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风特攻队的爱/愉悦与苦痛

神风特攻队的爱/愉悦与苦痛
  • 主演:玛莲娜·摩根,Christos,G.,Vass,Kayla,Jane,艾丽·亚历山德拉
  • 导演:扎尔曼·金
  • 地区:美国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2
每个女人都幻想成为一名美妙浪漫的万人迷并拥有性与爱的滋润,丝袜裹腿的迷离性感,舍去一切纷扰的优雅,纵身为之而努力以图华丽变身,但事与愿并非能够如影随形,“愉悦与苦痛”才是一对真正的鸳鸯⋯⋯事业成功美貌如花的珠宝设计师维多利亚相遇富商杰克并之后与之结为夫妇,婚后她却发现杰克是一名纵情声色的人,她试图逃之夭夭⋯⋯维多利亚是一位美丽的年轻女子,作为洛杉矶的珠宝设计师,刚开始获得一些成功。有一天,她遇到了英俊富裕的企业家杰克。他设法用不可抗拒的魅力和性感结合来诱惑她。和他在一起,一切都比她经历过的更好,更激烈:爱情,性爱,狂喜。她想尽一切办法使她的情人快乐。他继续进行色情游戏,并将她沉浸在一个她根本不知道存在的性世界中。但是过了一会儿,冒险变得太多了。

神风特攻队的爱/愉悦与苦痛第一集

于和平听得大皱眉头,道:“什么命是我的了,你不要忘了,我们是党员干部,你不要把土匪强盗那套卖命的把戏放到官场里来。你还真是,当区长都让你当出江湖气来了。”

赵小涛尴尬的道:“我这只是表示对老板您的感激之情,用的比喻不太恰当,您可千万不要介意。”

于和平挑了挑眉头,道:“你也不要高兴得太早,我可以帮你在宋朝阳面前说情,但是你自己也要心里清楚,你接下来应该说什么做什么。你好好考虑一下,过会儿见到宋朝阳就要说了,你的表现才是他放过你的关键……”

十分钟后,身在市委办公室里的李睿接到了季刚打来的电话。季刚问他宋朝阳在不在家,如果在家的话,于和平想要现在过去拜访他一下。

电话里季刚没说是什么事,但这一点对李睿来说非常重要,他过会儿向老板宋朝阳通报的时候,最好是能提供给他更多的信息,以便他在面见于和平之前做出更好的应对。这也是做一个好秘书所必须掌握的要点之一。

李睿不假思索便道:“宋书记在家,他就在我身边,他让我问一下,市长过来有什么事?”

他这当然是睁着眼说瞎话,宋朝阳现在在里间呢,根本不在他身边,不过为了逼迫季刚说出实情,也只有骗他一骗了,相信他就算明知道这是在骗他,也不得不认了,难道他还要叫宋朝阳听电话确认吗?他绝对不会有那个胆子。

果然,季刚听后不敢不说,道:“市长带赵小涛区长过去,说东水村的事。”

李睿听后心头打了个突儿,心说赵小涛这个家伙果然精明,刚被老板批评吓唬了一通,就马上找他老板于和平求助去了,其实他脑筋实在不灵光,这种事何须找于和平帮忙,只要他自己能够来找宋朝阳当面认错,表现出一个好的认错态度,再勇敢的承担责任,并承诺处理好所有问题,相信自家老板也不会难为他的,可他倒好,绕了个大远去找于和平,可就算于和平能帮他说情求饶,但他在老板心目中的形象也已经一落千丈,以后还想有什么发展吗?唉,当区长当到这份上,也真是没谁了,道:“好,这事儿书记已经知道了,市长随时可以过来。”

挂掉电话,李睿第一时间进里屋跟宋朝阳说明了这个情况。

宋朝阳也很齿冷赵小涛这种舍近求远、把事情复杂化的做法,哼了一声,道:“这倒也好,我看看过会儿他于和平有什么话说。”

没一会儿,于和平果然带着赵小涛上门了,季刚并未随行。李睿把两人请进宋朝阳办公室里。

宋朝阳面带笑容从办公桌里绕出来,请于和平落座,随后座陪在旁边,却根本没有理会赵小涛,任他如同一根木头似的戳在门内不远的空地上。

于和平先是跟宋朝阳笑呵呵的寒暄了两句,随后脸色一变,话锋一转,表情沉重的说道:“东水村的事,我是刚刚听说,听完后心情既沉重又气愤,当时就狠狠的批评了赵小涛一顿。我说你这是在干什么你知道嘛,你这是在把人民群众推向对立面,你这是在人为制造社会矛盾,你这是在给我们这些市领导上眼药,就你这样的区长,真是不当也罢,就算书记那边不办你,我都要撤了你。哪有你这么当区长的?啊?你连最基本的党员都不配当!党员都知道三个代表,都知道为人民服务,你倒好,你脑子里除了你的区长位子,什么都不管不顾了……”

