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卖春女

我不是卖春女
  • 主演:姚欣儀,井广,秦隆,陳為柱
  • 导演:黄新村
  • 地区:台湾
  • 类型:伦理片
  • 语言:国语
  • 年份:1988

我不是卖春女第一集

一句话,让何坤微微一愣,眯起了眼睛。

胡甜甜继续说道:“所以,你以为,你现在生活无忧,干自己喜欢的事儿就可以了,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为了让你的生活无缘,父母在干什么?”

何坤看向了许悄悄。

自从那个快递来了以后,许悄悄的脸色就沉重了许多。

何坤绷住了下巴。

以前,有人说过这些话,可是他没有亲眼见过那种焦躁和威胁,所以根本就没有当一回事儿,而现在,内心竟然有所触动。

胡甜甜就拖着自己的下巴,继续说道:“我跟悄悄姐,从小一起长大。小时候,悄悄姐总是出去打工,赚了点钱就给我买好吃的,我说过,我也要努力赚钱,可是悄悄姐给我说过一句话。”

何坤下意识询问:“什么话?”

胡甜甜说道:“要做好自己。”

“我是个孩子,那我就要做个好孩子,不让大人们去担心。我是个学生,那我就要做个好学生。你喜欢游戏,就跟我喜欢音乐一样,兴趣爱好没有贵贱之分,我甚至觉得你刚刚在游戏里的样子,特别帅。可是,身为一个中学生,我们不是应该,先把学习搞好,有额外的时间,再去打游戏,再去做音乐吗?”

何坤一时间沉默下来。

胡甜甜就指了指大小王,“现在,他们的生命受到了威胁,你觉得,他们应该怎么做?”

何坤没说话。

胡甜甜就开口道:“他们年纪还小,所以,他们唯一能够做的,就是让自己健康的成长。等到可以自己主宰自己的命运的时候,再去做一些别的事情。就好像是我们,应该先把自己变得优秀,先把学习搞定,再去玩别的,不是吗?”

何坤皱起了眉头。

胡甜甜就甜甜的笑了笑:“其实,我在我们学校里,组建了一个乐队。”

何坤一愣:“什么?中学生,你爸妈同意?”

胡甜甜继续说道:“因为,我每次考试都是年纪前十名啊,而且我每天放学后,先把作业写完,再去做乐队里的事情,爸妈不仅仅没有反对,还非常的支持我。”

何坤听到这话,若有所思。

胡甜甜说到这里,就没有在说话,反而扭头,继续笑眯眯的看向了大小王,眼神却看向了何坤。

不知道这个家伙,有没有听懂自己的话?

打游戏可以,但是要适量,不可以沉迷啊!

-

两个少年在角落里发生的事情,客厅里的众人并不知晓。

此时此刻,许悄悄正皱紧了眉头。

X杀手组织简直是太神秘了!到了现在,竟然都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大本营在哪里。

许悄悄想到这里,视线忽然落在了那个快递盒上。

娃娃已经被送到警局处理,想要通过那个查询一下线索。

而那个快递盒,还在家里放着。

看着看着,许悄悄忽然间站了起来,“大哥,你们,有没有给这个留下来的电话,拨打过去?”

一句话落下,众人齐刷刷看向了那个电话。

我不是卖春女

我不是卖春女第二集

男人轻淡的眼神瞥了眼地上的人,眉心嫌弃的皱起,目光复落回商裳身上,变的柔和许多,“老婆,你有没有受伤?”

刀疤男躺在地上半死不活,听到这句话,险些一口血堵在喉咙眼里,憋死过去。

老……老婆?

