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的激情

危险的激情
  • 主演:Jezebelle.Bond,妮基塔·凯丝
  • 导演:quini.Adams
  • 地区:美国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06
警方侦探被分配的情况下的音乐制作人,被发现死于自杀。所有的线索,在舞台上似乎证实自杀。然而,侦探怀疑犯规。随着他的怀疑,潜在嫌疑人数目也有所增加 死了制作人的老婆是女同性恋关系中与她的网球教练;一个怀恨在心的流行明星打了一架与生产商的他的死亡;晚上运输司太似乎阴凉硬币经销商似乎地狱执意罕见的硬币,他认为是在死者身上的一样。将添加到侦探

危险的激情第一集

“这是什么情况?”

有的天才察觉到了这点。

这火鸟,竟然越发的庞大。

显然林炎对于火之意境的感悟,在这短短的十几分钟内,有了不小的增长!

没有丝毫要落败的迹象!

“怎么可能!你居然拿我来练剑?”

楚修大吃一惊。

没想到自己居然成了林炎的磨刀石!

他能够感受到,这林炎在与他对拼之下,竟然开始渗透进他的风狼之中!

显然想着借他来感悟风之意境!

“不!可恶的家伙!”

楚修大吼一声,这林炎居然如此轻视他?

在对拼之中还将他当成了踏脚石!

这把他气得发狂。

连连施展强悍手段,可那林炎却好像一个棉花球。

无论你用多强的力量捶在上面,这棉花球都能够吸收掉。

“没用的,从一开始你就败了!身为一个杀手,居然自负到跟我硬碰硬!现在你的一切,都要被我剥夺!成为我前进的基石!”

林炎面对那森然剑气,不为所动。

一边感悟,一边与之对抗。

在不断感悟着风之意境。

这就好像是一滩沼泽,一开始的时候还能拔腿跑走。

可现在已经过去了十多分钟。

战斗的节奏已经被林炎彻底掌握在了手上。

这楚修想要逃走,可就没那么简单了。

“不行!再这么下去我恐怕要死在这小子手上!”

楚修此刻终于是看清楚了自己的处境。

怨恨的看了一眼林炎。

似乎要将这少年的面孔记在心中,好日后来复仇。

一拍胸口,楚修运转秘法,身上出现几个血窟窿,在被后凝聚成了一对血色的翅膀。

翅膀一震。

身躯拔地而起,显然是想靠着这门秘法逃走!

这是楚修之前得到的一门秘法,消耗大量力量,凝聚一对翅膀,让自己短暂的御空飞行!

虽然只能维持三分钟,但要逃出天河武者的追杀,就足够了!

可惜的是…他碰上的是林炎!

“没有用的!翻天印!”

林炎运转灵力,九枚灵珠疯狂转动,暂且停下挥剑,双手不断结印。

一道道金色符文浮现在空中,构成了一口金色大印!

这口大印一出现,林炎双手一合,大印快速飞到那楚修上空。

猛的向下一压。

大印之中,充斥着极为雄厚的灵力,直接将高高腾飞的楚修给压在了地上。

轰!

楚修只觉得身上好像背负了一座大山,身形难以动弹。

那凝练出来的血色翅膀,抬都无法抬起。

“啊!你到底修炼的是什么功法?怎么会有这么雄厚的力量!”

楚修不可思议的大叫道。

他的功法,可是黄阶九品!

经过一番战斗下来,体内的灵力都所剩不多了,而这林炎看起来,灵力居然还是那么的充沛!

这让他彻底懵住了。

心中用上了一股惧怕之意。

“呵呵,很多人都仗着自己的武道等级比我高,就想着能靠灵力拖死我,可往往被拖死了的,都是这些家伙!”

林炎冷冷一笑。

九脉化龙决实在太强悍了。

即便是天河三重天,但拥有九枚灵珠的他,即便是天河六重天又如何?

根本就比不上他的消耗。

“我跟你拼了!”

这楚修知道今日很难逃走了,当即发挥出自己能使出的最强威力。

这是破釜沉舟的一击!

事到如今,他选择了拼命。

可林炎却好像早已洞悉一切,有了准备。

不慌不忙,冷冷一笑道:

“还想着跟我拼命?给我死吧!”

手腕一转。

林炎猛的喝到:“杀剑式,第三式,十字逆杀!”

话音落下。

三杀剑在空中快速的划过一道十字!

这楚修的剑招连一秒都抵挡不住,破开之后。

以迅雷不及掩耳,轰然印在那楚修的身上!

楚修的身躯倒飞出去,在飞的半路上,这体内所有器官就已经被毁得干干净净。

好像一个破掉的麻布,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在抽搐一番后,这楚修直接气息一窒,生命力快速的从身上消散。

而那手上,还紧紧攥着林炎还回去的那块必杀令!

