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人妻

守望人妻
  • 主演:波多野结衣,久保田泰也
  • 导演:城定秀夫
  • 地区:日本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日语
  • 年份:2013
时常独守空闺的仁子,与丈夫的关系已经达到冰点,除了天天在家打理家务,独自面对冷冰冰的房子,她无处可去,像被囚禁在鸟笼裡孤独的小鸟。但这样的生活让她感到空虚寂寞,她需要温暖慰藉,只好每天靠著性爱抚幻想自己沉浸于欢愉之中。一天,当她又开始沉醉在自己的幻想时,突然发现窗边似乎有人在偷窥,她小心翼翼的走向前去,竟发现是隔壁邻居健二…。健二突然的现身,却让仁子幻想的小世界无比的性欲兴奋,她不想活在幻想中了…她决心要大胆解放!

守望人妻第一集

衣服被放到衣服篓里,已经打湿,不能穿了。

我头疼的揉太阳穴,蔺寒深说我傻,杨晓说我傻,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在浴室里找一圈,还好有浴巾。

我松了口气,拿过浴巾裹上便去找衣服穿,哪怕是蔺寒深的衣服也可以。

只是蔺寒深好像不常来这里,衣橱里没有容市那么多衣服。

我随便拿了件衬衫套上便去浴室里把换下来的衣服洗出来。

尤其是贴身衣裤。

现在我里面都是空的。

可当我把衣裤洗出来,正准备出去找吹风机给吹干的时候,蔺寒深站在浴室门口。

他今天穿着深蓝衬衫,领口扣子解开,皮肤便越发白皙。

只是,和他的皮肤呈反比的是他的眼睛,黑的吓人。

尤其他看着我,视线从我脸上一点点往下,落到我赤着的脚上。

我瞬间就像被人放油锅里过了道,外焦内嫩。

“我……我忘记带衣服了……”我不敢看他,低头结结巴巴的说,一双腿也下意识并拢。

蔺寒深走过来,修长笔直的一双腿像两根竹竿,在对我耀武扬威。

似乎还在说:我来啦,我来啦~

瞬间,我吞了口口水,后退。

不想,我腿的急了,脚下一滑,整个人就朝后面倒。

“啊——”

我闭眼,手下意识抓,抓到蔺寒深,我赶紧抱住他,当然,腰也被他搂住。

我没有摔倒。

松了一口气,便要站起来,却感觉不对。

我去看蔺寒深,发现他正看着我的腰下面。

我身体僵住,脑子里已经有了答案。

可饶是如此,我随着蔺寒深的视线看去,我眼前还是一阵发黑。

“蔺……蔺寒深,你……”我强迫自己冷静,即使我现在全身已经熟透,我还是要冷静。

但我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就旋转,腾空,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被蔺寒深抵在墙上,他汹涌的吻像洪水一样朝我袭来。

这样的情况,又是这样的关系,发生点事很正常。

所以我在短暂的怔懵后抱住蔺寒深。

他吻着我,我也回吻他,而他的手像变魔术般在我身上抚过。

突然,他停住,喉咙里溢出一声笑。

我正被他吻的晕晕乎乎,被他这一笑弄的迷糊了,眯着眼睛看着他。

我这样的模样似乎愉悦到了她,他咬我的耳垂,哑声,“真空?”

我脑子清醒了。

便要推他,他却分开我的腿,把我抱起来,抵上他早已炙热的硕大,说:“我喜欢。”

“……”

小祁的身体一天天好转,脸上有了血色,精神气也比以前好了许多。

我很开心。

就连蔺寒深说他要回国一段时间,我也没有多少难受。

只是在给他收拾行李,把他送到机场的时候,我还是不舍了。

这段时间他都在这里,虽然每天也都去公司,但我知道,他公司的主心骨不在圣赛尔。

他能一下子在这里待这么久,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

可我说不来煽情的话,只能把他刚刚坐皱了的西装抚平,确定没有一点褶皱我才看向他。

他眼睛还是那么黑,透着神秘,吸引着我靠近。

“回去后要按时吃饭,不要熬夜太晚,少抽烟,少喝酒,喝酒的时候要吃点东西先垫着,不要空腹,很伤胃。”我看着他说。

他嗯了声,“还有呢?”