所以这个男人是这个女人的……

寄希望在夜煜身上的刀疤男,此时听到这句话,真的一口气没上来晕过去了。

“你就没什么想问的?”商裳挑起张扬的桃花眼,望向男人。

原本以为前世自己是最了解这个男人的人,可是现在,她发现自己真的搞不懂他心里在想什么,完全触碰不到他的规则。

“我唯一想问的刚才已经问了。”夜煜语气柔和的说,冷冽的目光在几个几乎赤身果体的男人身上掠过,鹰隼般的黑眸一厉,对商裳说话的语气却还是温柔的,“你先回去,我来处理下这里的事。”

商裳对夜煜虽还有过多疑问,但没有再询问什么,迈步先离开了。

回头望见夜煜似乎在给谁打电话。

巷子口停着一辆黑色的车,见到她,车窗落下,尹灿华恭谨的脸在后面露出来,“少奶奶,先上车吧。”

商裳点了点头,拉开车门上车。

“你们怎么过来了?”

尹灿华不好开口说,是老板定位了她的手机,他们才找到了这里来,避重就轻的说道:“少爷回去没有看见少奶奶,容妈说您出来了,少爷不放心您大晚上一个人,就出来找您了。”

看到她脸上的血渍,尹灿华把湿巾递过去。

“少奶奶,您先擦擦脸吧。”

商裳狐疑的接过湿巾,打开手机里的相机,这次看到脸上的血迹,抬眸睨了一样尹灿华,后者脊背猛地打了个激灵,她神色不变的擦了擦脸和手上的血。

“叮咚~”

手机闪了一下,收来一条微信消息。

孔泽:“你在星辰酒吧附近?”

商裳疑惑的轻皱眉心。

他怎么知道?

思忖片刻,商裳没有回微信,她跟孔泽的关系并不熟悉,但这孔泽貌似在故意亲近她,这人她摸不透底细,前世虽然知道后来他如愿的当上了影帝,但在娱乐圈这种吃人不吐骨头的圈子里,能踩出一条璀璨大路来,对方也一定不是省油的灯。

今世她要做的事情已经够多了,没精力去应付这些人。

“叮咚~”

商裳刚把手机扔到一旁,手机又震动了下。

还是孔泽发来的消息。

“我也在这边,刚看到你上了一辆车,你跟朋友在一起吗?不介意的话介绍一下吧?”

商裳用手摁了摁眉心,这个孔泽究竟怎么回事,怎么这么阴魂不散的,好歹也是当红男演员,怎么对一个小女演员的这么过度关注。

“不方便。”

商裳回过去三个字,算是婉拒了对方。

可没想到对方是真厚脸皮还是真没看出来,竟然回道:“说不定对方想认识我呢,我的知名度要比你想象的大很多,粉丝人群众多,说不定你的朋友就是我的粉丝呢。我就在这旁边,马上就过去。”

我不是卖春女

我不是卖春女第三集

浮屠古阵封印了无数凶兽之灵,其重力与幻境非常人所能抵挡。

这两名魔人道行虽也达筑基初期,但相比起叶纯阳两具身体叠加,就仿佛小孩面对大人,一个巴掌就能拍死了。

少女目瞪口呆。

这两个魔人先前还追得自己走投无路,在这黑衣胖子面前,竟这般不堪一击?

在她预想中,叶纯阳顶多能为她阻拦一下两个魔人,如此自己也算有了脱身之机,哪曾想两个魔人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就直接被灭了,这简直是神通广大,伟力无边!

先前对他斩杀修罗鬼王尚有疑问,现如今少女已经确信无疑了!

“好了,现在你可以带我去找广陵子豢养坐骑的空间了。”叶纯阳慢悠悠收回浮屠古阵。

此阵的威力也出乎他的意料,本以为只有传送与迷幻之力,却不想连砸人都这么厉害,怕不是到了无上级别法阵了。

对此他也相当满意,总算在古宝秘境中没有白辛苦一回。

而且少女方才信誓旦旦的模样不像作假,若真能从她嘴里套出什么,价值可远比对付两个魔人来得更划算。

漫不经心的话语惊醒了少女。

她似吓傻了般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动,似在思量着什么,随后笑容僵硬的点着头:“是……小女子这就带道长前去……还不知道长名号?”

