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探险:性感音乐剧

森林探险:性感音乐剧
  • 主演:Kristian,Steel,阿莉欧娜·阿布莱特,Jess,Allen,Chriss,Anglin,Cameron,Bass-Jackson,Victoria,De,Mare,艾丽·海兹
  • 导演:罗尔夫·坎尼斯基
  • 地区:泰国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泰语
  • 年份:2012
艾曼纽在仙境是一封写给过去好莱坞和百老汇音乐剧的情书。在参与科学实验时,一名年轻女子从虫洞中掉入仙境!这不是你记忆中的仙境,而是一个全新的世界,所有的童话都存在,它们终于都长大了!在寻找回家路的路上,Emmanuelle遇到了疯帽子、金发姑娘、大灰狼、多萝西、稻草人、矮胖子、杰克和吉尔、白雪公主、青蛙王子、邪恶女王等等!接下来是年度最离谱、最性感的音乐喜剧,包含12首原创歌曲!这是赤裸裸的“欢乐合唱团”在酸上遇到迪士尼!适合所有年龄段的儿童18岁以上!

森林探险:性感音乐剧第一集

红莲露出些许惊诧之色,她知道圣卫不会这么没规矩的胡闹,看来真是要紧事了。

“进来吧。”她朱唇轻启,声音十分的轻柔。

那名圣卫进去就单膝跪下行礼,结果目光一触到红莲的身上,身子不由一震,眼睛就好像粘上去一样挪不开了。

红莲并未恼怒,轻咳了一声,圣卫回过神来,急忙为自己的不敬再次行礼,他脸憋的通红,暗怪自己怎么就看迷了眼,竟然亵渎了他心中最为圣洁的红莲圣女。

“说吧,是何事?”红莲声音依旧很轻,就好像一根羽毛挠到了那名圣卫的心里,让他浑身都热了起来,但那种热不是欲|望的疯狂,而是因为崇拜而来的狂热。

圣卫清了清嗓子,拉回了自己的思绪,垂下头说:“有探子来报,说昨夜有人在城北打斗,听描述应该是桑塔王子和那个白术,而且那处宅子里藏了一名断腿的少女。”

红莲眼底有怒色闪过,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平静的好像无波的水面一般。

“查清楚他们在那边作什么了吗?那少女是蛮族人?”她试探的问道。

“探子武功不如他们二人,不敢轻举妄动,但他藏匿的功夫极好,听到了桑塔和白术的一些对话。”圣卫说道。

“白术……”红莲口中轻轻念了这个名字,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圣卫也没做他想,继续说了起来。

“桑塔说那个林竹就是什么预言的人,他要娶林竹做兽妃,白术跟他打了起来,那个林竹也出来跟桑塔说让他死了心,但桑塔扬言一定会让林竹爱上他。”

红莲嘴角漾起了笑纹,这笑容不像之前淡的如水,再次把圣卫给看愣住了。

红莲意识到自己没控制住情绪,急忙收敛了笑意,又恢复成那个圣洁而清幽的圣女,对圣卫点点头说:“辛苦你了,这事我跟长老们商量一下,看看该怎么处理。”

“是,那、那属下告退。”圣卫有些不舍得离开,却不敢多加停留,只能行礼退了出去。

等人走了,红莲伸手轻轻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鬓发,笑容一下子魅惑起来。

“这还真是个好消息,那林竹倒有几分本事,能入了桑塔的眼。”红莲低声喃喃自语起来,但很快她笑容又敛去,起身出门对外面的侍女说:“去请玉茉夫人和金晶小姐过来,说我有事情跟她们商量。”

圣女说话一向客气,侍女笑着应了,立即去找了玉茉和金晶过来。

两人一进屋,红莲就淡淡的讲了圣卫禀告的事情,然后看向玉茉问:“为什么没做干净?那女子还活着你们怎么办?”

