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典情人

字典情人
  • 主演:杰西卡·阿尔芭,布兰达·布莱斯,休·丹西,鲍勃·霍斯金斯,朱尼克斯,伊诺西恩,K·K·莫吉,艾米莉·莫迪默,诺亚·泰勒,C
  • 导演:盖·简金
  • 地区:英国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03
1936年,英国小伙子蔡斯科特(休•丹西HughDancy饰)遵从父命来到了英属殖民地沙月拉,这里的土著首领别兰塞以盛情款待了这个异乡人,并且给他派了一位特殊的女仆——“字典情人”希丽玛(杰西卡•阿尔芭JessicaAlba饰),她除了服侍他的衣食起居之外,还要担任他的语言教师,两个人在相处中逐渐产生了感情。当蔡斯科特跟英国长官亨利(鲍勃•霍斯金斯BobHoskins饰)谈论“字典情人”的时候,对方却言辞激烈地劝他不要以身试法。此后,父母为他圈定了一桩婚事,未婚妻艾吉(布兰达•布莱斯BrendaBlethyn饰)来到了这片土地,并且开始进入他的生活。究竟是遵循惯例,还是突破传统,蔡斯科特面临痛苦的抉择

字典情人第一集

面对君天澜显而易见的怒意,沈妙言的小手摩挲着缎带,抿了抿小嘴巴,声音弱弱:“我觉得,挺好的……”

“挺好的?”君天澜一字一顿,眉宇间全是戾气。

这把黑檀木珠算盘,雕工精致,价值千金,被她拿来在地上当玩具也就罢了,如今竟还死不悔改,说什么试探圆润撒谎蒙骗他?

合着他前段时日那几下戒尺,全都白打了?

他的语气和周身的阴冷,让沈妙言觉得自己快要被吓死了。

她蹲在算盘上,双手抱着缎带,只拿一双圆圆的眼睛去瞅君天澜,可怜巴巴的,压根儿不敢随便动弹。

“滚下来!”见她居然还蹲在上面一动不动,君天澜怒声。

沈妙言吸了吸鼻子,讪讪下来,本想上前拉一拉他的衣袖讨个饶,然而君天澜直接一撩袍摆,在旁边那张黄花梨嵌牙木雕山水大椅上落座。

“跪下。”

冷冷的声音响起,沈妙言磨蹭着,一张包子脸上全是不情愿:“这是初犯,初犯无罪……”

“跪下。”

她咽下一肚子求饶的话,吸了吸鼻子,可怜兮兮地在他跟前跪下来。

“跪到算盘上去,半个时辰。”他冷声。

沈妙言望了眼算盘,随即哭丧着脸转向君天澜:“算盘好硬的,而且又凹凸不平,跪着多难受!国师,妙妙知错了!”

“一个时辰。”

“国师……”

“两个时辰。”

“……”

沈妙言长长叹了一口气,这人也忒霸道了些。

她想着,揉了揉双腿,以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跪了上去。

过了会儿,她见君天澜还不走,忍不住问道:“国师,你不出去了嘛?”

君天澜扫了她一眼:“怎么,希望本座离开,以便你偷懒?”

“我怎么会偷懒,我是怕误了国师的大事。”心中的想法被戳破,沈妙言默默别过脸,一脸傲娇地否认。

君天澜看着她那小模样,心里又好气又好笑,随手拿了本《诗经》扔过去:“前十首,全部背下来。什么时候背完,什么时候起来。”

沈妙言捧着书愣了愣,意识到这是君天澜有意手下留情,连忙喜滋滋地将书翻开来。

君天澜靠在大椅上:“夜凛,去将人请来。”

外头传来风声,似乎有人运着轻功离开。

沈妙言的膝盖硌得难受,于是尽量专心致志地看书,想要早点把诗背完。

不知不觉过了一刻钟,帘子被夜凛卷开:“顾先生,主子在里面等您。”

沈妙言好奇抬头,便看见一个身材纤瘦修长的年轻男人,身着月白长衫,外头罩着件宽大的浅蓝色袍子,袍帽遮了大半张脸,想来是偷偷过来的。

男人摘掉外袍递给夜凛,走了进来。

他的面容很精致,却又透着苍白,仿佛生了什么大病。

他瞥了眼沈妙言,走到君天澜跟前,微微拱手:“大人。”

君天澜颔首,抬手示意他坐。

房间里静静点着龙涎香,沈妙言跪在算盘上,抱着书,望着他们二人,不知道该不该先退下。

没等她想明白,君天澜已经开了口:“那件事,如何了?”