亲眼见识过叶纯阳一番骇人的手段,她连“道兄”都不敢称了。

“好说,好说,贫道神霄阁方境。”叶纯阳学着胖道士的腔调,漫不经心的道。

“原来是方境道长,小女子久仰大名了。”

少女神色恢复了些许,但不知为何说起话来,神色有些诡异。

叶纯阳半眯着眼,有些失去耐心。

正待他要开口,忽然面色一寒,身形一闪原地消失。再出现之时,手里已抓住了少女的肩膀,将其提溜在半空。

“仙子这是要往哪里去?”

淡淡的声音传入耳中,少女娇躯猛然一颤,手里催动的符箓,也被叶纯阳一指戳破。

“道,道长,小女子并没有想去哪里呀,不过是试试这道符箓的灵力罢了。”少女神色明显不自然。

“哦,原来是要试符箓,正好,贫道最近闲着没事炼了许多遁形之符,仙子若有兴趣的话,贫道可赠送一二,也好早些到达广陵子豢养灵宠的空间。”

叶纯阳冷笑,想不到这小女子还略有心机,忽悠自己救了她之后便想反悔了。

“这……”少女迟疑了。

“怎么?仙子觉得贫道是能让人轻易糊弄的傻子?”叶纯阳已经彻底失去了耐心,捏着少女的肩膀冷冷说道:“本道能一击灭了两个魔门宵小,一样能将你埋葬此处,贫道修的是逍遥道,断绝七情六欲,你可别期望贫道会有什么怜香惜玉之心。”

果然正道中的修仙者都不是省油的灯,初见这少女时,以为她之时一个毫无心机的柔弱女子,自己甚至曾将其当做宣阳公主来看待,却想不到此女也会算计自己。

不过她如此举动,更让叶纯阳坚信她方才所言不假,她必定知道广陵子豢养灵宠的空间在何处。

少女俏脸煞白。

过了半晌,她似认命了般幽幽一叹,有些为难的道:“道长有所不知,小女子并非要反悔,只是那片空间非同寻常,其中豢养的灵兽极其强大,数日前我正是误入了那片空间,险些丢了性命,小女子实在不想道长也因此冒险。”

“是么?”叶纯阳冷冷一笑,“事到如今本道倒是有些分不清你话里的真假了。”

“小女子所言句句是真!”

像是怕叶纯阳不信,少女睁大双眼信誓旦旦的道。

叶纯阳不置可否,二话不说一记定身符贴在其额头,旋即提溜上飞剑:“是真是假,等你带了贫道去后自然有分晓,若你胆敢诓本道,大不了到时候便是把你剥皮抽筋,再扔到魔窟里,让魔道狂徒好好修理你罢了。”

“你!”

少女吓得脸色苍白,忽然觉得自己向这胖道士求助似乎是个错误的决定。

“另外,方才你亲口承诺,只要本道帮你解决了两个魔人,你便将驭兽山独门法术赠与本道作为报酬,现如今是否该实现了呢?”

叶纯阳似笑非笑。

少女眼中露出挣扎,叶纯阳那淡漠的眼神却看得她倍感压力,最终不甘心的取出一道卷轴扔给叶纯阳。

打开一看,赫然是一门无上级的驭兽法术。

“走吧!”

叶纯阳露出邪恶的笑容,大大方方的将卷轴收入囊中。

不管少女所言是真是假,但对方必然知道些什么,否则也不会露出此般神色,有她指路,自己可以省去很多工夫。

至于那剥皮抽筋的手段,不过是威胁她一番罢了,叶纯阳虽不是什么好人,但也绝做不出那些下三滥的手段,更何况是对一个柔弱女子下如此狠毒之手。

只不过若此女真敢诓他,到时候小小的惩戒自是免不了的。

少女一脸凄苦之色,那饱含泪水的眼眸惹人生怜。

然而叶纯阳铁石心肠不改初衷,驭剑破空远去。

……

一片辽阔的黑水河畔,六道石柱围成法阵,如若庞大的六角芒星,不时有光芒闪动。

赫然是一座传送阵。

仅仅三个时辰不到,河畔便已聚满了人,多数是正道七派的高手。

玉云居士此时正从传送阵出来,身后跟着两名神霄阁的修士。

看见黑水河畔竟聚集了不少人,玉云居士微微一怔。

“师兄,此间究竟是为何处?竟来了如此之多的高手?连道界的洛倾城和凌云宗的苏雪鸢都到了。”

