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女性监狱

私人女性监狱
  • 主演:沃琳咖·哈德丽曼,Connie,Hörnum,Christine,Schwarz,Laurence,Button,Gabriel,Pontello,彼得·斯坦尼拉斯,Monique,Carrère,Sarah,Hope-Walker,Fr
  • 导演:杰拉德·基科因
  • 地区:法国
  • 类型:三级伦理
  • 语言:法语
  • 年份:1982
三名女孩被虚假借口被捕,并被转移到一个小型私人监狱,这个监狱是富豪酋长提供白奴隶服务的地方。…

私人女性监狱第一集

第70章 我于世间无敌!

世间真的有鬼吗?

秋小白心中至今还是个问号。

她虽是习武之人,但除了能力大些,其他的与常人并无不同。鬼怪之事,此生倒还没遇到过。

整个病房中的气机忽然犹如浆糊般开始搅乱,仿佛无形中开了一道门。秋小白严阵以待,仔细地观察着周围每一点异样,她的脸色猛地一变,而后轻轻走出了病房。

走廊中不知为何一个人也没有,就连值班的护士也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头顶的廊灯明灭了一下,就在这一瞬间,走廊的尽头出现了一黑一白两个人影。

他们身材瘦削,又戴着高高的帽子,乍然一看似乎有两米多高。秋小白惊了一下,着实没想到现实中竟真有黑白无常这种东西。

不过她毕竟是峨眉掌门,一代武道宗师,还不至于被吓得不知所措。她提剑上前,挡住了一黑一白的去路。

黑白无常身影一闪,出现在了秋小白的面前。

“凡人,我兄弟两人前来执行公务,敢挡路就先锁了你的魂,速速让开。”黑无常长须、黑脸,面容甚是凶悍,帽子上写着“天下太平”四字。

秋小白不卑不亢地抱拳道:“不知黑爷和白爷前来执行的是什么公务?”

“既是公务,又为何跟你说。”

“黑爷若是不说,我就不能让开了。”秋小白掌开五花,衣袂翩翩。

“原来是峨眉掌门,没想到竟如此年轻。”白无常说话了。他面色惨白,无须,但说话时口吐长舌,官帽上写着“一见发财”四字。

“小掌门,我兄弟两人此番来人间并非为了勾魂,而是有人在此悄开鬼门,得上面之令才来查看,能否行个方便?”

黑无常满脸煞气,白无常却笑容满面,看起来很好说话。

秋小白笑道:“不是我不给两位官爷面子,而是小女子平生第一次见地狱使者,手痒的很,一定要讨教两招,还望赐教。”

“看来你是不肯让开了!”黑白无常不再废话,手中脚镣一扔,虎虎生威地朝着秋小白的双脚套去。

秋小白只觉得一股无形的压力仿佛从灵魂深处涌出,脚步像是灌了铅,异常的沉重。她咬牙后退,同时抽剑递出。

这一剑,玉女素心妙入神!

长剑击在脚镣上,发出一声叮当。黑无常接过脚镣,这次直接抡起来朝着秋小白砸了过去。

对于鬼神之物,人向来有敬畏之心,这才是秋小白刚才为何会感到压力增大的缘故。递出一剑后,她忽然想起来鬼神又如何,只要人足够强大,同样也能杀神灭鬼。

上古末期的开天大帝不就是后人敬若神明的“人”!

她浑身上下顿时轻松了不少,侧身再递出一剑。

残虹一式定乾坤!

面对这一剑,黑无常已不是对手。

“好年轻的武道宗师,不愧是峨眉掌门。”白无常说完,与黑无常联手朝秋小白攻去。

……

一枝梅花问仙路,一指幽冥断长生。

梅枝虽看似普通,但谁敢小瞧它的强大。

三井巷老人抬起手中枯枝,周围忽然风卷残云,秋叶飘零,一道肉眼可见的龙卷风裹挟着枯枝落叶直上云霄。庞大的气势让不少人为之惊恐。

王小鹿有些紧张,但又不知该怎么办。

独眼龙看出了她的不安,安慰道:“放心,老大不会有事的。”

王小鹿道:“可是,那位老先生看起来很厉害呢。”

独眼龙道:“但往往看似不厉害的人才最厉害。”

唐晨举起手中梅枝,向下一压。

我有一剑,可平沧海!

