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欲序曲

色欲序曲
  • 主演:内详
  • 导演:内详
  • 地区:美国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1981
朗达乔小是最诱人的,性感的泼妇在70色情,一个金发碧眼的美女总是转过头。她的美丽是不可否认的,她对行动的欲望是什么让歌迷们再回来的。这一次,她扮演一个模特谁是一个性感的照片拍摄与一个摆动的英国摄影师。但所有的性感举动周围设置,这将是一个传奇***如果他能得到好的镜头在所有!当朗达乔发现她的男人骗了她,她决定要报复他,她所知道的最好方式–从事小插曲自己精力充沛!这是纯粹的70年代风格的嘶嘶声,充满了自然的美女和充满乐趣的活动很多。

色欲序曲第一集

第三十章 杂碎们都滚开

折袖仿佛也是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妥,刚才竟然有了感觉,在这个小家伙的面前有了感觉。

正当她打算继续调戏顾庭玉以来掩饰自己尴尬的时候,却被眼前一幕惊呆了。

她的腿,真的恢复如初。

光洁无暇,一双宛若象牙的玉腿又重新出现在她的眼前,没有一丝赘肉,笔直修长。

“要,要比之前感觉还好。”

她能感觉到皮肤更加紧致了,像十八九岁时候一样。

这,这药也未免太出奇了吧。

“怎么样?”顾庭玉问道。

“这,这简直是无话可说,姐姐真是爱死你了。”

折袖一把抱住顾庭玉,直接送上一个香吻,吻到顾庭玉的脸颊上,从未出过大山的纯情少年郎哪里经过这种吻,一下子就慌了神。

“话说你的医术这么高,为何要屈尊去那个狗屁惊世堂呢。”折袖对于之前那个吻毫不在意,轻巧的问道。

“哈?”

顾庭玉一脸懵逼,这么牵强的转移话题吗?难道不要解释解释刚才那是怎么回事吗?

“你的能力完全可以自己开一间医馆,为何要去惊世堂呢?而且我看你在惊世堂得罪了王德虎那个家伙,估计也不好过吧。”

“不去开医馆是不是因为穷呢?”

“是不是没有活动经费呢?”

“是不是日子过得很心酸呢?”

补刀三连杀!

刀刀都命中顾庭玉。

是不是因为穷呢?是不是没有活动经费呢?是不是日子过得很心酸呢?

尼玛,老子好歹刚刚拿了一枚价值一万大洋的驻颜丹帮你治疗腿,现在这样过河拆桥真的好吗?

不过仔细想想,她说的倒是真的。

“要不要姐姐帮你介绍个好买卖呢?”折袖笑着说道。

她之所以点名让顾庭玉来为她看病也是有原因的,在惊世堂她算是亲身经历过顾庭玉的医术,正好这家伙能帮她一个忙。

“什么意思?”

“姐姐给你介绍一个病人如何。”折袖神秘的笑着,“我记得惊世堂中有规定,你们这些医师每每治理一位病人都需要缴纳百分之五十的提成可对?现在就不需要,姐姐给你单独介绍一位,能挣很多钱呢。”

钱?

仿佛现在顾庭玉也不是很缺啊。

想要钱那就再去卖一些驻颜丹就好了,钱不就到手了。

“能挣多少?比十万多不多?”顾庭玉问道。

“只多不少!”

折袖还以为顾庭玉能开出什么价格来呢,区区十万,单说把她腿治好这件事,就不止十万了。

“那妥了,我跟你去看看。”

随后,顾庭玉便跟着重新恢复自信的折袖出门而去。

那俩保安心有余悸。

刚才被他们拦在门外的那个土包子竟然跟着董事长开车走了,看来他们关系肯定不一般,上门治病,确定不是送快递的。

“虽然那个土包子看起来有点土,但是模样还是比较清秀的,你说是不是董事长的。”

“这种话不敢乱讲,小心被开了。”

顾庭玉随折袖一同驾车来到蓉城的一间高档休闲会所停下。

这种会所可是凝集唱K、温泉等等一系列于一身的高档会所。

君天下。

“好霸气的名字。”

“走,先跟姐姐去唱会儿歌,喝点酒,等等人就到。”折袖笑嘻嘻的说道。

进入会所之后,直接有人迎了上来,折袖好歹是这君天下的金牌会员,一直有一间私人包厢的,所以无需预订。

“对了,拿些啤酒再把我前些日子存过来的那瓶82年红酒送来。”

