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号星期五

13号星期五
  • 主演:贝丝蒂·帕尔默,Adrienne,King,凯文·贝肯
  • 导演:肖恩·S·坎宁安
  • 地区:美国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1980
1958年,水晶湖营地发生一起两人死亡的命案,而这只是陆续发生在水晶湖旁的一系列凶案和怪事之一,多年以来,附近居民视营地为不祥之地,有意无意敬而远之。水晶湖营地的老板史蒂夫为重整营地,雇佣六名辅导员一起将营地翻新,爱丽丝、杰克(凯文•贝肯KevinBacon饰)等六人性格活跃,不时用恶作剧缓解无聊的营地生活。另一方面,厨师安妮奔赴营地而来,却在临近村落受到了“疯子”劳夫的警告,结果安妮未到营地,便被害死在路上。水晶湖营地的怪事频现,蛇和劳夫先后拜访辅导员们,为当地的传言更增添了注脚。当夜大雨倾盆,各行其是的辅导员们先后被杀害,而凶手,就潜藏在他们的周围。

13号星期五第一集

夜色降临时,摩摩突然拽了拽我的胳膊:“先生,那些从枪口中喷出的绿色的光线是什么?”

我扭头看去,沉声道:“拽光弹,弹匣里每隔几发就会有一枚,绿色或者其它颜色的弹头,在夜晚起校正着弹点的作用。”

“那为什么不全换成这种子弹呢?那样一直都能打的很准!”摩摩眼睛里全是兴奋,竟然没有一点害怕。

我心想这问题够白痴,但还是解释道:“你是瞄的准了,别人岂不是也通过拽光弹看到了你的位置?保护好自己才能消灭敌人,否则今天下午我为什么在草地上爬了将近一个小时才攻击?凡事你多动动......”

我话声未落,突然发现很多拽光弹竟然都在打向同一个地方!

一些军车的车灯也都朝那边照去,似乎......那里有什么重要目标?

我有点好奇了,这已经不是散兵游勇小规模的战斗,这已经像有组织的集结式攻击!

迅速端起M200向那个方向看去,只见大量的图克步兵和军车停在核心区域外,正在朝几幢建筑缓缓推进。

我突然眼前一亮,心想这不正是火力被吸引,自己趁机从城市边缘道路穿过的机会吗?

一想到这我不淡定了,拉着摩摩就往山丘下跑:“快走!机会来了!”

油门轰到底,我在和时间赛跑,我没有熄灭大灯,反而大张旗鼓的打开车灯超前面冲去。越是这个时候,不敢开灯的车才越有问题!

可刚进入城市不久,就发现遍地都是图克武装的岗哨,硬着头皮来到第一个哨岗前,我掏出黑钻B队成员的识别证,想看看能不能通关。

谁知这图克士兵恭敬的给我们敬个礼,然后还讲解了一下大致情况,便在我们袖子上、车的窗户框上绑了大片的绿布,说遇到部队狂喊图克就行。

我了个艹,我到现在可没带过绿,结果在埃塞俄比亚这鬼地方被带绿了!

觉得这战斗识别有些儿戏,但对我们却好处多多。我开足马力朝城市边缘的道路上飞驰,中途遇到增员的图克小队,就狂喊图克,还真的被放行。

但这里应该还有ZF军,起码引擎盖上那两个弹孔就是证明......

就在我向左转头,眼看着要向城北脱离时,突然几辆黑色的越野车疯了似的冲过来!

看那架势简直不要命,我毫不犹豫的狂打方向盘停在巨大的弹坑边缘,让这几辆车先过。

但这车队很长,远远不止开头的三连越野,其后还有两辆吉普和军绿色的三菱越野!

而且就在三菱越野飞驰而过时,一张贴在车窗上的女性的脸让我吓了一跳!

我纳闷的追视着,没等两三秒,便看到两个灰色的影子一头从车里飞出,直接滚进了旁边的另一个弹坑!

“我艹!”我只来得及嘀咕一句,几十辆各种类型的军车、越野疯狂的向这里冲来,车前的大灯几乎照的我睁不开眼!

一群军车呼啸而去,紧接着便是大量的图克士兵狂追在后,不停有人呐喊着什么“活捉”的口号。

他们一个个向打了鸡血似的疯狂追击,在路过我时,只是看看我胳膊上的绿布便直接忽略。

直到大股部队过去,小股散兵也过去,我几乎看不到什么人时,才急匆匆的返回车旁冲摩摩喊了一声:“躲在旁边的弹坑里别乱动!我很快回来!”