周围怃然间风平浪静,那一道巨大的龙卷也消失于空气当中。

枯叶如雪花般飘然零落,有些许秋的伤感。

“没想到世间竟还有如此干脆利落的剑法,我死而无憾!”三井巷老人转身离去,所有人都目送着他那苍老却依旧挺直的背影。

鬼罗刹感慨道:“一代强者的陨落。”

苏老道:“但也是一代天才的崛起。”

王小鹿疑惑问道:“独眼龙叔叔,他怎么忽然走了?”

独眼龙道:“胜负已分。”

“这就分出胜负啦?”她根本什么都还没能看明白呢。

“强者之间,胜负往往都在一念之间,所以只一剑就够了。”独眼龙感慨道,“他身为武道界十大强者之一,内心自然是骄傲的,因此不愿被别人看见临死前的凄惨模样,想必是用最后一口气去找一个没人的地方了。”

“他倒值得令人尊敬。”王小鹿道。

唐晨看向其他人,道:“还有谁?”

场中安静的厉害,十大强者之一的三井巷老人都败了,以此足以说明唐晨的境界与强大。除非所有人联手,否则根本没有获胜的可能。但这里毕竟是帝都,一旦发生大战,后果必将牵连到他们身后的家族。

韩二爷道:“既然唐先生执意如此,那我便再等下一次机会与老巫神切磋。”

韩二爷离去后,其他人也纷纷散去。

来得快,去的更快,街道上很快就只剩下了他们三人。

唐晨看着王小鹿,笑道:“好看,以后它归你了。”

王小鹿并不知这袭青衫代表着什么,但她依旧没要,因为这是云姐送给唐晨的。

而就在这时,医院的方向猛然传出一声巨响。

“保护好小鹿。”唐晨说完,身影急速掠去。

黑白无常独自一人虽不强,可一旦两人联手,便足以对抗王境强者。秋小白很快吃不消,败下阵来。

白无常笑容满面地道:“据说峨眉先祖乃开天大帝之徒,融佛、道两家真谛于一家,开创峨眉派,流传千古。只可惜传承至今,只剩下了表面的武学,而丢失了佛、道真谛。只凭你,今天拦不住我们。”

秋小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黑白无常朝着病房中飘去。

在房门打开的刹那间,白无常脸上的笑容忽然消失,黑无常也举起手中的脚铐瞬间退了数十米远。

“是你!”白无常道。

“没想到白爷还记得我,今天给我一个面子,就当没看见如何?”唐晨笑道。

白无常四处查看,仿佛在找什么人,他道:“你确定自己有这么大的面子?”

“当然确定。”唐晨依旧淡淡地笑着,“当年几位师父带我入地狱观光旅游,又顺便与阎王爷打了个招呼,但我想现在自己也能再去一趟。”

白无常沉默片刻,问道:“现在的你,什么境界?”

唐晨道:“我于世间无敌!”

这句话说得着实狂妄至极,白无常也想嗤之以鼻,但想起他那几位变态师父,或许又并非没有这个可能。

“好,念在你拿几位师父的面子上,我们兄弟今天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白无常看了一眼病床上的云姐,轻笑道,“让他别白费力气了,莫说区区凡人,即使是我们俩也叫不回这个女人的魂儿。”

唐晨神情一凛,问道:“为何?”

如果说老巫神没那个本事,他或许还能相信,但黑白无常可是地狱的官差,干的就是勾魂儿、叫魂儿的行当,怎地他竟会如此说?

白无常像是在忌惮着什么,小声并隐晦地道:“人间不太平,地狱何尝不是如此。那个女人的魂魄的确在地狱当中,不过却被你们活人关了起来。”

地狱为何也不太平?

活人又如何能插手地狱之事?

他这句话显然只说了一半,却多一个字也不肯多说,与黑无常一起消失在了走廊当中。

唐晨扶起秋小白,问:“没事吧?”

