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全裸新闻+莫斯科夜店真实演出

捷克全裸新闻+莫斯科夜店真实演出
  • 主演:内详
  • 导演:内详
  • 地区:未知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未知
  • 年份:2022

捷克全裸新闻+莫斯科夜店真实演出第一集

第1816章 二少篇,儿子弟弟抢一个女人(2)

席梓钧明白,自己对她是真的一见钟情了,这种喜欢跟深爱,甚至可以超越自己以前的底线,他不在乎她的过去、她的一切,也愿意定下来、甚至不再排斥结婚。

不知道自己何德何能,虽然感情上并不是一路顺风,但池月宛知道自己这一路走来也是幸运地,从来不缺桃花,还有很多是不错的正桃花。

淡淡地,池月宛回应地扯出了一抹笑:“梓钧,我也有过你这样的时刻,因为爱情迷人眼,距离会产生美!”

席梓钧嘴巴一抿,池月宛也收敛了笑意:

“我不是在拒绝你,而是要提醒你,后面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因为你可能会看到很多毁三观或者我邋里邋遢地不能让人忍受的一面……”

或许根本用不上七天!

望着眼前的他,像是看到了曾经面对毕炎博时候的自己,池月宛的心头隐隐地颤抖着异样的情绪,沉重而复杂。爱情之余她,现在就是杯弓蛇影,她望而生畏,但痛过经历过,她便不想伤害同病相怜之人。

感情有时候就是这样,也许从不缺“对的人",只是很多时候偏偏“出现在了错的时间跟时机上”,注定了无奈。

眸色瞬间阴转晴,席梓钧再度笑开了俊颜:“我信你,更相信我自己!”

一句话,瞬间打消了池月宛的小心思,也禁不住摇了摇头:“这么高的帽子?你这样我倒是有心思故意邋遢也不好意思了!”

虽然她其实根本没有这样的打算。

“呵呵~”

四目相对,相视一笑,彼此心照不宣,其实两个人都明白,他们之间的相处,如果不划分地那么清楚,真是随性又默契。

“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缺什么明天我带你去补!月宛……晚安!”

“晚安~”

***

接连的几天,秦墨宇几乎都是窝在办公室里,不停地看着传递来的视频跟各种报告,越看,他越是心惊,越看,他的脸色也越是难看。

有些时候有些事,就像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只要一只露出了蛛丝马迹,一串都跑不了,当真是拔出萝卜就能带出泥。

监控的视频一再地往前延续、一再的扩展,这天,从头到尾又看了一遍,秦墨宇的心瞬间都像是被人整个踩踏脚底碾成了渣渣:

“怎么会这样?”

是他的家人——是这个世界上他最亲、最信赖的人合力算计了他,他的三个姐姐,甚至可能连他的父母全都参与了,他向来最敬重、最在意、从未怀疑过的家人居然联手算计了他?

难怪宛宛会在那天那么巧地去了四海大酒店?难怪他一回来全家就约他吃饭、还集体态度大转变?难怪他查了那么久的视频、查了那么久就是查不到宛宛那天去酒店干什么?查不到他出差的时候她身上发生过什么特别的事儿?难怪最重要的那天晚上的监控视频却不翼而飞了?

原来背后跟她有交集的人全是他的家人——他看到都不曾怀疑的人!

他一直以为监控里出现的他的家人是去酒店跟他吃饭的!

可事实上,她们缺席的时间里很可能就是在跟月宛见面!

她们选的房间离得技巧!

可想而知她们都对她说过什么,肯定不会是什么好话,不是威逼利诱地让她离开,肯定就是编造了什么他的过去或者故事让她心寒。

原来他们早就去找过宛宛,原来他们竟然是集体在演戏,一方面虚情假意地做着好人让他放松戒备,给他灌了酒,甚至可能还给他下过药也说不定,另一方面她们却是从月宛身上在下手,全家人联手在他们两个人身上做文章、无所不用其极地拆散着他们!

整个被震惊了,半天,秦墨宇瘫坐在座位上,脑子都是空的:

还有那个衣着打扮、甚至长得都很像是于诗雨的女人,居然也出现在酒店里,居然跟他的两个姐姐分别碰过头?家里人到现在甚至都没有放弃撮合他跟于诗雨,哪怕过了这么久,哪怕看似已经放缓态度不再对他强求,可明里暗里透出的意思依然是这般,即便其实于诗雨都已经放手了。

原来这一切的幕后主使、始作俑者居然是他的家人?

以前看到监控他也只当成了朋友打招呼的人,而今串联起来,再加上那天早上他醒来时的错觉,他近乎已经可以串联起一个完整的故事,她们借着他的毫无防备算计了他,肯定是让月宛误会了什么,说不定还让她亲眼看到了他跟女人睡同一张床的画面,他们利用酒店、利用几个人的配合算计好了一切,生生拆散了他跟池月宛不说,还让两个人都对彼此产生了微词跟恨意!

