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爱故事

性爱故事
  • 主演:Phil,Hollyday,Sebastian,Barrio,Rico,Simmons
  • 导演:奥维迪,Jack,Tyler
  • 地区:法国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法语
  • 年份:2009
这里并不渲染露骨的性爱,而是反映了在一个宣称可以“自由表达”的国家里一些遭受生理困境的夫妇所纠结的问题——餐间饭后、社交聚会,法国的男人们或女人们在一边会大方地谈及他(她)们的生活,其中内容包括性问题。每个人都讲述着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件,并且是完全不同的故事。2年多来,莉丝(露•沙尔梅勒饰)和她的情侣塞巴斯蒂安(塞巴斯蒂安•巴里奥饰)彼此相爱,但她在他们的生活中从来没有体验过高潮,而塞巴斯蒂安则在这个时候也与他的朋友们分享了自己的私人生活细节,描述的则与莉丝完全不同;贝特朗(里科•西蒙斯饰)热情地谈论着他令人难以置信的性经验,而他的妻子桑德琳娜(莉露饰)告诉她的朋友们,她对曾经热衷的交换伴侣游戏已深感失望

性爱故事第一集

眼见着老太太越发激动,连羲皖似乎还想说什么,龙柠立马打断了他的话:“小凤哥,咱们先送外婆去房间休息吧!外婆远道而来,年纪又大了。”

又对羲老太君道:“外婆,你坐了一天的飞机,也累了,咱们先去房间里休息休息吧,小凤哥身份特殊,这里人多,有些事情,也不方便讲出来……”

一见龙柠如此对羲小凤上心,羲外婆那阴沉的嘴脸立马变得温和,说;“还是柠儿懂事,事事都为小凤着想!”

谈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了,连羲皖忙派人在这个酒店里安排房间把羲外婆给送进去。

看着羲外婆被送进了房间里,龙柠立马焦急地对连羲皖说:“小凤哥,外婆年级大了,你就不要和她抬杠了,既然她想见小凤嫂,你就把小凤嫂见过来她见见吧!小凤嫂这么好,一定能哄好外婆的。”

连羲皖眉头微蹙:“我试试。”

龙柠一脸善解人意,似乎极力地想斡旋连羲皖和羲外婆两人之间的矛盾,但是一背过身去,眼里一抹得意一闪而过。

羲外婆是羲小凤的软肋,只要自己抓住这条软肋,羲小凤就是自己的。

而且她已经提前联系了媒体把消息都散步出去了,现在新闻都已经全网推了,那个女人看见了一定坐不住,一定会像疯婆子一样来现场质问连羲皖,也会和羲老太对上!

她若是不来,那羲老太想必更加生气!

今天不管那个女人来不来,羲外婆都会逼羲小凤休掉那个女人!

“小凤哥,你先忙,我去照顾外婆了。”龙柠十分乖巧地回道。

连羲皖点头道谢:“恩,多谢。”

得到了连羲皖的道谢,龙柠害羞地低下头:“为小凤哥做事,我甘之如饴。”

此时,杀青宴上已经传遍了,都说龙柠已经得到了羲家的承认,转正在即。

现场还有许多媒体,都直接现场撰文发了。

羲小凤入赘豪门的实锤已经有了!

