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シネマ) ひとり暮らしの女

(Vシネマ) ひとり暮らしの女
  • 主演:程嘉美
  • 导演:未知
  • 地区:日本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日语
  • 年份:2004

(Vシネマ) ひとり暮らしの女第一集

“不是平岗村的人,也可以租种土地,但需要等一段时间再安排,因为我要首先确保,平岗村的村民,能够有土地租种。”夏小猛道。

不是平岗村的人,听到夏小猛这句话,全都有些羡慕平岗村的村民了。

按照这样的态势发展下去,不用多长时间,平岗村恐怕要成为枫城第一富裕村!

想想,一年两季的哈密瓜,就算只种十亩地,每亩地收入两万多,一年那也是四十多万的收入,如果二十亩地,就能有八十多万。除去一些付出的成本,如果是租种二十亩土地的话,一年起码也有六十万左右!

一年六十万的收入,这不管是放在哪个村,那都是村里顶有钱的富裕户。但是在平岗村,估计未来还可能排不上号!

另外,那么多的土地,村民不可能都自己干吧?只要村民雇人帮忙,那周边的百姓,也能跟着赚上一笔小钱,估计周边的村落,也会有所发展了。

来平岗村旅游的城里人,在一瞬间,忽然感觉到,原来自己并不富,原来自己才是真正的穷人呐!

夏小猛今天可是忙坏了。

村里头总共有四百多户人家,之前已经有一百户左右的村民,来他这里租地,但是还有三百多户,并没有对他的举措作出回应。

他们都在观望,对在沙漠租地,并没有太大的信心。

但是现在,村民争前恐后地来到夏小猛家。不夸张的说,夏小猛家的门槛,都快被村民给踩烂了!

“夏总,我要租三十亩,但是没钱,能不能延后再交?”

“我也想租三十亩,但就算暂时可以不交租金,我们也很难支付得起前期的成本……所以还是租二十亩好了。”

“夏总,我租二十亩,不过能不能请你借点钱?”

村民红着脸这么说着,他们也感到非常地不好意思。

夏小猛也知道,村民大多都不富裕,就算暂时不用出土地租金,也很难支付起种地的成本。所以夏小猛,很快就做出了决定。

夏小猛道:“如果大家都来我这里借钱,我手上恐怕还没有那么多。不如这样吧,我看看,能不能帮你们,从银行办理到一份,一两千万的贷款。这样,大家都不用着急,前期种植的投入问题了。”

村民一听,当然是喜上眉梢,对夏小猛千恩万谢!

……

前来预订哈密瓜的张怡,在展销会过后,并没有急着回去。

她看得出来,夏小猛是一个非常有能力的人,所以她决定和夏小猛认识认识,然后交个朋友。

夏小猛本来就做一些水果生意,正好和她的业务相关,认识夏小猛,这对于她的业务,非常的有好处。

不过,看到夏小猛,忙得跟个啥似的,她也没有急着去打扰。

先去小月庵拜了拜菩萨,紧接着又到水库那边,观赏山上的风景。

八月初,荷花已经结出了莲蓬,但也有一些开花晚的荷花,零零星星开在湖面上。周围其它夏花,还在竞相盛放,整个水库周围,都被一种花香所氤氲笼罩。

“这里倒是个好地方。”张怡感觉自己挺喜欢这里。

当得知,这里几个月前,还是一个荒废的水库;平岗村,还是枫城最贫困的村子时,张怡惊讶的表情,已经不亚于看到外星人降临地球!

“太恐怖了吧,夏小猛真的有这么厉害?”张怡原本就感觉夏小猛很厉害,现在她是感觉夏小猛,简直异常的恐怖了!

玩了些时间,张怡这才重新来到夏小猛家。

这时候,夏小猛总算没有之前那么忙碌。

“哎?这不是张总吗?”夏小猛看到张怡进来,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

“原来夏总还记得我。”张怡笑道。

“你这是在贬低我的记忆力了。上午的时候,你第一个表示要预定我们村的哈密瓜,后来又是第一个表示,要签订有法律效力的合约,要是这样,我还记不住你,那我岂不是传说中,只有七秒记忆力的鱼?”

