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戮

杀戮
  • 主演:内详
  • 导演:内详
  • 地区:美国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06
本片是关于一个被自己的父母抛弃的女孩的故事,14岁就离家出走的她,被当地的一个牧师收养了,后来,她所遇到的人,将会给她本来就很悲惨的命运带来怎样的影响呢?对于安吉拉.阿卜迪恩来讲,为了她,他宁愿牺牲自己也要与撒旦达成死亡契约,这样就可以让她灵魂永生,为了报仇,她先去把那牧师的教堂烧成了焦土,而牧师因为喝多了而死在了教堂里,可是后来,她却在都市的灯红酒绿中染上了毒瘾和酒瘾,殊不知,她的脚已经迈入了地狱之门…从做了艳舞女郎到做妓女,发现毒瘾已让她无法自拔,甚至他觉得撒旦也抛弃了她

杀戮第一集

“这世上,还有谁,能及得上你?灵巧是你,笨拙是你;我爱的人是你,我求不得的人也是你。这世上,究竟还有谁,能倾国如你?天下千千万万个女子之中,只有一个你,是如此……妙不可言。”

屋中寂静。

沈妙言听着这番剖白,竟不知该作何感想,最后淡淡说了句“我没有你想的那般好”,就闭上眼就寝了。

薛远独坐灯下,平静了会儿,才开始重新批阅卷宗。

翌日一早,沈妙言醒来时薛远已经不在了。

她趁着婢女和医女都还没进来前,活动了下手脚,发现比昨日又强上许多,估摸着再过半个月,就能恢复如初了。

医女给她重新换了伤药,笑道:“夫人的恢复能力真是惊人!夫人可有与公子提起?他是不是也很惊喜?”

沈妙言笑着竖起食指挡在唇前,“嘘,我要等健全了再告诉他,你可一定要为我保守秘密哦!”

医女笑着应是,给她包扎好,就退了出去。

中午有侍女进来送午膳,沈妙言用过之后,轻声道:“拿面镜子来。”

她住的这间房里并没有镜子,连梳妆台都没有。

那侍女一惊,忙道:“夫人——”

沈妙言冷了脸色:“我就想照照镜子。你若不肯,等薛远回来,我就告诉他你伺候不周,让他把你发卖了去。”

小侍女犹豫了下,还是乖乖去外面给她拿来了一面菱花镜。

沈妙言望向镜子,尽管早已做好心理准备,却仍然被吓了一跳。

薛宝璋下手够狠的,她的额头、脸颊和下巴,全是伤疤!

乍一眼看上去,亲娘都要不认识了!

她咬咬牙,旁边侍女小心翼翼道:“夫人不必忧心,公子已经去寻最好的药了,您的脸上不会留疤的!”

沈妙言眼底掠过暗光,忽然发怒,抬手打翻那面菱花镜,眼泪无助地淌落:“滚!给我滚!”

菱花镜落在地上,碎成数瓣。

那小侍女骇了一跳,不敢多言,行了一礼就往唯唯诺诺地退了出去。

沈妙言听见外面响起落锁声,才抬袖擦去泪水,小心翼翼捡起一枚最尖锐的菱花镜碎片,悄悄藏进枕头底下。

晚上薛远回来,并未多疑,收拾地面的侍女也没察觉那镜子少了一块。

时间一天天过去,沈妙言如今并不知道外面的情况,进出的婢女都是薛远的心腹,万万没可能对她透露半个字。

这房间又没有窗户,她甚至无法判断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就这么过了半个月,她手脚的伤已经全部养好。

想逃出去的欲.望,越发强烈。

薛远过来时已是日暮,他亲自喂她用过晚膳,便吩咐侍女送她去沐浴更衣。

谁知沐浴过后换的衣裳,却是一袭绯色嫁衣。

侍女一边为她穿上,一边笑着打趣:“公子十分看重夫人呢,这身红嫁衣,公子几天前就吩咐京城里的绣坊赶制了。瞧这绣纹,都是顶顶精致的!”

