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花弄月

聊齋花弄月
  • 主演:陈奕诗,曹查理,邵音音
  • 导演:林义雄
  • 地区:香港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国语
  • 年份:1991
闻一多(Orz)生性风流,但却有恶妻,不时施以酷刑,令他苦不堪言。一日往省城办货途中,遇一相士,指他会遇上艳鬼痴缠,闻不信离去。但回家途中,突见一弱质纤纤的少女在树林狂奔。弱女自称小翠,家贫被卖到青楼,因受不住皮肉之苦而出走,闻怜其身世于是邀其返家小住,但碍于恶妻,于是让小翠乔装男仆,果然瞒过恶妻,二人得以相栖嬉戏。一次,恶妻强拉小翠沐浴,帮其擦背之际发觉小翠竟然是女儿身,大怒并将小翠锁在刑房。闻回家被妻怒斥,但闻仍否认,妻要闻当面杀小翠以示清白,谁知刑房内不见小翠踪迹(劇情介紹其實是錯誤的。。。懶得改了)…

聊齋花弄月第一集

陆亦臣进门看到的一幕就是顾穆兰的手里拿着水果刀,萧玖捂着正在流血的手臂。

“小九!”

看到这一幕,陆亦臣真的是吓坏了,慌忙的丢掉手里买来的早餐,然后跑过去扶住了萧玖。

顾穆兰拿着水果刀的手,不断的在发抖,水果刀“裆”的一声落了地,然后她连忙过去拽住了陆亦臣的手臂,解释:

“亦臣,不是你看到的这个样子,是这个贱女人,是这个贱人自己刺向自己的,她疯了,她就是一个疯女人,她已经没有任何理智了。”

萧玖就是捂着自己的手臂,不说话,她不需要解释,她相信陆亦臣眼睛看到的,她这个妈本来就是恶毒无比的。

萧玖紧紧的捂着手臂,咬着牙,汗已经沁满了额头,陆亦臣连忙将她打横抱起:“走,我带你去医院。”

“亦臣,你不能带这个贱女人去医院,这是她自己伤的,这个贱女人心肠歹毒,你不能相信她,你不能上了她的当。”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自己会问清楚,我现在必须马上带她去医院,妈,请你让开!”

“亦臣……”

“让开!”陆亦臣直接对着顾穆兰吼了一声。

顾穆兰纵然一身的锐气现在也毫无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陆亦臣抱着萧玖很紧张的跑了出去。

顾穆兰直接要气死了,那种愤怒真的想杀了那个女人。

“萧玖,你这个贱女人,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

顾穆兰恨得咬牙切齿,开始跟她耍心机了,好,很好,还想要跟她斗,那就试试看,到底谁会笑到最好?!

陆亦臣很是紧张的抱着她,一路跑了出去,上了车,但是一上车还没有发动车子,萧玖就紧紧的抱住了他,其实她内心是很有负罪感的,她骗了这个男人。

但是她没有办法,要跟顾穆兰那么狠毒的女魔头斗,不用点手段是不行的。

“好了,先别闹了,我先送你去医院。”陆亦臣看到她手臂上的血还一直流,特别的紧张,想轻轻的推开她,但是萧玖却抱得越来越紧了。

“陆亦臣,我没事,你不用这么紧张。”

“流了这么多血,怎么能没事?”陆亦臣还是轻轻的将她从怀里扶出来,给她系好了安全带,然后一踩油门便飞奔出去了。

到了医院之后挂了急诊,很快的萧玖的手臂被包扎好,看到她这个样子陆亦臣真的是心疼死了。

“还疼吗?”

萧玖还是去抱住了他,脑袋钻进了他的怀,陆亦臣显得很紧张:“你快松开,你的伤口刚包扎好,这样乱动会很疼的,伤口再裂开了怎么办?”