难怪那天月宛给他打了那么多电话!

难怪她态度突变,却连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他!

难怪她如此恨他!

原来都是他的家人、他最亲的、几乎可以代表他的人在对她各种屠戮,可想而知,那段时间,她承受了什么!

可是,她什么都没跟他提过,半个字都没有!

……

其实,想也明白,那个时候正是他事业的危机时刻,她肯定是不会用这种事儿来增添他的烦扰的,她那么善解人意,那么懂事,以她的性情,天塌了肯定也是会等他回来再说的!

只是她肯定不会想到,他回来的这一刻,等待她的是另一场更大的阴谋,她掉了进去,他更是毫无防备地坠入了彀中!

攥着手中的纸张,秦墨宇不自觉地都红了眼眶:“呵呵~”

她为他付出了这么多,他极力地想要弥补曾经对她犯下的错,即便他爱她如此之深,他还是想要留出更多的时间让家里人能了解她接受她的时候再风风光光地娶她入门,他如此在意家人的心情,可他的家人在干什么?算计他、设计他、甚至不征求他的意见就肆意拆散两人、还在她的伤口上又狠狠地补了一刀!

那他这么努力做的这一切又算什么?

他在乎家,在乎每一个家人,他不想因为一个女人闹得整个秦家鸡犬不宁,不想所有的家人都因为月宛而跟自己疏远,他如此在意,他们谁又真正在乎过他的幸福与心情?

他都已经明确表态非她不可了,她们竟然还如此自作主张?把他当什么了?

“把那个女人给我找出来!”

打着电话,忿忿地起身,秦墨宇抓起桌上的照片资料塞进文件袋,大步往门外走去——

捷克全裸新闻+莫斯科夜店真实演出

捷克全裸新闻+莫斯科夜店真实演出第二集

李云道本以为夷玲珑会将自己带到一处偏僻地方,却没料到跟着云南姑娘带自己来到了清河坊附近的一处民居群。这一带多数是复建的仿古建筑,终于控制保护行列,政府花了大力气去修复和维护,但真正住在里头的人除了老西湖人外,多数都是在市里打工的底层外地人。穿过小巷一线天上悬挂晾晒的衣物,终于在一处红漆剥落的大门处停了下来。

玲珑姑娘指着那门道:“就是这儿。”

没等李云道开口,齐褒姒前后张望,有些紧张地问道:“这儿怎么这么安静?这里头到底是什么人?”

玲珑姑娘似乎对这位国民偶像的耐心比对李大刁民要强上那么一些,和颜悦色道:“其实我也不清楚,但约他来这里的人,跟昨天晚上打电话给我的是同一个人,我猜他应该没有恶意。”转向李云道时,玲珑仍旧有些脸红,“你进去吧,我和齐齐在外面等你。”

“不,我要跟他一起进去!”齐褒姒急道。

夷玲珑有些无奈道:“人家说了,只见他一个人,就连我进去了,人家也是不会现身的。”

李云道刚刚就一直在观察周围的建筑地形,这里的墙都相对低矮,但凡身手稍微好一点的,都在附近飞檐走壁,如果那人铁了心不现身,在这里估计掘地三尺也许都翻不出一个人影。

“媛媛,你和玲珑在这里等我。”说着,他又转向夷玲珑,“如果发现情况不对,你们俩立刻掉头就走,往人多的地方跑。”

齐褒姒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李云道用眼神制止了。

“放心,我去去就回。”他轻轻拍了拍齐褒姒的肩膀,柔声安慰道。

推开沉重的朱漆木门,吱喀一声,一股潮霉味道扑面而来。朱门后是典型的江南院庭,门前廊柱下密布着细蛛网,显然这里已经许久无人居住。院中两株芭蕉葱绿欲滴,芭蕉树下一方石桌,石桌上一壶茶,两只紫砂杯。

“来了?”一个声音那破落的堂厅里传来,出乎李云道的意料,居然一个风度翩翩的儒雅中年人。李云道恍然,早就听说儒魔蔡修戈有收集古院落的癖好,看到这院子时,也该早想到是这位名震沪上的枭雄巨擘。