宋朝阳听得笑容慢慢收敛,连连点头,表示对他的话非常认同。

于和平又狠狠的数落了赵小涛一通,最后叹道:“……不过话说回来,我心里明白,光是批评处分赵小涛,并不能解决问题,如果真可以解决所有问题的话,我们现在就可以召开常委会,把他赵小涛撸咯。现在最关键的还是解决问题,解决掉所有的问题,包括东水村的环境污染,东水村村民的愤怒与意愿,还有安抚不幸身死的老村长的家人,只有这样,才是我们这些市里领导正确的处置方式。朝阳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宋朝阳点点头,道:“市长说得很对。”

于和平道:“当然,我的意思并不是就不处理赵小涛了,只是暂时不处理,这样,我们让他戴罪立功,让他这个政府区长,会同市北区有关部门单位,尽早尽快尽好的处理清所有问题,最后再看他认错的态度与处理问题的好坏来决定给他一个什么样的处理。你看行不行?”

其实宋朝阳也不是为了处理赵小涛而处理赵小涛,只是恨他在东水村系列事件中没有作为,如今既有于和平帮他求情,也就可以接受再给他一次机会了,心想,看于和平的面子上放他一马,也能从老狐狸这儿赚个人情,接下来留神观瞧赵小涛的作为,如果他还是办正事不行,却精于欺上瞒下、搞各种手段,那就绝对不能放过他了。

但宋朝阳也不想答应得那么爽快,答应得太爽快,倒显得这个人情无足轻重了,会惯坏了老狐狸的,假作皱眉思虑,半响脸色深沉的说道:“和平市长你既然都这么说了,我怎么也要听你一次,给他一次机会,不过……”

于和平也不等他把话说完,抬手对赵小涛一招,道:“赵小涛,听见没,书记大人大量,愿意给你一次机会,你还不赶紧做出保证。”

赵小涛又惊又喜,脸上做出歉疚惭愧的模样,走到茶几前,对宋朝阳道:“书记,谢谢您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把握这次机会,不再辜负您的期待与厚望……”

宋朝阳摆摆手,语气淡淡的道:“你不要又给我做保证,你今天早上就给我做过保证,可是后来如何呢?我也不要你做保证,我只看你接下来是怎么解决问题的。这一次,你一定要给我解决掉东水村现存的所有问题,有一个问题没照顾到,我就要拿你是问。”

赵小涛连连点头,道:“一定,一定,肯定,书记您放心吧,这次我就是三天三夜不睡觉,也要把东水村的问题全部解决。我再搞砸了的话,不用等您处理我,我自己就主动辞职。我现在就走,马上就回区里现场办公……”

宋朝阳并未被他这信誓旦旦的保证所迷惑,也没让他就走,道:“你先别急走,趁市长也在,你跟我当面讲讲,你打算怎么处理东水村的问题。”

赵小涛显然也是预先做了功课的,听他动问这事,想都没想便道:“首先,由区政府办公室带队,组织环保、工商、公安与卫生部门,组成联合调查组,入驻东水村,切实为当地村民解决环境污染问题;其次,我会亲自带队前往东水村不幸身死的村民家里,安抚死者家属,做好慰问工作,同时我还会向村民们道歉,请他们原谅我粗暴的问题处理方式;最后,让区纪委监察局派出调查小组,严查区环保分局、区公安分局等涉事领导干部,在之前一系列事件里是否有违纪违法的行为。书记,您看怎么样?”

宋朝阳未置可否,又问:“还是当着市长在,我再问你,东水村村民因为环境污染问题爆发民意后,你为什么选择警力压制的方式?你是出于什么目的这么做?”

一句话,问得赵小涛冷汗直流,他垂下头,羞愧满面的说道:“我是担心东水村村民们闯到区里,形成群体性上访事件,到时您们这些市领导得知后,肯定会批评我,所以我就采取了最为直接也最粗暴的方式。”

宋朝阳又问:“那你为什么只是压制民意,事后却不针对东水村环境污染问题做出调查?”

