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手册2

爱情手册2
  • 主演:莫妮卡·贝鲁奇,卡洛·维尔多内,里卡多·斯卡马乔
  • 导演:Giovanni,Veronesi
  • 地区:未知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未知
  • 年份:2007
电影由四个短篇组成。《爱神》:一次意外中,年仅25岁的尼克拉(里卡尔多·斯卡马奇奥RiccardoScamarcio饰)面临着下肢瘫痪的命运,他的理疗师是一个名叫露琪亚(莫妮卡·贝鲁奇MonicaBellucci饰)的美丽女人,尼克拉对其充满了幻想,可是露琪亚已有未婚夫,两人即将步入婚姻的殿堂。《母性》:弗兰克(法比奥·沃罗FabioVolo饰)和马努艾拉(巴博拉·伯布洛瓦BarboraBobulova饰)是一对结婚多年的夫妻,由于无法生育,马努艾拉陷入了痛苦和自责之中,为了解决多年来的心愿,他们决定进行人工授精。《婚礼》:弗斯科(塞吉奥·鲁比尼SergioRubini饰)和菲利普(安东尼奥·阿尔巴内斯AntonioAlbanese饰)是一对同性恋恋人,虽然遭到了家人的强烈反对,但他们还是义无返顾的决定结婚,可在此之前,一些矛盾在两人之间产生了。《最终爱情》:乏味的家庭生活让

爱情手册2第一集

方小姐眼睛一亮,站起来走到了他身旁,“陆医生,你回来了?我觉得我腿脚还是有点不舒服。”

“方小姐,这是你这个月来的第五次了吧?”陆言岑罕见地收起了嘴角的笑,神色严肃。

见他这样子,方小姐低垂着头,闷闷道:“嗯。”

“我已经跟你说过了,你的腿之前只是崴了一下,没什么大问题。你现在已经痊愈了,不需要再来医院。”陆言岑把手里的东西全都放到了桌子上,倒杯水喝了。

方小姐小步挪到他跟前,瞄了向晚一眼,说道:“陆医生,你不让我来找你,那这位小姐怎么能来?”

她酸酸道:“我看她腿也没什么毛病,根本不用治疗。你是不是喜欢她,才……”

“方小姐!”陆言岑打断了她的话,眉宇间已经染上了些许不喜,“我手底下的病人什么情况,我没必要跟你交代吧?”

方小姐见他生气,有些怕了,“你别生气嘛,我也就是随口说一下,你怎么生这么大的气?”

“我再说一遍:医院不是谈情说爱的地方,那些小说、电视剧一类爱情剧都是误导人的。你这样随便挂号,是在浪费医用资源!”陆言岑很反感这些小女生们为了所谓的爱情,来医院里面胡闹。

方小姐还没被人这么批评过,脸面上有些挂不住,眼睛都红了。

陆言岑看都没看她一眼,跟小护士说道:“小冯,送客!下次别让什么人都进我办公室,知道了吗?”

小护士连忙应声,过去跟方小姐说道:“方小姐,您……”

“不用你们赶,我自己会走!”方小姐红着眼睛说了一句,小跑着离开了。

小护士神色讪讪,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不知要不要出去追人。

“去把我的针拿过来。”陆言岑又喝了杯水,吩咐小护士。

小护士应了一声,去拿他的银针。

“见笑了。”陆言岑拿一次性纸杯给向晚还有林娜璐倒了杯水,“方小姐人小,说话不过脑子,向小姐别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向晚点头,“少女怀春,陆医生这么优秀,她仰慕你也是正常的。”

“向小姐觉得我优秀吗?”陆言岑笑了笑,“那如果没有贺总,你会不会选我当男朋友?”

向晚端着杯子的手一顿,想了一下,正要开口,被他抢先了。

“我只是随便问一下,向小姐不用这么认真。”陆言岑垂眸,敛去了眼底的神色,“这段时间觉得腿怎么样?”

