唇香.体香.女人香

唇香.体香.女人香
  • 主演:张萱,林玫绮,方婷,康祺
  • 导演:王正
  • 地区:台湾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国语
  • 年份:1998
范伟平是保险公司销售经理,有一位漂亮且深爱自己的老婆。一天总部给范伟平安排了一位女助手,女助手很有一套,销售业绩蒸蒸日上,范伟平对其刮目相看也产生好感。在女助手的建议下范伟平开始注重衣着打扮,同时也引起了老婆的注意。范伟平和女助手突破男女关系后,女助手就消失了。这使得范伟平魂不守舍,坐立不安。范伟平在女助手家等到女助手,却遭到女助手的一番羞辱。范离开后,女助手被人杀害,范是第一嫌疑人。法庭上因证据不足被无罪释放。一日,范在自己花园翻土时发现一个袋子,打开一看,范惊呆了,里面是自己送给女助手的一套内衣和一张二人合影。…

唇香.体香.女人香第一集

第376章:是她失算了

封安儿心里一顿,暗叫不好。

因为太着急要找夏倾心见面了,她居然忘记防备了,像是夏倾心这样的人,也有可能会拒绝她的合作。

毕竟,夏家在先前的时候,已经被顾蓦然整的差点破产了,夏倾心的心里存在惶恐情绪,也是很正常的。

早知道这样,封安儿就不该亲自出面,应该让手下的人代替她来谈这个事情。

在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她觉得自己这一次是真的因为太心急,有些失算了。

不过,就算如此,封安儿既然已经走出了这一步路,那么也不怕会被人知道了。

要是怕被人知道,怕顾蓦然反过来对付她的话,她也不可能落到今天这样的地步。

冷冷一笑,封安儿故作镇定,用嘲讽的口气,反问了一句:“你就不怕,在你说出这样的话的时候,我会直接把你灭口?”

夏倾心似乎并不担心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轻笑了一声,回答:“你既然会找我谈合作,证明你已经无路可走了,又怎么可能会把你唯一值得合作的对象,给灭口呢?”

完完全全就已经抓住了封安儿此时病急乱投医的急切心情!

封安儿的心里,已经很了然了,这一次的见面,是她失算了。

所以,就目前的现状而言,她也只能放夏倾心回去。

至于其他,封安儿当然不会傻傻地让夏倾心出卖自己,她会找人暗中跟随、监听,以防意外发生。

想着,她松了口:“好,我同意你回去考虑一下,但是,在明天晚上之前,我需要得到明确的答案!”

夏倾心见封安儿松口,淡淡一笑,点头:“没问题,明晚之前,我一定给你答复。”

说罢,她站了起来,起身离开。

封安儿也不阻拦,目送着夏倾心离开了之后,就马上拿出手机,拨打了手下的电话,让他赶紧跟着夏倾心,监控她的一举一动。

而监听的话,封安儿冷笑了一声。

她早就已经做足了准备,当然不会打没把握的帐!

夏倾心根本就不知道,在自己离家的时候,家里面曾经被推销的人敲开过门,趁着李悦娥不注意,早已经放置了高性能的监听设备。

只要是在夏家别墅范围内的一切声音,都逃不过那个监听设备的追踪。

尤其是,那个监听设备,还能被远程操控移动。

体积小,性能强,就是价钱贵了些。

不过,为了对付顾蓦然,做好一切的准备,封安儿也是豁出去了。

反正到最后,无论成功还是失败,钱对她来说,已经失去了原本该有的意义了…

封安儿找了夏倾心见面的事情,很快就传到了顾蓦然的耳朵里。

他之前就猜测,封安儿会在最后关头拼死一搏,果不其然,她真的找到了夏倾心,准备合作。

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顾蓦然就已经吩咐了下去,做好万全的准备,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封安儿的诡计得逞。

因为所有的信息都是通过手机短信传递的,所以就算是陪在顾蓦然身边的夏倾城,也不知道在刚才的时间段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此时的她,正陪着儿子一起看动物呢。

而顾蓦然,就会不时地找准机会,给母子两个人拍照,留个纪念。

夏意外最喜欢的动物,除了大熊猫之外,还有金丝猴。

站在猴山跟前,他主动要求单独跟猴子照相,还问:“妈咪,这里的金丝猴,会不会像孙悟空一样,会很多的本领啊?”

