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的潘多拉/爱欲解放

解放的潘多拉/爱欲解放
  • 主演:内详
  • 导演:内详
  • 地区:法国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法语
  • 年份:1976
凯特琳·布雷亚的处女作。讲述了一个14岁的少女如何大胆探索她的性欲,整部影片充满男女性器官的特写镜头,在保守的70年代被法国著名的《费加罗报》批为“对身体亲密关系的公开展示和玷污,使女性蒙羞”而呼吁禁演。因此在法国被冷冻了24年,直到1999年才得以公开上映。这部以第一人称叙事的电影相当独特,以直接、不矫揉造作的态度表现性的场景,直面性的问题,充满了自由、前卫与实验电影的格调。

解放的潘多拉/爱欲解放第一集

整整大半夜的时间,李志都处在被老爸老妈以及爷爷,电话的教育当中。

什么‘不能花心’,‘老李家祖祖辈辈都是实诚人’,‘男人不可以太浪荡’之类的话,听得李志耳朵都起老茧了,最终教训了自己大半夜的长辈们,总算是困了。

老家那边,暂且接受了李志离经叛道的做法,还让萧云雪和上官怜涵,一起参考婚房的事儿,于是两个女人在萧云雪房间内讨论半宿,竟然再也没给李志丝毫抓单的机会……

憋了一夜郁闷情绪与邪火的李志,只感觉这今日这晴朗的天气,格外的刺眼~~

不过不管生活怎么跟你开玩笑,打乱你所有的计划,正事儿还是要办的。

说起来,李志现在,还是萧氏集团仓管部的部长呢。虽然买了房子之后,就没有回萧氏集团去过,但谁叫李志有人罩着呢?

连续旷工这么久,大老婆萧云雪,非但没有开除自己,还给自己加了奖金~~对于这样的讲道理美艳无比的女神老板,李志虽然有昨夜突如其来的尴尬影响了情绪,但对大老婆是相当感激涕零的。

所以今天,李志早早起床,强颜欢笑,各种在大老婆身上找补偿的方法,蹭着来萧氏集团上班来了。

根据昨天得到的所有消息汇总,段家动手的目标,正是小爷的大老婆萧女神,还请了个天竺的苦行僧高手来搞事埋伏,小爷岂能懈怠?这是李志在萧云雪身上占便宜的时候,非常正经的想法。

有了尼鲁的交代,他那高手师父,就藏在滨海到峄山山脉的路上,还有在不喜欢飞鸟的陋习,说起来解决那家伙应该不是太难。

“老公,昨晚上你被婆婆他们教育,没有对怜涵妹妹下成手的事儿,真的不关我的事儿啊。今天你还可以继续‘吃掉’怜涵妹妹的,真不用跟我来上班。”

已然在离开公司,去峄山地区考察项目的路上了,萧云雪满脸红晕,银牙轻咬,声音很是颤抖的对李志转移话题道:

“更何况,就算要上班的话,你呆在公司仓管部好好干事儿就好了,实在不行你还可以去找找柯雅姐姐,这次我是去峄山地区考察开会,确实是有正事儿要做……”

对于李志今天突然要上班,很是反常的一直粘着自己,各种找机会动手动脚,萧云雪很是难做。

特别是这时候在房车里,只剩下自己两人了,李志的动作更是狂野,搞得萧云雪浑身很是发软,甚至呼吸都困难了几分,他还没有停手的迹象。

毁了,我萧云雪要毁在这个男人手里了~~

虽然不知道此刻自己究竟是什么形象,但光是脸上和耳根间传来的烫乎乎感觉,萧云雪就知道,自己的形象绝对受到了大影响。

这家伙,已然变得太坏了,从以前只敢拉拉手,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要是再这么下去,等会儿我萧云雪还怎么工作,浑身软绵绵的还怎么谈生意?

我特么可是萧氏集团的总裁啊,待会儿下了房车这副模样,岂不是丢死人?