张怡闻言,顿时笑得团儿乱颤的。

张怡长得还可以,不是很漂亮,但身段很好。笑起来,腴丰却不肥胖的身子,随着笑容的引动,而微微轻颤,给人一种邻家漂亮阿姨,那种成熟而又亲切的感觉。

“夏总真会开玩笑。不过,我之所以这么积极主动,要预定你们村的哈密瓜,主要是你们的产品好。我当时在台下吃瓜的时候,就被你们的瓜给惊艳到了!说真的,看到有能和原产地,不相上下的哈密瓜,我真的挺激动,因为我现在公司,就缺少哈密瓜的代替品。”

张怡笑呵呵地说,也不隐瞒自己现在的窘境。

“那张总来找我,是还有啥事情,想和我谈谈吗?”夏小猛把手头上的事情迅速解决,然后请张怡到一边,坐下慢慢说。

“其实也没啥说的,就是想和夏总认识认识。”张怡道:“我是水果经销商,每天从我手上经过的水果,少说都有几十万,甚至几百万斤。因为每天要往省内各地,还有周围一些省市发货,所以固定的供货来源,就显得比较重要。”

“我听说夏总的事,知道夏总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我也相信,以夏总的能力,未来的发展,肯定不局限在这个小村子。所以我想认识夏总,一方面是想彻底把您这边的货源,给稳定下来;另一方面,我坚定地相信,认识夏总,对我们公司发展,都有莫大的好处。”

张怡是一家公司的总经理,逢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一张三寸不烂之舌,总能说得人心情愉悦。

再加上这女人身段不差,化起妆来,模样虽不算顶漂亮个,但也是中人之姿以上,很是耐看。从她嘴里说出来的好话,当然效果也更加好一些。

夏小猛也被张怡说得有些乐,但并不得意,而是客气地回应道:“张总高看我了,我哪有张总说得那么重要,不过是一个种地的小农民而已。不过说起来,有一点你说的没错。”

“哦?”张怡很感兴趣。

“我们这里,的确可以成为你稳定的供货渠道!”夏小猛道:“张总应该知道,我们这片地方,其实是位于沙漠地带的边缘。我们枫城,总共至少有几十万亩的沙漠范围。”

“尽管政府每年,都采取退耕还林,还有在沙漠地带,种植白杨和沙棘等植物,但是现在仍然,存留有几十万的沙漠,难以利用。而这些沙漠,就是我们平岗村,最好的土地资源!”

夏小猛继续道:“有了这些土地,就算张总以后需要上亿斤的哈密瓜,我们平岗村也能够稳定提供!”

“上亿斤!”张怡听着团儿狠狠一颤!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算拿不到原产地的哈密瓜,那又有什么关系?有了平岗村的哈密瓜,她就可以直接,用之替代哈密的哈密瓜了。

眼珠子转了转,张怡又是一笑,颇有些神秘道:“夏总,您既然能够在沙漠里,种出这么多哈密瓜来,那我想您应该,还能种出别的水果吧?”

想到这里,张怡简直是心花怒放。说起来,她最近也确实还有一个,比较忧心的地方,如果夏小猛能顺便帮她解决,那真的是太好啦!

“的确能种,而且也有这么多的土地资源,可以让我来种。”夏小猛肯定道。

沙漠这地方,别人基本上都不愿意利用,主要是前期的投入成本很大,而且还需要有一个非常合适的引水源头。但是这两点,对于夏小猛而言,都不是难事。

一来夏小猛有钱,二来小云雨诀,完全可以解决,水资源短缺的问题。

既然这两个问题,都不是问题,那夏小猛种植作物,就更没有啥问题了。

“好,要不这样吧,在种植哈密瓜之外,我还想在您这里,预定一些优质‘红提’,最好比现在市面上的产品,要强上一些!”张怡道:“就不知道,夏总你这边,能不能种出来?我是感觉,哈密瓜都能种的如此之好,那种葡萄,应该也能种的很不错吧。”

红提是一种葡萄,不仅口感非常好,而且还有很高的药用价值。除此之外,用来酿酒,也是非常不错的选择。

现在世界上的高档酒当中,葡萄红酒,当之无愧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

张怡需要优质红提,当然是优质红提的需求量很大。

但是十分优质的红提,并不是什么地方,都可以种出来,特别是红提不适合南方的土壤,所以南方种不出来,好的红提葡萄,必须要从北方进货。而这其中,又要抢货,又是大笔的运费,其实并不是很划算。

因此,张怡考虑着,夏小猛这边,是不是能种出上等的红提出来。

如果夏小猛能种出,无疑能省去她无数的麻烦。

面对张怡期待的眼神,夏小猛再次给出了肯定的答案:“可以,不过我需要另外,寻找一片地种植,并且需要建造水塔和铺设管道,所以今年之内,肯定是供应不上了。”

“这没关系,不急于一时。”听到肯定的答案,张怡心情是十分激动!