夜凛送了热茶进来,顾钦原捧着热茶,脸色很不好:“他常常遣宫人过来拜访,送了不少礼物。”

“嗯。”君天澜的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房间里又陷入了沉默。

沈妙言的手指不停划过书的封面,上次去护国寺,这两个人都装作不认识对方。

可是,顾钦原分明就是国师的人。

莫非,国师想将顾钦原安插在楚云间身边?

沈妙言越想越觉得有可能,这么思索着,也不管背书了,只盯着两个人看。

房中沉默了一炷香的时间,只能听见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

又过了会儿,君天澜才开口道:“找个合适的时机。若是没有,我为你制造。”

顾钦原咳嗽了几声,精致却苍白的脸上现出一抹病态的潮红来:“端午如何?”

君天澜不由抬头看了他一眼,“你的身体……”

“无妨。”顾钦原说着,抿了一口热茶,目光落在碧色的茶汤中,笑道,“松山云雾?真是好茶,我还是年前,在姑母那里喝过一次。”

“你若喜欢,我让夜凛给你装一些回去。”君天澜说着,摩挲着指间的墨玉扳指,语态随意,像是在跟家人说话一般。

顾钦原笑了笑,又品了口茶。

他的手指很白细,端着碧绿的茶盏,相映成辉,隐约现出一股光晕来。

沈妙言跪在算盘上,望着这两个人,不知怎的,她总觉得,这两个人的身上,有着同一种气质,尊贵无比,高不可攀。

顾钦原又坐了两刻钟,同君天澜说了些闲话,这才起身准备离开。

只是离开前,却居高临下地瞥了沈妙言一眼。

沈妙言与他对视,心里一突,这个看起来病弱而温厚的男人,目光十分冷漠,看她犹如是在看待一只蝼蚁,叫人害怕。

可他分明,只是个没有功名的白衣仕子,他怎么会有这样冷漠而矜贵的目光?

这一眼之后,顾钦原并不多言,很快走出了书房。

沈妙言望着他的背影,一时间有些出神。

过了会儿,她回过神,才惊觉膝盖处很是酸疼。

她望了眼滴漏,顿时大骇,她已经跪了小半个时辰!

然而她都关注顾钦原去了,那十首诗,却是一首都没有背下来。

她后背被冷汗浸透,不由抬头望向君天澜,却正对上君天澜似笑非笑的双眼。

她眨了眨圆眼睛,忽然有点恼怒。

原以为君天澜是对她手下留情,可如今看来,却分明是早就算计好,她会对他们的谈话感兴趣,以致于忘记背书!

他知道她不喜欢背书,这么一耽误,再背完十首诗,可得背到什么时候?

他分明,就是要她多跪一会儿。

好腹黑的心思!

君天澜摩挲着指间的扳指,望着后知后觉的沈妙言,心情颇好,薄唇噙了一丝笑,随手端了旁边桌案上的热茶轻呷了一口。

茶雾缭绕,他的动作优雅矜贵至极。

可看在沈妙言眼中,却分明是坏到极点的模样。

字典情人

字典情人第二集

刺眼的白光照耀下,云层近乎透明,所有交锋中的人都霎时停手,宛若时间静止。

实在是这轮太阳太过耀眼,使得他们全身蒙上了一层白霜似的光芒。

“不对,太阳光是热的,这光是冷的!”

一个古妖首先察觉了不对,漫无边际的阳光下,他的手臂和脸庞正沐浴在阳光之中,不仅没有感受到温暖,却感受到凉飕飕的寒意。

这很不对劲。

太阳光应该是灼热的,至少是温暖的,绝不是这种凉意。

绝大部分古妖瞬息警觉,警觉之下,他们张开护身法术或者结界,甚至使用化为蛮横的妖体,抵挡这冷光。

头顶之上。

一人站于最高空,犹如天帝正在俯瞰大地。

他是太鳞之魂,白无名。

其手持着一柄巴掌长的短刀,就是这柄刀将风玄后的手臂斩断,其轻浮的神色,此刻也变得凝重。

太鳞的记忆告诉他,能释放出这种冷光侵蚀世界的人,绝对不好惹。

白无名的双眸倒映出一轮白日,似解析数据的机器,正在看着。

“这种光,正在伤害我的神魂!”

