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有欲强的女人

占有欲强的女人
  • 主演:黄祖儿,杨梦蝶,梁深荣,郑明升
  • 导演:陈立
  • 地区:台湾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国语
  • 年份:1998
经商失败的雷坤,终日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其妻邵佩玲虽忙于残障基金会会长之服务,对雷坤的动向却非常关心,并且百般体谅与容忍,而雷坤却一直暗中与一名以色情电话秘书为业的赵小青有染,并涉嫌一项违法超贷案.他日,雷坤突然失踪,佩玲紧张万分,四处探听又无消息,只好求功于警界人士且是昔日恋人,邦宇代为找寻,几经查访监听,跟踪,才发现小青涉嫌谋杀雷坤,并在危急之际救出佩玲化解危机.…

占有欲强的女人第一集

所有人都倏地瞪大眼,差点想要揉耳朵了。

极品!

又是极品!!

这都连续三轮了,极品神丹,极品仙器!极品符篆!!

萧灵芸她真的是人吗?确定不是哪个从仙界偷溜下来的人!!

众人没有不震惊的,这时,突然,一道尖锐的质疑声突兀响起:

“不可能,不可能是极品符篆,我不信!”

众人都看向开口的人,发现竟是之前没什么存在感的夜之莺。

夜之莺性格一向沉稳,带着气质天成的大气千金性子。

她最自豪的,也正是自己的符篆能力。

之前她被萧灵芸比下尘埃,却也不会那么生气,可这一轮,她是十分自信自己可以赢的,她的符篆能力,比苍轻尘都要厉害许多。

夜之莺认为,一个人再强悍,不可能样样精通,萧灵芸在炼器和炼丹上强悍,已经是极限了。

可现在,天裘应的话,便像是狠狠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

让她最引以为荣的骄傲都彻底碎了。

其它人都惊讶的看向夜之莺,没想到对方竟然会爆发。

天裘应淡淡的看了一眼夜之莺,直接道:

“你若是不相信,那便直接把符篆用了,让所有人都感受一下。”

天裘应说着,便直接甩出了符篆。

当他被灵力打到符篆时,整个祭祀广场就突然像是处在冰火两重天一般。

四周飞快的结了厚厚的冰,就连整个广场都结冰了,就连那些人,许多跑得慢的,竟然被冻在其中,也有些被冻了半身,整个广场看起来就像是沉积了一千年以上的冰封一般。

而最让他们痛苦的是,这些冰慢慢变成红色。

“啊啊啊啊!好热,救我,这些冰好热啊!!”

“不行了,天管事,快把符弄走弄走啊!”

那些接触到红色的冰之人,全都哀嚎求饶,一个个脸色被烤的通红,好些都流汗了!

天裘应一挥手,就把符篆收回来。

再看了一眼符篆,竟还属于极品的品质。

天裘应把符篆收回去后,所有人都得救了,他们慌忙大喘气,十分庆幸自己还活着。

同样被烤的炙热的夜之莺此刻精神有些不稳定,从符篆一扔出那刻,她便知道,自己败了,自己的符篆能力,竟然不如萧灵芸……

她再也没有比下去的动力,精神有些恍惚的说道:

“抱歉,天管事,圣女选举我退出。”

说完,她便飞身直接离开了祭祀广场。

很多人看到这一幕,都忍不住叹口气道:

“突然觉得夜小姐有些可怜,据我所知,夜小姐的符篆技术,在整个炎不落几乎无人能敌,谁都想不到,突然出现的萧灵师,不但炼丹炼器能力卓绝,便是符篆方面,亦瞬间将众人碾压。”

“唉,这也不怪夜小姐,若是我此刻和萧灵师在比试,早就想落荒而逃了,也只有焦小姐他们心性如此好,这种时候,还能一心一意比试。”

“能力不强就要承认,一个个死撑着,结果早就出来了好吗,若是到时候真的不是萧灵师当圣女,我肯定要离开内岛!”

“就是啊,我也觉得,这比试没有必要了吧,结果都那么明显了!”

众人说着说着,都想要比试直接结束,反正现在在他们心目中,萧灵芸最强。

焦雪艳和苍轻烟都觉得太丢脸了,她们长到那么大,从来没有经历过想今日这般难堪的时候,简直让她们无地自容。

而苍轻尘更是恨不得从来没见过萧灵芸。

因为萧灵芸,她之前积攒的所有威望,顷刻前便化为乌有。

苍轻尘突然开口道:

“想要成为圣女,最基本的要求,不就是祁灵之术吗,就像在炼丹制符方面再怎么强盛,若是连基本的祁灵之术都不会,这样的圣女,真的能帮助我们炎不落渡过此次的千年劫难吗?”

