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孽恋

巴黎孽恋
  • 主演:張國柱,石凯,夏莉,何必,贺曼炘
  • 导演:余為政
  • 地区:台湾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国语
  • 年份:1989

巴黎孽恋第一集

第200章我们家那位真的很难伺候

叶朵朵闻声回头,眼睛瞬间瞪大。

一秒没有犹豫,她便朝身后不远处的一个人冲了过去。

“叶倾颜,你干什么?”

叶朵朵身后的人正是叶倾颜,真是见鬼了的凑巧,此刻她也刚走到这里,正拿着手机对着叶朵朵和莫西杨拍照。

叶倾颜看见倚在栏杆处的两个人,本还想找个隐秘的地方偷偷的拍。可距离远了,又觉得拍不清楚,这才走近了一些。

没想到刚拍了一小段就被莫西杨发现。叶朵朵冲到近前的时候,她已经将手放了下来,紧紧攥着手机,讥笑的看着叶朵朵。

“我干什么?我没干什么呀?我来这里吃饭,倒要问问你了,你在干什么呀?那男的谁啊?靠这么近,叶朵朵,你别是背着容寒声在这里偷人吧?哈,真没想到,你这么不安分,才结婚几天,就想给容寒声带绿帽子了。”

叶倾颜自觉抓到了叶朵朵的把柄,正处于精神亢奋中,这话说的就像放机关枪,噼哩叭啦的,说了一大堆都停不下来。

叶朵朵懒得跟她废话,垂眸盯着她的手看了两秒,目光便是一沉,随后她一个箭步抢了过去,伸手就攥住了叶倾颜的手腕。

她想夺叶倾颜的手机,但是叶倾颜反应也不慢,这只手腕被她攥住,另一只手就抬了起来,朝叶朵朵的胸口猛的一推。

“你干什么?还想抢我手机?”

叶倾颜故意大声道,两人这边争执一起,餐厅那边就有人朝这里投来了异样的目光。

旁人怎么看,叶朵朵已经顾不上了。

她只知道这视频要是被叶倾颜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人拿出去加以利用,必然会给她惹来麻烦。

现在趁着叶倾颜都还没走,她必须把她的手机夺过来,删除视频。

心下一狠,她连话都懒得说,就去抢叶倾颜的手机。

叶倾颜已经知道了叶朵朵的意图,自然拼命的保护她自己的手机,这样一来,两个女人就纠缠上了。

叶朵朵毕竟还有点三脚猫的身手,动起手来气力上比叶倾颜好一点,所以不到一分钟,争夺战中叶倾颜就处于劣势了。

一发现自己处于劣势,叶倾颜就毫不顾忌的扯着嗓子喊了起来,“抢东西啦,救命啊!”

叶朵朵咬着牙,根本不理会她,一手紧紧攥着她的手腕,另一手就去抽她手里的手机,叶顾不上她那对拳头在她身上乱砸。

僵持了一会,叶朵朵终于从叶倾颜那紧攥的手里夺过了手机。

手机到手,她便松开叶倾颜,往后撤了几步。

她想立即删除那段视频,但是叶倾颜一站稳就立即疯扑了过来。

叶朵朵一扬手,避开了她的抢夺,叶倾颜立即扬手又去抢,就在这个时候,叶倾颜的手腕被人攥住。

“小姐,有话好好说,动什么手?”

莫西杨语声略略带着冷意,手攥的极紧,叫叶倾颜动弹不得。

叶朵朵没空跟莫西杨说什么,低头在叶倾颜的手机上捣鼓了起来。几秒后,相册里找到视频之后,她毫不犹豫的电击了删除。

看着那段视频飞进垃圾桶,她突然又想起,似乎删除不久的东西还可以用程序恢复。

这么一想,她索性就拔了叶倾颜手机的后盖,取下了存储卡。最后才合上手机,捏在手上,对叶倾颜道:

“陆家的事情虽然已经过去了,但是我想姐姐还是应该稍微低调一点,再这么出来兴风作浪,以后恐怕还会遇到麻烦。”

