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风队的爱

神风队的爱
  • 主演:玛莲娜·摩根,Christos,Vasilopoulos
  • 导演:扎尔曼·金
  • 地区:美国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2
每个女人都幻想成为一名美妙浪漫的万人迷并拥有性与爱的滋润,丝袜裹腿的迷离性感,舍去一切纷扰的优雅,纵身为之而努力以图华丽变身,但事与愿并非能够如影随形,“愉悦与苦痛”才是一对真正的鸳鸯⋯⋯事业成功美貌如花的珠宝设计师维多利亚相遇富商杰克并之后与之结为夫妇,婚后她却发现杰克是一名纵情声色的人,她试图逃之夭夭⋯⋯

神风队的爱第一集

森特瓦大公主看着高位之上的表侄,他的金发璀璨,眼底深沉如玛塔皇宫外围的无边碧海。她对他笑了笑,“这是你应得的。”

欧彦哲看着她的眼睛,面上不显山不露水,他微微一笑,“这是女王陛下授予的,为了姑母的加冕坦途。”

芬兰绿岛。

天气一如以往的晴明。

初漓近来觉得头有些疼,大抵是春困,人也不大愿意动,一躺下就要睡着了。等她醒来,天都黑了。

她觉得甚为苦恼,因为宫池若也不大能看见了。

她不知道他在忙些什么,可他一向是很忙的,哪怕这岛上的日子过得再安静无痕。

初漓有些郁闷。

宫楠木最近也是忙起来了,不过身体检查还是照常,只不过初漓觉得他那张鬼面是越来越阴沉可怖了,如同暴风雨欲来之际。

这天,初漓坐在自己那张舒服的躺椅里打盹,听到了外面很大的风声,那是宫疏的直升机到了。她当然没有想到,高兴坏了,跑过去接他。宫疏风尘仆仆,脸上是掩饰不住的疲惫。他的脸色和宫楠木竟然如出一辙的阴暗,眼神里都带着未曾掩饰去的杀意。

宫疏没有看她,直接去了他们主子宫池若那里。

初漓预感不妙,也跟在他后面。宫疏混血的眉眼浓烈张扬,隐隐暴戾,他回头嘱咐,“初漓,回房去。”

他的语气听起来是命令的,毫无转圜余地。

初漓步子一顿,停住了。她愣愣地看着他漆黑的后脑勺,那是他颇为冷漠的态度。

她依言回了自己房间,却是怎么也坐不住了。她拿过桌上野生的核桃,坚硬的果壳,硌得她手指生疼。她敲了一个核桃吃了,苦涩的味道瞬间弥漫了味蕾。

她的头疼又犯了。

头疼是原本就有的,可最近是越来越厉害了,像有谁拿着沉重的棒槌一下下凿着她的头颅。

有次她在夜里疼醒了,脑中有无数东西掠过,她来不及探究,已经飞逝而过。

那是她的记忆。

这是初漓第一次清醒地认识到。

她看来失去了很多重要的东西。初漓这样想,只是这时候她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究竟失去了什么,也没有意识到,失去的那段记忆里,从来就没有宫池若。

芬兰绿岛的平静很快随着宫疏的到来而逐渐打破了。

宫池若近期要出岛,已经在做出岛准备了。初漓自然也要跟着去的,虽然她并不舍得离开这里。

“不能不走吗?”她仰着头,知道自己在问一个很愚蠢的问题。

宫池若的身影隐在逆光之下,她眯着眼睛,看到他修长背影披散的长发。乌黑乌黑的,流淌着彩色的阳光。

宫疏站在他身边,不远处站着宫楠木。

她好久没有看到过这三个人一并出现了。宫疏自欧洲赶回来,分明是有要事。

“初漓,”宫池若这样喊她的名字,悠远绵长的声调,平静中又带着漠然。他转过身看着她雪白的一张脸,眼睛是无波无澜的灰色,稍稍透出些微的冷色。

他招手让她来到身边,摸上了她的脸颊。

神风队的爱

神风队的爱第二集

当年的事情之中,霸刀门在其中其实所扮演的角色并不怎么光彩,如果他们在收到风声的第一时间就发回消息的话,说不定魔部行动小组的成员不会损失的那么惨重,苏昊也不会因此差点被直接灭杀。

这几年来,南宫永亮所担心的并不是苏霸道的报复,因为他们霸刀门早就已经是魔部的外围成员,魔部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被苏霸道整没了。

他所担心的是……苏昊不待见他们,这才是他们最担心的。

特别是从苏昊接过朱雀这个代号之后,这种担忧可以说时不时的就浮现在南宫永亮的心头。

而现在,苏昊的话无疑就已经冰释前嫌了。

这让南宫永亮怎么可能不激动。

交代完所有事情之后,苏昊才神色柔和的转身,看着东方羽落轻声道:“好了,这一次不会有什么意外了,你看有这么多个实力高强的古武前辈保护你,你就放心吧。”

“嗯。”东方羽落神色温柔的替苏昊整了整衣领:“我先到燕京等你。”

“好。”苏昊点了点头,语气坚定道。

这一次,他不会让当年的情况再度发生!