到底是孩子,对于故事里的神话,和现实的一些东西,总是有些分不清的。

夏倾城微微一笑,解释道:“孙悟空是神话故事里的人物,是古代的劳动人民幻想之后创造出来的,它并不存在,而且,孙悟空这只猴子的品种,跟这边的金丝猴,也不是同一类的,这边的猴子,就是普通的猴子,并不会什么七十二变的本领。”

夏意外听了,觉得可惜:“这样啊,我还以为,这边的猴子,也跟孙悟空一样,本领高强呢。”

站在边上的顾蓦然听了,忍不住笑了,看着儿子有些小惋惜,就说:“宝贝,你喜欢孙悟空的话,爹地和妈咪下午陪你去看电影好不好?最近电影院正在上映一本动画片,就是跟孙悟空有关的题材,叫做《大圣》!”

夏意外一听,瞬间转忧为喜:“好啊,我要看,我要看!”

顾蓦然笑了笑,转头看着身边的老婆,说:“那我们先去吃午饭,然后吃完了,再回去市区看电影,你觉得呢?”

夏倾城没有拒绝,点了点头:“嗯,好的。”

于是乎,一家三口在动物园转了2个小时之后,就在园内解决了午餐,之后就开着车回了市区,找了一家大的电影院,准备看电影。

买了电影票,又买了孩子喜欢吃的爆米花,一家三口很快跟着人流进去放映厅。

因为是动画片,来看的人绝大部分都是孩子,所以放眼望去,整个放映厅里,基本有一半的人,是孩子,剩下一半的人,是陪同的家长。

只有少数几个年轻的情侣,大概是为了寻找小时候的记忆,也出现在了这个放映厅里。

顾蓦然带着夏倾城和夏意外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将孩子夹在中间落座之后,电影马上就开始了。

别看是小孩子喜欢看的动画片,观众大部分为不到十岁的孩子,但是放映厅里,却是出奇的安静。

本来都会让人觉得,小孩子会在两个小时的影片放映时间里,安静不下来,但事实上,孩子们看得比大人都要投入。

两个小时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电影结束的时候,孩子们还执着地看完了彩蛋,才终于离开。

走出电影院,夏意外突然冒出一句:“我觉得孙悟空好可怜哦,被压在五行山下五百年,一定很寂寞。”

夏倾城听了,先是一愣,随后立马逮住机会,教育说:“宝贝,你知道孙悟空为什么会被压在五行山下五百年么?是因为它不守规矩,破坏了秩序,这个世界,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所以破坏规矩的人,就要受到惩罚。”

夏意外听了,懂事地点头:“我知道了,妈咪,我绝对不做破坏规矩,破坏秩序的人。”

唇香.体香.女人香

唇香.体香.女人香第二集

老护国侯听闻她的话,锐利的眸子里闪过一抹阴霾,冷冷看着她道:“不能!”

“既然如此,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说话间,慕容雪已到了老侯爷面前,伸手朝书桌上的那本书抓了过去。

老侯爷目光一凛,挥掌打向慕容雪的手……

慕容雪毫不示弱,反手迎向老侯爷的手掌,刹那间,两人‘乒乒乓乓’的打了起来……

激烈的打斗,惊动了书房外的侍卫们,惊声高呼穿透云层,响彻云霄:“有刺客,来人哪,抓刺客……”

急促的脚步声响起,紧闭的书房门‘砰’的一声,被人推开,数十名侍卫闯了进来,将整个书房重重包围,一名身穿白色丧服的年轻男子阔步走了进来,冷冽的面容,锐利又憔悴的目光,赫然是现任护国侯高护。

看到慕容雪,高护锐利眸子里闪过一抹惊讶:“世子妃,怎么是你?”

慕容雪和老护国侯对了一掌,趁机后退两三步,和他拉开了一段相对安全的距离,悠悠的道:“我是来找谢相府丢失的新城防图的!”

高护:“……”

谢相府丢失的新城防图,来他护国侯府找……

“世子妃找错地方了吧?”

