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祀

祭祀
  • 主演:路西尔.维纶泰恩
  • 导演:路西尔.维纶泰恩
  • 地区:美国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08
《祭祀》展示了涅槃般乐队的柯特·科本以及患有贪食症的歌手安吉拉·阿伯丁自杀的疯狂景象。受到恶魔般的同胞的感官精神的影响,安吉拉痛苦的自残终于遭遇脑死亡。这是导演lucifervalentine的第二部作品

祭祀第一集

看沈世耀的脸色就知道他最近这段时间被折磨的够呛。

整个人瘦了一圈不说,脾气也变得暴躁了。

“哥,你这段时间,天天往外跑,就是去弄这些东西了啊?”沈世光这会儿才反应过来。

“不把事情查清楚,难道还任由它继续恶化不成!”沈世耀捏了捏眉心:“现在就已经够乱的了!”  “世耀哥,事情既然已经查清楚了,那就好办了!叔叔阿姨那里你们真的也别愁!什么事都能解决!叔叔阿姨着急也不过就是听了那传言,加上二老的确是觉得家里冷清。这人老了,心里就会开始担心死亡,就会胡思乱想很多事。而首要放不下的肯定就是儿女。你看你们三兄弟,就你成了家,结果还离婚了。他们心里肯定会不舒服!父母为儿女操的心那是没完没了!你们体谅一下就不会觉得他们烦!我说句不是太合适的话,万一老人有个什么,你们到时不敢定会多后悔!想被唠叨,想被骂,甚至想

被打都不行了!”

黎珞说完后,沈世耀和沈世光两个人都沉默了。  “子欲养而亲不待,这真的是世界上最无奈最残忍的事!我妈上次昏倒,我看着她躺在病床上,我的心里别提有多难受,多害怕了。之前我一直都懂得这个道理,也尽力去做到最好,就是怕以后会后悔,可那一刻,我还是觉得特别的后悔。我陪伴她的时间太短,我以前不懂事,总是惹她生气,她一直想要看升旗,去爬长城,可我都还

没给她实现!我妈常会对我说,没有父母会害儿女。我们长大了,父母老了。我们要学会多多体谅父母的心!”

“黎珞,谢谢你!”沈世耀对黎珞笑道:“你虽然比我们小,但真的要比我们懂事的多!”  “世耀哥,你们三兄弟的品性我都知道,是因为这次的事情实在是太糟心!回去后你们跟叔叔阿姨认真的说清楚你们的想法,我想他们都是通情达理的人,也肯定能理解你们的!之后你们之间的关系缓和后,你和小光要多陪陪他们!他们想要抱孙子不就是觉得孤单吗?只有你们让他们不觉得孤单不就行了?一是你们多陪伴他们!二你

们可以给他们找点事情做啊!”

“找什么事?”沈世光问到黎珞。  “叔叔阿姨都没有爱好吗?什么都成!投其所好!爱唱戏就给他们买戏票让他们去听戏,或者你们可以牵线跟邻居们组成个票友队啊!爱花就多买几盆花让他们拾掇。

还可以让他们出去旅游,或者给他们养只猫啊,养只狗啊!怎么都行,只要让他们有事做,能消磨时间!”

“珞珞,你真行!”  沈世光朝黎珞竖起了大拇指,扭头又对沈世耀笑道:“哥,你说,怎么咱俩就没想到这些?等我抽空去找趟巧克力,乔伯父不是喜欢唱戏吗?而咱爸喜欢拉二胡!院里

还有几位叔叔伯伯喜欢这东西的,咱们可以把他们给集合起来。如果有什么需要,咱们给解决一下!”

“嗯,这事也你去办吧!”沈世耀对沈世光说道:“你找巧克力,你们两个去商量就行!”

“行,正好巧克力下班啊,我去接她,顺便我俩去吃烤串!珞珞,我先走了!一会儿让我哥送你吧,啊!”

