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春少妇/女人梦男人

思春少妇/女人梦男人
  • 主演:Marcin,Dorocinsk,Sonja,Richter
  • 导演:皮尔·弗莱
  • 地区:法国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0
K(松佳·里奇特SonjaRichter饰)是一名小有名气的摄影师,稳定的婚姻生活为她的职业前途奠定的稳固的基础。一个名叫马奇柯(马辛·多洛辛斯基MarcinDorocinski饰)的男人出现在了K的梦中,他的英俊和风流让K无法自持的陷入到了感情和欲望的漩涡中。在一次次水乳交融的激情碰撞中,K已经无法再分清楚,她身处的究竟是梦境还是现实。终于,K在梦中耗尽了全部的精力,身处绝望边缘的她选择了自杀,当她纵身跃下高楼时,在睡梦中惊醒的居然是马奇柯。原来,K亦是马奇柯的一个梦境。这个可怕的梦境一直纠缠着马奇柯,使他陷入了同K一样的困境之中,与此同时,K早已改头换面,迎来了她新的生活。

思春少妇/女人梦男人第一集

女帝率先飞临血海海眼上空,感受到她的存在,血海宛若煮沸了一般。

猩红,邪恶,恐怖的血海旋涡不停的像血海深处旋转,越旋越深。

终于,第一个浮屠鬼王从血海旋涡中开始显形。

浮屠鬼王,全身燃烧着血魂,身高数百丈,形貌丑陋狰狞。

难以想象,阴司居然还有这样的生死大敌,每一尊都有堪比鬼帝的战力。

第一尊浮屠鬼王现身,紧接着是第二尊,第三尊……

从女帝现身血海开始,血海之上犹如雨后春笋一般,瞬间涌现出数百尊浮屠鬼王。

数百尊天尊巅峰战力的浮屠鬼王,若是他们能够离开血海组成大军,无疑拥有覆灭阴司崩溃六道轮回的实力。

这已经不止是阴司的威胁,对三界来说都是一场大灾变。

“谢岚,万鬼之母现在无法离开血海,但是不代表将来不会。”九幽女帝在空中传音说道。

“什么意思?”

“这是天道的手笔,也是他的隐藏手段。犹如那些隐藏在宇宙虚空深处的虚空领主一般,这片血海同样是天道的战力储备。”

“天道会动用血海之力么?”  “那要看他能不能从封神之战的因果中脱身了,如果不能,天道便会动用一切力量降下真正的灭世浩劫。这个世界因为天道而存在,也会因他而毁灭。谢岚,孤要你明

白一件事。”

“什么事?”

“今天的这场战斗并不是为了阴司,而是为了三界,我们必须阻止天道灭世,必须阻止他!”

“好。”

三千年前,魔道祖师便已经察觉到了天道的错误,可惜那时候的他一个人走的太远。

今天的我,便是当年的他。

值得庆幸的是,今天的我不是一个人。

除了数以百万计的魔道弟子,我还有女帝和鲲作为盟友。

此刻九幽女帝一身黑袍悬浮在血海上空,在她身下,数以百计的浮屠鬼王正在疯狂汲取血海中的邪恶之力。

他们的形貌开始发生变化,头上长出了猩红的双角,背上生出了巨大的血翼。四肢变成了利爪,嘴巴里面长出了尖牙。

面对女帝带来的上位者神念威压,浮屠鬼王直接放弃了人形态,变成了一头又一头的巨型血翼蝙蝠。

血翼蝙蝠速度迅疾如电,尖牙利爪发起的每一次毁灭攻击,几乎相当于道祖境界。

除此之外,血翼蝙蝠还有最强大的灵魂攻击技能,死亡尖啸。

死亡尖啸,是血翼蝙蝠独有的音波冲击,可以直接冲击道祖的五感六识,震慑神魂。

万鬼之母尚未现身,血海之上已经重重杀劫。

如果现在悬浮在海眼上空的人是我,只血翼蝙蝠的音波冲击就是我无法避开的最大凶险。但是我从女帝的脸上看不到半分惊慌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冷漠。

