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女迷魂記

浪女迷魂記
  • 主演:李丽萍,阿贵
  • 导演:郑刘强
  • 地区:台湾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国语
  • 年份:1987
讲述的士司机遇到了艳遇,可事后得知是女鬼采阳捕阴,吓的司机赶紧求神拜佛的故事。…

浪女迷魂記第一集

第127章 她乖巧的模样,像可爱的小媳妇

小乔咬着唇,真的是丢脸死了,内心里已经把自己吐槽几百次了。

真的是……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当她说出“陆大哥”三个字时,整个房间都陷入一片窒息的安静,大概三十秒钟,突然……教室里哄堂大笑。

教授板着一张脸,脸上的表情要多严肃有多严肃,眸光犀利的看着言小乔道:“现在是在上课,情情爱爱啊这些私下进行就行了,虽然你的男朋友听到你喊他的名字很高兴,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在我的课堂上,我也很乐意听到这些。”

拜她所赐,一向言语简洁的教授竟然能一口气说出这么多话来。

小乔连忙认错:“教授对不起,我保证好好听课。”

“坐下吧,你期末考试的成绩,我会重点跟进。”

本来已经坐在位上的小乔,心里又闷闷的吐了一口血。

所有的学科中,她这门课是最差的一门了,所以刚才才会走神,完蛋了……教授这次肯定会记一笔。

“啊啊啊……”内心不郁闷都不行。

这一节课剩下的时间,小乔都非常认真,集中了全身的注意力认真听讲,让陆心想插一句话都插不进去。

“小乔……”在看向小乔第N次后,陆心轻轻喊道。

小乔的眼睛仍然看着多媒体黑板,手指拿着圆珠笔飞快记录着重点,对陆心的呼唤华丽丽的过滤了。

陆心:……

好吧,她宣告失败,垂头丧气的拿起笔记做起笔记。

又过了五分钟,陆心再度看向小乔,这一次……小乔更平静,仿佛是感受到了陆心的目光一样,她拿着笔放在嘴边轻轻一挡,示意陆心乖乖听讲。

陆心:……

彻底放弃打扰小乔听讲。

有再多的问题,再重的好奇心,她也统统憋在了心里。

终于……到了这节课结束,陆心高兴起来的同时,小乔也松了一口气,但是……没想到事情远远没有结束。

打铃后,教授收起书本,离开教室前还补充了一句:“这一次课堂上发生的事,希望各位同学引以为戒,还有……言小乔这位同学,后期功课要好好努力了。”

小乔:……

她能假装不存在,假装没有听到自己被点名吗?

一直,到教授彻底离开教室,其他同学也拿着书本鱼贯而出时,小乔才松口喝了一杯水。

“心儿,你说今天是不是命犯太岁?”小乔放下水杯道。

“不……不……不……”陆心很认真的摇着头:“我觉得,是老天爷良心发现了,要综合一下这好运和坏运出现在每一个人身上的频率。”

“什么意思?”小乔表示她真的没有听懂。

“你说……发现自己一直明恋加暗恋,喜欢的不得了的人,就是和自己登记注册结婚的老公,这样的事,这种概率,这个世界上有多少?”陆心甩出问题。

小乔摸摸鼻子,好像真没有多少。

而且……如果这件事不是发生在自己和陆大哥身上,让她亲身体验,她真的无论如何都难以置信。

可命运,偏偏让这一切都发生了。

“好羡慕。”陆心嘟嘟嘴,靠在小乔的肩膀上憧憬着;“如果我一觉醒来,也能变出两个红本本,我和周维一人手持一本就好了。”

小乔:……

“所以啊,老天爷把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最大的运气都赐给你了,偶尔来点小插曲也是非常公平的。”陆心表示。

小乔点点头。

说的对,“陆大哥”的确是她在这个世界上遇见的最好的、最大的幸运,也是她愿意拿一切东西为之交换的“幸运。”

“虽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也觉得很神奇,但是,小乔你能和二哥走到一起,有情人终成眷属,我真的太高兴了。”说着,陆心给了小乔一个大大的拥抱。

“心儿,我在想……或许这就是缘分吧,虽然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的不可能,我和陆大哥也有那么多的不可能,可是……我们还是相逢了,相爱了,而且是以这么与众不同的方式,真的,除了缘分,我想不到其他原因。”

融合这世间所有的不可能,也打败了所有的不可能,千山万水,人来人往,潮起潮落,而你……你还是来到了我的身边,牵起我的手,说要一辈子。

这……便是一切可以解释的可能。

如果这都是不是命中注定,那么什么又该是“命中注定”呢!