说着,她才给莫西杨使了个眼色。莫西杨会意,松开叶倾颜的胳膊。

刚刚莫西杨用力不小,叶倾颜的手腕上已经被捏出了几道红印。

叶倾颜摸着发疼的手腕,瞪着叶朵朵,想要再动手,又畏惧莫西杨,最终只能忍下那股想把叶朵朵给撕了的冲动,冲她吼道:

“你还有什么脸教训我?你自己呢,你在干什么?你别忘了你已经结婚了,还在这里跟别的男人私会,容寒声要是知道,看他不把你扫地出门才怪。”

“哼……”叶朵朵冷笑,“我会不会被扫地出门还两说,你自己已经被扫地出门了。要是继续这么没事找事,我保证你下次不会这么幸运。”

“你想怎么样?你还能把我怎么样?”

叶倾颜扯着脖子喊,喊的餐厅那几桌的人都忘了吃饭,只盯着他们,全当看戏。

叶朵朵不想跟她再吵,目光一沉,抬手就将没了内存卡的手机丢给了叶倾颜。

手机砸过来,叶倾颜抬手接住,随后看着叶朵朵的手:“内存卡还我。那是我的东西,你凭什么抢我的东西?”

“就凭你私自偷拍我的隐私。我不想跟你废话。只想警告你一句,下次别有事没事就来招惹我。不然的话,下次我送你的礼物就是激光都除不掉的。”

闻她一言,叶倾颜立即心里一抖,抬手摸向自己的脸。

陆家的事情告一段落之后,她就找了很有名气的整容医院,把脸上和身体容易外露的一些地方的疤痕给用激光除了。

她本来想让他们把她身上所有的疤痕都除掉,但是人家告诉她激光除疤也是有极限的,整个身体都做,不好。

所以到现在,她身上还有不少处没除去的疤。只不过,都被衣服盖着,旁人看不见。

叶朵朵其实不知道她做过激光除疤,她只是从叶倾颜的脸上看出来了而已。

不止看出叶倾颜除了疤,她还看出叶倾颜做了微整形。

眉毛形状变了,眼角也开了,睫毛都长了,还有那皮肤显然做过什么嫩肤,比先前更加水嫩了。

看来这段时间,她可没闲着,自己包装自己去了。

但那又有什么用?这个女人要是再敢惹事的话,她叶朵朵照样能把她现在这幅靓丽的脸给毁了。

叶朵朵心里发着狠,目光也是凶巴巴的。

叶倾颜想起先前那副脸带疤痕的鬼样子,心里都直打哆嗦。

可即便她心里怕的要死,脸上却还是一副嘴硬的样子。

“你别威胁我。我不怕你。你敢对付我,我也不会饶过你,看谁狠?”

她往前上了一步,欺到了叶朵朵的面前。

叶朵朵盯着她看了两秒,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了钥匙。

那个钥匙串上吊着她的小花生,她将那小花生捏了起来,对着叶倾颜就摁了一下迷药的摁钮。

她摁的剂量非常的小,不足以将人迷晕,只能让近前的人看见自那小花生的顶端喷出了一缕白色粉末。

叶朵朵就是想吓唬叶倾颜,叶倾颜有了前车之鉴现在叶真的被吓着了,被这么一喷,慌忙就往后连退了好几步,惊恐的挥手抹脸,嘴里直嚷嚷道:

“你,你这是什么?叶朵朵,你别乱来。”

“呵,你不是不怕的吗?”