向晚也没纠结刚刚那个玩笑话,说道:“还好。”

“有没有觉得酸疼、肿胀一类的?”陆言岑蹲下身子,单膝跪地,在她腿上几个部位按了一下。

向晚摇头,“没有。”

“还行。”陆言岑站起来,拍了下裤腿,冲小护士说道:“给向小姐拿件病服裤子。”

向晚穿的裤子不是紧身的,但也不方便撩起来,还是换上病服裤子方便些

小护士答应以后,没过多大一会儿便把衣服拿来了。她把衣服递给向晚以后,便和陆言岑一起出去了,让向晚换衣服。

“你现在穿这么厚?”林娜璐看她一层层地往下脱衣服,惊讶道:“我记得刚认识你的时候,就算是大冬天,你也只穿一件单裤。”

向晚看着右腿,睫毛颤抖了几下,“腿有问题,不敢再那样了。”

监狱里条件不算坏,但那些犯人针对她,往她床铺上浇冰冷的水。她逼不得已只能睡地上,经常冻得睡不着,尤其是腿,疼得让她恨不得翻滚……

“晚晚,我问句不该问的……你的腿,当时真的是被贺总活生生打断的?”林娜璐小心翼翼问道。

向晚眉头皱了下,脱下最后一层绒裤,点了下头。

想了一下,又说道:“江清然要挟他,如果他不那么做,就会以杀人未遂罪名起诉我,到时候我可能会被判无期徒刑。”

“这么看,他倒也是为了你好。”林娜璐叹道:“不过事情总会有其他的解决办法,他这样做……未免也太狠了。”

向晚穿上病服裤子,“嫂子怎么突然想起来说这些?”

“也不算是突然想到吧。”林娜璐给她叠着她脱下来的那些衣服,“其实你跟贺总重新在一起后,我跟你哥一样,一直有同样的担心。”

向晚默不作声。

“他打断你的腿,可以用江清然要挟他解释。那他后来做的那些呢?他让你进梦会所工作,把你赤身*扔出来,还……”林娜璐说下不去了,“他后面做的这些事情,都怎么解释?”

向晚不想说贺寒川后来做的那些,都是因为误会她,想要报复她。

她整理了下病服,说道:“陆医生在外面应该的已经等久了,我去开门。”

“我去吧。”林娜璐起身,过去开了门。

陆言岑关上门,撩起向晚裤子,认真给他扎针。

小护士可能觉得刚才没替方小姐说话有些愧疚,这会儿支支吾吾地说道:“陆医生长得帅,认真治病的时候更帅。别说那些小姑娘们了,就是很多三四十岁的女人,都被我们陆医生迷得团团转。”

她扭头问向晚,“你说是吧,向小姐?”

“你要是同情方小姐,可以跟她一起离开。”陆言岑扎好针,回头淡淡瞥了她一眼,“我换个打下手的人,也没有多麻烦。”

这是陆言岑的私事,向晚没有要插话的意思。

小护士讪讪笑了笑,拿着纸巾说道:“陆医生,你头上都是汗,我……我给你擦汗,嘿嘿。”

等针扎好后,陆言岑站了起来,跟小护士说道:“你出去吧。”

小护士一脸惶恐,都要哭了,“陆医生,我以后再也不放那些花痴进来了,您别赶我走啊!对不起……我真的知道错了,您再给我最后一次机……”

“记住你说的话,以后再敢随便放乱七八糟的人来我办公室,我立刻换人。出去吧。”陆言岑额头上脖子上全都是汗,他拿出一块干净的毛巾,擦了擦。

小护士抹了下眼角的泪,不敢还嘴,赶紧出去了。

爱情手册2

爱情手册2第二集

第二百五十四章学外语过分吗

省警督厅今天很忙乱,不得不说,挂掉电话的省警督厅厅长刘祁玮的确很烦躁。

他刚刚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是来自上面的。

不用说是谁,只看开头和来点归属地便能明白这是一位什么等级的人物。

绝对是国字辈的,国字辈的人可是招惹不起的呀,别说一个省警督厅厅长了,就算是省府大佬或者省大佬都得乖乖巴结,乖乖服从听话。

“备车。”

刘祁玮本想着立马先给他那坑了爹的儿子打一个电话,打了一个根本打不通,也没心思继续打电话了,索性便直接让人备车,开车前往蓉城。

“这个兔崽子千万千不要给我惹出什么篓子来呀。”

电话那头的大佬只说了一句,蓉城北城区警督所所长拘捕了我的女婿。

国字辈大佬的女婿,那是什么人,开玩笑嘛?