连羲皖在杀青宴找了一圈,果然没找到江梦娴,一打听,才知道她已经回房间。

回到他们住了一个月的房间,连羲皖看见江梦娴正在收拾行李。

此时的江梦娴很不高兴。

龙柠堂而皇之地坐在羲外婆身边叫着‘外婆’的场景,真是刺眼。

刺得她想哭。

她已经把羲家给得罪完了,那老婆子怕是恨不得杀了她。

龙柠还这么乖巧,这么有背景,这么会哄人高兴,羲家肯定是喜欢她更多一点。

就这么一会的时间里,已经有人把新闻发上网了,都说羲小凤和龙柠的事儿是板上钉钉了,都见家长了。

她收拾着自己的行李,看见自己的小本本上,还写着自己做出来的旅游规划。

等杀青宴一过,明天他们就去熊猫基地看他们认养的‘大穷猫’。

看完熊猫,他们以熊猫基地为起点,一路旅游,往回走,等回到帝都,差不多学校要开始评奖学金了……

现在看来,计划好的地方都是去不了了。

一会儿连羲皖肯定会来找她去给羲外婆见面,看那架势,她怕是还要跪下敬媳妇儿茶。

就凭她废了羲玉树,打残了羲如海,羲外婆也肯定不会承认自己。

连雪篙看见新闻,第一时间就打电话过来送温暖。

“真是太过分了!”

“真不是个男人!”

“又不是你的错!都是羲家咎由自取!”

“要不,你跟他离了吧,你还这么年轻,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你应该找个同龄的,比如我这样的。”

“你跟了我,我一定忍痛把落霞送给你当定情信物。”

江梦娴把笔记本收进自己的行李箱里,看来连羲皖是去不了了,她自己去算了。

有手有脚还有钱,哪儿不能去。

她一面收拾东西,一边开着免提和连雪篙通电话,可是一直都是连雪篙在说,她偶尔恩一声。

“羲家都是老封建,都什么年代了,还张口闭口以夫为天,老僵尸!家里又没有皇位要继承!你赶紧回来吧在,好好读书,好好创业,将来当个霸道总裁,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

连羲皖忽然走了进来,摁了她的电话,连雪篙的声音消失了。

听见连羲皖的脚步声,江梦娴收着行李,不等连羲皖发话就说:

“我不去。”

“离婚也没门。”

她才不去见他外婆,也不会这么轻易地就中计和连羲皖离婚。

连羲皖想跟她离婚,她就找连老爷子告状,再搅合得她羲家龙家上下鸡犬不宁!

连羲皖没别的话,将手轻轻地放在她的肩膀上,拍拍,说:“不去就不去,外婆那边我替你挡了,我晚点回来,你在房间收拾好行李就早点睡吧。”

说完,他就换了身舒服点的衣服出去了。

江梦娴气鼓鼓地收拾着行李,心里已经想好了好几种退路。

正室不死,龙柠永远只能是个小三!她连小三都不是!

她收拾行李的时候,忽然想起了什么,狞笑一声,打电话给了龙戒。

龙戒正看见了龙柠已经被羲家认可的新闻,正在担心江梦娴,没想到,就接到了她的电话。

“喂,婶儿……额,你确定?这样,真的好吗?”

“和皖叔商量过了吗?”

“好吧……”

挂了电话,龙戒十分凝重,可是江梦娴的口气十分强硬。

看来,她真的是被龙柠给刺激到了。

不过,龙柠的所作所为真的是十分过分!

高高在上的龙家大小姐用尽心机和手段倒贴男明星,多么讽刺啊!

荣耀无比的龙家,居然也会发生这种事情。

真是耻辱至极!

此时,酒店房间里,羲外婆正和龙柠十分慈祥地说着话。

“我就喜欢你这样乖巧的小姑娘,配我家小凤正好!”

龙柠立马羞红了脸,娇嗔道:“外婆,不要这样说嘛,小凤哥已经有小凤嫂了!”

羲外婆还没见到连羲皖的老婆,可是已经对她失望之极,语气狠狠地道:“那个女人,我会尽快让她滚出我的孙儿的家,这世上,能配得上我孙儿的,就是你了!”

龙柠羞得脸通红。

羲芝兰趁机顺水推舟:“反正小凤哥是娶定柠儿妹妹了,不如今晚就让他们生米煮成熟饭吧!这样小凤哥就再也不会有所犹豫了!”

羲外婆高兴得一拍大腿:“等生米煮成了熟饭,那个女人就算不想离婚,也必须离!”

性爱故事

性爱故事第二集

第849章 睡神无疑了!