叶朵朵讥笑一声,没再多说,扭头看向莫西杨,“莫先生,不好意思,我不想在这里呆了。我要走了。”

语毕,她便抬步直接越过叶倾颜往包厢方向走去。

莫西杨意味深长的看了还在脸上胡乱擦的叶倾颜一眼,抿唇笑了笑,也跟上了叶朵朵的脚步。

“叶医生……”见叶朵朵走的急,他喊了一声。

叶朵朵顿步,等了两秒,等他到跟前,才道:“谢谢你莫先生。不过现在很抱歉,宴席我也不想参加了。我想莫先生能体谅我心情不好,不会怪罪的。”

“当然。”

莫西杨爽快道,“老实说,我应该向你道歉。是我给你惹麻烦了。”

“谈不上,你刚才也帮了我。”

叶朵朵淡淡回应,抬步依旧往前面走。

莫西杨配合着她的步调,边走边道:“不过叶医生,我觉得你姐姐也是小题大做了。我们只是说几句话而已,她又拍下来又能干什么呢?莫非容寒声,连这点气量都没有?”

这话落音,叶朵朵的脚步稍顿,侧脸盯着他看了一会。

几秒后,她将目光垂下来,微微一勾唇,“你还真说对了。我老公在这方面就是很小气。他可不喜欢我跟陌生男人靠的太近。”

此时,叶朵朵的脸上,刚刚跟叶倾颜争执时的厉色已经完全褪去,又恢复了笑意,更带着镇定自若。

莫西杨目色幽幽一沉,沉默几秒,笑道:“可叶医生你看上去并不像一个畏夫的人。”

“那是莫先生看走眼了。事实上,我真的很怕寒声,没办法,谁让我在乎他呢。爱而生畏,这种道理,像莫先生这样聪明的人不会不懂吧?”

这种话,叶朵朵说的极其坦然。莫西杨微微愣怔,目光越加的深沉。

往前走了几步,快到包厢门口的时候,叶朵朵又看向了莫西杨。

“莫先生,我就是这样一个人,你也看到了。所以下次要是再有什么应酬我不能答应的,麻烦你不要见怪。毕竟,我们家那位真的很难伺候的。一言不合的就要耍点小脾气。我是拿他没办法的。”

她摇摇头,苦笑,眼中波光点点。

莫西杨沉默不语,目光却凝在眼前那张娇俏生动的小脸上,挪不开。

巴黎孽恋

巴黎孽恋第二集

在这个时候,冷斯城忽然悠悠的来了这么一句,一下子让徐子衿整个人都浑身颤抖了一下。

他帮顾青青整理好衣服,眼神犀利的在她身上打了个转,又很快的收了回来。只那一眼,似乎有着如山的压力,一下子压得徐子衿说不出话来。

徐子佩见情况不对,立即说一句话:“斯城,你也不用着急,我刚刚跟程秘书说过了,如果有人要闹事,就说是我有事耽搁了。我是股东,又是这次的广告代言人,我要是迟到,他们也只能等我。”

冷斯城也不说话,只缓缓的把身体往后靠一点,语气淡淡的说:“不用。”

车子里的气氛一下子也冷却了下来,没有人再说话,只有徐子佩不断加速,快速开向冷氏集团的大楼。

----

而此时,冷氏集团的大楼里早就乱成一团。

离原本冷斯城定下的时间已经所剩不多,几乎其他的股东和部门领导都已经到了,唯有这次广告的最重要的人物,广告商旭逸方面,代言人徐子佩,以及主持会议的冷斯城三方不在。

九点五十五,会议室大门紧闭,外面的走廊里也是静悄悄一片。就坐的一些人早就等不及了,比如傅总,就直接毫不犹豫的朝程秘书提出质疑:“程秘书,冷总呢?大清早把我们都招过来,自己跑到哪里去了?戏台子都搭好了,我们观众也到了,这些唱戏的反而不在,是拿我们当猴耍吗?”

程秘书心里焦急的不行,还得装作一副淡定自如的模样:“傅总,离会议开始还有时间。”

傅总冷哼一声:“你一个跟班当然没的说,我们的时间可都是金钱!在这里傻等的时间,你知道我们会签多少条协议,耽误多少生意?尤其是我们几个,如果不是冷总一意孤行要发展文娱产业,平时哪有时间管这一个小破娱乐公司的事情!冷斯城他订好的董事会时间迟到,不是一次两次了。如果这一次再迟到,我们几个绝对不会像以前一样这么轻易被糊弄过去!”