靠在总裁的舒适房车沙发上,把大老婆抱在怀中,各种出乎意料的进攻,见到怀中的女神妹子,已然是这副诱人至极无法抵挡的模样,李志这才放松了进攻的节奏。

“女神大老婆,小爷可不不只是单纯的陪你上班喔,我也能帮到你的~~”微微解释一句,李志顺手就攀上了一些不可描述的地方,鼻头立马就酸了起来。

“帮你个大头鬼呀,嘶……要死啊~~”本来感觉到李志动作已经收敛了,萧云雪微微缓一口气,哪知道这家伙这么熟练,出乎意料的搞出这一手,萧云雪一颗心瞬间就提到了嗓子眼儿。

“手不准乱动~~”这是萧女神声音有几分变形的威胁。

“呀,你这个混蛋,叫你别动…”

……

昨夜所有的亏欠,都在今天很成功的,从另一方面弥补了很多回来,美好的天气终于改变了李志的心境。

从滨海到峄山山区,三个小时的车程对于李志来说,简直快得不可救药。直到萧氏集团的车队,在峄山山脉面前,一处依山傍水的地方停下来之际,李志都还有几分恋恋不舍。

要是这车,能一直开下去就好了,李志心想……

而这三个小时时间,对于萧云雪来说,就如同度日如年一般的煎熬。

直到下车之际,已然对李志发飚三回的萧女神,依旧感觉身体有几分发酥,有气无力的,脸上的绯红,更是不管怎么深呼吸,都降不下来。

这混蛋,太可恶了,坏到了极点~~

心头奇怪的感觉中,带着几分咬牙切齿,萧云雪下了车,顶着一脸红晕,连李志的手都不敢拉了,直接带着人往前方走去。

跟在萧云雪身后,李志慢悠悠的也下了房车,回味了一下自己浑身的味道与感觉,带着几分陶醉,直接将神识放开来。

在路上撩萧女神,和自己的大老婆玩一些攻防的游戏,找补找补昨晚上的亏欠和失落,只是李志顺便做做的小事儿罢了。

他今天来,主要是为了解决那藏在暗处的天竺高手罗摩的。

也正是为了搜寻罗摩,李志一路上都有分神注意外面的状况,这才没有对萧云雪使出浑身解数,因此这时候萧总裁才能保持住一丝的女强人气度。

不过让李志有点奇怪的是,整整三个小时的车程,自己都没有发现罗摩的蜘丝马迹,甚至路上有好几个很适合出手的地方,都没有见到尼鲁介绍中,鸦鹊无声没有鸟叫的特殊景象。

如果罗摩没有放弃,还要出手的话,那这峄山山脉,萧云雪商业考察的最后一站,肯定会出问题。所以下了车,李志精神立马便集中了起来。一脸不咸不淡的跟在萧云雪等商界精英身后,只是两三分钟的路程,一个靠着小河边的古色农家小院般的建筑,就出现在李志的视野中……

解放的潘多拉/爱欲解放

解放的潘多拉/爱欲解放第二集

第93章 你找我吗?

车子渐渐驶过繁华的所在,道路开始变的坑坑洼洼,楼房越来越低越来越破,已经到了城郊附近。

富源看起来倒不像是很破,那一栋小小的写字楼在这略显破败的地方看起来也还蛮不错,申综昊将车子熄了火,微微靠在车座上点起一支烟,惬意的双眼眯起,吐出好看的烟圈。

结婚?倒也不是一件太坏的提议,若是远在大西洋彼岸的那个女人,可以看到他这么快传来婚讯,那么,他的面子是不是也可以挽回一些?

食指将烟灰弹落车窗外,他打开车门,修长结实而又有力的腿迈出,他一步一步走过去,向着那一栋小小的写字楼走去,很休闲的浅灰色短袖体恤,贴身流畅的线条包裹出让人耳热心跳的健康体魄,更赞的却是那几乎没有瑕疵的脸,硬朗却又不失俊美的侧颜,还有那精神的乌发下一双流光灿灿的桃花眼。

夏日的阳光像是流火,前台小姐都毫无精神的趴在桌子上昏昏欲睡,申综昊走进去的时候,不大的大厅里安静一片,他直接走过去前台,中指食指在桌案上轻轻一弹,略带磁性的嗓音低低响起:“小姐。”

“啊……您好,富源商务……”

前台小姐的话硬生生的半路截下,张大了双眼怔怔望着面前的男人,他只是有些慵懒的伏在桌案上,一双眸子微微眯起来望着你,就似乎让你手脚开始不知道往哪里放……

“请将这个东西交给你们董事。”他手指间夹着一张精致的烫金名片,推过去在前台小姐的手边。

“是,好,是先生,我这就过去……”

似乎是醒悟过来自己的失态,小姐脸色绯红的双手接过名片直奔电梯而去,心跳的几乎快要从嗓子里蹦出来,听,这就是传中强大的气场吗?