耳边的枪声激昂回荡,但突如其来的熟悉感觉已经让叶湛寒忽然傻掉了。

有那么一刻,他以为他在做梦。

这个梦美好的让他不敢醒过来。

但是抬起头,看见密密麻麻的子弹飞来,他猛地从留恋的感觉中抽回理智,就要翻身而上。

可背后的人,力气远比他想象中还要大,并且在电石火花的刹那,他来不及护住身后护住他的人。

一瞬间,他吓得差点灵魂出窍,脑袋更是一片空白,一颗心在这一刻仿佛已经停止了跳动。

“小夕!”

叶湛寒低吼一声,却已经来不及了,子弹近在咫尺!

可就在他绝望闭上眼睛的时候,耳边并没有子弹没入肉体的声音,有的却是硬物碎裂的“啪啪”声。

不等他睁开眼,搂着他腰身的双臂,抱着他已经滚到了土包后面。

没等叶湛寒反应过来,唇已经被梦回千百次的熟悉气息封住了,并且记忆中那霸道的感觉又回来了。

只不过这一次,是体现在另一个方面……热,吻。

艾锦夕此刻已经顾不上别的了,她太想太想叶湛寒了,想的都快疯了,所以只想用行动告诉他,她有多想他,已经等不及要与他做最亲密的接触……

叶湛寒对艾锦夕的想念不比她少,甚至反应过来这一切不是梦的时候,他心脏才狂跳起来,紧紧拥住了她,感觉到熟悉的温度占满了怀抱,他才睁眼贪婪的看着“西井子”,接受她的热情,回应她的热情……看着看着,眼角竟比艾锦夕还要先湿润起来……

但没过几秒钟,艾锦夕的眼泪就决堤般落了下来,流进了他们密不透风的唇里,咸咸的味道带着对方熟悉的味道,竟让他们那么舍不得分开……

欧阳霆在一边看呆了,首先震惊与那些子弹竟然在飞来的时候弹开了,紧接着便是两人这么目中无人的在最前线的土包后面亲吻!

他心里酸疼的同时,也无比庆幸艾锦夕回来了,立马扭回头不看这扎心的一幕,朝着对面开大火力,掩护着两个胆大不要命的人。

好在这一块是最前线,土包下面就无论两人怎么亲热,也只有欧阳霆能看见。

其余的人都暂时撤退了,此刻火力很旺,离得远的人都以为刚刚那一火力将老大射伤了,更是顾不上其他,加大火力朝着对面射击。

土包下面,叶湛寒先反应过来。

不行,这里是最前线,绝对不能再让小夕有危险!

他很舍不得的离开了她的唇,看向她眼泪汪汪的眼睛,此刻看着,不知是因为哭过的原因,还是许久不见的缘故,叶湛寒总觉得这双眼睛漂亮极了,玲珑剔透,澄澈耀眼,只是一眼,就有些移不开目光。

“寒寒呜呜呜……”艾锦夕紧紧抱住他哭了起来。

心里的那份想念再也忍不住,在大西西草原她一直忍着,一直假装不想他,在所有人面前装的那么轻松,此刻才知道她想他想的有多悲伤,抱着他只想嚎啕大哭。

叶湛寒也紧紧抱着她,神色阴厉,闪过浓浓的杀气。

他认为,小夕一定在魅影盟受了很多很多的委屈。

“想哭就哭出来,以后我们再也不分开了。”叶湛寒声音沙哑,竟带着一些哽咽。

艾锦夕顿时更伤心了,抓着叶湛寒的衣服哭得更难过。

“寒寒呜呜呜……我好想你呜呜呜……”

叶湛寒心尖一疼,声音压抑,“我也,想你。”

“呜呜呜……我想,我想吃你做的菜呜呜呜……”

“好,你想吃什么我都给你做。”

“呜呜呜……我还是想哭,我忍不住寒寒呜呜呜……”

“忍不住就哭出来,我在这。”

