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河入侵

星河入侵
  • 主演:内详
  • 导演:内详
  • 地区:美国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04
被里面的女角色惊艳到了黑色裹胸战甲冷艳表情美女真的冲动好想操欲望啪啪~~

星河入侵第一集

容小易不失时机地拉住她的衣服,伸出一根手指头,眼巴巴地继续追问,“你真的不能原谅爹地吗?一次也不行吗?”

纪晨曦突然觉得自己不应该在这种时候跟容小易见面,因为这个孩子正在动摇她逃离容墨琛的决心。

她现在心里很乱,怕一开口,泪水就跟着决堤。

容小易等了好片刻,见她迟迟没有开口,又接着说道,“妈咪,你知道吗?从我在医院第一眼看到你,我就喜欢你了。我喜欢听你说话,喜欢看你对我笑。出院之后,我也一直在心里祈祷,希望能跟你再见面,然后我的梦想就成真的了。在我听到你是我亲生妈咪的消息后,我简直太开心了!”

说到这里,他长长的眼睫毛扇了两下,眼泪又从眼眶里滚落,“可是……可是现在你却告诉我,你要跟我爹地分开,我不想你们分开!妈咪,你以前不是跟我一样喜欢爹地吗?为什么不能继续喜欢了?”

纪晨曦眼角也滚下一滴晶莹的泪珠,“小易,我跟他没办法继续在一起了。”

“为什么?”容小易不解地仰着小脸,见她抿着嘴角没吭声,突然想到什么,又接着问道,“你是不是嫌弃爹地?觉得他眼睛看不见,不能保护你了?”

纪晨曦见他误会了,摇头道,“没有,我不是……”

“妈咪,我之前陪爹地去医院的时候问过医生伯伯,他说爹地眼睛看不见是暂时的,只要配合做治疗,很快就能复明!”容小易委屈极了,小手紧紧拉住她的手,不遗余力地替男人说好话,“爹地很有钱也很会赚钱,他可以请很多保镖!而且等我长大以后,我可以保护你,没有人敢欺负你!”

“小易,我……”

容小易怕她嘴里会说出拒绝的话,再次打断她,“妈咪,我和爹地都很爱你,你别跟爹地分手,好不好?”

说着,小家伙再次扑进她的怀里,把她抱得更紧了。

纪晨曦听着他奶声奶气的话,心下震憾不已。

她以为容小易年纪还小,可是没想到他什么都知道。

他喜欢爹地,也舍不得妈咪,所以想用他自己的方式想挽留纪晨曦。

他把小脸埋进她的怀里,又忍不住哭了起来。

无论纪晨曦怎么哄他,他都没有停止哭泣。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容小易才拿手背抹了一把哭到梨花带雨的小脸,“妈咪,我哭的样子是不是特别丑特别丑?”

纪晨曦听着他自我嫌弃的话,抬手捧着他小小的脸蛋,温声道,“怎么会?在我眼里,小易是全世界最帅的男生。”

容小易大眼睛亮了亮,“真的吗?”

纪晨曦望着他小脸蛋上的表情,伸手捏了捏他的小鼻子笑着回道,“嗯,真的。”

“那爹地呢?你觉得他帅吗?”

“也很帅。”

容小易顿时满足了,脸上也渐渐露出喜滋滋的表情。

纪晨曦转移了他的注意力,小家伙情绪才渐渐平复下来。

他望着纪晨曦,乌亮的大眼睛眨巴了两下,很懂事很贴心地对她道,“妈咪,我刚才太激动了,你别把我说的话放在心上。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会尊重你。”

纪晨曦听着他成熟到让人心疼的话,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脸蛋,“小易,这话是谁教你的?”

“爹地。”容小易垂下小脑袋,轻声知道肯定,“爹地说他会尽最大努力挽留你,不过也会尊重你最后的决定。”

纪晨曦心底原本的感动因为容小易的话一下子烟消云散。

在她看来,容墨琛教容小易说这些话的动机不纯,他是故意想利用她对小易的不舍打亲情牌。

不过,他低估她了,哪怕对容小易再不舍,她也不会自我牺牲。

现在小易站在容墨琛那边,她没有办法取代男人在儿子心目中的地位,所以,她决定暂时放手。

只是暂时。

她不会放弃小易。

毕竟容墨琛跟小易在一起生活了四年多,而她才认识他们短短几个月。

以后,她会慢慢跟容小易培养感情,她要一点点挤掉容墨琛在他心底的分量。

见纪晨曦一直没有说话,容小易伸手摇了摇她的胳膊,“妈咪,看在爹地那么尊重你的份上,你在做决定的时候也多考虑一下他的感受,好不好?”

纪晨曦点头,“我一直都很尊重他的意见。”只是尊重归尊重,她并不会为了改变心意。

容小易以为她答应了,开心地紧紧抱住她,“妈咪,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妈咪!”

