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仆日记2015

女仆日记2015
  • 主演:蕾雅·赛杜,文森特·林顿,克洛蒂尔德·莫勒,埃尔韦·皮埃尔,梅洛迪·瓦伦伯格,帕特里克·德阿萨姆曹,文森特·拉科斯特
  • 导演:伯努瓦·雅克
  • 地区:法国,比利时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法语
  • 年份:2015
故事发生在1900年左右的法国。时髦少女塞莱丝汀从动荡不安的巴黎来到诺曼底当家庭女仆。在兰莱尔一家人的别墅里,她面对的是好色的男主人和他那性冷淡、专横和嫉妒心强的妻子。塞莱丝汀决心避免遭遇厨师玛丽安的悲惨命运——自己结婚生下的孩子死去了,但绝望发现自己又怀上了。这个年轻的女仆对神秘的男仆约瑟夫的行径感到好奇:他四处分发反犹太传单,并暗示她可以在瑟堡为他从事妓女工作。继让•雷诺阿(1946)和路易斯•布鲁诺尔(1964)之后,伯努瓦•雅克再次选择奥克塔夫•米尔博的小说来对资产阶级进行冷嘲热讽。影片以一个竭力保全自己生活的年轻女人为主角,通过其日记的视角,雅克展现了看似无力的力量和似乎有力的无力性。女仆的形象揭开了20世纪早期隐藏的黑暗腹地,也暗示了当今生活的不安定性。via迷影网

女仆日记2015第一集

花容战带着少女坐下,笑着介绍:“巧的很,这位姑娘也姓沈,叫做沈晴,和沈丫头一样,今年也刚刚十四岁。”

那名少女站起身,含羞带怯地朝君天澜行了个礼:“国师大人。”

君天澜面无表情地瞥了眼桌上的饭菜,淡淡道:“开饭吧。”

沈妙言咬着筷子,悄悄地打量那个叫沈青青的女孩儿,这就是四哥说的客人吗?是花容战的什么人?

她憋着好奇心没问,只一边吃饭,一边继续看那个女孩儿。

沈青青生得纤弱,可是却很能吃,当着三人的面,毫不停歇地吃了足足三大碗米饭。

她吃完,很有些不好意思:“民女向来能吃,让国师大人见笑了。”

“无妨。”君天澜说着,示意添香拿银盆过来让她净手。

这女孩儿不知道那银盆是做什么用的,见添香端到她跟前,有些好奇的准备接过,添香扑哧一笑:“沈姑娘,这银盆乃是用来净手的呢。”

沈青青面颊一红,小心翼翼地净手。

沈妙言咬着筷子,又看了看她的掌心的薄茧,心中便明悟几分。

这女孩儿大约出身贫苦人家,却不知怎么地,被花容战寻了来。

晚膳结束后,花容战要和君天澜在书房谈事,君天澜便让沈妙言领这女孩儿在府中转转。

沈妙言并未推辞,亲亲热热地带沈青青去了花园:“我带你去我的房间坐坐吧,我让素问收拾得很干净呢。”

沈青青望着这偌大的府邸,秀美的面庞上满是羡慕:“我从未到过这样好的地方,你能生活在这里,真是幸福。”

“有什么幸福的,我以前遇到过很多糟心的事儿呢。”沈妙言指着立在湖畔边缘灯火通明的临水阁,“瞧,那就是我住的地方了。”

沈青青瞧着那临水阁倒映在波光粼粼的湖面里,檐下的红灯笼在水中更显朦胧之美,于是更加的羡慕。

衡芜院书房。

君天澜坐在软榻上,指尖不停地敲击矮几:“这女人不合适。”

“为什么?”花容战捧着茶挑眉,“京城里姓沈的女孩儿虽多,可既要年龄在十四岁,又要长得漂亮、皮肤白、能吃,我派了所有人手出去,也只找到她一个。她父亲是个渔夫,家里还有几个弟弟,因为实在穷得揭不开锅,才肯将这女孩儿用五百两银子卖给我。”

君天澜知道他说的是实情,尽管想要找个朱门大户出身的小姐代替沈妙言去魏国,可他也知道那样的人选几乎没有。

花容战见他不语,笑道:“大人,就这么着吧!这几日把她养在国师府,派几个教习嬷嬷教她贵族礼仪,总不至于让她失了分寸。我瞧着,她也是个聪明人。”