叶湛寒一手搂着怀里的人,一手握住了步枪,随时准备战斗。

但是艾锦夕把她抱得太紧,他又不忍将她拉开,只能时刻注意着周围的战况,见欧阳霆应付着没有落败,才纵容着艾锦夕在他怀里哭泣。

他伸手抚着艾锦夕的脊背,这一刻,他眼眶也红了,眼里偶尔会浮上湿润,但都被他用力压了下去。

甚至为了不让艾锦夕看出来,还收回手揉了揉眼睛,让眼睛保持正常的湿润。

艾锦夕哭着哭着声音就小了,困意来的很快,她竟就那么抱着叶湛寒,抽噎着闭上眼睛睡了。

叶湛寒还以为她在酝酿情绪,没有打扰。

可发现怀里的人没动了,他顿时吓了一大跳,脸色都吓白了,以为艾锦夕受了伤,连忙把她翻过来检查,就见她睡着了,脸上还有泪水。

叶湛寒松了口气,伸手轻轻擦着,心里更加的心疼。

这得有多累,才能在这么危险的地方,睡着?

叶湛寒低头在她洁白的额头上吻了下,“老婆,这一次,我绝对不允许你再有危险,我拿我性命保证。”

“叶湛寒,她怎么了?”欧阳霆抽空回头看了眼,见艾锦夕没动,也吓了一跳,很担心是子弹击中了艾锦夕。

叶湛寒把艾锦夕往怀里抱了抱,“睡了,这里太吵,尽快解决了他们。”

“睡了?”欧阳霆愣了愣,这么吵的环境怎么睡着的?“确定不是晕了吗?”

叶湛寒皱眉,看到艾锦夕偶尔蠕动的嘴巴,可以很确定是睡着了,不是晕倒了,并且……她应该很饿吧?睡着了还在下意识嚼东西……

叶湛寒将她放平,放在了最安全的土包后面。

走回来道:“速战速决,我老婆要睡觉。”

欧阳霆看了眼叶湛寒,那一眼又酸又无奈,“好。”

“卧槽,真的是西井子!”洛川这才追上来,激动的看着睡在地上还翻了个身的艾锦夕,“尼玛,这是睡着了?大舅子,西井子睡着了?”

叶湛寒瞪了眼他,“不要吵,速战速决!”

洛川一脸看外星人的目光看着艾锦夕,又听了听周围震耳欲聋的声音,嘴角狠狠一抽。

“这样都能睡着,睡神无疑了!”

经过十几分钟的强大火力冲锋,这一基地成功攻破,战火消停了下来。

性爱故事

性爱故事第三集

第2035章 认输

“师姐接我第一招!”吴名双眸睁开,一道五彩光芒微微闪烁,其身影一闪,直接来到了杨雪的身前,伸出一指,点向杨雪的胸口。

杨雪脸色微微一红,神情间露出一抹恼意,虽然都是修炼之人,不过对方最先攻击自己的胸部,让杨雪感到了极为不自在。

“来的好!”杨雪手掌挥动,一面青色的盾牌幻化而出,挡在了身前,吴名的手指攻击落在了盾牌上,只是泛起了一丝涟漪。

抵抗住吴名的攻击,杨雪并未反击,约定了三招,杨雪并非是真正的出手,而是想要探查出吴名的底细如何。

“师弟,拿出你真正的实力吧,不然的话,你恐怕要输了。”杨雪看向吴名说道。

“原本就没有想赢。”吴名脸色平静如常,再次伸出手指,一指点出,依然是朝向杨雪的胸部。

杨雪脸色微寒,“第二招了,你若只有这些手段,那师姐就不客气了。”面对吴名的这一指,杨雪不再理会,玉手伸出,点向吴悔的肩部。

对方的攻击威力,自己已经领教过,其威力虽然不俗,却是破除不了自己的防御护罩,而自己只要一道攻击就能够让对方飞下擂台。

吴名的手指先发先至,点在了青色盾牌上。

咔嚓一声,那青色盾牌立时出现了一道裂纹,继而轰然破碎。

杨雪的脸色一怔,有些没有反应过来,对方的一指威能明明与之前的一样,为何威力凭空增加了一倍多,若是说之前对方发挥出悟道中期层次的攻击,这一指已经接近了悟道巅峰,自己若是不轻敌,自然不会让防御盾牌破碎,而之前先入为主,杨雪只以为对方的两道攻击相差不大,却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