“小叔。”李云道苦笑,“您来西湖,直接去家里便是,干嘛神秘兮兮地约我来这里?”李云道心中有诸多疑问,却百思不得其解,尤其是蔡家这位小叔现身此地,更是让原本就乱糟糟的局面显得愈发扑朔迷离。对于这个在昆仑山抢走自己一块璞玉的男人,李云道有种很复杂的感觉。下山后随着阅历的增长和生活的磨砺,后来才知道眼前这位被人称为儒魔的中年男子当时说“算我蔡修戈欠你一个人情”这样的话是如何地难能可贵。自己当年冲冠一怒为红颜砸了蒋青天的订婚场子,眼前的这个中年男子以一已之力扛下了诸多针对李云道的明枪暗箭,这些如果不是婚后蔡桃夭告诉自己,恐怕眼前这位站在那里就如同一柄锋利长剑的男子,一辈子都不会主动告诉自己。

“这宅子怎么样?”蔡修戈指了指这处明显许久无人居住的老宅,有些自得其乐地问道。

李云道略通风水,笑着摇头道:“此宅犯了几处很明显的风水禁忌,但也算不上是凶宅,只是会阻挡宅子主人的财运,所以估计因为这个原因,才这么多年无人居住。只要稍加调整,便能化凶为吉。”

蔡修戈颇满意地笑了笑:“桃夭说你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放在百年前,肯定是辅佐明君的一代贤臣。我觉得她说得大体不错,只是略有偏颇,你的个性,注定成不了贤臣。”

李云道摸了摸了鼻子:“小叔,您这是在夸我,还是在批评我?”

蔡修戈指着石桌道:“我带了些斯里兰卡的茶,喝喝看,虽然不如我们的高山茶,但也别有一番味道。”

李云道也不客气,大大方方坐了下来,帮蔡修戈倒了茶:“小叔,昨晚是您让玲珑姑娘去救我的?”

蔡修戈点了点头:“不错。”

李云道不解:“那您为何不直接通知我?”

蔡修戈指了指门外道:“我观察那姑娘很多年了,从她刚刚下山,跟着她那个傻瓜兄长想取你脑袋的时候,我就盯上她了。”蔡修戈指了指李云道的脑袋,轻啜了一口茶,缓缓道,“之所以让她去救你,一是为了救你,二是要试试她的心性。不错,很好!”他轻叹道,却不知是在叹这茶叶,还是赞门外的玲珑姑娘。

李云道也清楚像蔡修戈这般的一方枭雄,断然不会因为儿女情长而大费周折,低头品了品茶,然后才抬头问道:“小叔,你在寻找接班人?”

蔡修戈笑着晃了晃茶盅:“桃夭说你聪明,现在才发现,是挺有意思!那丫头,你觉得如何?”

李云道想了想,答道:“聪慧,内秀,最重要的,是有一颗赤子之心。”

蔡修戈似乎有些诧异,颇满意地点点头:“想不到,你年纪轻轻,就有如此的识人之道,看来长江后浪推前浪,我这个老浪子应该马上就要被人拍死在沙滩上喽!”

李云道一边嘿嘿笑着给蔡修戈添茶一边道:“小叔,姜是老的辣,您离退休,还早着吧?”

蔡修戈白了他一眼:“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说吧!”

李云道嘿嘿笑道:“其实我就是想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西湖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情,小叔您向来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我就想听小叔您跟我唠唠,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蔡修戈轻哼了一声:“别给我戴高帽子,没用!这回盯上你的,是个难缠的家伙。说白了,有人在下一盘大棋。”

“下棋?”李云道若有所思,指了指蓝天白云,“您是说上头……”

蔡修戈道:“你只是棋子,对弈的另有其人。”李云道立刻明白,这是上面在掰腕子,有人试图拿他来开刀祭旗:“赵家?”

蔡修戈不置可否,仰头饮尽杯中茶水:“这宅子五千万买下来也算值当,这趟西湖没白来,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十一,走了!”说完,他起身便往外走。

堂屋里走出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年轻男子,单眼皮,文弱而秀气,他冲李云道笑了笑,收拾了茶具便匆匆去追赶蔡修戈的步伐。

李大刁民却看着那年轻男子,恶趣味地揣度着蔡修戈和那年轻男子之间的关系,等走到大门口时,还是一脸笑意。

见到他走出来,齐褒姒快步上来抓住他的双臂,担忧道:“刚刚看到两个男的一前一后出来,前面那个男的好像是上海的蔡先生。”

“是蔡修戈。”李云道见只剩下齐褒姒一人,奇道:“玲珑呢?”

齐褒姒无奈道:“蔡先生只说想见她哥哥,便让玲珑跟他走,所以她就跟着蔡先生走了。蔡先生是上海滩的名人,听说黑白两道通吃,是他约你的?”

李云道点头:“他是桃夭的小叔,昨晚是他安排玲珑救我们的。”

齐褒姒恍然:“怪不得,可是他跟玲珑是什么关系?”