看到摩摩几乎是机械式的执行命令,我有点哭笑不得,迅速离开车边,握着沙鹰向前面那两个灰影坠落的地方跑去。

可等我跑到那边,却发现人没了!

打开战术手电,迅速在地面上寻找痕迹,我很快发现了泥土脚印,跟着脚印一路向前,在二十多米外一个圆形洞口边停住。

那两个掉下来的人是谁?

我放慢点脚步,尽量不发出任何声音。一手打开沙鹰的保险,一手迅速将手电朝里面照去,同时探头!

两个男人,有枪!就在我缩回头来时,枪声从洞里传出!

“里面的人,我不是图克武装!你们别乱......”

“砰!”又是一声枪响,子弹还打在了贴近我身边的洞壁上,石渣飞溅!

“艹你娘的不识好歹!”我来了火气,打开手电向着洞里深处一扔,与此同时整个人向洞口的另一边跳去,沙鹰却对着里面一顿狂射!

惨呼声传来,明显有人受伤,我飞快的探头看了一眼,似乎只看到一个男人倒在了地上。

再一探头,另一个男人正抱着头缓缓蹲下去,不知道做什么。

不反抗了?我二话不说换下弹匣,闪进洞里瞄着蹲下的男人,这时我才看清他的脸上布满了皱纹,是个老头,西装革履的老头!

“你是来杀我的?”老头突然开口,声音有些嘶哑。

“我只是个过客,看戏,觉得有趣!”我冷冷的回答一声,走过去将地上的一支手枪插回腰间。

“你到底是谁?让图克武装这么大动干戈?”看到他不再说话,我又追问了一句。

他缓缓起身,尽量挺了挺胸口,一种上位者的气息很快传

达给我:“你既然只是个过客,你继续欣赏沿路的风景就好,没必要停留,请走吧!”

我有点摸不清他的来路了,但想了想,一把拖住他的胳膊,直接向外拽去。

让我不解的是,他竟然没有反抗!也没有挣扎!

等我回到汽车旁,摩摩迅速从弹坑里跳出来去拉开车门。

我一把将老头塞进后面的储物空间,扔掉一大包食物,然后用一张毯子盖在他身上,再将零零碎碎的东西往上堆。

“你要救他?”

“不,我只是对他感兴趣!”我的回答没有避开老头,等收拾完就关好车门,然后开车上路:“摩摩,看好他,敢乱动就给他点苦头!”

露露点点头,掏出随身的手枪,半斜着身子紧盯后面。

很快就驶出城外,一路上哨岗不见了,追兵不见了,仿佛整个城市一下安静了。

在经过一些破旧的小村庄后,汽车终于上了坑坑洼洼的公路。

我远远的能看到前面一些亮点在移动,那貌似是追兵的尾巴。我踩下油门加速,和他们保持着几百米的距离,方便观察。

又开了没多远,一脸黑色的越野已经翻在路边,一群图克士兵正在把里面的人往外拉,有的在翻箱子,有的在掏口袋,甚至有的在拉出来的女人衣服里乱摸乱动......

我深吸口气,晃动着带绿布的胳膊,很快通过。

由此之后,路边不时会出现各式车辆,又开了一阵,我便看到一辆绿色的三菱越野被一群车逼停,旁边的士兵不停示意,所以汽车都停下来。

“摩摩转过身来......老头,你要想死就乱动!”我快速的说完后,将车停到那个士兵面前,一边掏出识别证,一边冷声问道:“追到多少车了?”

图克士兵接过证件一看,咧嘴笑道:“三部,正在清点人数。”

我皱起眉头抱怨:“拜托,我们为了这个情报死了不少人!你们给点力!”

拦下我的士兵愣了一下,撇撇嘴转过脸,直接去看下一辆车。

演戏成功!要得就是你恶心我,要得就是你恶心你的美国盟友。我心里简直要乐开了花,于是直接开车走人。

开了大约半个小时,车里只能听见那破旧引擎的轰鸣。

这时后面传来了一个低沉的询问声:“都......被抓了?”

“不知道!”我实话实说,心想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干嘛关心别人的死活?

“老头,我真的很感兴趣,你到底是什么人物?能让图克武装动用这么多人抓你?......不过你可以不说,其实我想问的是,你在边境线那边有没安排,能否捎我一路?”

我说完这段话,有点脸红,但夜色中摩摩一定看不到,后面的老头也肯定看不到。

我说的很直白也很自私,当时在城里的情况再明显不过:这老头是个大人物,被图克武装发动全力去追。我也不会在那种情况下冒死去救一个不相干的人来到车里,又冒着生命危险把他带出城、混过关卡。

我现在最想要的,是离开这该死的地方,回到法国一探究竟!

