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种新死法

26种新死法
  • 主演:玛蒂娜·加西亚,安迪·尼曼,米格尔.安海尔.穆尼奥斯,Alan,McKenna,Ian,Virgo
  • 导演:Rodney,Ascher,朱莉安
  • 地区:美国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4
这部电影集结了25位擅长血腥或诡异场面的电影导演,制片单位开放第26位导演的名额,举办人气票选,角逐唯一的名额。

26种新死法第一集

“我说多少遍了,这个喇叭只是个媒介,你留着它也没用。”

自从展示了将一万人性转的力量之后,希娜就把墨穷投放过去的喇叭当个宝。

反转之歌必须由那个录音机收容物亲自播放才会有效果,可以录下来,毕竟社员都是通过联络器转播的,但也要通知上头把录音机打开播放。

如果收容物本体没有在播放,那么反转之歌只是好听的音乐而已。

因此,希娜拿着喇叭没有任何意义,她既联系不到收容基地,也没有社员权限。

“太伟大了,您的力量实在是太伟大了。”希娜看着各种在她耳边嗡嗡嗡,劝说她立教的讨伐团的贵族们,不禁感慨。

这支规模庞大的讨伐团,几乎倾尽了瑞德王国一半的力量。

里面有实封贵族,有大家族继承人,有骑士指挥官,也有知名主教,甚至还有不为人所知的驱魔人。

他们从受到社会制度保护的群体,变成了受到了排斥的群体,这对一国意识形态的改变是巨大的。

有土地的贵族,还能说女性不得有领地吗?那岂不是要把自己的领地让出去?

大家族的继承人,还能说女性不得继承吗?那自己岂不是失去继承权了?

此刻原本讨伐女巫的军团,立刻改为怂恿女巫推翻唯一神教,至少推翻神教在瑞德王国内的影响力。

对此,墨穷完全没感,他用上反转之歌,不过是不想灭掉一万大军罢了,他也没那么多子弹。

一万人,实在是太多了。

这将近一个月下来,他也实在被这些不长眼的人搞烦了,干脆也就帮希娜获得一批支持她的力量。

否则纵然他现在可以庇护她,但她与世界为敌,独木难支,总有一天也会死于非命。

希娜对于突然有一大批人支持她,自然是兴奋的,如果国王真的改信,贵族圈子里有多了一大批女领主,整个社会风气自然就变了。

跟墨穷学了一个月的希娜,完全懂得这个道理。

可是,她看着这八千多人,却又不禁苦笑。

“打倒黑暗教会,推翻伪神信仰!”

八千多人叽叽喳喳,场面十分热烈,不过声音却是一个比一个童音。

希娜捂脸道:“为什么都是小孩子啊!”

这八千人,至少有一大半是未成年的形象,简直是一支萝莉大军。

看着一群小女孩在那高声叫喊,挥舞拳头,希娜一点意气风发的感觉都没有。

“这不是我的问题,这是他们自己的问题。”墨穷也很无奈,显然这支讨伐团大部分人都特别男子汉,如今变成萝莉又不是他能控制的,他自己不也都如此……

“可是他们这么小,又能成什么事?”希娜抿嘴道。

墨穷笑道:“他们变小了,也更强了。”