沈世光说着已经站起了身,跟黎珞打了声招呼后就离开了。

等他走后,黎珞八卦的问到沈世耀:“世耀哥,这巧克力是谁?”

沈世耀笑道:“你是想问她和小光是什么关系吧?”

“嘿嘿。”黎珞笑道:“我这不是有些好奇嘛!感觉小光和这个巧克力两个人很熟!”  “我和大哥跟小光的岁数差距都比较大,因为他小时候被人抱走过,所以家里就管他管的比较严,他只能跟邻居家孩子玩。乔巧和他差半岁,两个人算是一块儿长大的吧。乔巧那丫头性子就和个男孩一样,风风火火的,反倒小光小时候有点儿像是女孩子,文文静静的。还记得那会儿,一会儿不看着,乔巧就把小光给打哭了。为此乔叔

他们家没少来我们家道歉!”

“哈哈,还有这事啊?”黎珞想想那个画面,乐得不行:“本以为两个人青梅竹马,没想到还是欢喜冤家啊!”  “其实两家人是希望能把他们俩凑在一起的。这两孩子都在眼皮底下长大的,各家都知道他们的品性,又正如你说,两个人是青梅竹马!但偏偏他们俩好像都没有这个意思。我前段时间试探过小光,他说他跟巧克力根本不可能,他们是兄弟!”沈世耀无奈道:“你说他这说的是什么话,这一男一女怎么可能是兄弟?小时候也就算了,现

在两个人都已经这么大了!成天总是待在一起,也没个忌讳!”  “珞珞,这件事等抽空你点一点他!小光在这方面想的简单,但事情不是那么回事!既然他对乔巧没有那个意思,就应该学会保持距离,人家毕竟是个姑娘!女孩子在

乎名节!”

“是乔巧的父母说了什么是吗?”黎珞猜测道。  “是啊,乔巧年龄也不小了,家里介绍了几个都不同意,反而整天和小光混在一起,尤其最近这段时间。她家里人怎么能不着急?”沈世耀担心道:“现在我还压着我爸

妈,要是他们再掺和进来……”  “世耀哥,这种事情,也得讲究一个机缘。小光你应该很了解,他在这方面不怎么开窍!而巧克力那边,我没有见过人,不敢说什么。如果两个人真的没有男女之情,就是朋友关系,其实也没有什么。男女之间的友情应该更珍惜才对!你和小光说的不多,但我觉得乔巧姑娘是个坦荡利落的姑娘!她自己会有主见,也很清楚自己想要什

么!这种事情,还是不要过多干涉的好!有可能会适得其反!”  “等这件事我私下跟我父母谈谈,而乔巧那边……”

祭祀

祭祀第二集

“你长得真漂亮,肯定是那些有钱人家的女孩,就不是知道为什么会被带到我们这里,不过也好在是我们这里,我听说离我们这里不远的那个山上,有人贩卖女孩,你要是被丢到哪里可有的受了”孟佳说起这事就有些后怕,眼神里满是担忧。

“这只能说明我运气好,让我被他们丢在这里,然后遇到了你”苏晓筱轻笑着看着孟佳,对于这个只比她大不几岁的女孩,要自己一个人生活在这里,还要面对周围人对她的敌意,心态如此能如此善良确实不容易。

“我能不能洗个澡?这衣服穿的有些难受”苏晓筱喝完鸡汤总觉得自己浑身难受,低头看向自己还穿着带有血迹的衣服,不由眉头微皱,眼神里满是嫌弃的看着孟佳问道。

“咦,我这里好像有钱”苏晓筱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沓人民币,面额都是百元的,“被血染了会不会不好花?”苏晓筱看到口袋里有钱时,心情十分愉快的看向孟佳,发现钱上有血迹之后,眉头微皱看到孟佳一直不说话,有些不确定的饿问道。

