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舞狂情

裸舞狂情
  • 主演:板尾创路,Itsuji,Itao
  • 导演:行定勋,Isao,Yukisa
  • 地区:日本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日语
  • 年份:2016
电影公司「日活」创业百年,最具代表性的一个品牌,是在七、八十年代风靡一时的「粉红映画」(日文叫RomanPorno,海外称之为PinkMovie),亦即是浪漫化的成人电影。今年适逢「粉红映画」诞生四十五周年,「日活」特别筹划了「RomanPornoReboot」计划,找来园子温、行定勳、中田秀夫、盐田明彦、白石和弥五位名导操刀,各拍一部粉红片。五人要跟足过往的游戏规则:每十分钟要有一场情慾戏、片长必须在七十至八十分钟之间、一律只有很低的製作费、要一星期内完成拍摄,其他一切自由发挥。结果证明五位导演不但玩得起,而且还玩得极有一手。

裸舞狂情第一集

是不是可以理解为那一切都是魔帝大人布的局?

是不是可以理解为那一切都是魔帝大人在暗中炮制出来的戏码?

刹那间。

混沌魔犬跟貔貅心头大震!

栽赃嫁祸看似简单。

但想要实现,却是难于登天!

可以预见到的是,抛开缜密的心计不说,在那个过程中非但需要步步为营,而且还得有足够多的因素促就方可实现!

简单点来说,像那种规模的栽赃嫁祸,想要自己完成,绝无可能!

而这一切,竟然被登临神界不久的魔帝大人给主导出,疯了吗这是!

魔帝在之前到底经历了多少?

此时。

混沌魔犬跟貔貅无暇去说神体以及混沌之器的事儿了。

它们只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主人,您的意思是之前五大超级神宗之间的大乱斗是您主导出来的?”混沌魔犬气息紊乱地急促道。

“没错!”秦凡点点头。

“魔帝大人,您是怎么做到的?这个过程太过于繁琐,依您自己,想要完成那种规模的布局,不太容易啊!”貔貅接声道。

“之前,本帝是金阳宗的临时宗主!”秦凡道。

听罢。

混沌魔犬跟貔貅再度呆滞。

这太他娘的匪夷所思了啊!

魔帝登临神界才多久?

这一出接一出的,是不是太过于不切实际了?

无需他们把那无尽的疑惑问出。

秦凡把整个过程简单地道了起来。

包括如何栽赃嫁祸的,再包括加入天圣门的过程以及背景都徐徐说出。

对于混沌魔犬跟貔貅,他并无需有任何戒备。

因为彼此的目的都是一致的!

它们需要复仇。

秦凡需要自保。

但它们的复仇必须得建立在秦凡的自保前提下。

一旦秦凡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它们非但复不了仇,而且还得把自己搭上!

所以,在那数十万年的复仇执念下,它们即便是灰飞烟灭都不会出卖秦凡。

否则也不可能在蛰伏中隐忍了数十万年的复仇执念!

这些,秦凡都看得无比通透!

甚至是如果可以复仇成功的话,即使让它们灰飞烟灭它们怕是都愿意!

别问为什么,数十万年来都不曾弱过半点复仇执念的主儿,早已陷入到了疯狂的极端中!

“魔帝大人,您再次让我刮目相看了!我承认,我低估您了!再一次低估您了!”

待到秦凡把那一切都说完后。

貔貅当即怔怔不已地愣说起来。

看向秦凡的眼神无比复杂。

对于秦凡,它的内心经历了一个跨度很大的过程。

从最开始的不屑,到忌惮,到畏惧,到臣服,到敬仰,再到崇拜!

是的,此刻它的眼神中便带出了崇拜之色。

因为如此规模的栽赃嫁祸之计,以及秦凡的种种手笔及魄力,已经完全超出了它的认知!

就秦凡所做的那些,它敢说,就算让十大正神来了,都难以做到!