希娜很快也发现,这些人身体素质没有一点降低,甚至反而更灵活了。

就是原本的盔甲穿不了了,一个个身上披个袍子裹块布什么的。

不过这事也很好解决,他们组织一万人的讨伐团,其中补给辎重极多,还有随军工匠。

直接把原有的盔甲改小,原本一个人穿的盔甲,重炼之后,能供两三个人穿。

大约耽搁了几天之后,一支全新的少女骑士团成立了。

她们带着比自己大得多的骑枪或巨剑,举重若轻,反倒给人一种超凡的气势。

全新的信仰旗号被打出来了,将唯一神教称为黑暗教会,并揭露了教会诸多龌蹉,以及其瞎编神话的真相。

所过之处,到处宣扬灭神论。

世间本没有邪恶与正义,神与魔本就是同一种存在,就连神都有万千面孔,神魔亦如是。

教会的神已然堕落,他们罹取钱财,剥夺土地,迫害民众,不停以神之名向信徒索取压榨,从未付出,相比起来,魔王反倒什么都不要。

真正开拓土地的,把人类从野蛮带进文明的,是人自己。

推翻旧教,全新的信仰并非是魔王,也不是神话里的任何一位,而是人类的先驱者。

第一个创造文字的人类,第一个发明工具的人类,第一个建立国度的人类……

只有信仰崇拜先驱者,才会有更多的后来人。

人教势力紧逼到瑞圣都时,已得到了许多社会底层人士的支持,因为无数统治阶级的反水,导致大量神话造假的证据被揭露出来。

那些证据,破灭了很多人的信仰。

哪有所谓的先知,得到神的启迪?有一位萝莉伯爵揭开真相,历代的先知都是教会自导自演的戏码。

哪有死而复生的圣子?有一位美女主教揭开真相,那是一千多年前教会早期传教士,一起投票决定某个死去的圣徒作为那个圣子。

一桩桩,一件件,无数隐瞒了千年的秘辛被揭露,神权根基受到严重打击。

等到教会的人马赶到城下,阻拦他们时,希娜身边已经拥簇了数万人。

他们大多都是社会底层人士,信仰破灭后,他们就只能活在当下了,也就是……推翻教会后,少交很多税。

“邪恶至极!你们竟然侍奉恶魔!”

“一群堕落的女人,你们都应该被烧死。”

“从此之后,你们不再是王国贵族!”

投奔希娜的原讨伐团成员,发现自家人已经抛弃她们了。

她们终究还是少数派,变成女人后,原本没有继承权的弟弟,原本为自家服务的旁支,立刻就盯上了她们的位置。

对于这些,少女骑士团众人早有预料,也正是如此,果断投靠了希娜,希望能改变旧有的法律与教义。

否则,就会和没有投降,哪怕变成女人也坚持跑回家的那两千人一样……沦落街头,或被秘密杀死。

是的,一万人的讨伐团,有两千人回家了,但是回去之后,家人完全不管她们是被魔王弄成这副模样的,有些亲人甚至干脆不认识她们,当着她们面说她们战死了。

还有更狠的,直接说她们是女巫,将其烧死,可谓连正常家族女眷的待遇都得不到。

反正连样子都变了:我们领主是男的,哪来的野女人就说自己是领主?肯定是女巫!

追随希娜的八千多人,都是比较聪明的,知道不改变现状,就是死。不是烧死,就是饿死。

“打倒黑暗教会,世界属于人类!”少女骑士团高呼道,近期追随的民众也跟着叫嚷。

前方的教宗卫队成员脸色铁青,城墙上的国王则阴晴不定。

一名大主教愤怒道:“异端!推翻神明的信仰,难道去信仰魔王吗!你们这些愚民,怎么会相信这么荒谬的言论!”

哪知听了他的话,少女骑士团纷纷大笑。

希娜说道:“我侍奉于魔王,但伟大的魔王并不需要信仰,我们推翻堕落的教会,不是再换一个神。而是把属于人类的命运,从神手中夺回来,归还给人类。”

“一味向人类索取的神,不值得信奉,而真正值得崇拜的存在,却不在乎。”

“魔王告诉我,人一定要靠自己。”

大主教面露骇然,什么?不是改信魔王?

城上的国王也懵了,这女巫忙活这么一大通,最后竟然不是为了自己的信仰?

“那信什么?你信仰魔王,推翻神教竟然不是让人改信魔王?”国王派人大喊问道。

希娜摇头道:“人类的信仰应该是自由的,崇拜魔王,是我一个人的事,魔王赐予了我知识,改变了我的命运,并不是要我为他建立高大宫殿,引导世人为他奉献。”

“你们也都说,神魔无法来到我们的世界,既如此,所谓庇护,也不过是人类一厢情愿的自以为然。”

“我倒是想永远追随吾主,可是他不在乎。”

说着,希娜又有些失落,改变时代只是她的一个小心愿,真正想要的,其实是追随墨穷。

为此她宁愿什么都不要,然而,这也只是她的一厢情愿。

城头上的国王眼睛一亮,心说原来女巫的目的竟是如此简单,把命运还给人类,其背后的魔王,真的没有要求什么?