“不是,我只是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多钱,一直有些不知所措,我去帮你烧水,找件衣服,等会你先穿我的衣服,我把你这件洗洗,血迹有些不太好洗,也不知道能不能洗干净”孟佳咽了口口水,看着苏晓筱手里的那些钱有些不知所措的说道。

“姐,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苏晓筱看到孟佳的举动好笑的开口问道,“我叫孟佳,孟子的孟,佳人的佳,”孟佳说完一脸期待的看着苏晓筱。

“很好听,那我以后叫你佳佳姐,正式介绍一下,我叫苏晓筱,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以后的日子里还请多多关照”苏晓筱笑眯眯的看着孟佳伸出手。

“我,我叫孟佳,我以后会多照顾你的”孟佳有些拘谨的看着苏晓筱,一脸认真的保证到,“那咱们能不能先吃饭,我好饿”苏晓筱可怜兮兮的看着孟佳,有些委屈的开口问道。

“哦,瞧我迷糊的,你都好几天没吃东西了,吃饭,吃饭”孟佳说着招呼苏晓筱坐到一旁的椅子上,两人吃过饭孟佳烧了水让苏晓筱洗澡,苏晓筱洗完澡,孟佳也帮她把那件带血的衣服洗干净了。

而把苏晓筱丢下的那些人原本以为苏晓筱死了,原本是打算帮她绑到孟佳之前说的那个村子的,但半途中忽然有个胆小的男生说苏晓筱没有呼吸了,为了不扯上人命官司,几个人一合计最终直接把苏晓筱丢在山脚下。

而苏晓筱运气很好,刚好被上山采草药的孟佳遇到,孟佳见苏晓筱还有气,就把人从山上背了到了家里,精心照顾一个星期之后苏晓筱才从昏迷中醒来,这几天孟佳一直幻想着苏晓筱醒来以后会是什么样的场景,而现在这种结果,比她预期的好太多,她很知足,她终于不在是孤单一个人了。

祭祀

祭祀第三集

第796章 知已知彼

只是一瞬间,凤灵儿又换上了一张脸:“媚儿,你别介意,我......我......就是太在意城哥哥了,只要是关于他的事,我就会变得紧张,我又怎么会不相信你呢。”

这个解释,如同在吴媚儿心上狠狠地划上了一刀。

凤灵儿转动着灵动的大眼,手中随意的摇动着红酒,斟酌片刻:“媚儿,竟然你现在已经和南宫茜茜达成交易,资料的事,我会帮你搞定。”

“谢谢!”简单的两个字,掩盖了吴媚儿悲痛的心。

“谢什么,我们什么关系,这点小事我又怎么不会帮你,我有事,你也会帮我的啊。”一句话,展露凤灵儿的目的。

吴媚儿缄默!

——————

很快,凤灵儿将百里家所有人的资料整理出来,交给了吴媚儿,吴媚儿又转交给了南宫茜茜。

握着小小的U盘,感觉握住了胜利一般。

知已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老是处在被动,时间久了,会对自己能力产生质疑,只有主动的时候,才能主导全局,这也才是她南宫茜茜的性格。

资料详细,性格,出生年月日,喜好,都记载的清清楚楚。

“怎么样?”吴媚儿问。

南宫茜茜关上电脑,满意一笑:“不错,记录的详细,看来你是个守信的人。”

吴媚儿高傲的仰起头:“我虽然会使一些手段,但我允诺过的事情,自然会做到。”

“如果你是一个男人,说不定我会爱上你,性格我喜欢。”南宫茜茜一个媚眼抛了过来,嘴角微微勾起一抹邪魅的笑。

妩媚,妖娆,一张一翕的笑,让吴媚儿倏地一震,小鹿一阵乱撞。

“我......我......我还有......还有事,我先走了。”吴媚儿起身,逃离似的离开。

南宫茜茜:“......”

几个意思?这女人都还不经女人挑逗了?