秋小白摇头,“没事,休息会儿就好。”

老巫神缓缓睁开眼,双目竟流出两行血泪,他道:“白爷说的没错,这位姑娘的魂魄确实被人为地关在了地狱某处,我能听到她的回应,却无能为力,对方比我强大太多了。”

私人女性监狱

私人女性监狱第二集

接着,三个掌柜拿出订金给萧长翊,萧长翊却反手给了安静。

三个掌柜:“……”看这样子,这个家,真的是这小娘子当家。也难怪这汉子一直不说话。只是这汉子真的好有存在感和压迫感,害的他们一坐下都不敢随便乱动。

每人一百三十斤腐乳,需付一半钱当订金,那就是每人六百五十文钱。

那三人共付的定金就是一千九百五十文。

待三个掌柜走,安静才笑眯眯的跟萧长翊道:“相公,我们的家底已经快四两银子了!”

“嗯。”

“我们快点去找小蓝,让他们再给我们多做点豆腐,再做四百斤你看好不好?加上他们还有两百斤豆腐没给我们送来,那算是六百斤了,家里已经在发霉的豆腐有一百斤,算是七百斤,去掉那三个掌柜预订的三百九十斤,我们家到时候可以留存有三百一十斤,那三百一十要是没法很快卖出去,我们可以慢慢卖,反正我觉得,肯定都能卖出去的!”

“嗯。”

然后,两人去安家村找石小蓝了,而石小蓝他们一家正在做豆腐。

一听安静说还要做四百斤,石小蓝他们当即呆了呆,是四百斤啊,回过神来后,就又是喜又是忧。

喜的是又有大生意给他们做了,忧的是安静要得急,明天下午就得要,他们家做豆腐的人手根本不够,总不能总让村里人白白帮他们家忙吧,帮一次两次还成,帮多了,就算村里人愿意,他们良心上也过意不去。

安和贵将忧说了出来,最后还叹气道:“安静啊,你这要的急,这四百斤我们家是赶不出来的,你还是找别人家做吧,大叔谢谢你们的好意啊,真对不住了。”

安静想了想,才真诚建议道:“大叔,你看这样好不好,你们请几个人到你家帮着你们一起做,付他们每日二十文的工钱,算算,你们最后还是能赚一点的,你这要是让我找别人做,你们是一点都赚不了的。”

安富立刻就道:“爹,安静这主意好,我们也不请外人了,就请二叔三叔他们家的人,我们先跟他们讲明了,我们会给工钱,他们要是不要,我们就不找他们了,去找别人,也省的他们又白白为我们家受累,让我们心里过意不去。”

安和贵也觉得安静点子不错,至少最后能赚一点,总比一点都赚不到强,而听完安富的话,也就更加觉得安静的点子好。

“安静,谢谢你啊。”安和贵极其真诚的道谢。

安静笑了:“谢什么啊,我这不也是不想去找别人做豆腐么。”

“你这孩子,明明就是为我家着想!”云大娘忍不住说话了。

安静只是笑,不再说什么。若是好人,她当然是能拉一把就是一把,作为曾经守护过祖国、守护过人民的现代特种兵,她可不冷血。

安和贵看安静嬉皮笑脸的样,轻轻叹了一口气,才对安富道:“富子,去,找你二叔三叔过来,就说我有事找他们。”

私人女性监狱

私人女性监狱第三集

第279章暗影多个媳妇也是不错

好一个娇俏的少女,女子的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兴许是因为长期在沙漠上来回游走,因此她的皮肤并没有平日里所见的女子的细腻,虽然有些粗糙,可也增添了一番野性的美感。

女子的眼睛很大,很漂亮,有着一双琥珀色的瞳孔,唇形更是妖娆。

不过才十几岁的少女,已经长得如此漂亮了,日后长大长开后,又是一个祸国殃民的小妖精。

楼萧在心底暗暗想着,不免好奇地看向了暗影。

暗夜和暗影跟着北冥擎夜这些年来一直过得都是和尚生活,虽然女人见过不少,也永远只能假装冷漠地避开吧?这会儿她是特意看了一眼暗影,不过发现,这呆瓜表情依旧很严肃凝重,没有一点为了眼前这女子而感到惊叹的模样。

唉……要是暗夜的话,说不定会露出惊叹的神色。

暗夜比暗影可爱多了。

“你们别站着呀,坐吧!”少女见他们二人还矗立着,连忙指挥着他们坐下。

楼萧拉着暗影坐下,随即撤下了脸上遮挡的东西,长长呼出了一口气。

暗影则是站在她的身后一动不动,即便楼萧拉着坐下,他也不肯坐下。

“暗影,你干嘛呢?”见暗影一动不动,楼萧无奈地叹息了一声。

少女对暗影的行为给引起了好奇,奇怪地咦了一声:“你叫暗影呀?你还蒙着脸做什么,这帐篷很牢固结实的,风沙不会刮进来,退了吧!”