我抿了抿唇,说:“我看了容市的天气预报,这段时间有台风,大暴雨,一早一晚的你要记得加衣服,出行也要注意。”

“嗯。还有呢。”他垂眸看我,眼里有光在动。

我心里突然难受了。

却不敢看他,我怕我一看他我就舍不得他走了。

假装理了理他的衣领,然后尽量让声音显得若无其事,“我会给你发短信,打电话,看你是不是只是答应我而不做到。”

说完这句话,我很快的说:“好了,我该说的都说完了,你进去吧。”

我对他扬起唇角,蔺寒深眼睛一下深了。

在我要转身坐进车里的时候,他扣住我的后脑,吻落在我额头。

他说:“我会很快回来。”

“好。”

蔺寒深走了,我看着飞机升上高空,再也看不见,我才上车离开。

只是回到别墅,看着偌大的客厅,心空了。

这样的感觉我不是没有过,在半年前我和蔺寒深在一起时,看着他出差,我也有这种感觉。

只是当时我没多想,只是觉得房子太大,他走了就显得空了。

但现在回想,哪里是这个理由,我怕是在那个时候就喜欢上他了,只是我自己不知道而已。

这样的感觉随着蔺寒深的离开越来越严重,到我去看小祁,都忍不住走神。

这一走神,我手上的刀子就在我指腹上一划,血跟着流出来。

“姐,你流血了!”小祁很快看见,赶紧坐起来拿纸巾给我擦血。

正好钟婶进来,小祁对她说:“钟婶,姐伤到手了,你去叫护士来一下。”

“好,我这就去。”钟婶看一眼我的手便跑出去。

我回神,压住那看着血时的心惊肉跳,笑着说:“小伤口,没事的。”

小祁瞪我,“这么多血,是小伤口吗?”

看他紧张的样子,我无奈,“以前也不是没割伤过,别担心,很快就好。”

小祁被我的话气到了,“姐,你怎么一点都不当回事?”

看他生气的样子,我担心他身体,赶紧说:“好好好,不是小伤口,是大问题,咱们等护士来,好吗?”

他的气这才稍微消了些。

护士很快过来,给我把伤口处理好。

我说:“这下放心了吧?”

小祁依旧瞪我,“不许再碰刀子了。”

“……好吧。”

真是个霸道的小孩子。

在医院陪完小祁,我走出医院,看天,上午还是大太阳,现在就乌云滚滚。

看来是要下大暴雨了。

我赶紧跑出去,拦了辆出租车离开。

果真没多久,雨就下下来了。

而看着这雨,我想起一件事。

容市那边这两天也是雨,还有台风,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算算时间,蔺寒深走了五天了。

而这个点,容市是早上,他应该起床了吧?

想着,我给他发了条短信过去。

守望人妻

守望人妻第二集

顾卿言到途中的时候,苏醒了过来。

醒过来的他后脑痛得要炸裂一样。

但是很遗憾,他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

他想要舒展一下自己的四肢,却发现四肢都被绑了起来,动都动不了。

而他的身边,左右两边各自坐着一个孩子,俩孩子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大大地眼睛闪着纯真的光芒,无辜的望着他。

顾卿言努力换了一种姿势坐好,看着他们俩,又看看自己,简直狼狈至极。

他堂堂一个大男人,居然被两个孩子弄到车上五花大绑着,气都气死他了。

他冷沉着脸,瞪着俩孩子,“你们这是做什么?给我解开,快点。”

公子见他还凶巴巴的,抿着小嘴,一巴掌拍在顾卿言的大腿上,“你现在是阶下囚,神气什么呀?老实点儿,不然把你的小叽叽割掉。”

说着,公子不知道从哪儿拿出一把小刀,对着顾卿言的胯间晃了晃。

少爷是最认真的人,他就以为弟弟来真的,忙对着顾卿言道:“你再忍忍,我们一会儿就到家了,我们是怕你折腾所以才把你绑起来的,你放心,我们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你们到底是谁?绑我做什么?”顾卿言挣扎了下,该死的,这绳子也不知道是怎么绑的,他居然动都动不了。