折袖招呼一声便熟练的带着顾庭玉走上三楼包厢。

酒过三巡,顾庭玉实在是听不下折袖那跑调至极却还丝毫为察觉到的唱功,说了句想要去透透风便推门出来。

在楼道走廊窗边吹风的顾庭玉好巧不巧的听到身边经过的两人说的话。

“说真的,林少也是可以了,这么久了还没搞定那个小妮子。”

“说不说的吧,听说那个小妮子原本寿命不多了,但现在好像又没事了。”

“不管了,不管了,记得一会儿进去之后把这杯做了标记的蓝色妖姬敬给那小妮子。”

“话说,你这梦三日有用吗?可别到时候坑了林少啊。”

“切,只要喝下这杯酒,我保证那小妮子任凭林少玩弄,而且第二天醒过来还不会有丝毫记忆。只会认为自己不胜酒力喝多了。”

顾庭玉听着不由冷笑一声,看来又不知道哪家的小姑娘倒了霉,但这和他无关。

正当他打算回去的时候,却正巧经过那间包厢,也就是之前端他着谜药的两人走进去的包厢,而这包厢恰好就紧挨着他们。

隔着门上的窗户,不经意的一撇,恰好看到屋中的人,而其中一个端起那杯‘蓝色妖姬’的人也不是别人。

现在他的专职病人之一,千金毒体张若雪。

“是她?”

饮下蓝色妖姬的张若雪已经不省人事,恰恰搂她入怀的那个人便是之前刚和顾庭玉打过照面的林风。

只是现在的林风一点君子气魄也没有,脸上写满了裕望的笑容。

“嘿嘿,林少,你可以放心了,这妮子任凭你玩弄,保准明天一点事儿都没有。”

“提前祝贺林少抱得美人归了。”

林风豪爽的干了一瓶啤酒,然后冷笑着道:“这丫头给脸不要脸,我哪里配不上她,还装清高,一直拒绝我。”

“林少,楼上的套房已经预定好了,超强隔音。”

本来这一切都和顾庭玉没有关系,这个女人对他而言,充其量也就是病人和大夫的关系而已,就这么简单。

但不知道为何,若看着这个林风这样得逞,他怎么感觉都不爽。

嗯,是真的不爽啊!

好歹这也是他尽力救治回来并且引上修行大道的女人,任由别人糟蹋的话。

对,对,对。

经过他的传道,这女人算是他的一位弟子,既然这样就好办多了。

咣当!

大力出奇迹,顾庭玉一脚便将这房门踹翻,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喂,你特么的是谁,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也敢乱闯?”

“想找死的话好说。”

立马几个人起身提着酒瓶子走向顾庭玉。

顾庭玉一个冰冷的眼神扫视过去,冷笑一声道:“杂碎!滚!”