血海蝙蝠在变身提升战力的时候,九幽女帝也在提升自己的战意。

迄今为止,我在战场上见过的最英武的女子非姽婳莫属。

红颜白发,死神面容。死神铠甲,冷漠沉重。

当姽婳挥舞死神镰刀的时候,便是世上最令人绝望又凄美到极致的身影。

现在穿上战甲的女帝,释放出的死亡气息比姽婳还要浓郁三分。

女帝的战甲和她的幽冥之眼一般,同样是漆黑如墨,沉重如山。

除此之外,在她背上还挂着六面靠旗。

这六面靠旗,代表着六道轮回,分别是:人间道,饿鬼道,地狱道,神仙道,精怪道,妖畜道。

看到女帝的六面靠旗我才明白,并不是只有我魔道才有众生平等有教无类,在女帝眼中六道众生也是一般无二。

女帝当初和魔道祖师能成为知己,便是因为存在着这样的共识。

终于,女帝进入了终极战斗形态。

除了浓郁到极致的死亡气息外,九幽女帝神上还多了一份神圣。

因为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六道众生,只凭这一点,女帝就已经超越了太古冥界死神。

“谢岚,战无休而祸不息,吾辈何以为战?”女帝战意提升到极致,纵情大吼。

“护国安邦除奸恶,道法自然斩邪魔。”

“不错,今日你于孤血战万鬼之母,为的便是六道众生。”

语毕,女帝又是一声暴喝,手中的六道轮回剑斩向距离她最近的一只巨型血翼蝙蝠。

只听一声惨绝的哀鸣响起,那只血翼蝙蝠被六道轮回剑发出的鬼剑剑气直接刺穿了身体。

女帝的鬼剑即便是不是近身接触,也同样可以发出衍生神通剑气穿刺。这是我现在绝对做不到的事情,吕纯阳也同样做不到。

吕纯阳的神剑剑气虽然可以于无声处听惊雷,产生炸裂效果,但是这是他预谋算计的结果,并非说他每一剑都可以触发衍生神通。  血翼蝙蝠只吃了一道剑气,本来只是受了重伤,但是,在鬼剑衍生神通剑气穿刺的肆虐下,体内的生机迅速凋零,筋骨血脉全部被剑气摧毁,在空中勉强挣扎了片刻

之后,便坠落到血海之中,重新化为血海旋涡。

浮屠鬼王是杀之不尽的,身死之后,会重新被万鬼之母复活。

斩杀掉第一只血翼蝙蝠之后,女帝身化鬼魅闪电般的出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又迅速杀掉数只血翼蝙蝠。

见此,血翼蝙蝠开始疯狂的发起音波冲击,死亡尖啸。

我在岸上听得已经是神魂惊颤,五感六识紊乱不堪,血海上空的九幽女帝所面临的的压力可想而知。

最关键的是,血翼蝙蝠的音波冲击还可以互相交织成网,全方位攻击女帝的五感六识。

果然,在血翼蝙蝠的音波冲击之下,女帝的身法速度迅速减弱下来,手中的六道轮回剑也变得光芒黯淡下来。

越来越多的血翼蝙蝠开始近身,用它们的尖牙和利爪攻击九幽女帝本尊。

尽管女帝的战甲无坚不摧,可也架不住堪比道祖战力的尖牙利爪攻击,战甲开始出现破绽,继而更多的破绽产生。

面对血翼蝙蝠的疯狂攻击,女帝的战甲很快就失去了守护之力。

随着一只最为凶险的血翼蝙蝠从她背后发起冲击,女帝躲闪不及的情况之下,左肩膀被撕裂,露出一大片染血的肌肤。

见此,我便欲杀入战局。

“谢岚,现在还不是你出手的时候。”

“女帝。”

“无须担心孤,若是连血翼蝙蝠都应付不了,孤还如何迎战万鬼之母。”

女帝嘴上虽然如此说,可是,身上所受的伤却是越来越多,六道轮回剑的光芒也是越来越黯淡。

便在我越发为她感到揪心的时候,女帝忽然一声暴喝:“魂入轮回,血染六道!”

此言一出,背后的六面靠旗随风暴涨,猎猎作响。

而那些原先攻击到女帝本尊的血翼蝙蝠,忽然爆发出惨绝的哀鸣。

它们的尖牙和利爪,先前沾染到了女帝的鲜血,而现在,在女帝念出这句谶语之后,她的鲜血开始燃烧。

变成了无法禁断的灵魂之火,烧的血翼蝙蝠纷纷哀嚎不已,试图冲进血海中熄灭火焰。

可是,女帝的鲜血燃烧的灵魂之火,比姽婳以魂能所发的灵魂之火念力更强,就是在血海中也无法熄灭,最终把它们全部烧成了灰烬。

仅此一番,围攻女帝的血翼蝙蝠瞬间减少了一半,同时,血翼蝙蝠的音波之网也出现了破绽,她手中的六道轮回剑重现绽放光华。

新一轮的屠杀竞赛开始,女帝重新占据上风,杀的血翼蝙蝠溃不成军,再也没有机会编织音波冲击之网,封闭她的五感六识。

便在这时候,不等女帝吩咐,我就飞身都了海眼上空。

血翼蝙蝠杀之不尽,很快就会从血海旋涡中复生。  现在有女帝压制全局,正是我凝聚三片剑海的最好机会!

