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女孩的性比赛

小镇女孩的性比赛
  • 主演:内详
  • 导演:内详
  • 地区:美国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1979
三藩是“最令人兴奋的性体验”比赛的比赛。四个美丽的小城镇女孩被选为50000美元的奖金,他们只有48个小时!

小镇女孩的性比赛第一集

第1729章好人做到底

钱多多百无聊赖,胡思乱想起来。

这时,手机响起来。

钱多多从床头柜上拿过了手机,是钟蕊打过来的电话。

他的手机上现在就储存着两个人的名字,一个是钟蕊,另一个是罗丽莎。这两个都是他的恩人,不能忘。

看见钟蕊打过来电话,钱多多的脑海里就浮现出她那天真乖巧的模样,高高兴兴的接听着电话:“小蕊。”

龙都市二医院,钟蕊穿着一身护士服,趁着一点空闲的时间,坐在护士站,给钱多多打电话,声音甜美的说道:“钱大哥,你通过面试没有?”

“通过了。我明天下午七点半,就开始正式上班。”

“太好了。钱大哥,我就知道你一定能行的。”钟蕊听到钱多多通过面试,比她自己找到了工作还要高兴,“钱大哥,你上夜班,我也上夜班,明天下午我找你玩吧。”

“行。正好明天我要出去买点东西。”钱多多欣然答应。

钟蕊很是关心的问道:“钱大哥,你今晚上住哪儿?是公司的宿舍吗?”

“我们公司不提供吃住,我在外面租的房子。”

“租房子?你哪儿有钱呀?”

“我们公司老板借了1000块钱给我。说来也巧,我们公司老板是个女的,就是在加油站给了我300块钱的那个大姐……”钱多多对于钟蕊一点都没有隐瞒,一五一十的都说给她听。

跟钟蕊打了会儿电话,钟蕊有事情忙去了,钱多多才搁下手机,这个时候,就差不多十点钟了。

钱多多担心着袁小青,暂时还不想睡,就在手机上下了本网络小说,津津有味的看起来。

他现在穷光蛋一个,手机流量有限,不敢看电影电视,只能看看文字新闻或者小说,这些花不了多少流量。

钱多多一边看小说,一边注意着外面的动静,他的耳朵特别灵敏,外面一点细微的动静,他都能听的很清楚。

可是,一直到十二点,外面都没有动静。

钱多多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还特地爬起床,去敲袁小青的房门,里面什么动静都没有。

“这小妞,究竟干什么去了?”

钱多多百思不得其解,只好回到自己的房间,上了床,打了个长长的哈欠,闭上眼睛,没一会儿就睡过去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外面传来了敲门的声音,钱多多一下子就醒了,睁开了眼睛。

袁小青。

肯定是袁小青回来了。

钱多多脑子里第一个想起的就是袁小青。

毕竟两个人住在一块儿,每天都要见面,不管怎么样,他都应该照顾好一个女孩子。

咚咚……

敲门声响了几下,一下子戛然而止,再也不响了。

钱多多翻身起床,穿好衣服裤子,快步向外面跑去。

跑到外面的房门边,把门打开,果然是袁小青。

只不过袁小青倒在门口,闭着眼睛,头发凌乱,好像是被人非礼了一样。

“袁小青!”钱多多惊了一下,急忙蹲下身子,摇晃着袁小青。

袁小青的嘴里稀里糊涂的说着什么,听不大清楚,唯独一个字清晰。

“喝……喝……”

“袁小青,你醒醒。”钱多多扶着她的肩膀,用力的摇晃了几下。

袁小青不再说话了,脑袋一歪,倒在钱多多的怀里,好像睡着似的,浑身一股酒味。

“臭丫头,出去喝这么多酒,一个人回来,遇见坏人怎么办,不要命了……”钱多多嘟哝着,抱起了袁小青,走进屋子里,用脚将房门关上。

袁小青一米七的个子,抱在怀里轻轻松松,不超过60公斤。

在她的身上,飘散出一股酒精跟香水混合着的味道,闻着比较特殊。

不用说,这小妞多半跟一帮朋友在夜店里喝酒,喝得酩酊大醉才回家。

她那些朋友也太不像话了,把她送到门口就跑了,至少应该看着她进屋吧。

钱多多心里腹诽,抱着袁小青,走到她的房间前,试着推开房门,没想到一推就开了。

在她的房间里还是杂乱不堪,好像一个垃圾屋似的,钱多多从没想到过一个女孩子的闺房会有这么乱。

尤其这个女孩儿还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儿。

钱多多将袁小青放在床上,看着她那几乎半裸的身体,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小妞如果遇到坏人,真的把她给强奸了,她都可能不知道。