没有教会的世界,信仰人类自己。那么这几万人追随女巫,恐怕是因为不用给教会交税了吧?

也不用时常要以为神服务的名义服役。

这敢情好啊。

国王原本决定,如果女巫太强,那就改信魔王吧,无非是换一个神教给我加冕。

哪知道连这都不用,以后没了神权压制,他反而扬眉吐气了,少了许多掣肘。

以后要交给教会十分之一的收入,岂不是也能不给了?

俸给修道院的土地,是不是亦可以收回来了?

国王一算这账,血赚啊!唯一改变的,也就是一些针对女性的法律罢了,这不算什么了。

他此刻甚至都想帮助女巫把教会铲除了,不过他终究还是忍住了。

教会的力量根深蒂固,万一传说中的魔王没那么厉害,女巫失败了怎么办?

底下那群苦修士,也是掌握着超凡力量的!

想到这,国王有些后悔:“我不该让摩力克去帮助神教的,摩力克可是不死之身啊。”

作为国王,他自然也收留过一些男巫,摩力克就是一名强大的男巫,从恶魔那里得到了知识,非常强大。

虽然对付不了几百骑士的围杀,但杀死任何一个人都不成问题,为了拉拢那个男巫,他每年要给他大量的金钱和物资,供其做一些邪恶研究。

因为不知道希娜宣扬的新教对他这么有利,他之前派了摩力克去帮助教会一方。

此刻,摩力克穿着一身黑袍,就站在那群苦修士身旁。

……

26种新死法

26种新死法第二集

王府里的丫鬟奴才等众人,皆看着她吃力的拉着单车,看着她迈出的缓步走过一个又一个府院,每次上前搭手都被她拒绝,可就凭她一个浑身伤痕累累的女人,那么萧条脆弱的身体怎么能这样撑到将军府。

靠在两侧的丫鬟们心疼的看着洛殇,却只能无奈的站着只是着急,望着她走出王府。

王府外,男人已经来来回回走了几次,他腰间配着一把啸天长剑,黑衣威凛,好似深山里的黑鸦,莫云在这里等候她多时了,见她过来,直接拦在她面前。

“让开!”额头上的汗水顺着洛殇脸颊流下,女人虽然垂着头,却不难感受到她的顽强和决绝。

莫云面无表情,没有挪动一步。“如果死的是王爷,王妃又会如何?”

跟在冷邵玉身边二十几年,莫云从未见过男人会对一个女人如此上心,甚至可以为了她放下仇恨,向她解释。哪怕是当年的白月娥,恐怕也不及此。

洛殇没有回答,倘若一定要在两个人里选择一个,那么,她希望死的那个人会是他。这样,她就能不去恨他,甘心的陪他一起走完此生。

看着她的沉默,莫云追问“王妃真的不在乎王爷的生死?”

女人半抬瞳眸,冷冷苦笑,一抿干涩发白的唇,凌厉的开口道“你没有资格过问我,一个卑微的下人,有什么权利?”

莫云蹙眉,面前的她似曾数月前那个刚刚出嫁到王府的女人一样,雷厉风行,高傲无比。

难道仅是因为洛将军的死让她变成这般模样吗?莫云深眼看着她,洛殇究竟是想掩盖什么?

“王爷给您三日时间,三日一到,他会亲自接您回府。”

洛殇不屑的轻笑,再没开口。

回府?他凭什么还能要求她?

她艰难的拉着单车,宁愿耗尽了全身的力气也绝不会再接受他的任何施舍。

双脚带伤,本不能再多行路,还没离开王府的街桥,她就已经疲惫不堪,这几日天气格外闷沉,乌云没有任何预兆的从北直上,云翻涌起,卷起滔天怒浪。

城中百姓见是王妃,都急着能够报答她的恩情,不顾洛殇的婉拒,送她回将军府。

整整一日,洛殇回到将军府的时候,暮色已深。

古铜的雄狮变为退了色彩的冰石,驻守在府外,白绫随风来回飘荡,刻着黑漆“冥”字的空洞灯笼悬空摆动,大白殩花系在牌匾左右,整个将军府笼罩着凄惨悲伤的气息。

府门外一个人也没有,只有风丝吹过,偶尔刮起地上枯黄的落叶夹杂轻细的尘土,似雾非雾的深蓝游荡着幽深萦绕在将军府的上空,死气沉沉。

洛殇抬起水眸怔怔的望着那鲜明的大字,融刻满忧伤在她的眼眸里化开,静静的站在府门口好长一会儿,才缓慢的收回神情。

她掀起草垫,柔苦笑笑。“卓锦,我们到家了。”