在白无名的瞳孔倒影之中,天空之中的太阳,竟然是轮黑色的太阳,这太阳射出的光芒,分明是代表着死亡的光芒。

这才是北帝太阳的真面目。

死亡的太阳。

他融合了风华胥的能力,拥有操纵光线的法则和天道,但其化死的身体,使得这种光线能力异变,操纵的光线,也变成了死亡的光芒。

“让开,不让就死!”

北帝向前,对着拦住的一位牛形古妖厉喝一声。

“北帝,想叫我死,没那么容易。”众目睽睽之下,被北帝犹如呼唤猪狗般喝斥,那古妖不甘示弱。

“找死!”北帝冷哼一声。

他根本不在意是谁拦路,果断出手。

霎时光芒大闪光,北帝释放的光芒,犹如探照灯全数倾泻在牛形古妖身上。

霎那间,这牛形古妖足有百丈的身体,竟然皮肤干裂,身体萎缩。又过数个呼吸,伴随着凄惨恶叫声,牛形古妖如山的身体迅速干瘪,如同木乃伊枯尸一般,生气耗尽,最后从天空跌落,在地面砸出爆响,想来是活不成了。

“怎么可能,这就死掉了。”众妖胆寒。

堂堂太一妖天,南帝麾下的厘山犀渠妖王死了。

众妖心中噗咚噗咚狂跳,犀渠在《山海经》之中,是类似犀牛,极其凶恶,以人为食的凶妖。

在妖界之中,这犀渠妖王更是凶名大焰,甚至经常冲进仙界之中,以仙人为食,与太上老君座下的妖牛更是数度交锋。

可现在面对北帝,这么轻易就死掉,连一招半式都未抵挡住。

何时北帝变得如此强悍了!

如此实力,让人忌惮。

“难道,听说人祖风华胥,拥有光华之力,北帝真的是传说中的风华胥?”一位古妖沐浴在白光之中,声音颤巍巍道。

“传说中的风华胥,可是伏羲和女娲的母亲,拥有光之法则天道,一旦出手,太阳都黯然失色。”又一位古妖紧张开口道。

“如此说来,这北帝,才真的是太一妖界第一强者,当真是隐藏的够深。”

众妖此刻才想起北帝的名字,风华胥。

敢以此名在太一妖界行走,果然有隐藏的实力,甚至不少古妖,更笃定北帝就是真正的风华胥。

“踏!”

北帝的蛇躯缠绕着龙凤石碑,只能缠绕半圈,楚望仙和苏柔从其身上跃下,踩在龙凤石碑之上。

这龙凤石碑之大,站在上面,根本看不见边际。

“呼!还真是大阵仗。”

楚望仙环视一眼,太一妖界,甚至整个妖界之中,有名有姓的强者,几乎全在此地。

目光一道道射来,如果这是箭,他早被万箭穿心。

“竟然是他!”

南帝共工看见楚望仙和苏柔现身,心脏猛的跳了几下。

风燧人和九天玄女,恐怕是已知诸界之中,最古老的存在。

共工的身体噼啪作响,从庞大的妖体,缩小为人形,他退后几步,隐隐没入空间之中,不敢再做出头鸟。

但知道楚望仙身份者,寥寥无几。

妖皇妃慕容流云就挑衅上前,其冰凤之躯所过之处,冰封霜降,一片阴寒。

“北帝,你来的正好,与我一同携手,先杀了那白无名……这龙凤石碑中,定然是藏宝图,隐藏有太古的秘密。”

慕容流云说完,却见北帝毫无反应,而楚望仙则在一旁,不断拍打着龙凤石碑,似在寻找什么,这咚咚的声音让她烦躁不止。

竟然将她的话当作耳旁风。

只见楚望仙站起,拍了拍手道:

“慕容流云,谁告诉你这是藏宝图的?”

妖皇妃慕容流云双眼先是一愣,这小辈竟然直接与他说话,随即锋利一瞪。

“我们大人说话,有你这小辈插嘴的份吗?”