正好刘祁玮想起来,过了年老牛退了之后,他安排自己儿子刘若风出任了蓉城北城区的所长,也就是说他儿子拘留了人家国字辈大佬的女婿。

“刘厅长,你要调查清楚,若我女婿犯了法,那便依法处置,可倘若有人想借此机会陷害我的女婿,从而想要陷害我的话,那就要好好深究一番。”

虽然听起来像是这位国字辈大佬再说他多么正值,不要因为他的身份而想要如何放水之类的。

但实际上呢,并非这样。

后面的话便是在提醒这刘厅长要想好怎么做。

恐怕人家早知道这个小小北城区的所长是他刘祁玮的儿子了吧,要是调查下去,没准就会被这位国字辈大佬误会是有人想要对他下手了。

开玩笑嘛这不是,刘祁玮虽然有些野心,但还是比较习惯安于现状的,今生能做到这个位置他已经甚是满意了,也不指望在怎么往上爬。

但没想到,他刘祁玮这职业生涯可能折在自己儿子的手里了,这不是搞事情嘛。

另外一边,蓉城北城区警督所中,刘若风已经都安排好了,只要有钱就什么都不是问题。

人证物证。

“有一种药是能让人服下去后,能使心脏过劳加速跳动吧,如果过量的话,是不是能导致人猝死?”刘若风专门找好人问道。

“您放心,这药绝对没问题,我们可以给开出个法医鉴定。”

“好。”

为了跑这个法医鉴定,刘若风可是废了老大劲了,专门找到一个快要退休的老法医,这法医以前跟刘若风的父亲合作过一段时间,能出任蓉城高级法医部主任也得亏有刘祁玮从中帮忙。

他可以说是欠了刘家一个人情。

本来像这种假证明是绝对不能发出来的,但怎奈刘若风一直苦苦哀求。

其实最关键的则还是,刘若风手里有一段视频照片。

“陈伯,您放心,您和家父向来是故交,只要您能帮我把这个法医鉴定报告搞定了,那这段视频和照片是绝对不可能流传出去的,在我手里一定非常安全。”刘若风当着法医主任陈伯的面将手机里的照片给删除,但他手里当然还有备份。

“陈伯到底是法医呀,都这么大年纪了身体还这么健朗,专门挑国外来的,看着金发碧眼的,我估摸着超不过二十岁吧,身子这么高挑,眼光挺毒辣呀。”刘若风笑着打趣道。

头发都掉完了的陈伯尴尬的笑着,满脸褶子都变得通红。

“小风别打趣我了,这事儿我会帮你注意些的。”

陈伯也是满脸无奈,当初去玩不知道被谁给盯着举报了,没想到被举报后,上来扫簧办的人调查,负责人就是刘若风。

“我知道,我知道,陈伯你是专门去学习外语的,作为法医也要天天学习呀,尤其是外语这方面,必须得需要外教来专门负责。”刘若风笑道。

学外语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需要找绝对安静的地方,开个房间过分吗?

学外语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学累了难道不能脱衣服洗个澡吗?

脱了衣服天气多冷,这么冷的天气难道不能上席梦思盖上被子吗?

就问问过分吗?