申综昊唇角只是扬起一点,眸光一闪,正落在一边的几张彩色大纸上,他伸手将纸拿过来,却发现是一份富源员工的资料汇总,还有小小的一寸彩照。

来了兴趣,他直接走到一边大厅里的沙发上坐下来,一行一行的看下来,想是她来公司时间很短,直到翻了两页才看到一张熟悉的脸。

眉目清秀,唇角边漾着平淡的笑,头发三七分开,规规矩矩的绾在脑后,没有其他多余的表情,她只是在那里,安安静静的度过她一个人的春秋一般。

忽然心底有淡淡的失落衍生而起,这个女人的眼中,没有失望,没有痛苦,没有烦恼,想是一个毫无忧虑,生活安宁的普通人家的独生女孩,家教不错,人淡如菊的一副性子。

“申总大驾光临当真是蓬荜生辉,幸会幸会。”正在默默对着照片发呆,却听到有低沉温和的男声传出,没有想象中那些小公司领导的卑恭逢迎,倒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看起来倒不像是一个池中之物。

“你好。”申综昊站起身,例外的没有避开那人伸出的手,微微的握了一下。

看起来是一个儒雅稳重的中年人,没有那些生意人的圆滑世故,和见到他时的溜须拍马。

“申总此次来是有何贵干?”中年男子仍是客气而又不失冷淡的开口,申综昊心里对这人却是有了一丝丝的好感,不觉的微微一笑:“是有两件事。”

“申总请。”中年男人一边吩咐秘书去准备茶水,一边开口道。

“不用。”申综昊抬手制止一边秘书的动作,缓缓坐下来道:“一件事是我想要见一个人,她是你们富源的员工,还有一件,是原本不在计划内的,不过今天来,我觉得你们富源氛围挺不错,以后若有合适的契机,可以和申氏合作。”

那中年男人仍是宠辱不惊的模样,听了这话只微微点点头:“承蒙申总看得起,只富源不过是小小公司,恐怕难以和申氏……”

“这个以后再,再小的公司也要有做大的一天。”申综昊眉心舒展,只是微笑看他一眼:“刘总可否将会客室借给我一间?”

“当然可以,申总请这边走。”

中年男子一边带路去旁边电梯,一边问道:“只不知申总要见谁?”

“许欢颜。”他波澜不惊念出她的名字,却觉得心里竟然隐隐的期冀起来。少顷:“不要告诉她我是谁,只有人要见她。”

中年男子虽是不解,终究还是点头:“好。”

不大的会客室,却是不见一点俗,简单清雅,阳台上种着两盆吊兰,一片的葱绿,赏心悦目。

门在关着,他坐在沙发上安静的抽烟,只不时的将目光投在门口,竟然有了期待。

叩叩的高跟鞋敲击地板的声音由小及大的传来,恰在这时,指间的烟已抽完,他伸手摁灭在面前的烟灰缸中,唇角开始缓缓的上扬。而另一手却是将一边的报纸拿起,挡在了脸前。

敲门声响起,他低低开口:“进来。”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脚步声更近了,似乎空气里渐渐弥漫起茉莉的香味,对,是那一天在沃尔玛,他给她选的沐浴露和洗发水的味道,当真是好闻。

“先生,您找我?”

她的声音低低的却是悦耳动听,申综昊眼底笑意越发弥漫而起,面前的报纸一点点落下来,先是黑曜石一般的双眸,盈盈灿烂,桃花一片,接着是高挺的鼻梁,霸道而又高傲,再然后是带着戏谑笑意的唇,抿紧上扬……

解放的潘多拉/爱欲解放

解放的潘多拉/爱欲解放第三集

第三百二十章 大战曹雄

酒楼二层,吴悔与众人一起吃喝,酒足饭饱后,吴悔提出辞呈。

众人知道吴悔去意已决,并未挽留。

天都城距离家族虽然遥远,不过吴悔的龙翔九天已经达到第七层,若是全力飞行的话,只要两天时间就能够到达。

吴悔出了天都城,并没有使用龙翔九天,而是按着一般的速度进行。他已经感到有一股淡淡的神识锁定在自己的身上。这股神识,吴悔很是熟悉,正是前不久在珍宝阁遇到的那个曹雄的神识。