君天澜微微颔首。

而临水阁内,沈青青呆呆望着沈妙言堆在床头的宝物,无论是那三颗珠子还是摩喝乐像或是其他,都是她从未见过的绝世珍宝。

事实上就连这房间里的摆设,都是她不曾见过的。

沈妙言想跟她说说话,然而她的全副心思都在房间里摆设的宝贝上。

沈妙言不高兴地坐在床榻上,抱着枕头,有点后悔带她到这里来。

过了会儿,拂衣过来请人,将沈青青和沈妙言一道请去衡芜院书房。

书房中,君天澜坐在黄花梨木雕山水大椅上,一边翻看书卷,一边淡淡道:“以后沈青青会留在府中,妙言,你要多照顾她。”

沈晴一愣,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她能住在这样好的地方?!

沈妙言也有着怔愣,可是见君天澜表情认真,便知道这事儿无可挽回。

她不大喜欢沈青青,等拂衣将沈青青领去后院厢房歇息,才蹭到君天澜身边:“四哥,你干嘛要把她留在府里啊?她长得怪好看的,你要让她当你的通房丫鬟吗?可我不喜欢她。”

君天澜放下书卷,将她抱到大腿上,摸了摸她的脸蛋:“除了你,我不会亲近旁的女人。”

沈妙言心中一喜,却故作娇嗔:“那你干嘛要留下她?我不喜欢她!”

沈青青在临水阁,未经她同意就随便摸她的东西,叫她心里怪不舒服的。

她总觉得,沈青青会占有原本属于她的东西。

君天澜凝视着她,笑容不达眼底,“经我调查,她是魏国皇室之人。我已经放出风声了,过些天,潜藏在市井中的魏国探子,会上门将她带走。你若是不喜欢她,别去见她就是。”

“她是魏国皇室的人?”沈妙言惊讶地睁大眼睛,“不是说大魏的人凶残好斗嘛,我看她倒是挺弱小的。”

君天澜笑了笑,“她母亲是魏国皇族的人,可她的父亲并不是。也许,是因为血统不完整,所以才没有魏国人的凶猛好斗。”

沈妙言想想觉得挺有道理,便未作深思,亲昵地搂住他的脖颈,声音软糯:“四哥之前说暂时不娶我,我听着挺伤心的。不过我现在想开了。顾钦原不会害你,他让你暂时别娶我,一定有他的道理。四哥,我原谅你了!”

说着,脸蛋红扑扑的,凑到他脸颊上亲了他一口。

她亲完,娇羞地跳下他的大腿,跑出了寝屋。

君天澜盯着她跑远的背影,远处是无边无际的黑暗,可她所经之处,仿佛将黑暗全部点燃。

那些深深浅浅的黑色,竟也不在令人害怕。

他抬手摸了摸被亲的脸颊,心里极暖。

他握住拳头,更加确信,他绝不能将她送走。

这几日,沈妙言无聊带着素问在府中闲逛,常常看到花园里,几个嬷嬷在亭子里教沈青青魏国的皇家规矩。

她羡慕地站在不远处,叹息道:“她过了十四年贫穷的日子,可谁能料到,她竟出身大魏皇族……真是好命呢!”

素问望着沈青青,不置可否。

许是到了休息时间,几名嬷嬷朝沈晴行过礼后就退了下去。

沈青青擦着额头的细汗,看到站在不远处的沈妙言,不禁对她招了招手。

“被发现了!”沈妙言小小声,随即带着素问走进亭子里。

沈青青大概知道自己出生不凡,连言行举止都优雅骄矜许多,含笑道:“这几天都没见着你,你怎么也不知道来找我玩儿?”