思春少妇/女人梦男人

思春少妇/女人梦男人第二集

“之禛……”

陆之禛被陆国明叫到了一边,好像有重要的事要单独跟他说。

苏慕谨站在原地等他。

“苏慕谨,你和乔夏不是好得不得了的闺蜜吗?不是关系好得让人羡慕吗?现在也不过如此嘛……”

苏慕婉走过去,讽刺的说道。

苏慕谨听得懂她话里的意思,这个节骨眼上告诉她,自然就没那么好心。希望她去破坏这场订婚宴,好让黎君北在黎建洪那里不好交差,也让黎君北这一次受挫,黎建洪就不会再看好他了。

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微笑,故作懵懂,“看似你好像很关心乔夏的样子,要我代她跟你说一声谢谢吗?”

苏慕婉冷哼,“那我就等着看乔夏的下场!”“你丫看我什么下场,绿茶婊!”送客已经送得差不多了,自己也没什么事了,乔夏看苏慕谨在这边,就提着裙摆,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朝这边走过来想跟好闺蜜分享她今天在台上的事。还没走近,就听

到苏慕婉在欺负她的慕谨,还说看她的下场。

妈德!

要不是她是君北名义上的弟妹,她绝对不会让她来参加她的订婚仪式!真是给她脸了!还敢这么说话……

也顾不上自己还穿着礼服,今天是自己的订婚仪式,气冲冲的就走快两步。

苏慕婉脸上洋溢起看起来和善的笑容,了解的人都知道那笑容下,还包涵着其他伤人的东西。“什么下场?”苏慕婉笑出声,“你可以问问你的好闺蜜,我先走了,黎家的准儿媳!”

苏慕婉朝他们做了一个拜拜的动作,就踩着高跟鞋,裙摆随着脚步的摆动,荡漾起诱人的涟漪。“问候你祖宗啊!”乔夏一副要挽袖子干架的架势,被苏慕谨给拦了下来。看着她那副小人得志的模样,乔夏真有一种掐死她的冲动。抢慕谨的未婚夫,即便是渣男,丢给她也觉得可惜了。想想和君北订婚

,以后结婚,难免会和这个女人偶尔出现在同一个场合,她就郁闷到爆!

“嗯?”苏慕谨看向乔夏。

乔夏这才意识到自己好像说错话了,急忙纠正,“不是,不是!我是想问候那绿茶婊的!”

丫的!

还能不能好好骂个人了!今天她可是装了一天的淑女了!还遇上苏慕婉那个女人和慕谨有相同的祖宗。

啊呸!

“对了,刚她说,想看我什么下场?”她就想弄个明白,该死的苏慕婉到底想看她什么下场!

给了她三分颜色了,居然敢在她订婚的时候这么说她!

“老娘嫁进黎家,她还得叫老娘一声嫂子呢!”乔夏小嘴微噘,还没等人回答她的问题,她就又开始不满的抱怨了。想想就来气。

苏慕谨将她的身子扳正,“为了她你气什么气?气坏了身子,她能赔你吗?”苏慕谨做了一个收的动作,“记得,今天是你订婚的日子,收住!”她看了看周围还有一些没有走的宾客,示意她要注意影响!乔夏睁着一双美目看向比她稍微高一些的苏慕谨,漆黑的瞳仁,纯净,灵动。“我听我家慕谨的!刚我不还以为那女人想欺负你吗?怎么的,做为好姐妹的我都不能让你给别人欺负了去,是不?”刚刚完全

是出自身体的本能,现在转念想了想,“你丫现在也不需要我保护了,在商场上那么彪悍!苏慕婉那斯压根不是你的对手……”听到乔夏说的前半句,苏慕谨打从心眼儿里感动。以前在学校里,乔夏总是充当保护她的角色,因为她说,她是生下来的公主命,看上去娇娇弱弱,让人一看就想保护。所以她要做她的骑士,在她没有找

到白马王子之前,她都要保护她。所以,她总是有什么事,就不管不顾就往前头冲,生怕别人欺负了她。

结果后半句,完全就是煞风景。“你能形容得好一些吗?彪悍,那是形容男人的!”

