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之罪

激情之罪
  • 主演:Plutarco,Haza,Javier,Diaz,Duenas,Maria,de,la,Fuente
  • 导演:Walter,Doehner
  • 地区:墨西哥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1
《激情之罪》讲述的是亚瑟和丽贝卡是一对情人,她们将制定一个计划,杀死丽贝卡的丈夫,夺得他的财产,一切局情为了这个计划而战…

激情之罪第一集

安蓝听到这话,皱起了眉头。

这种宴会,肯定会有休息室,供人换衣服,毕竟会出现一些不好的事情。

于太太听到这话,立马就开口道:“让管家带你去吧!”

说完,回头找了管家过来,安蓝没有想太多的事情,跟着管家就往后面走过去。

等到他们离开了,于太太就与安紫对视了一眼,两个人的眼睛里,都闪过了一抹阴沉。

就在这时,于静涵那边招待完了客人,走了过来,四处看了一下后询问道:“妈,你看到安安了吗?”

安紫听到这话,立马询问:“于静涵哥哥,你找我吗?”

于静涵立马笑着疏离的开口道:“不是,我说的是你姐,安安。”

安紫就攥住了拳头。

明明他们都姓安,于静涵怎么就偏偏只喊她安安?

她立马开口道:“哦,姐姐在更衣室里面,换衣服。”

更衣室里?

于静涵听到这话,就点了点头,扭头打算去找安蓝,却听到于太太的话:“于静涵,你过来一下,我带你去认识一些人。”

于静涵只好跟在了于太太的身后,往旁边走过去。

于太太将家里的故交好友介绍给于静涵以后,就让于静涵跟他们聊天,自己则是走到了一边。

过了一会儿,于父走了过来,压低了声音询问道:“你这样做,可以吗?”

于太太冷笑了一下,“怎么不可能?”

于父皱着眉头:“陷害了安蓝,对我们家的名声,也不好。”

于太太顿时嗤笑了一下,“可是名声最不好的,却是叶家!刚刚认了干姐妹,干兄弟的,这就上床了,传出去,你说他们会怎么背后议论叶家?我们于家可是受委屈的家庭!”

于父再次皱起了眉头。

于太太靠近了他,开口道:“我给你说,刚刚叶家给我没脸,我这会儿当然要报复回去!而且,安蓝如今是叶家的干孙女,你敢娶这样的儿媳妇进门?就不怕她再一次背叛我们,去讨好叶家吗?”

这话一出,于父不说话了。

其实他们家无法接受安蓝的地方,不在与安家的落网,而是在于,安蓝曾经为了叶擎昊顶罪!

于父现在唯一担心的,只有一个问题:“可是,于静涵怎么办?他毕竟那么喜欢安蓝……”

于太太冷笑了一下:“情情爱爱的算什么?他如今年纪也不是很大,早晚会不介意的。你就放心吧!”

于父这才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

远处,于静涵扭头看着这边,见于太太和于父凑在了一起,他皱起了眉头,若有所思。

-

另一边。

叶家的人在于家,那完全就是两种不同的画风。

他们一家人占据了一个角落,坐在沙发上,然后就开始叫餐,完全将这里当成了饭店。

等到点餐完毕以后,就坐在那里,闲聊吃饭。

就在这时,安紫走了过来,看向叶擎昊:“叶四哥,我姐说找你有点事儿,让你过去一下。”

听到这话,叶擎昊立马站了起来。

激情之罪

激情之罪第二集

夏笙暖心口就像摆了一个磁铁似的,无论他怎么扣,那只小脑袋都是往上头钻……

钻啊钻,钻啊钻,钻钻钻……

宫非寒俊脸越来越黑,干脆两只手一抬,不单抠脑袋了,直接将他的小身子给抠了出来。

干脆利落的交给了奶娘。

奶娘立马利索的将人给带走了。

可怜宫醒醒,想来后,发现自己又孤零零的躺在了自己的榻上,一脸懵逼。

他明明记得跟娘亲睡觉觉来着。

夏笙暖醒来后已经天黑了,也是诧异不见了怀里的小奶包。

披衣下地走了出来,看见宫非寒在书房那边办公。

她处理了两年的朝政之事,知道这些事情有多么的繁琐,难为他日复一日,从不觉得厌倦。

至高无上的地位,要付出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

抬脚走了过来,小手抚上了他的肩,轻轻揉了揉,低低的道,“亲爱的,需要帮忙吗?”