说着,他踮起脚尖在纪晨曦的脸颊上‘啵’了一口。

纪晨曦低头在他额头上回亲了一下,笑着回道,“你也是这个世界上最懂事的儿子。”

容小易眼珠转了转,拿小手指轻轻戳了她一下,“妈咪,你上楼去看看爹地好不好?”

纪晨曦愣了下,“你不是说他在睡觉吗?我上去把他吵醒了怎么办?”

容小易摇头,“不会的,爹地耳机上戴着耳机,不会被吵醒。”

纪晨曦闻言,不禁回想起之前在别墅书房里看到的那一幕。

容墨琛当时在听容氏股东大会的录音,明明各个股东讨论得那么激烈,他居然戴着耳机都能睡着。

“可是,他都睡着了,有什么好看的?”

容小易小脸皱成一团,眼底满满都是担心,“爹地,眼睛看不见后,睡眠一直不好,总是做噩梦,有你陪着的话,他肯定不会害怕了。”

他的话字字句句都砸在她心里,激起千层浪。

纪晨曦没办法拒绝这么关心容墨琛的儿子,“好,我上楼去看看。”

说完又转头问小家伙道,“你呢,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容小易是故意想给他们制造单独相处的机会,当然不会去当电灯泡。

他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不要,我在这里看动画片。”

“那你不能看太久,对眼睛不好。”

“知道啦。”

纪晨曦瞥过坐在沙发上的小家伙,起身朝楼梯口走去。

上楼后,纪晨曦在二楼卧室的门口停住脚步。

她做了个深呼吸,抬手缓缓打开门。

抬眼,她一下子就看到躺在沙发上的男人。

星河入侵

星河入侵第二集

为了不打扰季老爷子休息,白墨寒和离雅凤已经带着萌萌回了白家别墅。

小悠离开公司之后,便直接回了白家。

现在的她,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去,找尼诺好好的问一问。

对于萧慕笙,她实在是有太多的好奇了。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不简单。

“夫人回来了?”刚一踏进家门,女佣就迎了上来。

小悠微微点了点头,什么话都没说,朝着客厅走去。

客厅里,离雅凤抱着萌萌正在逗他,白墨寒坐在一旁,虽然什么话都没说,也没有什么动作,但是一双直勾勾的盯着萌萌。

小悠的脸上忍不住露出一抹揶揄的笑意,白墨寒怕是到现在还不知道要如何跟萌萌相处吧?他肯定是很想抱抱萌萌,却又不知道怎么跟妈妈开口。

“妈,寒,我回来了。”

她一开口,客厅里的两个人才将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

唉,她现在可真是失宠了,以前只要她踏进家门,这两个人都会立刻迎上来欢迎自己回家的。 回来了啊。小悠,来,让萌萌看看你。你也真是的,刚回国就急着工作,连儿子都不管了。连寒都知道在家陪着萌萌呢,将来萌萌长大了,可不认你这个妈妈了。“离雅凤

十分不满地说道。 “呃……妈,哪有那么严重,我这不是再给萌萌挣奶粉钱吗?萌萌肯定会体谅的。”小悠嘿嘿一笑,走到萌萌身边蹲下,伸出细长的手指戳了戳他的脸颊,笑道:“萌萌,你

说是不是呀?你不会怪妈妈的对吧?”

“咯咯,咯咯……”萌萌一把抓住她的手指,咯咯笑着就往嘴里送。

“妈,你瞧,萌萌喜欢我呢。” “什么喜欢?!”离雅凤一把将她的手打开,又将萌萌往后抱了抱才说道:“你手洗了没?在外面那么多细菌,别沾到萌萌身上。小孩子身子娇气的很,回头生病了算谁的?

” 小悠委屈的瘪了瘪嘴,她现在真的是一点地位都没有了。可怜兮兮的将眼神投向白墨寒,想着他肯定要帮自己说话的吧,哪知道这个男人站起了身,温柔的牵起了她的手

,开口就是一句:“走,我先带你去洗洗手。”

得,这个也在嫌弃她了呗。

洗手间里,白墨寒捧着她的小手,细致的搓着,任何一个角落都不放过。小悠有些郁闷,以前都没有这么细心的,看来在白墨寒这里,她的地位也要一落千丈了。

这么一想,心里有些酸,虽然说和自己的儿子争风吃醋有点幼稚,但……她就是幼稚了怎么了?!