落在地上,做成了这位天才杀手的墓碑!

将这楚修身上的空间戒指取走,林炎身躯顿了一顿。

看着这地上的尸体,淡淡的说道:

“楚修,说来我也要感谢你,经过你刚刚与我的陪练,我对于风之意境的感悟大大增加了,恐怕不久后就能彻底感悟了!”

说完,林炎转身离去,消失在茂密丛林之中。

这楚修,不仅陪练,还将身上的财物统统奉献了出来。

这简直就是来送福利的。

真希望那背后指示的家伙能派多一点像楚修的这种人过来。

这楚修败在太过轻视林炎身上了。

林炎走后不久。

这四周围的那些天才,看着那楚修的尸体,依旧是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过了半天。

这地方才响起一阵阵倒抽冷气的声音。

不少人的眼底用上了一抹惊愕之色。

“这,这在隐龙榜上排名第六十七的楚修,竟然死了?”

“太恐怖了,这林炎的战力实在太恐怖了!”

有人反应过来。

看向那林炎消失的方向,极为惊愕的说道。

“不能得罪!这林炎万万不能得罪!”

有人的神情严肃了起来。

这林炎将楚修杀死,也就是说,这家伙已经取代了后者,成为了隐龙榜上第六十七名的天才高手!

……

而此刻,林炎早就已经找到了一处安静的地方。

开始清理这次的收获。

神念轻而易举的将楚修留在空间戒指上的印记给消除了。

将空间戒指中的丹药取出。

林炎看也不看就丢进了卧龙空间中。

只不过这些丹药大多都是二三品的,能够增加使用的时间并没有多少。

“真是一个大胃王…”

林炎摇摇头,别说什么瑶池圣水了,就算能够维持他使用都难了。

王侯狩猎赛后,他必须要想办法弄多点丹药,或者寻找剩余七位龙子精血的下落!

他的实力,必须要再加强!

这楚修仅仅只是在隐龙榜上排第六十七,就有如此强悍的实力。那排名前十的家伙,又会有怎样恐怖的力量?

危险的激情

危险的激情第二集

周游伸手接过,打开瓶塞,放在鼻端仔细闻了闻,然后嘴巴喃喃说出了不少药材的名字:“噢!藏边大黄,藏红花,生田七,龙脑香,血竭…”

“嗯,你连“煌玉液”的主要成份地能够闻出来,你还真本事呢!”达月央珍不禁惊讶地说道。

“哦,这药名叫“煌玉液”是吧?”周游忙问她道。

“是的,这种“煌玉液”,是由我妹妹炼制的,其中许多的药材是我帮她找的,所以你一说出那些药材的名字,我就知道了。”达瓦央珍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不过其中还有几味比较特殊的的药材,我并认识…应该都是雪域高原特有的药材吧?”周游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原来让周游感到奇怪的是,其中还有几缕十分特殊,但是又很醇厚的药物气息,他竟然分辨不出来…

但是周游却知道,这应该是“煌玉液”中最重要也最有效的成分!

“呵呵,这些成份,叫“佐苔”,是我们在藏药各名贵成分中,最重要的成分。”达月央珍说道。

“唔?“佐苔”…这到底是什么药材啊?”

周游一怔,他还真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哦,“佐苔”是藏语“仁青欧曲佐珠钦木”的简称!“佐”是炼制,“台”指灰、粉末,意思是煅烧成灰的意思,因此,“佐苔”并不是指特定的某种药材,而是由多种名贵藏药,包括矿物等,通过非常特殊的方法炼制而成的物质!在我们藏区,只有最有天赋和最有名气的药师,才掌握炼制“佐苔”的奥秘!”达月央珍解释道。

“噢!没想到竟然是这样…”

周游不禁惊叹起来,心中亦感到惊奇不已,这医术一道,果然博大精深,光是雪域藏药,便有如此神秘的来历和效果。

“没错,而且“佐苔”制作过程非常严格,炼制时,还需要举行专门的藏传佛教仪式,对制作人员也有严格的身份要求,以保证“佐苔”的正宗,另外也体现制作者对佛祖的绝对虔诚!其整个制作过程非常复杂,耗时相当漫长。

因为炼制者,必须通过对水银进行特殊的炮制加工以后,变成的无毒、具有奇特疗效的药品,还要渗入多种金属矿物和数百种原辅料,经过严苛复杂的炮制技术才能够炼制成功,因此被藏区人民称之为藏药中的至宝。

所以,药物中是否含有“佐苔”,经常成为雪域藏民们判断是否是正宗藏药的标准!”

达月央珍素来崇敬强者,因此她倒没向云龙有太多隐瞒。

“对了,你说这“煌玉液”是由你妹妹炼制出来的,那她一定是一个名气很大的藏医吧?”