就在杨雪一愣神的时候,吴名已经闪身退走,杨雪的攻击也没有落在吴名的身上。

虽然吴名只是击破了杨雪的防御盾牌,不过这一幕依然让下方众人哗然起来。

杨雪是何人?她乃是灵谷宗的天才弟子,天之骄女,如今更是达到了破道中期层次,而那吴名不过才是明道巅峰,即便使用了秘法,也只能够达到悟道中期,与杨雪依然差了整整一个大等级,而在这种差距的情况下,吴名竟然击破了杨雪的盾牌,略微占据了上风,这让众人万万没有想到。

“这吴名有这么强吗?一定是杨雪师妹轻敌了。”人群后方,白山的脸上有些错愕,原本他还在想着这个吴名会怎样被杨雪教训,却没想到现在让吴名占据了上风。

“一个破道面对明道,自然会有轻视之心,这吴名恐怕就是利用杨雪的轻敌之心占得上风的。”一旁的莫问说道,他已经知道了吴名的身份,却不知为何对方不以真面目出现。

“这吴名也太狂妄,还有最后一招,看杨雪的模样,不知道要怎样教训他。”白山有些气愤的说道,虽然都是灵谷宗的弟子,不过他却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吴名,只希望杨雪能够真正的出手,让这吴名好看。

此时擂台上,杨雪确实是一脸的气愤,她虽然是女子,却也是好胜之人,对方之前对自己不恭,现在又击破了自己的防御护罩,让杨雪也甚是没有面子,她的实力远远超过了这个吴名,却莫名其妙的处在下风,杨雪打算利用最后一招找回面子。

“吴名,还有最后一招,你可做好准备了。”杨雪目光紧紧的盯着吴名,身上破道中期的气势升腾而起,显然此时的她已经做好了全力出手的打算。

“恩,准备好了。”吴名挺身站立,身上的气势反而是收敛了起来,负手而立,一片从容。

“好,就让我看看你还有什么手段?”杨雪轻喝一声,就要扑向吴名。

“最后一招不用比了,我认输了。”正在这时,吴名突然开口说道,已经到了吴名近前的杨雪手掌停在了空中,再也难以落下。

吴名认输了?

这一幕让下方众人万万没有想到,虽然吴名与杨雪修为差距颇大,不过之前的两招,可是吴名占据了上风,而且看吴名的模样,也并非是什么胆小之人,怎么会突然认输呢?

杨雪的脸色也是一怔,继而有些涨红,双眸中隐隐出现了一丝晶莹,此刻的她感到了极为委屈,自己好不容易得到了教训对方的机会,对方竟然直接认输,自己便是不能够再次出手了。

对方已经认输,自己已经获胜,若是再出现教训对方,自己就更加没有颜面了。

“师姐实力高强,师弟甘拜下风,若是师姐一开始全力而为的话,师弟早就落败了。”吴名脸上露出一抹温和笑意,向杨雪微微拱手,其身形一转,直接跳下了擂台。

只留下了杨雪一个人的身形。

比试以这个结果收场,让众人也是没有想到,一般擂台比试,可以输,却不可以认输,就算是明知不敌,也会全力以赴,不留遗憾,可是现在这个吴名第三招还未出手,就已经认输,在众人的心中无形中就有些看不起这个吴名。

人群后方,白山脸上露出一片不屑,“看来这个吴名是一个胆小之人,真不知道他是怎么修炼到明道巅峰的。”

“住口!白山,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才是愚蠢的行径,而且吴名的实力并不比杨雪差。”一旁的陆林面露不满,直接向白山呵斥道。