萧玖非但没有撒手,反而抱得更紧了,摇了摇头,说道:“不疼,一点都不疼,只要能跟你在一起流多少血都没有关系,陆亦臣,这一次我绝对不会离开你,绝对不会再离开你了。”

陆亦臣听到这些话真的是心如刀绞,他不知道这些年这个女人在自己母亲那里受到了怎样的迫害,单从那份假的DNA上看,就能想出他母亲的手段了。

陆亦臣真的不愿意看到这个局面,一个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一个是自己心爱的女人,两个他都无法割舍,但是这两个人却站在了对立面,甚至是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地步。

萧玖看出了他的为难和痛苦,这也就是之前她一直不敢说出来的原因,她不想逼着他去做一个选择,但爱情真的是自私的,不为了自己,也该为了小雨滴。

“小九,对不起,因为我这么多年让你受这么多的委屈。”陆亦臣对她是很愧疚的,特别的愧疚。

“你千万不要这么说,你没有愧对我任何,在你这里我也没有受到任何委屈,是我一再的伤害你。”

归根到底是她自己出身不好,如果她是乔莉,就不会有任何事情。

萧玖又趴到了他的怀里,说道:“亦臣,不要再想了,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我们两个都已经浪费了快七年的时间了,人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可以再浪费了。”

“好。”陆亦臣很疼惜的给她擦了擦泪,说道,“明天我陪你一起回S市。”

嗯?

他不是说要考验她,不跟她一起回去的吗?

“你不是要考验我的吗?”

“你这个样子我哪还有别的心思?你这样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陆亦臣说得很坚决。

萧玖则是会心的笑了笑,说道:“不用,我自己就是一个医生,这点伤对我来说一点事都没有,等我回去开完了新闻发布会,我就过来找你。”

“不行!”  萧玖便去捂上了他的嘴,笑着说道:“不用那么小心,我真的没事,出了这件事情你也已经是身心俱疲了,就在家好好的休息吧,等我开完新闻发布会,我会带小雨滴过来,到时候我们一家三口一起回

S市,好吗?”

“你真的可以一个人回去?”

“我当然可以。”萧玖再次给他吃了颗定心丸,“放心好了。”

陆亦臣真的是不放心,但萧玖那么坚决他也没有办法:“那好吧,我听你的,正好这边耽误了很多事情,我也可以先处理一下。”

“嗯。”萧玖点了点头,然后很幸福的笑了,“我终于盼到这一刻了吗?盼了快七年的时间。”

七年,的确是好漫长……

“不会再有更多的时间浪费了,我说过,我不会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不会让小雨滴受到任何伤害。”陆亦臣真的内疚得要死,连自己的老婆孩子都保护不了。

“好,那你这次跟你妈好好说,她如果……”

萧玖怎么可能不了解顾穆兰?她这次跟她耍了心机,她指定不会放过她的。

“你放心吧,我都会处理好。”陆亦臣淡淡的笑了笑,然后又吻上了她的额头,“走吧,这都快中午了,还没有吃早饭呢,我回家给你做。”  “好。”萧玖幸福的点了点头,幸福就是这个样子吧?就该是这么简单的样子……

聊齋花弄月

聊齋花弄月第二集

韩劲对于陆之禛和苏慕谨的话,从不多问。

只要他们吩咐,他都只管照做。

他也知道先生出事,但也没有问,只是透过车内的后视镜看了一眼后面车座上的人。他相信此时不要打扰太太的思绪就是最大最无形的帮助。

苏慕谨坐在后面的车座上,目光看向车窗外,却无心看外面风云变幻的风景,一心只想这件事该怎么处理较为妥当。

积压了一天的乌云,终于天空下起了淅沥的小雨,夹杂着一股冷空气袭来,一辆曲线流畅的黑色轿车行驶在宽敞的主道上。

想来想去,苏慕谨决定先给程泽恺打了一个电话,“我现在过去陆家,你跟着过来,顺便带一个信任的律师过来。”平日里,程泽恺一门心思都用在了女人身上,加上有陆之禛和楚傲天在身边出谋划策,他向来就听话照做就行,现在陆之禛被带走,在这个时候又不能联系楚傲天,这时的程泽恺像极了热锅上的蚂蚁,不

知道该怎么办。接到苏慕谨的电话,立马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好,我立刻马上过去。”