宫殿大厅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幻影一一禀告,若大的办公室,不用冷气,都能让人有一种透心凉的感觉。

低着头的幻影,小心翼翼的抬眼,偷偷瞄上一眼,也不怪自家堂主生气,这是连一个女人都战胜不了。

寂静!

半晌,百里城才薄唇微微开启:“派人观察吴媚儿的一举一动。”

“是......是......是!”幻影努力的咽了咽口水,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堂主要学女人?画面太美,他无法想像出来。

爱情,到底有一种什么魔力,竟然能让人变得如此疯狂。

——————

看着电脑上的资料,以至于百里城进来,南宫茜茜都才发现。

百里城瞄了一眼电脑,南宫茜茜毫不掩饰。

“你要了百里家所有人的资料?”

“有什么问题吗?”南宫茜茜轻佻的眉毛一挑:“知已知彼,才能百战不殆,一直处在被打,该还手了不是。”

这个回答他很满意,嘴角轻挑笑:“你这是在......关心我?还是说......夫妻同心?”

“呵呵!”南宫茜茜两声干笑:“你想的有点多,也想的有点美,上次说了,欠你一个人情,还你一个情而已,摆平这些老顽固,这样你也不用为子嗣的事发愁。”

嘴上的笑,有些僵硬,百里城暗自只能一声苦笑,她所做的一切,只是在和他划分界线。

南宫茜茜又将视线移到电脑上,在看到百里仁信息时,大吃一惊:“你大伯是个太监?”

百里城:“......”

“咳咳,我是说......我是说,他没那玩意儿?”南宫茜茜矜持解释。

这解释,还不如不解释,怎么有一种自己很污的感觉?

“三十年前,一夜醉酒,被人取走了。”百里城简单的说,这个问题,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他觉得不适合聊。

额......

“谁这么缺德?可怎么看,他也不像女人啊。”南宫茜茜疑惑,回忆百里仁的一喜一怒,简直比百里义还要男人嘛。

不是说割了那玩意儿,就会不男不女的吗?

百里城:“......”

“那有查出来,这件事是谁做的吗?”一下子挑起了南宫茜茜的兴趣。

她还一直纳闷呢,怎么百里仁就没有孩子了,现在逻辑算是通了。

百里城缄默不言。

智商过一百八的南宫茜茜,当场脱口而出:“不会是你老子吧。”

百里城抬眸睨视的看着南宫茜茜,对她的聪明,并没有丝毫的惊诧:“他是这么怀疑的,但并没有证据。”

“切!”南宫茜茜眉毛轻挑:“你这是护短,人家要不是有证据,一个已经这样的人,干嘛要跟你争爵位,就算拉你下水,他也只是一时代理,也继承不了吧。

你们百里家不是长幼有序的吗?长子为大,当年的继承权应该在百里仁手上吧,他废了,第二个有权继承爵位,就是你老子,你老子有充分的作案动机。”

“长幼有序,就跟你一样,所有人都是这么怀疑,包括百里仁,长子,二子都出事,那你觉得受益的人会是谁?”百里城提出反驳。

并没有因为南宫茜茜的无礼,而表现出生气。

额......

南宫茜茜哑然,视线回到电脑上,片刻,喃喃开口:“你爸妈是出了车祸?”

百里城沉默,深邃的眸,被嗜血,仇恨所取代。

南宫茜茜偷瞄了一眼,咽了咽口水,视线再次回到电脑上。

整个人物关系,人格特性,她大致上有了了解,心中也有了一杆秤。

“交易取消吧。”感觉异常沉重的五个字,此时淡淡的从百里城口中吐出。

南宫茜茜:“......”

百里城转身,将迈出步子,停了下来:“你随时可以走,至于南宫泽,如果你爹地同意,我会送他回去。”

“你......这说的什么?几个意思?”南宫茜茜一头雾水。

隐忍在心上的话,百里城咽下苦涩,才缓缓开口:“我出现的时候,南宫泽就已经受伤,而且伤势非常的重,至今昏迷不醒,这件事我有告诉你爹地。”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