“怎么了?嘴巴翘的都能挂油瓶了。”白墨寒将她的小手冲洗干净,见她一脸委屈的模样,忍不住笑着刮了刮她的小鼻子。

“哼,你们都只关心萌萌,都看不到我了。”小悠委屈巴巴的将小脑袋埋进他的胸前,小声控诉道。

白墨寒脸上的笑意更深了:“谁说的?在我这里,你始终是我的宝贝,谁都无法取代。”

“可是你都不关心我工作的累不累?一双眼睛就差黏在萌萌身上了。”

“小东西,萌萌的醋你也吃?”白墨寒垂眸一笑,顿了顿才说道:“我只是觉得,这一年的时间,我亏欠了萌萌太多的东西。我很想补偿,可又不知道从何做起。”

他这么一说,小悠也沉默了,不仅仅是白墨寒,她也是。

“不过没关系,我观察了离阿姨这么久,我感觉,带孩子好像也不是很难。”白墨寒认真思考了之后,给出了这样一句话。

小悠蓦地瞪大了眼睛,不是很难?

虽然说她没有带过孩子,但是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啊,带孩子……有不难的吗?

是这个男人太自信了?还是说,他的能力真的有这么强,连这样的难度都觉得没有问题?

“呃,如果你觉得不难的话,不如,明天让妈休息一天,你试着带带萌萌?”小悠‘善良’的给出了意见。

白墨寒锁眉沉思了良久,歪着头征询一般的看向小悠:“真的可以吗?”

小悠忍着笑:“当然,我,可以跟妈妈说一下。不过……寒,你真的打算自己带萌萌吗?”

她看得出,白墨寒很想和萌萌更亲近一点,毕竟这么一年的缺失,在萌萌那里,可是一点关于爸爸的讯息都没有的。

只是……这样的亲近方式, 她总觉得,白墨寒似乎是高估了他自己。

“呃,可以试一试。”白墨寒郑重的点了点头,对待这件事,他就像是接了一个大生意一般的慎重。

“那,走吧,我这就去跟妈妈说一下。这段时间她也辛苦了,让她好好休息一下,出去逛逛。”小悠憋着笑,拽着白墨寒就往客厅走。

客厅里的离雅凤显然还不知道,就在刚才这短短时间里,这一对年轻的小夫妻俨然已经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了。

“妈,有个事情想要跟你商量一下。”小悠将白墨寒拖到身前,说道:“寒他……想要挑战一下,独自带萌萌。”

“什么?”离雅凤一愣,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可是看这两人又不像是在说笑。“寒,你是认真的?”

白墨寒还是第一次觉得如此窘迫,不过依然点了点头:“我想要尝试一下。”

离雅凤没有立刻给出回答,而是看向了小悠,母女俩这眼神一交汇,似乎就达成了一个不得了的共识。

“好吧,正好我也许久没有出门了。那么寒,萌萌明天就交给你了,有任何的问题,你给我打电话就行了。”

“好的,放心吧。离阿姨。”白墨寒松了一口气,很明显是担心离雅凤不信任他,不愿意将如此重任交给他。

见他应的干脆,离雅凤低下头,很不厚道的笑了起来。

“对了,寒。反正你明天才开始带萌萌,现在,不如先帮我一个忙吧。”小悠的神色一正,严肃的开口。

“什么忙?”

“帮我查一个人。”小悠从包里,将萧慕笙的简历拿了出来,放在了他的手上:“这个人,我希望你可以尽可能的调查多一点他的资料。” 对于萧慕笙的才能,小悠没有怀疑。但是这样的人才居然一头扎进了她的宫氏,她不得不多个心眼。毕竟,商场如战场,只有小心才能驶得万年船。

星河入侵

星河入侵第三集

“跟你?”

杨逸风笑了,这一家人难不成都是嗜赌如命赌徒?干什么都要用赌博来处理问题?

司徒文武听见杨逸风不确定的声音,脸色更加的难看了。

“你小子看不起我?”

杨逸风笑了笑。

“那倒不是,我只是有些惊讶。”

毕竟对方也是一个上了年纪的人,他也不好表现的太过分。

司徒文武见杨逸风倒是懂得方寸,倒也没有多做计较。

“就我跟你赌一场,如果你要是输了,你就要把宅子还给我外孙。”

“没问题。”杨逸风倒也答应的爽快,横竖他不缺钱,万一打败,他再拿钱去把宅子买回来还给他不就得了?不过这种结果是绝对不会出现的。

“那如果我要是赢了,你们就必须履行约定,以后不准再来找我师父的麻烦,而且王大武也绝对不能干风水相师这一行。”

杨逸风同样提出了自己的条件。

他都要准备回去了,自然不能把麻烦留给他师父。

司徒文武点点头。

“没问题,我同意。”

“那好,我们就在这里赌!”

杨逸风扫一眼,便从屋内搬出了两张干净的桌子上,把它们凑在一起。

“怎么一个赌法?”

杨逸风看向站在对面的司徒文武。而桌子上已经准备好了一副扑克。

两队人马各自站在距离他们不远的地方观望。

“哼,你们等着吧,只要我外公一出手,你们就死定了!”