尽管她的语气很平和,可沈妙言却听出了一丝上位者对下位者的责备。

女仆日记2015

女仆日记2015第二集

靠在拖拉机头旁边,周小平整理了一下衣服,白莺莺去问路了,很快就能够回到澜城,到时候如果遇上粉丝,那就不好了。

怎么说也要保持一下装逼天师该有的风范。

“我说那僵尸女不会一去不回头了吧,问个路没理由去这么久啊。”从拖拉机后座下来的陈媛媛一手撑着臀,一手扶着铁架慢悠悠的走了下来。

“你怎么了?长痔疮了?”周小平见状不由得好奇。“你才长痔疮!”陈媛媛气呼呼的说道:“我就搞不懂了,你不是说你有条龙么?骑着龙飞回去不行么?非得坐着这突突突的鬼玩意跑个一百多公里回来!把老娘屁股给蹦出个什么样子,人家才十四岁!骨骼

还在发育呢。”

“这叫拖拉机,不是突突突。”周小平一阵正经的解释道。

“这个我不管!总之你要给我想办法。我受不了了。”陈媛媛一脸痛苦的道。

周小平摇了摇头,说实话,让这个养尊处优的大小姐坐拖拉机回来确实委屈了。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毕竟陈媛媛是半仙之体,对她感兴趣的人很多,还没出茅山呢,就被圣鬼宗的人给撞上了,要不是有蔡云飞在,他们还指不定在哪里受苦受累呢。

出了茅山,他们没有依靠,就更加不能胡来了。要是碰上个仙境高手,那就是团灭没商量啊。

这也是为什么周小平会低调回归的原因,若是平时嘛,骑着尸龙也就一个多小时,又霸气又威风,不至于坐个拖来及突突突个大半天。

当然,其实他们可以坐车回来的,平民出租车,也算是方便了,可无奈陈媛媛却拒绝了,因为这丫头晕车。

无可奈何,周小平只能选择拖拉机这玩意了,当初这丫头也是同意的,要不然这一路上这么蹦法,不得吵翻天啊。

“好吧,既然这样,我给你换一换吧,副作给莺莺。”周小平妥协道。

陈媛媛一听,点点头:“这还差不多。其实我这个人也是宽宏大量的,毕竟是大家闺秀,总不能老跟你这种平民一般计较。”

“是是是……”周小平无奈的说道。

这时候,白色的身影跑了回来。

“主人,问到了,前面拐个弯直走就是了,那两老头真好人,还让我们开慢一点,说乡村路坑多,让我们注意。”白莺莺乖巧的说道。

周小平点了点头,还是乡下民风淳朴好心人居多。

“好了,莺莺你做副驾去吧,我给媛媛换个位置。”

“好的主人。”白莺莺一脸满足的坐在副作上,可以和周小平靠在一起,对她来说就是最大的奖励。

周小平拿着自己的车钥匙巨大的“z”猛地在拖拉机车头猛捣猛捣。

“突突突……”拖拉机引擎发动。

“走起!”

周小平来到陈媛媛的前面,一把将她抱起来——然后一把将她丢到车尾。

“啊!周小平我杀了你!”陈媛媛崩溃了,这家伙是把她当货物拉!

“突突突……”

“主人,我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白莺莺靠在周小平的身边柔声的说道。

“有么?”周小平蹙眉道。

“哦,那没有了。”白莺莺闭眼。

……

回到家里面,周小平洗了个澡,白莺莺也洗了个澡,而她的洗澡水是用周小平洗过的。

“这臭僵尸。”陈媛媛见白莺莺洗完澡出来,脸色红润,不由得撇了撇小嘴。

“你才臭呢,这拖拉机之前貌似是拉猪仔的,你闻没闻到?”白莺莺轻声说道。

“呕……”陈媛媛一听直接跑到厕所里面一阵干呕。

周小平恍然大悟:“我就奇了,怎么闻到猪屎的味道,原来是这样!”

陈媛媛在厕所里面听着,气得整个脸都红了。

该死的!好歹老娘也是个半仙之体,丫的居然被你们当猪仔拉!

“我——”陈媛媛冲出去就想跟周小平大干一场,可以闻到身上的味道,她又忍不住要吐了。

“呕……”

周小平无奈摇了摇头,对白莺莺说道:“去给这丫头买几件衣服换上吧。总不能让人看我周天师虐童不是么。”