玉云居士身旁一名弟子暗暗心惊,方才他们只不过是误入了一座传送阵,却不想遇到如此大的阵仗。

玉云居士也呆了一下,预感有些不对。

他摸了摸怀里的法器,若有所思的道:“广陵洞府早已绝迹多年,各派对其也是知之不详,说不定他们也与我们一般,是在无意中被传送过来。”

话落,他接着补充道:“既来之则安之,且看看情况再说。”

率着门人寻到一处安静之地坐下,玉云居士又在人群中搜寻一眼,略有失望的喃喃道:“这一路走来未曾发现方境师弟的踪迹,也不知道他如今怎样了?此地危险重重,他一人独行若是遇到麻烦可如何是好?”

“师兄放心,方境师兄道行高强,定会逢凶化吉。”一旁弟子安慰道。

玉云居士闻言苦笑:“希望如此吧,此地聚集了如此高手,只怕非比寻常,说不定会有不世出的宝物,我等且见机行事。”

两名弟子严正以待。

也在玉云居士与两名弟子闲聊之际,河边的传送阵光芒再度闪烁,一行身着血衣的修士闪现出来,领头一人,赫然是血影魔宗那位带着斗篷的青年。

血衣青年一出现,河畔众人的目光顿时聚集而来。

“想不到这些魔道孽障也来了,莫不是也知晓了此地奥秘?”

洛倾城身旁,一名道界的女弟子冷冷盯着魔道一众,嫉恶如仇的模样,似有一言不合便大打出手的模样。

“在没有找到那座法阵之前,不可与魔道冲突。”洛倾城没有看魔道一方,凝眉淡淡说道。

女弟子不甘心,咬咬牙道:“可是师姐,魔道在此出现,会不会也是为了河中那头异兽……”

“是与不是并无紧要,无非就是在异兽出现后各凭本事罢了。”

洛倾城黛眉微凝,简单一语后便闭口不闭眼,静静望着黑水河面,似在等待着什么。

闻声,女弟子不敢再多言,只得耐心静候。

显然随着魔道一行的出现后,气氛变得有些诡异起来。

连苏雪鸢与萧景俞,也将目光落向那血衣青年,虽表面平静,实则心存戒备,各自放出隔音罩提防对方。

但似乎因某种默契,各方也都按耐不动,一致观望着黑水河面。

不过就在血衣男子从传送阵出来的时候,苏雪鸢忽然蹙了蹙眉,看着对方的眼神有些异色,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但只看了一会儿,她也不在关注,收回目光静静等候。

血衣男子对旁人的目光不作理会,带着门徒径直在河边坐下,也同正道各大派一般,精心等待着什么。

“师兄,这片黑水河便是上古时期广陵子豢养灵鲲之地,可惜那姓叶的小子没有来,否则定要趁此机会报了当初的圈禁之恨!”

血衣男子身旁一名黑衣人眼神阴沉,此人黑布遮面,与血衣男子一般透出神秘。

听得此话,血衣男子神色不动,片刻后斗篷下传出一道冷笑声:“那小子千方百计将你擒住,目的解除苏雪鸢对他的禁咒,他既已得到血炼之术,绝不会甘心就此放弃寻找灵鲲的机会……”

黑衣人精神一振:“师兄的意思是……”

血衣男子目中闪过一道暗光,沉默良久后道:“且看看吧,虽然那小子不会轻易放弃,但此行确实没有发现他的踪影,若他真的没有来到此地,那便是我太高估他了,今后就算留着也无堪大用,早早除去便是。”

“谨遵师兄吩咐!”黑衣人点头附和。

就在此时,岸边的传送阵再次发出声响,灵光若游蛇般环绕,两道人影凭空出现在众人眼前。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