拖着劳累的身体,将丫头的尸体扶起,背在背上迈上台阶。

刚进大院,就听见一阵刺耳的哭声,嘈杂的声音穿透她的耳膜,带来更深的不安。

跪在内院的几个丫鬟哭泣中抬起了头,看见是洛殇,不敢置信的揉了揉泪眼朦胧的双目,披着拖地的白绢立即迎过去。

嘴里呼喊着“小姐,是小姐,小姐回来了。”

院子里的众人皆转了头看向门口,只见洛殇身穿白衣,披头散发的站在那里,她面色憔损,看不出一点儿颜色,像张空白的纸卷,毫无生气。

丫鬟们忙过去扶下她背后的卓锦,不禁失声痛哭。“卓锦,你怎么也......”

哗然哭声里,灵堂中传来一声尖叫。

“夫人,夫人......”

众人惊慌失措,洛殇迈开步子跑向着灵堂跑去,双脚的障碍让她没跑几步就摔倒在地上,感觉到心里泛起的阵阵恐慌,她撇开丫鬟阻拦的手,冲进灵堂。

白花花的纸卷撒满大堂,铺在地上零零散散,缠绕在一起的白绫印着昏沉的烛火一片暗淡空明,台上的灯时明时灭,浅薄里只能照见人的半张脸。一口偌大的楠木棺材横在大堂中央,然而,伏在棺材一角的女人嘴角带血紧闭双目,她的眼角含泪,那最后一滴眼泪,还没有变干。

阿玉紧紧抱着地上的女人,她撕声哭喊,在场的丫鬟全然跪下,拂袖泣泪。

颤抖的双眼凝视着地上的女人,睫毛,嘴唇怎么也不能合上,眼泪滴落过洛殇的嘴唇。她不敢相信,更不愿相信自己的眼睛,可心口的痛一遍遍的撕扯着她的神经。

双腿麻木,洛殇每走一步都觉得好艰难,步子好沉。

“夫人......”

“夫人,您为什么要丢下我们......”

面对这突然而来的一切,洛殇眼泪哽咽在她的喉咙中,茫然无措的双眼除了颤抖就是哀伤。

一瞬间,她闭上了双目,泪撒脸膑,跪在女人的身前。“嫂嫂......”

洛柯战死,纳兰绒雅不忍独活,一早饮了毒酒,也随他而去。洛氏夫妇相继离逝,卓锦惨死,对洛殇来说,再无能够承受的住这样的打击。

“夫人,夫人,您快醒醒,卓锦在哭,你听,您快听啊,她哭的好伤心。”阿玉举起手指放在自己的嘴唇中间,发出一声嘘的长音,又张大了嘴巴比划着。

她眼里不停的流泪,却在傻笑。“夫人,卓锦哭的好厉害,您捡回来的那个孩子,她哭的好厉害啊。”

洛殇看着她,心疼的握住她的双手。“阿玉,你怎么了,我是小姐,我是小姐啊。”

阿玉似乎根本听不进去她的话,不停的咯咯傻笑,嘴角流淌着口水,笑眼眯着。“小姐......小姐死了,她死了,夫人,将军在哪里?将军呢?他被晋王带走了?”