玉茉的脸色大变,“我这就派人去处理干净。”

红莲冷哼了一声,看了金晶一眼,说:“这都是你造的孽,如果不是你,我们需要担这份心吗?你年纪还比我大,该长长心了。”

玉茉见金晶垂着头不说话,心里到底不忍,小声说:“红莲,金晶也是被奸人所害,她到底是你姐姐,你也多体谅她一下吧。”

红莲猛的一眼瞪了过去,那眼神狠的好像要吃人一般,如果是旁人看到一定会觉得看错了人,这绝不是他们熟悉的圣女。

“我说了多少次了,别在圣殿跟我提这个,你想死就自己去死,别拖累我!”红莲咬着牙,尽量的压低了自己的声音,但她的愤怒都无法的压下来。

玉茉不由退了两步,低下头说:“是属下鲁莽了。”

红莲深吸了一口气,很快恢复了平静,她讨厌玉茉跟她说金晶是她姐姐,她觉得丢人,觉得恼怒,不过是同母异父的姐姐,又有多少血缘关系?而那金晶胸大无脑,从小不知道惹了多少麻烦,还总觉得自己那个身份低贱的丹梁国商人生父有多了不起,真是让她恶心的不行。

不过这些红莲嘴上从来没说过,她从小就懂得掩藏自己的情绪,把最好的一面展现在人前。

“还有,探子回报,说桑塔看上了那个林竹,说她是蛮族预言的那人,还扬言要娶她做兽妃。”红莲压下了怒火,声音如常的说道。

“什么?她怎么可能是蛮族预言的那人?她配吗?”玉茉咬着牙说道。

金晶也冷笑起来,眼中尽是恶毒之色,“我就说那个女人水性杨花、人尽可夫了,她果然在勾搭桑塔,否则桑塔也不会偏偏缠着她了,白公子才该看清她的真面目了。”

红莲眼底闪过嘲讽之色,她这个姐姐还真是蠢的可以,人家白术看都不想看她一眼,还当众那般羞辱她,她提到人家还是一脸的向往,真是花痴到可以了。

玉茉看向红莲,压低了声音说:“圣女,那个断腿女子不能放过,林竹也不能放过,如果让她跟桑塔在一起了,反过来利用桑塔对付我们就麻烦了。”

“是啊,圣女,就是她害我没了一条腿,求你一定要帮我报仇,我一定好好听你的吩咐做事。”金晶哀求道。

“好吧,留着她也是个后患,你们先带人去处理了那个女子,我想想怎么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让林竹消失。”红莲说道。

金晶还想多说,红莲却瞪了她一眼,说:“你别整天想着自己的仇怨,现在首要任务是那个女子,如果让人把她推了出来,你就等着被人烧死吧!”

玉茉也变了脸色,别说金晶会死,她和红莲也会被牵连。

“是,我们这就带人去抓那个臭丫头。”玉茉急忙拉了金晶出去。

等出了门,玉茉恨铁不成钢的说:“你傻啊,那林竹还能跑了不成,当务之急是把你的事情压下来。”

金晶脸色突然变的十分沮丧,“娘也觉得是我拖累了你们吧?我如今变成这样我就好受了吗?”

玉茉心中不忍,摸了摸金晶的头,说:“娘知道你心里苦,你放心,娘一定会帮你报仇的,让你亲手杀了那个林竹!”

金晶的脸狰狞起来,“不,我不想杀了她,死太便宜她了,我要她变的比我更惨,让她受更大的折磨,看看到时候那些男人还会不会喜欢她了!”

森林探险:性感音乐剧

森林探险:性感音乐剧第二集

假如是爱慕秦以泽的人,是不会将秦以泽一起毒死的。

这赵迎到底是什么人?

想到这里,顾乔乔就感觉到浑身发冷,这个人简直太丧心病狂,太可怕了,就是一个恶魔。

顾乔乔的手紧紧攥在一起。

还有楚蓝和朱晓红。

可是和他一起来的。

会是同伙吗?