周游听完达月央珍的话,不禁对她的妹妹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

“呵呵,我妹妹名气并不大,但是她炼制出的药,名气却非常大!”达月央珍笑道。

“哦?为什么啊?”周游好奇问道。

“因为我和我妹妹,都是亚冈法师的弟子,我们师尊亚冈法师,是安多密宗的一代宗师,不但德高望重,功法高深,而且还是一名藏医“大慧者”,我天赋只算是一般,因此跟随法师修炼安多密宗功法,而我妹妹天赋聪颖过人,所以她能够得到法师真传,学习炼制古藏药和一些特殊的宗门秘术!”达月央珍解释道。

“噢!原来是这样啊!有机会的话,能不能让我见见你妹妹呢?”

周游点点头,心中不禁对达月央珍的妹妹产生了一种见其一面的想法,并说了出来。

“你…要见我妹妹?”

达月央珍脸上露出惊讶而古怪的表情。

“呃…你别误会…我也算是一名汉医师,听你说了你妹妹的事,所以才想见见她,想跟交流一下医术方面的知识…”周游忙说道。

“哦…这样啊…那好吧!我现在就带你去找她,不过她不一定在呢。”达月央珍想了想说道。

“唔?为什么啊?”周游一怔忙问道。

“因为她经常到处外出去寻找各种药材,所以行踪不定,想要找到她,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呢。”达月央珍说道。

“哦,如果能够见到她的话,当然好,如果见不到,就算了,就当碰运气呗!反正他们也需要暂时休息一下。”

周游指着旁边的特瑞和吉娜两兄妹说道。

“他们…应该是外族人吧?”达月央珍问道。

“嗯,他们是米国人,不过他们只是来雪域这边玩的游客而已,他们…是我的朋友!”周游说道。

“哦,那既然是你的朋友,那我就带他们一起回去吧。”

达月央珍点点头,然后主动走到了特瑞面前,也没跟他客气,直接就拎起了他的胳膊,然后将他挽了起来。

特瑞这厮没想到自己能够“享受”这样的待遇,心下惊喜非常,立即顺势站了起来,伸手搂住了达月央珍的纤腰。

“呃…”

达月央珍瞪了他一眼,脸色一红,不过看见特瑞可怜兮兮的悲惨鸟样,她只好作罢,挽着他就往前面走去。

周游和吉娜面面相觑了一眼,彼此会意地笑了笑,摇摇头,然后跟在了达瓦央珍后面,一起朝山谷外面走去

一路走了大约半个钟头左右,四人走到了山谷另外一侧的一处悬崖顶上,那里赫然是一片连绵起伏的丘陵地段,有不少连片的青草绿地,以及苔藓地衣,还有些藏区特有的荆棘和灌木丛。

达月央珍挽着哈瑞走到了一处丘陵前,然后将他放下,转过一蔟茂密的灌木丛后面去,不一会,便牵出了两匹高大的骏马。

达月央珍招呼琳娜跨上了其中一匹骏马,然后自己也翻身骑了上去,并指着另外一匹骏马对云龙说道:“你们两个男人,就骑着那一匹吧。”

“呃…我没骑过马…”

周游老脸一红,有些不太好意思地说道。

其实周游说的是实话,他确实没学过骑马,虽然他的修为已经远超凡人,不需要骑马也可以如履平地,但是他却不想表露出来。

危险的激情

危险的激情第三集

听到外面的响动越来越大,夏朵朵叹了一口气,神色露出了那心疼来,“你何必说出这伤人的话,伤了乐乐,你也不会高兴的,”

显然刚才那些话不过是故意说给门外的人听,可那些话去伤了乐乐,她心中恐怕也不好受,端着一杯茶给夏欢欢,夏欢欢坐在一旁。

“朵朵姐姐你知道吗?”夏欢欢喝了一口茶,神色悠悠抬着那叹息,“有些人,如果在别人的保护下习惯了,很难自己坚强起来,眼下的乐乐她该学乖了。”

夏乐乐终究太过单纯懦弱了,眼下自己一直护着对方,仅仅是会让对方越来越失去那自保的本能,她需要让夏乐乐自己成长起来。

“你啊,就是小老头一个,年纪不大忧愁却多,”看了看对方那夏朵朵道,可那眸色却有着暖意,“多多的事情,你也不需要操心太多,只要柱子婶不掺和,眼下处理刘喜儿会更加轻而易举,”

她是一个外人不好参与进来,在夏欢欢面前她很多事情都可以说,可在夏乐乐几个人眼中,她多多少少有着几分保留。

这便是亲疏的缘故,夏欢欢点了点头,柱子婶那一边她有些头疼,当年是柱子婶救助自己跟多多几个人,也是对方慷慨解囊才让自己姐妹可以度过难关。

如果可以她真的不一样去冲突,希望是自己相差了,柱子婶也许真没有关系,夏欢欢在第二天后,就去了那夏家村。

在来到夏家村,所有人都在那指指点点,“瞧瞧,那就是夏欢欢,听说没有,昨天打伤了柱子的媳妇,呸呸呸……以前还亏得柱子家,对她那般好,掏心掏肺别说,却想不到对压根就是白眼狼,翻脸不认人,果然有钱了,都不是人,”