“怎么,不让人说话吗?难道你知道这龙凤石碑的秘密。”楚望仙浅浅笑起,环视着眼前。

慕容流云自然是不知,她先是一惊,后又看了北帝,见北帝面无表情,这才厉声道:“小子,难道你知道?这明明是藏宝图,秘密就隐藏在其中。”

“慕容流云,我看你真是愚不可及。”楚望仙不屑道:“有这么大的藏宝图吗?藏宝图不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少吗?如此大张旗鼓岂的立一张藏宝图不是多此一举吗?若真是藏宝图,那大家还打什么打,不如一起坐下,一同好好参悟。”

这话让众妖默默点头。

若龙凤石碑是藏宝图,那他们真的不用打,打生打死根本是浪费时间。

“难道你知道龙凤石碑的秘密。”慕容流云怒意腾腾质问道。

“自然知道,这世上除了我,恐怕再无人知道这龙凤石碑的秘密。”

楚望仙一语,激的慕容流云怒火中烧,众目睽睽之下,这楚望仙竟然开此大口,她恨不得一巴掌拍死楚望仙。

“众妖在前,你若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必杀你。”慕容流云狠狠道。

其寒气逼迫而来。

众妖看着楚望仙放肆,不少人心中讥讽。这楚望仙竟然在妖皇妃面前放肆,就算是北帝的嫡传弟子,恐怕以后少不得被抽筋扒皮,在太一妖界之中,对付一个小辈绰绰有余。

楚望仙低头看着龙凤,又抬头看着太鳞之魂白无名,和冰凤慕容流云。

笑了。

瞬息间,楚望仙的气势变了。

字典情人

字典情人第三集

看是晏御狠到不顾她的安危也要把她给留下来,还是他也怕她出事,所以只能放她走。

但不管是哪一种,夜落都坚决要走,绝对不能让他把自己拦下来。

因为拦下来她就不可能再有机会走了。

晏御的飞机也很快追了上来,夜落他们的直升机腹背受敌。

机长的声音从耳麦里面传来:“王子,我们被夹攻了,再冲过去要与前面的飞机撞上了。”

雅瑟·帝冷静地道:“不用管,我们开我们的,谁敢拦就撞上去。”

雅瑟·帝朝夜落使了个眼神:“万一等下真撞上了,做好轻功的准备,机长我来管,你自己使好轻功。”

夜落点了点头。

但是她心底还是有点不踏实,主要是前面拦截她的飞机上面不知道有没有晏御。

如果有晏御的话,这样撞上去他要是出了什么问题,那真的是大家都别活了。

而且她虽然不愿意跟晏御在一起了,但是也没想他出什么事。

毕竟夫妻一场,他没有用心计害过她,她不至恶毒到想他出问题。

就在这时,耳机里突然传来一声很公事化的声音:“这里是塔台……晏少奶奶,晏少让我们给你转话,他就在前面的飞机上,你对他有误解,他希望你能降落飞机听他解释。”

夜落微微皱了皱眉,晏御果然是自己亲自追过来了。

夜落对机长道:“告诉那边,我要离婚,心意已决,晏少不需要解释,我要他解释的时间已经过了。”

当时在重症监护室,她就只想听他的解释,解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当时她真的是火冒三丈,第一次情绪那么失控,心脏感觉被人狠狠地揪着,难受到呼吸都不顺畅。

可是他呢。

他只是叫她滚,现在没空跟她解释。

呵呵……那现在还追来解释做什么。

往往最紧要的关头置她于不顾,事后又真诚的道歉。

很多真的不是道歉就能解决的,有的东西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前一次她差点丧命,他错过了她再与他相依为命,真心对待的机会。

这一次,她气得要死的时候,他错过了他们再在一起的机会,她连跟他呆在一起都不想了。

机长很公事化的把话转达给了地面的塔台。

虽然她的飞机与晏御的飞机相差不过十来米,她甚至能看到他的飞机的身影。

但是他俩无法说话也无法沟通,要表达意愿还得通过地面上的人传达。

这应该就是所谓的近在咫尺远在天涯吧。

就像以前的她和晏御,虽然住在一起睡在一起,两人你侬我侬,却隔着这么多的秘密。

晏御没有做到对她的坦白。

而她……

严格说起来也没做到完全告知一切。

还没等到她觉得时机成熟了告诉他一切,他们就散了。

晏御这边听到地面给他的回复,脸都黑成了锅底。

夜落说要跟他离婚?

跟他离婚!

她哪来的胆子要跟他离婚,肯定是雅瑟·帝怂勇她的。

他就知道雅瑟·帝不安什么好心,还说是什么师父,鬼才相信他。

离婚?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