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的妈妈:爱欲之日

朋友的妈妈:爱欲之日
  • 主演:美泉咲
  • 导演:李尚敏
  • 地区:韩国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韩语
  • 年份:2018
男主跟好友爱上了同一个女人,但是男主却没有得到这个女人的芳心,让男主一直很嫉妒,随着跟好友的逐渐接触,男主拍到了另一个女人的和好友做爱的视频,除此之外,男主的好友竟然对男主的妈妈起了邪念,趁其洗澡时闯入发生了关系,男主借此告诉了爱上的女孩,让她远离男主的好友,而这一切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

朋友的妈妈:爱欲之日第一集

第396章 东洋人的阴谋

穆里兹和他大哥这辈子恐怕是头一次遇到比他们还狠,还要无耻的人。

林风从地上随手拣了把枪,将枪管塞进了光头来不及合上的大嘴里,义正言辞的道:“打劫!”

后面正持枪走来的陈晨听闻从他嘴里突然蹦出这么两个字来,脚下一个趔趄,差点站立不稳摔趴下去。

打……劫……

既然对方都不安规矩来,林风乐的连钱也省了,直接用枪逼着光头交代出他存放军火的地点,作为当地最大的帮会组织,除了毒品,贩卖军火也是一大重要的赚钱途径。

恰好光头最近刚弄到一水的美军装备,原本留着准备卖个好价钱,现在却全便宜了林风。

在光头的带领下,他们来到一处彩钢棚外面,林风让陈晨看住这俩家伙,他自己一人走了进去,过了一会儿,又拖着两个巨大的黑布口袋出来,看他拖着都有些吃力的样子,只怕拿走了不少东西。

这些可都是钱啊!

光头心疼的嘴角都在哆嗦,可自己的小命还攥在对方手里,他除了默默的看着,连吱都不敢吱上一声。

这两包东西足足塞满了整个后备箱,心满意足的林风回头打了个响指,等陈晨坐上车,穆里兹这辆连车漆都被蹭掉许多的三菱汽车卷着沙尘疾驰而去。

等到他们走远,光头一脸灰败的走到他用来存放军火的地方,当看清里面空荡荡的一个耗子屎都没剩下时,这位阿汗国的黑道大哥再也忍不住,张大着嘴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嚎叫声。

……

“跟人火拼一场,你可别告诉我就为了抢劫一些军火?”陈晨手杵着下巴,表示愈发看不懂身旁这从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

林风空出一只手摇晃的食指:“抢军火那是临时起意,我只是想给他们留些时间,现在差不多大鱼该上钩了。”

“哪个他们?我怎么越来越听不明白你在说些什么。”陈晨蹙着眉头问。

“他们当然是指那帮总喜欢偷鸡摸狗的东洋人,或许还有别国的人也说不一定。”

林风打着方向盘,在街上漫无目的的穿梭,吃过晚饭以后,两人才一同回到宾馆,坐在大厅假装翻看报子的情报人员一眼发现了他们,同时,林风仿似也有所察觉的朝这个方向看了过来。

情报人员急忙将手里的报纸举高,遮挡住对方的视线,暗中却在对着无线耳麦说道:“他们已经回来了……”

回到房里,林风锁好房门,陈晨则来到窗户前,拉过窗帘把房间遮得严严实实,从对面什么也看不见,不过他们俩谁都没注意到,在头顶的天花板上多了个微小的黑点。

两人来到圆桌前坐下,一个小巧的电路板就摆在眼前,陈晨趴在桌上,拿起电路板在眼前左瞧又瞧,一脸不可思议的说道:“你说就这么小一块东西真有那么神奇?靠它就能控制无人战斗机?”

“谁知道呢,先把它收好吧,明天咱们就送回国,要是弄丢了,就算卖了你我都赔不起。”林风不放心的叮嘱道。

两人交谈的画面已经通过头顶上的微型摄像头传输到了隔壁房间,这里挤了不少的人,此时却鸦雀无声,全都一眨不眨的盯着显示屏画面。

当确认陈晨拿在手里的那块电路板就是无人机上的核心部件时,负责人激动的拿起电话,语气急促的道:“大石阁下,我有个好消息要向您汇报,东西已经确认就在这两个华夏人手里,我请求立刻开始行动。”

“可以,一定要抢在那帮高丽和汰国人前面动手。”对方顿了顿又道:“山间君,你记住拿到东西以后立刻送来总部,我在这里等着为你庆功!”