苍轻尘的声音依旧十分轻柔悦耳,听着便十分有蛊惑性。

众人都忍不住细细去思考苍轻尘的话。

他们觉得苍轻尘说的没错,圣女之所以能帮他们渡过劫难,根本原因是因为祁灵师的能力吧。

内岛炼丹炼器强的人也有不少,可他们却依旧不如祁灵师。

因为祁灵师的天赋能力,可不是单单炼器炼丹就能匹敌的。

一时间,所有人都冷静下来。

他们也发现,之前因为被萧灵芸太过强悍的炼器炼丹术吓到了。

但萧灵芸若是祁灵术不行,就是再怎么会炼丹,也无济于事。

而他们的轻尘圣女,却是他们现在内岛最厉害的祁灵师,自然不能比较。

苍正天立刻大声附应道:

“正是如此,我们选举的是圣女,前面的几项比试,只需要会,却没说要特别出彩,接下来的祁灵术比试,才是占比重最大的吧!”

焦勇隽也起身说道:

“苍兄说的有礼,我们不能本末倒置,不到最后一轮,还是勿要往下定论才是。”

所有人都纷纷冷静下来,甚至有人说道;

“那接下来的御兽术也不需要比了吧,直接比祁灵术不就行了?”

这话一说,所有人都愣了一下,有人疑惑道:

“难道以后圣女选举,只需要比祁灵术,其它都不用比了?”

“这个方法倒是不错,祁灵师本来就该专精祁灵之术的吧,炼丹炼器才是辅助,只要稍稍会便足以。”

众人的话题一下便歪了。

“我觉得这个提议不错,不如接下来,直接比祁灵之术吧!”

突然,苍轻尘的声音再次传来,她十分淡定的看了眼萧灵芸,那双看起来无害的眸子里带着志在必得。

苍轻尘觉得,萧灵芸再强,可祁灵之术可不是谁都能学习的。

整个炎不落,甚至当初整个炎阳大陆,可没有几个人的祁灵之术会比她强!!

苍轻尘不想比御兽,还有一个原因,那便是当初斗兽场中,她已经发现萧灵芸的御兽术多厉害了,萧灵芸既然可以强行让她和煞罗兽的契约解除,可想而知,御兽术,她肯定也比不过萧灵芸。

因为,为了不再次被比下去,她自然十分同意直接比祁灵之术。

苍轻尘为了激将萧灵芸,故意对萧灵芸道:

“萧灵师,你……敢同意吗?”

萧灵芸一眼便能看出苍轻尘的打算,和她比心眼和计谋,她只能说苍轻尘实在太嫩了。

不过,她也不想浪费时间,干脆道:

“自然,不过希望苍小姐不要后悔,若是等下输的太惨,就要请苍小姐多体谅了。”

萧灵芸这话说出来,差点让苍轻尘吐血。

她就没见过如此脸大如盆之人,连比都没比,就说她会输的太惨!

太嚣张狂妄了,这最后一次比试,她不但要让萧灵芸输的无比凄惨,还要直接要了她的命!!

其它人也都十分诧异萧灵芸的话,他们心里突然有了不敢说出来的想法。

萧灵芸在炼丹符篆之类的都那么厉害了,或许,核心的祁灵之术上,才是她最厉害的最拿手的?

但他们都把这个想法丝丝压在心里,根本不敢说出来,怕这一开口,就直接得罪了所有人。

而苍正天等人想法却截然不同。

他们认为萧灵芸定是祁灵之术太弱,才会再之前刻意表现的那么厉害。

天裘应那双淡定的眸子扫了一圈心思各异的众人。

他做讨厌这些乱来的人,可这一次,既然她们同意了,他便压下脾气说道:

“好,你们都同意,那最后异常祁灵之术比试开始,比试规则,只能使用祁灵之术对敌,不可用符篆或者法宝,使用车轮战,想要成为圣女,就必须能经受的住所有圣女后选择的挑战,现在,首先进行抽签,抽到无签的人,挑战剩下三个人,赢得人,继续挑战剩下两个人,以此类推。”

就是说,赢的人,要挑战之前都没有和她不是过的人,期间若是另一个人赢了,那另一个人也要和之前没和她打过的人再打一次,这样就能保证,圣女的祁灵之术,可以将所有人都比下去。

萧灵芸还没有试过使用这样的比试方式,但莫名觉得这种比试方式很不错。

因为她想到若是有两个水平相当之人,就可以一直往复比试,最终把耐力和灵力最好的那个给选出来,几乎没有让人侥幸胜利的机会。

抽签开始,因为夜之莺的离开,四人抽签,也不知是命运的安排还是其它。

最后抽到什么都没有的签的人,竟然是萧灵芸。

萧灵芸看了眼,笑了一下道:

“这倒是省事了不少。”

苍轻烟几个听到萧灵芸这样,差点把牙齿都咬碎。

苍轻尘也是气得脸色有些扭曲,她故意讽刺道:

“萧小姐的意思是你准备一轮就被淘汰吗?”