王大武瞪向王德道他们,语气难掩自豪。

刘娜冷哼。

“现在还没开始,你着什么急?”

“没错,说不定最后的结果会给你一个响亮的巴掌。”

萧妍也不甘示弱,顶了回去。

王大武气得涨红了脸,本想开口骂对面的两个女人,但视线在接触到王德道的视线时,他的心脏狠狠抽了一下,然后鬼使神差的改了口。

“你们两个……哼,你们等着,我外公绝对会打败杨逸风的!”

对面的两个女人哼了哼鼻子,对此是嗤之以鼻。

中央位置,司徒文武沉声道:“就玩你们最后一次玩的游戏。”

杨逸风冷笑,毫无压力。随即把赌牌的规则大致情况说了一些。

然后又拉来了刘娜当他们的主持人,扮演着撒牌的角色。

就在他们双方准备好后,刘娜烨烨生辉的眸子闪过一抹光亮,随即牌被抛洒在空中,倒映在她的眸中行成了一场华丽的扑克雨,纷纷洒洒在空中向下飘落着。

杨逸风和司徒文武睨向彼此,压根都不着急动手,直到牌散落的距离距离地面二分之一的时候,两个人在同一时间出手,快若奔龙。

周围的人则屏气凝神看着这一幕,实在是太刺激了,让人舍不得移开眼睛。

尤其是他们两个人的身上都不约而同散发出一种强大气场,那种气场,是由内向外散发,哪怕就是他们自身想隐藏都难。

王德道眯了眯眼看着这一切,眸中闪烁着兴奋。

前方,杨逸风和司徒文武两个人纷纷急速各自拿到两张牌,最后两个人的剪刀手直冲中央的一张牌而去。

彼此眼神充斥着一种冰冷和深邃,只不过其中的意思,只有他们自己明白。

杨逸风刚夹到牌的一角,就被一股大力吸去,眼看着牌要脱离自己的手中,他瞬间发力,指尖迅速被注入一股力道。

牌移动的举动骤然发生转变,司徒文武眼眸危险的眯起。

这个杨逸风绝对不简单,但是想让他认输,那也是很难的!

于是接下来一股较量暗自开始。

一张牌在他们中间来回移动,双方都在发力,彼此不再看牌,而是看向了对方,一时间眼神也充满了较量。

直到,杨逸风的唇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用另外一只手直接弹飞一个正在向下落的纸牌。

纸牌瞬间化为锋利的凶器,向司徒文武飞去,速度快的让人反应不及。

嘶!

司徒文武的手指到底还是被纸牌划伤。溅出一些血迹,他受痛,夹着纸牌的手指松动一下,杨逸风趁势快速抽离,纸牌硬是落到他的手中。这些行为也就在几秒钟的时间内发生。

杨逸风看着手中的三张牌,笑了笑。

“刚才的行为多有抱歉。”

司徒文武黑眸深邃,在端详片刻后,摸着胡子笑了。

“果然英雄出少年,看来是我老了。”

转身,司徒文武就想走。

王大武不解,他赶紧上前拉住司徒文武的手臂。

“外公,你干什么走啊?明明他还没有亮出牌。你大不了再重选一张啊。”

王大武真是急死了,这可是事关他的立锥之地,但司徒文武要是认输,他不禁要输房子,就连自己会的本事也得丢掉。这对他可是双重的打击。

司徒啸天此时也是不明白了,毕竟他家老爷子还是很厉害的,但为什么现在就认输了?

司徒文武冷哼一把拂掉他的手。

“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留下这一句,司徒文武气势汹汹走掉。

王大武一脸懵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外公,外……”

但是他的喊叫没有得到任何的理会,他不死心的跑过去,把杨逸风扔在桌子上的牌放过来,当发现是三个A的时候,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是满脸的不可置信。

“怎么会这样?

司徒啸天也是惊愕,难怪老爷子会认输了。

与此同时他看向杨逸风的眼神都变了变。

能与老爷子抗衡的人绝对不是一般人。

王大武仍是不相信这个结果,他抬着猩红的眼眸瞪向杨逸风。

“肯定是你,刚才就是因为你用牌伤害了我外公,你这明明就是作弊!”

刘娜一听火了。

“你胡说八道什么?刚才有明文规定不能用两只手吗?”

“没错!而且你外公作为参赛者都没说什么,你在这瞎叫唤什么?”

萧妍也不服气了。

“哼,你们都是一伙儿的!你们赶紧还我的宅子啊!”

王大武坐在地上,是哭天抢地,完全耍起了无赖。

司徒啸天本就是一个看重面子的人,此时,他真恨不得马上离开。

但脚刚向外迈一步,杨逸风就喊住了他。

“赶紧把你家的这只看门狗带走,省的他到处乱咬人。”

“赶紧的吧!”

刘娜和萧妍均不耐烦的催促道。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