在程泽恺身上智商与情商那真是成了反比。

苏慕谨和程泽恺通完电话,靠在座位上,翻了一会儿手机上的实时新闻,没过多少时间就到了陆家的别墅。

陆国明接到苏慕谨的电话,早早的就从公司赶了回来,连带张小苑和坐在轮椅上有些日子没有见到的陆宁夕,正在收看电视上的新闻。

陆宁夕平时针对苏慕谨,但心里系着哥哥的事,也收起了身上的倒刺,脸上尽是担心。

陆国明听到下人说,少奶奶来了。之前在电话里两个人并没有多说,于是起身说道:“慕谨不用换鞋,之禛有和你联系过没有?”

陆之禛之前从地震区从事重建工作一回悉城,便受到了万人追捧。现在被人带走,当时受多少人瞩目,如今就有多少人关注这件事,现在陆之禛被带走的事,可谓传遍了大街小巷。

大家都不乏大肆猜测,陆之禛被带走的原因。

陆家一开始也看到听到这些风声,一直以为不是真的,陆之禛从政这条路走得还是挺顺利,怎么可能被带走?就算是真被带走,相信陆之禛的能力也可以解决。

从小到大,陆之禛的事几乎就没有让陆家人操过心。

直到苏慕谨和陆国明联系,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对于陆家夫妇如此紧张对待陆之禛,苏慕谨万分感动。不是他们亲生的孩子,却将他待至亲生一般无二。“没有,而且托人去打探消息,也没有打探出之禛是因为什么事情被带走的。”苏慕谨也就疾步走了进去。这些事情,她也没打算要隐瞒他们,毕竟事关陆之禛,就算不是亲生的孩子,但对外界来说,他就

是陆家的孩子。

陆之禛是陆家的孩子,他被带走了,她想作为陆家的家人,也许调查的人会打电话到陆家来,家里她也让邱德时刻注意,如果有电话打来就立刻联系她。但这种事,苏慕谨也没有经验,所以她问过见多识广的父亲知道不知道关于这类似的事件,苏家也是世代为商,也没有碰过政坛上的事,所以也不知道细节上的事,只是根据自己所知所闻,告诉了她,被

上面的人带走大多数都是被调查,能出动上面的人半多已经是证据确凿,情况都不怎么乐观。

因此苏慕谨让程泽恺带律师过来。

如果政府里面的人封锁消息,也就只有通过律师用法律手段看能不能先把陆之禛保释出来了。

听了苏慕谨说的话,陆家三个人你看我,我看你,陆宁夕正准备开口问点什么,外面突然走进来两个人。

程泽恺带着康尤彬从外面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看到陆家夫妇及苏慕谨,都礼貌的问候了一声。

陆国明和张小苑纷纷点头,示意他们都坐下说话。

一行人围坐在沙发上。

对于康尤彬律师陆国明是打过交道的,问道,“康律师,你看之禛这件事怎么处理才好?”

“是啊,我哥哥情况到底怎么样?”陆宁夕在一旁早就想问一下情况了,知道哥哥出事,而自己又什么都做不了她早已经心急如焚。“陆小姐,你先别急。”康尤彬将公文包放在茶几上,正声道:“我接到程少的电话,就托几个熟人,自己也亲自跑了一趟,不过上面的人对陆先生被带走的事都三缄其口,不透一点风声。”身为金牌律师,

能在律师界立足多年接各种各样的官司又相安无事,康尤彬也有自己的人脉与资源。只是令他没想到,自己亲自出马居然没有打听到任何消息。

“那这件事是不是很麻烦?”陆国明问道。康尤彬点头,“根据以往的经验,官员一旦涉事被调查带走,轻则立即失去自由,停止履职,重则……”他没有继续往下说,而是道:“我以前也有接触过这些方面的事件,但都不会像陆先生这件事依上面的

人这样保密,恐怕是非常棘手。”

“我在路上根据以往官员被带走整理了一些,陆先生被带走有可能涉及的几种可能性。”康尤彬将自己的分析说了出来,“无非就是滥用职权,贪污受贿,还有……”

康尤彬说完,苏慕谨问道:“那有没有办法保释他出来?”一味的在外面打听消息也没有什么进展,她就换了一个思维,在外面不行,那只有想办法让里面的人出来又或者进去……

“对,不管花多少钱,能把我之禛哥哥先保释出来就行!”