现实吗?在现实不过!我相信身后的这位大人物,一定比我更现实!

双方沉默了十几秒,他终于缓缓开口:“我的儿子已经过去了,他会带人在那边迎接。”

我一听就问:“那是否有办法送我一路?”

“我不能保证。”

“好,你说的是实话。”我咧嘴笑笑继续开车,心情总算轻松一些。

但还没开了多久,我突然感觉到后视镜里总有灯光闪动,向后一看,只见很远的地方正有两个亮点在快速移动!

是追兵吗!可能性极大!

刚放松的心猛的又是一紧,我想了一下迅速开口道:“摩摩等下你来开车,前面那个拐弯处停车等我,记得熄灯。你们两个不要藏在车里,去远一点的草丛中或者石头后面,记住,我没回来千万别冒头!”

“好的先生!”摩摩飞快的答应。

我缓缓将车停下,然后抓过M200和子弹袋,迅速跳下车滚到旁边的路基上,起身就向小丘上冲!

13号星期五

13号星期五第二集

跟江涛一切都约定好之后,赵东方便把电话挂断了。

挂完电话之后,赵东方也没有什么睡意了,便打算去自己的药田看看,结果刚一出门他就看到一人正向自己家里走来,一幅急急忙忙的样子,是村里的林玉兰。

林玉兰是个单身女人,独自一人带着女儿林晓雨在村里生活。

林晓雨比赵东方要小四岁,从小就喜欢跟在赵东方后面鬼混,赵东方也挺喜欢这个小丫头,一直把她当成自己的一个妹妹。

见林玉兰朝自己家过来,赵东方就问道:“玉兰阿姨,你这急急忙忙的到我家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东方,不好了!”林玉兰一见到赵东方就哭诉道,“晓雨离家出走了!”

林晓雨离家出走了!

赵东方心里一惊,随即问道:“玉兰阿姨,你先别着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晓雨一直很听话的,为什么会突然离家出走,你跟我好好说说。”林玉兰非常着急,眼眶中还带着泪花,一脸悔意,“哎,说起来都怪我,晓雨现在不是高二,明年就要高考了吗?我就想让她提前一天到学校去复习功课,但晓雨还想在家

多待一天,我不同意,最后我们就吵起来了,晓雨一气之下就夺门而出离家出走了。”

“那晓雨去哪里了,你知道吗?”赵东方追问道。

林玉兰抹了一把眼泪,回想了一会之后答道:“我看她好像是朝小荒山去了。”

“胡闹!”赵东方一听说林晓雨一个女孩家竟然单独上小荒山也着急了,“小荒山那么危险,还有山狼什么的,她一个人怎么能去?”

小荒山虽然资源丰富,但也暗藏杀机,上次赵东方就在山上遭到大黑狗的袭击,虽然最后没什么事情,但想起来也是很惊险的。

还有关琳,跟林晓雨一样也是单独上小荒山,结果最后不但迷路了,还被山里的脏东西盯上了,最后要不是赵东方及时出现将关琳带出小荒山的话,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现在林晓雨竟然一个上小荒山,实在是太乱来了!

赵东方急忙说道:“玉兰阿姨,我们现在必须得尽快找到晓雨,小荒山的情况很复杂,我们越晚找到晓雨,情况就越危险。”

林玉兰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东方,其实阿姨这次过来找你,就是想请你帮我山上去找一下晓雨,你经常上山,对山里的情况很熟悉。”赵东方答应下来,“这没问题,晓雨也算是我的一个妹妹,现在她出事了,我肯定不会不管。玉兰阿姨,我看这样好了,你先在我家里等着我,我这就山上去找晓雨,如果

之后我回来没有找到晓雨的话,我们再请其他村民一起帮忙寻找。”

林玉兰激动地握住赵东方的手,哽咽道:“东方,阿姨现在只能靠你了。”

赵东方安慰道:“玉兰阿姨,你也别着急了,我一定会找到晓雨并且把她带回来的。”

跟林玉兰约定好之后,赵东方便独自一人上山了。

莽莽小荒山,树木丛生,想要找到林晓雨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赵东方只能碰碰运气。

一直在山上走了一个多小时,赵东方累的汗水把他的衣服都浸湿了,可还是没有找到林晓雨。

赵东方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心里开始有点着急了,这林晓雨究竟会在哪里呢?