“低估与否不重要,重要的是咱们目标都是一致,那便够了!你们想要复仇,而本帝想要主宰统治,这就是彼此间的契合,所以,足够了!”秦凡漠然淡道,不惊波澜的平静脸上并没有波动任何的表情。

“不,魔帝大人,我应该说,我开始崇拜您了!就您能在短短时间内做出如此多的大事来,于我来看,无疑已经凌驾在十大正神之上了!不得不说,此时此刻,我对咱们的共同目的充满了希望!只要给您足够的时间,什么正神殿,那也得被玩弄于鼓掌间!”

素来不懂得吹嘘为何物的貔貅神色凝重地肃然道。

这些话,不存在任何的拍马屁成分。

完完全全是打心底的感慨!

对此,秦凡摇头淡淡一笑。

并没有去回应过多。

“主人,您的神体怕不是速灵神体吧?”

这时,混沌魔犬也沉声起来。

“嗯,并非速灵神体!”

“那是?”貔貅匆声接问。

“巨灵神体!”秦凡直言道。

唰-

混沌魔犬跟貔貅齐齐一颤。

“什么?巨灵神体?您说的是罕见到了极点的巨灵神体?”混沌魔犬险些语无伦次起来了。

“没错!这也是本帝最大的倚仗所在!”

随着秦凡的话声落下。

混沌魔犬跟貔貅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了。

只是眼中却狂涌起亢奋激动。

身为神界早起的洪荒之兽,它们太清楚巨灵神体这四个字的意味了!

那,简直就是无敌的存在!

正神殿的神权之所以一直都没有收过任何挑衅,那是为何?

正是因为十大正神各自拥有着罕见至极的神体!

盘古为什么能稳坐正神之首?

身为正神之首的盘古为什么得忌惮蚩尤?

这些,都是因为巨灵神体!

这四个字意味的东西太多太多了!

被震惊到说不出话来的混沌魔犬跟貔貅除了颤抖着兽躯,还是兽躯。

因为此刻的心情已经无法再用言语来形容了。

若说之前只是觉得魔帝很有可能给它们带来复仇的希望。

那么此刻,很有可能这四个字无疑已经被绝对可以这四字取代了!

只要魔帝不作死,那么正神殿绝对得迎来想都不敢想的风暴!

而届时的风暴,将会推翻神界所有的一切!

它们的仇,也将一次算清!

有一个算一个的那种!

因为魔帝大人所拥有的不仅是巨灵神体,还有混沌之器!

连十大正神都无法拥有的混沌之器!

混沌之器加上巨灵神体,当二者合二为一,那么地开辟出何等的无敌之威来?

这个,连混沌魔犬跟貔貅都想象不出来,哪怕它们是神界早期的洪荒神兽!

概因这在神界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虽然说仅有的三件混沌之器有两件在正神殿中,可为了维持平衡,十大正神谁都不能独自拥有,否则当将打破正神殿的平衡,就是因为这样,所以那两件混沌之器也被封印了!

然而,最后一件让正神殿秘密寻找了无数岁月的混沌之器竟然落到了魔帝大人手中?

这该说什么?

气运?

魔帝的气运?

统治主宰神界的气运?

混沌魔犬跟貔貅不知道该如何去解释这个问题。

它们只知道,复仇的钟声-已经响起了!

现在,只差号角的吹响,而且它们坚信,那一天不会太远了!

“主人,您可知道您手中的这根鞭子是为何物?”

在那久久无从平静的震惊之余。

混沌魔犬抖颤着声腔问道。

裸舞狂情

裸舞狂情第二集

第二百四十七章 我想和你做一场交易

宁溪微皱着眉头道。

她的手猛然缩了一下,但是却被杨光给抓在了手中。

“这里是办公室,不能胡来。”

宁溪压低了声音道,她的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

她以为杨光是想要和她亲热。

在沪市发生的事情,虽然她嘴上不说,但是她对他彻底放开了心扉,她既然做了决定,便没有什么好后悔的。

她并不拒绝和杨光发生关系,他们两人已经是发生了不少次关系了。更何况她心中决定和杨光在一起了呢?