这下,所有百姓都看出苍轻尘对萧灵芸的*味,看来苍轻尘也终于坐不住了。

他们十分激动,早就想看苍轻尘和萧灵芸两人之间相斗了。

他们猜测,萧灵芸对苍轻尘这个圣女肯定是有些忌惮的。

然而,萧灵芸双眼似笑非笑的扫了下苍轻尘三人,语气带着挑衅道:

“不,我只是觉得和你们每人单挑,特别浪费时间,不如你们三个一起上?这样也好省了大家的时间。”

占有欲强的女人

占有欲强的女人第二集

上官麒脸色都黑了。

臭小子,敢说不是故意的!

“来,小子,别玩阴的,下来……咱们按咱们男人的方式解决问题。”

司徒枫脸色都没变一下道:“你确定?”

陈青青皱眉道:“上官麒,你想干嘛!”

赶紧逃兵去吧!

她可是亲眼看见司徒枫一挑十几个……还能毫发无伤的。

少年们,别找死啊!

上官麒却是会错了意,呵呵,女神越在乎这小子,他越想弄死这小子!

当即仰着脑袋道:“确定啊,怎么,小子,敢不敢?”

司徒枫钉完最后一根钉子,从梯子上下来,将锤子递给了陈青青,而后拍了拍手道:“行啊,正好陪你们玩几把!”

陈青青哭笑不得道:“司徒枫,你可别乱来……”

“丫头和谁比较友好?”

“呃……这些人除了上官麒我谁都不熟。”

所以,上官麒轻点揍吧!

其他随意……聚众闹事总该给点颜色看看!

“成……既然如此,上官麒是吗?去哪开始?”

“哟呵,这小子倒还挺上道的,走!外面全是空地。”

“单挑还是群殴?”

“我说了算?”

“嗯,你说了算。”

上官麒立刻心里没底了。

我去,这小子不会是个练家子吧?

不过不怕,既然来找茬的,自然也是带着几个练家子的!

“好说好说,去了便知道了。”

屋外众人,听到屋子里的对话,这会儿已经都开始蠢蠢欲动了。

导致司徒枫一出门,就开始被围住了。

很是临危惧的,飞起一脚,先踹翻了一个。

五分钟不到,直接倒了一地了……

“哎哟,我的腰……”

“我的屁股,上官麒,不是说是个小白脸的么!!”这明明就是个练家子。

上官麒刚看众人打不过,也出手了,结果胳膊差点没被司徒枫给扭断。

这会儿脸色扭曲道:“陆景阳坑老子的!兄弟们,走!以后在找这厮算账!”

司徒枫却喊住他道:“等等!!”

“打都被你打了,还有何贵干!”

“既然知道陆景阳坑你们的,为何还找我算账?不该找他么?”

“陆家老子们惹不起,这理由够么!!”

“够,什么时候来找我算账?”

“你小子在京城待几天?”

“或许,待到年底再回去过年。”

“行,小爷记住了!”

嗯,我也记住了。

回到凡尘,最大的乐趣就是撮合这些人在一起了,既然上官麒都出现了,那么离沐菲菲也不远了。

上官麒走后,陈青青从茅草屋里钻了出来道:“司徒枫,你没事吧?”

“我很好,一点事儿都没有……丫头,我们明年也来京城上学吧。”

“啊?为什么!”

因为,京城有好几对情侣……需要他来撮合。  “因为我不想你因为我去云城上学,心里却牵挂着爷爷……我妈妈回来了,治疗很顺利,相信很快就会醒来,到时候爷爷身边有父母陪伴,丫头的父母却一时半会儿回

不来,我可以陪你一起在京城,陪伴爷爷……还有子吟也一起。”

“可是……你父母会同意吗?”感觉司徒枫什么都在为她着想,导致她心里都有些过意不去了。

“会同意的。”  “如果真的能同意,司徒枫……京城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我的亲人朋友都在这里,现在爷爷也不逼我和陆景阳订婚了,我肯定是更乐意回来上学的,可,我就觉得这

样对你会很不公平……”

“丫头,你已经是上天赐予我最美好的礼物了……为你做任何事,对我都是公平的。”

“司徒枫……哎,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你总对我这么好,我都知道要怎么回给你了。”

“无需回……丫头就想着,或许我这辈子对你这么好,都是上辈子欠你的呢?”