沈妙言面无表情,知道她绝不能再拖下去了,今夜,就得脱身!

屋中烛光高照。

薛远坐在软榻上,就着矮几翻看书卷,一袭红衣,倒也潇洒俊秀。

侍女们把沈妙言抬出来,好好放到床榻上,行过礼后笑着退了出去。

薛远合上书卷,走到床榻落座,细凝着沈妙言,“我知道你不愿,可没有关系,来日方长,咱们总能成夫妻。”

沈妙言垂下眼帘,声音极轻地说了句什么。

薛远不解:“妙妙,你刚刚说什么?”

沈妙言动了动唇瓣,薛远仍旧没听清。

他蹙眉,以为她要说的是什么无法启齿的事,于是俯下身,打算听个明白。

谁知这一俯身,就察觉到一点冰凉正抵着他的脖颈。

他垂眸,清晰地看见沈妙言手中握着的碎镜。

屋中寂静得诡异,薛远声音极低:“你的手,恢复了?”

沈妙言懒得回答他这个问题,坐起身,碎镜依旧死死抵着他的脖子,“放我走。”

似是怕薛远不信她敢动手,那碎片又深入几分,殷殷鲜血渗了出来,把薛远的红衣染成更深的颜色。

男人眉目越发深邃复杂,“门外,是你的人?”

沈妙言挑眉,只当他故意诳她,“你想引开我的注意力?”

话音落地,门外响起咔嚓声,房门被推开,红衣少年郎负手而来,目光落到沈妙言脸上,不由轻笑:“多月未见,姐姐越发漂亮了。”

“连澈?!”沈妙言大喜,正要问他怎么来了,忽然想起她打碎莲花扣一事,于是改口道,“来得正好,快过来把他弄死。”

“……”

连澈嘴角抽了抽,缓步走过去,扫了眼薛远,“姐姐的脸,是他划的?”

“是他妹妹。”沈妙言话音落地,直接用手刀劈到薛远后颈。

她力气极大,薛远瞬间就倒在了榻上。

连澈拔出腰间佩剑,正要动手,却被沈妙言按住。

她眼神复杂地望了眼这个男人,“他是定国公世子、大理寺少卿,若杀了他惊动人就不好了。且让他多活一阵,将来,我要连本带息把失去的东西讨回来!”

连澈收了剑,带着沈妙言运起轻功,鬼魅般离开。

离开之后,沈妙言才发现薛远有多么胆大包天。

她这段时日住的地方,竟然就是薛府!

她站在高楼之上,看见满城侍卫都在寻她,整座镐京一片戒严紧张,薛远居然在这样的档口,把她藏在薛府!

连澈望着她沉默的侧脸,“姐姐打碎了莲花扣,是要与我回大魏?”

沈妙言望向皇宫方向,那里灯火通明,宛如仙宫。

她的宝宝,就死在了那金碧辉煌的所在。

而那个男人……

谁知道他在哪里呢?

一颗心逐渐变得冷硬,她缓缓道:“大魏,可以让我变得强大吗?”

“姐姐想要什么样的强大?”连澈仍旧注视着她侧脸,“可以打败某个顶尖高手的强大,还是可以打败十名顶尖高手的强大?”

皇城灯火,月色如画。

沈妙言转向他,绯色罗裙在夜风中飞扬,一身风骨,倾倒众生。

她轻启朱唇:“问鼎天下的强大。”

杀戮

杀戮第二集

古家一行人过来,直接越过了长长的马车队伍,朝着城主府的门口而去,哪里需要接受检查,直接的就进去了。

这下子洛瑞更加的不满了,虽然都知道你雁天南就是在故意的刁难,但是麻烦你做戏做全套好吗?好歹你也是一个城主。洛瑞上前去找这些兵士理论,但这些兵士直接无视他,摆明了就是在针对刘文兵他们。

“正常人如果受到这样的待遇会怎么做?肯定会恼怒的拂袖离开。”柳月淡淡然的说道。“我们以为这是雁天南设下的鸿门宴,但这跟鸿门宴又不一样。”