“好的主人。”白莺莺乖巧的点了点头,像个听话的小媳妇。

这时候,秦寿刚好回来。

“师傅,你总算回来了,我可想死你了。”秦寿一个熊抱扑了过来,被周小平一脚踹开了。

“没想我死就好。”周小平淡淡的说道。

“怎么会呢,这家里面老刘跑了,老黑不在,我一个人怪寂寞的。”秦寿满脸惆怅道。

“得了,之前教你的茅山道法练习得怎么样了?”周小平问道。

秦寿的资质算是很一般,可作为他装逼天师的亲传弟子,没个靠谱点的实力怎么说得过去,人家会以为他收个徒弟是玩玩而已,这流言蜚语可就变味了。

“师傅,不是我跟你吹,一般的野鬼我能打十个!”秦寿满脸自信的说道。

周小平一听,不乐意了。

这功夫没学好,装逼的功夫倒是学得有模有样。

“行啊,弄个来看看。”周小平在兑换商店购买一只孤魂野鬼放了出来。

“弄死他。”周小平对野鬼命令道。

“遵命。”孤魂野鬼发出阴森恐怖的声音。

“擦!师傅,你来真的呀!”秦寿一看,当即有些慌了。

周小平真的叫出一只野鬼来怼他!

“实践出真知,你毛概没学过么?”

“我丫的只是高中毕业啊!”

“别唧唧歪歪的,弄死他,不然他就弄你。”周小平淡淡的说道。

“师傅,要不要这么狠!”秦寿害怕道。

“没事的啦。一只孤魂野鬼,虽然看上去有些恐怖,可这点怨念,顶多就把人弄残弄废。”

“这还叫没事?”

秦寿脸色不太好看,不过见那野鬼扑了过来,他也不能束手就擒。

只见他脚踏七星月步,从裤裆摸出一张黄符,直接往那野鬼头上一按。

“定!”

一声令下,那野鬼就真的不动了。

周小平点了点头:“马马虎虎,不过念在你是第一次,就算了。待会儿再教你点东西。”

“谢谢师傅。”

“话说,你个黄符为啥要藏裤裆?”周小平纳闷道。

他行事作风光明磊落,不拘一格,在异人界口碑可是极好的。

什么时候教出来的徒弟这么猥.琐了。把治鬼的家伙都藏裤裆?用不用这么阴险。

女仆日记2015

女仆日记2015第三集

倪烟今天收摊收的很早,这才十点半呢,面条就已经全部卖完了。

在反观朱永红那边,不但连一半的包子都没卖掉,反而有很多客户前来质问,“今天的包子为什么没有昨天的那么好吃了?”

朱永红表面仍旧是笑容满面的解释着,心里却在怒骂道,真是一群恶心的穷鬼,一毛钱六个的包子居然也好意思过来问,为什么没有昨天早上的好吃了!

他们没长脑子吗?

一毛钱能吃到猪肉?他们怎么也不算这猪肉多少钱一斤!

至于今天在上包子里肉馅到底是什么肉的,恐怕也只有朱永红最清楚了。

还有很多客户直接表示,以后再也不要吃朱永红卖的包子了,还有人拿着包子来退款。

顾客不是傻子,猪肉换成来了其他东西代替,谁都能吃得出来。

都怪倪烟这个小贱人!

如果不是倪烟抢走了她的生意,她不会出次下策!

这下好了!不但昨天赔进去的钱没有赚回来,反而又搭进去一笔钱,哥哥的生活费还没有着落,母亲肯定不会放过自己的……

朱永红越想越生气,气得想撕碎了倪烟。

她直接走到倪烟身边,高高的抬着下巴,咬着唇,眼底仿佛淬了毒,嫉妒之火几乎都要将倪烟燃烧殆尽,咬牙切齿的道:“倪烟!你真是好样的!”

闻言,倪烟转身回眸,就这么看着朱永红,勾唇浅笑,音调平平的道:“嗯……我也知道我自己非常优秀,谢谢夸奖。”

“你!”朱永红犹如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气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指着倪烟,“你……你……”

见此,倪烟脸上笑容更加浓烈了,往前走了两步,一副长者的口吻道:“气大伤肝,这年纪轻轻的,何必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你也不小了,别总干那些上不了台面的事情,要知道,举头三尺有神明。”

说到最后一句话,倪烟往前走了两步,低眸居高临下的看着朱永红,嘴角漾着一抹淡淡的弧度。

在看朱永红时的目光像是在看一个小丑。

“你……你……”朱永红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她总不能说她嫉妒倪烟,将肉包子里的肉换成了其他肉,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反倒让倪烟捡了便宜!

倪烟懒得跟朱永红多说些什么,直接转身推着自行车走远了。

朱永红看着倪烟的背影,双手紧紧地握起。

小贱人等着吧!

