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体性追缉

肉体性追缉
  • 主演:科林·弗瑞尔斯,安娜·托芙
  • 导演:内详
  • 地区:澳大利亚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06
这部名叫《TheBookofRevelation》的影片,就给我们叙述了一个现实生活中近乎不可能发生的事,这是部女权主义的片子,男人只有被凌虐的份,被三个女人关了12天,并对其疯狂泄欲,到最后却连仇家是谁都找不到,自己还被关进了监狱!真是对男权主义的一大讽刺。2.蛮具有悬念和刺激点的澳大利亚电影,情节偏向女权主义,对男性的性地位做出了质疑和颠覆,使其沦为弱势,营造出不同的价值观和情节特性,并借舞蹈之利对男性形体也有不错的展现,很有看点,应该为女性所喜爱,女性不容错过的饿一部电影。

肉体性追缉第一集

如果不是小丸子用虎视眈眈的眼神盯着苏妍心,苏妍心是没有勇气把自己吃了一半的东西拿去给萧聿吃的。

苏妍心拿着小麻花朝着萧聿那边走了过去。

显然,萧聿已经做好了准备。

都不需要小丸子走过去监督,萧聿便吃掉了苏妍心送来的小麻花。

小丸子看到爸爸的嘴里在咀嚼,所以一脸灿烂的笑容问:“爸爸,好吃吗?妈妈喂你吃的,好吃吗?”

苏妍心记得,萧聿是不喜欢吃这种零食的。

特别是这个小麻花上面有一层甜甜的糖。

小孩子可能会非常喜欢吃,但绝对不合萧聿的胃口。

“好吃。”萧聿给了这个违心的回答后,小丸子更开心了。

……

大概一个多小时后,小丸子在沙发里睡着了。

她是真的没有吵到萧聿,也没有吵到苏妍心。

她睡着后,苏妍心感觉到了一阵浓浓的尴尬。

萧聿在看到女儿睡着后,便从办公桌那边站了起来。

“我抱她去里面的休息间睡。”萧聿走到沙发边,将女儿从沙发里抱了起来。

苏妍心看着他将孩子抱走后,也跟着站了起来。

小丸子睡去了,那她呢?

萧聿肯定是要继续工作的……

萧聿将女儿放到房间里后,走了出来。

“女儿一时半会也不会醒……要不我先走吧!等她醒了差不多就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你陪她吃了午饭后,可以把她送回家去,或者送我那儿去。”

苏妍心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后,萧聿没有点头。

“晚上不是要一起去吃饭吗?”

“嗯!”

“既然晚上要一起出发,那你现在还回去干什么?”萧聿觉得这样折腾了。

萧聿说的似乎有道理,但是……“女儿睡了,你要工作,那我在这里干什么?”

“你回家打算干什么?”萧聿的目光平静的看着她。

她现在没有任何工作,在哪儿待着不是待着。

“我……我回家了可能会先吃饭,然后去睡觉。”苏妍心想了想,然后羞赧的说出计划。

她又不上班,回家除了吃饭睡觉还能干什么。

“我可以给你买饭来,你吃了也可以去睡觉。”

苏妍心:“……”

就这样,萧聿给她在餐厅里点了餐,让人一小时后送来。

因为苏妍心说现在还不饿。

点好餐后,萧聿继续工作,苏妍心则在沙发里玩手机,消磨时光。

大概是沙发制作的太舒适了,所以苏妍心在沙发里坐了一会儿后,便成了躺着的姿势。

结果躺着躺着,竟然就睡了过去。

一小时后。

秘书拎着萧聿点的餐送了进来。

在看到沙发里睡着的苏妍心时,冷不丁的吓了一跳。

萧聿立即走了过来,抬手示意秘书放下后就走。

很快,秘书就退下了。

萧聿看了眼时间,已经十一点了。

犹豫着要不要叫醒苏妍心时,萧聿突然发现,她的嘴角似乎有……口水?!

可能是沙发比较小,睡在上面不太舒服的原因。

萧聿立即抽了纸巾,走到她旁边,蹲下身来,想给她擦嘴。

他拿着纸巾的手才靠近她的嘴,便被她无意识的张嘴咬住!

肉体性追缉

肉体性追缉第二集

第三百三十九章:杀了他们三个!

“嘶!”

心下一寒,有些惊疑的浩炎赶忙闭目调修,只觉体内一道诡异能量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而身侧的李澈也被这一幕给惊到,赶忙朝浩炎问道:“师兄,你这是怎么回事!”

此刻浩炎紧皱着眉头,根本来不及多想,便将体内情况赶忙朝李澈说道:“不知道,体内有一股能量好像要把我身体里的一些‘东西’带出去——”

心里‘咣当’一声,这种情况李澈可从未遇见!