“确实不一样!”刘文兵点了点头。“雁天南表面上设宴调解,但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要让我们出席。我们不出席,他雁天南就可以顺理成章的主持公道了。他毕竟屁·股是歪在古家那边的,但只要我们不出席,他就可以掩饰这一点,免得被人非议他跟古家是一伙的。”

“恐怕他派人邀请的时候就没有想到我们居然真的会参加!所以,他故意的让人在这里刁难我们,只要我们真的拂袖离去,对他来说效果也是一样的。全城的人都知道此时,他这个城主名正言顺甚至是众望所归的对我们下手了。”

“不得不说,搞得这么拐弯抹角,他还真配不上一个城主的身份!”刘文兵摇了摇头。

权谋,剑霸天玩起来大开大合,哪怕就是阴谋算计,都玩的十分大气。他雁天南也同样的想要玩权谋,但既想要里子又想要面子,当了婊·子还想要立牌坊。自古以来,无论是帝王还是独裁者,都没有人能够玩好这个套路。大都数人玩到最后,颜面尽失,遗臭万年。

他雁天南凭何觉得自己能够玩转?这分明就是把天下人当白痴。觉得全世界都是白痴的人,恰恰就是全世界最大的白痴。一时附和你的人,那是因为你权柄在手,等到你的权柄不在手中之后,那便是万古遗臭。

他雁天南远远没有剑霸天那种格局来玩弄权谋。所以,剑霸天是铁剑城的城主,在铁剑城各大宗门都觊觎的背景下,他依旧可以将铁剑城牢牢的掌控在自己手中。而雁天南只能在黑岩城这样的小城中使自己的小算计。

一个人的格局,决定了他未来的可能性。真正的算命看相,奥秘也便是这。虽然还没有正式跟雁天南照面,但是在刘文兵的心里他雁天南已经不过如此了。

好,你想要玩,便陪你玩玩是了。

刘文兵他们偏偏就气定神闲的在这里等了,你想要激怒我,让我自己拂袖而去?我就偏偏不让你如愿,还是给我老老实实的改成鸿门宴拉倒了。

刘文兵这边不上当他雁天南也无计可施,这是你雁天南设的宴,你就算是下三滥的招数再多,总不能宴会开始了还不让人家进去吧?到那时候是谁做的不对了?雁天南铁了心的里子面子全都要,他是绝对不会亲手撕下自己脸皮的。

宴会开始前半个钟头,雁天南这边只能让人放行,让刘文兵他们进去。

面对城主府门口的兵士那轻蔑的态度,谁都窝火啊,但刘文兵却表现的一点都不在意:理解,理解,你们也是按规矩办事,等就等了,反正我们也不赶时间。

多么的善解人意啊,简直的就是无可挑剔。

进去之后,城主府的晚宴倒是准备的相当上档次,为了面子雁天南搞得也是很用心的,黑岩城不仅仅是那些名望家族,甚至是一些稍微有点头面的都被邀请来了,结合雁天南的初衷,这些人是来干什么的?那不就是个见证嘛。不需要怀疑,此刻能够坐在这里面的人,必定都是趋炎附势之徒。

是非对错,那只是糊弄小孩子的玩意,利益才是这些人最为关心的。

雁天南不是“调解”的吗?偏偏的刘文兵脸皮这么厚,就是不走。无计可施的雁天南又生一计,绝口不提调解二字,从刘文兵这些人的座位来看,这也不是接受调解方应该的位置。你刘文兵不出席,这宴会就是用来调解的,雁天南这个城主亲自为你们调解。但你刘文兵要是出席了,对不起,这就不是调解了,而是宽带贵客的晚宴。

刘文兵他们顷刻之间就变成了无足轻重的客人。

这格局,小肚鸡肠,这种人居然还能当城主?不得不说,御鹰门这眼神真好,愣是从一堆正常人中挑选出来一个不正常的出来。

入座之后,刘文兵就遭到了孤立,所有的宾客,全都下意识的跟他们保持距离。

“文侍郎还没有来!”