“救命啊,救命啊……”

就在赵东方想着这个问题的时候,突然听到山里响起一阵少女的求救声。

“是晓雨!”赵东方一听声音就就听出来,呼喊救命的不是别人,正是他一直在苦苦寻找的林晓雨。

“晓雨,你在哪里啊?”赵东方大声喊道。

“啊,东方哥哥,我在这里,你快点过来救救我!”很快林晓雨惊喜的声音就再次响起。

看来林晓雨肯定是遇到危险了。

赵东方不敢耽误时间,急忙顺着声音的源头赶去。

很快赵东方就发现了林晓雨的身影,此时林晓雨正蜷缩在一棵大树上,而且树下有一条巨大的蟒蛇在对着树上的林晓雨虎视眈眈。林晓雨一见到赵东方,就像即将落水的人突然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拼命地向赵东方挥舞着自己的小手:“东方哥哥,你快点过来救救我,这条大蛇要把我给吃了,我好

怕啊,呜呜呜……”

说着说着林晓雨就控制不住地哭了起来。赵东方担心林晓雨的哭声会进一步刺激巨蛇,让情况变得更加糟糕,急忙安抚林晓雨:“晓雨,你先不要害怕,既然我过来了,就不会丢下你不管的,我一定会想办法把救

你的,你冷静点。”

“嗯……”林晓雨激动地对赵东方点点头。

然而赵东方口号虽然喊得震天响,但怎么把林晓雨救下来赵东方却犯难了。

要知道那条巨蛇可是一直在大树下守着呢,赵东方仅凭一双手想要打过那条巨蛇实在太难了。

就在赵东方感到眼前的处境让他进退维谷时,巨蛇似乎也发现了赵东方的存在,缓慢地扭动庞大的身躯看向赵东方。

巨蛇目光冰冷,不带丝毫感情。

就这么被盯着,赵东方心里一凉,这巨蛇是把注意力转移到他的身上了!

随即巨蛇身形如闪电一样向赵东方蹿过来。

赵东方见巨蛇向自己过来,他没办法,只好捡起低山的石头向巨蛇扔去,希望可以以此逼退巨蛇。但这条巨蛇实在狡猾,它虽然身形庞大但却灵活得很,赵东方扔出去的石头大多都被巨蛇躲了过去,就算偶尔有石头砸到巨蛇的身上,可巨蛇皮糙肉厚的,这点程度的伤

害对它几乎没任何影响。

很快巨蛇就到了赵东方的身前,张口血盆大口就向赵东方咬去。

好在赵东方的反应还算是机敏,身体向旁边一闪就躲了过去。

看还没等赵东方放下心来,巨蛇的下一波攻击就到了。巨蛇挺起自己巨大的尾巴一扫,就把赵东方扫飞到几米外。

13号星期五

13号星期五第三集

梁仔紧张得尾巴狠狠夹起,险些口吐人言。

尼玛,不讲理啊,为什么会是玄级大佬!

梁仔现在是黄三品,可以准确判断出没有修炼妖元隐藏的黄一品对手。

但对方给它的压迫感却远远强于黄一品,只有一个解释。

这只夜里翻天覆地的怪鸡,绝对是玄级大佬!

大佬你倒是有点追求行不行。

你都玄级了还蹲在别人家鸡舍里混吃混喝,你特么去斩妖领工资啊!

沈崇的判断与梁仔差不多,对方妖元辐射波动给自己造成的压迫感太强,双方实力完全不在一个数量级!

情况不妙,非常糟糕!

自己和梁仔虽然都修炼了隐藏手法,但对方很可能是玄级选手,在惊醒它的瞬间,自己和梁仔就被它识破了。

沈崇的反应极快,扭头就想走,“我家里突然有点事,改天再来。”

不小心提到铁板,他现在只想安然退走,赶紧给八哥打电话呼救。

希望鸡哥给点面子,别追上来,不然今天遭重。

不曾想,那边的鸡哥比他和梁仔还慌。

短暂对视之后,鸡哥蹭的就站了起来,咯咯咯着直叫,扇着翅膀就往围栏处扑去,然后腾空一跃,试图从围栏飞出去。

玄级的鸡哥跑了!

它居然要跑!

沈崇和梁仔猛转身,正瞧见鸡哥相当尴尬的一幕。

竹篱笆做的围栏略高,它竟没能一口气飞出去。

更尴尬的是它一只爪子刚好卡在两片竹篾的夹缝中,将它的脚吊住了,死死卡在原地。

堂堂玄级大佬,此时竟一只脚被竹篱笆吊着,头朝下,屁股朝天,拼命的挣,还挣不脱,狼狈得没法形容。

它咯咯咯的叫着,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偏偏卡着它脚的竹篾韧性相当强。

场面一度尴尬到失控。

见状,沈崇决定不走了。

老乡提着棍子就要往前走去,嘴里骂骂咧咧,“这蠢鸡今天是怎么了,好好的跑什么跑。”

梁仔还是很慌张,想跑。

沈崇却突然出手拉住老乡,“你等一下,你说他是晚上很精神,甚至能飞,力气也很大,对不对?”

