫李政委,您贵人事忙,还身兼两职,忙得过来吗?”

王卓一看不好,彭帅这个刺儿头又跳出来了,刚想发威却看到李云道微笑着冲他摇头,王卓只好压下火气,瞪了彭帅一眼。彭帅是标准的九零年生的年青人,初生牛犊不怕虎,更何况之前黄队在的时候,他也没少跟王卓这位脾气暴躁的大队长叫板。王卓瞪他,彭帅竟直接回瞪过去,还一脸不在乎。

李云道看在眼里,笑在心里,王卓这个大队长当得实在是有点儿缺乏艺术,幸好他是对王卓比较了解,换一个人,一准儿以为这是王卓在背后使坏出招,自个儿还跳出来唱红脸。李云道知道王卓不是那种耍小心眼的作派,当下也不跟年轻小伙子置气,只微微一笑道:“身兼两职的情况,也正是我要跟大家说明的。组织既然信任我,愿意给我这个机会来跟大家一起奋斗在缉毒的第一线,这是对我的信任,也是对我的能力的一种挑战,毕竟我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这一点我自己也承认,但在这里我可以向在座的所有人保证,我李云道既然坐在这个位置,必然不会尸位素餐,在其位谋其职,这点最起码的职业素养我还是有的。”

跟李云道一同作战过的老缉毒队员们纷纷笑了起来,那晚他们只看到一个敢于冒着枪林弹雨冲在最前方的刑警队长,虽然那晚他们只负责侧应,但守在监控室屏幕前的那几位都曾见识过这位开枪必中的神枪绝技。,那晚死在李云道枪下的毒贩占了近半。

几个小年轻有些恼火,这帮同志搞什么东西?之前不是说好了嘛,谁来接黄队的位置,都统统给他轰走,怎么到了临门一脚的时候,这帮老乌龟们全临阵退缩了?李云道算不得慷慨激扬的就职演说根本无法打动他们,听完李云道的话,小年轻们不约而同地冷哼一声,彭帅身边的好友万海军更是嘀咕了一句“说得比唱得还好听”,声音不大,但在面积很小的会议室里人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王卓终于火了,猛地一拍桌子:“彭帅,万海军,你们两个小兔崽子给老子出去,妈的,活儿干不好还成天跟老子唧唧歪歪,不是你们几个该吃枪子儿的二愣子,老黄能牺牲?”王卓力气很大,拍得会议桌上的笔记本都蹦了起来,看样子这些话也已经憋了许久,此时恨铁不成钢地骂出来,解气是解气,但心里也不是个滋味儿。

几个年轻人不约而同地低下头去,尤其是刚刚出言不逊的彭帅,此时脑袋压得极低,眼眶通红——那晚就是他不顾黄康实的组织,一意孤行地要跟踪下去,最后被对方发现,黄康实为了救他和万海军两人,挡了整整七颗子弹。

本来气氛还有些活跃的会议瞬间冷却了下来,王卓气不打一处来,瞪了那几个年轻人一眼,又拍了一下桌子,径自一人出了会议室,留下一屋子人面面相觑。

李云道苦笑摇头,早料到可能会有些阻力,但是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尴尬,深吸了口气,李云道站起身,微笑道:“在座的,有的认识我,有的不认识,没关系,不是有句老话叫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嘛,我这个姓李的到底有几斤几两,到底能干些什么,往后的日子大家自己会亲眼看到,至于彭帅你们的想法,我也很能理解,毕竟黄队长尸骨未寒,大案未破,你们对我这个空降兵有看法,也是人之常情。但是想法归想法,工作还是要好好干。你们的仇人不是我李云道,而是对着你们开枪的犯罪份子,是那些用毒品坑害人民群众的毒贩。所以,不管你对我是什么看法,缉毒工作时时刻刻都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松懈。另外,我今天在这儿扔一句话,只要三个月,三个月之内一定给黄康实同志和家属一个完满的答复,如果做不到,不用你们赶人,我李云道自己辞职走人!”

彭帅等年轻人面面相觑,原以为这个看上去看个文弱大学生的年轻领导应该是个书生派,可没想到说话间的强势气场,丝毫不亚于那位脾气暴躁的大队长。

“散会!”李云道果断地宣布散会。

看李云道出了会议室的门,老队员们才一脸同情地看着彭帅等人,一个名叫盛昌虎的老队员拍了拍彭帅的肩膀:“小朋友,你不是一直在问,上回开一枪死一个毒贩的猛货是哪位吗?”

彭帅等人同时抬头,一脸惘然。

老队员们纷纷摇头感慨:“现在的孩子们啊……”

万海军倒是先反应了过来,双眼瞪圆道:“帅子,他们说的不会是……”

彭帅也愣住了,硬着头皮吱唔道:“不……不会吧……”

寄性虫

寄性虫第三集

两名死神成员痛痛快快摔在地上,尽管有点狼狈,但总比被面前这根该死的钢丝绳割断脖子要强。

后面的人大声询问他们有事没,两人满头冷汗的爬起身,瞅着钢丝和前方同伴破碎的尸体,眼中皆是心有余悸的神色。

“老大,冰雹和火炮没了。”其中一人朝对讲机汇报道。

“怎么回事?”范硕眉头一皱,显然有点没听懂这话的意思。

这时,没等对面的人回答,耳麦中连续传来几声有规律的枪响。

砰,砰……

正向范硕汇报这人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脑袋就爆出一道血箭,闷头栽倒下去,还有他的同伴,也几乎在同时头部中弹一声不吭倒了下去。林风此刻已经出现在斜上方的山坡上,他趴在雪地手中那把九五式有规律的发出脆响声,双方只隔了不到五十米,加上居高临下的优势,这枪在他手里几乎是弹无虚发,每一秒就有一人头部中弹栽倒下去

连接干掉六个,堵塞在通道中的追兵才发现藏在对面半山坡的射手,一个个手忙脚乱寻找掩体,一边朝那方向开枪还击。

砰砰!