台上入座的雁天南十分不悦,刘文兵厚脸皮的来了,这是不悦的原因之一。当然还有文侍郎现在已经没有出席的缘故。他雁天南毕竟是城主,这样的场合他文如锦都不给城主面子,当然不悦啦。诚然,雁天南也知道御鹰门的人来了,不过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也早就该来了。

看到角落位置那边被孤立的刘文兵几人谈笑风生,他雁天南更加的恼火。

“不等了!”雁天南略带怒意的说道。

“雁城主,听说今天城主今天宴请贵客。”这时候,刘文兵站起身来,大有小爷主动找梁子的架势。“既然是贵客,侍郎府如果不出席,怕是有失礼节吧,我看还是等等吧!”

“可笑,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来说话了?”刘文兵话音刚落,古家古承玄立刻呵斥道。“城主才是一城之主,城主的话就是黑岩城的金口玉言,哪里轮到你来放肆?”

“你他·妈谁啊?”刘文兵就是找茬的,连雁天南都没打算给面子,何况他一个古承玄?

“这问的不好,他·妈就在旁边呢,你问人家妈是谁,多尴尬,人家妈也没说话!”洛瑞幽幽的说道。“如果觉得直接问你是谁不够霸气,你可以这样的问:小杂种,谁的裤裆没夹好将你给漏出来了?”

杀戮

杀戮第三集

咔哒。

林飞手掌轻轻一震,1号房门打开。

林飞和冷鹰走了进去。

豪华套房里,一张宽大的席梦思上,躺着一个长发披洒在床上,面容精致清纯,美得就如白雪公主一样女生。

这女生年纪二十左右,一身米黄色长裙,在这长裙之下,可以看到她身材曲线曼妙,柔软长裙之下一双大长腿,更是美到令人心动。

林飞从女生年龄判断,猜测很可能是一个女大学生。

而他从方才离去两名女服务员窃窃私语中,已经知道有一位花花公子,想打这女生主意。

林飞取出一枚银针,随即刺在了床上女生颈上一个穴道上。

嘤咛一声。

女生慢慢睁开眼睛,怔怔地看着林飞。

林飞见女生醒来,收回银针。

李雪纯眨了眨眼睛,意识渐渐清醒,确定自己不是做梦。

看着站在床前的林飞,她一下子坐起身,脸上现出惊色,看着林飞说道:“你是谁?”

“小姐不用怕,我只是不想看到你一个女生,因为喝醉酒被人占了便宜,所以把你救醒过来。”林飞向李雪纯说道。

然后,他向冷鹰说道:“我们走吧!”

林飞已经救醒李雪纯,接下来李雪纯是离开,还是继续留在房间里等那位蒋公子,林飞无权干涉。

进入这个房间救醒李雪纯,只因他心中一个仁念。

救醒她,只是不想李雪纯被色-狼糟蹋。

“等一下,先生。”忽然,床上的李雪纯向林飞叫道。

林飞不由停下脚步,看着李雪纯说道:“小姐,怎么了?”

“我是被我公司老板灌醉的,他一直想着得到我的身体,他的势力很大,你们可以帮我逃出酒店吗?”李雪纯看着林飞,恳求说道。

如果不是林飞进来救醒了她,那么那个对她垂涎已久的男人,恐怕很快就会玷污她的身体。

而她知道那个男人的权势,在这酒店里也有许多他的眼线,她只要一离开酒店,就会有人告诉那个男人。

所以,李雪纯不得不向林飞求救。

而这时走廊上传来脚步声,李雪纯脸色一变,向林飞颤声说道:“他来了!”