赵小涛红着脸道:“我……我怕台福化工厂因此受到影响,不能开工,那就会影响区里的税收与GDP,一旦影响了GDP,就会影响我这个区长到年底的考评成绩……”

宋朝阳恨恨而又愤慨的看着他,半响语气郑重的说道:“赵区长,你还能脸红,说明你还有羞耻之心,说明你的良心没有被政绩湮没,正好眼前你还有一次机会,我希望你能把良心放到第一位,把民意放到第二位,切切实实为老百姓做点好事出来,以此洗刷你之前犯下的罪过。你多为老百姓做些实事好事就明白了,升不升官不重要,只要能够得到老百姓的认可与爱戴,你这辈子就是个成功的官员,也是最伟大的官员。”

赵小涛羞臊的无地自容,只是一个劲的点头,却说不出话来。

宋朝阳起身对于和平道:“和平市长,那接下来就让赵区长回去解决问题,我们暂且等待他的结果。”

神风特攻队的爱/愉悦与苦痛

神风特攻队的爱/愉悦与苦痛第二集

“哎,老了老了,真的是被你给打败了。”

沉默,继续沉默,吴秋默好好一个大老板,变成了一个闷葫芦,随后无奈地说出这句话。

“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吴秋默很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结局,但面对夏小猛这样的攻心战术,以他现在疲软的心脏,都有些受不了这样严肃的冲击。

吴秋默道:“小猛,话说在前头,你在国内发展可以,但是不要太过冲击我的市场,不然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夏小猛耸耸肩:“这可说不准,这两件事,基本上是同步的事情。如果我们占领了世界市场,最后,国内市场也会慢慢跟进,想要保持份额,那就要看您老的应对策略喽。”

“你这是不把我给逼死不开心是吧?”吴秋默翻了个白眼:“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雨涵怎么看上了你这么一个难缠的家伙。”

“咯咯,这个没办法,上天注定的事情,谁也无法更改。”夏小猛笑道:“我给您捏捏肩膀吧,算是给您放松一下心情。”

“捏捏肩膀?”吴秋默这才想起来,夏小猛还是一个医术高明的医生,治疗的手段独树一帜,十分厉害。

正好,这些天吴秋默精神疲倦,心情疲累,索性就点头道:“好,你捏捏吧。”

夏小猛转到吴秋默的身后,手指随意地在吴秋默肩膀上一捏,一缕灵气从他的手指透了出去,输入了吴秋默的肩膀里。

哗!就像是久旱逢甘霖,吴秋默这个衰老的身体,就像是得到了终好的滋润一样,顿时浑身轻松的不得了。

俗话说,千金难买心欢喜,千金难买健康体,现在吴秋默一下子就占据了两样,吴秋默之前心里的别扭感觉,终于是好了不少。

“小猛啊,以前对你有所偏见,你不要见怪。言归正传,你的这个手艺还真是不错,令人赞叹。我请过无数的顶级中医大师,请过顶级的按摩大师,然而,就算是他们全部加起来,都不足小猛你这一手。”

吴秋默诚实面对自己的内心,苦笑着说出这番话来。

现在,他不仅仅是嘴上对夏小猛服气,而且心里,也完完全全被夏小猛给折服了。

转过头,稍微一打量夏小猛,吴秋默就更加肯定道:“光是看样子,就是人中龙凤,以前我真是被猪油蒙了心,竟然看不见你丝毫的优点,这是我的错。”

夏小猛道:“爸,您不要这么说,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

“好。”吴秋默彻底放弃心中的怨怼道:“继续你刚才说的问题,你说让我投资你的股份是吧,不知道我出多少钱,能拿到多少股份?”

“50个亿,给您15%的股份。”

“50个亿,才给15%的股份?”吴秋默心思流转:“你这未免太黑了一点,你这可不行。”

夏小猛道:“你投出去的是50亿人民币,但是收获的,却是500亿美元,这其中的差距,我相信您老能看得清楚。”

吴秋默挥挥手:“算了,不跟你争这些,50个亿虽然多,但是对于我来说,也不算是特别大的数据,所以你这个要求我可以答应,但是,你把你丈母娘都变年轻了,你是不是也要把我这个老丈人,也变年轻一点?”

“年轻无价,加增这一条服务项目,投资金额就要变成一百亿!”