想到自己被两个孩子算计,顾卿言觉得,他这辈子不用在世上混了。

连两个孩子都能这么对他,他还有什么颜面活在这个世上。

脸都丢尽了。

“当然是绑你回家下油锅,煎炸烹煮蒸,怎么好吃怎么来啊。”公子得意的扬起眉头,一脸神气的睥睨着顾卿言。

顾卿言气得整个额头青筋暴起,羞愤不已。

可是奈何他又是被绑着的,根本就无法对这俩孩子做什么。

这一刻,他真是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少爷见爸爸实在不高兴,他也不想隐瞒他了,便低低的喊道:“爸爸,你真的不记得我们了吗?我是子麒呀,是你去艾格斯救我,才受伤失忆的,你真的把我们都忘记了吗?”

“哎呀哥哥,你跟他说什么呀,他现在就是个白痴,说了也没用的。”公子不满的嘟嚷。

少爷没管他,还是眼巴巴地看着顾卿言。

顾卿言听了孩子的话,显然一脸吃惊。

“你说什么?我是你爸爸?”

“难道你不觉得我们长得很像吗?”少爷可怜兮兮的望着他,眨巴着眼睛,一脸委屈的样子。

顾卿言再看向旁边的公子,两个孩子是双胞胎不假,跟他有几分相像也不假。

可是他们怎么就变成他的孩子了?

按照苏暮山跟苏倪说的,他很讨厌那个家跟那个女人的,又怎么可能跟那个女人生下了这么大的两个孩子呢?

还是说,事情其实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复杂?

“爸爸,你知道吗,我们都以为你死了,再回不来了,因为害怕弟弟妹妹见不到你会哭,我们都不敢跟他们说你出事了。”少爷可怜兮兮的又道。

顾卿言听了,又是一阵吃惊,“你还有弟弟妹妹?”

守望人妻

守望人妻第三集

沈月娥并不是天生的拉拉,十八岁以前,她和其他女孩一样,也曾经梦想嫁给一个英俊的白马王子,然后给他生一个可爱的孩子,一家人相亲相爱地生活在一起。

梦很美,但是现实很残酷,所有关于未来的憧憬和渴望全都在她十八岁那年被现实击打得粉碎。

她的生父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去世,继父喜欢喝酒,喝醉了就打她妈妈,打她和她弟弟。在她十八岁生日那天,继父一如既往地不知所踪,不知道到哪里喝酒去了,母子三人则在家高高兴兴地吃了一顿生日餐,沈月娥甚至还喝了小半杯红酒。

不胜酒力的她早早地睡去,可是等她迷迷糊糊地醒来时,却发现满身酒气的继父死死地压在了自己的身上……

那一夜是那么漫长,也是那么痛苦,沈月娥的人生仿佛在那一夜戛然而止。

第二天,母女俩抱头痛哭,母亲劝她不要声张,因为继父是家里唯一的劳力,没有继父赚的钱养家,这个家就彻底毁了。

沈月娥听了妈妈的话,没有报警,选择了沉默,但是等身体刚刚恢复,她就带上自己的行李远远地离开了那个家,加入了南下的打工大军。

从那以后,她开始拼命赚钱,所为的,不过是想让母亲和弟弟生活得更好一些,不用再看那个男人的脸色。

几年后,经过艰苦的拼搏,她终于做到了,她赚的钱比那个男人赚的多十倍百倍,成了家里的顶梁柱,母亲和弟弟不用再看那个人的脸色,弟弟也有足够的钱去读大学,读研究生。

可是沈月娥渐渐发现自己变了,变得不想跟男人接近,甚至厌恶男人,只要男人碰到她的身体,她就会恶心、难受,甚至呕吐。所以不管追求她的男人有多么优秀,她都只会躲得远远的。