夏欢欢听到那议论纷纷,低着头夏欢欢没有说话,来到这柱子婶门外,敲了敲门,柱子婶打开门,一看到夏欢欢顿时脸色有些不喜了起来。

“婶子我是来跟你说活昨日的事情,”夏欢欢仿佛没有看到对方的目光,反而是先开口道。

听到这话柱子婶看了看夏欢欢,然后让夏欢欢进来,给对方倒了一杯茶,“欢欢不是我说了,虽然这喜儿有错在先,可你也不可能动手打人,你看看打的喜儿都躺床上了,”

柱子婶是第一次给夏欢欢脸色看,刘喜儿是自己的儿媳妇,眼前这夏欢欢如此动手,压根就没有给自己面子。

“我正是为这件事情来给柱子婶道歉的,”夏欢欢倒是认错诚恳,昨日动手打人的确过了点,加上就手劲大。

不过她却从来没有后悔过,昨日那刘喜儿欺人太甚,她若不懂事,难不成还任由对方诬蔑自己的妹妹,那她还做什么姐姐。

“欢欢……我知道你不喜欢这喜儿,可欢欢下一次可不能够动手了,”夏欢欢认错了,柱子婶这才松了一口气,看了看这夏欢欢。

“欢欢我知道你是为多多的事情,眼下多多跟那刘启都成了定局,而且人家刘启也不差,你就认下真亲事,对多多也没有多差,”

柱子婶端着茶给夏欢欢,夏欢欢听到这话,刚刚倒满的茶叶不接了,而是直接看着对方,神情渐渐冷了下来。

“柱子婶我说了,这件事情不需要在提,多多是不可能嫁刘启,刘启设计多多的事情,我也不会就此罢休,”夏欢欢第一次用冷漠的话语看着柱子婶道。

“你这是要让我难做人是不是?”柱子婶立刻起身道,那脸上带着不认同,“好啊,我算是知道了,当年你瞧不起柱子,现在你又瞧不起刘启,你可别忘记了,自己也是这山沟沟出去的,你认为自己出了山沟沟,就可以攀富贵,瞧不起我们这些人了,”

夏欢欢用那震惊的生气看着对方,简直就是不敢相信,她没办法相信对方会说出这话来,多年的长辈,以前的慈爱眼下那话就有多刺耳了起来。

夏欢欢敛了那眸底的色彩,渐渐冰冷了起来,“柱子婶如果没有事情,我就笑告辞了,这是医药费,”

将钱放在桌子上,然后起身离开了,柱子婶看到那桌上的钱,“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昨晚长辈的,还不可以说你几句了,”

夏欢欢并没有在搭理对方了,而是选着离开,眼下她不会在顾忌桌子上,刘喜儿她不会动,可刘启她却不会放过。

这是最后一次看那夏柱子一家放过那刘喜儿了,如果对方在得寸进尺,自己不会手下留情,至于柱子婶刚才那些话,她眼下……叹了一口气然后选着离开。

夏欢欢坐上马车,那柱子婶一脸的不喜欢,然后回到那房间,“娘那女人说啥了?”

刘喜儿躺在床上,一脸苍白的看着那柱子婶,柱子婶一脸不岔,将来龙去脉都说了一下,眼下听到那一切,刘喜儿忍不住道。

“娘我就跟你说那女人是白眼狼,以前要不是你帮她家,眼下她们哪里过的这般快活,娘你这下相信了,他们自己吃香喝辣,你看看我们还是住这种破地方,如果她们一家子,真的将你放在心上,找就接我们一家去享清福了,还需要柱子跟爹去外面做工,”

刘喜儿一脸的愤愤不平,听到这话柱子婶也是忍不住生气了起来,觉得夏欢欢刚才太不给自己面子了,更何况自己也是为她好。

摆明了就是多多自己犯贱,送笔墨被人看到了,眼下却偏偏要装模作样说自己很矜持,在想到当年自己有意给夏欢欢前桥搭线,让对方嫁自己儿子,对方也是一脸瞧不上顿时脸色不好看了起来。

柱子婶眼下会想这些,其实都是因为刘喜儿的缘故,刘喜儿做人媳妇嘴甜,会哄这柱子婶,昨天回来添油加醋的说了一些,让柱子婶本来就疙瘩的心,立刻滚圈了起来。

在看到那夏欢欢,刚才的态度,她顿时就忍不住不岔了起来,其实终究是因为,多年都得夏欢欢等人的好处。将对方的心养野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