她眼里满是惊恐,忽然站起,甩开洛殇的手,将她推倒在地上,神情恍惚。“一定是晋王将他藏起来了,夫人不要担心,阿玉这就去给您找将军,给您找他。”

她说完,疯疯癫癫的跑了出去。

“阿玉......”任凭洛殇如何呼唤,她都没有回头。

“小姐,您别担心,奴婢们这就跟过去,不会让阿玉姐有事。”丫鬟们抹了抹眼泪,匆忙的紧跟女人跑出灵堂。

脚骨被阿玉这一推更加裂痛,洛殇跪在纳兰的身前,心已经破碎的再不能拼凑,这颗心竟如玻璃一样的脆弱。

静静的跪了好长一会儿,她才起身,声音被泪水浸泡过带着沙哑。“将夫人同将军合葬,后日晨起,出殡。”

“是,奴才遵旨。”一群奴才细心的记住,按照本应的规矩前去料理打点后事。

空旷的灵堂,洛殇谴了众人退下,只剩她一人孤落的跪在冷清阴暗的地方。风侵蚀着她单薄的衣服,吹划着她头上身上所披的纯白孝服,泪已经哭干了,她拾起冥纸一点点送入火盆。

透过燃烧的火焰,洛殇觉得自己正在受着这烈火的焚烧,眼前昏昏沉沉,一切都变得不在清晰,隐隐之中,仿若听到一阵脚步声,紧接着,伤心欲绝无力的身体向后栽去。

却昏厥在了他的怀里。

冷邵玉英气的脸上像融化的玄冰,看怀里的女人时,一双狭长的眼又流露温情。大掌抚摸上她的脸颊,轻轻擦拭去她脸上挂着的泪痕,然后将她抱起。

她是那么倔强,宁愿承受怎样的不堪都不愿接受他的相助,她真的就那么恨自己吗?

来不及顾及别的事情,从洛殇离开王府开始,冷邵玉便派莫云一直跟在她的身后,一路上跟着她到将军府。然而,冷邵玉还是放心不下,知道她不想见自己,所以只能偷偷隐藏于背处。

待两日后洛氏夫妇出殡,他便带她回府,从此以后,不会再让这个女人受一丝委屈。

26种新死法

26种新死法第三集

第161章猎物上套了

远远盯着这边儿的巴驴子都要急死了,他一个劲儿的向江鸿远使眼色,江鸿远却跟没看见似的。

但贺东城却是看见了。

他以为巴驴子是在提醒他赶紧应下。

便忙点头:“借,我借二百两!”

赌场借钱,也不是见人就借,还得看你有没有偿还能力,当时巴驴子就跟江鸿远说,最多让贺东威欠下二百两的借条,若是多了怕被明眼人看出来是在设套。

瞧瞧,为了诓骗他入套,这巴驴子可是煞费苦心,方方面面都在展现他的诚意。

“二百两……你有银子还么?”江鸿远上下打量他。

“有,等爷们儿赢了就还。”贺东威气弱的道。

江鸿远的气势太过压人,在他面前,贺东威不想气弱都不成。

“万一输了呢?你能还么?”

贺东威得瑟了一下:“能还……我爹有银子。”

江鸿远这才松口:“成吧,跟我过来拿银子签借条。”

贺东威忙跟着江鸿远走了。

江鸿远将他带到一个小屋子里,屋里的灯光暗得要命,江鸿远把把借条拿出来让贺东威签。

贺东威仔细看了眼借条上的内容,见是五分利,心想果然这家伙没安好心。

不过,想坑他……

呵,这傻大个还不知道被坑的人其实是他自己。

他敢签订这份借条,自然是有把握这银子不用他还。

贺东威刷刷的签上了自己的大名,并按上了手印。

江鸿远给他数了一百八十两银子,这银子是赵瓜皮一开始就数给他的。

过手就扣,这是高利贷的规矩。

古代的高利贷如此,现代的高利贷亦是如此。

贺东威揣着银子走了,昏暗的灯光下,江鸿远把借条拿开,下面赫然垫着一张卖身契。

借条是用特殊纸张写的,特别容易透墨。

也就是说,贺东威签下一个名字,实际上墨迹已经透了下去,相当于他签了两个名字。

包括手印也透了下去。

只是卖身契上的字迹和手印没有借条上的清楚罢了。

这种纸,他废了好大力气才买到的呢。

这种纸张市面上没有,是玩儿仙人跳这帮人弄出来的,要有路子才能买得到。

他这段时间这么忙,就是在张罗这事儿。

江鸿远将卖身契收好,这才走出了小屋子。

接着,他将借条给了赌场负责放贷的人手中。

“事儿成了。”他有些兴奋的说了一句。

赵瓜皮从他手中接过借条看了看,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兄弟,你之前可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不干这事儿了呢。”

“上杆子不是买卖,我若不那样对方得怀疑不是,万一不上套就不好了。

对了,巴驴子说他是城里富商的小儿子,城里哪个富商啊?”