那个曹雄是一星武师,这种人物,吴悔并不畏惧。他现在的修为虽然是三星武者,却能够比拟九星武者,若是开启血脉之力的话,已经不弱于一般的武师初期。

吴悔就按着一般三星武者的速度急速前行。

在吴悔出城不到片刻时间,一道黑色的人影也出了天都城。

此人一身黑衣,身材魁梧,脸上横肉纵横,甚是狰狞。正是曹雄。

此时的曹雄抬头望向吴悔消失的方向,目光中流露出一丝贪婪之色。

“哼,没想到,也有我曹雄发达的时候,吴悔,你的东西都是我的。”口中喃喃,曹雄身体纵越间已经踏足云霄,朝吴悔行进的方向而去。

先天武师,能够凌空虚渡。城门口一些看到那道腾空的身形,无不露出崇敬之色。

在曹雄腾空的一刻,吴悔就有所感应,速度不升反降。故意等待曹雄。

一般情况下,武师的神识要强过武者,可是吴悔却是一个例外,他的神识已经能够比拟武师巅峰,他能够探查到曹雄的神识,也是故意让曹雄锁定自己的身形,不然的话吴悔若是要藏匿身形,曹雄万万找不到自己的所在。

吴悔的速度减慢,身后的曹雄也是慢下来,此处距离天都城不远,曹雄怕天都城的大能发觉,在的心中,吴悔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追踪,自己是先天武师,又踏足云端,一般的武者极难察觉。

曹雄对于吴悔的财富,可是垂涎三尺。当初在珍宝阁中见到那百颗高等储物戒指,曹雄就震惊不已,当他神识探查到里面的东西时,心中贪婪大盛,如此多的财富,若是被自己得到,就能够自己家族实力上升好几个层次。

自己赔给对方的三万钻币虽然让曹雄肉疼不已,不过想到这些东西早晚都是自己的,让曹雄心中火热。

望向前方已经隐隐约约出现的身形,曹雄目光中的杀意大盛。

吴悔的身影陡然加快,仿佛感应到什么一般。

“咦,这吴悔的神识到是敏锐,竟然感应出我的存在,不过这个地方如此偏僻,也是你最好的葬身之地。”看到吴悔的身形加快,曹雄猜测对方发现了自己的行踪,不过曹雄并没有在意,此时距离天都城已经极远,而且地处偏僻之所。正是下手的好机会。

想到这里,曹雄身形陡然向下,从空中冲向吴悔。大手一伸,一道虚空大手幻化而出,抓向吴悔。

“吴悔,受死!”

吴悔驻足,转身。看向虚空的曹雄,脸上并没有什么惊慌之色,反而露出一丝笑意。

“想让我死,那有那么容易。”吴悔冷笑一声,抬手间,同样的伴随天地威能,手掌与那虚幻的大手重重的碰到一起。

看到吴悔竟然与自己正面相碰,曹雄一怔之下,杀意更盛,“哼,不自量力!”

轰!

一声巨响,尘土飞扬。一道身形直接跳到空中,正是曹雄。

此时的曹雄脸色有些惊疑,刚才与吴悔的重重一掌,可以说是正面相抗。自己虽然只是拿出了八星实力,可是毕竟是武师层次,而对方只是一名三星武者,定然在自己的一掌之下化为齑粉。

可是刚才的对撞后,曹雄感到对方承受了自己的一掌,虽然受到重创,却没有陨落,而此时自己竟然连对方的身形也探查不到。让曹雄如何不惊心。

曹雄的身体再次落下,衣袖一挥,一阵大风吹过,弥漫的尘土立即被移走,眼前变的清澈起来,哪里还有什么人在。

“难道刚才的那一掌把吴悔击成了粉末。”曹雄喃喃自语。一名武师全力攻击下,有可能把一名初级武者击成粉末,可是刚才曹雄明明感受到对方没有陨落,此时连对方的身影也探查不到,处处让曹雄感到有些诡异。

曹雄站立场中,正在沉思时,突然心有所感,身形一闪,离开了原来的位置。从那个位置的地上伸出了一只手掌,又迅速的缩了回去。

“什么,竟然在地下。”曹雄反应过来,大吃一惊,手中闪电般的拍出,轰的一下,地面被掀起一块,什么也没有。“这吴悔竟然会重族的土遁之法。”曹雄脸色惊疑,心中暗道。他曾经遇到过一个重族弟子,见过其使用土遁之法,神出鬼没,让人防不胜防。先天武师根本没有办法克制,只有达到武师以后,会凌空虚渡,这土遁之法才没有作用。