色欲序曲

色欲序曲第二集

听到这一声住口,我转头凝望。

只见有五道流云正从仙道边城急速超此间飞来。

是慕容元睿。

见她赶来,我心中生出一丝疑惑,更多的是欣慰。

无物结同心,烟花不堪剪。

这些日子以来,我从未去想过她,既是视线交锋也是瞬间错落。

因为我知道,我和她已经不再有任何可能。

我是魔道祖师,她是未来的仙道祖师,归墟是我们最后一次合作。

本来,魔法世界结束后人仙两道才是争锋的主角,魔道还可以在夹缝中生存。

随着姜雪阳的重生,以及姽婳的五次涅槃,人仙两道包括阴司,都不会再容忍魔道的存在。

出了归墟,我和慕容元睿就会兵戎相见。

所以,我根本想不到她会出手相助,起码不是现在这个时候。

刑天之颅破碎之后,刑天的无头之躯已经影响不了大局,最多只是在魔道阵营中造成一场混乱厮杀,等他神念耗尽,不败意志就会彻底消亡。

重创魔道符合人仙两道的利益,所以慕容元睿其实并不需要出手。

慕容元睿现身,四大分身联合本尊,迅速列出先天五行阵,刑天狂乱的无头之躯立刻被困住。

当初九天玄女的战神之道,就连破军护法天尊都无法轻易破阵,虽说现在的慕容元睿远远不及当初的九天玄女,可是无头刑天也不是当初的破军。

在慕容元睿的操控下,本尊和分神疯狂转换,每当刑天进攻,便会立刻受到五人同心合力一击。

慕容元睿已经证得天尊,五大天尊同时出手爆发出的五行能量冲击堪比我剑海所演化的剑气洪流。

然而,尽管如此,刑天依然在不败意志的主宰下,犹自无休无止的战斗。

随着时间的流逝,慕容元睿受到的压力越大,美丽的面容显露出疲态,冰肌玉肤沁出细细密密的汗粒。

碍于阵法所限,我们无法出手帮她分担。只能眼睁睁看着她疯狂的透支神念,死死困住无头刑天。

吼!

刑天久久不能脱困,怒不可遏的从腔口出发出一声惊天怒吼,宛若九天惊雷。

腹部生出血腥大嘴,左右胸口长出赤红邪眼。

《山海经·海外西经》当中记载:“刑天与帝至此争神,帝断其首,葬之於常羊之山,乃以乳为目,以脐为口,操干戚以舞。”

这是刑天的终极形态,邪眼一开,刑天战力再度暴涨。

最关键的是,刑天开了邪眼,再也不像无头苍蝇那般莽撞,而是立刻把神念全部锁定在慕容元睿身上。

看出不对,我立刻对慕容元睿说道:“慕容元睿,快闪开!”  慕容元睿第一时间感受到刑天的变化,知道刑天爆发终极形态后无法抵挡,四大分身连同本尊齐齐顿足拔空而起,瞬间升高十数丈,而姜雪阳也恰到好处的为她施加

了风神祝福,让她获得了短暂御空能力。

“天空一片黑暗,死亡已经降临,你的身躯注定要支离破碎!”

刑天望着空中的慕容元睿,念出这句话,随后朝慕容元睿掷出一把月轮战斧。

月轮战斧在空中光华暴涨,犹如巨型刀扇,高速旋转着一切向慕容元睿本尊。

慕容元睿惊骇欲绝,急忙以分身拦截。

先天离火分身率先被粉碎,在空中化为流火烟花。

随后是癸水、乙木、庚金……

等到四大分身相继毁灭之后,刑天的月轮战斧速度虽然减弱几分,却依然迅猛绝伦,毁灭杀机足以把慕容元睿从空中斩落。

慕容元睿气机被刑天锁定,如果无人出手拦截,她注定在劫难逃。

刑天这边掷出月轮战斧,我那边就立刻在姜雪阳的风神祝福之下拔空飞起。

本来我是追不上月轮战斧的速度的,在慕容元睿相继以四大分身拦截之后,月轮战斧的速度有所减慢,这才给了我机会。  在魔道众战将中,我的瞬间破空速度是最快的,因为我曾经和阿黎在寒荒对练数月,对于月魔的极限速度有很深刻的感悟,此刻在姜雪阳的风神祝福加持下,我闪电

般的冲向慕容元睿。

堪堪在月轮战斧临身之前,挡在她前面,以英雄之剑拦截月轮战斧。

月轮战斧,旋转不休,疯狂的切割着英雄之剑的剑身。

金铁交鸣,火星四射。

我双手握剑一边苦苦支撑,一边被月轮战斧的冲击力冲的在空中连连后退。

没有英雄之剑,所有的神器,都经不起月轮战斧的切割。

剧烈的摩擦中,英雄之剑变得滚烫炙热,很快又开始燃烧起来。

火焰炙烤着我的双手,即便我已经肉身成圣,也经不起这般炙热的火焰,剧痛难当,唯有咬紧牙关忍耐。

因为这时候的我已经无法摆脱,只能硬撼到底。

“元睿,你先走!”察觉到慕容元睿还在我身后,我说道。

我不知道我还能坚持多久,只能让她先走。

语毕,慕容元睿没有任何回应。

就在我准备再次出声催促她的时候,忽然一双手臂从我身后伸出,紧紧的抱住了我的腰。

紧接着在我耳边响起了她声音:“我本就是为你而来,为什么要走。”

“莫忘了,你是未来的仙道祖师。”

“仙道祖师,你当我真的稀罕么?”