她现在已经是可以为他分忧的人了。

宫非寒反手掐住她的小腰,一把将她揽到了膝头上,上下看了她一眼,低低问,“还痛吗?”

夏笙暖:“……”

突然想起昨夜里,自己一个劲的叫疼,俏脸“唰”的一下便飞红。

小拳头抬起,捶了一拳他的心口,豪气万丈的道,“痛什么痛,老娘金刚不败之身,怎么可能会痛!”

宫非寒听得唇角勾了勾,大手掌上了她的小腰,低低道,“这里也不痛?”

夏笙暖小腰僵了僵。

白了他一眼道,“皇上这是一门心思要看我疼?”

宫非寒大手有一搭没一搭的揉着她的小腰,“我怎么会舍得你疼。”

“呵,昨夜里我嚷嚷着疼,皇上也不肯停,天下乌鸦一般黑,男人关键时刻就是只顾自己爽。”夏笙暖忍不住鼓着小嘴控诉了一翻。

宫非寒:“……”

那种情况下,谁能停,是个男人就不能停。

大手轻轻掐着她腰间的软肉,低低哄道,“哪里疼,嗯,我帮你揉揉。”

“哪里都疼,全身上下,处处都疼!”

夏笙暖娇嗔一句,瞬间忘了自己刚刚金刚不败之身豪气万丈的话了。

“既是全身上下处处都疼,那我便全身上下处处都帮你揉揉。”

宫非寒说罢,便真的帮她轻轻揉了起来。

夏笙暖窝在他的怀里,被他揉得又想要睡觉了。

简直元气大伤!

宫非寒看她又想昏昏欲睡,把她的小脸抬了起来,低低哄道,“小暖,别睡,用完晚膳再睡。”

“嗯,知道。”

夏笙暖一边喃喃一句,一边脑袋又要往他的怀里钻。

宫非寒一阵无语。

这也太奢睡了。

大手揪着她敏感的地方挠了一下,夏笙暖“咯咯咯”的,一下子便笑了起来。

“皇上,别乱动!”

“不许睡。”宫非寒大手揪着她,又挠了她几下。

“好好好,不睡,宝贝,你放手,别乱动!”

夏笙暖瞌睡虫一下子跑了,痒得忍不住,胡乱踢了他几脚。

宫非寒原本还好好的,被她踹几脚,顿时便有点心猿意马了起来,知道她身体受不住,不好再跟她闹,抱着她站起来,吩咐摆膳。

还是吃饭吧。

激情之罪

激情之罪第三集

“下一个。”

林炎瞥了一眼对面神色难看的血色武斗场的天才,淡淡的说道。

这血色武斗场的天才们,一个个都是神色难看。

刚刚的嚣张气焰,被彻底的打压了下来。

之前方玉是被一招解决,他们难免还归咎于这药言是在偷袭。

而现在…

又是一招。

而且还是如此正大光明的一招。

就算让他们鸡蛋里面挑骨头都挑不出来毛病。

一时间。

血色武斗场这边的士气降到了冰点。

“你们谁还要上,当然了,你们要是觉得不敌,可以两三个一起上,我都接下。”

林炎勾动手指,极具挑衅的说道。

这话落下。

三长老等人都是目光喷火。

这家伙太嚣张了!

居然要一连挑战他们两三个天才!

这无疑是在打他们的脸。

他们恨不得能出手拍死这小子

只不过,那么多围观众人,他们万不得已都不能这么做。

“血色武斗场,无人可一战吗?”

林炎好像没见到他们那越发难看的神色。

依旧淡淡的说道。

而这短短的一句言语。

却是透露出无边的霸道与张扬。

血色武斗场,无人可一战吗?

这淡淡的话语,传到众人耳中,让在场所有人的身躯,都是为之一颤!

天雅在身后看着这一幕。

看见那往日嚣张不已的几个长老,此刻都是满脸阴沉。

双手都是极为兴奋的握在了一起。

虎牙不断磨着,魔女的一面正在展露。

没有丝毫那优雅的公主殿下的影子。

之前的天雅,一直都是带着面具示人。

现在带上了蝉翼面具,倒是让她真正性格的一面展露了出来。

“既然他自寻死路,主动挑战你们,那你们还愣着干嘛!都上吧!”

