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2012

床2012
  • 主演:金娜美
  • 导演:未知
  • 地区:韩国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韩语
  • 年份:2012

床2012第一集

陆峥崖久久凝视着屏幕上的女人。

他手边放着一盏清茶,还是满杯,茶水已经凉了。

她正在和队友说话,说到自认为有趣的地方,笑得很开心。

弹幕上全是在盛赞她美貌的。

古有回眸一笑百媚生。

陆峥崖没见过那位艳绝千古的贵妃,心里却觉得,她肯定是没有锦梨好看的。

他对她的关注,始于皮相,始于欲望。

陆峥崖以前不觉得自己是个肤浅的人,直到遇到锦梨。

不知道想起了什么,陆峥崖低低叹了口气。

他想:如果那时候,他提出利益交换,锦梨答应他就好了。

他得到自己想要的,大概过段时日,新鲜劲头过去,欲望得到满足,便也不存在那份执念了。

而非是像现在这样,总是觉得不甘心,总忍不住去关注她。

想看看这个女人,拒绝了自己,凭着自己,又能走到哪一步?

然后他就更多的了解了锦梨。

看着她的自信,她的自恋,她的毒舌,她的耿直,她的好运……

那个大V说得没错:锦梨这个女人,你对她了解越多,便越难讨厌她。

她实在是一个十分招人喜欢的人。

就连冷心冷清的陆家家主也不能免俗。

陆峥崖定定的看着屏幕上笑意粲然的女人,眼神一凝,像是决定了什么一样。

他隐隐察觉到了自己对锦梨的不一般。

这个不一般究竟到了什么样的程度,他自己也不清楚。

但有一点,从第一眼开始,直到现在,都是不曾改变过的:他想要她。

这就够了。

手指按下一个号码:

“白彦,下午到公司来一趟。”

刚刚出差结束,准备享受一个美妙假期的白彦:???

陆峥崖丝毫没有作为一个陆扒皮的自觉。

珠宝华服不够,那就换种方法吧。

……

锦梨突然皱起了眉头。

陆清远看她一眼:“怎么了?不舒服?”

锦梨深深吸了一口气,费解的摇头:“刚刚发了下呆,没什么事。”

刚刚有一瞬间,她的意识海突然剧烈的震动了一下,连正在沉睡的灵体锦鲤都被惊得从池水之中跳了起来。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以后,因为神力不足,她的意识海一直都是沉寂的。

直到这几天大量的金色能量涌入,才缓慢恢复了一点,但也是杯水车薪,意识海一直是静悄悄的。

所以,刚刚是什么情况?

是冥冥之中的警示?

还是什么大动静的预兆?

锦鲤抬头望了一眼天空,心说要真有什么大事,你再提醒我一下?

她等了一下。

静悄悄的。

意识海再没有半分动静,水雾蒸腾的碧蓝色灵泉之中,一尾漂亮的银色锦鲤安静沉睡着,只偶尔尾巴才扫动一下。

仿佛刚才的动静,只是幻觉。

锦鲤松了口气。

天道不曾给她什么警示,想来不是什么要紧的大事。

像她这样的天生气运之体,除非是天塌地陷,诸星陨落,神道灭绝,天道消亡。

不然,她便是与天地同寿,再大的劫难,也是影响不到她的。

——

四更完毕啦。

新的一周,票票不要大意的砸过来叭!MUA!

床2012

床2012第二集

市区中心,商业楼。

郑采薇光着脚丫子,踩在了地板上,踮着脚尖,到了落地窗处。

从上到下的看着海城闪烁的夜景,她几乎将整个人都贴在玻璃上。

这不是她第一次来慕问鼎家,那一次,她和言心茵、郁倾尘还来他家一起玩牌了。

不过,单身男人的家,处处都是单的。

她现一只鞋,一只袜子,或者一只筷子,一个杯子什么的。

他家东西也乱,她真是看不下去。

她将客厅里收拾好,该放的书本放回去,桌子上杯子盘子筷子全捡起厨房洗干净,又拿了湿抹布来抹地板。

主卧的门关着,慕问鼎在里面洗澡。

他接到了郁倾尘的电话,听说了山上有白骨后,他查了一下电脑。

“郁哥,这儿地方偏僻,整个山上没有人住。”慕问鼎说道:“虽然我还没有看案发现场,但是,趋向于谋杀的可能性比较大。”