林飞眉头微微一皱,这个时候,就算他想要离开,恐怕也会撞见李雪纯的老板。

于是,林飞向李雪纯点点头:“我答应帮你,不过待会你要配合我行事。”

李雪纯连忙点头。

脚步声越来越近,很快1号房门前,出现了三个男人。

为首的是一个西服领带,三十左右高大英俊的男子。

微卷的头发,脸上菱角分明,目光有着摄人心魄的锋芒。

从这男子身上散发出来一股深沉的气息。

在这男子身后,左右各站着一个戴着墨镜,肌肉健壮,气息彪悍的大汉。

高大英俊男子目光,一下子落在房间里的林飞和李雪纯身上。

他眉头一下子皱起,借着应酬的名义,好不容易将李雪纯灌醉,让服务员将李雪纯送到1号房,专等他临幸。

可现在李雪纯怎么已经醒来?

还有这房里出现两个男子又是谁?

“蒋老板,你来了!”坐在沙发上的李雪纯,脸上现出笑容,向头发微卷男子,礼貌点头。

男子走进房间,看着李雪纯身边的林飞,向她问道:“他是谁?”

李雪纯脸上现出温婉笑容,说道:“蒋老板,这是我男朋友林飞,他听到我喝多了,所以来酒店接我。”

“你男朋友?怎么从没有听说过你有男朋友?”男子怀疑目光盯着李雪纯。

李雪纯说道:“蒋老板,我签约天龙娱乐公司时,因为公司合约上写着签约三年期间,不得交往男友,以免影响工作。

所以,我一直不敢公开我有男友事情,请老板原谅。”

林飞在这个蒋老板进来之前,已经和李雪纯迅速简短制定了计划。

那就是让林飞冒充李雪纯男友,而且林飞已经从李雪纯口中知道,这个蒋老板名叫蒋毅,是港城最大娱乐影视公司总裁,李雪纯是他旗下公司当红女艺人。

蒋毅目光看着林飞,眼里充满了不甘,李雪纯是他影视集团旗下当红女星,气质清纯,美貌无双,他垂涎已久,对李雪纯更是或明或暗的暗示过不少次,可是李雪纯一直没有任何反应。

这次他更是煞费苦心,好不容易灌醉李雪纯,以为可以得到她的身体。

可他没有想到,李雪纯男友竟找上门来。

蒋毅心里不由怀疑,刚才在酒桌上,李雪纯根本就没有喝醉,而是假作酒醉欺骗了自己。

然后回到套房后,给她的男朋友打了电话。

“李雪纯,你身为我公司旗下当红艺人,就应该遵守合约内容,我希望你立刻和你男友分手。”蒋毅目光看着李雪纯,带着逼迫说道。

李雪纯脸色一变,她原本以为自己搬出男友,可以让蒋毅到此为止,可她没有想到蒋毅打着合约名义,要她立刻分手。

虽然她和林飞并非是真的男女朋友,但蒋毅要她和林飞“分手”,意图十分明显,那就是蒋毅对她并没有死心。

一旦她和林飞“分手”之后,林飞一离开这里,他就可以继续占有李雪纯。

“对不起,蒋先生,我是不会和雪纯分手的,大不了我们和天龙娱乐解约。”林飞目光无惧看着蒋毅说道。

蒋毅眉头一皱,说道:“解约?违约金三千万你出得起吗?”

“把雪纯和你们签的合约拿来,我会给你三千万违约金。”林飞目光和蒋毅目光相对,气势丝毫不弱于蒋毅。

三千万,对于现在的林飞而言算什么。

但他就是看不惯蒋毅这幅色-狼肮脏嘴脸,拿三千万羞辱这个思想龌龊满肚子坏水的家伙,他只为了让自己爽起来。

李雪纯也一下子惊住了!

林飞要替她解约?

交三千万违约金?

蒋毅锐利目光看着林飞,心中暗忖: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

怎么在港城的上层社会,从没有听说过这么一个人物?

难道这小子信口开河,想要唬自己不成?

想到这里,蒋毅看向门外保镖说道:“叫黄秘书过来,把李雪纯的合约拿来。”

“是,老板。”一个保镖答应一声离去。

蒋毅随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挑衅目光看着林飞,说道:“合约马上就到,希望你的三千万违约金也能够准备好。”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