此刻他站也不是坐也不行,感受到大殿废墟中凭空而立的玄独秀,李澈突然咽了咽口水,便迟疑道:“师兄,看来我们都被这家伙利用了。”

而这时候,感触最深的还是秦毅,他正面玄独秀,甚至能察觉到他体内传出的能量极为诡异与强大,而且刚才黎恒体内被抽出的东西,却也让秦毅心下一惊,当即便开口道:“玄兄,你这难道就是玄霞宗千年来,都未曾有人修习过的功法,拜月神功?!”

“呵呵,秦兄何必如此惊异?你秦家的绝学,难道差了么?!”心下一狠,玄独秀缓缓闭上眸子,他知道自己时间不多,必须快速脱身,否则被那些大能缠上——

再想走,痴心妄想!

“既然如此,就让我见识见识,玄兄到底还有什么本事。”

盯着那凌空凝聚强悍能量的玄独秀,秦毅知道眼前这家伙,同样深不可测!

浑身战意沸燃,秦毅竟缓缓松开了那捏着崖角剑的手,可奇特的事情却在一旁观战的李澈眼中发生,只见那崖角剑并未落地,反而被一股无形之力托举着,同样缓缓闭上眸子的秦毅嘴里冷冷道:“秦剑过关,斩天南!”

言出法随,崖角剑仿佛受到天谕指令,当即急速震荡起来,李澈瞳孔一缩,就发现此刻周围不少天才弟子,但凡有佩剑着,竟都有一股剑气被这崖角剑疯狂吸收!

“果然不愧是七阶神兵。”

睁开眼睛,时不我待,玄独秀才说了一句,便操控整个身子往秦毅身上死死压去,强悍气场激荡澎湃,汹涌气浪猛地推开周围一切碎石尘沙,疯狂激荡着,惊骇中,李澈就见两股能量针尖对锋芒般撞在一起!

可就在下一刻——

心底响起的那道声音,直接让李澈发起阵阵寒意!

盯着此刻背对着他的秦毅,李澈咬了咬牙,又转头看向浩炎师兄,竟当即催动体内灼灼火能,宛如火牛过境,强悍火势炙热灼烈疯狂猛冲着,在秦毅亡魂大冒中,李澈嘶吼道:“烈火焚天!”

“轰隆——”

猛地睁开眼睛,体内那道能量再也抑制不住,宛如离体的箭簇,浩炎就发现这股能量,竟直接朝秦毅后背冲去!

与此同时,刚一道火能砸向秦毅的李澈,直接被清毅反应过来后的一击震退,但那玄独秀岂能容秦毅喘息,纵然那崖角剑死死抵住自己,居然也毫不惜命一般,猛地反冲而去,右臂被那崖角剑直接穿出一个透明的窟窿,强忍着剧痛,玄独秀扬起右掌,直接朝秦毅猛地拍去!

“砰——”

一抹腥红洒在大殿之上——

原来正急忙回防的秦毅,直接被浩炎体内射出的那道诡异能量穿透前胸,抵挡不住,又被玄独秀那一掌直接震飞!

“咳咳,你,你们!”整个人被砸到废墟之内,秦毅的前胸全是血迹!

周围不少天才少年心下一寒——

但看玄独秀与浩炎李澈并未向他们出手,这才按耐住性情。

此刻他们算是看明白了,这玄独秀就是有意找茬!

而且不仅如此,刚才出手的李澈,可是北域丹鼎门的弟子,而他们这些人可不是蠢货,能在一宗一派内取得如今成就,自然不会无故找事。

但就在玄独秀刚收起功法,谁知那崖角剑像是被烧红了似的!

通体发红的崖角剑疯狂吸收这玄独秀体内的鲜血,心下早已被惊的有些魂飞魄散的玄独秀当机立断,立刻就将这崖角剑拔了出来,但还来不及反应,便听秦毅突然大笑道:“哈哈哈——就凭你们三个!”

大笑声响在玄独秀耳畔,瞳孔一缩,竟惊间秦毅撑起身子,双掌不断发出红光,整个人的前胸,像是有着一个血库给他补给似的,正此时,那崖角剑仿佛收到了主人的指令,剑势一转,在玄独秀不备之下,直接划伤了他的右臂!

“哼,滚开!”

右掌猛地一催,此刻左臂上的血洞已经淌出不少鲜血,但见秦毅竟还能有如此手段,玄独秀自知难以再战,当即再提元功,气场疯狂外放之下,直接将那崖角剑给震开数米!

“死!”

但秦毅岂能放过他,就在这崖角剑被震开后,仿佛恢复了一些的秦毅猛地出手,心知拿下玄独秀,浩炎李澈就不再是对手的他直接冲去!