“和我的意见一致。”郁倾尘点头。

慕问鼎皱眉:“一有消息,我立即跟你说。不过啊,我的哥,今天这么好的日子,你带嫂子去山上看星星,这么浪漫的举动,也能被这事给破坏掉气氛。”

“谁也没有想到。”郁倾尘今晚没有想到的事情,可多了。

一是没有想到,言心茵同意和他交往了。

二是没有想到,会发现埋在山里的白骨。

他唯愿她的心情不要受影响,希望她能开开心心的。

慕问鼎挂了电话后,他从主卧室出来,就看到了这一幕。

郑采薇哼着当下流行的歌,欢快的抹地板,双膝跪在地面。

她身上穿着他宽大的黑色衬衫,白皙光洁的腿贴在地板上,白嫩的脚板向上,偶尔还跟鸭子浮水似的晃几下。

他提议去他家换洗衣服,她来了后用客房的洗澡间。

不知道为什么,他猜她,那件衣服下,她肯定是什么也没有穿。

这丫头,胆子倒是很肥。

“不用忙活了。”慕问鼎走过来,“我可没有请你来当佣人。”

因为她在,他特意穿了一件黑色的背心,和一条及膝的短裤。

平时,他一个人在家,最多一条内裤就够了。

郑采薇抬头看他,他的头发还在滴水,水珠顺着英俊的脸往下滴落,凭添几分性感。

她本来是要怼他的,什么佣人不佣人的?哪知道,这男人帅的让她忘记了要说什么。

“我反正等衣服干,有时间就做一会儿事吧。”郑采薇指了指阳台上的衣服。

两人回来的路上,经过一家服装店,她买了一条比较淑女的水蓝色裙子,刚才洗澡后,连同那一套性感小背心和短裙一起洗了,晾在阳台上。

慕问鼎望过去,他的阳台上,向来是单一的男式衬衫。

此时,花花绿绿,什么颜色都有,而且还有女人性感的贴身衣服。

她见他不说话,脸上也是喜怒难辨,她小声道:“你不会现在赶我出去吧!”

她站起身来,看了看自己光光的白花花的两条腿,“我这样出去,也不安全,是不是?”

床2012

床2012第三集

第344章 我不离开了

叶初九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她轻轻叹了一口气,“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这件事情,我有点害怕。”

“傻丫头。”霍城廷将叶初九搂入怀中,安慰道:“有什么好怕的?无论发生任何事情,我都会保护你,保护小树的,我不会让你们受到伤害,告诉我,到底怎么了?”

叶初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笑着摇摇头,“没什么,可能是我错了。”

“你错了?”霍城廷不解的问道:“你哪里错了?说给我听听。”

叶初九就像想开了似的,她说:“我以为我可以离开你,可是我却忽略了,你总喜欢缠着我。看来我们两个是没法分手了,对不对?”

霍城廷无奈道:“你啊,好好待在我身边不好吗?别想着离开我了,我是你孩子的父亲,我们两个分开了,对小树不好。你想想,他好不容易有爸爸了,他的爸爸妈妈在一起了,他很高兴,如果我们分开了,小家伙该多伤心。为孩子想一想好吗?”

霍城廷知道不应该拿孩子绑住叶初九,可是他不想让叶初九离开,也是只能拿孩子绑住她了。

一提到孩子,叶初九立刻心软了,无论自己怎么选,好像都没有办法挣脱这个怪圈了,也没有办法挣脱开霍闫硕的威胁了。

看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叶初九突然好累,她累得靠在了霍城廷的怀中,她不想离开霍城廷了,就这么突然不想离开了。

或许是因为这个男人的坚持,让她舍不得了。

看到叶初九放松了,终于愿意松口,不离开他了,霍城廷笑得很开心,“小九,谢谢你,有你在我身边,我很高兴,我会好好对你的。再也不会有第二个韩天雅了。”

叶初九的额头顶着他的胸口,她吐了一口气,有些失落的说道:“如果有一天我做了什么伤害你的事情,你会不会很生气?会不会恨我,会不会惩罚我?”