楼萧噗嗤了一声,喷笑,但又觉得不好,连忙忍住了。

“暗影,人家族长让你脱,你就赶紧脱。”

“是……”暗影终于无奈之下,扯开了脸上的面罩,露出了一张俊朗的脸。

少女的双眸更亮了几分,像只兔子似的蹦跳了过来,忽然挨着了暗影。

暗影那面瘫似的脸多了一分龟裂,连忙往旁退开,和少女拉开了一段距离。

“你躲什么躲啊?在我们鹰族,这样是友好的表现!”少女见他躲闪,有些不高兴地嘟了嘟唇。

暗影有些无措地看向楼萧。

楼萧低下头在喝水。

渴死了,这水没问题,而且还是别人的,多喝几口也不吃亏。

至于暗影投递过来的求助目光,她装作没看见。

暗影也老大不小了,确实该娶个媳妇了。至今暗夜暗影都没有寻到个他们喜欢的姑娘,这会儿好不容易有个姑娘愿意出现把人给收了,她当然乐意了。

“暗影,我叫阿美美,你有媳妇了没有啊?”结果,少女一开口,语出惊人。

暗影一张俊脸终于是红了,有些想哭似的看向楼萧,很无奈地唤了一声:“王妃……”

他想说的是,王妃,快救命。

楼萧平日里也不是见死不救的人,可今日,特别情况。

“王妃?”阿美美听见这个称呼,好奇地转头看向楼萧,“原来你是王妃啊,是哪个王爷的王妃?”

“这个啊……一个傻王的王妃。”楼萧微微一笑,“这不重要,你不是想问暗影是否成亲了吗?他还没有成亲呢!”

“是吗?真的吗?太好了!”少女一听暗影没有成亲,笑到露出了两颗小虎牙。

她拍着小手的模样,还真天真烂漫。

这少女,真的是个族长?楼萧不敢想象,如果让这么单纯可爱的少女做族长,鹰族还有未来?

楼萧扶了扶额,“不过你为什么要问这个?”

“不如把他送给我吧?”阿美美笑眯眯地伸手抓住了暗影的衣袖一角,暗影仿佛被惊吓到了似的,不断挪动脚步往一旁,然而却被阿美美死死揪着衣袖,根本没有办法逃脱这姑娘的爪子。

楼萧一手撑着下颚,“那可不行哎,毕竟暗影可是我们的得力下属。我家夫君是个大傻子,这么一个大傻子,如果不有个下属跟着,可糟糕了。”

阿美美一听,有些惋惜地看着暗影。

她看着暗影的眼神真是格外有意思,就像是在看珍宝,可是这珍宝又不得不转手让给其他人,让她心有不甘,满心的郁闷和难过。

看着这丫头的模样,楼萧的心底兀自感到好笑。

如果这少女如此这般模样,那就意味着拿到血鹰有机会了。血鹰认这少女为主,只要让少女跟着他们走,还是没关系的。

她只需要一只活的血鹰的一两滴新鲜的血而已,如此一来……

楼萧发现自己一定是和北冥擎夜待太久了,现在越来越有做奸商的潜质了。这么一会儿,就完全想着怎么把这少女和血鹰一同拐走。

“那……好可惜。”少女轻叹了一声,“如果……”

她的神情依旧还露出可惜的神情,小手死死拽着暗影的衣袖,双眸中竟然莫名涌上了几分期许的色彩。

暗影不知道她这一句“可惜”后面的内容,微微抿唇,求助似的看向楼萧。

看王妃这模样,该不会是想要把他卖给这姑娘,这样也给这姑娘带来一丝好感,之后姑娘说不定会答应给他们几滴血鹰的血!

仿佛正如暗影所想的那般,楼萧好奇般地问道:“如果什么?”