“好,那你大概有多少红提需求?”夏小猛问道。

(Vシネマ) ひとり暮らしの女

(Vシネマ) ひとり暮らしの女第二集

阵法外面。

“这个女人好不害臊,在这种场合下,居然还能够做出这种苟且之事。”香竹看得脸颊通红,一直啐道。

虞优璇也有些惊讶,没想到杨逸风的魅力如此之大,引得一个小女孩大庭广众之下做出这种事情。不过他认为这也说明了,杨逸风的可恶,会耍计策。要不然南宫灵萱也不会如此痴迷他。

想到这,虞优璇更加痛恨杨逸风,认为杨逸风这个可恶的男人,又骗取了一个小女孩的心。

她暗暗发誓,一定要揭穿杨逸风这个伪君子的面目。

阵法里,此刻黑漆漆一片,可恶伸手不见五指。

“师父,小心!”南宫灵萱挥打鞭子,靠着敏锐的耳朵,劈开那些朝她袭来的藤条。

杨逸风下手更是迅速,时不时还要兼顾南宫灵萱那边的情况。

“师父,一直这么打斗下去,我们占不到丝毫的便宜,你快想想办法啊。”南宫灵萱打了一会,发现他们的攻击接连不断,明明就是想累死他们,这样拖也能把他们给拖垮的,况且周围环境如此恶劣。

“别紧张。”杨逸风回应一句,同时拉着南宫灵萱小心翼翼前进,还时不时打出一团火球,借住火球的光芒,查看周围的情况。

不过火球很快就灭了的。

“杨逸风,这滋味如何?这可是我们几个兄弟设置出的浓雾瘴,一般人待在里面,不出两个时辰就会死亡,何况还我们哥几个的轮番招待,就是脱也能够将你给拖死!”空气中响起了老四猖狂的笑声。

“你们也就这么点本事,实话告诉你,老子反击你们的招数多着呢,不过等老子真正出手,怕是你们就真的没用武之地了。”杨逸风厉声道,同时手中快速汇聚一条活了火龙,猛地窜天而起,将那些藤条给击退了。

旋即照着南宫灵萱的右方又是一掌,周围的树木都渐渐被燃起。

一时间映照着这里宛如地狱。

这种威力令那些家伙产生了忌惮的心里,一时间倒是没再发动攻击了,毕竟在消耗杨逸风他们体力的同同时,敌人的力量也在消耗当中。

“杨逸风,你就别吹牛了,你以为我们会相信?”老三又发出了不屑的声音。

杨逸风狭长的眸子一眯,动了动耳朵,准确的捕捉到声源的位置,也不管看不看到见前方深处,他立马凝聚一个大大的风切,当场狠狠投掷过去,“送给你的大礼,好好尝尝!”

噗嗤!

杨逸风敏锐地听到某人受伤了。

不出他所料,远处传来一阵惨叫声音。

“老鼠,这滋味还不错吧。”杨逸风冲对方调侃道,他只记得这位被人称作老三家伙的样子,看上去脑袋很小,宛若老鼠的脑袋。

老三被击中,当场就化为了原型,还滚落在地上,他捂着涓涓流血的部位,原本就处于震惊,生气的状态,但突然又听见杨逸风称之为他为老鼠,当场快要气炸了。

要知道,他最讨厌别人拿他与老鼠做对比。

爬起来,老三立马冲杨逸风嚷嚷,“你神气什么?根本就没打中我!哼,我一会定要你好看!”

但心底,老三想得是真特么的疼。

杨逸风知道敌人一定是在说谎,不过刚才他击中了敌人一下,倒是发现周围的雾气浓度跟着降低不少。这岂不是就预示着,只要敌人受的伤越重,这雾气的浓度就会渐渐减弱?