赵瓜皮的眼神闪了闪:“他们家就是卖杂货的,不是大富大贵,但是一两千两银子挤一挤还是能拿出来的。

行了,你去忙吧,我得把这借条放回柜里去。”

赵瓜皮不欲多说,找个借口就走了。

多说多错。

江鸿远并不在意,现在大家都在唱戏,端得看谁唱得好。

巴驴子那边儿也松了口气。

他攀着江鸿远的脖子,说收工了去吃花酒。

江鸿远拒绝了,直接说自己怕老婆。

巴驴子这帮人很是嘲笑了他一番。

深夜,江鸿远从赌场出来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一条很破败的巷子,进了一家破院子。

很是过了一会儿,一个瘦弱的小子才将他从院子里送了出来。

忙碌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

杜修竹好些了,林晚秋就跟他签订了加盟合约,一家店收二百两的加盟费,一年五十两的顾问费,一次收五年,供货目录,价格也都写得清清楚楚的。

杜修竹定下京城、苏杭、府城,一共定下五家加盟店,这一下子林晚秋光是收加盟费和顾问费就收了二千二百五十两银子,货品另外算,送一次货结账一次,互不拖欠。

因着有了加盟店,林晚秋就寻思着买块地修仓库。

以后的货物都由仓库出,否则量一大了她完全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来源。

仓库弄好之后,她就打算请两三个画师来打马虎眼儿,反正画师画的画册她可以弄闲鱼上去卖,不但不浪费还有赚。

林晚秋有两本账,一本账是她自己的实际账本,这些货品在闲鱼上的成本,给安逸居的批发价是多少,剩下的利润是多少。

第二本账目就是安逸居从她手中那的批发价是多少,扣除零售价就是毛利润,再扣除房租、人员工资、人员伙食费、住宿费和装修折旧等等就是安逸居的纯利润,这个钱就算是家里公中收入。

亲兄弟明算账,林晚秋觉得她即便是跟江鸿远过日子这些账务也要算清楚,不是她抠门儿而是……她无法解释这些东西的低利润,所以必须要有一个合理的成本,否则闲鱼搞不好就会暴露。

不是她不相信江鸿远,而是……有些秘密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如何解释。

到了收家具的日子,林晚秋跟着江鸿远回了一趟村子,把家具收了。

王富贵和赵水生两人帮着把家具摆放到位,林晚秋只用站在一旁指挥。

家具摆上了,王富贵两父子做的新家具基本上味儿也散得差不多了。

林晚秋就拿个小本本边记边画,家具摆放好了,就是软装饰,厨具等东西。

软装饰和厨具是她非常看重的,特别是厨具。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想做好吃的东西出来,厨具非常重要。

古代也有月饼,也是用烤箱烤出来的,只是这个烤箱比较原始罢了。

林晚秋想做饼干和蛋糕,所以去铁匠铺定制了烤箱,至于平底锅这些东西,她到底是在咸鱼上买了。

林晚秋在闲鱼上买了平底锅、高压锅、石锅、木柄奶锅各种尺寸、油炸锅……等等。

都是买的新的,是有家超市破产了弄闲鱼上来卖的。

锅多了,灶房的灶眼就有要求了,林晚秋直接让人靠墙修了一排的灶眼儿,两头都是大铁锅,中间排列着六个从大逐渐到小的灶眼,两头都是灶门,是烧柴的。

中间也有个灶门,是烧炭的。

梁婉秋的灶房设计跟现代的厨房相似,一侧是做的橱柜,水槽什么的是安放在橱柜上,水是从山上接下来的山泉水,用的是竹子管儿,不用开关,长流。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