陈青青哭笑不得道:“你这是连理由都给我想好了吗!”

“有这种可能性不是吗……好了丫头,我们可以走了。”

“啊?不走走了吗?”

“已经够了,山里空气很新鲜,呼吸一会儿就感觉神清气爽的了,这种状态去见爷爷和子吟,会比较好。”

“那咱们走吧……我知道有近道,能快速上山。”

“好,丫头带路。”

半个小时候,陈青青和司徒枫一起回到了陈家。

子吟幼儿园也放假了,这会儿看到爸爸妈妈突然来了,兴奋得立即朝着司徒枫扑了过去。

一个跳跃,正中靶心,被司徒枫稳稳的抱在了怀中。

“爸爸妈妈!!你们终于来看子吟了!”

“一段时间不见,居然沉了,看来子吟的日子过得很潇洒啊!”

“爸爸,什么是潇洒啊?”

“就是过得很舒心……每天都过得很好。”

“嗯,每天都有肉吃,爷爷疼我,陪着我……放学牵着我的手,去后山玩儿,看风景,找伙伴一起玩儿。”

陈青青立刻翻了个白眼道:“爷爷!!你又带子吟去找野兽玩耍了啊!”

陈老爷子淡淡道:“难得孩子有这天赋,何必拘着……要跟你一样毫无武力值,出去谁见了都能揍你一顿吗!”

陈青青哭笑不得道:“爷爷,干嘛这么说我!下时候不肯学习练武,是听别人说,小腿容易连粗嘛!”

“嗯,然后现在才这么好欺负!我家子吟,往后肯定是走出去,只有她欺负别人,没有别人欺负她的份儿!”

司徒枫闻言笑道:“爷爷这话我爱听,我司徒枫闺女,就该是一朵霸王花!”

陈青青只觉得,真是够了!

直接从司徒枫怀中将子吟抱过来道:“走,子吟,跟妈妈回房间!”

不理这两个教坏孩子的了。

女孩子,肯定要有女孩子的样儿,不然长大太霸气了,杀伤力太强了,那得找个什么样儿的男孩子,才配得上啊!

想象一下,若自己跟子吟这般……杀伤力超强,然后遇到了司徒枫,初次见面时,被他强吻的时候,自己都能一招结果了他!

那么,哪里还有现在啊!  越发觉得要好好教育子吟了,简直操碎了心有木有!

占有欲强的女人

占有欲强的女人第三集

那辆车子一直跟着她到小区旁的路口。

出租车刚准备过红绿灯,车子‘咯噔’一声响,骤然停了下来。

出租车司机懊恼了一声,面带歉疚的对身后的季紫瞳说:“这位小姐,我车子好像出了点问题,前面再有一百多米就是你们小区门口了,你就在这边下走过去,可以吧?”

“可以!”

季紫瞳付了车费下了车。

季紫瞳在下了车之后,眼睛的余光瞄了一眼出租车后面的那辆车子。

那是一辆黑色的林肯,在她所乘坐的出租车停下来之后,那辆黑色林肯也跟着停了下来,因为那辆车子紧跟着她所乘坐的出租车,出租车出了事故,它便被挡到。

可是,现在是晚上,路上的车子并不多。

那辆黑色林肯的司机,并没有退后从出租车的旁边绕过,而是故我的停在那里,令季紫瞳微眯起眼。

因为路口的灯光较暗,再加上那辆林肯车的车窗玻璃很黑,并看不清车内的人。

季紫瞳皱眉转身往前走,往自己的小区方向走去。

当她走了十几米远,她感觉到身后那辆林肯车里也有人走了下来,便跟在她的身后。

她快走了几步走进小区里。

才刚进了小区,一只有力的手突然拉住了她的手腕,敏感的季紫瞳瞬间用力甩开对方的手。

对方又稍稍加重了些力道,伴随着一道低沉的男声:“是我!”

季紫瞳听到了熟悉的声音,讶异的朝身侧看去,便看到了身侧晏北辰那挺拔的身形。

看到晏北辰的那一瞬间,季紫瞳紧张的心松懈了下来。

“晏北辰,你怎么会在这里?”