林风一个短点将一名背部暴露出来的敌人击杀,这才拿起枪猫腰往后方撤离,迅速就消失在远处。

枪声还在天空回荡,脸色发黑的范硕又接到两名死神成员阵亡的消息,死神小组在这几天之内就在林风手里折了六人,小组从建立以来就从未出现过如此大的损失。

林风,我X你奶奶!

……枪声已经停止了好一会儿,藏在山坡两边的追兵才敢探出头,不怪他们小心,实在是对方的枪法太厉害,基本是一打一个准,而且枪枪爆头,只要看地上这堆同伴的尸体就知道这家伙手里拿着枪有多可怕

更让人头皮发麻的是,这人不但枪法好,而且非常狡猾,上百人全都被他牵着鼻子走,谁也不敢掉以轻心,没人知道他现在藏在什么地方,一个不好,下个死的可能就是自己了。

一名保卫局人员拿出匕首想把挡在面前这根该死的钢丝绳割断,正当他准备动手时,旁边的死神小组成员却忙阻止了他:“等一下。”他想的很周到,既然这个林风如此狡猾,十有八九还会在这根钢丝上做文章,切断钢丝说不定正中对方下怀,他小心翼翼沿着钢丝一头走去,那里只是一截固定在地下的木桩,并没有他想象中的炸弹什么

的。

不过就算一头没有也不能掉以轻心,他招呼同伴沿着钢丝往另一头去看看,那人答应一声,走到对面山壁边,仔细瞅了几眼,才回身朝同伴摇摇头,表示没有陷阱。

这人见状松了口气,看来是自己把敌人估计的太高了。

“走吧……”

当他转身招呼同伴时,脚下却忽然踩到一块松动的石块,按理说,这里积雪的厚度足有五六十公分,脚下还有厚厚的一层,怎么可能踩到这东西。

叮!

没等他多想,一枚拔掉保险插销的手雷就轰隆一声在他脚下爆炸了,火光乍现,一团黑暗升起。

等到烟雾散尽,趴伏在地上的众人抬起头,只见那人倒在一个深坑旁昏死了过去,他的左腿膝盖处以下的位置已经变成了一滩碎肉,白森森的骨头都暴露在外面。

他还没死,只是被震晕过去而已,死神小组再损一员大将,队伍缩水了快接近三分之一。

横在面前的钢丝没了,可心有余悸的众人却死活不敢再坐着雪撬车前行,谁特么知道前面还有没有能割掉人脑袋的钢丝绳,雪撬车速度一旦提起来,短距离内根本停不住。

他们明明有一百多人,却有种被对方一个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刚从这两山之间的间隙走出,那催命的单调枪声又一次在空中响起。

砰砰砰……

走在最前面的三人还没看清敌人的方向,就相继中弹倒地,这次林风似乎又改变了策略,专门瞄准他们身上不会立即致命的部位射击。

三个人倒下,血水很快染红了周遭的地面,红的有些刺眼。

“救我……快帮帮我……”

没什么比亲眼看着自己因为流血而慢慢死去还要恐怖的了,伤员朝躲在两边崖壁旁的同伴哀求着道,血水还在不停的涌出,如不及时治疗,以这样的失血速度,要不了多久也会夺走他们的性命。

在一声声哀嚎祈求声中,有人忍不住了,让其他的人掩护自己,三个人猫着腰快速从隐蔽处窜了出来。

可是连林风藏身的位置都没找到,其他人除了干看着,似乎什么也做不了。

不出意料,这三人刚露出头,远处顿时传来串有节奏的枪响。

“别过去!”其他人眼睁睁看着他们三个中弹倒地,出口处已经倒了六名伤员。

进入战斗状态的林风,已经屏蔽了一些不必要的情感,现在出现在他眼中只有朋友和敌人两种可能,凡是被他定义为敌人的,就会用尽一切手段给对方造成最大的杀伤。

战场属于胜利者,不需要同情心。

林风静静趴伏在原地,连身上的衣服也被雪花染成了白色,仿佛已经与四周融为了一体。

他一动不动的趴着,指头搭在扳机上,旁边多了几个空的弹壳。

一直保持这样的姿势过了大约十来分钟,藏在间隙里的敌人便沉不住气了,一队十来个人在头儿的命令下,一个接一个猫着腰快速朝奄奄一息的同伴移动过去。

枪声迟迟没有响起,心提到嗓子眼的众人不由暗松了口气,看来,那个林风肯定又跑到其它地方去藏着了。

当这队人跑到伤员旁,肩扛手抬准备往回弄时,那可恶的枪声竟然在这时候响了起来。

砰!砰!砰……

枪声不疾不徐,每响起一声必有一人中弹倒下,最后只有两人见势不妙,放弃同伴连滚带爬的逃了回来。

“我看见他了,他在那里,九点钟方向!”

一人就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欣喜的向头儿汇报道。

枪声已经停歇,顺着他手指的地方,头儿只勉强看见一个小黑点,既然手下的人说的如此肯定,那就信他一回也不妨事。“把火箭筒给我。”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