有了这个认知,杨逸风顿时来了信心。

“你们不过都是我的手下败将,如今你们制作这个阵法,也不过是在垂死挣扎,不想承认自己会失败的结果,不过没关系,我杨逸风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打破你们这些人的虚伪,让你们到时候彻底说不出话来!首先,老鼠,你就是第一个!只不过我现在在想,你说我把你剥皮烤了,还是煮了?要不我看还是油炸吧。”杨逸风朝远处喊话,故意讥讽老鼠。

他就想激怒对手,令对手暴露自己的位置,这样,他才更好的袭击对方,找出他们的破绽。

“杨逸风,你欺人太甚,我警告你!不许喊我老鼠,我可是大名鼎鼎的……”老鼠还未喊完,顿时腿上挨了一下,当场跪下。这下他气的鼻下方几根稀疏细长的胡子,一颤一颤的。

此时,他才反应过来是上了杨逸风的当,令他故意暴露自己的位置,好让杨逸风袭击他。

老鼠赶紧再度变为树木,赶紧挪动位置,隐藏起自己的身子。

“师父,你看周围的雾气变淡不少,我站在这都能够看到你的眉毛了。”南宫灵萱欣喜的发现了周围雾气浓度变低的现象。

杨逸风朝南宫灵萱做个噤声的举动。

南宫灵萱立马反应过来,杨逸风刚才故意挑衅的举动为何意。

“你们究竟还有谁敢要与我对战?快点的,要不然等老子发威,你们就通通就没有表现的余地了,到时候老子就一起将你们送下去与你们的老大团聚。”杨逸风立马又朝空中挑衅起来。

“好你个杨逸风,你当真以为我们怕你不成?”突然空中传来一股愤慨,粗犷的声音。

杨逸风当即判断出应该是那个擅长膨胀,变为球的老四。

倏地,杨逸风感觉到前方传来一阵猛烈的气流。

下一刻,他抓紧南宫灵萱的手臂,扯入怀里,猛地带起他跳向别处。

不过那股气流很快又再度跟随而来。

南宫灵萱也模糊看到了后面有个什么东西跟着,她着急看着不停带着她起起跃跃的男人,“师父,怎么办?他好像是誓不罢休。”

“暴力踹!”杨逸风没有回答南宫灵萱,而是猛然踏在一棵树木上,猛地转身,借势一脚踩在上面,如风般,迅速朝前重重袭去。

那一刻,杨逸风的脚上被包裹了一阵金色的光芒十分的闪耀。

南宫灵萱看着他们即将于那个家伙撞上,顿时欣惊地闭上眼睛。

嘭!

杨逸风的脚触及到那个家伙后,居然爆发了一种强大的弹力,硬是给踢飞了。

无论力量和速度均是达到了空前的鼎盛。

杨逸风带着南宫灵萱微稳稳落地。

(Vシネマ) ひとり暮らしの女

(Vシネマ) ひとり暮らしの女第三集

如果,如果他能和明茵在一起话,他一定把她保护得好好的,不让她受一点点的伤害。

阿坤不明白,厉景有什么好的,为什么明茵愿意为了她这样作践自己。

钟卫国都那么大年龄了,也不知道还有没有能力让明茵怀孕,每次看到明茵打扮得花枝招展地去钟卫国的别墅,阿坤就觉得自己像是万箭穿心一般的难受。

想到自己最心爱的女人,在钟卫国安那个老男人的床上千娇百媚,任别人为所欲为,阿坤就觉得这简直比让他去死还痛苦。

明茵,他的宝贝,他的天使,他的朱丽叶,怎么能让这这么糟蹋。

阿坤心乱如麻,他必须想个办法,结束明茵这样的一场折磨。

不就是怀孕吗?只有肚子里有孩子就行了。

“明茵,这样下去不是办法,钟卫国年龄太大,想要怀上他的孩子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你只是想要回到国内,又不是真的想要替钟卫国生一个孩子,你何不找其他的男人,只要怀了孕,孩子在肚子里的时候,把钟卫国弄回国内,不就成了吗?难道他会在你怀孕的时候,就去测基因吗?”阿坤冷静地道。