事情都搞定了,为了搞死顾庭玉,刘若风的确是煞费苦心,从人证到物证,以及能跑的关系都已经跑了个遍,现在恐怕没谁能改变这件事情的结局了。

“医术高怎么样?会道法怎么样?名声鹊起又如何?有钱没权终究只是个土大款而已,就怕你有钱没命享用。”刘若风目光中闪过一丝狠毒,“抢我的女人,顾庭玉,我会让你死的很惨很惨的。”

像这种人,早就该死了。

活着也不过是蝼蚁而已。

忙活完后,刘若风喜气洋洋的来到警督所,脸上挂着说不出的喜意,这顾庭玉越惨他就越高兴。

“怎么,还在屋子里坐着呢?”刘若风隔着单向玻璃看了眼审讯室内,顾庭玉坐在椅子上,闭目凝神,没有丝毫情绪上的变化。

时间不能浪费,反正现在也离不开这看守所,与其浪费时间还不如趁此机会好好修炼呢。

“呦呵,还挺淡定,不过也就剩下这点时间了,等法医鉴定一过来,到时候立马定你的罪,不管招供与否,事实已注定了。”刘若风冷笑着,同时瞥了眼旁边的警员,“他不是想喝茶吗?我给你钱去给他买壶茶,泡上青梅,将死之人,我们作为人民警官应该满足他最后的心愿。”

放下二百块钱的刘若风离开审讯室回到办公室。

审讯室那位负责记录的警员,看着桌子上放着二百块钱,他也是一头雾水。

“怎么个情况?又来?那我到底应该不应该去买呢?”

刚刚他提议去弄壶茶来,结果被刘若风骂了一顿,现在倒好,又来这么一出,让他去给顾庭玉买茶。

那应不应该去呢,这是不是考验呢。

“我觉得,去对面那个茶吧买一杯速溶青梅青茶就行了吧,咱们毕竟是警官。”

于是乎,顾庭玉成了第一个被请到警局喝茶并且真正喝到茶的人,这件事情足矣让他自豪好一阵子了。

“只是这茶有点不作美罢了,速溶茶粉到底比不上我家的青茶呀,就算是来点高茉也凑合呀。”

爱情手册2

爱情手册2第三集

三人买完家具,打算去家具城对面的餐厅吃饭。

由于距离很近,他们便直接步行过去。

等红灯的时候,沈炎侧目看了纪晨曦一眼,温声问道,“晨曦,再过几天我跟黛丝就要回去了,你真的不跟我们一起离开吗?”

他已经不止一次问纪晨曦这个问题,希望她能跟他们一起离开华城。

可纪晨曦从小生活在这里,况且还有容小易这个牵挂,她怎么可能就这么离开?

她抿着嘴角沉默了片刻,低声道,“爸爸,很抱歉,我不想离开华城。”

黛丝听着她的拒绝,眼神闪了闪,随即也出声劝道,“姐姐,你跟我们一起回去吧,我们一家人开开心心在一起多好。以后还有爹地给你撑腰,绝对没有人敢欺负你!”

纪晨曦不想继续聊这个话题,抬头看了一眼交通信号灯,淡淡道,“绿灯了,我们先过马路吧。”

她说着,率先迈开脚步往前走。

然而,就在她走到马路中央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摩托车呼啸而来的声音。

纪晨曦心脏没来由一紧,下意识地转头,只见一辆摩托车加足了马力,直朝着她这个方向冲撞过来!

那辆摩托车来势汹汹,看到她时非但没有减速,反而加快了速度!

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纪晨曦压根没有反应的时间,只能眼睁睁看着摩托车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晨曦,小心!”

眼看着摩托车快要撞到纪晨曦了,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一只大手猛地一把将她推开。

‘嘭!’伴随着一声闷响,摩托车的车头拐到沈炎,他被撞得当场倒在地上。

“爹地!”

黛丝惊叫一声,冲上前去扶地上的男人。

纪晨曦被沈炎推开后,踉跄着往后退了两步,很快稳住了身形。

她缓过最初的震惊与惶然,也跑到沈炎面前,“爸!”

纪晨曦望着倒地的沈炎,心脏揪得紧紧的,脑袋里的某根弦也死死绷着,脑海里不住回闪刚才沈炎推开她的那一幕。

人在危急关头的反应是最真实的,她没有想到沈炎为了救她连自己的性命都不管不顾。

之前她一直觉得沈炎跟她只是血缘上的父女关系,毕竟没有任何感情基础。

可是现在看来,他是真心想弥补这些年作为父亲的缺憾。

黛丝看着沈炎流血的胳膊,有点慌了,“姐姐,爹地受伤了,我们得赶紧送他去医院!”