但是这里毕竟是办公室,她办公的地方,外面还有这么多人,她的心里有些接受不了在这个地方和他亲热。

“宁经理,我知道这里是办公室啊,你想什么呢,我只是想要问你,你的手怎么了?”杨光抓着她的右手,嘴角微微上翘,一脸关心的道。

她的右手手腕上,缠着几层绷带,隐约能看到血迹,见到他受伤了,杨光自然是关心。

她是他的女人。

关心是必然的。

“呃……”宁溪愣了一下,然后迅速的将手给收了回去,“没事,不小心摔了一个玻璃杯子,然后划了一下。”

杨光看着她,一脸深沉的道:“那你以后注意,别这么不小心,不然的话,你伤了自己,我会心疼的。”

“我知道了。”宁溪语气缓和下来。

他明明很流氓,但是他说的话,对于她来说,却是如此的受用,只是她隐瞒了他,她的这伤口,其实并不是玻璃划伤。

杨光的剑眉微微上挑,脸上带着坏坏的笑容道:“宁经理,刚才你想的什么,该不会是以为我们……”

“没什么。”宁溪眉头微拧,说话略显急促的道。

这个流氓,这里是办公室,可不是他调情的地方。

杨光上前一步,一只手搂住了她的yao,一只手则是放在了她的PP上,这么用力的揉了几下,嘴角微微上翘,脸上带着邪邪的笑容,紧贴着她的耳根压低了声音道:“要不咱们找个机会,在这里……”

“杨光……”宁溪压低了声音,有些语气的道。

杨光嘿嘿坏笑道:“难道你不喜欢这种刺激的感觉吗,如果你不喜欢,我保证你会喜欢的。”

说完之后,他吹着口哨离开了。

至于宁溪,她则是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被刚才杨光那么一番撩拨,她的心里多少有些痒痒的,但是她此刻更多的还是懊恼,双手用力的抓着自己的头发,因为她要做伤害杨光的事情,可是她却不能不做……

上班,对于杨光来说,就是玩,上网聊天打豆豆,玩会游戏大发时间。因为黑熊他们来到昌南市,他这两天并没有关注佣兵工会的事情。

现在他已经为他将昌南市打造成一块铁板,一块属于他的坚固地盘。虽然他知道,杨影想要让他和杨家走的近一些,而杨在天对于他也是敞开怀抱欢迎他,甚至是关于股份的事情,他也是很不吝啬的分到了他的头上。

他隐约的听到杨家一些人讲了,只不过关于股份的事情,杨在天没有告诉他,而杨影也没有告诉他。

这怕是是杨影的注意,如果真的告诉他,他想也不用想,肯定会直接拒绝。但是不告诉他,他总不能主动找上门去,然后提气这个股份的事情吧。

他才不会这么做。

他有他的能力,成就自己的商业帝国。

广市陈家的事情,以及赤霞门的事情,还有清源门的事情,甚至是沪市杨家,这几天围绕着杨光,发生了不少事情。而现在却没有传出来什么动静。

“难道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或者是,现在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不管了,先努力做好我自己的,一旦真的有什么事情,自己最起码也可以有所反应。”

杨影那天告诉他了,以后关于龙鹰战队资产的事情,落在了他的身上,而龙鹰战队在海外,可是有很多隐藏资产,如果这些隐藏资产加起来的话,富可敌国。

不过这是杨影给杨光留下来的后手,如果真的有一天发生事情的时候,到时候可能会派上用场。

所以,一般情况下,杨光是绝对不敢动的一分的,因为如果他一动,万一被人通过转账知道他一些联系,当然不一定会有麻烦,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而他现在有能力,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的商业帝国。