“明白!”

山间挂了电话,又重新播下一串号码,语气阴森的道:“去请我们的朋友出马吧,转告他们局长,钱已经准备好了。”

……

陈晨还在不死心的拿着那块电路板左看右看,也看不出个什么名堂出来,林风拿着杯子给她倒了杯水,正要说话,门外传来‘咚咚咚’的急促敲门声。

这应该说是砸门才对,两人相视一眼,顿时有些紧张起来,陈晨把电路板放进一个大小刚好合适的铁盒子里,然后飞快往被子下面一塞。

砸门声还在继续,感觉要是再不打开对方就要破门而入了,陈晨不由大声问道:“是谁?”

“警察,马上把门打开!”对方也跟着做出了回应。

听着对方说的是阿拉伯语,陈晨才向林风点了下头。

林风来到门前取下安全链,刚把门打开一道缝隙,外面的人就迫不及待闯了进来。

七八名身穿土黄色制服的警察进门就把林风控制住了,用枪逼着他转身面对墙壁举高双手,还有一人在他身上来回不断摸索。

林风倒是表现的十分配合,回来的时候,他将抢来的武器全部扔在车里,所以身上除了些钱以外,什么都没有。

陈晨也皱着眉头来到门前,一脸不解的质问道:“警官你们是不是弄错了,我们是今天才从华夏来的游客,又没犯法,你们为什么要抓他。”

一名矮胖的警察背着双手走到她面前,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一番,嘴里十分公式化的说道:“我们接到举报,一名通缉犯逃进了这家旅馆,他可能就藏在某一个房间里,为了你们的安全,请配合我们的工作。”

“可是……”

“放心,我们不会耽误太长时间。”警官根本不给她拒绝的机会,转头对身边的警员说:“进屋仔细找找,看有没有人藏在柜子里或者是床下什么的地方。”

七八个警察分散开,在这个不大的套间里展开了彻底的搜查,由于视线被眼前这胖警官挡住的缘故,陈晨也看不见具体的情况。

这帮人做事还极有效率,一分钟不到就纷纷回到警官面前汇报说没有任何发现。

“不好意思两位,打扰了。”警官没有一点歉意的说完,让人放开林风,背着手往外走去。

等他们离开,陈晨飞快回到床前,一把撩开上面的被子,幸好铁盒还在,可是当她揭开盒盖却发现自己亲手放在里面的那块电路板已经不翼而飞了。

朋友的妈妈:爱欲之日

朋友的妈妈:爱欲之日第二集

“我劝你也最好对小夏放手,知道她为什么在你身边22年,都不爱你吗?”

郁脩离盯着陆幽的眼睛。

陆幽沉默不语,似乎也在等待他的答案,他其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在小夏身边22年,却最终看着她嫁给了别人。

“因为,你扮演的一直是一个父亲的角色,你一直把小夏当闺女养,就别怪她给你找个姑爷。”

咔嚓……

陆幽在那一刹那似乎都听见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郁脩离的话,像一把匕首,直接将他的心搅的稀碎。

但是,郁脩离的话也确实很有道理,这也彻底惊醒了陆幽。

他以前对待小夏的方式,确实跟老顾很像很像。

总是教育她,教训她,叮嘱她。

婆婆妈妈像个老父亲一样,这样哪里还会有一点情趣?