什么机会,什么概率,这些问题小乔已经统统不想去想了,只要知道……此刻的她和陆大哥已然存在于对方的生命里,就已足矣。

“小乔,你说的对。”陆心点点头:“我也觉得这个世界很神奇,你和二哥的相遇相爱,就是最好的证明。”

挽着小乔的手从教室离开时,陆心忽然想到了什么,促狭着眨了眨眼睛道:“小乔,以后你就是我二哥的人了,你啊……一定要好好照顾我二哥哦。”

“嗯,心儿放心吧,我一定会的。”

会努力再努力,努力做好一个妻子的责任,也努力履行一个妻子的应尽的义务,让她和陆大哥以后的生活更加美满幸福。

“好啊,那我就先谢谢二嫂嫂了。”陆心甜蜜的音调欢快的叫着。

二嫂嫂?

小乔因为这个称呼,突的就红了脸,心里高兴地同时也浮起了一丝害羞。

虽然按照心儿和她的关系,理应喊一声“二嫂嫂”,可是毕竟她还在读书,没有大学毕业,加上和心儿又是姐妹,又是同学,所以突然听起这个称呼,还有些不适应。

陆心细心的发现小乔脸上的红润,开心的问;“怎么?是不是不好意思了,那……要不……我换一个称呼。”

“好。”小乔想都没想就点头答应来了。

陆心笑的狡黠,娇俏的喊了一声:“小嫂嫂,要不……这样喊吧,显得咱们小乔又小又嫩。”

又小又嫩?

小乔猝,这个形容词真的是……以为是吃竹笋啊!

“不许胡说。”小乔的脸依旧红红的。

“二嫂嫂?小嫂嫂?小乔你选一个吧,我觉得都可好听呢。”陆心道。

“不好。”小乔干脆果断的拒绝:“心儿,还是叫我小乔比较好,这样显得又亲密又没有距离感。”

两人说着一起走向校门口,因为小乔的课已经上完了,陆遇北也来电话说会在校门口等着她,所以小乔一下课就直奔门口去了。

虽然只有十多分钟的路程,但是……两人走了一路讨论了一路。

小乔整个人被心儿调戏的面红耳赤,心里暗自决定,这几点要离心儿远一点。

两人走着走着就到了门口,讨论仍然在继续着……

“我二哥就要来了,小乔你选一个吧,我二哥说了……”顿了下,陆心清了清嗓子学着陆遇北平日说话的样子,语气里带着一抹严肃道:“身为陆家的人,必须长幼有序,尊卑有序,什么时候都不能坏了规矩,也不能乱来。”

小乔被心儿这个“模仿秀”逗笑了,没想到……陆大哥有时候也是非常板正,非常有原则的。

心儿的表演,真的让她大跌眼镜,而且表演的栩栩如生,很是逼真,尤其是那语气,那神态,简直绝了。

陆心转变成自己后,又笑嘻嘻的问:“所以,选一个呗!”

“选什么?”

小乔还没来得及回答,突然,耳边传来一道熟悉至极的声音。

抬头的一瞬间,陆遇北的身姿就映入了小乔的眼里,挺拔修长,耀眼的如同繁星的光华。

“陆大哥,你来了。”小乔一看到陆遇北,站立的地方自然而然的从陆心的身边,轻轻挪了几步,站在陆遇北身边。

陆遇北对小乔这个“下意识”的动作非常满意,嘴角勾着笑意。

陆心连连惊叹:“啧啧啧……小乔,你现在站在我二哥身边就像一个可爱的小媳妇。”

“本来就是我可爱的小媳妇。”陆遇北伸出手,顺势揽住小乔,理直气壮的回答。

陆心:……

简直是自虐。

被二哥喂了一嘴狗粮,痛快了?

“对了,刚刚说什么选一个?”陆遇北再度问。

小乔想起刚刚两个称呼,连忙挽住陆遇北的胳膊:“陆大哥,我们去吃饭吧,我肚子有点饿了。”

陆遇北的黑眸波光流转了一下,从小乔的脸上经过,又落在陆心的脸上,低沉的声音问:“选什么?心儿说……”

“哦……”陆心低下头。

每当二哥用这种审视的目光看向自己时,她多半是会露馅的,所以……只能先低着头,避开这种锋利的目光。

“就是我已经知道小乔和二哥你的关系,而且你们已经领证结婚了,我是你的妹妹,那理所当然应该叫小乔嫂子啊,所以……”陆心踢了踢脚尖:“所以,我就问……二嫂嫂和小嫂嫂这两个称呼,小乔更喜欢哪一个?”