后来,她加入了雅芳集团,在这里她遇到了师曼君,这个和她一样受过家庭伤害,却温婉如水的女人。

两个女人一见如故,很快熟悉起来,渐渐变得亲如姐妹。可是在一次醉酒后,两个女人却意外地搂抱在了一起,并且吻住了对方的嘴唇。

从那开始,两个同样被男人深深伤害过的女人一发而不可收拾,都把对方当成了自己生命中的另一半,性格要强的沈月娥更是把自己当成了师曼君的守护者,同时也将师曼君看成了自己的禁脔,谁敢动师曼君,她就要跟对方拼命。

这两年,沈月娥之所以这么辛苦,一方面是为了母亲和弟弟,另一方面也是希望能够和师曼君拥有更好的生活,要不然她也不会忍着痛苦周旋在各色男人之间。

但是她真的太累了,也太苦了,有时候她也会羡慕别的女孩,能有一个结实的肩膀依靠,有一双有力的手臂帮她们撑起一片天空。

不过这份苦和累,包括师曼君在内,她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过。每次觉得难以承受时,她只会像现在这样,看着窗外的路灯默默地流泪。

这时,秦海抬头朝后视镜看了一眼,正好看见了沈月娥脸上的泪光和她哀伤的眼神,凄婉的样子和以前他所认识的豪放要强的沈月娥截然不同,让人我见犹怜,绝对是她不为人知的另外一面。

秦海将车缓缓停在路边,抽出两张纸巾递给沈月娥,“擦擦吧!”

沈月娥遽然一惊,从沉思中惊醒,赶紧接过纸巾低着头说道:“谢谢!”

秦海以为沈月娥是因为刚才的事而难过,便劝道:“都已经过去了,你也别多想,以后多注意一点就行。”

擦掉脸上的泪水,沈月娥抬头看着秦海,强颜欢笑道:“今天多亏秦部长了,改天我请你吃饭!”

秦海笑了笑,“吃饭就免了,我可不想再跟上次一样被你跟师姐灌醉。”

沈月娥莞尔一笑,正想说话,忽然肚子里像是翻江倒海一样,疼得厉害,赶紧捂着肚子靠在了车上。

“怎么了,胃不舒服吗?”秦海问道。

沈月娥轻轻嗯了一声,眉头也疼得蹙了起来,才一会的工夫,她额头上就冒出一层细密的冷汗。

胃不好也是她的老毛病了,一是因为经常喝酒,二是因为长期加班导致饮食不规律,也没有时间去调养,所以长期积累下来,胃病成了她身体上的大毛病。

过了没多久,沈月娥疼得倒在了座椅上,不停地哼哼,秦海见她这么难受,赶紧绕到后排车厢里,问道:“你身上带药了吗?”

沈月娥摇了摇头,忍着疼痛说道:“最后一颗药我在吃饭之前已经吃了。”

秦海也是无语了,这女人明知道自己有胃病还喝那么多酒,为了赚钱有必要这么拼吗?

“秦部长,麻烦你送我回去,我家里还有药,吃了就会好的。”

“行了,你别说话,我帮你治治!”

秦海本来没打算用真元帮沈月娥治疗的,这女人虽然漂亮,身材也惹火,可她是个拉拉,对男人根本没兴趣,或者说她很反感男人,所以如果不是必要,秦海真不想碰她的身体。

不过眼下秦海可不能眼睁睁看着沈月娥疼得直叫唤,他把沈月娥从座椅上扶起来,让她躺在自己腿上,右手轻轻盖在她的肚子上问道:“是这里疼吗?”

当秦海的手碰到沈月娥的肚子时,她浑身一僵,心里忍不住又是一阵恶心,挣扎着就想坐起来。

可是秦海却蛮不讲理地将她按住,“别乱动,一会就好了!”

秦海的话音刚落,他的那只手忽然变得异常温暖,好像还有一股热流从他的手中徐徐进入自己的肚子里,只是一转眼的工夫,沈月娥就觉得刚才还疼得厉害的胃部就再也没有一丁点疼痛的感觉了。

过了没多久,这种温暖的感觉逐渐扩散到她整个腹部,温暖,舒适,暖烘烘的像是怀里抱着一个暖水袋,而她刚才的那种恶心感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看着自己肚子上的那只大手,沈月娥愣住了,难道自己的身体不再抗拒男人了吗?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