男女之间的感情是神秘的,是复杂的是,是浪漫的。

不是婆婆妈妈中慢慢积累来的……

郁脩离知道自己这话说的有点重,也许陆幽会发火,会愤怒。

但是他居然没有……

虽然一直黑着脸,但是最终,他很理性的说了一句话,“郁脩离,你说的对……或许这就是我暂时输给你的原因……但是你要知道,小夏她虽然不爱我,可是她也没有爱上你,到最后谁输谁赢还不知道……一辈子很长……我有这个毅力,跟你死磕下去,走着瞧吧。”

说完,陆幽转身离开……

郁脩离郁闷,怎么还给了他打了鸡血一样,貌似要跟自己死磕一辈子……

不要啊,他可不希望他和小夏之间,一辈子都要夹着一个陆幽。

陆幽走出来后,看见顾夏跟孟凡正在聊天,说到好玩的地方,顾夏还哈哈大笑。

一点也没有女生该有的矜持。

陆幽抬脚走过去,“小夏。”

“诶,老陆了,你俩聊完了?”

“恩。”

“聊什么了?”

“一些小事。”陆幽敷衍着。

顾夏知道,却也没揭穿,其实陆幽和郁脩离说什么,她也不在意,也不想知道。

“小夏……我以前是不是对你太严厉了?”陆幽的目光温柔下来。

他忽然有些内疚,以前确实认为自己也是爱她,可是老管着她,估计给她带来太多的束缚感。

人一旦有了束缚,就想挣扎,想逃脱……

所以郁脩离说的也没错,自己以前确实用错了方法。

“哈,好端端的,怎么说这个?”顾夏一脸懵。

心想,这陆幽是怎么了不会是被郁脩离给洗脑了吧?

但是不应该啊,老陆这么有智慧,这么有思想深度的人,实在不应该被郁脩离牵着鼻子走。

“没事,你回去吧,走廊里风大,别感冒。”

原本陆幽还想伸出手,默默小夏的头,就跟以前一样。

但是看在郁脩离的助理还在旁边,想着可能会造成一些误会,最终还是没有抬起手。

“恩,那有事随时联系,对了,小美身份证的事……。”

“我一会就开车给他们送去,正好看看我师父。”陆幽说。

“好,谢谢你老陆,我改天请你吃1888牛排套餐。”

明明是感谢的话,可是陆幽却微微有些酸涩……

因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小夏对他已经越来越客气了。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陆幽走后,顾夏回到病房。

“你跟老陆说什么了,把人给气跑了……。”

朋友的妈妈:爱欲之日

朋友的妈妈:爱欲之日第三集

“娘,我不想被整日关在家里,做什么都束手束脚。以后成亲了,就像大姐一样,看婆婆脸色,看丈夫脸色过日子。我自己有能力,便是举人进士我也考得,官儿我也做得,我为什么一定要去看人脸色过日子呢?”

这是她的真实想法。

穿越初始,知道自己穿到了古代,她的要求是很低的,觉得只要有点钱,再找个合意的男人,过安稳的日子就可以了。上辈子她是孤零零一个人过了差不多三十年,这辈子她想有个家,有个知冷知热的人陪伴,不至于死了都没人掂记。

可人的要求,是会随着处境的变化而变化的。她来到这世上,有了母亲和三个姐姐,她觉得自己有了家了,这辈子成不成亲也无所谓。

另一方面,这时空是宋代的延续,虽说“程朱理学”还没有出现,“存天理、灭人欲”的口号还没有喊出,“三纲五常”这种奴化人民的道德伦理工具还不见踪影,女人受到的束缚不如明清时候那般变态,但这终究是封建社会,女子的地位是低下和不自由的。杜锦宁不敢相像,当自己恢复了女装,在这社会上会怎么活。

不嫁人吧,即便想办法立了女户,一个女人过日子,财产和人身安全都没有保障;嫁人吧,在这小三合法的时代,谁知道会遇上什么样的男人呢?成亲前信誓旦旦,成亲后变心劈腿,这种事情还少吗?没准到头来,她还得为了儿女,跟那男人的母亲和妾氏搞宅斗。

要是穿越过来就面对那种局面倒也罢了。可她现在穿着男装,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她凭自己的本事赚钱吃饭,凭自身的能力结交师友,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她在这个世界找到了一个让她舒服活下去的方式,实在想象不了有一天自己被关在后宅那巴掌大的一方天地里,过着那种憋屈无聊的生活。