说完后,陆心认命的闭上眼睛。

完蛋了完蛋了,二哥这么护短。

早知道就不调戏小乔了,二哥知道自己调戏他老婆,肯定不会放了自己的。

“嗯,对于这个问题,我也深感疑惑,同时……也觉得非常有必要。”大概一分钟后,陆遇北的声音慢悠悠的吐出。

浪女迷魂記

浪女迷魂記第二集

陈宫南被众位市民夸赞,顿时满足了虚荣心,同时也可以向那些老画家显耀。

可是他没有想到那些老画家,当没有看到直接离开。

这让他失去了炫耀对象,顿时有点冷场感觉,匆匆和观画市民挥手告别后,陈宫南带着十几个青壮年画家,紧追孔老,林飞等人而去。

追上孔老等人,陈宫南有些不好意思说道:“想不到这些市民这么热情,差点耽搁了和大家一起观展。”

孔老说道:“陈副主席,你是华南第一名家,人气这么高,当然很多群众喜欢你,你应该多和这些粉丝交流,不必和我们一起观展。”

陈宫南笑着说道:“看孔老说的,我们既然是一起来观展,当然是一起走了。”

于是,众人又一起往前走。

这时,前面出现一条长长队伍,看起来有三四百人,好像在观看什么画作,是整个二楼观看人数最多地方,以至于馆里几个工作人员维持秩序。

这让众位画家都十分好奇,这么高的人气,又是谁的大作?

这时,那个一直拍陈宫南马屁的程同,向陈宫南说道:“宫南,听说你这次参展,有二幅画作入选,一幅是新作《千山竞秀》,另一幅是旧作《百马图》。

而这里观画之人这么多,人气这么高,难道前面展出画作,就是你的《百马图》?”

其余青壮年画家纷纷赞同:“一定是陈宫南的《百马图》,只有陈宫南的画作才有这么高人气!”

陈宫南听了这些青壮画家的话,也觉得前面展出的画,一定是自己那幅得意之作《百马图》。

对于自己作品高人气,陈宫南是很有信心的。

但,他表面上仍然装出一副谦虚样子说道:“各位谬赞了!那只是一幅旧作,能得到这么多市民喜欢,实在是他们抬爱宫南了。”

陈宫南话声刚落,前面走来看完画的两名市民,他们一边走,一边难掩惊叹说道:“太震撼了,这幅画是我见过最美最感人的画!”

陈宫南听到这里,眼里笑意更深了。

可是市民接着说出的话,直接让陈宫南打入地狱:“这幅《老人与唢呐》,我觉得是这次画展最高艺术作品,我要到美展官网实名注册投它一票!”

说话两个市民走了过去,可是陈宫南就好像被雷劈了一样,一脸木呆,脸色一阵青一阵红:不是《百马图》吗?怎么变成了《老人与锁呐》?

同样那十几个一直拍陈宫南马屁的青壮年画家,也一下子愣住了,更为SB的是,有一个还说出来一句:“怎么不是宫南的《百马图》?”

这让陈宫南更加尴尬,看向说话之人目光,简直可以杀人。

这个说话的画家立刻吓得闭上嘴,这才发现自己说错了话。

这边陈宫南和十几个青壮年画家说不出难堪尴尬,而那边老画家们却神情轻松,笑容荡漾。

“彭老,你说这《老人与呐喊》是谁画的?”有老画家向彭老问道。

彭老一脸神往之色,说道:“我也很想知道啊!能够得到这么多人排队观看,这画画之人,一定是真正名家。”

彭老这话,在陈宫南听来十分刺耳,似乎在说他不是真正名家。

他心中暗暗怀恨,只是参加画展作品太多,将近数百幅,他也记不清《老人与呐喊》是哪位画家作品。

就在这时,孔老笑了起来,笑得脸上每一条皱纹都舒展开来了,这让彭老等老画家都好奇看着他,纷纷问道:“孔老,你这是笑什么?”

孔老好不容易才笑够了,向满脸疑问的彭老等人说道:“你们不是很好奇,《老人与唢呐》是谁画的?我现在就告诉你们,这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彭老等人手指孔老,说道:“原来是你画的……”

孔老连忙摆手,说道:“不是我,是林飞画的。”

孔老这话一出,众位老画家都惊讶道:“啊???……”

不但众位老画家很惊讶,就是陈宫南和十几个青壮年画家,也以为自己听错了?

尤其是陈宫南,打死也不相信这个还是花都大学学生林飞,画出作品能够在画展上人气这么高,甚至超过自己的人气。

于是,陈宫南向不远处,正在维持越来越多观众秩序的工作人员喊了一声:“你过来。”

工作人员立刻走了过来,向陈宫南问道:“陈副馆长有什么吩咐?”

陈宫南问道:“前面展出是什么画作?”