不过现在的曹雄可是要击杀吴悔,而不是要逃走,土遁之法也让他头疼不已。

在地下的吴悔摇了摇头,有些可惜,刚才与曹雄的正面碰撞,吴悔也知道了与先天武师的差距,只一下,自己就身受重伤,不过自己有着众多的恢复手段,吃了一颗玄天丹还有一颗四品疗伤丹后,吴悔的伤势快速的恢复,加上五行体制,五行诀,只有了片刻时间,伤势已经完全恢复。

在曹雄落地的一刻,吴悔选择的偷袭。他想要看看自己的极限在什么地方。

吴悔没想到武师强者的感知如此敏锐,自己的手掌刚刚伸出地面,对方便已经躲开,并加以还击。

吴悔偷袭了几次,都无功而返。

“武师强者果然强悍。”吴悔的脸色有些凝重,说实话,吴悔并不想激发血脉之力,一是血脉之力有很大的后遗症。再就是吴悔自觉是吴家弟子,那血脉之力却是白族血脉,吴悔有些排斥。不过如今的情况。若不激发血脉,根本无法击杀曹雄,自己能够在地下与其对峙,恐怕到了地面,自己根本不是对方的对手。

地面上的曹雄也是郁闷之极,他没想到吴悔会土遁之法。而根本就是立于不败之地。若是吴悔想要逃走,自己根本无法追踪。

“吴悔,有本事你出来,藏头露尾,算什么好汉。”曹雄在又一次躲避吴悔的进攻后,终于忍不住叫了起来。

“如你所愿!”在就曹雄话音刚落时,淡淡的声音在曹雄的身后响起。

曹雄陡然转身,大手笼罩住吴悔,生怕他再次逃走。

吴悔就站在曹雄的身后,脸色平静的站在哪里,周身散发出强大的气息,在曹雄的虚幻的大手笼罩自身的时候,吴悔一拳击出。

“玄火琉璃拳!”

一拳击出,第二次与曹雄正面相抗。

曹雄的脸色顿时出现狂喜,没想到吴悔竟然不再躲闪,与自己硬碰。曹雄体内的武气汇聚,实力达到了十成,最强实力,他要把吴悔一举击杀。

轰!

拳掌相交,曹雄的身体再次飞了起来,不过立即落在地方,一个脚步不稳蹭蹭蹭的接连后退好几步。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会有如此强大的力量?”看到吴悔依旧站立场中,甚至连后退都没有,曹雄的脸色已经变得骇然。

在这一刻,吴悔激发了白族血脉,修为从三星武者直接达到了六星武者,不过他的脸色却是冰冷异常。

“曹雄,你要杀我也要做好被击杀的打算。”

“要杀我?哈哈”仿佛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曹雄一阵大笑,道:“吴悔,我承认你是个天才,不过你如今才三星武者,就算使用秘法也不是我的对手,今天我就让你看看武师的实力。”说完,曹雄的气息再次爆发,立时间,风沙走石,天地之力形成一片厚重的威能压在吴悔的身上。

“想用威压压制我?哼,太小看我了吧。”吴悔嘴角弯起,双眼中一道精光闪烁,吴悔的身形再次消失。

曹雄以为吴悔又遁入了地下,刚与探查,一道身影却是陡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吴悔!”曹雄的脸色变了。对方没有使用土遁,而是单凭身法速度,自己竟然一时间无法分辨,这种速度已经不下于自己。

吴悔使用的正是龙翔九天,而且是第七层的龙翔九天。

吴悔闪身来到曹雄的面前,手中再次升腾起一片火焰。一拳轰向曹雄的胸口。

吴悔的速度比其之前快了一倍不止。曹雄甚至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被吴悔击在胸口。

轰隆!

曹雄再次飞出,沿途散落鲜血,精神也变的萎靡不堪,比刚才要严重的多。此时的他的跌落在地,看向吴悔的目光已经变成了一片惊惧之色。

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少年,达到先天层次,击伤身为武师的自己。这个吴悔竟然强大如斯。

曹雄心中泛起惊惧的时候,心中已经萌生了退意,对方会土遁之法,根本立于不败之地。加上对方现在的实力不比自己差,让曹雄感到再这么打下去,对自己极为不利,现在自己都受伤了,对方还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曹雄对自己的离开很有信心,他是先天武师,能够凌空虚渡,只要踏足云端,根本不惧吴悔,甚至能够在对方秘法消失后,再次出手击杀。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