徐子佩的助理此时也出来,遵照她的指示说:“其实刚刚,是徐氏出了一点问题,子佩姐赶出去紧急处理一下。”

傅总这次连回答她都懒得理会,只跟旁边的人嘲笑:“一个小小的代言人也敢迟到,就算她是股东又能如何?我们几个会在这里等到十点,十点他们没来,我们就走!徐子佩不来也就罢了,最可笑的是连广告公司都耍大牌,只来了几个工作人员,负责报告的项目人都没有。这样的报告会简直可笑!”

说话间,已经九点五十九了。傅总和其他几个董事也站起来,整理一下衣服:“各位,时间到了,我们先去喝茶吧?坐在这里也是浪费时间。”

“傅总,傅总,你等一等!”程秘书还想来阻止,但是怎么可能是这几位的对手?直接让助手推开他,走到门口。

正准备出去,大门一下子被推开。

巴黎孽恋

巴黎孽恋第三集

苏家。

苏云天载着苏晚晴回到家里后,苏妍心立即从楼上走下来。

在看到苏晚晴的那一刻,她根本管不住自己由内而外对苏晚晴的敌意。

“现在能给我一个解释了吗?”苏妍心的声音冰冷如铁。

苏云天看着苏妍心的眼神,气势明显弱了下来。

该怎么跟苏妍心交待呢?

“给你什么解释?苏妍心,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当初的事情,不管有什么内幕,我们都没有义务跟你解释!”苏晚晴虽然才刚出院,可是她的精神看上去比苏妍心更好。

她快步走到苏妍心面前,字字洪亮:“小白是我的孩子!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

苏晚晴这番话,让苏母吓的腿一软。

“这、这……老苏!”苏母整个人要昏厥一般,立即对丈夫招了招手。

苏云天快速走过去,搀扶着老婆进了里屋。

一进屋,苏母快速关上门。

歇斯底里问:“怎么回事啊?!孩子怎么是晚晴的啊?!”

“我TM也不知道啊!是萧聿找人检测出来的!这种更细致的检测技术一般的鉴定机构也做不出来,我还是选择相信萧聿。”苏云天也很懵。

但是他是要成大事的人,眼光放的比较远。

既然当下是这样的结果,何不顺势而行?

能捞到的好处捞了再说,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啊!我简直不敢相信……当初妍心跟萧聿认识之后,晚晴赌气经常不回家,难道她那时候偷偷跟萧聿好上了?”苏母头痛欲裂。

苏云天摇头否认:“晚晴私下跟我说她跟萧聿没有过任何接触。检测报告上说的是,可能是妍心的姐姐……但晚晴……”

“哦哦!原来是这样啊!真可怕啊!”

苏云天浓眉一挑:“我们不要把事情搞的那么复杂。记住:晚晴就是妍心的亲姐姐!小白的妈妈就是晚晴!”

……

客厅。

苏晚晴悠然的坐在沙发里,喝着保姆端来的热茶,声音悠悠道:“苏妍心,你应该听过风水轮流转这个词吧?当初被萧聿捧在手心呵护的感觉不错吧?看你跟萧聿在一起之后似乎滋润了不少呢!现在是被萧聿赶回来了吗?呵呵……”

“苏晚晴,我根本就不相信你是小白的妈妈,所以你不用这副嘴脸跟我讲话!你从没有怀过孕,更别提生过孩子!”苏妍心虽然要气疯了,但还是留有一丝理智。

说不通的事,她要怎么相信?

“呵呵呵!现在证据都出来了,轮不到你不相信!你已经被踢出局了好吗?以后你别想见到我的孩子!”苏晚晴嚣张的笑着。

苏妍心条件反射摇了摇头:“萧聿不会接受你的……”

“你都被甩了,还没缓冲过来吗?就算萧聿不接受我,我至少也是孩子妈!”苏晚晴悠然起身,朝着苏妍心走过去,“你当初利用萧聿是怎么对付我的还记得吗?从现在开始,我要反击了!小姐姐有限公司的专利,最迟明天,给我!”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