她不会就这么吞下这口黄连的!

**

倪烟去菜市场转了一圈,买好一些食材后,才骑着自行车回家。

昨天晚上下了场雨,回村的路泥泞不堪的,并不好走,加上倪烟还带着一车东西,这行走就更加的艰难了。

无奈之下,倪烟只好停下自行车,推着往前走。

正在这时,从远处跑来一群小孩子。

“倪烟姐姐,那是倪烟姐姐。”

“是倪烟姐姐。”

孩子们开始欢呼起来。

这欢呼声让倪烟微微一愣,她什么时候在村里的人气变得这么高了?

除了一个狗蛋之外,她好像和其他孩子也不熟啊。

但是狗蛋今天去上学了。

这些娃子们这是想闹哪样呢?

倪烟还没反应过来呢,孩子们就蜂拥而至,“倪烟姐姐,我们来帮你。”

他们有的帮倪烟拿东西,有的帮倪烟推车子。

所谓人多力量大,车子很快就被推出了泥泞之地。

倪烟这边还没来得及道谢,孩子们就一窝蜂的跑开了。

倪烟看了看被停好的车,又看了看已经跑远的孩子们,扬声道:“小朋友们,谢谢你们,有时间记得来姐姐家玩!”

闻言,其中一个稍微大一点的孩子,转身笑着道:“倪烟姐姐不用客气!”一句话说完,就蹦蹦跳跳的追上了其他的小伙伴们。

村里的孩子们就是这样,天真无邪,善良可爱,还有一颗懂得感恩的心。

倪烟朝着孩子们的背影露出浅浅的微笑。

她在想,有时间一定要好好谢谢这群孩子们,让他们知道,上帝是不会亏待善良的人的。

**

另一边。

王美凤正在厨房里熬着中药。

正是时,客厅的门被推开,屋内响起了脚步声,还有杨国宝叫“奶奶”的声音。

平时,周素花都会亲切的回应着杨国宝,今天比较反常,周素花居然一声不吭。

“奶奶。”杨国宝跟着周素花来到厨房。

周素花阴沉着一张脸,一副风雨欲来,大厦将倾的样子。

“妈?”王美凤将熬好的汤药倒在碗里,一脸疑惑的看向周素花。

周素花就这么看着王美凤,满脸严肃的开口,“我有话跟你说。”语落,便转身往卧室里走去。

“好。”王美凤将药放在灶台上,跟随着周素花往房间里走去。

“妈,您找我有什么事吗?”王美凤看着周素花的背影,问道。

“我今天去了王大夫那里一趟。”周素花转身,脸上几乎没有一丝的表情,接着质问道:“为什么要骗我们?”

王美凤眸光轻闪,“妈,我听不懂您在说什么。”

周素花厉声道:“那些药根本就治不好国宝的病!王美凤同志!你到底想干什么!”

王美凤叹了口气,“我想试试,国宝也想试试。”

“试试?”周素花满脸怒色,“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会害了国宝的!胡蝶的事情你不是不知道!马上给国宝停药,以后不许再让他吃那些来历不明的药!”

周素花担心孙子的健康问题,特地去问过王大夫,得知倪烟给的那些药对杨国宝的病情根本没有任何帮助,只能起到一点点补气的效果。

是药都有三分毒,更何况这药还要吃三个月之久,杨国宝还小,他的身子怎么能扛得住?王美凤这不是在帮孩子,是在害孩子。

“我是国宝的母亲,我比任何一个人都希望国宝可以像其他孩子一样,能拥有一个自由快乐的童年,妈,任何事情我都能听您的,唯独这件事不行。”

王美凤的态度很坚决,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感觉,自从杨国宝喝了药之后,精神气都变好了,虽然才短短的5天,但这五天里,杨国宝没有在发过一次病。

身为儿媳妇,王美凤从未反抗过周素花,此刻周素花气得浑身都在发抖,厉声道:

“王美凤你好歹也是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你怎么会这么糊涂!人王大夫是御医的后人,你说的那个倪烟,她不过是个三无的乡村赤脚医生而已,你宁愿相信一个赤脚医生的话,也不愿意相信人王大夫!你这是在拿国宝的生命安危在开玩笑!从今天开始,你不许给我的孙子喂这种药!”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