“我说的是事实……”看到陆林发怒,白山的语气变得弱了起来,他现在的实力虽然已经接近了陆林,不过陆林一直以来在灵谷宗众多年轻弟子的心中甚有威望,连白山也是不敢有丝毫的不敬。

“白山,你是不知道那吴名的身份,其实他是……”陆林刚要说话,却被旁边的一道声音打断。

“你们是在说我吗?”就在陆林的一旁,吴名的身影走了过来。

“就是在说你,那第三招,你为何不与杨雪师姐对抗,你是不是怕了。”白山看到吴名出现,脸上露出一抹不满。

“呵呵,那第三招我觉得没有什么必要了。”吴名微微一笑,其面容渐渐的发生了变化,原本普通黝黑的容貌变得英俊清秀起来,其目光也是极为清澈明亮。

“你……你是吴悔!”看到吴名此刻的模样,白山脸色大变,说话也是开始结巴起来。

“见过前辈!”一旁的莫问与陆林两人都是向吴悔躬身行礼,神情恭敬。

吴悔出自于灵谷宗,虽然初入宗门时修为并不高,不过其天赋却是无与伦比,短短几年时间便是成长到让人仰视的层次,而且吴悔对于灵谷宗相助极大,吴悔在灵谷宗中沟通了天灵空间,让宗门中充满了无穷无尽的修炼元力,而且为宗门构建出防御大阵,让宗门能够安心的在此地快速的发展,可以说没有吴悔,就没有他们今日的成就,吴悔的地位在他们的心中已经与宗主等同。

“你们都不用客气,我此次回到灵谷宗,只是想看一看灵谷宗的变化。”吴悔说道,面带笑意,灵谷宗中并没有什么变故,其元力浓郁,宗门弟子也是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吴悔……”正在这时,杨雪的身影也是出现在了此处,其脸上充满惊喜的望着吴悔,神情间一片激动。

“杨雪师姐,之前多有得罪了,还望师姐莫要见怪。”吴悔向杨雪拱手一礼道。

“那吴名是你,你竟然……”杨雪的脸色一红,之前吴悔出手的两次可是攻向自己的胸口,原本杨雪的心中极为恼怒,不过知道了那吴名的身份,杨雪感到的则是娇羞。

“吴悔,你这次回归什么时候离开,不如多待一些日子吧。”一旁的陆林感到气氛有些尴尬,急忙转移了话题。

“我还要返回灵山宗,恐怕不能够多待,如今我的实力有些提升,想要改造一下宗门的防御大阵,不知道宗主现在何处?”吴悔说道,他在进入到灵谷宗时,就已经探查过整个灵谷宗,却并未发现谷风的存在,知道对方并没有在宗门中,如今灵谷宗闭宗锁门,整个宗门中能够自由出入灵谷宗的只有谷风与莫问两人。

“师父的修为已经达到了仙君巅峰层次,说是要外出寻求机缘,一月便回,算算日子,也就这几天的事情。”一旁的莫问说道。

吴悔的心中莫名的一动,一种不好的感觉油然而生,吴悔已经堪比圣王,天衍神术也是得到了极大的提升,他知道自己不会无缘无故的出现这种感觉,一旦出现这种感觉,定然有什么什么要发生。

“谷宗主可曾说过要前往何处寻求机缘?”吴悔向莫问问道。

“好像说是要前往界域空间吧,至于具体在何处,我也不知道。”莫问说道,“前辈,难道师父出现什么事情不成?”莫问有些担心起来。

“现在还不好说,你身上可有谷风的气息存留?”吴悔说道,他虽然手段极强,不过想要凭空推演出谷风的所在也不可能。

“我有师父所赠予的身份令牌,上面有师父的气息。”莫问手腕翻动,拿出一枚一存大小的令牌,令牌呈现青色,正面镌刻着“灵谷”两字,背面则是有着莫问的名字。

吴悔神识一动,扫过令牌,令牌中果然有谷风的气息。

吴悔目光抬起,看向虚空,眼底中闪烁出丝丝五彩光芒,“谷宗主现在应该是遇到危险。”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