“没有啊,谢相府丢失的新城防图,不就在那儿吗?”慕容雪悠悠的说着,指了指右前方。

众人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只见慕流枫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老护国侯的书桌前,拿开书桌上的那本书后,从书下拿起一张薄薄的纸张,纸张被人撕碎过,上面有着明显的粘连痕迹,还只粘了一半,中间缺了一大部分,但纸张的最上面写着的‘新城防图’四个大字,昭示着它的真实身份……

高护:“……那就是新城防图?你们没有弄错吧?”

慕容雪瞟一眼慕流枫,只见他拿着残缺的新城防图认认真真,仔仔细细的看,越看越欣喜,越看眼睛越亮……

……

那残缺城防图,就是谢相府丢失的新城防图没错了……

“……怎么会这样?”高护满面惊诧:谢相府丢失的新城防图,怎么会出现在父亲的书房里?

“这个……高侯爷估计要问一问你的父亲了!”问问他,谢相府丢失的新城防图,怎么就出现在他书房里了?

慕容雪悠悠的说着,瞟一眼老护国侯,只见他面色阴沉的可怕,一瞬不瞬的看着慕流枫手里的残破城防图,眸底暗潮汹涌……

和慕流枫交谈后,慕容雪猜测到新城防图可能会在老侯爷的书房,便来了这里查看,没想到,悄悄潜进书房后,看到老侯爷在摆弄一些碎纸类的东西,她心里的猜测便重了几分,于是,便出手试探了,没想到,她竟然试探对了,谢相府丢失的新城防图,真的在这里……

怎么会这样?

相比慕容雪的平静,高护满眼震惊:“这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他父亲怎么可能会去相府偷新城防图……

“老侯爷确实没有去谢相府偷新城防图!”慕容雪瞟一眼老护国侯,悠悠开口,高护还来不及松口气,她又道:“新城防图是朱信从谢相府偷出来的……”

“这不可能!”高护厉声打断了他的话,愤怒目光如利箭一般朝她射了过去:“阿信一文弱书生,和皇室、谢相府也没有过什么冲突,他偷谢相府的新城防图做什么?”

“这就要问问老侯爷了,问问他逼朱信去谢相府偷新城防图做什么?”慕容雪说的轻飘飘的。

唇香.体香.女人香

唇香.体香.女人香第三集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他的身份……

“恭喜孙长老,炼丹水平再次精进。”

这是他们两人单独的说话,所以孙正英的那些弟子,并不知道。

正如如同杨光想要做的,木秀于林风必折之的事情。

孙正英也不想让太多人知道,炼制出来九纹灵丹的事情。

更何况这炼制出来九纹灵丹,有杨光绝大部分的功劳。

因为正是他的火灵力将药膏瞬间分丹,然后炙热的能量瞬间将灵丹凝实。

杨光不想出风头,孙正英也不想出这个风头。

更何况,孙正英没有这么一个本事。

孙正英道:“只是运气罢了,还请金副门主,切记不可将这件事情,告知外人,不然,到时候怕是没有这么轻松了。”

不管是谁,能炼制出来七品九纹灵丹,势必会引起就很大的轰动。

到时候,怕是有很多势力上门请求炼丹了。

毕竟丹纹的灵丹,那可是药效非凡。

尤其是高品阶的灵丹。

相信一些大势力,根本在乎浪费灵药,就算是以十倍的灵药,炼制出来一炉九道丹纹,甚至是七八道丹纹的灵丹,他们也是相当的心满意足。

在孙正英看来,他的炼丹水平应该不低,但是能炼制出来丹纹灵丹,这个属于可遇不可求的,有些机缘巧合。如果下一次再炼制这个灵丹的话,不一定会炼制出来丹纹灵丹。

金副门主自然是晓得孙正英的意思,笑着道:“孙长老放心,我晓得,这次感谢孙长老了,有了这九纹灵丹,帮助实在是太大了。”

说着,她将一枚九纹灵丹,放到了孙正英的手中,“孙长老,我们飞龙宗有两枚足够了,这一枚以拿着,毕竟,能得到两枚九纹灵丹,我已经很满意了。”

能得到九纹灵丹,的确是超出她的意料。

一共三枚,她自然是不会全部拿走,那样子的话,未免太不会办事了。

孙正英倒是不客气,将灵丹欣然接受,“金副门主,还不知道,你们飞龙宗,为什么要炼制水月丹呢?”