李云道笑道:“他看上玲珑了。”

齐褒姒奇愕地“啊”了一声,李云道知道她想岔了,笑着道:“不是你想的那种,小叔应该是想培养接班人了。也许……”他顿了顿,接着道,“刚刚那个戴眼镜的年轻人,也是小叔想重点培养的对象。”

接到李云道电话的时候,华山正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纪灵岩已经打过三个电话来询问找人进度,纪大秘的语气越来越焦躁,这说明站在纪大秘背后的那位,也渐渐地失去了耐心。此时终于听到李云道的声音,他心中的一块巨大石头终于落了地。

“头儿,您老人家总算有信了,您要是再不现身,咱们的屁股都要被曲书记抽烂了!”华山带着哭腔和兴奋地说道,“您现在在哪儿,我派人来接您!不,我自己开车过来!”华山似乎还不太放心别人,尤其是昨夜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

华山撂下电话便飞奔出刑侦楼,也顾不得纪律,鸣一警笛,一路飞速杀向李云道刚刚报给他的地址,等接近了地点才关了警笛,见到一脸悠闲的李大局长身边还跟着美女,华副支队长也没多想,跳下车时有些激动:“头儿,你没事就好,兄弟们还以为……”华山着实为李云道的安危担心了一夜,他去枪战和车祸的现场勘察过了,歹徒的车内留下了大量的子弹壳,清一色7.62毫米口径的子弹壳,从数量来看,歹徒开了不下上百枪。华山是当过兵的,知道实际的枪战跟电影里的演的完全不一样,凡体肉胎碰到7.62这样的子弹,一两发就足以要人命,哪怕打不中要害,各种伤口发炎后的并发症都能要人性命。

捷克全裸新闻+莫斯科夜店真实演出

捷克全裸新闻+莫斯科夜店真实演出第三集

往后还要在迎龙村生活下去,若是表现得太过小气了,难免落人口舌,但要是给的太多,又难免让人生出一些歪心思来。

今年给多了,明年就得接着给,不然就成了她陈娇娘小家子气。

家里的下人去送了东西回来,碧澜笑着来回话,“夫人,家家户户都照顾到了,有小孩子的人家还多包了些炒瓜子和芝麻糖,大家都感谢夫人呢。。”

陈娇娘正在书房里看书,闻言点了点头,“心意到了就行,说不说声谢也不打紧。”

碧澜道,“哪儿能不谢啊,夫人一家给三斤猪肉,这是多大的年礼啊,就是那朱氏接了东西都是乐呵呵的。”

三斤猪肉还是得几十文钱,一般人家买猪肉都是一斤半斤的买,对于乡下人来说倒的确是一份儿不错的年礼。

陈娇娘笑了声,“我还差她那一声谢不成?”

要按着她的性子,朱氏和陈家的人平日里那么招惹她,大过年的她才不会给自己的仇人送份儿礼过去。

可是又一想,村里家家户户都准备了,若是那两家没有,估摸着又要来说闲话,大过年的,她还想耳根子清静清静。

“行了,年礼都送了就成了,去看看年夜饭准备得如何了?待会儿婶娘一家可是要一起过来吃年夜饭的。”

年夜饭本是自己一家子吃,可是今年李林琛不在,赵氏想着娇娘心里难免觉得空,便说他们一家子一起过来吃年夜饭,一大家子热热闹闹的才好,陈娇娘自然是没有意见。

碧澜笑着道,“厨房准备着呢,夫人放心,这年一定过得热热闹闹的。”

陈娇娘叹了口气,她在家里倒是热闹了,也不知道在边关的战士又该如何过年。

此刻,边关飘起了大雪,双方士兵各自安营扎寨,苍茫的天地中一片寂静,半点没有过年该有的气氛。

在边关过的日子本就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能保住命就不错了,哪里还有那份心思过年啊?

接连一月的对战,梁族军队已经被打得节节败退,这也给了战士一些慰藉,也许过不了多久他们便能还乡,和家人团圆。

今日天气不适,双方都做好了防御措施,同时休战调整,也使得战士们有了一个喘口气的机会。

军营大帐中,李林琛站在窗边望着天际发呆,白雪皑皑的山峰,翻过去就是朝着秀安镇的方向。

出来一个多月了,他总是爱朝着那个方向望,仿佛能看到家中的情景似的。

“将军。”,杭生端着吃食走进来,李林琛除了是皇帝亲封的润王之外,还是李朝的镇国大将军,出征在外,没有王爷,只有将军。

“今日是新年,军厨特意包了饺子,将军也吃一些吧。”,杭生说着,将托盘放在矮桌上。

李林琛望着窗外,顿了顿才道,“战士们可能吃饱?”

“将军放心,我们的粮草充足,每一日都能供应足够的食物。”

点了点头,李林琛这才放下帘子,坐到桌边吃饺子,说是饺子,其实也就是面粉包的菜叶子,出征在外,能吃上这样的东西已经是不容易。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