纪晨曦低头,也看到沈炎的右手臂擦破了一大片,殷红的液体正顺着他的手臂滴落在地面上。

“我看看!”

纪晨曦是医生,她蹲到沈炎跟前,仔细检查伤口,又让他活动几下关节,然后微微松了一口气,“万幸,没有伤到骨头。保险起见,我们得去最近的医院处理伤口。”

“好!”黛丝立即掏出手机,给等在停车场的司机打了个电话,让他来接他们。

十几分钟后,沈炎被送进了医院门诊。

医生给他处理完伤口,又叮嘱了一些注意事项,“虽然只是擦伤,但受伤面积比较大,回去后还是要做好伤口的消炎工作,以防发生感染。”

纪晨曦把沈炎从沙发上扶起来,向医生道谢,“好的,谢谢医生。”

黛丝站在旁边,看着沈炎那条受伤的胳膊,紧张地问道,“爹地,你感觉怎么样?伤口还疼不疼?要不要通知司夜哥?”

“不用,这点小伤没必要让他知……”

沈炎的话还没说完,忽然眼前一黑,整个人就后仰着往地上栽倒下去。

“爹地!”

“爸爸!”

半个多小时后,得知消息的沈司夜一路疾驰,赶到医院。

他推开病房的门,望着病床上昏迷不醒的沈炎,扭头问向守在床边的两人,“怎么回事?义父的身体怎么样?医生怎么说?”

黛丝见到来人,立即朝他走过去,对上他焦急的视线,眼眶当场红了,“司夜哥,爹地好端端的突然就晕倒了!我怎么叫都叫不醒他!怎么办?”

沈司夜扫一眼病床上的人,伸手安慰地摸了摸她的头,“别担心,我刚去过医生办公室,具体情况要等检查结果出来才知道。”

说到这里,他目光一转,落在纪晨曦身上,“晨曦,义父他们今天不是陪你去买家具吗?为什么突然进了医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在路上突然有辆摩托车冲出来想撞姐姐,爹地把姐姐推开后被摩托车撞伤了,我们来医院处理伤口,谁知道还没离开医院,爹地就晕倒了。”

黛丝把在马路上发生的事跟他说了一遍,愤愤咬牙,“司夜哥,我看那辆摩托车好像是冲着姐姐来的,你让人查一查,务必要找出那个开车的混蛋!我爹地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要他全家陪葬!”

沈司夜蹙着眉头,沉声道,“放心,我会尽快揪出这个家伙。”

顿了片刻,他又道,“你们俩都受了惊吓,今晚回去好好休息,义父这边有我守着。”

纪晨曦摇摇头,“爸爸是为了救我才受伤的,我想留下来陪他。”

她没有想到沈炎会为她做到这个地步,现在看他躺在病床上,心里很过意不去。

之前听沈司夜说过,沈炎的身体并不是很好,万一真出什么事,她回家又怎么睡得安稳?

她的话一说完,黛丝跟着说道,“我也要留下,我要亲眼看着爹地醒来。”

“留在这里的人多了,会打扰到义父休息,听我的,都回去,明早再来。”

纪晨曦知道沈司夜这话说得很在理,她们留下确实没有用,倒不如回去休息,明天才有精力照顾沈炎。

于是,她点头道,“你说得对,那我明天再过来。”

黛丝看看沈司夜,又看看她,见她拎了包就准备离开,连忙出声叫住她,“等一下。”

纪晨曦停了脚步,转头对上她的视线,“怎么了?”

“姐姐,我跟你一起走,今晚你陪我睡酒店吧,我一个人有点害怕。”

纪晨曦见她好像被吓得不轻,想了想,没有拒绝,“好吧,我陪你回酒店。”

说着,她又对沈司夜道,“沈大哥,今晚辛苦你了,我们明天再过来。”

“我让艾伦送你们回去,路上注意安全。”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