既然要做,那么就好好做。

现在他有这么几个女人,他得想法子挣奶粉钱,并且让她们过上好日子哇。

想了一下未来的事情,想法子挣钱,至于水云月的事情,他也是放在心上了,只不过,以杨光现在的实力,不要说冲入到玄界为她报仇了。他没有信心冲破几处险地,并且还打败守关者。

还有,就算是他真的侥幸进入玄界,但是玄界高手如云,他能不能在玄界中生存下来还是一件事情,更不要说他为她报仇了。

当然,如果他的实力达到了,他有幸能进入到玄界,到时候再说。

想到水云月,杨光不免想到他们昨天晚上发生的三人大战。

现在想一想,真是令人回味无穷哇。

“是不是先去什么地方搞一批原石来,然后开出好的玉石料子,然后再想法子弄一些钻石,黄金什么的来,好让常念娇的生意做起来啊,她昨天可是表现的如此好。”杨光暗暗道。

而就在杨光正想着事情的时候,他的手机来电了,是章隆给他打来的,杨光立刻接通了电话,“喂,隆哥。”

章隆算是他来到昌南市所认识第一批道上的人,他是个很识时务的人,不过当时杨光无心插足昌南市的事情,他想要跟着他混的想法,被他委婉拒绝了。

章隆在电话那头道:“别这么叫,不敢当,光哥,我找你有事情,明人不说暗话,我想要和你做场交易,我手上有一份藏宝图,而我想要利用这一份藏宝图,为我手下兄弟谋一份好差事,让他们可以在昌南市混一口饭吃。”

“交易,藏宝图?”

杨光很是意外的道

裸舞狂情

裸舞狂情第三集

这样的恋爱,不谈也罢,今天没能在民政局结成婚,郁伊娜本来觉得挺遗憾的,但是现在回想起来,竟然感觉是一种幸运。

周曼纯经常和郁伊娜说,受了委屈要告诉姐姐,而虞深今天的行为,真是不配做他未来的丈夫,在母亲和她之间,虞深显然已经做出了选择。

亲情是血浓于水,怎么也割舍不断的!

郁伊娜感觉自己真是傻,她放肆的哭泣着,任眼泪在脸上横流。

郁伊娜还以为虞深和别的男人不一样,那时候在赛马场,虞深坚定地牵着她的手,让郁伊娜很是感动,郁伊娜以为虞深会一直这样,在陆婉瑜面前保护好自己,可谁知,终究还是她想太多了。

婆媳关系自古以来就是个亘古不变的话题,郁伊娜深深地羡慕周曼纯嫁给了靳北森,同时还拥有一对好公婆,她和虞深不能结婚,不能在一起,或许这就是命吧。

一个熟悉的怀抱忽然将她一把拉入怀中,郁伊娜泪流满面的抬起头来,不用猜就知道是虞深,他的身上总有一股她喜欢的味道。

郁伊娜情绪激动地一把推开他,死死的咬住牙,眼神中闪烁着愤怒,看着虞深的那种目光瞬间就变了,就像是看到了仇人一样。

“你来做什么?”郁伊娜表情冷冽,心里却是好一阵痛苦。

“娜娜……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刚才在病房里说的话,你别放在心上,我相信你,自始至终都相信你,但是我妈妈她有心脏病,我不想让她情绪激动,你懂我吗?”虞深结实的双臂紧紧地缠绕着郁伊娜,那双冷眸更是讳莫如深。

郁伊娜挣扎着,在虞深的怀里手舞足蹈着,“你放开我,你现在说这些有何意义?你的妈妈有心脏病,那你就去陪她啊,你来管我做什么?”