他们两门派关系不错,金副门主也没有隐瞒,道:“本门派一个弟子,身受重伤,所以才想要炼制水月丹。”

而在丹方之外,孙正英的几位弟子,此刻正在和杨光聊着天。

女弟子田菲道:“关阳不知道刚才你见到师父炼丹,是否有感悟到什么,我们几个人都没有机会观摩,而你居然得到了机会,真是让人羡慕啊。”

又有一个弟子道:“是啊,你来的最晚,可是却有这种好机会,看来师父对你还是相当器重的。”

这种场面,杨光自然是见到了。

这些人是故意排挤他的呗。

毕竟他先是住在青藤院,然后又是一个人观看孙正英炼丹,这种好事,他们这些跟随孙正英时间长,并且炼丹技术高的弟子们,却没有机会,他们这些人心里不平衡。

“几位师兄师姐,我明白你们的意思,但是为什么老师他老人家如此,这个你们最好问老师他老人家。”

“诸位告辞了。”

说完,他转身离去。

正所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段天涯,孙正英待他不薄。

他真的没有必要和他们这些人闹的不愉快。

自己做自己的就好了。

“哼,有什么了不起,真是的,不就是仗着自己有关系吗,牛气什么?”一个弟子愤愤不平的道。

“师父他老人家有些偏心了。”

这几个弟子看到杨光离去之后,多少有些不爽。

而他们这几个人,心中对杨光颇有怨气,甚至是有人已经记恨上杨光了。

“师父,师父,你怎么只让关师弟观看你炼丹,关师弟才来这么短的时间,他都不懂的炼丹,你这样子,未免有些太偏心了。”青柠见到孙正英从丹房中走出来,然后拉着他的收到。

孙正英笑着说:“是不是你的师兄师姐们,他们让你说的。”

他不是不懂人情世故。

这件事情,她这么一说,他瞬间便料想到了。

青柠连连摇头道:“不是,不是,我只是好奇才这么问。”

孙正英笑着道:“关阳是刚来,但是不代表他不会炼丹啊,你若是和他比炼丹,你不如他,你这丫头,以后可是不要张口闭口师弟师弟的叫了。”

“师弟他懂炼丹,还比我高,师父,你骗我的吧。”青柠一脸的不敢相信……

……

“你说,小关他懂的炼丹,并且炼丹水平还很高,还炼制出来了九道灵纹的水月丹。”

段天涯在听孙正英说的之后,有些意外。

孙正英将九纹水月丹,递到了他的手中。

段天涯接过九纹水月丹,在见到水月丹上果然有九纹之后,他陷入了沉思。

“谷主,关阳的身份……”

孙正英问。

他想要问的是,杨光的身份是否靠谱。

毕竟他们药神谷也是有名的古武者势力,光是丹库中的灵丹和灵药,绝对是一笔想象不到的财富。

如果真的混入图谋不轨的人,后果不堪设想。

“他的身份,绝对信的过。至于他有如此炼丹术,也是属于正常。”段天涯很是肯定的道,“这两天不少人在我耳边说他的事情,怕是不少弟子,对他住在青藤院很有意见,不管怎么样,玄界总归是一个实力为尊的的世界。”

对于杨光能炼制出来九纹灵丹,段天涯在意外之余,还是相信他有这个实力,只是他有些不明白的是,既然他有如此高的炼丹技术,为什么玄灵子,让他来这里呢?

难道,玄灵子的目的,除了让他炼丹水平提高之外,还想要帮助一下药神谷。

“有了这一枚九纹水月丹,我的内伤会很快恢复,到时候,便可以救治他的爱人了。”

段天涯拿着水月丹,心中暗道。

……

“师弟,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青柠板着脸对杨光道。

孙正英的话,让她念念不忘。

杨光旋即道:“师姐,你想要说什么?”

“师父说,你懂的炼丹,水平还比我高,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害的我前几天,就和笑话一样,你这是逗我玩呢?”青柠气鼓鼓的道。

杨光心中暗笑,然后一本正经的道:“师姐,你别生气,要不我给你买两只百面狗如何?”

青柠旋即板着脸道:“这还差不多,走,现在咱们就去买去。”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