“你!”吴秋默白眼。

“开个玩笑,这是我理所应当要做的事情。”夏小猛的实力和当初,完全不可同日而语,所以这一次,夏小猛仅仅用了一分钟的时间,就轻松完成了吴秋默身上返老还童的效果。

吴秋默心态好像瞬间就年轻了不少,甚至连呼吸的空气,都能感觉到清新香甜了。

“这样吧,60个亿,不能再多了。”吴秋默表示道。

夏小猛也不推却,反正吴秋默有的是钱,这多出来的十个亿看起来虽多,但对于吴秋默而言,也就十个小目标而已。

……

拿到了60个亿,夏小猛手中能够利用的钱,也就更多了起来。

凛寒梅最近又拍了一部电视剧,但并非是仙侠剧,而是一部古装剧,目前收视率而言,稳稳是全国收视第一。

唯一可惜的是,这部电视剧的集数太短,才短短二十集的模样。

这样的剧集,对于现在大量灌水的电视剧而言,实在是太少了。

当然,如果凛寒梅愿意继续拍,的确可以把电视剧的集数,延长到三十集的模样,而且还能照样令人看的津津有味。

但是凛寒梅有自己的追求,而且也有自己的打算。

这部电视剧完全就是一个过渡性的产物,真正的剧集,凛寒梅是准备等夏小猛回来再拍。

因为,之前说好做的仙侠剧,男主角从来有只有一个唯一的人选,那就是夏小猛!

凛寒梅听说夏小猛最近,能够稍微清闲下来,就打着关心的旗子,来询问一下夏小猛的态度,看看是否有意愿,出任仙侠剧的男主演。

凛寒梅有时候想想,都会觉得这完全是自己的痴妄。

夏小猛是什么样的人物,怎么可能轻易会答应拍这种东西呢?夏小猛的时间那么宝贵,大概率是不会答应这种事情的吧?

心情越来越紧张,凛寒梅越发地心情感到忐忑不安。

但是最终,凛寒梅还是拨通了夏小猛的电话。

凛寒梅道:“夏总,听说你现在很清闲?”

“听谁说的?”夏小猛挑了挑眉。

“听雨涵说的,她说你最近能够放松下来,最多就是跑跑生意上的事。”

“原来是这丫头出卖了我。”夏小猛道:“那寒梅姐,你找我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吗?”

“怎么,没有要紧的事情,就不能找你了?”凛寒梅故作生气,心里却是娇羞得很。

“当然可以,只不过我猜,寒梅姐肯定有重要的事情要跟我说,所以我认为,先说公事,然后再说私事。”

“好,那夏总,我就不转弯抹角地说话了。我这次打电话过来,其实就是想说一说我的新剧的问题。我已经准备好拍摄一部电视剧,并且还有同名的电影剧本,也已经准备好,但是男主角一直没有搞定。”

“为什么?”

“因为我心目中有一个不二的人选。哪怕是这部仙侠剧不拍,我也绝对不会找其它的男演员,来拍摄这部电视剧。”

“哦?”夏小猛道:“好吧,你说,这个人是谁?”

“就是……”凛寒梅难为情道:“就是你,夏总!”

沉默!

依旧是沉默!

凛寒梅心里一沉,觉得自己的这件事,肯定是没有任何的希望了。

但是,夏小猛忽然开口道:“可以,现在我正在想着这件事,既然寒梅姐提起,那正好省去了我的询问。”

“怎么说?”

夏小猛道:“我最近修炼了一种功法,需要收集大量的信仰,才能够变得完全的强大。而收集信仰的话,我认为还是当明星来的更快一点。”

“还有这种奇怪的功法?”凛寒梅不懂这些。

“有的,但是这些话暂且不提,我只问你这个电视剧什么时候准备开拍?”

“当然是越快越好,不过,我这边招演员算是要花费一些时间,但也不会太浪费时间就是了。”

夏小猛道:“不用花费心思找这里的演员了,既然是仙侠剧,那就打的认真一点,我直接带你去秘境拍摄真正的仙侠剧。那里,有真正的仙境,有真正的神仙,还有真正顶级的强者,相信有他们的加入,这部仙侠剧的质量,绝对能够轻易压制以前任何所有的仙侠剧。”

“秘境?”凛寒梅依旧是一脸懵逼的状态。

“总之,先不要着急找演员,先做好其它的准备,等过几天,我就带你过去看看,看了之后你就知道,我的决定,绝对不会让你有丝毫的失望!”

“嗯。”

凛寒梅对夏小猛保有十足的信任。

……

处理了凛寒梅的事情,夏小猛来到了京城高新科技开发区。

这里是夏小猛的社交软件“夏聊”的研究和处理中心,这两天,公司已经准备正式向外公开推出这款软件了。

夏小猛走过来问道:“推广部部长是哪个?”