三长老语气很是阴沉的说道。

那些天才一个个都是你看我,我看你的。

都没想到事情居然会发生到这种地步。

只不过,在犹豫一番后,有几个人都是抛下了脸面。

与他人联手对付起了林炎。

但是……

这仅仅只是徒劳而已。

砰砰砰!

这些家伙上场还没几分钟,就被林炎给干脆利落的打晕了过去。

“下一个!”

“下一个!”

“下一个!”

这三个字好像有着一股独特的魔力,让那血色武斗场的长老跟青年一辈的脸色都越发的难看。

漆黑得跟锅底一样。

一个又一个天河境的青年武者接连上前,可无一例外,都无法抵抗林炎一招。

几乎是被横扫了!

不知不觉之中。

林炎已经达到了十三连胜!

其中后面几场,还都是以一敌三!

林炎双手负在身后。

淡淡的看着眼前已经被他打倒在的十多个天才武者。

摇头道:“没想到,你们这么不堪,竟然连我一招都接不下,实在太弱了。”

这让那十多个断手断脚的天才们,一个个都是面色涨红。

恨不得从地上找条缝隙钻进去。

免得丢人现眼。

众人都是神情复杂的看着林炎。

这小子今天是专门过来打血色武斗场的脸,可让人没想到的是……

这家伙还真的是打得啪啪作响。

什么情面都不给。

只不过…这药言今天还能这么胜下去吗?

就在众人这般想的时候。

一道狂放的气息,从这血色武斗场中冒了出来。

以一种极为可怕的速度,如蛮牛般瞬间冲撞到了门口。

那道人影的身上冒着滚滚热气。

这是气血强大到了极致的表现,如一尊汹汹燃烧着的火炉。

这道身影单靠肉身,就将四周围的一尊巨石给拍碎了。

弄得漫天石屑,烟尘滚滚。

衬托得这尊身影如神魔一样恐怖。

“哈哈哈!我项高的实力又回来了!”

这人大吼大叫,看上去很是兴奋。

而在这吼叫声中,这人也是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围观众人一愣。

“项高!这就是血色武斗场的天才——项高?”

“嘶!看来他已经恢复了!”

至于那血色武斗场的天才们。

一个个都是士气一震,看到项高那么强势的出关。

顿时热泪盈眶,差点都要哭出来了。

要是这项高还不出关。

他们可就要被这小子给活活堵在门口堵上三天时间了。

这门前的几位长老都是松了一口气。

看着那道张狂的项高。

老脸浮现笑容。

“项高他经过此次磨砺,武道之心肯定会更加坚毅。”

“是啊,大起大落之后,日后武道肯定会更加增进。”

“日后肯定闻名东域,成为一方强者!”

这些长老都是纷纷开口称赞道。

项高深吸一口气,终于是发现了这门口的不寻常。

他抬头朝着四方看去。

当他看到一张让他恨之入骨的面孔时,双眼顿时变得赤红。

“药,药言!”

他身上气息骤然变得暴躁,双手捏得啪啪作响,怒吼道。

“项兄,几日不见,实力好像增进不少,真是让我感到欣慰。”

林炎嘴角噙着笑容,点头打着招呼。

看着样子,还以为两人是交情极好的关系。

这让那项高身躯更是难以遏制的狂颤了起来。

心中怒火汹汹燃烧了起来。

而就在这时。

一道平静的话语声从方天地间响了起来。

“呵呵,项高公子实力刚刚恢复,还是多多休息,不要被这等蝼蚁的话语给影响到了。”

林炎眉头微微一皱。

朝着项高身后看去。

一个神态冷傲,身穿华服的青年男子,出现在众人视线之中。

这人穿着一身黑袍。

而这袖袍口则是绣着两个字。

正是这两个字。

却让全场的气氛骤然变得无比紧张起来。

幽云!

这两个字的附近,纹着一片片白色的云朵。

“幽云宗的人!”

“天啊,这就是幽云宗的门人,他只是天河境,却给我一种知命武者的压迫感!”

“好可怕!”

众人都是神情敬畏的看着这个青年。

“夏吉师兄。”

项高阴沉着脸,咬牙看着林炎。

恨恨的开口道:

“夏吉师兄,就是这小畜生把我废掉的!”

“哦?居然是一个天河七重的小蝼蚁。”

夏吉反应过来,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林炎。

那眼光就好像在打量着一个奇货可居的货物。让林炎眉头一皱,心中很是不爽。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