所以哪怕有一线机会,她也想争取。

“至于风险我也想好了。”杜锦宁道,“这段时间一直有人来给三姐四姐提亲,你也相看了不少,三姐今年差不多十六了,三姐也十四了,也到了成亲的年纪了。只要她们嫁出去,就不再是杜家人,即便家里有个什么祸事,也连累不到她们。四姐年纪还差点,但我考完院试,得等两年多的时间才能再参加乡试,她年纪总够了。到时候家里就只剩了咱们两个了。”

说着,她看着陈氏:“娘,其实你还年轻,你愿不愿意改嫁?要是你愿意,我叫人在府城帮你找个妥当人家,品貌好家里没有儿女拖累的那种。再把府城和其他县所有的茶馆和书铺给你,你嫁过去,也跟我没关系了。”

她笑了笑:“这样一安置,就算我这里出点什么事,也连累不到你们了。”

“你这说的什么话。”陈氏的眼泪禁不住流了下来,“当初跟你祖父母说,你是男孩儿,娘就存了跟你共生死的念头。只要把你三个姐姐安置妥当,娘就算陪你上刀山下火海也不会眨一下眼。把你当男孩儿来养,是娘做的决定,是娘的错,又不是你的错,有什么后果,自然是娘来承担。至于你姐姐们,要是没有你这个男丁,她们早就被卖了。现如今能说到那么好的亲事,嫁一个好婆家,还能有丰厚的嫁妆,都是你给她们的。就算她们为你担些风险,又有什么?谁的命就那么金贵,只享受好处,不承担责任的?所以宁哥儿,你千万别再说什么拖累不拖累的话。”

她抬起红红的眼睛,直视着杜锦宁,目光里有着从未有过的坚定:“你放心大胆地去考吧,娘支持你。你三姐打小就小心思多,总说你连累她,让她过不上好日子。现如今我也不耽误她,择一户人家把她嫁了。反正因你有大好前程,陪给你大姐的嫁妆也是看得见的,来给她提亲的人家有几户很不错的,也算是不亏待她了。”

说到这里,门被“哐当”一声被推开了,陈氏和杜锦宁都吓了一跳。抬眼看去,就看到杜方苓站在门口。

“你……”陈氏“噌”地站了起来,紧张地问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娘,我都听到了。”杜方苓也不知道在门口站了多久,说话的声音有些微微的沙哑。

“你你……”陈氏手足无措,转头看向杜锦宁。

“三姐,进来吧。”杜锦宁却很冷静,“把门关上。”

杜方苓这才走了进来,关上了门,走到陈氏和杜锦宁面前,目光紧紧地盯着她们,咬着唇不说话。

杜锦宁看着她:“既然你知道了,那你有什么想法?”

杜方苓的嘴唇都快被咬出了血来。

她似乎极力抑制着自己的情绪,好一会儿才问陈氏道:“娘,宁哥儿……真的是女的?”

陈氏沉默着,目光沉沉地点了点头。

杜方苓的目光又转向了杜锦宁,眼神十分复杂。

“当时……”陈氏声音暗哑,“因我一连生了三个女儿,你祖母对我很不满,又舍不得花钱,见我生产,也不给我请稳婆,只派人去叫了你外婆过来。也幸好有你外婆在,我本来生宁哥儿生了两三个时辰没生下来已没有力气了,听到你爹的噩耗,当场就晕了过去,还是你外婆用力掐仁中把我掐醒,又跟我说,我肚子里的一定是男孩儿,无论如何要给你爹留个后,把孩子给生下来,否则对不住他。听了这话,我才用尽全身力气把宁哥儿生下来。你外婆怕我挺不过去,心存死志,就告诉我生了个男孩子,让我好好把孩子抚养长大,没爹没娘的孩子可活不了。为了这个,我才一口气撑了下来。”

“等你外婆去灶间端鸡汤时,你祖母忽然冲了进来,抱起宁哥儿就要把她溺死,说她克父。我忙把她是男孩儿、要给你爹留个后的话说了,你祖母在你外婆的劝说下这才放过了宁哥儿。”

大概是想起了当年的那个情景,陈氏浑身颤抖,紧握的拳头指节泛白,眼泪却不自觉地一滴滴往下落。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