“不管了,反正那丫再敢上门来挑衅,我分分钟削了她……用辈份,也要压她一头!”苏慕谨被她捏人的动作逗笑了,控制住笑意,她对乔夏说道:“行了,你也说了,她不会是我的对手。倒是你,现在成了黎君北的未婚妻,黎家不是想像中那么简单,虽然你们暂时没有同居,也没有住进黎

家,但你自己多留一个心眼儿,知道吗?”

“有那么严重吗?”乔夏看她说得,好像自己就要进入战场似的。

苏慕谨正欲说话,腰际间突然多了一双宽大的手掌,直接就搂了上来。

紧接着,一道低沉而又极具磁性的嗓音自头顶响起,“回家了,慕慕!”

乔夏受不了的打着哆嗦,用自以为陆之禛听不到的声音,跟苏慕谨说道:“你家陆之禛,真够肉麻的!你平时怎么受得了他的?”

陆之禛轻咳两声,表示自己不仅听到了,而且听得很清楚。苏慕谨原本想脱口而出的话,在陆之禛的咳嗽声中,吞进嗓子眼中,只想快点离开这里。因为她从腰间的力道中,已经感受到某个人想回家的迫切心情。最后,忍不住再跟乔夏嘱咐一句,“你记得跟我保证

的啊!”“哎,等等!我借你家慕慕一分钟!就一分钟,就还给你……”说完,拉着苏慕谨走向另一边,说道:“我的好姐妹儿,我现在跟君北已经订婚了,还不能发生关系?”她就纳闷了,为什么慕谨老阻止她和君北

发生这件事……

而且,他们都订婚了……苏慕谨欲言又止,最终只能说:“你别管那么多,听我的就成!”虽然种种原因,她阻止不了他们订婚,也没办法阻止他们订婚,但在结婚之前,一定得让乔夏看清楚,黎君北的真面目。这样,乔夏才可能

真正的死心!当然她也并不是一个保守的女青年,想要为乔夏守着那片儿膜,可万一怀了孩子到时真要分开两个人……

那才是为了夹在中间的孩子分不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乔夏越陷越深,到时拔都拔不出来!但这些话,她没办法告诉乔夏,只能这么要求乔夏。

思春少妇/女人梦男人

思春少妇/女人梦男人第三集

江梦娴不解地看着眼前的连羲皖,眨眨眼,脸颊还挂着眼珠子,忍不住抽噎了两声。

“你刚才不是要跟我爸打架吗……”

“假的,我刚才和你爸在演戏。”连羲皖赶紧回答,生怕迟一秒澄清,江梦娴就会多想。

“演戏……”

江梦娴的大脑宕机了一下。

刚才又是抡拳头、又是要干仗,还揭伤疤,竟然只是在演戏!!

她的疑惑还没完,两片炙热的唇瓣已经堵了上来,把江梦娴的所有疑惑都堵了回去。

两人在车库那个僻静角落里静静吻着,连羲皖十分温柔地含着她的唇瓣,以这种方式来表达自己的爱。

吻完,江梦娴微微喘着气儿,小嘴儿一张一合,吞吐着暧昧气息,薄汗升起,眼里似乎起了一层雾气,双眼半闭着,睫毛在微微颤抖着,似乎还挂着泪。

刚才她真的吓死了,好好地两个人,说打起来就打起来了。

夹杂在两人之间的江梦娴眼看着自己最重要的两个男人就这么样撕破了脸,真是不知道如何是好。

一直到现在,那颗在胸腔里急促跳动的心还安静不下来,看经过了连羲皖的温柔一吻,总算是安心了一点。

连羲皖的额头还抵在她的额头上,双眼微微合上,似乎还在回味着刚才那一吻的美好,两人唇齿相距不出几厘米,互相可以感受到对方那扑出的急促热烈呼吸节奏,空气中似乎有无形的诱人因子,在他们之间互相吸引。

她脖子之间才种下的吻痕在此时更是闪耀着知名诱惑,可连羲皖知道,现在不是时候。

江梦娴挽住了他的肩膀,带着不确定口吻,再一次问道:“真的只是演戏,你没跟我爸我哥闹翻?”

虽然她知道连羲皖不是那种冲动的人,可刚才他们说的话,实在是太刺人心窝了。

演戏真的有必要说这么狠的话吗?