我再无话可说,只能忍受巨大的疼痛,化这份爱意为无尽的勇气,以英雄之剑死死的抵挡月轮战斧无休止的疯狂切割……

慕容元睿把我抱得很紧,暧昧不清。

我知道,这一幕留给道门弟子心中的震撼并不比刑天的月轮战斧更弱。

谁也不会想到,未来的仙道祖师会如此不管不顾,忘记一切礼法,死死的抱着一个男人。

而这个男人,还是她未来的死敌,魔道祖师谢岚。

可惜,却没人知道,慕容元睿是在用最决绝的方式斩断情缘。

……

空中,月轮战斧犹自无休无止。

地上,只剩下一柄战斧的刑天正在力战魔道众战将。

慕容元睿舍身救场,谢流云要是不出手的话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因为魔道肯定会在不周山机缘中更加倾向于仙道。

所以,谢流云也来了。

这一战中,谢流云展现了神剑的威能,而他本人也显然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证得了天尊。

神剑渺渺,谢流云以最远距离出剑,剑气于无声处听惊雷,总会在刑天最提防不到的地方爆发,给予他重创。

阿黎箭矢不停,只剩一把月轮战斧的刑天根本无法全部抵挡,很快就他身上插满了箭矢,血流如注。

姽婳以死神的不死之躯正面硬接,铠甲已经破碎,伤口永远处于修复魂能修复状态。

蒹葭的幻影镜像已经灭尽,此时的她只能本尊高速游离在刑天周围,时而不时的发起一道致命突袭。

两大杀神一左一右,辅助在姽婳身侧,每当刑天爆发全力一击的时候,他们就会在第一时间欺身而上,疯狂切割他的肉身。

……

终于,在众人的联手围攻之下,刑天耗尽了神念。

“不败意志,我还是败了……”

随着轰然一声剧震,这位昔日洪荒最耀眼的勇士倒在了大地上。

旋即,玄关中的召唤想起一道冷漠的声音:“上古人族英雄,战神刑天,陨落。”

月轮战斧停止了旋转,从空中跌落。

危机接触,慕容元睿飞回仙道边城,我也回到魔道众战将身边。

刑天的死,给洪荒人族上了最生动的一课。

在魔道面前,没有所谓的不败传说。

刑天死了,他们的战意也随之而去。

此消彼长,道门联军士气冲天。  我举起英雄之剑,指向前方敌军,口中大声喊道:“杀!”

色欲序曲

色欲序曲第三集

郑兵点点头:“我确认过了,是真的,尸体已经被带到警局了。”

郑杨河目光阴沉下来:“那个叫冷崖的呢?”

“还没有消息传过来。”郑兵紧张的道,“老爹,你说这件事是不是已经暴露了,那两个杀手可是我们直接指派的!”

“应该不是白家,如果是白家的话,他们肯定会公开处理的,这样才能报仇。”郑杨河眯着眼睛,“你哥哥呢?”

“去接王正宏了。”

郑杨河神色一动:“你说这会不会是王家在灭口?”

“不可能,除了冷崖,其他人对这消息一无所知,将整个血玫瑰连根拔起,若不是有着血海深仇,谁会做这件事?”

郑杨河的脸色再次阴沉下来:“你立马去探查冷崖的消息,找到他之后第一时间……”

他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叮铃——”

郑兵的手机响了一声,他掏出手机看了看,脸色瞬间大变。

“我的小祖宗,又怎么了?”郑杨河的心也是一突。

“盯梢白家的人说——冷崖……去白家了。”郑兵万念俱灰。

郑杨河也是脸色大变,要是让白家知道他们郑家参与进这件事来,那他们就彻底完了!

不,是他们已经完了!

因为冷崖既然去了白家,就是要合盘托出。

“妈的,究竟是什么人搞的鬼?”郑杨河惊得头皮发麻。

很显然,干掉血玫瑰的人和让冷崖主动投案的人都非白家,要不然冷崖也不会多此一举。只是血玫瑰本来就隐秘,对方能将所有人揪出来杀掉罢了,又是怎么让身为杀手的冷崖主动寻死的?而一想到对方竟然有做到这种事情的能耐,郑杨河就觉得一股冷意寒

飕飕的飙到自己的脑门。

但不论对方是谁,他都是白家的人,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了。

郑兵想起昨天在倾城国际看到的一切,更是有种窒息的感觉,他有种感觉,支援倾城国际的人和干掉血玫瑰的人,肯定是同一伙人。

只是这群人究竟是谁,竟然能做到这一步。

“老爹,或许,我们根本不应该掺和到这件事情中。”郑兵神色惨淡的道。

“没事的没事的!只要过了明天就没事了!”郑杨河搓着手说道,“之前我吩咐你的那件事情,你准备好了吗?”