可就在此时,两股强势火能越境而来——

先前被他打飞的李澈虽说修为不高,但与浩炎合击之下,竟也隐隐威胁到已经受伤的秦毅,加之被玄独秀那功法所伤,堪堪提起崖角剑,竟一下就被这股强悍火能震开数米!

“噗——”

又是一口鲜血喷出,原来之前秦毅靠着崖角剑,那能够吸收对手伤口鲜血的能力,隔空抽取了剑中血能的他,这才勉强弥补胸前被穿透的那个血洞所造处的伤势,此时再与浩炎李澈交手,立刻落入下风!

但浩炎李澈也并未恋战——

只徐晃几下,竟抓住有些浑身发寒的玄独秀,就朝宅院外猛的冲出!

右手紧握崖角剑,发现周围那点点绿芒开始暗淡,心下一喜,秦毅猛地仰天长啸道:“来人,杀了他们三个!”

爆喝一声!

原先声响无法传出大殿的情况,在这些大殿中弥漫着的绿芒开始暗淡后,立刻破解!

就这一声咆哮——

在宅院内,不少正闭目修炼的秦家高手们的猛地双目爆睁!

数道强悍身影凌空而去,目光扫过秦毅所在大殿,竟都不约而同的瞳孔一缩,他们没想到在自己家的地盘,竟有人能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把这大殿给毁成这种模样!

不等众人详查,就发现三道身影朝宅院外急速离去!

众人对视一眼,留下一名好手,其余高手,竟直接化成道道流光,朝着那三道身影猛追急赶!

南瞻帝国的夜市,在一片惊呼声中被点的沸腾起来!

而整个帝国的国都里,任谁也没有想到,这三道亡命而逃的身影,会在下一刻,带出怎样令人惊骇的杀局!

肉体性追缉

肉体性追缉第三集

“急匆匆的,怎么了?”苍天弃看向了七魁,开口问道。

在他的印象当中,七魁可是很少会这样急匆匆的来见自己,会让她如此,想必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主人,有人要见你?”七魁也没有拐弯抹角,直接开口说道。

“见我?”苍天弃眉头轻微挑动了一下。

如今在鳄兽外,早已又聚集了数量不少的修士,他们都是来找他苍天弃这个大魔头的。

要么是除煞,要么是带来了所谓的幽冥木,要么是来寻仇的。

都是来找自己的,那么七魁此时这句话又是什么意思呢?

苍天弃略微一想,心里便有了一定的推测。

如果仅仅只是普通的要见自己,苍天弃相信七魁定然不会如此急匆匆的来找自己。

既然七魁如此做了,那么就说明情况很不一般,很特殊,不然的话,以七魁的聪慧,是绝对不可能如此的。

心里有了这样的推测,苍天弃还是忍不住询问了一句。

“谁?”

他很想知道,到底是怎样一个特殊的存在,会让七魁急匆匆的找上了自己。

“好像……好像……”七魁支支吾吾,想说又不想说的模样。

见七魁如此,苍天弃眉头微微一皱,他可是很少在七魁的脸上看见她这副模样。

七魁这番反应,倒是更加肯定了苍天弃心里的推测,这要见自己之人,绝对非同小可。

“你我之间不用考虑太多,有什么话都可以直说。”苍天弃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开口说道。

一听苍天弃此话,七魁才点了点头,如释负重。

“来者好像与魔窟罗刹有关。”

苍天弃脸上的笑容一僵,七魁此话,可不仅仅只是让他惊讶那么简单了,他整个人都愣了一下。

“你刚刚说什么?”苍天弃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是否听错了,再度询问七魁。

对于苍天弃的反应,七魁并没有觉得有丝毫的意外,相反,她仿佛早就猜到了苍天弃会露出这幅表情一般。

“来者自称与魔窟罗刹有关,但所言是否是真的,七魁不敢胡乱下定论,不过她既然知道罗刹,而且还敢来此提起此事,还专门要见你,七魁便觉得此事非同小可,所以立刻就匆匆忙忙的赶了过来。”七魁解释道。