顾乔乔想着上辈子的事儿。

上辈子的楚蓝用了两年的时间苦追秦以泽无果之后,被他爷爷知道了实情,然后那个曾经威风凛凛的老将军,亲自来到边城,怒气冲冲的将她带走了。

朱晓红不久之后也转了业。

胡思乱想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一眨眼,竟然是晚上十点钟了。

这些人倒也没有喝醉,毕竟都是军人,习惯于执行命令,遵守军规,所以就算是在某些方面可以放松一些,但是他们的自律性是极好的。

他们的情绪很好,也并不代表他们就可以喝多了。

所以这些人都很正常的离开了秦家。

陆飞没有走,而是帮着顾乔乔将残羹剩饭,锅碗瓢盆都收拾好之后才离开。

而这时候的秦以泽也将客厅收拾干净了。

此时的他慵懒的靠在椅子上,手里攥着一个茶杯,纤长如玉的手指似乎在茶杯上敲击着什么节奏。

一双星眸,此时微微的眯起,遮住了就要溢出来的星光。

顾乔乔站在门口,心口一跳。

明亮的灯光下,秦以泽更显得眉目如画。

他的眼角和脸颊竟然染上了一抹淡淡的绯红。

目光也有些迷离。

这样的他竟然带着一股荡人心魂的力量。

而此时喧嚣热闹了一下午和一晚上的房子变得格外的静谧。

顾乔乔站在墙边,咬着红唇。

心里在想,该如何组织语言将这件事情告诉秦以泽。

然后找出幕后的黑手。

而她的心里还存有一丝的侥幸,也许是自己感知错误了呢。

斟酌了片刻,就在顾乔乔想要张嘴的时候,秦以泽似乎轻叹了一声,然后伸了伸大长腿,放下茶杯,从椅子上站起来。

几步就走到了顾乔乔的身边。

垂眸看向她的左手。

那里似乎没有了红肿,好像恢复正常了。

这药膏这么神奇吗?

还是她烫的并不严重?

秦以泽微微低下头,看着眼前似乎有话要对他说的少女,低低的开口,“今天到底怎么回事儿?”

顾乔乔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于是抬头看向秦以泽。

湿漉漉而又清澈的眼睛里都是疑问。

而这样的目光,犹如蒙上了一层轻雾。

两瓣红唇在灯光下闪着莹莹的光泽。

秦以泽心口一紧。

甚至在这一刻,都忘记了自己想要问顾乔乔的话了……

这样的感觉有些莫名。

让秦以泽的眉头微微的蹙起。

脸色也有些淡了下来。

顾乔乔试探着问道,“你说的是我扣在地上的那个肉和土豆吗?”

秦以泽轻轻的点着头。

他觉得自己的手又有些痒,很想伸出去在她光洁的额头再点一下。

也或者在拍拍她的脑袋。

只不过今天是不可以的。

因为他到现在都没有确定今天的顾乔乔,在厨房的那件事儿是故意的还是意外?

顾乔乔贝齿轻咬红唇,斟酌着要组织什么样的语言和秦以泽说这匪夷所思的事情。

毕竟如果她对他说,这菜里有毒,秦以泽肯定会问她是如何发现的。

她总不能告诉秦以泽她的手和别人不一样吧。

就像她的重生一样,这都是不能对任何人可以讲述的秘密。

“嗯?”秦以泽蹙眉提醒着她。

有些不耐,他不喜欢顾乔乔这样支支吾吾的样子。

不管是意外,还是故意的,他希望顾乔乔能对他说实话。

所以此时此刻的秦以泽一眼不眨的紧紧的盯着顾乔乔的小动作。

看她是否会信口胡扯。

随后,他稍微的松了一口气。

顾乔乔是想和他说实话的。

就是不知道该如何说。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顾乔乔这么纠结?

秦以泽淡淡的开口,“和我说实话。”

顾乔乔心一横,微微抬起头看着眼神专注的秦以泽,认真的问着,“秦以泽,如果我说那锅里的肉是有毒的,你相信我吗?”

秦以泽没有想到顾乔乔说出的竟然是这样的话。

他一愣。

这是他从来没有想到的。

他刚才在心里猜测,也许这件事情和楚蓝还有朱晓红有关系。

可是他却没有想到,这锅里的肉是有毒的。

在这一时刻的秦以泽,如画的眉目瞬间染上了一抹清寒,浑身的气势不由自主的散发出来。

刚才专注的目光就变得有些咄咄逼人。

他的口气严肃而又认真,“顾乔乔,你知道你说这话的后果吗?”

顾乔乔点点头,“我知道。”

“那么你可以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那肉里有毒的,也或者说你知道谁下的毒?”