问罢,季紫瞳下意识的回头看去,刚刚还跟着她的人,已经消失不见,不知道躲到了哪里。

眼见季紫瞳神情紧张的往身后看去,晏北辰皱眉:“你怎么了,在躲什么人?”

“刚刚我回来的时候,感觉有人跟在我坐的车子后面,而且,刚刚我下车的时候,那个人好像也跟着我过来了。”

晏北辰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附近不一会儿便出现了两名护卫在四周搜查。

晏北辰看着身侧的季紫瞳,下巴向前示意:“我们走吧!”

“好!”

在小区不远处的拐角处,一人缓缓的走了出来,远远的看着晏北辰和季紫瞳俩人离开的背影,眸底闪过不屑。

他转身往路口的黑色林肯走去。

坐在驾驶座上的人是郭石林。

见付余声上了车,郭石林回头看着自家老大,在看到自家老大阴沉着一张脸后,他诧异的问。

“老大,你不是去跟踪季小姐了?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碰到晏北辰了。”付余声一脸晦气的表情。

原来是碰到晏北辰了。

怪不得付余声碰壁而归,人家晏北辰毕竟是季紫瞳的正牌未婚夫。

得,听付余声这话,付余声应当还没跟踪到季紫瞳的家,怪不得他一脸的不高兴。

“那老大,咱们现在是不是回松城?”

“回什么松城?不回了,今儿个晚上就待在安城了。”

“可是老大,这安城兄弟们都不熟,而且,虎头帮的总舵就在安城,如果被虎头帮的人知道我们来了安城,恐怕会对我们不利。”

付余声拿出一根烟点燃,吐了个烟圈,他从鼻中哼了一声。

“我付余声怕过他们虎头帮?他们若是敢对我出手,那就出手好了,正好将他们全解决了,以绝后患!”

郭石林:“……”

他很想说,他们若是在松城的话,付余声说这话还情有可原,可这里是安城,人家安城是虎头帮的老巢,他们的兄弟们对安城都不怎么熟悉,这完全是处于劣势呀。

为了一个女人,大费周章的跑来安城,将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这种事也就只有付余声能干得出来“老大,现在那个季小姐和晏北辰还是未婚夫妻的关系,就算您一直待在安城,只要他们两个一天不解除婚约,您一天就没有机会,要我说,不如我们先回松城,等到季小姐和晏北辰两个人什么时候解除了

婚约,您再来也不迟呀!”郭石林劝道。

“呵呵~~”付余声满不在声的语调:“就算他们两个没有解除婚约那又如何,这也不妨碍我跟季紫瞳在一起,只要他们两个一天不结婚,老子就还有机会!”

郭石林:“……”

老大,您不是认真的吧?

晏北辰的墙角可不好撬呀。

他怎么就摊了这么一个不靠谱的老大呢?

付余声突然危险的看向郭石林。

“你说让我们回去等季紫瞳跟晏北辰解除了婚约再来安城,你是想看着我的女人跟别的男人结婚呢?”

郭石林的心里还真的是这样想的。

若是等了一段时间,说不定晏北辰和季紫瞳俩人就结婚了,这俩人一结婚,付余声不就死心了吗?

郭石林的心里一惊,嘴上当然不敢承认:“老大,我怎么能这么想。”

“料你也不敢,调头,今晚就住刚才路过的那家酒店。”

“好!”

……

公寓内。

季紫瞳给晏北辰倒了杯水。

“晏先生,你这么晚过来,有什么事吗?”

晏北辰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一块玉佩来递给了季紫瞳。

“这个……是我在车里捡到的。”

是那半块玉佩,看到那样东西,季紫瞳立刻去摸向自己的颈项,颈项中只剩下了那根红绳。

她感激的接过。

“这是我的,谢谢晏先生。”

她竟然又差点把与弟弟的信物给丢了,她真是该死。

晏北辰的手机响了起来,晏北辰接起电话。

“你说什么?”晏北辰的嗓音突然提高了几个分贝。

末了,晏北辰面色凝重的挂掉了电话。

季紫瞳担心的看着晏北辰:“晏先生,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您若是有事,您就去忙吧。”

“不是!”晏北辰直勾勾的望着季紫瞳的眼睛:“刚刚跟踪你的人,已经知道是谁了。”

“谁?”

“付余声!”

季紫瞳:“……”

卧槽,居然是那个变态。

季紫瞳的手机上此时恰好收到了一条陌生人短信。

「玉坠小姐,明天见!」

“跟我回家或被付余声带去,你选哪一个?”季紫瞳:“……”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