陆宁夕急于心切,插嘴,却被苏慕谨看了一眼,她也不胜在意。自己关心在乎又没什么错!难道只许她一个人关心吗?康尤彬摇头,“根据目前这种情况,希望不大,虽然有几个分析的原因,但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事被带走的,如果知道具体涉的什么事,倒是要好办一些。我也只有稍微去疏通关系试一试。”也没有将话

说得太绝对。“不过以往的经验,可能过两天上面的人会传召陆先生的家属问话!”“我们吗?”

聊齋花弄月

聊齋花弄月第三集

蓝末不善的看了一眼容槿。

容槿淡淡的看着她:“蓝小姐这么看着我,是怀疑我引来的人。”

“很有可能。”蓝末很是直接。

容槿勾唇,妖孽的容颜一如清风:“那也有可能是蓝小姐引来的人。”

齐老打断两人:“这些人一直找我,我躲到现在,已经很满足了。”

“齐老,你这是什么意思。”蓝末脸色一沉。

“这辈子,我很幸运,能遇见你们两个。”齐老将两人的手握着,满脸慈爱的看着蓝末:“小末,虽然我只教了你一个月,但你在我的心里,已经是我的徒弟。”

容槿闻言,不由得很是意外。

齐老的枪法自成一派,很多人都想让他指点。没想到,他曾教过蓝末一个月的枪法。

命运,竟然如此交缠。

他和她在多年前,都

齐老说完又看了一眼容槿:“小槿,当初不过是指点了你,你能一直记着我,我真的很欢喜。”

蓝末挑眉,原来,齐老指点容槿枪法。

“你们两人都十分优秀,是我见过最有天赋的人。比起当年的我,还要厉害。”齐老这话说的一点都不虚假。

他年轻的时候,一直都觉得自己十分厉害。可是当他遇见了蓝末和容槿后,才知道什么叫做天才。

齐老又拍了拍两人的手:“今日能在见,我很高兴。”

蓝末立马就听出来不对劲:“齐老,你不是想?”

“我这把老骨头,已经折腾不了多久,这样躲下去不过是苟延残喘。”齐老的双眸里满是坚定。

“不可。”

容槿立马道。

“我当初杀了太多人,他们不除掉我不罢休,你们两个不要掺和进来。”齐老立马道,他是将死之人,死了就死了。

可是容槿和蓝末还是大好年华,他不想让两人为他惹上麻烦。

他当年杀的那些人,背景极其复杂,不然,也不会这么多年一直在找他。就连当初他的假死,也没有骗着他们。

“齐老,你愿不愿意去容城。”容槿不是心善的人,相反,他极为冷漠。

只是在自己关心的人面前,他会卸下所有冷漠,给你一世柔情。

齐老立马摇了摇头:“不,我不去。”

他去了,只会给他带来无尽的麻烦。

“齐老,容城是我的地盘。”容槿只说了一句话,在他的地盘,想要护住一个人,对于他来说很简单。

蓝末说了一句话:“齐老,你就这么甘心吗?”

甘心?

他当然不甘心,他为了他的国家,付出了所有。可是当他遇到了灾难,他的国家,第一时间就抛弃了他。

这些年,他怨过恨过,从未甘心过。

齐老深呼吸一口气:“好,我去。”

容槿见齐老同意,给姜楚然打了个电话让安排。

“谢谢。”

容槿挂了电话,蓝末走上来,倒了一句谢。

她现在身份不便,不然,她也会将齐老接去北美。

容槿垂眸,遮去了他心底所有的情绪:“他不止是你的恩师。”

顿时,蓝末涌起了一种微妙的感觉,不知怎么的,脱口而出:“那你岂不是要叫我师姐。”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