郑兵看了郑杨河一眼:“可是王家不是说了,不让我们做这种事情吗?”

“现在也顾不了这么多了,白家不完,我们就彻底完蛋了!”郑杨河眼中多了些狠历,“王家能挡得住白家的怒火,我们可不行!”

郑兵也知道,现在他们已经无路可退了。

咬咬牙,他又说道:“这件事你让大哥去安排吧,我去白家一趟!”

“你去白家干什么?”

“做掉冷崖这个废物!”郑兵神色狰狞的道,“我不是跟您说过吗?我还留着一手呢,既然冷崖不仁,那就别怪我不义了,当然,要遭殃的还有白家的人!”

既然已经鱼死网破了,那也不用顾忌什么了!

“也好。”郑杨河见事情已经敲定,心中的惊恐也少了些,“为了以防万一,我去将鬼先生也请过来,明天的事情,绝对不能出差错!”

……

白家,大堂内。

听完冷崖的话后,整个大堂一片死寂。

“郑家!郑杨河!好大的本事!”白风清眼中怒火高炽,咬牙切齿的说道。

“郑家还没这么大的能耐,真正害死老爷子的,是王家!”白风华的脸色同样阴沉如水。

白风止盯着冷崖问道:“是谁让你来的?”

冷崖没有回答他的话,面无表情的说道:“该交代的我已经交代清楚了,只希望你们不要再伤害无辜的人。”

说完身子一抖,嘴角流出一股黑色的血液。

“不好,他要自杀!”白风华大吃一惊,箭步蹿了过来,但冷崖的身子已经倒了下去。

他在冷崖鼻子上探了探,朝白风止几人摇了摇头:“死了。”

“究竟是谁让逼迫他过来的?”白清风有些震惊,“会不会是其他人想要嫁祸?”

“应该不会。”白风华看着冷崖的尸体说道,“只要查一查他和之前那个杀手是不是同一个组织就清楚了。”

刚才冷崖也将血玫瑰组织的辨识方法交代了。

“这么说,有人在暗地里帮助我们?”白风清皱眉道,“难道是老爷子之前的战友?”

“白家企业这两天也好了很多,很多纠缠我们的人莫名其妙的退走了。”白风止也道,“我之前还以为那些人怕我们了呢,现在看来,说不定也是有人帮忙。”

“既然要帮我们,为什么要躲躲藏藏的?”白子宁诧异的道。

白风止思索了好一会儿,眉头轻轻皱了起来。

“我看现在先别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想想怎么帮老爷子报仇吧!”白风清恨声说道,“就算是王家,我们也不能退缩!”“但这件事也不是冲上门就能做到的,唯一的证据已经没有了。”白风止盯着冷崖的尸体皱眉道,“而且就算老爷子健在,要对付王家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何况现在白

家四面楚歌。”

“那怎么办,难道就这么放着不管!”“当然不会!不过也要从长计议。”白风止神色阴沉的道,“大哥,明天的晚会你照常参加,搜罗证据这方面的事情交给我,王家虽然不是我们短时间就能解决的,但这个郑

家,我们一定要拔掉!”

“好。”白风止同样眉头紧皱。

白子宁看着三人凝重的神色,暗暗叹了口气。

对于凶手是王家,他们并不是没有猜想过,即便现在证实,其实他们能做的事情也有限。

白家身为西蜀四大家族之一,甚至数一数二,完全是他爷爷的超然地位造成的,而若不论老爷子个人的威望加成,白家本身的势力气势要弱其他三家很多。白风华和白风清在政界地位固然超然,但在这种时候能发挥的效果甚至不如王家的地下势力,毕竟不能拿着军队去跟王家死磕,要是真这么做的话就不是报仇,而是找死

了。白风清这段时间来受秦家掣肘,想要从政界集中资源打击王家也不太现实,而王家也根本不害怕,毕竟王家也不是没有人的。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