钱多多喃喃自语:“袁小青,你应该感谢老天,遇到我这么好的合租伙伴,要是换了一个男人,这么会好的机会,肯定把你圈圈叉叉了。”

袁小青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打着轻微的呼噜,一动不动,压根就已经睡着了。

好吧,醉的像个死猪似的,哥哥就只能好人做到底了。

钱多多没有办法,帮袁小青脱了鞋袜,把身上的小披肩脱了,里面的吊带没敢脱,至于那超短的性感小短裙,更不敢脱了,袁小青脾气本来就大,明天要是醒来,知道脱了她的衣服裙子,鬼知道会不会把他赶走。

看见袁小青玉体横陈,几乎半裸的躺在床上,美好的身材一览无余,钱多多禁不住又咽了口口水。

没有办法,看见这么个美人儿躺在面前,是个男人都会动心的。

好在钱多多虽然动心,却是完全能控制自己,不至于做出出格的行为。

钱多多转身跑出去,很快打了一盆热水进来,给袁小青洗了脸,洗了脚,盖上被子,看见她睡得香甜的样子,这才出了门。

回到自己的房间,钱多多上了床,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已经是凌晨四点了。

卧槽,那小妞喝酒至少喝到了凌晨三点,真的是醉生梦死呀。

明天早上起床一定要提醒她,女孩子不能这么喝酒,危及生命,也会影响下一代。

钱多多闭上眼睛,很快又睡着了。好衣服,出了门。

这一睡,就一觉睡到了大天亮。

反正白天不上班,没什么事情,钱多多也不着急,不慌不忙的起床,穿

客厅里照样很凌乱,因为昨天晚上很晚了,钱多多没工夫收拾。

袁小青自然是不会收拾的。

小镇女孩的性比赛

小镇女孩的性比赛第二集

这个名字让夏一涵的手忽然颤抖,她满含着仇恨的目光向箭一样射向她的脸。

没错!真是她!

宴会中人太多,她还没注意到,这个蛇蝎女人,竟然会在其中。

“记得。”叶子墨淡漠地说道,眼睛的余光忽然扫视到夏一涵苍白的脸。

据说于珊珊和海志轩曾经有过一段,难道她是因为吃醋,才这么反常吗?

为什么她对海志轩的现任潘瑜都没这么大的反应,对过去时的于珊珊,却像有不共戴天的仇恨一样?

“真是太荣幸了!”于珊珊高兴地说着,上前对叶子墨主动伸出手。

于珊珊!

夏一涵心内呐喊着这个名字,眼睛就要喷出火来。

她在把莫小军杀了以后,竟然还可以高高兴兴地参加宴会。

对她来说,一个活生生的生命,一个她曾经喜欢的男人,就对她的生活一点构不成影响吗?

她为小军感觉到深切的悲哀,也对这女人发自心底的憎恨!

假如她手中有一把刀,她会毫不犹豫地朝她刺去。

这是莫小军死后,她的第一个想法,然而那时她根本就没有靠近理事长千金的机会。

她扫视现场,要找到能够袭击她的武器。

她不必再等叶理事长给小军翻案了,她要手刃她,亲手给小军报仇!

和叶子墨握完手的于珊珊回头之际,正好瞥见在四处看的夏一涵。

在看到她的那一刻,她也倒吸了一口凉气。

难怪后来她买通的凶手追不到她了,原来她是躲在了这里。

要是在旁的地方,她根本不怕把事情闹大,直接安排人把她扣起来。

但这里不行,不是她发号施令的地方。

夏一涵目光所及,没一样东西可以作为武器。

而海志轩也注意到了夏一涵的异常,他几步走过来,挡在夏一涵身前,用眼神提醒她,不可以冲动。

杀于珊珊容易,她自己却也完了。这么多人看着,她杀了临江市商会理事长的女儿,能逃的了吗?就算是叶子墨,怕也未必保得住她。

夏一涵的心智已完全被彻骨的仇恨控制,她知道后果,她知道会死,但仇人就在眼前,她已经不想让她多活一分钟。

海志轩管不了那么多了,众人的眼光什么的,在此时看来,都没有夏一涵的命更重要。

他上前紧紧抓住她犹在颤抖的手,迎向于珊珊,脸上挂着寒暄的笑容。

“珊珊,你也来了?刚刚婉婷都忘记介绍了,我来帮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婉婷的义妹,夏一涵。涵妹妹,这位是临江市商会理事长的千金,于珊珊。”

他朗声的话语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众人无不觉得奇怪。

怎么宋婉婷的妹妹不是宋婉婷来介绍,也不是叶子墨介绍,而要他海志轩来介绍呢?