“如果,你们愿意助我离开这儿,我愿意给暗影做媳妇!”阿美美双手合十,一脸希冀地看着楼萧。

她也聪明,知道这件事情暗影肯定做不了主,反而楼萧是主子,求楼萧准没错。

看着这丫头的模样,楼萧又转头看向暗影,见暗影轻轻朝着她摇头。可楼萧分明瞧见了这小子一张俊脸上微微浮上了一层红晕。

明明就很欣喜嘛,非得装作不愿意的样子,啧啧,矫情!

“可以啊,这个我可以答应。不过你要想嫁我家暗影,就得跟随暗影一起走,毕竟暗影是效忠于我们的。除此之外,你的血鹰会跟随一起走吗?”

“你说二黑啊,它肯定会跟随我一同走的。”

“二黑?”楼萧听见这名字,嘴角狠狠一抽。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农村里养着的狗呢!

“那个……有件事情跟你商量一下……”楼萧听见血鹰会跟着一同走,她心中一动,正要出声,忽然帘帐的帘子被扯开了。

“族长!”入帐的是几名身形壮硕的男人,为首的一位肤色黝黑,长相粗犷,窄腰窄袖的衣衫穿在他的身上反而更显得壮硕。

“阿金金,你来做什么?”阿美美突然看见这些人,脸上少女怀春似的情绪顿时一敛,露出了一分不耐烦的神色来。

不知道他们这儿的名字是怎么取的,至少从这样的称呼中,楼萧是无法确定他们是何关系。

“说过多少次,不许带其他人入族,你怎么每次都听不懂?”这名叫做阿金金的男人伸手指着楼萧和暗影,语气微微凛然,“再过不久我们就要成亲了,你老是带着不三不四的人入族!”

“什么叫不三不四?”紧接着,他们开始用楼萧和暗影听不懂的话语开始吵起来。

楼萧无语地看着他们吵闹的样子,也不知道他们在吵什么内容,干脆双手托腮等着他们说完。

许久之后,阿金金率先停下话语,转头冷瞪了一眼暗影,仿佛暗影和他有隔世之仇一般。

“这两人,绑起来,扔进血鹰帐篷里!”

“什么!”阿美美怒斥,“不行!”

现在这样的情况,楼萧算是看懂了,即便不知道他们之间在说些什么。

暗影渐渐握住了剑柄,准备拔剑。

如果接下来这些人真的要动手的话,他必须要护住王妃。

见暗影欲要拔剑,楼萧给了暗影一个警告的眼神。

如果没法把这位阿美美姑娘拐走给暗影做媳妇的话,只能去弄一只血鹰来了,被关血鹰的帐篷,她也无所谓。

“这位阿金金公子,我们就是个过路人,既然在这儿打扰到你们二位,我们走便是了。”

“走?”阿金金冷笑,“你能走到哪儿去?”

他的视线忽然落在楼萧的脸上,眼中阴鸷的光中还多了一分狂妄的笑。

“看你长得不错,细皮嫩肉的,兄弟们一定喜欢你这样的女人。这样,把这男的扔进血鹰的帐篷里,女人送给弟兄们玩就是了。”

靠!

楼萧在心底咒骂了一番,这男人是多龌龊。难怪这小姑娘不喜欢他!

“不行!到底你是族长,还是我是族长?”阿美美爆喝出声,上前两步拦在了楼萧的面前,几名护卫本来欲要上前抓人,但因为阿美美拦在前面,大家都不敢再动。

护卫们有些犯难地看向阿金金。

“族长?”阿金金冷笑,“再过几日我们成亲后,族长之位自然就是我的了,你以为,你这族长之位还能做多久?”

这儿的族人应该有上百余人,虽然族人不多,可这是他们赖以生存的族群,自然争斗不会少。

阿美美恨恨地瞪了他一眼。

“拉下去。”阿金金已经不耐烦了,连忙出声。

护卫刚要动,然而外面却传来了声音。

“族长,阿金金,有外族人闯入!”本来事情就已经够乱了,这会儿突然有人来报说外面有人闯入,让这会儿剑拔弩张的势头更厉害了些。

楼萧微微一怔,右眼轻轻跳了跳。

有人闯入……这个时候能出现在这儿的,不会是……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