顾乔乔咽了一口口水,感觉嗓子眼儿都有些疼痛。

这个时候的她也有些紧张。

不知道该怎么说,才能顺其自然的不让秦以泽怀疑她。

而秦以泽在气场全开的时候,是很吓人的。

“秦以泽,那锅炖肉和土豆在赵迎楚蓝和朱晓红进来之前是好的。”

“什么意思?”秦以泽蹙眉问道。

“我的意思就是,在这三个人进厨房之后,这锅红烧肉炖土豆,就变成了一锅毒药,而且毒药的药性很强,你可以悄悄的拿出去检验一下,但是我想这药是可以毒死人的。”

“你是怎么知道的?”秦以泽双眸迸射出寒光,一字一句的厉声问道。

是谁这么胆大,竟然敢在菜里下毒?

难道他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

还是,他就是想要这样的结果!

这个人是谁?

是赵迎还是楚蓝或者朱晓红?

在电光石火之间,秦以泽就转了几个念头。

但是他面上却不动声色。

在看到顾乔乔越发苍白的脸的时候,他才惊觉,自己似乎将她当成犯人审问了。

而这里最不可能的就是他和顾乔乔。

想到这里的秦以泽眉目一点点的柔和下来。

他轻声的说道,“别害怕,一切有我……”

说着便不再去逼问顾乔乔。

森林探险:性感音乐剧

森林探险:性感音乐剧第三集

“顾明夜,我们不会再出现其他问题了吧?”

男人闻言眸子眯了眯,并没有说话。

萧清欢心下一沉,手握着男人的衬衫都缓缓颤抖了起来。

萧清欢坐在男人怀中,脑袋搁在男人肩膀处,鼻尖都可以闻到男人好闻的气息。

萧清欢手指收得愈发的紧,泛着白,她睁着眼睛望着前方,整个人像是定住了一般。

被顾明夜抱着很暖,但是萧清欢的心底却是愈发的沉。

女人微抬了一下眼皮,像是清醒了过来一般,她手撑在沙发上想要从他怀中起来,结果又被摁了回去。

“欢欢。”男人的嗓音一如既往的温淡,萧清欢被他扣在怀里不能动。

“你说的追我呢?嗯?”

“……”

萧清欢坐好盯着男人,眸色清淡。

良久之后,女人才重新窝进他怀里,娇软的嗓音透着闷“顾明夜,你是不是故意吓我的!”

男人手覆在她的脑袋上,闻言浅淡的勾了勾唇。

这个男人真是坏死了!明明知道她的心意还这样吓她!

“欢欢,其实我挺期待你追我的。”

从两人最一开始,都是顾明夜在哄她,萧清欢为数不多的几次的主动也是因为巧合和事情的变化出现的。

女人的性子矜持而清淡,男人愈发喜爱的萧清欢为他失控亦或者主动缠着他的感觉。

怀中的女人轻声哼了哼,他倒是想得美。

萧清欢从照顾顾明夜之后,empire一直是顾默在管理,现在顾明夜回来多多少少的看了看,萧清欢则是拿着手机玩游戏。

她抬眸看向正在办公的男人,淡淡的想了想。

这样的场景有多久没有出现了,女人垂下了眸色,走了出去。

……

萧清欢刚走出门外刚好看见顾默上来。

“小嫂子。”

女人抬了抬眼皮,看向他,嗓音清淡“顾默,我有事想问你一下。”

顾默:“……”

他看了一眼紧闭的办公室门,然后颇为郁闷的点了点头。

……

两人的地方处于顾默的办公室。

萧清欢随意的扫了两眼,虽然没有顾明夜的办公室宽敞,但是也是极为不错的。

女人走到了沙发上坐好,看着顾默离开又回来,又回来端出一杯橙汁,递给她。

萧清欢轻声笑了笑,嗓音清淡“谢谢。”

顾默不自然的咳嗽了两声,语气有些为某个男人说话的意思“老大说你特别喜欢和橙汁,在顾宅让人备了许多……”

萧清欢'淡淡的嗯了一声,抬了抬眼皮,像是不为所动。

“顾默,顾明夜昏迷那段时间你是知道的吧?”

顾默:“……”

“其实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

女人闻言轻声笑了笑“是么?”

顾默盯着萧清欢,都说相爱的人在一起,时间久了,气势和语气上就会特别像另一方,简称为夫妻相。

顾默看着萧清欢,觉得女人现在的姿态像极了顾明夜。

萧清欢弯了弯唇,嗓音一如既往的清淡“以前的事情过去就过去了,虽然顾明夜失忆了,但是我们好歹现在也和好了,但是我挺想知道那天你们和我爷爷发生了什么,你懂我的意思吧?”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