夏一涵仇视的目光还直勾勾地盯着于珊珊,如果眼光能够化成利刃,她早已经杀了她千百个回合。

潘瑜的手紧紧攥起,宋婉婷朝潘瑜看了一眼,随即满脸堆笑对于珊珊说:“哎呀,你看我这记性,忙懵了,都不记得把我妹妹介绍给你。涵妹妹,你要跟她叫一声姗姗姐呢。”

夏一涵依然不动,叶子墨淡漠的目光扫过她和海志轩牵着的手上,再到她杀气十足的脸上。

他坐在那里,静观其变。

海志轩凑近夏一涵的耳边,用只有她一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用你们两条命换她一条,值吗?小军希望你用这种方式给他报仇?”

他的话总算让夏一涵冷静了些。

是,她不能就这么死了,她不光要让这个女人付出应有的代价,也要把背后给她撑腰的爹给拉下来。

他们父女,指不定害了多少人,光杀她一个,太便宜她了。

于珊珊着实吓了一跳,可又发现海志轩有意解围,愣了一愣,忙顺着他和宋婉婷的话,笑道:“原来是涵妹妹,幸会!”

她主动伸出手,夏一涵却只是冰冷的看了她一眼,没去握,而是忽然对宋婉婷说道:“婉婷姐,我有些不舒服,想去休息一下。”

海志轩心内长舒一口气,放开了夏一涵的手。

所有宾客都在心里琢磨,这个姓海的,公然在女朋友面前抓别人妹妹的手,还真是一件有趣的事,莫不是有奸  情?

小镇女孩的性比赛

小镇女孩的性比赛第三集

慕问鼎将她圈在怀里来,将耳朵贴在她的手机上去听。

郑采薇笑了,她打开了免提,让他也听。

吴蓉还在说:“你男朋友呢?也不带回来看看!你是让妈妈一直盼着,成为望婿石吗?”

郑采薇哈哈大笑:“妈,您能不能不这么搞笑?从来只有望夫石,你还整个望婿石?谁做您的女婿,可是荣幸之至呢!”

她笑着倒在了慕问鼎的怀里,还朝他眨了眨眼睛。

“难道不是吗?说好了带男朋友回来,然后台风来了,这是不可抗力的因素,所以不能带回来了,是不是?”吴蓉还给她找借口。

郑采薇笑得停不下来:“妈,您别退休在家啊,您可以找节目组写段子卖钱,补贴家用。”

“钱是赚不完的,我再去赚,也不能成为华人首富。我还是给你带孩子,我只有一个独生女儿。”吴蓉可疼她了。

郑采薇的心里暖暖的,“他最近工作有点忙,空了我真的会带他回家吃饭,好么?”

“好。”吴蓉在挂电话之前,又补了一句:“是慕队长是不是?”

慕问鼎摸着郑采薇腰上的柔软,两人的目光对上了。

“都说了要保密嘛!”郑采薇催促着她:“妈,快睡了,一定要睡美容觉,明天才会更美丽。”

她挂了电话后,有些不好意思:“我妈太热情了,你别在意啊!”

“我在意。”慕问鼎立即道。

“啊……”郑采薇挠挠头。

慕问鼎趴在了床里,看着她,“我在意我比郁哥幸福啊,我的未来丈母娘这么热情。郁哥的未来丈母娘,一直在设绊子呢!”

原来是这样啊!

郑采薇笑了,“其实,是我妈妈和小姐姐的妈妈生活轨迹不一样,人生观不一样,理想不一样。我想,小姐姐的妈妈也不是坏人,只是想法不同而已。一个丈母娘生活的高度,决定了对女婿的期望度。”

“哦,你的意思是说,你妈妈是退休老师,对我期望度低。嫂子的妈妈是集团公司的董事,所以对郁哥的期望高?”慕问鼎装出很受伤的样子。

郑采薇扑过来,“你坏不坏?你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有我妈对你那么好,你还嫌期望值低了!”

两人又打闹之时,她身上的大毛巾掉了。

慕问鼎看着怀里软玉温香的女人,“你在挑战我的自制力?”

郑采薇咬了咬唇,“你把我抱来你房间睡,又把夏夏调去海边监督打捞的情况,不是有预谋么?”

“预谋什么?”慕问鼎笑了。

郑采薇伸手抱住了他的脖子:“预谋吃了我!”

慕问鼎捏了捏她的脸蛋:“是你在预谋吃我吧!”

“啊?”郑采薇几乎是不敢相信的看着他,这人倒打一钉耙的本事倒是不小!

慕问鼎指了指自己,“我至少穿了裤子,你呢?一条大毛巾,根本遮不住两座雪山,还有蜿蜒不尽连绵起伏的……”

郑采薇踢了他一脚,“我的衣服呢?我的裤子呢?拿来,我穿。”

慕问鼎也不知道刚才拿来的去了哪儿?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