“娜娜,你冷静一下好不好?我知道是我让你受委屈了,是我不好。”虞深一脸愧疚的模样,他垂着头,内心十分挣扎。

“你什么都别说了,我已经输了,在你妈妈面前,我输得一败涂地,毫无尊严,阿深你有想过我的感受吗?你要是站在过我的立场想过我的感受,你刚才就不会那么做,我不懂你,我真的不懂你,我也不想懂你。”郁伊娜隐忍着情绪,内心点点滴滴的失落全都积蓄在了一起,她憋着一口怒气,全身发力,终于……一把推开了虞深。

“是我不好,娜娜,请你别这样,我也是实在没办法,我现在不是追出来和你解释了吗?”虞深眸光微眯,心尖颤抖着,生怕郁伊娜真的要和自己分手。

“解释?现在解释还有用吗?为什么你们男人都是这样,什么事都要等到女人心灰意冷了再解释?你这分明就是多余的解释,刚才在病房里你怎么不说?你妈妈将脏水泼给我,你都不敢替我说句公道话,还口口声声的说爱我,这就是你爱我的方式吗?”郁伊娜后退了两步,感觉浑身轻飘飘的。

夕阳已经西下,天上的云团被染成了橘红色,邪魅的很,像极了隔在两人中间的空气一样。

“那我能怎么做?医生刚才把我叫去谈话,她说我妈妈,的情况不太好,你真想我把她气死吗?”虞深双手握拳站在原地,有生之年第一次感觉那么无助。

“我有说过让你去气死她吗?你妈妈从刚开始就不喜欢我,因为我的家世,因为的出生,因为我的父母,我的种种努力她都看不见,在她眼里,我就是比不上唐夏柔,既然你那么听她的话,那你就去娶唐夏柔啊,你做你的大孝子,而我……将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

婆媳战争会爆发,往往就是因为丈夫太没用,郁伊娜纵然没有经历过这些,但是看看电视剧,她就明白了,陆婉瑜的态度,分明就是个标准的恶婆婆,她要是真和虞深结了婚,这日后的生活还不一定怎么过呢。

一抹阴鸷从虞深的眼底稍纵即逝的闪过,他表情冷冽的开口道:“你就那么不相信我吗?”

望着他笑,郁伊娜竟然神情恍惚了起来,她冷笑道:“是啊,阿深,你也放手吧,无论我们怎么做,都不可能长相厮守,你的妈妈非常讨厌我。”

郁伊娜鼻尖一酸,脸上挂着两行清泪,脑海里忽然浮现出高三那年和虞深第一次交流的画面。

那时候,恰好是一节体育课,郁伊娜的不小心被篮球砸到了,虞深英雄救美的抱着她去了医务室,他们的爱情就是在那节体育课上开始的,可是,再也不复存在了。

虞深不可置信的咬着牙,神情发狠,目光聚拢,紧紧地盯着郁伊娜,忽然上前一步,双手按住郁伊娜的肩膀,“不会的,我一定会让我妈妈接受你的。”

“这种话,你不用对我来说,阿深,我了解一段没有父母祝福的婚姻有多可怕,你放手吧,趁我们两个还陷得不是很深,你放过我,也成全你自己,你父母给你铺的路多好啊,好到我都羡慕你,你妈妈很现实,但是她是对的,我和你在一起,只会给你们虞家蒙羞。”郁伊娜咬咬牙,一字一句,吐字清晰着。

“怎么就蒙羞了呢?你那么好,我们那么相爱,不会的。”虞深疯狂的摇摇头,心里头一阵挫败感。

他已经隐隐约约的察觉到了自己和郁伊娜之间已经产生了隔阂,郁伊娜开始想疯狂的远离他,这让虞深很不安。

爱情是两个人的事,而分手,却是一个人的事,只要有一个人想放弃,这段感情就会自然而然的结束,无论另一方怎么执着,都没有用。

“好了,你别再自欺欺人了,回去吧,不然你妈妈,的心脏病又该发作了。”郁伊娜精致的嘴角划过一抹讪笑,今天绝对是她人生中最灰败的一天。

虞深深吸一口气,眼睁睁的望着郁伊娜,心情却久久不能平静,他忽然说道:“如果我让我妈改变了对你的态度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