……

就在钱蒙被押送回燕京时,某一处别墅内,刘健摇晃着酒杯,在幻想着美好的未来。

事实上,在刘健看来,除非整个魔部出动,否则的话,想要救回东方羽落,那是决计不可能的事情,而这一次的事情上,苏昊只能够一个人过来,否则的话他们可是要撕票的。

一个人面对那么多个古武学者,而且其中还有十多个流水境巅峰,甚至已经一脚踏入掌控境的恐怖人物,刘健再怎么看都觉得苏昊没有生存的可能性。

东方羽落被软件,苏昊被杀……那么宏伟集团还不是苏魏然说了算?现在宏伟集团之中,总裁失踪,副总裁东方羽落又被困在米国这边,而苏昊这个继承人,或者应该说已经接手过宏伟集团所有管理权的人又被杀了话,那么还有谁能够阻止苏魏然这个副总裁?

到了那个时候,荣华富贵还不是唾手可得?

这也是刘健敢于冒险的原因所在,如果不是的话,作为宏伟集团在米国这边的分部负责人,他根本就没有必要冒这么大的危险。

最最重要的是……苏魏然答应过他,如果这一次事情成功,他将活的宏伟集团百分之五的股份。

宏伟集团可不是什么上市公司,这是一家纯粹的家族企业,从来没有股份这么一个说法,而苏魏然的意图很明显,如果他掌管宏伟集团的话,那么他就要让宏伟集团再进一步。

走到如此这一步,想要让宏伟集团再进一步,那么除了上市之外,还真的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了。

不要小看这百分之五的股份,这可是一个国际性财团的百分之五的股份,足够刘健躺在钱堆上吃喝玩乐三辈子都花不完。

就在刘健幻想着美好未来的时候,别墅大门突然间毫无征兆的打开。

刘健愣了一下,他在这里可是安排了三十多个保镖,而来人竟然没有敲门就直接进来了?是哪个新来的不懂礼貌的保镖?

“谁?”刘健突然间怒喝了一声,他最讨厌在自己全身放松的时候有人打扰了。

随着他的声音落下,苏昊缓缓的从大门口那边走了进来。

那一刻,刘健的眼瞳不由自主的猛然收缩。

苏昊……宏伟集团太子爷,宏伟集团如此实权掌控者,让苏魏然这个副总裁不得不铤而走险的人。

这个曾经被传成废物的太子爷,如今只是用不到五天的时间彻底的巩固了人心浮动的宏伟集团,甚至于还利用这一次的机会将宏伟集团内部的一些蛀虫彻底的清理出局,这中间的手段就算是刘健想起来都有些害怕。

当刘健幻想着苏昊已经下地狱的时候,却发现此时此刻,苏昊就站在他的门口,他怎么可能不害怕?

“你……你是人是鬼?”刘健满脸惊恐的指着苏昊,手中的酒杯早就已经跌落在地摊上,红色的酒水洒满地板。

看着灯光下一脸惊恐的刘健,苏昊歪了歪头,有些不置可否。

就这么一个废物,竟然还特么的有胆子参与绑架东方羽落?最让人想不通的竟然还能够坐镇宏伟集团分部?

看来自家老爹也有糊涂的时候。

这倒不是苏昊想歪了,只能说此时的刘健表现的实在是有些不堪。

刘健的能力是有的,但说到底,他也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而已,在钱蒙那边可是有着几十个古武学者啊,那样的阵容都留不下苏昊的话,刘健真的已经无法想象苏昊有多么恐怖了。

至于刘健为什么会认识苏昊……这个实在是太简单了,早就在苏霸道失踪的第一天,苏昊第一次进入宏伟集团的时候,他的照片已经已经发到了宏伟集团各大负责人的桌面上。

这是一个必须的经过,不管宏伟集团那些普通成员怎么想,他们这些宏伟集团的负责人必须要知道苏昊这么一号人。

而现在,苏昊活生生的站在他的面前,刘健怎么能够不惊恐?