夏小猛直接把这些事,都交给了秋海棠处理,包括人事的任免。

面对夏小猛这份高度的信任,秋海棠也的确没有让夏小猛失望。

“夏总,我是推广部部长江朗元!”一个四十多岁,看起来十分干练的中年男子,站在夏小猛的面前。

秋海棠介绍道:“在150份的求职简历当中,我挑选了十名顶级推广管理人员,而在这十名人员当中,其中江部长的表现最为出色。”

已经不需要其它的介绍,秋海棠的这句话,已经是最好的名片。

夏小猛道:“好,这两天夏聊就要彻底面向社会推出,推广费用你不用担心,我这边全力支持。但我要的只有一点,那就是效果,希望你不要令我失望!”

江朗元不卑不亢道:“一定完成使命,不负重托!”

神风特攻队的爱/愉悦与苦痛

神风特攻队的爱/愉悦与苦痛第三集

蓝清川将这丝巾扣举到阳光下看,发现了一个小小的刻痕,她指着那个字母问,“这是什么?”

“你的名字。”她想了想,的确是川字的字母缩写。他将扣子取过来凑近她,整了整她的披肩,将它卡在了她的肩侧。温润的光亮,浅浅的色彩,寒洛宸放下手指,“挺好看的。”

他没有告诉她,这个小小的c也是他名字的字母缩写,宸与川。

这里离他家很近了,可以看见他别墅的屋顶。他邀她进去坐坐,两个人一并走在鹅卵石铺就的小路上。他家前面几棵玉兰树开了花,是粉紫色的花苞,亭亭枝头,有几朵露了花瓣,里面是白色的。

蓝清川走近了,能闻到清浅的香气。

他在这几棵树下设了座位,还挺懂享受的。寒洛宸在这边放着几张软座,是想着有一天可以跟她一起坐在下面喝茶聊天。而且,从这里能远远看到她弹琴的模样,这样会感觉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近了些。

骆杰的狗还是留在了他家里,倒似乎成了他自己养的了。名为派特的哈士奇显然熟悉蓝清川,一进屋它就跑过来绕着她打转。蓝清川蹲下摸了摸它的脑袋。

“感觉又长大了不少。”它的尾巴也更长了一些,肚子圆鼓鼓的。

“是胖了不少。”寒洛宸向来对它没什么耐心,对它黏着蓝清川的恶行更是不爽,他再三勒令骆杰领回家,可这混账总是不长记性,加上他三天两头在外胡闹,狗就干脆扔他家里了。

哈士奇从来不屑于看他的脸色,一个劲儿跟着蓝清川。

蓝清川觉得可爱,喂了它一些饼干。寒洛宸抿着嘴唇坐在一边看着,骆杰在他旁边,肯定要笑话了,连他的狗亲近她都看不下去,真的是够了。

她站起身,按他指的方向去了洗手间洗了洗手指,回来看见他仰躺在沙发上,手指抬着剥茶几上的坚果吃,哈士奇在一旁摇着尾巴眼巴巴看他,他懒洋洋地垂着眼皮,视若无睹。

蓝清川在他对面坐下,他剥个东西也不安分,一双长腿搁在沙发扶手上上下颠动,身子一摇晃,身上的坚果壳就掉了一地摊,哈士奇很高兴地上去闻了闻,舔了下却发现没有味道。它很失望跳上沙发咬他的衣角。寒洛宸挥挥手,很不耐烦,让它下去。

蓝清川看他举止幼稚,完全就是没长大的少年。

“你别理它,给点颜色就要上天了。”他转过身正好对上她一闪而过的笑意,他心中很轻快地跳了跳,有些掩饰地扬起眉,“别笑,我说真的。”她坐在他专门为她设的那把缎面刺绣的椅子上,背面是明亮的落地窗,微风透进来,卷着几片不知名的花瓣,落在她脚边的地毯上。

寒洛宸觉得这一幕简直养眼到了极点,除却那只狗的话。他远远抛了果壳,狗一听声响,很高兴地追去了,这才剩下他们两个。

蓝清川坐在椅子上,剔透的眼睛在光下似乎镀上一层金色的光。她笑笑,“孩子气。”这样说他,他也点头称是,“还麻烦蓝小姐给我这个幼稚到不行的家伙剥点坚果。”他说着弯着嘴唇笑了。他嘴角被打出的伤口已经好了,嘴唇圆润,弧线优美,并不凌薄,颜色像雪埋的山茶花。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