叶初九也不敢保证有没有这一天,她很害怕。

霍城廷皱了皱眉,“干嘛这么说?你觉得你会伤害我吗?”

“我不知道。”叶初九伸手攀上了他的肩膀,“我不知道如果有这一天怎么办,我什么都不知道了。”

没人能够知道未来的事情,她现在心里好慌,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该做什么选择。

如果霍城廷能给她做抉择就好了。

感受到眼前这个女人有些心慌意乱的,霍城廷立刻握住她的手,用最安慰的语调说道:“别担心,一切有我在呢,我知道你不会伤害我的。”

“我尽量不会吧。”叶初九的声音有些疲惫。

她忽然搂住了霍城廷的腰,说道:“我好累啊,都怪你,把我的体力都榨干了,我要睡觉。”

霍城廷欣慰一笑,“我抱着你睡。”

他将叶初九抱了起来,放在床上,“要不要脱衣服?”他问。

叶初九点点头:“要,穿着衣服睡觉不舒服。”

“好,那我帮你脱衣服。”

霍城廷将叶初九身上的衣服脱掉了。

叶初九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她“呀”的一声叫出来,“你干什么呀?一件都没有留?”

“睡觉穿那么多衣服干什么?很累赘。”他将自己无耻的行为说的冠冕堂皇。

叶初九害羞了,又气又恼。

霍城廷也迫不及待的将自己的衣服脱了,扔在地上,“跟你一起睡啊,这样互相拥抱着,很舒服的。”

他将叶初九拉进怀里,嘴角露出一抹无耻的笑容。

叶初九的脸都黑了,“讨厌鬼,你再这样我生气了。”

“睡觉怎么了?我不碰你,你放心,我知道你累。”

霍城廷虽然想在这个女人面前当禽兽,不停的要她,可是如果真的当了禽兽,那他连禽兽都不如了,禽兽本来就是禽兽,可是人要是变成了禽兽,那肯定比禽兽还要禽兽。

叶初九转过身,背对着他,她说:“到时候我们两个一起去接小树,我想他了。”

霍城廷亲吻着她的背,温柔的说:“好,时间到了,我会叫你的,安心睡吧,我陪着你。”

他知道她现在最需要的就是陪伴了。

昨天被卓隽泽捡漏,带走了她,今天,他一定会尽力补偿她。

叶初九突然觉得很安心。

这样背对着他,仿佛将自己的一切都交给了他,在他温热气息的包裹之下,她整个人就像在柔软的云端中,安睡了过去。

……

叶初九是被一阵小东西软萌萌的呼唤声给叫醒的。

“妈妈,快点醒醒,看看宝宝,宝宝长的可可爱了。”

叶小树在叶初九面前卖着萌,又在叶初九的脸上亲了几口。

叶初九睁开眼睛,一看到叶小树,她以为自己在做梦呢,“小树,你不是在学校吗?”

叶初九还捏了一下自己的手指,有点痛,不是做梦,是真的。

叶小树说:“妈妈,小树已经放学回家了。”

叶初九从床上坐了起来,她揉了揉眼睛,问:“你一个人回来的吗?”

叶小树说:“当然不是啦,是霍大总裁把我接回来的。”

“什么?他接你回来的?”叶初九有些疑惑:“可是他不是说会把我叫醒,我们两个一起去接你的吗?难不成他没叫醒我。”

叶初九头脑现在虽然迷糊,但是也猜到了,霍城廷肯定单独一个人去接小树了。

这个家伙居然没有把她叫醒,太可恶了,大骗子。

叶小树看到妈妈刚睡醒,就有点生气的样子,他连忙伸手拍了拍叶初九的后背,“妈妈不要生气,你看到小树开不开心呀?昨天小树没有见到妈妈,特别想你呢,你想小树吗?”

叶小树的样子又呆又软萌,叶初九心里暖成了一锅粥,她伸手轻轻拍了拍儿子的小脸脑袋,说道,“妈妈,当然想你了,见不到你,妈妈差点睡不着呢。”

“妈妈,你是不是去舅舅家里了?”

一提到“舅舅”这两个字,叶初九赶紧转过头看了一眼,发现霍城廷不在房间里,她才开口道:“小树,别乱说。”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