“回陈副馆长,前面展出的是一幅油画《老人与呐喊》,一经展出便人气居高不下,我们不得不专门进行维持秩序。”工作人员说道。

陈宫南问道:“这画的作者是谁?”

“林飞,一个大学生的画作。”工作人员答道。

随着工作人员说出林飞名字,所有老画家都相信了孔老的话,他们看向林飞目光,也充满了赏识。

不亏是孔老的学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然而,陈宫南却忽然皱起眉头,向工作人员不满说道:“这二楼展厅不是有规定,只许展出美协一级画家作品吗?

怎么会展出一个大学生作品,这是谁让你们这样做的?”

工作人员没有想到陈宫南忽然这么生气,有些紧张无措,结结巴巴说道:“是……是荣誉馆长让我们挂在这里的。”

陈宫南顿时一怔,这次轮到他结巴了:“荣……荣誉馆长?”

千颂依雪怎么会把林飞的画,挂在二楼这么重要展厅?

这让陈宫南心里不由怀疑:难道千颂依雪真的是林飞师姐?

“陈副馆长,怎么要把林飞的画撤下来,换上你的《百马图》吗?不过,这恐怕没有用,就算这幅《老人与唢呐》放到五楼展厅,一样会人气爆满。”孔老不无讥讽向陈宫南说道。

“你……”陈宫南手指孔老气得说不出话。

而其他老画家对陈宫南小鸡肚肠,嫉妒他人,手段卑劣都投去鄙夷目光。

就在这时,人群中一阵热闹燥动,有人说道:“老书记和罗市长来参观画展了……”

浪女迷魂記

浪女迷魂記第三集

难道她终究是逃不过被欺负的命运?

可她心里,还有一个人放不下啊。

秦柳的脸愈发狰狞,手已经伸到了邱雨田的领口,只要稍稍用力,就能将她的衣服撕碎。

只是秦柳很欣赏邱雨田绝望时如雨后青莲的表情,他想多欣赏一下,不介意慢慢玩。

“唰!”

金红的剑光一闪而过。

“啊!!”秦柳惨叫出声。

他的一条手臂,就这么被剑光卷落。

“本尊的女人,是谁都可以碰得?”阴沉到可怕的声音,由远及近,却异常清晰。

剑光过后,是一道紫色的身影。

他长发如墨飞舞,一身紫色公子衫更显贵气逼人,还有那张俊美到让人绝望的脸。

如此妖孽,也只有今日黑心城里最出名的新秀——文战堂秦影长老。

“秦影!”秦柳死死地盯着封星影,才一个照面就被人断了一条手臂。

秦柳敢动邱雨田,一来是真的色令智昏、很久没遇到这么让他心动的女人,二来也是仗着大战在即,文战堂的胜负全靠他一人呢,他料定文战堂不敢对付他。

“秦影,我可是秦昊手下的主力秦柳,你若是识相的,就把这个女人送给我,我就不计较你断臂之仇了。否则,我们两派关系就完了。”

“不计较断臂之仇?你堂堂灵尊居然会不计较断臂之仇?那你的脸面呢?不要了吗?

就像我秦影,也不可能不管自己的女人。因为我还要脸。

你动我的女人,我就杀你,就是这么简单!

我若不敌,你杀了我便是。”

封星影说罢,摆出一副玩命的姿态。

“你可别忘了,杀了我对文战堂的影响。”

“我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我还管文战堂?文战堂若是不要我,我自立门户又如何?”封星影说罢,直接动了剑。

金红色的剑光,将秦柳团团围住。

秦柳想要反抗,却发现跟对方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

秦柳是武尊不错,但他的主攻方向是灵力,武尊不过某人利用药物帮他强行提升,并不能发挥一般武尊的实力。

他也就仗着高境界欺负一下人,遇上封星影这样的实力派,居然三招就被破了盾。

而在他想要认错饶命的时候,封星影居然来了句:

“我最看不惯软骨头,别恶心我。”

然后他的剑光,就真的绕着秦柳身上一转,将秦柳断为两截,死的不能再死了。

考虑到阚云天可怕的医术,封星影又用剑光分别将秦柳的脑子和心脏震碎。

做完这一切,封星影随手脱了自己的外袍披在邱雨田身上,温柔出声:

“娘子受惊了,我们回去吧。做衣服的事,你,明天来我们文战堂。”

“是,是。”天蚕绣坊的老板早就吓傻了,怯懦地问了一句:“那这个,人怎么办?”

“与我何干?”封星影耸耸肩:“他自己找死,也是死了活该,咱们黑心城哪天不死人?”

是,咱们黑心城哪天不死人,可武尊啊,这是第一个!

真第一个。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