老乡茫然点头,“是这样。”

沈崇装作恍然大悟道,“我懂了!这只鸡的品种是很特别,我在国外读大学时就学过,这叫暗夜鸡,夜里特别厉害,白天和普通鸡没区别,甚至可能还不如普通鸡。”

他这是在给梁仔解释。

梁仔只是憨,但又不傻,立马懂了。

它狗眼大亮,抬头瞄了眼天上高悬着的午后明日,心头狂喜,照老大这说法,咱们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鸡哥是暗夜鸡,现在是白天啊!

不然它能连个竹篱笆都飞不过去?

它不可能在演戏,没这必要,它都已经识破我和老大了。

真要打起来,玄级大佬对付我们都不带眨眼的。

那边,沈崇已经脸上挂着温润和煦的笑容,提着麻绳走了上去,像个逗孩子的小顽童。

“鸡哥,中午好呀。”

跟在沈崇背后的老乡很佩服,不愧是从外国回来的专家,居然能和鸡说话。

鸡哥回头,一脸蛋疼的盯着沈崇,不折腾了,真跑不掉。

老乡更佩服了,外国专家贼厉害!

蠢鸡肯定听懂了!

几分钟后,玄级的暗夜鸡王被捆了双脚,塞进编织袋里,袋子旁边还给它贴心的开了个孔,让它把脑袋伸出来透气。

沈崇也没吝啬,当场给举报有奖的老乡发了五千大洋,然后和美滋滋到屁股一扭一扭的梁仔往停车的路边走去。

下午时,五千块、一麻袋、玄级暗夜鸡!

沈万山组合简直福星高照,世上还有比这成本更低的大生意吗?

兄弟我这是要发啊!

他仿佛产生了一扫阴霾的错觉。

上车,和老乡与小老板告别,沈崇开车,梁仔在后面盯着鸡哥。

等沈崇锁上车窗然后发动车子,往前面走了几分钟,背后终于传来个尖嗓子。

“咯咯喔!滚尼玛!这要不是白天,晚上你们俩丫挺的死定了!”

鸡哥居然会说话,还带点老乡的口音!

沈崇把车停路边,饶有兴致的回头,“鸡哥你会讲人话啊?”

“废话!我都学半年多了!”

鸡哥一脸不屑,很傲娇的样子。

可惜它现在的样子看起来略滑稽,整个身子都裹在麻袋里,就脑袋在外面,比五花大绑还惨,实在威风不起来。

梁仔:“我说你一个破晓打鸣的公鸡,为毛会觉醒这么奇怪的变身时段啊?”

鸡哥没好气的呸了声,懊恼不已的狠狠啄了口小钢炮越野的真皮后座,看得沈崇眼皮直跳,“别问我,我特么也想知道!”

“哎,你都觉醒这么久了,还呆这儿干嘛?刚在你主人面前你怎么不讲话?”

鸡哥叹口气,“老人家有心脏病,我怕把他吓到。我不想走,呆山里自由自在的多开心,老人家也承诺了,不卖我的。虽然这次还是把我卖了,但其实他卖不卖你们都会绑我走,无所谓了。”

沈崇和梁仔对视一眼,鸡哥是个好鸡,真善良。

“行了,鸡哥,我和梁仔抓过两个妖怪,你还真是我们见到的最好说话的妖怪,咱们也不是害你。咱们带你去个好地方,到了那儿你会比现在过得好很多,还有很多同类。”

鸡哥当时就慌了,“你们要带我进城?”

沈崇点头,“对啊,城里有咱们这种人的基地,挺好的啊。”

鸡哥当时就失控了,拼命的直扑腾,“别!放我出去!我要走!我要回山里!”

这还不算完,鸡哥还疯狂的直啄坐垫,就是想让沈崇心疼。

“干嘛呢干嘛呢!”沈崇急了,“鸡哥你冷静点!”

鸡哥开始蹦起来啄玻璃,“别特么叫我冷静!我冷静不下来!城里人简直疯了!前几天有两个城里回来的娃子,张口闭口大吉大利晚上吃鸡!还说城里人都这样!全都要晚上吃鸡!你们是要让我去屠城吗!”

梁仔很懵逼,沈崇却秒懂。

好久没玩游戏看直播,自己都和这世界的游戏业界脱节了。

前世那个害死自己的吃鸡游戏,在这世界里也开始流行起来了呢,居然巧合到就连翻译谬误都一样。

神了。

可惜,没来得及抄。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