连羲皖从鼻子里吐了一口气出来,回答:“恩。”

又道:“刚才你爸爸也知道我在演戏,但是你爸演技太拙劣了,想骗人有点难,所以我说了些伤心话刺激他,让他的戏感一下子就爆发出来了……我是无心的,稍后我会找咱爸道歉的。”

江梦娴忍不住长长地笑了一声。

她就说嘛,连羲皖这么怂的人,怎么可能跟龙城对着干。

不,其实他一点都不怂,只是因为龙城是她的爸爸,他不得不怂。

只是……他真的不是趁机真的和龙城打一架已解心头之很?

一家三口回了尚品帝宫八号别墅,糨糊一回家就拿出自己的御用记账小本本对账,那个小本本她一直贴身带着,赚了钱就记在账上,一笔笔记得十分认真,从幼儿园里把裁决给卖出去让小朋友付费摸屁股,到后面演电影拿片酬,都记得清清楚楚,不放过任何一个小数点。

不得不说,基因强大的孩子总是占优势的,马上四岁的糨糊已经能做复杂的乘除法了,最近甚至都开始学多元多次方程式了,虽然,还是比不上舅舅当年4岁上节目般逆天,可在同龄人之中已经拔尖了。

她今天非得好好地算算,自己到底有没有赔钱!

她认真地扳着手指头算,偶尔借助一下计算器,在各种技能里面,算数她学得最快。

连羲皖和江梦娴也帮着她对账。

“x年x月,糨糊代言了儿童腕表,代言费,一百万,拔拔存着呢!”

“x年x月,糨糊跑了个龙套,一天拿了200块。”

“X年x月,糨糊演的电影全球票房破五亿美元,糨糊到手片酬50万美元。”

“X年X月,麻麻用糨糊社交账号接了广告,广告费10万块。”

……

糨糊嘴里鼓着一口气,十分不服气,翻来覆去地算了自己这些年的收入,最后算了一个总数出来,一下子蹦起来,自豪道:“哈哈,糨糊没让拔拔赔钱!”

连羲皖抱住自己一下子就开朗的小宝贝,道:“看,拔拔说的对吧,糨糊可会挣钱了,怎么可能赔钱呢!”

确定了自己没赔钱之后,糨糊美滋滋地要睡个午觉。

好不容易哄好孩子之后,连羲皖和江梦娴却面色凝重地进了书房。

今天龙城和连羲皖若是真的演戏,那就一定有个观众。

而当时就那几个人,龙城,唐尼,江小洛,江梦娴和连羲皖。

唐尼和江梦娴都不可能是那个观众,那观众便就是江小洛!

江小洛有问题!

这大概是江梦娴最不想听到的噩耗。

龙城等了二十几个年头,才等来了江小洛,可现在,却发现这个江小洛是个假的,就算是真的,也是别有用心而来,这对于他来说,是个何等的折磨!

最折磨的是,他还要陪着她演戏。

江梦娴也曾怀疑过,内心一直埋藏着一些疑点,可是她根本没有和江小洛在一起相处过一天,对她的了解太少了,可见龙城都没有怀疑,她也将疑惑压了下来。

现在确定下来了,仔细回想,还是疑点重重,比如,龙城曾经说过,江小洛也是个和命运一直在抗争的倔强姑娘,他们娘俩其实很相似。

江梦娴想读书改变自己的命运,江小洛年纪轻轻就从学校辍学出来,便开始了在社会上打拼,做过许多工作,最后跟着金玺创办了‘红房子’这个品牌餐厅,她其实非常有能力,非常有想法,成为那个年代的‘万元户’也只是迟早的事情。

但是这个江小洛却满口前朝老僵尸裹脚布恶臭,连借腹生子这种话都说得出来!

可江梦娴不敢把事情往深处调查,若是……万一真的调查出了什么呢?

比如,那个鹰钩鼻若真的存在呢?

鹰钩鼻若真的和江小洛有什么关系呢?

他们决定把之前的资料拿出来分析分析,捋一捋头绪。

书房里,江梦娴把自己之前找的资料全部拿了出来,摆在了连羲皖面前。

“这是我之前和龙烈问到的一些村民口中的资料。”

“这是根据村民的描述,那个鹰钩鼻男人的素描。”

她把东西做成了文档打印了出来,还是有一大叠,连羲皖一边翻资料看,一边让小春把自己几年前调查的资料找出来。

两份资料摆在了一起,连羲皖拿笔在江梦娴找的资料上写写画画,而江梦娴则是拿起了连羲皖找的那份资料来看。

那份资料把江小洛的一些存在的痕迹给照了下来,做成了文档保存,为了给江梦娴一个念想,包括一些江小洛遗物、日记、照片等的照片,两者一对比,还是能立即发现许多疑点。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