“我怎么没想到?!”明茵本来就为了一直没能怀孕这个事情焦虑非常,没想到阿坤这么轻而易举就给解决了,是她钻了牛角尖,这么简单的道理都没想明白。

只有肚子里有了孩子,她说是钟卫国的,钟卫国总不可能让她大着肚子就去做基因检测吧。

趁着孩子孩子肚子里,就让钟卫国回国替自己办事,之后的事情再想办法解决。

明茵打定了主意,立刻就开始思考孩子的父亲人选。

这个人必须要靠得住,不会出去乱说,否则一旦让钟卫国知道,他们的计划就全盘皆输了。

想到这一点,明茵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阿坤。

阿坤从来没有掩饰过对自己的爱意,天底下谁都有可能背叛自己,但是阿坤不会,他那么深爱着自己,如果自己还怀了他的孩子,那他还不得对自己惟命是从。

明茵抬起眼帘,看着眼前的阿坤,阿坤对自己的爱意都盛在眼睛里。

明茵知道,这世界上,再没有比阿坤更合适的人选了。

这简直是一件一举两得的好事,不仅解决了钟卫国的问题,还能让阿坤对自己更加死心塌地。

“你这个想法很不错,但是谁来做孩子的父亲呢?”明茵看着阿坤,目光沉沉。

阿坤在明茵的目光下浑身发烫,他多想说自己,但是他知道,自己从来都不在明茵的考虑范围内。

他没有多的奢望,哪怕能一吻芳泽也好,可是,明茵从不给自己这样的机会。

他提出的这个建议,不过是把自己心爱的女人,从一个男人的胯下,送到另一个男人胯下罢了。

明茵看到阿坤逐渐暗淡的眼眸,站起身来,走到阿坤身边,贴着阿坤坐下。

感受着从明茵身上传来的体温,阿坤的心里一阵悸动,仅仅是这样的接触,就已经让他兴奋不已。

对于阿坤的反应,明茵都看在眼里。她用手挑起阿坤的下巴,让他看着自己,轻启朱唇,“我想让你来做我孩子的父亲。”

明茵的话像是一个惊雷一样,在阿坤耳边炸响。他实在没想到明茵会提出这样的建议。

“我…真的是我吗?!”短暂的惊讶后,阿坤不敢置信地问道。

明茵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你不想得到我吗?”

“当然想,只要能够得到你,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阿坤一把抱住明茵,疯狂地道,“我盼着这一天,已经盼了好久了!”

明茵顺势倒在沙发上,阿坤急切地压了上去,毫无章法地亲吻着明茵的嘴唇。这个他朝思暮想的女人,这个他可望不可即的女人,此刻,他终于可以得到她了。

客厅里,衣服杂乱地散落一地,令人脸红心跳的喘息声在客厅里回响…

另一边,江梨笑终于下定了决心,要对厉景的事情做一个了断,无论真相是什么,她能否承受,她都要亲眼去看一看,只有这样,她才能彻底死心,从这一场大梦里清醒过来。

这一天,厉景又接到了那个神秘号码打来的电话。

“嘟嘟!”放在茶几上的手机震动了两下,果不其然,江梨笑又在来电显示上看到了那个熟悉的号码。厉景迅速地拿到手机,转身走向了阳台。

看着厉景出去接电话的身影,江梨笑明白他已经离自己越来越远了。

这样的厉景就像外面的雾气一般,让人都看不懂摸不透。

一个想法在江梨笑脑海里逐渐成形。

她要去跟踪厉景,无论会看到什么,她都会接受。她再也无法忍受这样在未知的情况梳理无数个假想敌的自己,和一个未知的人竞争,她受够了。

不一会儿,厉景就挂断了电话。

“怎么啦?”江梨笑故意问道。

“公司里有一点儿事儿,我必须亲自去处理一下。”

看着厉景毫无破绽的样子,江梨笑的内心一阵钝痛,原来说谎是一件这么简单的事,他们现在就是在对彼此说谎,可笑的是,在这场闹剧里,谁也不愿意先说出事实的真相。

“是吗?那你快去吧,别耽搁了。”江梨笑体贴地说道。

厉景看着温柔体贴的江梨笑,内心一阵挣扎,他一定要尽快解决女人的事情,他不想再这样继续欺骗江梨笑了。

“我很快就回来。”厉景走过去,吻了吻江梨笑的额头,动作温柔至极。

“嗯,我等你。”江梨笑也温柔地答道。但是她知道,今晚,就是一切付浮出水面的时候。

厉景不疑有他,穿上外套出门了。厉景才刚刚开车离开,江梨笑便紧跟着开车跟了上去,距离保持在不被发现,又不容易跟跟丢。

不一会儿,厉景的车就停了下来,自己下车进了一间公寓。

江梨笑看着厉景下车后,她也跟着下来,看着自己眼前这栋公寓,江梨笑的心疼痛不已。

原来,他真的在骗她。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