真是一个可怜的人,放着好好的宏伟集团在米国的分部负责人不做,偏偏要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现在还被吓成这副模样……想到这里,苏昊就不由得摇头轻笑了起来。

人啊,总是这么的后知后觉啊。

“保……保镖……人呢,人呢,保镖……”眼看苏昊突然笑了起来,刘健可谓是三魂六魄被吓跑了一半,他还真的以为苏昊是鬼来着。

“行了,别叫了,他们都死了。”苏昊一边说着,一边朝着刘健走了过来。

“怎……怎么可能?”刘健脸色猛然大变,整个人不受控制的跌倒在地上,恐惧的往后倒爬。

那可是三十多个专业保镖啊,说死就死?这怎么可能,他可是连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听到,眼前这个人难道真的是鬼。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放心,你很快就会去陪他们了。”

神风队的爱

神风队的爱第三集

商会那天之后,欧彦哲行程越发忙碌,许久见不到人。她心下有异,趁着乔伊管事回来一趟问了,老人家也不知,找了个借口说,“少爷最近在军部活动,事务太多,夫人若是想他了,我会传达给少爷。”

军部整改,牵扯甚广,拔出萝卜带出泥的,想来也分外难办,也不清楚欧彦哲如何应对。蓝清川想了想,便托乔伊管家带去了一盅核桃露,厨房刚做出来的给她喝的,还带着热气。她装了一小保温桶,嘱咐让欧彦哲注意休息,长长精神。

乔伊管家喜不自禁,颇有这核桃露是做给他喝的样子。等到了军部,欧彦哲刚刚开完会议,等下还要前往玛塔皇宫。

乔伊管家连忙端出核桃露来,眼神示意他快喝。

“这是夫人托我带过来的,少爷事务繁杂,她有些不放心。”

欧彦哲抬了眼睛,手一伸,摸上去还是温热的。他表情一松,端起来喝了一口。

乔伊管家松了一口气,欧彦哲向来不爱甜食,平日也少沾,这喝一口已是难得了。松了口气之后,又是高兴得不得了,“少爷,少夫人心里还是想着你的,姑娘家就是要多宠宠的,她才知道你对她的好。”

这句话也不知触及了什么,欧彦哲眉心一蹙,象牙白皙的手指捏紧了玻璃杯。只片刻他又松下了,神色如常地去翻阅文件道:“不喝了。”

乔伊老管家一惊,直觉他是嫌弃了自己好事多嘴,可再一想,明明他刚刚还是高兴的。

“少爷,你与少夫人之间……”

欧彦哲略一抬眼:“没什么。”

老管家便不吭声了。

月数大了,蓝清川越发怀得吃力。肚子里的是个小闹腾鬼,她被折腾得寸步难移。蔷薇城堡一如既往地平静安和,夏渐深了,蔷薇花香浓郁静谧,花气馥郁。她已经久不管事,走哪儿都是仆人细心照顾着。她剪了一束蔷薇抱去了琴房,琴盖还没掀开,就听欧彦哲回来了。他去了半个来月的柏林,也不知去干什么。她也不太关心外头的风浪,只安心养胎。

欧彦哲一回来便来看她,他更不放心的是她的肚子。蓝清川任他贴着听了两下胎动,便将人推开了,皱眉道:“热。”

“用过晚餐了吗?”

“嗯。”她一抬头,便瞧见乔伊带着一众仆人,抱着好些礼物盒子上来。“这些是什么?”她倚在欧彦哲专属的榻上,懒洋洋地问了声。

“有些是买给小少爷的,还有些是送给夫人的。”

“小少爷?”蓝清川好笑道:“它还没出生呢,这么早就准备礼物了?”

都是些精巧的小玩意儿,还有婴孩儿的小衣服小首饰之类的,也难得欧彦哲有这个时间去挑选置办。

“挺好的。”她取出一顶小尖帽子,觉得甚为可爱。

欧彦哲看她眉眼间含笑,连日来心下那点子不适终于稍稍缓了缓,不免心情大好。

“晚餐还没用吧,一会儿陪我一起?”

蓝清川把玩着小孩子的衣服饰物,点头道:“好啊。正好小厨房正温着鸽子汤,你一起去吃些。”

欧彦哲摸摸她撑得滚圆的肚皮,心知她的辛苦。管事说她胃口不佳已有好些日子了,可为了肚子里这个小淘气,她拼了命地吃,孕吐又严重,吃完吐,吐了还吃,想方设法给肚子里的小家伙供给营养。她人看着清瘦,肚子却挺得大大的。

用过了晚餐,欧彦哲陪她在下面的庭廊里散布。夏夜蔚蓝,虫鸣阵阵,不远处是城堡通明的灯火。蔷薇花全开了,开势荼蘼,周围遍是一片花海,香气馥郁。

欧彦哲陪在她身边,他向来事务繁杂,也是难得。

克拉伦斯刚刚来过一趟,乔伊留着招呼了。庭园里只他们两个人走着,一溜儿仆从全部遣回去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