七魁的再次开口,让苍天弃从愣神当中回过了神来,他没有开口再询问七魁什么,而是收起了脸上的笑容,神色一时间变得十分的严肃。

罗刹、小翠,这两个名字早就被苍天弃尘封在了心底的最深处,平时只要没有人提起这两个称呼,苍天弃一般不会主动去想有关这个人的一切。

慢慢的,此人开始逐渐从苍天弃的记忆中淡忘。

而眼下七魁的这一番话,让本来已经开始逐渐淡忘此人的苍天弃,有勾起了心底那尘封的回忆。

看着苍天弃那一脸严肃的模样,七魁心里暗自感叹。

要说他们几人中谁跟着苍天弃的时间最早,这当然要属小翠了,也就是如今的魔窟罗刹。

那时的小翠,就是一个世俗界的一个小丫鬟,或者说类似于一个小管家的存在,而苍天弃,就是她老爷。

两人一主一仆,相依为命,一个单纯的小丫头,一个失去了修为的普通老头子。

然而造化弄人,后面发生的一系列事,却是让苍天弃始料未及。

虽然如今的苍天弃不再提起小翠,仿佛早已将小翠忘记一般,但苍天弃知道,在苍天弃的心底深处对于当初时刻陪在自己身边的那个小丫头,还是有十分深厚感情的。

所以,当得知对方居然与小翠有着关系时,她才会连忙赶来禀报此事。

当然,至于苍天弃要不要见上此人一面,这还是要看苍天弃自己的,所以七魁没有贸然的做出决定直接带对方来见苍天弃,而是先来征求苍天弃的意见。

“主人要见上此人一面吗?还是……还是七魁直接将其赶走?”七魁见苍天弃半天无语,想了想,试探性的问道。

“出去见上一面,看看对方想要玩什么花招,若是来找事的,那他就别想再离开这里。”苍天弃黑着一张脸,冷冷开口,语气之中甚至带着一股强烈的杀意。

在七魁的领路下,两人很快出了鳄兽。

虽然对方与罗刹有关,此事非同小可,但七魁还不会做出仅凭对方一句话就让其进入鳄兽。

她将此人留在了鳄兽外,这才来禀报苍天弃。

在鳄兽外,土木八旗能够覆盖的范围内,苍天弃见到了一名体型高大身材魁梧的修士。

此人正来回的踱着步子,显得很是焦躁,苍天弃一见此人,微微有些一愣,这竟然是名女子!

高大魁梧的身躯,那宽大厚实的肩膀,那比煤炭稍微白一些的粗糙皮肤,若不是胸前高高鼓起,苍天弃根本不会认为此女是个姑娘家。

此修士不是别人,正是那在西域某城院落内打探苍天弃消息的魁梧女子。

从雇佣的修士口中得知苍天弃已经现身的肯定消息后,她便以最快的速度赶来了黑石荒漠,甚至还不惜动用了秘术,只希望能够在最短的时间里赶到黑石荒漠,见到苍天弃。

苍天弃的到来,同样也让此修士感应到了,她的来回踱着步子的脚一顿,目光顿时看向了苍天弃所在的位置,焦急的脸上一刹那露出了惊喜的神色。

身形一闪,此女便出现在了苍天弃的身前。

七魁大惊失色,以为此女要对苍天弃出手,刚要做出反应,却见女子的表情并不是那种准备要对苍天弃出手的样子。

取出的黑煞盾,被七魁收了回去。

而苍天弃,只是黑着一张脸,哪怕是此女瞬间出现在他的身前,他的神色也没有发生丝毫的变化。

他之所以如此淡定,是因为从女子身上隐隐散发出来的灵力波动,她便看出了女子的修为。

元婴后期的修为,对于这种境界的修士,如今的苍天弃还真的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除非是那种能力逆天的天才,不然的话,普通的元婴后期修士很难对如今的他造成什么伤害,哪怕没有催动血脉之力,那化神初期肉身的防御都不是普通元婴修士能够破开的。

正是因为这样,苍天弃才无比的镇定。

看着对方那一脸惊喜的神色,苍天弃忍不住眉头微微一皱。

前一刻此魁梧女子还一脸的焦虑,来回踱着步子,很明显什么事情让她很是发愁。

但是,随着他这一出现,此女不仅脸上的焦急一扫而空,甚至还露出了一脸的惊喜之色。

这不禁让苍天弃的心里暗自思量了起来,对方这次来找自己,恐怕是有求于自己。

只是,此事如何与罗刹牵扯到了一起,这就让苍天弃暂时有些疑惑了。

“你找我?”苍天弃目光落在身前这魁梧女巨人的身上,淡淡开口问道。

女子闻言,点头如小鸡啄米一般。

“何事?”苍天弃问道。

“很重要的事,非常重要的事,但是……”魁梧女子看了看四周,一副这里说出来不太保险的样子。

“这里就我们三人,如果你觉得这样都不方便说,那么就算了。”

苍天弃淡淡回应了一句,话音落下,转身就准备离去。

一见苍天弃如此,魁梧女子脸色顿时一急,同时心里还些不舒服,她自觉自己千里迢迢赶来此地,好不容易见上了对方,对方居然是这个态度,这让她的心里怎么可能痛快。

虽然心里很不痛快,但毕竟有求于人,所以魁梧女子没有将心里的不爽爆发出来,而是连忙朝着苍天弃的背影焦急开口。

“我家主人罗刹出事了!危在旦夕!”

此话,让苍天弃离开的脚步一顿。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